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杨排风》

主要角色
杨排风:武旦
孟良:净
焦赞:净
杨延昭:老生
佘太君:老旦

《杨排风》关肃霜饰杨排风
《杨排风》关肃霜饰杨排风
情节
杨排风是天波府中一个烧火的小丫鬟,她有一身本领,但始终未得到机会显露身手。当杨宗保被辽邦韩昌掳去,杨延昭派孟良到天波府搬兵求救的时候,杨排风应声而出,愿去大战韩昌。孟良很轻视她,二人动手比武,结果杨排风打败了孟良,二人同到三关去见杨延昭。焦赞见孟良搬来了杨排风,不知底细,心中同样不服;比试之后,才肯低头服输。杨延昭遂出兵,杨排风打败了韩昌,终将杨宗保救回。

注释
《杨排风》包括《打孟良》、《打焦赞》、《打韩昌》三折,是杨家将传说中的一段故事。
整理本是中国京剧团演员李金鸿与本院(中国戏曲研究院)编辑处何旭异共同进行的。原本写孟良搬兵是为了救回杨宗保,最后杨排风虽战败韩昌,但杨宗保是否被救回,并未说明;剧情不够完整。整理本中添上了这一情节。此外,对个别词句,也略有修润。

根据《京剧丛刊》第十二集整理

录入:痴菊叟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40.59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孟良   (内白)    马来!

(孟良上。)

孟良   (念)     尊奉元帅令号,昼夜不辞辛劳。腰中板斧放光毫,坐骑奔驰咆哮。

     (白)     咱,孟良。只因随定小本官,出关祭奠老元戎,不想焦赞放了一炮,惊动辽邦韩昌,将小本官擒去。因此,俺星夜去往天波杨府搬兵求救,就此马上加鞭!

(孟良下。)

【第二场】

(佘太君上。)

佘太君  (引子)    杨家为国秉忠心,血战沙场费辛勤。

(杨洪暗上。)

佘太君  (白)     老身佘氏太君。配夫杨继业,官拜令公之位;只因保定宋王双龙赴会,不幸为国尽忠。是我有八个孩儿,倒有四子战死沙场,三子不知去向;如今只剩下六郎一人,镇守三关;这几日并无音信到来,叫我放心不下。正是:

     (念)     身坐天波府,昼夜念三关。

孟良   (内白)    马来!

(孟良上。)

孟良   (念)     千里路途远,搬兵去求援。

     (白)     来此已是,门上哪位在?

杨洪   (白)     什么人?

             原来是孟二爷。

孟良   (白)     罢了。太君可在堂上?

杨洪   (白)     现在堂上。

孟良   (白)     说俺孟良要见。

杨洪   (白)     启禀太君:孟二爷要见。

佘太君  (白)     唤他进来。

杨洪   (白)     遵命。

             孟二爷,太君唤你。

孟良   (白)     带路。

             太君在上,孟良叩头。

佘太君  (白)     罢了,一旁坐下。

孟良   (白)     谢座。

佘太君  (白)     啊,孟良,不在三关侍奉元帅,到此何事?

孟良   (白)     太君,大事不好了!

佘太君  (白)     何事惊慌?

孟良   (白)     只因随定小本官,出关祭奠老元戎,不想焦赞放了一炮,惊动辽邦韩昌,将小本官擒去。

佘太君  (白)     怎么讲?

孟良   (白)     将小本官擒去了。

佘太君  (白)     哎呀不好了!

     (西皮散板)  听说宗保被贼擒,

             不由老身痛伤心。

     (哭)     孙儿啊!

孟良   (白)     太君不必惊慌,宋王爷赐你杨家聚将鼓、调将台,何不前去叫将?

佘太君  (白)     不是你提起,我倒忘怀了。

             杨洪,同你家孟二爷急速前去叫将,若有人应声,速报我知。

孟良   (白)     太君请至后面。

(太君下。)

孟良   (白)     杨洪带路。

     (西皮散板)  太君堂上传令号,

             孟良将台叫英豪,

             杨洪带路前引道,

(孟良上台。)

孟良   (西皮散板)  男女众将听根苗:

             何人前来把令讨,

             搭救宗保转回朝。

     (白)     呔,天波杨府男女众将听者:今有小本官上坟插柳,被辽邦韩昌一马掳去。若有能人搭救小本官还朝,高官得作,骏马任骑。

杨排风  (内白)    我愿去!

杨洪   (白)     回禀孟二爷,有人应声!

