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赠绨袍》

主要角色
范睢:老生
须贾:净

《赠绨袍》高庆奎饰范睢、郝寿臣饰须贾
《赠绨袍》高庆奎饰范睢、郝寿臣饰须贾
情节
战国时魏国范睢随大夫须贾出使齐国,受到齐相礼遇,须贾嫉贤忌能,向魏相魏齐进谗,范睢被魏齐命人狠打昏厥。魏齐以为范睢已死,弃之郊外,范睢醒后被秦使王稽载回秦国,改名张禄,秦王任其为相。须贾使秦,范睢扮作穷人,去见须贾,适逢大雪,须贾见其寒冷,赠以绨袍,范睢乃恕须贾之罪。

根据《京剧汇编》第一百零九集整理

录入:胖胖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405.04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四文堂引驺衍同上。)

驺衍   (引子)    偃武修文,保齐王,位列商卿。

     (白)     下官驺衍。齐王驾前为臣,官居上大夫之职。只因当年湣王无道,乐毅伐齐,可恨魏邦不念素日盟好,竟自出兵,暗助乐毅。如今,我国自田法章接任以来,政事大治,各国皆来修聘,唯有魏国尚未通使。我主已派人催聘,未见回音,我不免去到朝房,探听消息。

             左右!

四文堂  (同白)    有!

驺衍   (白)     打道朝房!

四文堂  (同白)    啊!

(牌子。众人同下。)

【第二场】

(四文堂、须贾同上。)

须贾   (引子)    满怀智谋,展雄才,位列朝台。

     (念)     自从列侯三晋分,脱颖而出立功勋。魏国勤政兵强盛,蒙君器重列群臣。

(院子暗上。)

须贾   (白)     下官,须贾。魏王驾前为臣,官居中大夫之职。只因魏王染病,不能临朝。特命相国魏齐,代理朝政。前者,齐邦用孙膑之谋,在马陵道射死我国大将庞涓,为此求和罢兵,留我国公子申在齐为质。昨日,相国魏齐,欲命下官出使齐邦,一来求放公子申回国,二来还他三年贡物。想我平日口拙辞钝,不善词令,恐应对有误,误了大事。是我有一舍人,名唤范睢,此人满腹经纶,有谈天说地之才,若与同行,万无一失。

             来!

院子   (白)     有!

须贾   (白)     有请范先生!

院子   (白)     是。

(院子向内。)

院子   (白)     有请范先生!

范睢   (内白)    嗯哼!

(范睢上。)

范睢   (唱)     满腹经纶空怀抱,

             何日登云上青霄!

     (白)     须大夫!

须贾   (白)     范先生请坐。

范睢   (白)     有座。唤范睢出来,有何见教?

须贾   (白)     下官奉命出使齐邦,前去修聘,下官口拙辞钝,诚恐应对有失。有心保荐先生,同使齐邦。故而请范先生前来,同到相府,计议此事,切无推却!

范睢   (白)     既承大夫保荐,焉敢推辞,你我就此同至相府,拜谒丞相,也好启行。

须贾   (白)     言得极是。来!

文堂甲  (白)     有!

须贾   (白)     吩咐备马。

文堂甲  (白)     啊!

(四文堂同下。)

须贾   (唱)     且喜范叔来应允,

范睢   (唱)     赴齐修聘事非轻。

须贾   (唱)     还仗高才口悬河,

范睢   (唱)     今日方得展经纶。

(须贾、范睢同下。)

【第三场】

(四文堂、魏齐同上。)

魏齐   (唱)     昔与齐邦来争斗,

             两国交兵用计谋。

             寡众不敌我败走,

             魏君至今面带羞。

             伤我栋梁庞涓将,

             从此后帷幄之中少运筹。

     (白)     本阁,魏齐。辅佐魏王,身为首相。只因魏王染病,命我代理国政。前与齐国交战,伤我大将庞涓,从此一蹶不振。有意派须贾出使齐国修聘,两国永结和好。已然奏明魏王,命他即日启程,为何还不见启行?

