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五台山》(一名:《五台会兄》)

主要角色
杨延德:净
杨延昭:老生

《五台山》吴钰璋饰杨延德、李世章饰杨延昭
《五台山》吴钰璋饰杨延德、李世章饰杨延昭
情节
六郎杨延昭到北国昊天塔盗取了他父亲令公的遗骨,兼程而归。行至五台山,夜宿古庙中,遇见了在沙滩赴会时看破朝廷权奸用事,愤而削发出家的五郎杨延德。因阔别日久,彼此不敢贸然相认;几经盘询,始知是弟兄相遇。悲痛未已,北国追兵已临山下。五郎延德持杖下山,战退追兵,弟兄二人遂挥泪而别。

注释
本剧是《杨家将》传说中的一节,是一个流传较广的传统剧目,各剧种中多有这一剧目。并且有的剧本对人物性格、思想、感情,都作了很细致、生动的刻画与描写。如川剧就是其中很好的一个。而在京剧中,基本情节虽然相同,但在这一方面的描述,却比较简略、粗糙,这也是本剧在近年京剧舞台上已不太流行的原因之一。因此在进行整理时,针对以上缺点,参考了地方剧本,适当地吸收了川剧、湘剧的优点,特别是在“兄弟初见”、“六郎盘兄”等情节上,都作了一些补充和改动。
本剧的整理是由中国京剧团演员赵文奎、杨少龙与本院(中国戏曲研究院)编辑处吕瑞明、何旭异共同进行的。

根据《京剧丛刊》第十七集整理

录入:痴菊叟


相关剧本
《五台山》(根据《戏考》第七册整理)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293.29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杨延昭上。)

杨延昭  (白)     休赶哪,休赶!

     (二黄散板)  打开玉笼飞彩凤,

             挣断金锁走蛟龙。

     (白)     俺,六郎延昭。奉了母亲之命,去到北国昊天塔,搬请爹爹骸骨。且喜骸骨到手,不想又被辽兵赶来;是俺杀退追兵,行至此处,天色不早,前面有一古庙,不免前去借宿一宵便了。

     (二黄散板)  催马加鞭往前进,

             不觉来到古庙门。

     (白)     来此已是古庙。

(杨延昭下马。)

杨延昭  (白)     师父有么?

老僧   (内白)    嗯哼!

(老僧上。)

老僧   (念)     扫地不伤蝼蚁命,爱惜飞蛾纱罩灯。

     (白)     是哪一位?

(老僧开门。)

杨延昭  (白)     师父!

老僧   (白)     原来是位壮士,到此何事?

杨延昭  (白)     俺乃行路之人,行至此处,天色已晚,意欲在宝刹借宿一宵,明日早行。望求师父方便方便!

老僧   (白)     请问壮士,从哪道而来?要往何方而去?

杨延昭  (白)     从北国而来,要往南朝而去。

老僧   (白)     原来如此。出家人慈悲为本,方便面为门。来来来,待老僧与壮士牵马。

杨延昭  (白)     这就不敢。

(杨延昭拉马,进内。)

老僧   (白)     壮士可用斋饭?

杨延昭  (白)     前面用过了。请借明灯一盏。

老僧   (白)     请少待。

(老僧取灯。)

老僧   (白)     灯到。

             我有一徒儿性情不好,少时回来你要留心一二。

杨延昭  (白)     有劳了。师父请便。

老僧   (白)     贫僧失陪了。

(老僧下。)

杨延昭  (白)     看师父已去,不免取出爹爹骸骨一观便了。

(杨延昭取包裹。)

杨延昭  (白)     令公!我父!爹爹呀!

     (二黄散板)  一见骸骨两泪淋,

             怎不叫儿痛伤情。

             哭一声老爹爹,啊……老爹爹呀!

             可叹你为国家命丧番营。

     (白)     看天色不早,待我安歇了吧。

(杨延昭收好包裹,搜殿,关门,睡。)

杨延德  (内白)    好酒!

