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镇潭州》(一名:《九龙山》)

主要角色
杨再兴:武生
岳飞:老生
岳云:小生
牛皋:净

《镇潭州》余叔岩饰岳飞、程继先饰杨再兴
《镇潭州》余叔岩饰岳飞、程继先饰杨再兴
情节
南宋时,金人入寇,岳飞奉命御侮。时杨再兴聚义九龙山,进攻潭州;岳飞率兵往援,知杨再兴为忠良后裔,武艺高强,有意收为臂助。进兵潭州后,亲自与杨再兴交锋,双方严令兵将,不准助战。杨再兴精于枪法,岳飞几不敌。时其子岳云解粮方回,不知情由,助战犯令。岳飞以军令不严,贻羞于杨再兴,回营欲斩岳云,经众将讲情,始免死罪,重责四十军棍,并令亲往杨再兴营中验伤请罪。杨再兴见状,深为感动,遂约定再较胜负。次日,岳飞用“撒手锏”击杨再兴落马,杨再兴折服,率所部投岳飞,共御金兵。

注释
《镇潭州》取材于小说《说岳全传》。这个剧本是中国京剧团叶盛兰、李洪春与本院(中国戏曲研究院)编辑处吴少岳共同整理的。除将原本中杨景托梦授锏的情节删改外,并对个别词句略作润色。

根据《京剧丛刊》第二十一集整理

录入:痴菊叟


相关剧本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339.01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施全、王贵、牛皋、吉青同上,同起霸。)

施全   (念)     恼恨朝中贼专权,

王贵   (念)     隐姓埋名有数年。

牛皋   (念)     弟兄怀揣忠义胆,

吉青   (念)     誓死报国灭谗奸。

施全   (白)     俺,施全。

王贵   (白)     王贵。

牛皋   (白)     牛皋。

吉青   (白)     吉青。

施全   (白)     众位将军请了。

王贵、
牛皋、

吉青   (同白)    请了。

施全   (白)     元帅升帐,你我两厢伺候。

王贵、
牛皋、

吉青   (同白)    请。

(四士兵、岳云、张宪引岳飞同上。)

岳飞   (点绛唇牌)  统领雄兵,狼烟扫尽,军威盛,赤胆忠心,谨遵恩师训。

牛皋、
王贵、
牛皋、

吉青   (同白)    参见元帅。

岳飞   (白)     众位贤弟少礼。

牛皋、
王贵、
牛皋、

吉青   (同白)    啊!

岳飞   (念)     绣旗丹诏出禁门,武将当思汗马勋。男儿须怀凌云志,迎请二圣方称心。

     (白)     本帅,姓岳名飞字鹏举,宋室驾前为臣。只因奸佞弄权,是我退归林下;蒙太后二次诏宣,官拜天下都招讨、兵马大元帅;恩赐五色锦旗,上写“精忠报国”。本帅亲承王命,总统六师,扫荡烟尘,恢复山河。前者徐恩师有紧急文书到来,杨再兴攻取潭州,不免前往救应。

             众位贤弟!

牛皋、
王贵、
牛皋、

吉青   (同白)    元帅。

岳飞   (白)     人马可齐?

牛皋、
王贵、
牛皋、

吉青   (同白)    俱已齐备。

岳飞   (白)     牛皋听令。

牛皋   (白)     在。

岳飞   (白)     命你去到潭州晓谕节度使,本帅大兵随后即至。

牛皋   (白)     得令。马来!

(牛皋下,四兵士随下。)

岳飞   (白)     岳云听令。

岳云   (白)     在。

岳飞   (白)     押解粮草。

岳云   (白)     得令。

(岳云下。)

岳飞   (白)     张宪听令。

张宪   (白)     在。

岳飞   (白)     催运粮草。

张宪   (白)     得令。

(张宪下。)

岳飞   (白)     施全听令。

施全   (白)     在。

岳飞   (白)     命你以为总督粮官。传令下去,众将一路之上,不可马踏青苗,骚扰百姓,违令者斩!余下将官,随营调遣,就此起兵潭州。

施全   (白)     得令。

             下面听者:元帅有令,一路之上,不可马踏青苗,骚扰百姓,违令者斩!余下将官,随营调遣,就此起兵潭州。

王贵、

吉青   (同白)    啊!