孟良   (白)     唤应声之人走上。

杨洪   (白)     应声之人走上。

杨排风  (内白)    来了。

(杨排风上,孟良下台,看杨排风。)

孟良   (笑)     哈哈哈!

     (白)     我道何人,原来是一个黄毛丫头。

杨排风  (白)     简直是目中无人。

孟良   (白)     啊?说此大话,你敢随我去见太君?

杨排风  (白)     请!

孟良   (白)     有请太君。

(佘太君上。)

佘太君  (白)     啊,孟良,适才将台叫将,何人应声?

孟良   (白)     就是她应了一声。

杨排风  (白)     太君,正是我应声。

佘太君  (白)     原来是排风丫鬟。你应声便怎样啊?

杨排风  (白)     我要到两军阵前,擒那韩昌!

佘太君  (白)     想那韩昌乃番邦有名的上将,你小小年纪休要说此大话。

杨排风  (白)     太君哪!

     (西皮二六板) 太君把我忒小量,

             我自幼练就武艺强;

             听得二爷来调将,

             去到三关擒韩昌;

             为救少爷把阵上,

             排风愿去战辽邦。

佘太君  (西皮摇板)  你说此话我不信,

             空言怎能作证凭。

杨排风  (西皮摇板)  辞别太君后房进,

孟良   (白)     哪里去?

杨排风  (西皮摇板)  去取宝棍见太君。

(杨排风下。)

孟良   (笑)     哈哈哈!

     (西皮摇板)  看她年幼无本领,

             再与太君说分明。

     (白)     太君,我看排风,上马无有拳头大,下马无有膝盖高;慢说冲锋打仗,就是衬刀背、垫马蹄,也是不中用。

杨洪   (白)     孟二爷,您敢跟她比武吗?

孟良   (白)     比武?比武就比武。

杨洪   (白)     慢着,您若不胜她,便怎么样?

孟良   (白)     我若不胜,愿输项上人头。

杨洪   (白)     人头只有一个,要是输了,吃饭的家伙可就没有了。

孟良   (白)     依你之见?

杨洪   (白)     依我的主意,您要是不胜她,就给她磕头赔礼。

孟良   (白)     还要磕头赔礼?喳喳喳!好,咱们就这么办。

杨洪   (白)     您等一会儿,排风就来了。

杨排风  (内西皮导板) 威风凛凛显奇能,

(杨排风上。)

杨排风  (西皮散板)  阵前定要把贼擒。

孟良   (白)     排风,与你二爷花园比武。

(孟良拉杨排风同下。)

杨洪   (白)     哎呀太君!那孟二爷与排风花园比武去了。

佘太君  (白)     快快搀扶老身前去,看看他们的胜负如何?

(佘太君、杨洪同下。)

【第三场】

(水底鱼牌。孟良、杨排风同上。)

孟良   (白)     来到花园,要怎样的比武?

杨排风  (白)     二爷腰带何物?

孟良   (白)     一对板斧。

杨排风  (白)     你有板斧,我这儿有棍。

孟良   (白)     好,看斧。

杨排风  (白)     二爷,顷刻分上下,

孟良   (白)     立时见高低。

杨排风  (白)     二爷请!

(孟良、杨排风同比武,杨排风打掉孟良板斧。)

孟良   (白)     哎呀!

     (西皮散板)  今日搬兵到此地,

(杨排风打孟良,孟良摔倒,杨排风暗笑。)

孟良   (西皮散板)  不该逞强惹是非。

(杨排风打孟良,孟良摔倒。)

孟良   (白)     哎呀!

     (西皮散板)  火棍不住往上打,

             两脚不住往下踢,

             左冲右撞难躲避,

             胆大的丫头把某欺。

(杨排风打倒孟良。杨洪、佘太君同上。)

佘太君  (白)     唗!胆大排风,你家孟二爷乃是三关有名上将,被你打得这般光景,这还了得!

杨排风  (白)     太君,他没有死。

佘太君  (白)     杨洪向前看来。

杨洪   (白)     回禀太君,二爷冲着我直翻白眼儿!

佘太君  (白)     哎呀,这便如何是好?

杨洪   (白)     您别着急,一拍就好。

佘太君  (白)     快快扶起。

杨洪   (白)     是啦。

(杨洪扶孟良坐起,拍醒孟良,孟良站起。)

孟良   (白)     排风是个好的!排风是个好的!

佘太君  (白)     啊,孟良,她可去得?

孟良   (白)     太君您问的可是她?

杨排风  (白)     啊,二爷,我去得去不得?