     (二黄导板)  五台山出了家当了和尚,

(杨延德醉上。)

杨延德  (二黄散板)  天波府抛却了年迈萱堂。

     (念)     脱去蟒袍换袈裟,金刀割去顶上发。不愿在朝陪王驾,五台山上出了家。

     (白)     洒家,五郎延德。适才在山下赴牛羊大会去了,那些施主们取来大坛的酒,这个敬俺一杯,那个敬俺一盏,不觉吃得这般醺醺大醉。看天色不早,犹恐师父悬望,不免回山便了!

     (二黄散板)  忆昔当年幽州闯,

             杨家死得好惨伤。

             冷眼看破君王面,

             弃官削发换僧装。

             层层叠叠山岗上——

     (白)     啊!

     (二黄散板)  只见红日落西方。

     (白)     看山门紧闭,待我向前叫门。

             开门来,嘚!开门来!

(老僧上。)

老僧   (白)     外面喧哗,想是徒儿回来了。

杨延德  (白)     为何这样慢腾腾的,待遇俺打了进去……

(老僧开门,扶杨延德入内。杨延德看。)

杨延德  (白)     哎呀呀,我道是谁,原来是师父!

老僧   (白)     啊,徒儿,哪里吃得这样醺醺大醉?

杨延德  (白)     师父哪里知道,适才弟子下山,那些施主们取来大坛的酒,这个敬俺一杯,那个敬俺一盏,不觉吃得这般……

(杨延德吐。)

杨延德  (白)     喔……我有偏师父了。

老僧   (白)     你我乃是出家之人,下次不可。

杨延德  (白)     弟子记下了。

老僧   (白)     来来来随为师禅堂打坐。

杨延德  (白)     弟子尊命。

(杨延德欲下。马嘶。)

杨延德  (白)     啊师父,清静的禅院,缘何有这马嘶之声?

老僧   (白)     徒儿哪里知道,有一壮士从北国而来,往南朝而去,天色已晚,在此借宿一宵。

杨延德  (白)     哦,北国而来,南朝而去?

             啊师父,你可曾盘问于他?

老僧   (白)     今晚借宿一宵,明日即行,盘问做甚?

杨延德  (白)     嗳!恐他来路不明,待弟子盘他一盘。

老僧   (白)     他明早即行,你不要生事。

杨延德  (白)     弟子不敢生事。

老僧   (白)     你不要闯祸。

杨延德  (白)     弟子不敢闯祸。

老僧   (白)     依为师的看来,还是不去的好。

杨延德  (白)     嗳!

(杨延德甩袖几乎碰倒老僧。)

老僧   (白)     哎呀呀!真真的莽撞!

(老僧下。)

杨延德  (白)     阿弥陀佛!

     (笑)     哈哈哈……

     (白)     咱家师父乃是个好人。待我大殿走走。

             来此已是伽蓝殿,待我进入。

(杨延德进内看。)

杨延德  (白)     好一个高大的汉子!

             壮士醒来,壮士醒来!

             行路之人睡着了,待我那厢去唤。

             壮士醒来,壮士醒来!

(杨延昭惊醒拔剑。)

杨延昭  (白)     看剑!

(杨延德架住。)

杨延德  (白)     哪道而来?

杨延昭  (白)     来道而来。

杨延德  (白)     哪道而去?

杨延昭  (白)     去道而去。

杨延德  (白)     住了!

     (二黄散板)  洒家好言来询问,

             持剑行凶忒欺人!

             扫地我不伤蝼蚁命,

杨延昭  (白)     哦,如此说来师父是个好人?

杨延德  (白)     阿弥陀佛!

     (二黄散板)  出家人无歹意切莫疑心。

杨延昭  (白)     哦!

     (二黄散板)  这是我睡朦胧不能相认,

             望师父须念我是远路行人。

杨延德  (白)     听壮士讲话不是此地人氏。

杨延昭  (白)     原本不是此地人氏。

杨延德  (白)     哪里人氏?

杨延昭  (白)     大宋朝京城人氏。

杨延德  (白)     哦,你是京城人氏?洒家也是京城人氏。

杨延昭  (白)     师父也是京城人氏?如此说来,你我是乡里呀!