(岳飞、施全、王贵、吉青同上马,兵士执“精忠报国”旗暗上,众人同下。)

【第二场】

(四兵士引徐仁同上。)

徐仁   (念)     镇守潭州,为国担忧。

牛皋   (内白)    马来!

(四兵士、牛皋同上。)

牛皋   (白)     呔!有人无有,走出一个来!

兵士甲  (白)     什么人?

牛皋   (白)     往里通禀:就说咱牛皋到了。

兵士甲  (白)     候着。

             启禀元帅,牛将军到。

徐仁   (白)     说我出迎。

兵士甲  (白)     元帅出迎。

牛皋   (白)     恩师。

徐仁   (白)     牛将军!请。

(徐仁、牛皋同进门。)

徐仁   (白)     请坐!

牛皋   (白)     谢座。

徐仁   (白)     将军到此,有何军令?

牛皋   (白)     元帅奉命征杨再兴,进兵潭州,命俺先来报知,大兵随后就到。

徐仁   (白)     元帅奉命前来,潭州可保无虞矣。

牛皋   (白)     请问恩师,可曾与那贼见过阵来?

徐仁   (白)     未曾见过。

牛皋   (白)     待俺牛皋会他一会。

徐仁   (白)     那贼骁勇,不可前去。

牛皋   (白)     嗳,休长他人锐气,灭咱自己的威风。

             带马,带马!

(四兵士、牛皋同下。)

徐仁   (白)     牛皋此去,定不是他人对手。

             来,带马迎接元帅去者。

(众人同下。)

【第三场】

(杨再兴上,大起霸,后随纛旗。)

杨再兴  (引子)    十万貔貅镇九龙,将军八面逞威风。腰悬三尺龙泉剑,志气凌云贯长虹。

(四喽兵同上。)

杨再兴  (念)     隐姓埋名八九春,世代簪缨列帝门。朝中出了奸佞贼,勒逼豪杰在山林。

     (白)     俺,杨再兴。祖父金刀令公,宋室为臣。只因朝中奸佞弄权,陷二圣于沙漠,坐井观天,是俺一怒我就反,反至九龙山,齐聚天下英雄。俺意欲杀退金人,灭却奸佞,重整山河,方不负将门之志。看前面已是潭州,正好夺取。

             众将官!

四喽兵  (同白)    有。

杨再兴  (白)     攻打潭州去者!

(众人同走圆场,四兵士、牛皋同上,会阵,四兵士同下。)

杨再兴  (白)     呔,来将通名受死!

牛皋   (白)     连你牛爹爹都不认识了么?

杨再兴  (白)     牛皋,前者你在汴梁小校场,岂不知俺杨再兴的厉害,今日又来作甚?

牛皋   (白)     一派胡言,吃俺一鞭。

(杨再兴以枪拨开。)

牛皋   (白)     哇呀!

杨再兴  (白)     看枪!

牛皋   (白)     啊!

(牛皋败下。)

杨再兴  (白)     追!

(四喽兵同追下,杨再兴随下。)

【第四场】

(吹打。四兵士引徐仁自下场门同上,同出城。施全、王贵、吉青、岳飞、纛旗兵同上。)

徐仁   (白)     元帅。

岳飞   (白)     恩师。

徐仁   (白)     元帅请。

岳飞   (白)     不敢,恩师请!

徐仁   (白)     你我挽手而行。

岳飞   (白)     门生斗胆了。

(众人同下。转场,四兵士、施全、王贵、吉青、徐仁、岳飞同上,同入内。吹打止。)

岳飞   (白)     门生有何德能,敢劳恩师迎接十里之外。

徐仁   (白)     你今亲承王命,统领六师,老朽怎敢轻慢。

岳飞   (白)     惶恐啊惶恐!

