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辕门射戟》

主要角色
吕布:小生
刘备:老生
纪灵:净
张飞:净

《辕门射戟》马玉琪饰吕布
《辕门射戟》马玉琪饰吕布
情节
袁术在淮南欲进取吕布所占据的徐州,但因刘备屯驻小沛,恐刘备和吕布联合起来对抗,于是派大将纪灵先去攻打小沛,并预先带了厚礼送给吕布。这时,刘备也写信求助于吕布。处在举足轻重地位的吕布,却已看破了袁术的野心,于是一面收了礼物,一面却在徐州设下酒筵,分别下书请纪灵和刘备赴宴。席间,吕布说明要为他两家解和,并且施展本领箭射画戟,威胁纪灵不得不收兵复命。于是袁、刘的战争,遂暂时中止。

注释
《辕门射戟》的故事,取自《三国演义》。这个戏主要是中国京剧团演员叶盛兰整理的。因原剧本比较完整,整理时只对个别词句,作了若干修正。

根据《京剧丛刊》第九集整理

录入:rossiwu3505


相关剧本
《辕门射戟》(根据《戏考》第四册整理)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268.21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四兵士、中军、吕布同上。)

吕布   (引子)    辕门站立三千将,统领貔貅百万郎。

     (念)     自幼生来盖世奇,手使方天画杆戟。虎牢关前曾交战,战败桃园三结义。

     (白)     某,姓吕名布字奉先。昔日在丁原帐下为将,因他不仁,被俺斩首。后投董卓,可恨老贼,霸占俺爱妻貂蝉,被俺戟刺当胸而死。且喜得了徐州。今日身坐虎帐,不知有何军情?

             来,伺候了。

四兵士  (同白)    啊。

(下书人甲上。)

下书人甲 (念)     奉了将军令,送礼到辕门。

     (白)     来此已是。

             门上有人么?

中军   (白)     做什么的?

下书人甲 (白)     烦劳通禀:下书人求见。

中军   (白)     候着。

             启禀温侯:下书人求见。

吕布   (白)     传。

中军   (白)     是。

             下书人进帐。

下书人甲 (白)     遵命。

             参见温侯。

吕布   (白)     罢了。你奉何人所差?

下书人甲 (白)     奉纪将军所差,现有礼单在此。

吕布   (白)     呈上来。

(吕布看信。)

吕布   (白)     下面去用酒饭。

下书人甲 (白)     是。

(下书人甲下。下书人乙上。)

下书人乙 (念)     奉了使君命,前来下书文。

     (白)     来此已是辕门。

             门上哪位在?

中军   (白)     什么人?

下书人乙 (白)     烦劳通禀:下书人求见。

中军   (白)     候着。

             启温侯:下书人求见。

吕布   (白)     传。

中军   (白)     下书人,温侯传,小心了。

下书人乙 (白)     是是。

             与温侯叩头。

吕布   (白)     罢了。你奉何人所差?

下书人乙 (白)     奉了刘使君之命,前来下书。

吕布   (白)     呈上来。下面伺候。

下书人乙 (白)     是。

(下书人乙下。)

吕布   (白)     刘使君有书信到来,待我拆开一观。

(牌子。吕布看信。)

吕布   (白)     唔呼呀!原来那刘备请我拔刀相助,只是纪灵又送来这份厚礼。这便怎么处?哦,有了。待我修书二封,请他两家到此,与他两下解和。

             来,溶墨伺候。

     (西皮二六板) 看过了花笺纸二张,

             手提着羊毫写几行。

             一封拜上纪灵将,

             一封拜上刘关张。

             亦非是待客葡萄酿,

             军中大事共商量。

             二封书信忙修上,

(下书人甲、下书人乙自两边分上。)

吕布   (西皮摇板)  明日午时候驾光。

(下书人甲接书下。)

吕布   (西皮快板)  回去你对使君讲,

             叫他只管放心肠。

             明日清晨早光降,

             请过营来共商量。

(下书人乙接书下。)

吕布   (西皮小导板) 忆昔当年战疆场,

     (西皮快板)  众诸侯见某心胆慌。

             丁原不仁被俺斩,

             戟刺当胸董卓亡。

             虎牢关,打一仗,

             杀败桃园翼德张。

             一人能敌千员将,

(四兵士、中军同下。)

吕布   (西皮散板)  谁不闻名心胆慌。

(吕布下。)

【第二场】

(四兵士、纪灵同上。)

纪灵   (西皮摇板)  奉命夺沛摆战场,

     (西皮快板)  好似蛟龙下长江。

             三军与爷往前闯,

     (西皮摇板)  休要放走刘关张。

(四兵士、纪灵同下。)

【第三场】

(刘备、张飞同上。)

刘备   (念)     离了小沛地,

张飞   (念)     来此吕布营。

刘备   (白)     待我上前。

张飞   (白)     大哥那里去?

