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通天犀》(一名:《虎救郎》;一名:《血溅万花楼》)

主要角色
青面虎:净
许佩珠:旦

《通天犀》刘奎官饰青面虎
《通天犀》刘奎官饰青面虎
情节
十一郎在白水滩一时粗心,误助官兵打败了青面虎。谁料官府陷害,十一郎反而因此致祸;同时他的主人程老学也被问罪发配。程老学在起解途中,正好遇到许世英的妹妹许佩珠下山。许佩珠杀死解差,把程老学带到山寨。许世英在询问程老学的犯罪情由时,得知十一郎已被问成死罪,即将处决。许世英一闻此讯,义愤填胸,当即改扮下山,劫了法场,把十一郎救回山寨。

注释
《通天犀》出于昆曲,描写英雄青面虎许世英不记前仇搭救十一郎的故事。本剧是由中国京剧团演员景荣庆与本院(中国戏曲研究院)编辑处何异旭共同整理的。除字上略加修润外,并无其他更动。

根据《京剧丛刊》第十集整理

录入:痴菊叟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272.49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四喽兵、青面虎同上。)

青面虎  (点绛唇牌)  占据山冈,自立为王,雄心壮……

(小喽兵急上。)

小喽兵  (白)     二寨主回山。

(小喽兵下。)

青面虎  (白)     喽啰的!

四喽兵  (同白)    有。

青面虎  (白)     二寨主回山,你与我请,请,请!

四喽兵  (同白)    有请。

(许佩珠上。)

许佩珠  (白)     哥哥!

青面虎  (白)     贤妹!

             喽啰的!

四喽兵  (同白)    有。

青面虎  (白)     二寨主回山,必须要这一旁杀牛,那一旁宰羊,与你二寨主迎风掸尘。

许佩珠  (白)     哥哥不用了。

青面虎  (白)     喽啰的!

四喽兵  (同白)    有。

青面虎  (白)     二寨主说罢就罢,说罢就罢,罢,罢,罢!

四喽兵  (同白)    罢!

青面虎  (白)     贤妹下山多受辛苦。

许佩珠  (白)     岂敢。

青面虎  (白)     查访英雄好汉,怎么样了?

许佩珠  (白)     小妹下山不曾访着英雄好汉,遇见两个解差押着一个老头儿,是我将解差杀死,将老头儿带上山来,任凭哥哥发落。

青面虎  (白)     有这等事,贤妹请至后面歇息。

(许佩珠下。)

青面虎  (白)     喽啰的,方才二寨主言说有一个老头儿,可有?

四喽兵  (同白)    有!

青面虎  (白)     喽啰的,将那老头儿与我带——

四喽兵  (同白)    带。

青面虎  (白)     与我带——

四喽兵  (同白)    带。

青面虎  (白)     带,带,带上来。

(小喽兵押程老学同上。)

青面虎  (白)     喳喳喳!

             呔!这一老头儿家住哪里,姓甚名谁?与我说,咳,与我讲上来!

程老学  (白)     爷爷容禀!

     (泣颜回牌)  开言泪婆娑,



             尊一声大王听我说。

青面虎  (白)     呔!这一老头儿,你要与我——讲上来!

程老学  (白)     容禀!

     (泣颜回牌)  五柳村中度生活,

             小老儿名叫程老学。

青面虎  (白)     慢着说,慢着说!

             喽啰的!

四喽兵  (同白)    有。

青面虎  (白)     方才老头儿言道,他叫什么程,程,程——

四喽兵  (同白)    程老学。

青面虎  (白)     着,好个响亮的名儿!

四喽兵  (同白)    响亮名儿。

青面虎  (白)     将这名儿记下!

四喽兵  (同白)    记下。

青面虎  (白)     怎说,记下了?

四喽兵  (同白)    记下了。

青面虎  (白)     呔!老头儿,你要与我说呀!咳,讲上来!

程老学  (白)     爷爷容禀!

     (泣颜回牌)  家人拜寿山前过,

             不幸起风波。

青面虎  (白)     那一老头儿,你要与我说!

程老学  (白)     容禀!

     (泣颜回牌)  十一郎闯下大祸,

             连累老汉受折磨。

青面虎  (白)     慢着说,慢着说!

             喽啰的!

四喽兵  (同白)    有。

青面虎  (白)     方才老头儿言道,他有一家人叫什么十,十,十——

四喽兵  (同白)    十一郎。

青面虎  (白)     着,好个响亮的名儿!

四喽兵  (同白)    响亮名儿。

青面虎  (白)     将这名儿记下!

四喽兵  (同白)    记下。

青面虎  (白)     记下了?

四喽兵  (同白)    记下了。

青面虎  (白)     呔!这一老头儿,你将这一往情由,再讲上一遍。

程老学  (白)     小老儿名叫程老学,有个家人名唤十一郎。是他去往绿林庄探亲拜寿,行至中途,打败官兵,放走贼寇。府台言道,家人犯罪,罪归家主。

青面虎  (白)     慢着说,慢着说!那十一郎闯下大祸。如今那十一郎他在何处?