             左右!

四文堂  (同白)    有!

魏齐   (白)     伺候了!

四文堂  (同白)    啊!

(须贾上。)

须贾   (念)     奉命使齐修聘礼,荐得名士伴我行。

须贾   (白)     参见丞相!

魏齐   (白)     须大夫少礼,请坐。

须贾   (白)     告坐。

魏齐   (白)     已命大夫前往齐国修聘,为何还不启行?

须贾   (白)     行李已发,启行在即,只因须贾素日口拙辞钝!恐误大事,欲携一辩士同行。门下有一舍人,名唤范睢,颇有才干,口若悬河,意欲携之同行,特请丞相应允。

魏齐   (白)     此人现在何处?

须贾   (白)     现在门外。

魏齐   (白)     既然如此,就请前来相见。

须贾   (白)     遵命。

(须贾向内。)

须贾   (白)     丞相有命,范睢进见!

(范睢上。)

范睢   (唱)     荐贤保国辅政道,

             同使齐邦褂紫袍。

须贾   (白)     啊范先生,见过丞相!

范睢   (白)     是。大梁下士范睢,参见丞相!

魏齐   (白)     先生少礼,请坐!

范睢   (白)     谢坐。

魏齐   (白)     适才须大夫保举先生大才,此番使齐,倘若求得公子回国,奏明魏王,定加重用。

范睢   (白)     范睢同须大夫出使齐邦,定不辱君王之命。

魏齐   (白)     全仗范先生。你二人今日启行便了!

须贾、

范睢   (同白)    遵命。拜别了!

须贾   (唱)     奉君命同范叔入齐为使,

范睢   (唱)     求公子去修聘自有机宜。

须贾   (唱)     满腹中周公礼安邦大志,

(须贾下。)

范睢   (唱)     学子产展辩智大显才思。

(范睢下。)

魏齐   (白)     正是:

     (念)     出使去修聘,两国结和平。

(众人同下。)

【第四场】

(四文堂、驺衍同上。)

驺衍   (念)     七国争强多兵力,偃武修文保临淄。

(中军上。)

中军   (白)     启爷:魏国使臣到。

驺衍   (白)     魏国使臣到此,吩咐动乐相迎。有请!

中军   (白)     是!

             吩咐动乐相迎。有请!

(须贾、范睢同上。)
须贾、

范睢   (同白)    驺大夫!

驺衍   (白)     二位大夫请坐!

须贾、

范睢   (同白)    告坐!

驺衍   (白)     二位大夫,今有一事不明,意欲请教二公。

须贾   (白)     下官乃是正使,大夫有何金言,请讲当面。

驺衍   (白)     先主在世,与贵国向来和好,后燕国乐毅,与我国交战,贵国不念素日和好,竟结连乐毅,同攻我国;如今,见我国强盛,又虚言来此修聘,请问大夫,这信义何在?

须贾   (白)     这个……

范睢   (白)     啊大夫,范睢有几句下言奉告。

驺衍   (白)     先生有何言语,请讲当面。

范睢   (白)     大夫!

     (唱)     与明君定邦交信义为上,

             动干戈背盟约失信我邦,

             奈大王丈大国为君骄妄,

             约五国共出兵非只我邦。

             今大王称英武多收人望,

             奉君命修和好来到上邦。

             是亲邻为睦邦应多礼让,

             却不该因小节失了欢畅。

驺衍   (白)     范大夫之言令人钦佩,即同入朝,而见我主。

须贾   (白)     遵命!

驺衍   (白)     且慢!只须范大夫一人前去,请须大夫暂在馆驿等候。

范睢   (白)     如此,请须大夫在馆驿等候,待我见了齐王,再作道理。

驺衍   (白)     范大夫请!

     (唱)     约同贤士入朝往,

     (白)     范大夫,随我来!