刘备   (白)     上前投帖。

张飞   (白)     投帖乃是小事,待小弟向前。

刘备   (白)     你不会讲话。

张飞   (白)     我连话都不会讲啦!

             呔!有人么?滚出一个来。

(中军上。)

中军   (白)     什么人?

张飞   (白)     吕布娃娃,可曾升帐?

中军   (白)     他升帐不升帐,与你什么相干?

张飞   (白)     俺弟兄到此,叫他出来迎接。

中军   (白)     这是什么话?

张飞   (白)     你不通报。呸!着打。

刘备   (白)     啊,你不会讲话。

张飞   (白)     他不与我通报。

刘备   (白)     你站远些。

             烦劳通禀,刘备求见。

中军   (白)     候着。

张飞   (白)     快去,快去。

刘备   (白)     不要莽撞。

中军   (白)     有请温侯。

(八兵士、吕布同上。)

吕布   (念)     辕门鼓角声高,两旁站立英豪。

     (白)     何事?

中军   (白)     刘使君求见。

吕布   (白)     有请。

中军   (白)     有请。

刘备   (白)     啊温侯!

吕布   (白)     啊使君!

刘备、

吕布   (同笑)    哈哈哈!

吕布   (白)     使君请!

刘备   (白)     请!

(吕布、张飞对视,张飞不服。)

刘备   (白)     温侯相邀,有何见教?

吕布   (白)     想纪灵此番夺取小沛,兵多将广,非使君所敌,今日特来与你二家解和。

张飞   (白)     啊?

(刘备示意制止张飞。)

张飞   (白)     嘿!

刘备   (白)     啊温侯,但不知是怎样的解和?

吕布   (白)     等纪灵到此,自有定夺。

刘备   (白)     啊!

军士   (内白)    纪将军到!

中军   (白)     纪将军到!

吕布   (白)     有请!

刘备   (白)     告辞。

吕布   (白)     不妨,有俺担代。

(吕布出迎,四兵士、纪灵同上。)

纪灵   (白)     啊温侯!

吕布   (白)     啊将军!

纪灵、

吕布   (同笑)    啊哈哈……

吕布   (白)     请!

纪灵   (白)     请哪!

(吕布、纪灵同进营,纪灵望见刘备、张飞。)

纪灵   (白)     告辞。

吕布   (白)     且慢,为何去心太急?

纪灵   (白)     这……营中有事。

吕布   (白)     啊!军中有事,你就不该来。

纪灵   (白)     温侯敢是欺俺?

吕布   (白)     非也。不过与你二家解和,不必多疑。请坐。

纪灵   (白)     有座。但不知怎样的解法?

吕布   (白)     宴罢之后,再为定夺。

             刘使君见过纪将军。

刘备   (白)     啊,纪将军。

纪灵   (白)     哪个与你见礼!

吕布   (白)     宴罢之后,自有道理。

             来,将筵摆下。

     (西皮导板)  帐下今日设琼浆,

     (白)     请!

     (西皮原板)  只为解和免争强。

纪灵   (白)     嘿!

吕布   (西皮原板)  怒气不息纪灵将,

刘备   (白)     咳!

吕布   (西皮原板)  那一旁闷坏了桃园的刘与张。

             停杯不饮暗思量,

     (白)     将军!

     (西皮摇板)  还望将军免动刀枪。

纪灵   (西皮摇板)  坐在席前把话讲,

             尊声温侯听端详:

             不看温侯金面上,

             顷刻之间摆战场。

张飞   (西皮散板)  纪灵说话太猖狂,

             把俺弟兄当平常。

             人马扯在校场上,

             你敢与爷动刀枪。

(纪灵、张飞相对怒视。)

纪灵   (白)     哼!

张飞   (白)     哼!

刘备   (白)     三弟不要莽撞!

纪灵   (白)     哼!

张飞   (白)     哼!

(吕布离席,将纪灵、张飞拦住。)

吕布   (白)     将军!