孟良   (白)     去得,去得。

佘太君  (白)     如此,孟良听令:命你带领杨排风去至三关搭救小本官,不得有误!

孟良   (白)     遵命。

杨洪   (白)     慢着,二爷,打赌的事情怎么样了?

孟良   (白)     什么打赌?

杨洪   (白)     您得给排风跪下赔礼呀!

(杨排风点头会意。)

孟良   (白)     我不能跪。

杨洪   (白)     排风,我们俩打赌,他输了不跪……

(杨洪示意杨排风打孟良。)

杨排风  (白)     呸,着打。

(杨排风欲打。)

孟良   (白)     嘿,你别打,我给你跪下就是了。

             嘿!

杨洪   (白)     您就跪下去吧!谁让您打赌啦。

孟良   (白)     去你娘的!

(孟良向前。)

孟良   (白)     排风!孟良这厢,跪……

杨洪   (白)     二爷,给您垫子。

孟良   (白)     与我滚了下去!

(杨洪下。)

孟良   (白)     啊,排风,我这厢,跪……下了。

(杨排风拦住。)

杨排风  (白)     哎哟,二爷,我跟您闹着玩儿哪。

孟良   (白)     嘿!

佘太君  (白)     啊,排风,得罪你家二爷,还不向前赔礼!

杨排风  (白)     遵命。

             得罪二爷,与二爷赔礼。

孟良   (白)     不消。

杨排风  (白)     不消就不消。

(杨排风假意欲踢孟良。)

孟良   (白)     嘿!又来了!

(孟良下。)

佘太君  (白)     啊,排风,此番到了三关,见了你家元帅,认上一门干亲;元帅若问就说老身身体康健。我有一言你且听了!

     (西皮原板)  坐在花园把话论,

(孟良换衣上。)

佘太君  (西皮原板)  叫声排风听分明:

             随定孟良三关进,

             大战韩昌要小心。

(杨排风下,披斗篷上。)

佘太君  (白)     啊,孟良,此番前去,一路之上要好好照看排风。

孟良   (白)     遵命。

佘太君  (白)     你们上马去吧。

孟良   (白)     太君请至后面。

(佘太君下。孟良、杨排风同出门。)

杨排风  (白)     二爷,方才咱们爷俩个比武的时候,是您的武艺好哇?还是我的武艺好呢?

孟良   (白)     自然是你的好哇。

杨排风  (白)     怎么呢?

孟良   (白)     你好比那猴儿骑骆驼——

杨排风  (白)     此话怎么讲呢?

孟良   (白)     你呀,高过去啦。

杨排风  (白)     高过去啦。噢,这么说还是我的武艺好。

孟良   (白)     你的武艺好。

杨排风  (白)     那你得给我带马。

孟良   (白)     啊,怎么?俺乃三关有名的上将,叫我给你带马?

杨排风  (白)     啊,给我带马!

孟良   (白)     不能带。

杨排风  (白)     你带是不带?

孟良   (白)     不能带。

杨排风  (白)     呸,着打!

孟良   (白)     好,我就给你带马!

(杨排风、孟良同上马。)

孟良   (西皮摇板)  坐在马上把话论,

             怕你此去功难成。

杨排风  (西皮流水板) 二爷不必挂在心,

             我有一言说分明:

             任那韩昌如虎性,

             排风自有擒虎能。

             紧紧加鞭往前进,

(杨排风、孟良同趟马。)

孟良   (白)     排风,与你二爷并马而行。

(杨排风、孟良同下。)

【第四场】

(四宋兵引杨延昭同上。)

杨延昭  (引子)    镇守三关,秉忠心,扫荡狼烟。

     (念)     祖居磁州有家园,杨家世代保江山。宗保扫墓去插柳,韩昌掳去未回还。

     (白)     本帅杨延昭。宋室驾前为臣,镇守三关一带;只因宗保孩儿上坟插柳,不想焦赞放了一炮,惊动辽邦韩昌,将我儿一马掳去。是三关二十四员上将,俱不是那韩昌的对手。我也曾命孟良回朝搬兵,一面命焦赞打听韩昌下落,未曾回报。

             站堂军!

四宋兵  (同白)    有。

杨延昭  (白)     伺候了。

四宋兵  (同白)    啊。

孟良   (内白)    走哇!

(孟良上。)

孟良   (念)     搬得排风到,回营把令交。

     (白)     孟良告进!

             参见元帅,末将交令。

杨延昭  (白)     收令。贤弟少礼,请坐。

孟良   (白)     谢元帅。

杨延昭  (白)     啊,贤弟,回朝搬兵,太君可好?