程老学  (白)     那十一郎闻得小老儿在监中受罪,是他赶到公堂自首。

青面虎  (白)     慢着说,慢着说!那十一郎去往公堂自首。如今将他问成了何罪?

程老学  (白)     待到八月中秋,就是这样一刀两断。

青面虎  (白)     哇呀呀!哇呀呀!

     (西皮快板)  闻言不由心头恼,

             一腔怒气似火烧。

             恨赃官,忒凶暴,

             眼见得好汉英雄吃一刀,

             本大王换了靴衣帽,

             下山搭救小英豪。

     (白)     这一老头儿,我有意将你留在山寨,抄写文墨,做个代笔的先生。你意如何?

程老学  (白)     若能将小老儿留在山寨,感恩匪浅。

青面虎  (白)     咦!他倒依从下来!

四喽兵  (同白)    依从下了!

青面虎  (白)     大大有造化!

四喽兵  (同白)    有造化!

青面虎  (白)     下面更衣去吧!

程老学  (白)     谢大王。

(程老学下。许佩珠上。)

许佩珠  (白)     哥哥,将那老头儿怎样发落?

青面虎  (白)     我将他留在山寨,抄写文墨,做个代笔的先生。

许佩珠  (白)     可曾问过他人名姓?

青面虎  (白)     方才问过,他叫什么程——程,程,程?

四喽兵  (同白)    程老学。

青面虎  (白)     着。他还有一个家人,叫什么十——十,十,十?

四喽兵  (同白)    十一郎。

青面虎  (白)     着哇!但不知这十一郎是怎样一个人?

许佩珠  (白)     哥哥难道你就忘怀了?

青面虎  (白)     忘怀什么?

许佩珠  (白)     前者大战白水滩,兄长身后被他打了一棍,就是此人。

青面虎  (白)     呜呼呀!前者大战白水滩,为兄身后是这样咔嚓,就是一棍。就是此人么?

许佩珠  (白)     正是。

青面虎  (白)     嘿,好汉子!好汉子!贤妹,既有这样英雄好汉,为兄就该搭救于他。

许佩珠  (白)     哥哥不记前仇,真乃英雄也!不知怎样前去?

青面虎  (白)     我自要改扮前去。贤妹请!

(青面虎下。)

许佩珠  (白)     且住,哥哥下山,恐有不测;不免带领喽兵暗中保护。

             众喽兵,听我一令!

     (西皮导板)  许佩珠在大堂忙传一令,

     (西皮流水板) 叫一声众喽兵细听分明:

             大王爷下山去救人性命,

             命尔等做接应紧紧随行。

             此一去必须要小心谨慎,

青面虎  (内白)    嗯哼!

许佩珠  (西皮流水板) 耳边厢又听见脚步声音。

(青面虎上。)

青面虎  (西皮流水板) 顷刻之间把衣换,

             好似天神降下凡。

             甩开大步到前山,

             大叫贤妹仔细观。

许佩珠  (白)     兄长改扮虽好,只是不可大意。

青面虎  (白)     贤妹!

     (西皮散板)  贤妹休把兄小量,

             愚兄下山料无妨。

     (白)     请!

(青面虎下。)

许佩珠  (白)     众喽兵!

四喽兵  (同白)    有。

许佩珠  (白)     带马下山。

四喽兵  (同白)    啊。

(牌子。许佩珠、四喽兵同下。)

【第二场】

(青面虎上,走边。)

青面虎  (念)     英雄生来志量高,腰中常挂镔铁刀。大喝一声惊神鬼,今日下山救英豪。

     (白)     许世英。只为搭救十一郎,下得山来。俺不免总镇衙门走走!

(青面虎走圆场。)

青面虎  (白)     来此已是总镇衙门。里面为何这样静悄悄的?咳!看天时尚早,俺不免寻一酒馆,沽饮几杯。

(青面虎走圆场。)

青面虎  (白)     来此已是。

             酒保!

酒保   (内白)    来了,来了。

(酒保跑上,被青面虎迎面撞倒。)

酒保   (白)     好个楞二大爷。

             您是干嘛的?

青面虎  (白)     我是喝酒的。

酒保   (白)     我们这儿不卖酒啦。

青面虎  (白)     为什么不卖?

酒保   (白)     我们这儿今天要杀人啦。

青面虎  (白)     杀的是谁?

酒保   (白)     这小子真楞。待我蒙蒙他。

             要杀的是五六郎。

青面虎  (白)     酒保,这五六,八成儿是十一郎吧?

酒保   (白)     哎哟我的爹,您真蒙着啦。

青面虎  (白)     酒保,他杀他的人,咱喝咱的酒;我也不生事,我也不闯祸,咱是一个老实人。

酒保   (白)     您幸亏老实,要是不老实,我这屁股就墩两半儿啦。您吃您的酒,他杀他的人对不对?

青面虎  (白)     正是。

酒保   (白)     我还是不卖。

青面虎  (白)     当真不卖?