范睢   (唱)     自有言语说齐王。

(驺衍引范睢同下。)

须贾   (白)     呀呀呸!这老儿只要范睢一人去见齐王,难道我须贾竟不如这门下的舍人不成!实实令人难堪!哼!想那范睢,乃是我门下舍人,为我所荐,才得身为副使,他竟也如此得志高气扬,目中无我,真正得岂有此理!等待归国之后,寻他一个差错,方叫他知道我须贾得厉害!正是:

     (念)     为人莫心善,无毒不丈夫!

(须贾下。)

【第五场】

(四青袍、王稽同上。)

王稽   (白)     俺,秦国使臣王稽。奉了秦王之命,前往魏国修聘。

             人役们!

四青袍  (同白)    有!

王稽   (白)     趱行者!

四青袍  (同白)    啊!

(牌子。众人同下。)

【第六场】

(须贾、范睢同上。)

须贾   (念)     心中怀怨恨,

范睢   (念)     修聘转回程。

文堂   (内白)    驺大夫到!

须贾、

范睢   (同白)    快快有请!

(四文堂、二旗牌捧黄金、锦囊引驺衍同上。)

驺衍   (白)     范大夫!

须贾、

范睢   (同白)    驺大夫!

(驺衍不理须贾,坐。)

驺衍   (白)     我主钦佩范大夫大才,意欲留范大夫在此居官,封为客卿之职,并赐赠薄礼一份。来来来,请范大夫收纳!

范睢   (白)     慢来!范睢随定须贾大夫,出使贵邦,如今修聘已毕,当与须大夫同归,焉能在此居官,望乞见谅!叩谢大王美意,望驺大夫善为我辞。

驺衍   (白)     大夫真高士也!既不愿在此为官,就请将薄礼收下,下官也好回复我主。

范睢   (白)     如此,下官就此收下锦缎、美酒,这黄金么,就不敢收受了!

驺衍   (白)     大王明日在长亭设宴,要亲自与大夫饯行。

范睢   (白)     实实不敢!

驺衍   (白)     告辞!

范睢   (白)     送大夫!

(四文堂、二旗牌、驺衍同下。)

须贾   (白)     啊!想你我俱为修聘使臣,礼物理该各有一份,为何单单送你一人,莫非你与齐王还有什么私交不成么?

范睢   (白)     须大夫说哪里话来,那齐王意欲留我在此居官,我已婉言谢绝,这礼物么,不过是齐王敬贤之意,收下锦缎美酒,也不过是为了两国修好之意,说什么私交不私交,须大夫,你莫要多心了呀!

须贾   (白)     既无私情,也就罢了。如此,你我准备明日启程回去便了。

范睢   (白)     是。正是:

     (念)     酒逢知己千杯少,话不投机半句多。

     (白)     唉!

(范睢不悦,下。)

须贾   (白)     啊呀且住!不想到了齐邦,那驺衍竟对他奉迎备至,齐王也十分器重,还留他在齐国居官,若无我的推荐,岂能如此!且住!此番修聘有功,大王必然见喜与他,倘若晋以高官,我将何以自容……嗯,少时见了丞相,我自有主意。范睢啊范睢!我教你小看我也!嘿嘿嘿嘿!

(须贾下。)

【第七场】

(四文堂、中军、魏齐同上。)

魏齐   (唱)     紫阁朱扉相府开,

             安危全仗出群才。

             将身且坐前厅外,

             且等须贾进府来。

(须贾上。)

须贾   (唱)     齐王赠赏有偏爱,

             独重范睢为何来?

             羞得须贾牙咬坏,

             此中情由可疑猜!

须贾   (白)     参见丞相!

魏齐   (白)     须大夫回来了!请坐!

须贾   (白)     谢坐。

魏齐   (白)     修聘一事如何?为何不见范睢回来,他往那里去了?

须贾   (白)     赴齐修聘,均已完毕,齐王结盟好。只是一事不明,特报丞相知道。

魏齐   (白)     有何要是,快快讲来。

须贾   (白)     是。想范睢乃是须贾所荐,不想到了齐邦,竟置我正使于不顾,独自进见齐君,并欲留他在齐邦居官。临行之时,还单单赐他黄金、彩缎,并无某家一件。丞相请想,范睢若无机密之事相告,齐王焉能如此厚赠?丞相可将范睢提来审问,便知分晓。

魏齐   (白)     有这等事?可恼哇,可恼!