孟良   (白)     太君好。问候元帅你好?

杨延昭  (白)     愚兄有何德能,敢劳太君一问。

孟良   (白)     当得一问。

杨延昭  (白)     贤弟回朝搬兵,兵搬多少?大将几员?

孟良   (白)     天波杨府,男女兵将俱都不曾搬来,却搬来一个烧火的丫头,名叫排风。

杨延昭  (白)     啊,排风。

孟良   (白)     正是。

杨延昭  (白)     转堂。

孟良   (白)     转堂。

(四宋兵同下。)

杨延昭  (白)     唤排风进见!

孟良   (白)     遵命。

             元帅有令,排风进见!

杨排风  (内南梆子导板)忽听帐中一声唤,

(杨排风上。)

杨排风  (南梆子)   离了那天波府来到三关;

             一路上冒风尘途程遥远,

             见了那元帅问金安。

     (白)     参见二爷!

孟良   (白)     罢了。

杨排风  (白)     谢二爷。

孟良   (白)     啊,排风,上面坐的就是我家元帅,你要向前见礼。

杨排风  (白)     是啦。

             排风与元帅叩头。

杨延昭  (白)     罢了。

杨排风  (白)     多谢元帅。

杨延昭  (白)     啊,排风,你是侍奉哪房的丫鬟?

杨排风  (白)     哟,我瞧您不老哇,说话怎么这么“喇哩喇糊”的呀!

杨延昭  (白)     怎见得?

杨排风  (白)     您忘了,那年您回到天波府与太君请安,还是我给您打了一杯茶,难道说您把我给忘了吗?

杨延昭  (白)     原来是侍奉太君的丫鬟。

杨排风  (白)     不错,我就是侍奉太君的丫鬟杨排风。

杨延昭  (白)     不在天波杨府侍奉太君,来到三关做甚?

杨排风  (白)     您要问我不在天波杨府侍奉太君,来到三关哪?您瞧哇,就是那位老爷子他哪……

杨延昭  (白)     他便怎样?

杨排风  (白)     他老人家回朝搬兵去了,站在将台之上,就是这么一路的喧嚷——

杨延昭  (白)     嚷些什么?

杨排风  (白)     您听我照样地学来:“哦呵呀呔,天波杨府男女众将听者:今有小本官上坟插柳,被韩昌一马掳去;若有能人救得小本官还朝,高官得做,骏马任骑。”

     (笑)     哈哈哈哈!

     (白)     您猜怎么着,嚷了这么半天,并无一人应声。

杨延昭  (白)     无人应声便怎么样啊?

杨排风  (白)     我就应了一声啊。二爷把话可就告诉太君啦。

杨延昭  (白)     太君便怎么样?

杨排风  (白)     太君把我叫到跟前,可就问我啦。

杨延昭  (白)     问些什么?

杨排风  (白)     我还是照样地学来:“排风,你二爷上台叫将,可是你应声?”我说:“不错,是我应声啊!”“你应声便怎么样啊?”我说:“太君,此处无有元帅将令,若有元帅将令,去到两军阵前,把那韩昌手到擒来。”太君可又说了……

杨延昭  (白)     又讲些什么?

杨排风  (白)     她说:“孟良啊,孟良,我的儿呀!”

孟良   (白)     嘿,这是怎样的讲话!

杨排风  (白)     我学太君讲话哪。

杨延昭  (笑)     哈哈……

     (白)     后来便怎么样?

杨排风  (白)     起程的时候,太君命他把我带到三关,认上一门干亲。真格的,我管您叫什么呀?

孟良   (白)     你叫元帅干爹。

杨排风  (白)     叫干爹。

             您听着:干爹,干爹,您好长的胡子。

孟良   (白)     哎放老实些。

杨排风  (白)     我不说你,你倒说起我们来啦!

孟良   (白)     你说我何来?

杨排风  (白)     太君命你把我带到三关,一路之上,你打得那马就这样机登登、格登登,把我的脚都磨红了。

杨延昭  (白)     如此说来,辛苦你了。

杨排风  (白)     好说您哪!这没什么。

杨延昭  (白)     此番来到三关与那韩昌交战,你有何本领?

杨排风  (白)     您要问我的武艺呀?如此干爹听了:

     (数板)    虽是女流胆气豪,胆气豪!出兵摆阵我知晓。

孟良   (白)     你未必!