酒保   (白)     不卖。

青面虎  (白)     果然不卖?

酒保   (白)     不卖。

青面虎  (白)     你不卖吗?

(青面虎举手欲打。)

酒保   (白)     您别动横的,咱们有商量。

青面虎  (白)     哪里洁净?

酒保   (白)     楼上洁净。

青面虎  (白)     带路。

酒保   (白)     跟我来。

(青面虎、酒保同上楼。)

青面虎  (白)     抱酒来!

酒保   (白)     您坐下。

青面虎  (白)     你抱酒去吧。

酒保   (白)     酒到。

青面虎  (白)     酒保,杯小不可量。

酒保   (白)     有大杯、大坛。

青面虎  (白)     你与我取来。

(青面虎扔酒具。)

酒保   (白)     您别扔。酒到。

青面虎  (白)     打去泥头。

酒保   (白)     乒、乓、噗呲。

(酒保吹泥土。)

青面虎  (白)     哟!

(青面虎揉眼。)

酒保   (白)     光棍眼里不揉沙子。

青面虎  (白)     王八日的。斟上!

酒保   (白)     不招您生气,我给您斟上。

(酒保倒酒。)

酒保   (白)     顿,顿,顿。

青面虎  (白)     满了。

酒保   (白)     您喝吧!

(青面虎饮酒。)

青面虎  (白)     嘟,嘟……

             真乃是好酒。

酒保   (白)     七八十年的老陈绍。

青面虎  (白)     斟上。

酒保   (白)     又来了!顿,顿……

青面虎  (白)     满了,都洒了。

酒保   (白)     我看您怎么喝?

(青面虎用胡须沾酒。)

酒保   (白)     呵,一点儿不糟践。

(青面虎饮酒。)

青面虎  (白)     嘟,嘟……

             真乃是好酒。

酒保   (白)     本来不错。

青面虎  (白)     斟上。

酒保   (白)     顿,顿……

青面虎  (白)     拿过来。

(青面虎夺坛,饮酒。)

青面虎  (白)     嘿!真乃是好酒,吃了受用。

(酒保在下方用嘴接酒。)

酒保   (白)     您受用啦,我也差不多啦。

青面虎  (白)     酒保,我问你,杀人在哪厢?

酒保   (白)     您问砂仁儿呀?上药铺里买。

青面虎  (白)     咳。

(青面虎抬手误撞酒保的下巴。)

酒保   (白)     没问成砂仁儿,我这儿丢了个豆蔻。

青面虎  (白)     我问你,是杀人的法场。

酒保   (白)     您问杀人的法场呀,就在我这楼前面。

青面虎  (白)     酒保,你把这个楼窗支开,我看个花红热闹,使得使不得?

酒保   (白)     杀人有什么瞧头儿?您又没瞧见过,待会儿一害怕,您再嚷,那就坏了!

青面虎  (白)     谁嚷来着?

酒保   (白)     不是,我怕您嚷!

青面虎  (白)     谁嚷来着?

酒保   (白)     我怕您嚷!

(青面虎大声。)

青面虎  (白)     我没嚷啊!

酒保   (白)     您还没嚷哪,楼都快塌啦!

青面虎  (白)     你支开吧!

酒保   (白)     你等着,我给您支开。

             支楼窗啦!

             哎哟,摔着了我啦。

(青面虎示意酒保出去。)

青面虎  (白)     嘘——

酒保   (白)     叫我转一弯儿?

青面虎  (白)     嘘——

酒保   (白)     我再转一弯儿。

(青面虎向酒保招手。)

酒保   (白)     怎么,要跟我说话?您说呀!

青面虎  (白)     你滚了下去吧。

(青面虎踢酒保下。吹打。四兵士、监斩官同上。)

监斩官  (白)     来,将十一郎绑上来。

(二刽子手绑十一郎同上。)

监斩官  (白)     将他绑好。

十一郎  (白)     天哪,天!

(四小喽兵、许佩珠暗同上。)

十一郎  (白)     想俺十一郎,

(青面虎自语。)

青面虎  (白)     好汉子!

十一郎  (白)     死得好不瞑目也!

(青面虎自语。)

青面虎  (白)     不要紧,都有我哪!

监斩官  (白)     时辰已到,开刀。

(青面虎跳下楼,开打,众人同败下,青面虎、四喽兵救十一郎同下。四兵士、柏达同上,过场,同下。四小喽兵、许佩珠、青面虎、十一郎同上。)

十一郎  (白)     多谢恩公搭救!

青面虎  (白)     岂敢。

十一郎  (白)     看恩公好生面熟,好象在……

青面虎  (白)     你在白水滩打了我一杠子,你都忘了吗?

十一郎  (白)     这个……

青面虎  (白)     什么这个那个的,官兵来了,咱们杀吧!

十一郎  (白)     杀!

(四兵士、柏达同上,开打。青面虎杀柏达死。)

青面虎  (白)     好汉子,跟我上山吧!

(众人同下。)
(完)


浏览次数:8303 ┊ 字数:4767 ┊ 最后更新:2013年09月03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