图标《小放牛》

主要角色
村姑:花旦
牧童:丑

《小放牛》毛世来饰村姑、艾世菊饰牧童
《小放牛》毛世来饰村姑、艾世菊饰牧童
情节
此剧是一出小歌舞剧。它写一个牧童正在放牛,邻村的小姑娘路过,二人相见,对唱山歌,表达互相爱慕的心意。

注释
剧本是由北京市戏曲学校教员赵绮霞、王福山、北京市京剧二团演员陈永玲和北京市戏曲编导委员会李岳南、刘保绵、袁韵宜共同整理的。对原本,只改动了一些不合人物身份的和低级、庸俗的词句。

根据《京剧丛刊》第二十一集整理

录入:痴菊叟


相关剧本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22.75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牧童   (内白)    啊哈!

(牧童上。)

牧童   (数板)    三月艳阳天,放牛到村边。野花红又艳,山草青又鲜,黄莺儿枝头叫,白鹅戏水间。今日风光好,山歌唱连天,唱连天。

     (白)     我,牧童的便是。每日在山上放牛。看今日天气晴和,不免将牛儿赶至山坡之上。

(牧童赶牛。)

牧童   (白)     你看这牛儿上山吃草去了,待我将山歌唱起来。

     (唱)     出得门来用眼儿瞧哪呼嗨,

             哪呼咿嗨,哪呼咿嗨,哪呼咿嗨嗨。

             用眼儿瞧哇:那边厢来了一个女娇娃哪哈咿呀嗨。

             头上戴着一枝花,身上穿的是绫罗纱,

             杨柳腰一掐掐,水红的飘带要中扎。

             我心里想着她,我口里念着她,

             这一场相思就把人害煞吧哪哈咿呀嗨。

             这一场相思就把人害煞。

村姑   (内白)    啊哈!

牧童   (白)     你瞧喂!那边来的是呐哩村的那个小姑娘,不知道她上哪儿去!有啦,我不免在这儿等她。

             呀呔!小姑娘,近前来!

村姑   (内白)    走哇!

     (内唱)    三月里来——

(村姑上。)

村姑   (唱)     桃花儿开,杏花儿白,

             月季花儿红,

             又只见那芍药牡丹一齐开放哪哈咿呀嗨。

             行来在青草儿坡前,见一个牧童,

             头戴着草帽,身披着蓑衣,

             手拿着横笛,倒骑着牛背,

             他口儿里唱的俱是莲花落哪哈咿呀嗨!

             牧童哥!你过来,

             我问你,我要吃好酒在哪里去买哪哈咿呀嗨?

牧童   (唱)     牧童开言道,姑娘你是听。

             我这里用手儿一指,东指西指,

             南指北指,前面的高坡,

             有几户人家,杨柳树上挂着一个大招牌。

             小姑娘,你过来!你要吃好酒在杏花村哪哈咿呀嗨!

             你要吃好酒就在杏花村!

村姑   (白)     牧童哥请来见礼!

牧童   (白)     还礼,还礼!你敢莫是失迷里路途吗?

村姑   (白)     不错,我正是失迷路途。

牧童   (白)     你要到哪儿去呀?

村姑   (白)     我要打酒去。

牧童   (白)     打酒要到杏花村。

村姑   (白)     这条道儿我不熟,你告诉我怎么走哇?

牧童   (白)     你顺着我的手儿瞧——

     (念)     一去二三里,烟村四五家,亭台六七座,八九十枝花。

村姑   (白)     有劳了。请!

牧童   (白)     小姑娘你回来!

村姑   (白)     回来就得儿回来!牧童哥,你叫我回来干什么?

牧童   (白)     听说你们呐哩村的小姑娘都会唱小曲,你唱一个我听听,我送你去!

村姑   (白)     我呀,不会唱!

牧童   (白)     你要是会唱说不会唱,我可就不让你过去!

村姑   (白)     我打这边走!

牧童   (白)     这边截住你!

村姑   (白)     我打那边走!

牧童   (白)     那边挡住你!

村姑   (白)     我打中间……哟,你干嘛紧挡着我们呀?

牧童   (白)     你不唱,我就不让你过去!

村姑   (白)     我有心唱,就是没人帮腔!

牧童   (白)     我与你帮腔!

村姑   (白)     会帮腔来帮腔,不会帮腔站在一旁!

牧童   (白)     咱们凑合着瞧吧!

村姑   (白)     如此,牧童哥!

牧童   (白)     嗳!

村姑   (白)     帮腔来!

牧童   (白)     来了!

村姑   (唱)     二郎爷爷本姓杨吧哪呼嗨!

     (白)     牧童哥!

牧童   (白)     嗳!

村姑   (白)     帮腔来!

牧童   (白)     来了!

     (唱)     哪呼咿嗨,哪呼咿嗨,哪呼咿嗨嗨!

村姑   (唱)     他妹子一心爱那刘彦昌。1

牧童   (唱)     七咕隆咚呛!

村姑   (唱)     哪呼咿呀呵!