杨排风  (数板)    你休要,道我排风夸口高,上阵不用枪,不用刀,全凭青龙棍一条。跨下,跨下一骑走战马,贼寇一见魂魄消。拳打南山豹,足踢北海蛟!休道排风年纪小,保定江山社稷牢。

孟良   (白)     下面歇息。

(杨排风下。)

焦赞   (内白)    马来!

(四宋兵、焦赞同上。)

焦赞   (念)     乌骓马来往交战,打将鞭保主江山。

(四宋兵同下。)

焦赞   (白)     报,焦赞告进!

             参见元帅,末将交令。

杨延昭  (白)     收令。啊,贤弟,打听韩昌下落怎么样了?

焦赞   (白)     那韩昌在关外养马,歇兵三日,要与元帅决一死战。

杨延昭  (白)     贤弟一路劳乏,帐外歇息。

焦赞   (白)     多谢元帅。

(焦赞出门。)

孟良   (白)     贤弟。

焦赞   (白)     二哥!

孟良   (白)     回来了?

焦赞   (白)     回来了!

孟良、

焦赞   (同笑)    啊,哈哈哈……

孟良   (白)     请坐。

焦赞   (白)     有座。二哥,回朝搬兵,一路之上,多受风霜之苦!

孟良   (白)     为国效劳,何言风霜二字。

焦赞   (白)     二哥,回朝搬兵,太君可好?

孟良   (白)     太君好,问候贤弟你好?

焦赞   (白)     弟有何德能,敢劳太君一问。

孟良   (白)     当得一问。

焦赞   (白)     二哥,回朝搬兵,兵搬多少?大将几员?

孟良   (白)     天波杨府,男女兵将俱都不曾搬来,却搬来一个烧火的丫头,名叫排风。

焦赞   (白)     啊,二哥,想这三关之上,二十四员上将,俱不是那韩昌的对手,你搬来一个烧火的丫头,慢说冲锋打仗,就是衬刀背、垫马蹄,也是不中用。

孟良   (白)     贤弟,这烧火的丫头,与一般大不相同;她的武艺自在你我弟兄之上,不在你我弟兄以下!

焦赞   (白)     二哥,上得关来,将那丫头,又夸又奖,长他人的锐气,灭你我弟兄的威风是何道理?

孟良   (白)     贤弟,听你之言,敢莫是不服?

焦赞   (白)     本来的不服。

孟良   (白)     好,好,好。少时叫你服了。

             排风快来!

(杨排风上。)

杨排风  (白)     来了,来了,二爷什么事?

孟良   (白)     那旁坐的焦二爷,上前见过。

杨排风  (白)     是啦。

             排风与二爷叩头。

焦赞   (白)     抬起头来!

杨排风  (白)     多谢二爷。

焦赞   (白)     喳喳喳——嘿,我当是怎样一个排风,原来是一个黄毛的丫头!

杨排风  (白)     哟,在天波杨府闻听太君说,三关之上,有一位焦二爷,长得跟灶王老爷子一样,今儿个一看,不像那灶王老爷子。

焦赞   (白)     你二爷好似哪路天神?

杨排风  (白)     天神?哪儿配!好像那卖炭的二老板。

焦赞   (白)     嘿!蠢丫头!上得关来,取笑你家二爷。吃咱一顿饱打!

(焦赞欲打杨排风。)

杨排风  (哭)     喂呀呀……

孟良   (白)     慢来,慢来,排风乃是太君差来的;元帅怪罪下来,哪个担待?必须赔个笑脸。

焦赞   (白)     赔个笑脸?闪开了!

             排风——

     (笑)     啊,哈哈哈!

     (白)     排风!适才你家二爷与你作耍,你且不要哭。

杨排风  (哭)     喂呀……

焦赞   (白)     你且住了哭。

杨排风  (白)     我们偏要哭。

焦赞   (白)     要哭,与咱哭哇!

杨排风  (白)     不哭就不哭哇。

     (笑)     哈哈……

焦赞   (笑)     啊,哈哈哈……

     (白)     排风,不在天波杨府,来到三关为了何事?

杨排风  (白)     二爷您问我呀!

焦赞   (白)     嗯!

杨排风  (白)     与韩昌鏖战来了。

焦赞   (白)     呸蠢丫头!想这三关之上,二十四员上将,俱不是那韩昌的对手,你上马无有拳头大,下马无有膝盖高,慢说是冲锋打仗,就是衬刀背、垫马蹄,也是不中用。

杨排风  (白)     我说二爷,有道是: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眼前无有元帅的将令,若有元帅的将令,出得营去,取那韩昌首级好比囊中取物,手到而擒来!

焦赞   (白)     这三关之上,你说是哪一员大将?