杨延德  (白)     是乡里。

杨延昭、

杨延德  (同笑)    啊哈哈哈……

(杨延昭、杨延德对看。)
杨延昭、

杨延德  (同白)    哎呀且住,看这(师父)(壮士)有些面熟,好象在哪里会过?

(杨延昭、杨延德同想。)
杨延昭、

杨延德  (同白)    嗯,不要莽撞,待我盘他一盘。

(杨延昭抢先。)

杨延昭  (白)     啊师父,你即是京城人氏,我就要盘你。

杨延德  (白)     这……

杨延昭  (白)     我就要问你。

(杨延德自语。)

杨延德  (白)     嘿嘿!我正要盘他,他倒盘起洒家来了。

             你盘洒家何来?

杨延昭  (白)     京城之中有个天波杨府,师父可知?

杨延德  (白)     不提天波杨府,还则罢了;提起了天波杨府,洒家的酒,去了一大半了……

     (二黄导板)  大宋朝有一个天波杨府,

杨延昭  (白)     师父请讲。

杨延德  (回龙)    杨家将俱都是保国忠良。

杨延昭  (白)     我来问你,那杨家祖居何处?一一讲来。

杨延德  (白)     壮士听了!

     (二黄原板)  那杨家住在磁州山后,

             火塘寨上有家乡。

杨延昭  (白)     那老令公?

杨延德  (二黄原板)  老令公在朝中官高极品,

杨延昭  (白)     夫人姓字名谁?

杨延德  (二黄原板)  佘氏太君教子名扬。

杨延昭  (白)     老太君生下几男几女?

杨延德  (白)     壮士听了!

     (二黄原板)  老太君生下了七男二女,

杨延昭  (白)     这就不对了,分明是八男二女,怎说是七男二女?

杨延德  (白)     壮士听了!

     (二黄原板)  内有个义子小八郎。

杨延昭  (白)     我来问你,杨大郎往哪里了?

杨延德  (白)     大郎?壮士听了!

     (二黄原板)  杨大郎替宋主长枪命丧,长枪命丧……好汉哥!

杨延昭  (白)     二郎?

杨延德  (二黄原板)  杨二郎短剑下一命身亡。

杨延昭  (白)     三郎?

杨延德  (二黄原板)  杨三郎被马踏尸如泥酱,

杨延昭  (白)     四郎哪里去了?

杨延德  (二黄原板)  杨四郎失落在番邦。

杨延昭  (白)     如今我要从小问大。

杨延德  (白)     你问那一个?

杨延昭  (白)     八郎呢?

杨延德  (白)     壮士听了!

     (二黄原板)  八郎随同幽州闯,

             失落番邦音信渺茫。

杨延昭  (白)     七郎哪里去了?

杨延德  (白)     七郎么?

(杨延昭、杨延德同自语。)
杨延昭、

杨延德  (同白)    唉!七兄弟呀好兄弟呀……

杨延昭  (白)     啊师父,为何面带泪痕哪?

杨延德  (白)     我自有我的心事。

杨延昭  (白)     七郎怎么样啊?

杨延德  (二黄原板)  提起了杨七郎泪如雨降!

(杨延德自语。)

杨延德  (白)     七兄弟呀……

杨延昭  (白)     他到底怎么样了?

杨延德  (白)     唉!

     (二黄原板)  叹七郎、死得苦、被潘洪用计诓,乱箭穿身甚惨伤!提起此事,好叫人痛断肝肠!

杨延昭  (白)     唉!说的不错。那六郎呢?

杨延德  (白)     六郎?壮士啊!

     (二黄散板)  弟兄唯有六郎在,

             还在三关受风霜。

杨延昭  (白)     师父说得是。那五郎你可晓得?

杨延德  (白)     壮士问的是那五郎么?不曾会过。

杨延昭  (白)     嗳,杨家七将你都知道,怎么就不晓得那五郎呢?

杨延德  (白)     五郎他……他死了吧!

杨延昭  (白)     啊?

(杨延昭想。)

杨延昭  (白)     师父贵姓?

杨延德  (白)     我姓和。

杨延昭  (白)     法号?