     (唱)     听罢言来怒气生,

             大胆范睢敢胡云。

             泄我国事实堪恨!

     (白)     来!校尉走上来!

中军   (白)     有!

             校尉走上!

(四校尉、二旗牌自两边分上。)

魏齐   (白)     传范睢!

四校尉  (同白)    啊!

(四校尉同下。)

魏齐   (唱)     传来范睢问分明。

范睢   (内唱)    霹雷一声从天降,

(四校尉押范睢同上。)

范睢   (唱)     绑我范睢为那桩?

             怒气不息见丞相,

             凌辱我斯文你理不当!

魏齐   (白)     范睢,你见了本阁为何不跪?

范睢   (白)     我未犯王法,因何跪你!

魏齐   (白)     你怎样私通齐国,泄漏国情,还不快快讲来!

范睢   (白)     啊!我奉命使齐,结好修聘,接回公子,大功告成,你有功不赏,倒也罢了,反而听信谗言,不辨是非,请问丞相,我身犯何罪?

须贾   (白)     啊范睢,今日丞相在此,你还不快快将你在齐国所作所为之事,从实讲来。

范睢   (白)     住了!你我二人同往齐国修聘,同去同归,未辱君命,我有何可讲?

须贾   (白)     我来问你;那齐王为何单单留你在齐居官,又为何赠你一人厚礼?倘若你不与齐王什么好处,他能与你如此的厚待吗?

范睢   (白)     呀呀呸!是你被那驺衍问得闭口无言,是我用言语驳斥与他,一来恐失了我主得威严,二来为解你口拙之窘;那齐王留我在齐邦居官,乃敬贤之意,我已谢绝与他;所增厚礼,因碍于脸面,仅受锦缎数端而已,你岂能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回得朝来,你颠倒是非,分明是嫉妒贤能,陷害于我,你不怕日后骂名千载!

须贾   (白)     范睢呀!

     (唱)     你借出使去修聘,

             背魏通齐泄漏国情。

             往事昭著休辩论,

             为什么齐王他留官厚赠又饯行?

魏齐   (白)     着啊!为什么齐王对你竟如此得厚待?讲!

范睢   (白)     听了!

     (唱)     你捕风捉影胡言论,

             分明是无中生有嫉贤能。

             今日你友朋之道俱丧尽,

             谗言惑主陷害人!

             我奉使不辱君王命,

             胸中无私敢对天地神!

须贾   (白)     真是一张利嘴!丞相……

魏齐   (白)     与我打!

(二校尉同打范睢,范睢昏毙。)

须贾   (白)     丞相,范睢气绝。

魏齐   (白)     待我看来。哎呀且住!范睢毙于杖下,这便怎么处……

须贾   (白)     丞相,这是他自寻其死。可命校尉将尸首用芦席卷起,放在厕所之中,叫他作鬼也不能干净!

魏齐   (白)     如此!校尉们!

四校尉  (同白)    在!

魏齐   (白)     将尸首置放厕所之中,令众宾客便溺其尸,明日弃之荒郊。搭了下去!

四校尉  (同白)    是!

(四校尉搭范睢同下。)

魏齐   (白)     须大夫,范睢之事,待本阁奏明魏王,我主当有升赏。

须贾   (白)     谢丞相!

魏齐   (白)     正是:

     (念)     非我不心慈,

须贾   (念)     为你小觑人!

魏齐   (白)     须大夫,后堂小饮!

须贾   (白)     多谢丞相!

(众人同下。)

【第八场】

(四校尉搭范睢同上,狱卒随上,将范睢置放一边。)

四校尉  (同白)    好好看守尸体。

狱卒   (白)     是啊。

(四校尉同下。)

狱卒   (白)     我的老爷子!丞相命我看守范睢的尸首,荒郊野外的,我可真有点害怕!