杨排风  (白)     不才是我。

焦赞   (白)     你么……嗯,量不就!

杨排风  (白)     量得就!

焦赞   (白)     量不就。

杨排风  (白)     量得就。

(孟良向杨排风。)

孟良   (白)     哦,下面歇息。

(杨排风下。)

孟良   (白)     啊,贤弟,听你之言,你是当真地不服?

焦赞   (白)     俺本来不服。

孟良   (白)     你敢与那排风比武?

焦赞   (白)     好,比武就比武。

孟良   (白)     且慢!你若胜得过那排风,将愚兄责打四十军棍,插箭游营,落得众将一场好笑。你看如何?

焦赞   (白)     好,来呀!

孟良   (白)     且慢,你若不胜呢?

焦赞   (白)     这……也罢,弟若不胜那排风,将弟责打八十军棍,插双箭游营,落得众将一场好笑。你看如何?

孟良   (白)     啊,慢来,慢来!元帅用兵之际,将你那两腿打坏,那还了得!

焦赞   (白)     依二哥之见呢?

孟良   (白)     依我之见,与你一个便宜。

焦赞   (白)     怎么,便宜?有什么便宜?

孟良   (白)     你若不胜那排风,必须与她磕头赔礼。

焦赞   (白)     二哥,军营中打赌,可无有戏言!

孟良   (白)     本来无有戏言。

焦赞   (白)     你我击掌?

杨延昭  (白)     啊,慢来,慢来!你二人打赌,愚兄作一保官如何?

焦赞   (白)     嘿!这个保官倒也牢靠。

孟良   (白)     原要你的保官。

孟良、

焦赞   (同白)    好,请哪!

(孟良、焦赞同击掌。)

焦赞   (西皮导板)  宝帐里面三击掌,

     (西皮流水板) 打赌事儿记心旁。

             辞别元帅出宝帐,

             去与排风较量一场。

(焦赞下。)

孟良   (笑)     啊,哈哈哈!

     (西皮散板)  一见焦赞出宝帐,

             再与排风说端详:

(杨排风暗上。)

孟良   (西皮散板)  你二人比武校场上,

             打败了焦二爷有某承当。

杨排风  (白)     二爷呀!

     (西皮流水板) 二爷但把宽心放,

             排风言来听端详:

             此一番比武校场上,

             见机而行有主张。

             辞别元帅出宝帐,

             趟若是有失手二爷承当。

(杨排风下。)

孟良   (白)     去你的,都有我哪!

     (笑)     啊,哈哈哈!

     (白)     元帅,你我去到校场,看他二人比武如何?

杨延昭  (白)     贤弟先请,愚兄随后。

孟良   (白)     遵命!

     (西皮散板)  焦赞把人忒小量,

             怎知排风武艺强。

             暂别元帅去到校场,

             我料那焦赞也要遭殃。

(孟良下。四宋兵暗同上。)

杨延昭  (白)     带马!

     (西皮原板)  孟良回朝搬兵将,

             排风到此战韩昌;

             焦赞不忿要较量,

             不知谁胜哪个强。

             人来带过马丝缰,

             校场之上看端详。

(四宋兵、杨延昭同下。)

【第五场】

(杨排风、焦赞同上。)

焦赞   (白)     排风,与你二爷走,走,走!

(焦赞走圆场。)

焦赞   (白)     排风,来到校场,与你二爷扎枪?

杨排风  (白)     不好。

焦赞   (白)     攀刀?

杨排风  (白)     不好。

焦赞   (白)     打拳?

杨排风  (白)     也不好!

焦赞   (白)     你我二人怎样地较量?

杨排风  (白)     你我二人比棍吧。

焦赞   (白)     此处无有。

杨排风  (白)     此处就有。

焦赞   (白)     取来!

杨排风  (白)     你等着。

焦赞   (白)     取来!

(杨排风下,取棍上。)

杨排风  (白)     二爷请看!

焦赞   (白)     这一条棍,怎样地较量?

杨排风  (白)     还有一条。

焦赞   (白)     取来!

杨排风  (白)     你等着。

焦赞   (白)     取来!

杨排风  (白)     等着。

(杨排风下,取棍上。)

杨排风  (白)     二爷请看!

焦赞   (白)     闪开了!不轻不重,刚刚称手。

杨排风  (白)     与二爷叩头!

焦赞   (白)     施礼为何?

杨排风  (白)     我们怕失了手,打着二爷,莫要见怪!