(岳飞两望。)

徐仁   (白)     看什么?

岳飞   (白)     我命牛皋前来,为何不见?

徐仁   (白)     牛将军到此,未息鞍马亲自立功去了。

岳飞   (白)     牛皋到此,未息鞍马,亲自立功去了?哼!想他此去,必定大败而归。

徐仁   (白)     元帅见识不差。

(四兵士、牛皋同上,牛皋下马,四兵士同下。)

牛皋   (白)     咦,咱的哥,你倒先来了,辛苦你了!

岳飞   (白)     贤弟,你与敌人交战,胜负如何?

牛皋   (白)     咱也不知是胜了,也不知是败了,在两军阵前遇见一个年少的娃娃,被他这么一枪……

岳飞   (白)     怎样?

牛皋   (白)     把我就送回来了。

岳飞   (白)     可曾问过敌人的姓名?

牛皋   (白)     这个……不曾问过。

岳飞   (白)     嗯!你跟随愚兄出兵多年,还是这样粗鲁,若是打了胜仗,叫愚兄怎上这功劳簿。

牛皋   (白)     无有功劳,什么功劳簿;有功劳咱老牛也不要。那娃娃言道:在汴梁小校场,会过一次,他叫什么杨……

岳飞   (白)     敢是那杨再兴?

牛皋   (白)     就是那个娃娃。

岳飞   (白)     此人英勇无敌,你焉能是他人对手,待本帅亲自会他。

四将   (同白)    且慢,杀鸡何用牛刀,待某等出马,生擒杨再兴入帐。

岳飞   (白)     众位贤弟有所不知,想那杨再兴,他乃将门之子,武艺高强,本帅意欲将他收留帐下,做一膀臂。今日出马,非比寻常,众将只许观阵,不许助战,违令者斩!

牛皋、
施全、
王贵、

吉青   (同白)    得令!

徐仁   (白)     元帅今日鞍马劳顿,明日再战不迟。

岳飞   (白)     不必拦阻,待门生先见一阵,烦劳恩师看守城池。

徐仁   (白)     得令。

(徐仁下。)

岳飞   (白)     众将官,带马迎敌者。

(兵士持“精忠报国”纛旗上。众人同走圆场,四喽兵、杨再兴同上,会阵。)

岳飞   (白)     杨将军别来无恙!

杨再兴  (白)     啊?俺与你从未识面怎知俺的姓名?

岳飞   (白)     杨将军!想那年在汴梁小校场,会过将军一面,难道你就忘怀了?

杨再兴  (白)     哦!你就是那年在汴梁小校场,枪挑梁王的岳飞么?

岳飞   (白)     然也。

杨再兴  (白)     嗳,想那柴贵身居王位,不知自爱,被足下枪挑落马,何足轻重;你的英雄,俺已尽知。

岳飞   (白)     杨将军!想你乃将门之子,忠良之后,因甚失身落草,岂不玷辱杨氏祖先。

杨再兴  (白)     嗳呀!俺乃堂堂男子岂不知伦理纲常!只因朝中奸佞专权,陷二圣于沙漠,坐井观天,是俺一怒,带领人马我就反,反至在九龙山,齐聚天下英雄。俺意欲杀退金人,灭却奸佞,重整山河。为此先取潭州,得了宋室江山,与你平分疆土,你意如何?

岳飞   (白)     住了!好言相劝,执意不听,少时擒在马前,悔之晚矣!

杨再兴  (白)     听你之言,要与俺见个高下么?

岳飞   (白)     决一胜负。

杨再兴  (白)     你若胜俺,俺便马前归顺,你若不胜呢?

岳飞   (白)     这个……杨将军!俺若不胜,情愿退归林下,誓不与主出力报效。

杨再兴  (白)     看枪!

岳飞   (白)     杨将军!你我今日交战,非比寻常,必须一对一个;两下各传将令,众将只许观阵,不许助战,违令者斩。军令不严非为大丈夫也。

杨再兴  (白)     好。你我各传一令。

岳飞、

杨再兴  (同白)    众将官!