(范睢微动。)

狱卒   (白)     他怎么直动啊?八成是诈尸吧!

(范睢苏醒。)

范睢   (白)     哎……

狱卒   (白)     哎哟我的吗哟!

范睢   (唱)     耕牛为主遭鞭杖,

(范睢坐起,狱卒惧。)

狱卒   (白)     范先生,我跟你无怨无仇,您可别吓唬我呀!

范睢   (白)     痛煞我也!

     (唱)     哑妇倾杯反受殃。

             须贾害我遭屈杖,

             浑身疼痛尽鳞伤!

狱卒   (白)     范先生,你当真缓醒过来啦?

范睢   (白)     小哥,我为须贾所诬,身受重伤,你若能将我送回家中,我家中还有黄金数两,当送于小哥,以谢活命之恩。

狱卒   (白)     范先生,你被须贾陷害,我也是十分气愤,如今把您打成这个样子,我心里也难受!这么办吧,您先装死儿,等天黑我再偷偷把您送回家去。您瞧怎么样?

范睢   (白)     如此多谢小哥了!

(狱卒慢慢将范睢扶起,试步。)

范睢   (唱)     解我倒悬恩义广,

             小哥大德我记胸膛。

狱卒   (白)     没什么。您小心点儿!

(狱卒扶范睢同走圆场。)

范睢   (唱)     举步强行回家往,

             遍体鳞伤痛难当!

     (白)     哎呀!

(范睢作痛。)

狱卒   (白)     您在这儿休息一会,可别大声哼哼。

(狱卒扶范睢坐。二旗牌执灯引王稽同上。)

王稽   (唱)     适才馆驿得一信,

             方知贤士受苦刑。

(二旗牌引王稽同走圆场,王稽见范睢。)

王稽   (白)     足下敢是范——

狱卒   (白)     饭啊,还没吃呢!

王稽   (白)     小哥,不必惊慌,我乃秦国使臣王稽,前来搭救范先生来了。

范睢   (白)     啊!你是秦国的王稽大夫吗?哎呀大夫吓……

(范睢哭。)

王稽   (白)     先生的遭遇,下官已然知晓。如今秦王招贤纳士,先生何不随定下官,投奔秦国,以先生奇才,我主必然重用,日后也好报此诬陷之仇。

范睢   (白)     若得大人引见,感恩非浅!只是我乃已被杖死之人,恐有不便?

王稽   (白)     此番去至秦国,暂易名姓,可避贼人耳目。

狱卒   (白)     对!这倒是个好办法。

范睢   (白)     大夫说的有理。

(范睢略想。)

范睢   (白)     我便改名张禄如何?

王稽   (白)     为此甚好。乘此夜色迷濛,你我就此趱路。

范睢   (白)     是我遍体鳞伤,难以行走!

狱卒   (白)     我给你找辆车去。

范睢   (白)     多谢小哥!

(狱卒下。)

范睢   (唱)     多蒙大夫来指引,

             改名张禄奔西秦。

(狱卒引车夫同上。)

王稽   (白)     先生请!

狱卒   (白)     范先生,您快上车吧!

范睢   (白)     多谢小哥了!

(范睢上车,众人同下。)

【第九场】

(小开门。四太监、大太监、昭襄王同上。)

昭襄王  (引子)    祖业相承,威震西戎!

     (念)     坐镇关中自为尊,纵横天下扫烟尘。人强马壮兵将勇,赫赫威名震西秦。

     (白)     孤,秦昭襄王在位。自即位以来,朝政内尊母后,外有穰候,并专国政,因此国威大振。前命使官前往各国修聘,遇有贤能之上相约回朝,共辅朝政。今当早朝。

             内侍,展放龙门!

大太监  (白)     领旨。

             展放龙门哪!

(王稽上。)

王稽   (念)     魏国邀名士,还朝奏君知。

     (白)     王稽见驾,大王千岁!

昭襄王  (白)     卿家平身!

王稽   (白)     千千岁!

昭襄王  (白)     卿家此番出使魏邦,可遇贤能之士否?