焦赞   (白)     喳喳喳!嘿,想你二爷这条汉子,身上哪些儿禁不起你打?你就与我打,打,打!

杨排风  (白)     当场不让步,

焦赞   (白)     举手不留情。

杨排风  (白)     二爷请!

(耍孩儿牌。杨排风、焦赞对打,杨排风佯败下。)

焦赞   (白)     且住!二哥上得关来,将那杨排风夸了又夸,奖了又奖,如今只战了三两回合她就败了下去,我说孟良啊孟良,你上了我老焦的当啦!

             呔,排风慢走,你二爷赶你来了!

(焦赞下。)

【第六场】

(孟良上。)

孟良   (白)     哎呀且住!看排风来到校场,只战了三两回合,她就败了下去,分明是那排风不敢下手。哦喝有了,我不免假传一令。

             排风听者:元帅有令,将那焦赞与我着实地打打打!

             谁让他瞧不起人呢!

(孟良下。)

【第七场】

(杨排风上。耍孩儿牌。焦赞上,杨排风、孟良互打。杨排风将焦赞打倒,孟良、杨延昭同追上阻拦,焦赞起立,杨排风将焦赞打倒。杨延昭向杨排风。)

杨延昭  (白)     唗,大胆!

孟良   (白)     大胆!

杨延昭  (白)     放肆!

孟良   (白)     放肆!

杨延昭  (白)     这还了得。

(孟良、杨排风会意暗笑。)

杨延昭  (白)     啊,贤弟,将他搀了起来。

孟良   (白)     好,搀了起来。

(孟良扶起焦赞。)

杨延昭  (白)     贤弟,你问他服也不服?

孟良   (白)     贤弟,元帅问你服也不服?

焦赞   (白)     哎呀元帅呀!排风来到校场,将弟打得只有招架之功并无还手之力。排风是个好的!

(焦赞对孟良。)

焦赞   (白)     排风是个好的!排风是个好的!

孟良   (白)     本来的不错。

(焦赞蹲下。)

孟良   (白)     嘿,那个茬他倒不提啦!

             啊,元帅,还有打赌之事呢。

杨延昭  (白)     是啊,贤弟问来。

孟良   (白)     好,我去问问他去。

             啊,贤弟,打赌之事怎么样了?

(焦赞不理孟良。)

焦赞   (白)     哎呀元帅,那排风若出得营去,与那韩昌交战,取那韩昌首级犹如探囊取物一般。看起来,宋室江山当兴啊!

     (笑)     哈哈哈!

孟良   (白)     贤弟,问你这打赌之事怎么样了?

焦赞   (白)     什么打赌?又打赌了!

孟良   (白)     元帅,他不认帐。

杨延昭  (白)     啊,待愚兄向前。

             啊,贤弟,你二人打赌,还是愚兄我的保官呢!

焦赞   (白)     嘿嘿,你这保官可就把我给保坏啦!

孟良   (白)     来来来!磕头赔礼。

焦赞   (白)     与哪个磕头赔礼?

孟良   (白)     与那排风磕头赔礼。

焦赞   (白)     哎,俺乃三关有名的上将,怎好与那丫头赔礼。二哥,你替了我吧!

孟良   (白)     愚兄在天波杨府的时节,我呀,早偏过你了。

焦赞   (白)     嘿,我呀,上了你的当了。

孟良   (白)     你跪不跪吧?

焦赞   (白)     不能跪。

孟良   (白)     排风,他可不跪。

(孟良示意杨排风打焦赞。)

杨排风  (白)     着打!

焦赞   (白)     慢来慢来,跪下也就是了。

             排风,我这厢跪下了!

(焦赞跪。杨排风拦住。)

杨排风  (白)     二爷,这我可担待不起呀!

焦赞   (白)     哎呀,这,喳喳喳!

杨排风  (白)     得罪二爷,与二爷赔礼。

焦赞   (白)     不消。

(杨排风学焦赞。)

杨排风  (白)     不消。

杨延昭  (笑)     哈哈哈……

     (白)     焦、孟二将听令!命你二人打扫将台,校场听点!

(杨延昭、孟良同下。杨排风拦住焦赞。)

杨排风  (白)     二爷,您是个好的!

焦赞   (白)     本来的不错。

(杨排风伸出小拇指。)

杨排风  (白)     在这儿呢!

(杨排风急跑下。)

焦赞   (白)     嘿!