牛皋、
施全、
王贵、
吉青、

四喽兵  (同白)    啊!

岳飞、

杨再兴  (同白)    只许观阵,不许助战,违令者斩!

岳飞   (西皮导板)  三军与爷把战鼓操!

     (西皮快板)  马前只见一英豪。

             杨家世代把国保,

             因何落草占山巢?

             劝你马前归顺了,

             封妻荫子永在朝。

杨再兴  (白)     住了!

     (西皮摇板)  杨家威名谁不晓,

             世代忠良保宋朝。

             今日奸佞正当道,

             只恐后来无下梢!

(杨再兴、岳飞同架住,牛皋、施全、王贵、吉青、四喽兵自两边分下。岳飞、杨再兴对枪起打,同下。)

【第五场】

(牛皋、施全、王贵、吉青同上。)

牛皋   (白)     众位将军请了。

施全、
王贵、

吉青   (同白)    请了。

牛皋   (白)     元帅与杨再兴交战,你我登高一望。

(牛皋、施全、王贵、吉青同上山。岳飞、杨再兴同上,起打,岳飞败下,杨再兴追下。)

牛皋   (白)     众位将军,元帅与那杨再兴交战,看看败下阵来,待俺牛皋抵挡一阵。

施全、
王贵、

吉青   (同白)    元帅传令在先,众将只准观阵,不准助战,违令者斩。

牛皋   (白)     哎哟,你们见死不救!

岳云   (内白)    马来!

(岳云上。)

岳云   (白)     参见众位叔父。

牛皋   (白)     哎呀侄儿啊!你爹爹与杨再兴交战,看看落马,我儿快快抵挡一阵。快去,快去!

岳云   (白)     遵命!

施全、
王贵、

吉青   (同白)    去不得!

(岳云下。)
施全、
王贵、

吉青   (同白)    元帅降下罪来,哪个担待?

牛皋   (白)     不要紧,都有我哪。

(岳飞、杨再兴同上,起打,岳云上,助阵,岳飞急用枪挑开。杨再兴冷笑。)

杨再兴  (笑)     哈哈哈……

(杨再兴下。四兵士同上。岳飞怒不可遏。)

岳飞   (白)     绑了!

(四兵士绑岳云自上场门同下。岳飞赶下。)

【第六场】

(杨再兴上,岳飞赶上。)

岳飞   (白)     杨将军,你我再决胜负。

杨再兴  (白)     岳飞!你乃天下都招讨,兵马大元帅,这军令不严,岂不被天下英雄耻笑!

     (三笑)    哈哈,哈哈,啊哈哈哈……

(杨再兴向岳飞。)

杨再兴  (白)     呸!

(杨再兴下。四兵士同上。)

岳飞   (白)     回营!

(众人同下。)

【第七场】

(王贵、施全、牛皋、吉青、岳云同上。)

岳云   (白)     众位叔父,为何将侄儿绑起?

王贵、
施全、

吉青   (同白)    你阵前助战,犯了你爹爹的将令了。

岳云   (白)     众位叔父要搭救于我。

牛皋   (白)     不要紧,都有我哪。

(四兵士引岳飞同上,岳飞见岳云,提枪欲刺,王贵、施全、牛皋、吉青同拦阻,岳飞下马,升帐登高台。)

岳飞   (白)     将岳云绑上来!

(岳云入帐,跪。)

岳飞   (白)     奴才,何人叫你出马?何人叫你出马?

岳云   (白)     爹爹!孩儿解粮在先,爹爹传令在后,不知有此军令。冒犯爹爹,望祈爹爹饶恕!

岳飞   (白)     大胆的奴才!想那杨再兴乃是将门之后,为父指望收服于他,作为膀臂,故而不许旁人助战,你众位叔父不敢违抗为父的将令,惟有你这小畜生,你敢犯我的军规!

     (风入松牌)  令出山摇与海倒,

             奴才竟敢犯律条!