牧童   (唱)     哪呼咿呀呵!爱你会唱歌。2

村姑   (唱)     爱我会唱歌,就该娶下我。

牧童   (唱)     手中无有钱,看着无奈何。

村姑   (唱)     手中无有钱,对你妈妈说。

牧童   (唱)     对我妈妈说,将你许配我。

村姑   (唱)     许你便许你,哥哥打个锣。

牧童   (唱)     我便不打锣。

村姑   (唱)     你要是不打锣,小妹便走吧哪呼嗨!

牧童   (唱)     嗨,嗨,嗨!妹妹你回来,

             妹妹你回来!

村姑   (唱)     叫妹妹回来,哥哥打个锣!

牧童   (唱)     我便打个锣!

村姑   (唱)     打个什么锣?

牧童   (唱)     打个太平锣!

村姑   (唱)     那锣儿怎么响?

牧童   (唱)     七咕隆咚呛,八咕隆咚呛

             咚呛咚呛此咕隆咚呛!

村姑   (白)     牧童哥,你听我唱的好不好?

牧童   (白)     好!

村姑   (白)     好,你让我过去吧!

牧童   (白)     这么办,咱们再唱个四花儿你再走,好不好?

村姑   (白)     牧童哥,帮腔来!

牧童   (白)     来了!

村姑   (唱)     正月里来什么花儿开?独自一人好不伤怀。

             起得儿唉!

牧童   (唱)     美得儿唉!

村姑   (唱)     起得儿唉!

牧童   (唱)     美得儿唉!

村姑、

牧童   (同唱)    正月里开的是水仙花儿,花也没开。

             嗯唉,嗯唉,七咕隆咚咿呀嗨,

             八咕隆咚咿呀嗨,一朵一朵莲花落吧咿呀嗨!

村姑   (白)     牧童哥,你听我唱的好不好?

牧童   (白)     好!

村姑   (白)     好,该让我走了吧?

牧童   (白)     不成!

村姑   (白)     怎么?

牧童   (白)     这么办吧,我这儿有个上联,你要对的上下联来,我就送你前去!

村姑   (白)     如此,马棚里伸腿——

牧童   (白)     此话怎讲?

村姑   (白)     请您出题儿吧!

(村姑、牧童同笑。)

牧童   (白)     来了!

     (唱)     天上娑罗什么人儿栽?3

             地下的黄河什么人开?

             什么人把守三关口?

             什么人出家他没回来吧咿呀嗨?

             什么人出家他没回来吧咿呀嗨?

村姑   (唱)     天上娑罗王母娘娘栽,

             地下的黄河老龙王开,

             杨六郎把守三关口,

             韩湘子出家他没回来吧咿呀嗨。

             韩湘子出家他没回来吧咿呀嗨。

牧童   (唱)     什么鸟穿青又穿白?

             什么鸟身披着绿豆色?

             什么鸟身穿十样锦?

             什么鸟身披着一锭墨吧咿呀嗨?

             什么鸟身披着一锭墨吧咿呀嗨?

村姑   (唱)     喜鹊穿青又穿白,

             锦鹦哥儿身披着绿豆色,

             金鸡身穿十样锦,

             乌鸦身披着一锭墨吧咿呀嗨。

             乌鸦身披着一锭墨吧咿呀嗨。

牧童   (唱)     赵州桥什么人儿修?

             玉石的栏杆什么人儿留?

             什么人骑驴桥上走?

             什么人推车轧了一道沟吧咿呀嗨?

             什么人推车轧了一道沟吧咿呀嗨?

村姑   (唱)     赵州桥鲁班爷爷修,

             玉石的栏杆圣人留,

             张果老骑驴桥上走,

             柴王爷推车轧了一道沟吧咿呀嗨。

             柴王爷推车轧了一道沟吧咿呀嗨。

牧童   (唱)     姐儿门前一道桥,

             有事无事走三遭。

村姑   (唱)     休要走来休要走,

             我哥哥怀揣着杀人的刀吧咿呀嗨!4

             我哥哥怀揣着杀人的刀吧咿呀嗨!

牧童   (唱)     怀揣杀人刀,那个也无妨,

             砍去了头来冒红光,

             纵然死在阴曹府,

             魂灵儿扑在了你的身上吧咿呀嗨!

             魂灵儿扑在了你的身上吧咿呀嗨!

村姑   (唱)     扑在我身上,那个也无妨,

             我家哥哥他是个阴阳,

             三鞭杨柳打死你,

             将你扔在大路旁吧咿呀嗨!

             将你扔在大路旁吧咿呀嗨!

牧童   (唱)     扔在大路旁,那个也无妨,

             变一个桑枝儿长在路旁,

             单等姐儿来采桑,

             桑枝儿挂住了你的衣裳吧咿呀嗨!

             桑枝儿挂住了你的衣裳吧咿呀嗨!

村姑   (唱)     挂住了我衣裳,那个也无妨,

             我家哥哥他是个木匠,

             三斧两斧砍下了你,

             将你扔在了养鱼塘吧咿呀嗨!