(焦赞下。)

【第八场】

(四辽兵引耶律休哥同上。点绛唇牌。耶律休哥上高台。)

耶律休哥 (念)     威风浩荡旌旗飘,帐下儿郎杀气高。一心要把宋室扫,活捉三关杨延昭。

     (白)     某,耶律休哥是也。奉了太后之命,与韩昌合兵一处,夺取三关。

             儿郎的,韩驸马营中去者!

四辽兵  (同白)    啊!

(众人同下。)

【第九场】

(四辽兵、韩昌同上。)

韩昌   (西皮摇板)  辽宋交兵摆战场,

             擒来宗保小儿郎。

             将身且坐牛皮帐,

             且听探马报端详。

(报子上。)

报子   (白)     元帅到!

韩昌   (白)     有请。

(四辽兵、耶律休哥同上。)

韩昌   (白)     元帅!

耶律休哥 (白)     驸马!

韩昌、

耶律休哥 (同笑)    啊哈哈哈!

韩昌   (白)     请坐。元帅到此何事?

耶律休哥 (白)     奉了太后旨意,带领人马,夺取三关。你我将人马合在一处,何愁那宋军不灭!

韩昌   (白)     好事不宜迟,就此出战。

             儿郎的,杀!

(众人同下。)

【第十场】

(岳胜、陈琳、柴干、任堂惠分上,分起霸。点绛唇牌。)

众人   (同白)    俺——

岳胜   (白)     岳胜。

陈琳   (白)     陈琳。

柴干   (白)     柴干。

任堂惠  (白)     任堂惠。

岳胜   (白)     众位将军请了!

众人   (同白)    请了。

岳胜   (白)     元帅升帐,你我两厢伺候。

(四宋兵、马童、孟良、焦赞、杨延昭同上。点绛唇牌。杨延昭上高台。)

四宋将  (同白)    参见元帅!

杨延昭  (白)     众位将军少礼。

四宋将  (同白)    啊。

杨延昭  (念)     身坐宝帐威凛凛,杀气冲天鬼神惊。将令一出山摇动,扶保宋室锦乾坤。

     (白)     本帅杨延昭。只因我儿宗保,上坟插柳,被辽邦韩昌一马掳去。我命孟良,回朝搬兵,搬来女将名唤排风,可以胜过韩昌。

             来!

众人   (同白)    有。

杨延昭  (白)     唤排风进帐!

众人   (同白)    啊。

             排风进帐。

(四女兵、杨排风同上。)

杨排风  (白)     参见父帅!

杨延昭  (白)     罢了。排风,你此番出兵,是前队截杀,还是后队接应?

杨排风  (白)     此番出兵,我也不管什么前队截杀,后队接应;只用飞虎旗一队,杀那辽将一干二净。

焦赞   (白)     排风,你若不胜呢?

杨排风  (白)     你敢跟我打赌吗?

焦赞   (白)     好。

孟良   (白)     你又来打赌?

焦赞   (白)     我呀,歇了吧。

杨延昭  (白)     排风听令!命你后队接杀,不得有误!

杨排风  (白)     得令。

             带马!

(四女兵带马,杨排风、四女兵同下。)

杨延昭  (白)     众将官,带马阵前去者!

(小泣颜回牌。众人同下。)

【第十一场】

(众辽兵、韩昌、耶律休哥同上,四宋兵、四宋将、杨延昭同上。会阵。)

杨延昭  (白)     来的敢是韩昌?

韩昌   (白)     然。

杨延昭  (白)     韩昌!快将我儿宗保放出,如若不然,枪下做鬼!

韩昌   (白)     一派胡言,放马过来!

(宋兵将、辽兵将自两边分下。杨延昭、韩昌同起打,双收下。众人大开打同下。岳胜、韩昌同上,起打,韩昌败下,岳胜追下。四女兵、杨排风上,趟马过场,同下。杨延昭、韩昌同上,起打,杨延昭败下,韩昌追下。)

【第十二场】

(四女兵、杨排风同上,迎接宋兵将、杨延昭。杨延昭、宋兵将同下。韩昌、耶律休哥、众辽兵同追上,杨排风接杀,起打,辽兵同败下,杨排风追下。众辽兵将带杨宗保同上,移营。杨排风、四女兵同迎上,抢回杨宗保,众辽兵将同败下。宋兵将、杨延昭同上。)

杨排风  (白)     启禀父帅:韩昌大败而逃,我把小本官救回来了。

杨宗保  (哭)     哎呀父帅呀!

杨延昭  (白)     此乃排风之功。

             众将官,收兵回营哪!

众人   (同白)    啊!

(众人同下。)
(完)


浏览次数:8465 ┊ 字数:11572 ┊ 最后更新:2007年06月15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