     (西皮摇板)  将军休要逞刚强,

     (西皮二六板) 刚强怎比楚霸王?

             霸王强来乌江丧,

             那韩信强来他丧未央。

             这都是前朝的刚强将,

             哪一个刚强又有下场?

             征战哪有息战好,

             退后一步又何妨?

张飞   (白)     哼!

吕布   (笑)     哈哈哈……

     (西皮摇板)  人来看过葡萄酿,

             我与你两家解和饮琼浆。

     (白)     纪将军前来饮酒。

纪灵   (白)     俺的酒已够了。

吕布   (白)     哦,酒够了!

纪灵   (白)     够了。

吕布   (笑)     哈哈哈……

     (白)     使君前来饮酒。

刘备   (白)     备的量小,吃不得了。

吕布   (白)     啊,吃不得了?

刘备   (白)     吃不得了。

吕布、

刘备   (同笑)    哈哈哈……

吕布   (西皮快板)  哪里是腹中无酒量,

             分明有事在心旁。

             一个好似出山虎,

             一个好似奎木狼。

             二人相争阵头上,

             狼必受伤虎必遭殃。

             方天戟搭至在辕门上,

(二旗牌抬戟同上。)

吕布   (白)     抬到辕门。

(二旗牌抬戟同下。)

吕布   (西皮快板)  再与二公做商量:

             某家有个凭天讲,

             将军、使君听端详。

             你我同到辕门上,

             方天画戟插在中央。

             我若是射在画戟上,

             两家收兵罢刀枪;

             我若是射不中画戟上,

             但凭两家摆战场。

             三人携手同路往,

(八兵士、张飞、中军同下。)

吕布   (西皮散板)  论什么刚来争的什么强?

(吕布、刘备、纪灵同下。吹打。二旗牌抬戟同上,放在中场,同下。)

吕布   (内西皮导板) 威风凛凛出虎帐,

(八兵士、张飞、吕布、刘备、纪灵同上。)

吕布   (西皮快板)  大队人马列两旁。

             这一旁站定纪灵将,

             那一旁又站刘与张。

             一个个出神把我望,

             看我射戟似穿杨。

     (白)     弓来。

     (西皮摇板)  开弓便把雕翎放,

(吕布射中戟。)

吕布   (笑)     啊哈哈……

     (西皮摇板)  这一箭射去了一场祸殃。

纪灵   (白)     呀!

     (西皮摇板)  他一箭射在画戟上,

             倒叫纪灵无主张。

吕布   (白)     纪将军,还有何话讲?

纪灵   (白)     只是难以回复我主!

吕布   (白)     无妨,待俺修下书信,回复你主便了。

纪灵   (白)     但凭温侯。

吕布   (西皮摇板)  箭射画戟世间稀,

             谁人与我比高低?

             虎帐内提起羊毫笔,

     (白)     转过虎帐!

     (西皮快板)  字字行行写端的:

             上写纪灵夺小沛,

             我与两家来解围。

             从今后各守疆土地,

             免得二家争是非。

             一封书信忙修起,

             烦劳将军转带回。

纪灵   (西皮摇板)  纪灵接书面带愧,

             背转身来把胸捶。

             向前施过分别礼,

(四兵士带马同下。)

纪灵   (西皮摇板)  奉命来夺小沛空走一回。

(纪灵下。)

吕布   (西皮摇板)  纪灵接书脸带愧,

刘备   (笑)     啊哈哈……

吕布   (西皮摇板)  刘备一旁笑微微。

             转身便对使君启,

             吕布言来听端的:

             今日之事只为你,

             莫忘了辕门射画戟。

刘备   (白)     温侯!

     (西皮摇板)  温侯多仁又多义,

             谁能辕门射画戟。

             辞别温侯跨坐骑,

(刘备下。)

张飞   (白)     呔!

     (西皮摇板)  任杀任砍谁怕谁?

(张飞下。吕布冷笑。)

吕布   (笑)     哼哼哼!

     (西皮摇板)  张飞说话不知礼,

     (西皮快板)  气得吕布怒不息。

             不是俺今日射画戟,

             他弟兄难逃目下危。

             吩咐儿郎忙掩队,

(八兵士同下。)

吕布   (西皮摇板)  从今后不管闲是非。

(吕布下。)
(完)


浏览次数:16578 ┊ 字数:4180 ┊ 最后更新:2013年09月03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