             将你扔在了养鱼塘吧咿呀嗨!

牧童   (唱)     扔在养鱼塘,那个也无妨,

             变一个鱼儿在水边藏,

             单等姐儿来打水,

             扑楞楞溅湿了你的绣鞋帮吧咿呀嗨!

             扑楞楞溅湿了你的绣鞋帮吧咿呀嗨!

村姑   (唱)     溅湿我绣鞋帮,那个也无妨,

             我家哥哥会撒网,

             三网两网网住了你,

             吃了你的肉来喝了你的汤吧咿呀嗨!

             吃了你的肉来喝了你的汤吧咿呀嗨!

牧童   (唱)     吃肉又喝汤,那个也无妨,

             变一根鱼刺儿碗底藏,

             单等姐儿来喝汤,

             鱼刺儿卡在你嗓喉上吧咿呀嗨!

             鱼刺儿卡在你嗓喉上吧咿呀嗨!

村姑   (唱)     卡在嗓喉上,那个也无妨,

             我家哥哥他会开药方,

             三方两剂打下了你,

             将你扔过后园墙吧咿呀嗨!

             将你扔过后园墙吧咿呀嗨!

牧童   (唱)     扔过了后园墙,那个也无妨,

             变一个蜜蜂儿在花瓣儿藏,

             单等姐儿把花采,

             一翅儿飞在你手心上吧咿呀嗨!

             一翅儿飞在你手心上吧咿呀嗨!

村姑   (唱)     飞在手心上,那个也无妨,

             我家哥哥他会扎枪,

             三枪两枪扎死了你,

             管教你一命见阎王吧咿呀嗨!

             管教你一命见阎王吧咿呀嗨!

牧童   (唱)     一命见阎王,那个也无妨,

             阎王爷面前我诉诉冤枉,

             纵然死在阴曹府,

             转一世也要与你配成双吧咿呀嗨!

村姑、

牧童   (同唱)    转一世也要与你配成双吧咿呀嗨!

村姑   (白)     牧童哥,你听我唱的好不好?

牧童   (白)     好!

村姑   (白)     好,你送我走吧!

牧童   (白)     正是:

     (念)     年年有个七月七,天上牛郎会织女!

村姑   (念)     若要夫妻重相见,待到来年七月七!

     (白)     牧童哥,请!

(村姑下。)

牧童   (白)     等我牵上牛。哟,我的牛哪儿去了?

             呀呔!小姑娘等一等,我赶你来了!

(牧童下。)
(完)

——————————
1原句“二郎爷爷本姓杨,头戴三山身穿黄”,看来显然后面还应该接下去成为一段民歌,但现在舞台上只剩下了前两句,现在改的,比较更符合于全剧的主题,并能与后面连贯下去。

2这里有另一种改法:

牧童   (唱)     哪哈咿呀呵!情妹恋情哥!

村姑   (唱)     情妹恋情哥,窗下绣绫罗!

牧童   (唱)     哥在山中坐,望妹隔道河!

村姑   (唱)     隔河如隔海,叫妹可奈何?

牧童   (唱)     划子快如梭,滩上接哥哥!

村姑   (唱)     滩上接哥哥,哥哥打个锣!

这一段在舞蹈上可能变动较大,如果有条件重新排演的剧团,也可以采用。

3以下牧童、村姑的四段唱词,如果在舞蹈上改动没有多少困难,也可以用这样的改法:

牧童   (唱)     天上银河什么人开?

             什么人跳下了望夫台?

             什么人劈山来救母?

             什么人奔月她没回来吧咿呀嗨?

             什么人奔月她没回来吧咿呀嗨?

村姑   (唱)     天上银河王母娘娘开,

             孟姜女跳下了望夫台,

             小沉香劈山来救母,

             嫦娥奔月她没回来吧咿呀嗨。

             嫦娥奔月她没回来吧咿呀嗨。

牧童   (唱)     什么鸟穿青又穿白?

             什么鸟身披着绿豆色?

             什么鸟催人把田种?

             什么鸟雌雄不分开吧咿呀嗨?

             什么鸟雌雄不分开吧咿呀嗨?

村姑   (唱)     喜鹊穿青又穿白,

             锦鹦哥儿身披着绿豆色,

             布谷鸟催人把田种,

             鸳鸯鸟雌雄不分开吧咿呀嗨。

             鸳鸯鸟雌雄不分开吧咿呀嗨。


4以下村姑唱词中“哥哥”,原皆做“男儿”,是原来把村姑处理成已婚妇女的痕迹(老本还有“我从娘家来,要往婆家去”等词),现改成一个小姑娘的口气了。至于她哥哥是否又是木匠,又是阴阳呢?我们想这只是小姑娘抢白牧童的调皮口吻,和牧童所说的“变一个……”相同。这是他们之间的斗口,显然不是事实的陈述。


浏览次数:9709 ┊ 字数:4407 ┊ 最后更新:2007年01月31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