(岳飞挥旗传令。)
王贵、
施全、
牛皋、

吉青   (同白)    斩不得!斩不得!

(岳飞掷令旗。)

岳飞   (白)     斩!

王贵、
施全、
牛皋、

吉青   (同白)    启禀元帅:公子奉令解粮在先,元帅传令在后,不知有此将令,望元帅饶恕!

岳飞   (白)     众位贤弟,敢是与奴才讲情?

王贵、
施全、
牛皋、

吉青   (同白)    元帅开恩!

岳飞   (白)     可知本帅令出山摇动,言发神鬼惊!

     (风入松牌)  不能正己国怎保,

             军法森严岂能饶?

王贵、
施全、
牛皋、

吉青   (同白)    斩不得!斩不得!

(岳飞掷令旗。)

岳飞   (白)     斩!

牛皋   (白)     这个人情讲不下来,你自己哀告去吧!

岳云   (白)     爹爹,孩儿跟随爹爹出兵之时,祖母、娘亲言道,孩儿年幼,跟随爹爹,若犯了将令,当斩者打儿几下,当打者骂儿几句。今日孩儿犯了爹爹的将令,也罢,望爹爹开一线之恩,待孩儿回去见我那祖母、娘亲一面,再将孩儿斩首,也还不迟呀……

(岳云哭。)

岳飞   (白)     岳云,奴才!怎么,你要回去见你那祖母、娘亲么?

岳云   (白)     爹爹开恩!

岳飞   (白)     抬上来!

(四兵士同抬起岳云。)
岳飞、

岳云   (白)     (岳云)(爹爹),(姣儿),(我父)!

牛皋   (白)     你叫他爸爸!

岳飞   (白)     为父今日要将儿斩首,怎么,你要回去见你那祖母、娘亲么?

岳云   (白)     爹爹开恩!

岳飞   (白)     哼!只怕儿今生今世就不能相见了。

     (风入松牌)  统领雄师把贼扫,

             若饶过怎服三军大小?

王贵、
施全、

吉青   (同白)    斩不得!斩不得!

岳飞   (白)     斩!

岳云   (白)     牛叔父,侄儿解粮好好,你叫我救的什么父,立的什么功!而今爹爹要将我斩首,你在一旁佯装不睬,我与你拼了!

牛皋   (白)     哎呀侄儿啊!你暂受一时之苦,待你牛叔叔进帐与你讲个人情。

             姓岳的!

王贵、
施全、

吉青   (同白)    嗳,要叫元帅。

牛皋   (白)     叫元帅?你们听着吧!

             你与那杨再兴交战,看看的的大……

王贵、
施全、

吉青   (同白)    大胜!

牛皋   (白)     他怎么配哪!

             看看大败,多亏侄儿一马当先,将你救回营来。有功不赏,反要将他斩首,今日你赦了岳云便罢!你要不赦呀,我老牛也不活着啦,我抹脖子喽!

(牛皋佯作自杀。)

岳飞   (白)     赦了。

王贵、
施全、

吉青   (同白)    赦了。

牛皋   (白)     怎么着,赦啦?我也不死啦。

岳飞   (白)     将岳云带上来!

岳云   (白)     谢爹爹不斩之恩!

岳飞   (白)     奴才!本当将你斩首,念在你众位叔父苦苦讲情,死罪已免,活罪难饶。

             牢子手!将奴才重责四十军棍!

(岳云伏地受刑,牛皋拦护,被军士误打。)

牛皋   (白)     哎呀!哎呀!哎呀呀!嗬!

岳飞   (白)     施全听令!

施全   (白)     在。

岳飞   (白)     命你押解岳云,去到杨再兴营盘,对他言讲:岳云解粮在先,本帅传令在后,不知有此军令,在阵前冒犯将军,回营就要斩首,多亏满营将官讲情,死罪已免,活罪难饶,重责了四十军棍,请将军验伤,明日还在阵前相会。掩门!