杨延德  (白)     和尚。

杨延昭  (白)     我问你的俗姓。

杨延德  (白)     我姓僧。

杨延昭  (白)     师父不必见疑,我是好人。

杨延德  (白)     我要重见一礼。

杨延昭  (白)     刚才见过礼的。

杨延德  (白)     洒家带了酒,定要恭敬,阿弥陀佛!

杨延昭  (白)     还礼。

(杨延德乘机拔去杨延昭佩剑。)

杨延昭  (白)     师父为何拔去我的宝剑?

杨延德  (白)     有话叙谈,何必带剑。我与你放在那厢就是了。

(杨延德放剑。)

杨延德  (白)     重见一礼。

杨延昭  (白)     你的礼也忒多了。

杨延德  (白)     礼多人不怪。

(杨延德乘机摸杨延昭身上有无兵器。)

杨延德  (白)     壮士!你是个好人啊!

     (二黄散板)  你要问洒家的名和姓,

             我就是延德杨五郎。

杨延昭  (白)     哦!

     (二黄散板)  果然他是五兄长,

             怎不叫人痛悲伤!

             撩衣忙跪佛殿上——

杨延德  (二黄散板)  壮士跪我为哪桩?

杨延昭  (二黄散板)  五哥不必多言讲,

             弟就是镇守三关的杨六郎。

杨延德  (白)     哦,你是六弟?

杨延昭  (白)     正是。

杨延德  (白)     延昭?

杨延昭  (白)     正是。

杨延德  (白)     唉!贤弟呀……

(杨延德哭。)

杨延德  (二黄散板)  忆昔分别俱少壮,

             如今你须髯飘胸膛。

             手拉贤弟禅堂上——

杨延昭  (二黄散板)  弟兄对坐叙衷肠。

杨延德  (白)     六弟不在天波杨府侍奉高堂,到此何事?

杨延昭  (白)     奉了母亲之命,去到北国昊天塔,搬请爹爹骸骨。

杨延德  (白)     骸骨可曾到手?

杨延昭  (白)     骸骨在此,五哥请看。

杨延德  (白)     唉!爹爹呀!

     (二黄散板)  一见骸骨两泪淋,

             好似钢刀刺在心。

             实可叹老爹爹为国丧命!

(内擂鼓声。)

杨延德  (白)     啊!

     (二黄散板)  又听得山下呐喊声。

             回头便把贤弟问,

             六弟带来多少兵?

杨延昭  (二黄散板)  小弟未带兵和将,

             想是韩昌发来兵。

杨延德  (二黄散板)  六弟且在禅堂等,

             愚兄下山挡贼兵。

(杨延昭下,杨延德持棍出山门。四辽兵、辽将同上,起打。四辽兵、辽将同败下。)

杨延德  (白)     好贼子!

     (二黄散板)  杨家与你何仇恨,

             苦苦追赶为何情?

             迈步且把山门进——

(杨延昭上。)

杨延昭  (二黄散板)  五哥可曾退贼兵?

杨延德  (白)     贼兵已退,就在寺中宽住几日。

杨延昭  (白)     犹恐老母悬望。不敢久留。

杨延德  (白)     唉!如此弟兄洒泪而别!

     (二黄散板)  洒泪别弟痛难忍,

杨延昭  (二黄散板)  实难割舍同胞情。

杨延德  (白)     六弟此番回到天波杨府,多多拜上你我那疼儿的老娘,就说愚兄远离膝下不能在老母面前尽孝了!

杨延昭  (白)     啊五哥,何不回家见母一面,再来修行也还不迟。

杨延德  (白)     哎呀六弟呀!有道是:出家容易回家难。请上受愚兄一拜!

(杨延昭、杨延德同拜,杨延昭上马。)
杨延昭、

杨延德  (同三叫头)  (五哥)(六弟),(兄长)(延昭),唉!(五哥)(贤弟)啊……

杨延昭  (白)     罢!

(杨延昭下。)

杨延德  (白)     六弟!延昭!

     (哭头)    啊……贤弟啊!

     (二黄散板)  一见六弟下山林,

             怎不叫人痛伤心。

             迈步且把山门进,

             抛却凡念苦修行。

(杨延德下。)
(完)


浏览次数:3805 ┊ 字数:5120 ┊ 最后更新:2013年09月03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