(岳飞下。牛皋、王贵、吉青、四兵士自两边分下。)

施全   (白)     公子受屈了。

岳云   (哭)     喂呀……

(施全搀岳云同下。)

【第八场】

(四喽兵引杨再兴同上。)

杨再兴  (西皮摇板)  小将助阵犯军纪,

             岳家威名也是虚。

             一怒拨马回营地,

             且听探马报端的。

(报子上。)

报子   (白)     岳云过营请罪。

杨再兴  (白)     有请。

报子   (白)     有请。

(报子下。吹打。施全搀岳云同上。)

杨再兴  (白)     将军,这是何人?

施全   (白)     这就是我家元帅的公子,昨日在阵前冒犯将军,回营就要斩首。多亏众将讲情,死罪已免,活罪难饶,重责四十军棍,来请将军验伤。

杨再兴  (白)     哦!怎么,责打了四十军棍?

施全   (白)     正是。

杨再兴  (白)     这才是为帅之道。

             公子你受屈了。

施全   (白)     我家元帅言道:上覆将军,明日在阵前相会。

杨再兴  (白)     那是自然。后帐留宴。

施全   (白)     公务在身,不敢久停。告辞。

杨再兴  (白)     奉送。

(吹打。施全搀岳云同下。)

杨再兴  (白)     请!

             岳飞真乃英雄也。

     (西皮摇板)  责打岳云消俺气,

             岳飞英雄数第一。

             众将暂把营门闭,

             明日阵前见高低。

(众人同下。)

【第九场】

(二兵士持红灯引岳飞同上。)

岳飞   (二黄原板)  清晨起打一仗龙争虎斗,

             胜不过杨再兴脸带含羞!

             岳云儿犯将令理应斩首,

             却不过众将官苦苦哀求。

             责打了四十棍血流甲胄,

             愧煞我统兵帅无有良谋!

             叫人来你与爷小心防守——

(二兵士同下。)

岳飞   (二黄散板)  收服了杨再兴方展眉头。

     (白)     且住,今日阵前,杨再兴倒有几合勇战,实不愧将门之子。此人若不收服,何日直捣黄龙……

(岳飞沉思。)

岳飞   (白)     有了,想当年跟随周侗老师学艺之时,曾教俺绝命三枪,暗藏撒手锏,定能成功。杨再兴啊,杨再兴,管教你马前归顺也。

     (二黄散板)  猛想起周侗师教授“撒手”,

             为国家求良将费尽计谋。

             但愿得明日里大功成就——

(岳飞进位。)

岳飞   (二黄散板)  收服了杨再兴好灭金酋。

(岳飞入睡。起鼓,天明。四兵士同上。)

四兵士  (同白)    元帅醒来!

岳飞   (二黄导板)  为军情终夜里枕戈待漏,

     (二黄散板)  猛然间又只见红日当头。

岳飞   (白)     众将官,带马阵前去者。

(岳飞、四兵士同走圆场,四喽兵、杨再兴同上,会阵。)

岳飞   (白)     杨将军,昨日小儿在阵前多有冒犯!

杨再兴  (白)     岂敢。岳元帅真乃不失信也。

岳飞   (白)     岂敢。你我今日再决胜负。

杨再兴  (白)     好,俺若不胜,情愿马前归顺。

岳飞   (白)     话出不悔,真丈夫也。放马过来。

(杨再兴、岳飞同开打,岳飞取锏,击杨再兴下马。岳飞急下马。)

岳飞   (白)     杨将军,本帅失手了。

杨再兴  (白)     惭愧!末将归顺来迟,元帅恕罪。

岳飞   (白)     弃暗投明,真乃俊杰也。欲与将军结为金兰,不知意下如何?

杨再兴  (白)     末将怎敢高攀。

岳飞   (白)     不必推辞,你我望空一拜。

(岳飞、杨再兴同望空拜。)

杨再兴  (白)     九龙山粮草,请元帅查点。

岳飞   (白)     不必查点,兵合一处。

             众将官,同进潭州!

(岳飞、杨再兴同下。)
(完)


浏览次数:5763 ┊ 字数:7510 ┊ 最后更新:2013年09月03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