王稽   (白)     臣出使魏国,途中遇一张禄先生,此人才智,不在范睢之下,颇有治国安邦之策,臣已将他请来,现在殿下候旨。

昭襄王  (白)     如此,快快宣他上殿!

王稽   (白)     领旨。

(王稽向内。)

王稽   (白)     大王有旨,宣张先生上殿!

范睢   (内白)    领旨!

(范睢上。)

范睢   (念)     投秦改名姓,为赚魏邦人。

     (白)     臣,外臣下士张禄见驾,大王千岁!

昭襄王  (白)     先生平身。赐坐!

范睢   (白)     谢坐!

昭襄王  (白)     孤承先王基业,立国西秦,欲继穆公之业,先生何以教寡人?

范睢   (白)     臣闻明君立国,有功者赏,有能者官,功大者禄尊,才高者爵重。今臣不远千里,投拜王庭,君以臣为有用,请悉臣之说。只是臣昔在魏邦之时,曾闻人言:秦只知有太后、穰候,而不知有大王,臣如献治秦之策,恐大王亦不能用耳!

昭襄王  (白)     先生若有良策教我,寡人无不行之,愿先生直言无隐。

范睢   (白)     大王!

     (唱)     闻穰候欲伐齐失计忒甚,

             韩和魏与秦邦近在比邻。

             愿大王亲楚国严防三晋,

             论远交与近攻威震乾坤。

昭襄王  (白)     噢!

     (唱)     治国安邦多妙论,

             先生雄才实堪钦!

     (白)     即拜卿家为相,加封应侯,即日秉政,以慰寡心。

范睢   (白)     谢大王!臣启大王:臣乃草野下士,乍膺朝政,恐众文武不服。

昭襄王  (白)     如此,赐卿尚方宝剑,如有不尊钧命者,先斩后奏。领旨下殿!

范睢   (白)     谢大王!

     (唱)     献策治安膺王命,

             执掌相印保乾坤。

             生杀予夺皆我任,

             修明朝政强西秦。

             强兵秣马军威振,

             施仁厚德沐君恩。

             远交近攻尊古训,

             教化礼仪治万民。

             故用张禄为名姓,

             欲赚须贾到来临。

(范睢抱剑下。)

昭襄王  (白)     爱卿!

王稽   (白)     臣!

昭襄王  (白)     恭送相印袍服,即日请张先生秉政。

王稽   (白)     遵旨,朝事已毕,请驾回宫!

昭襄王  (白)     退班!

(四太监、大太监、昭襄王、王稽自两边分下。)

【第十场】

(四龙套、须贾同上。)

须贾   (念)     秦用张禄为首相,欲将军威临魏邦。

     (白)     某,须贾。只因昭王薨逝,新君安厘王即位,闻得秦国用新相张禄之谋,要伐我邦,相国魏齐,畏秦之强,十分忧惧。想那秦相张禄,乃我国人士,岂无乡土之情,今令我为使,先拜张相,后谒秦王,许以贡纳,免动干戈。

             车辆贡物可已齐备?

四龙套  (同白)    俱已齐备。

须贾   (白)     正是:

     (念)     但愿不负君王命,求息干戈去西秦。

(众人同下。)

【第十一场】

(大开门。四文堂、四旗牌、中军、范睢同上。)

范睢   (引子)    远交近攻尊古训,隐姓埋名保西秦。

     (念)     文章盖世未沉沦,一朝得志上青云。为避飞灾更名姓,易名张禄相西秦。

     (白)     本阁、张禄。自入西秦,更名张禄,拜为首相,各国都有大夫前来称贺。魏国必差须贾至此。今日天降大雪,我不免卸了冠带,改扮贫人落魄的样子,去到宾馆窥探须贾的光景,看他如何待我。

             中军!

中军   (白)     在

范睢   (白)     看贫人衣服!

中军   (白)     是。

(中军下,取衣上。范睢换衣。)

范睢   (白)     中军,你附耳上来!

(范睢与中军耳语。)

中军   (白)     喳……得令!

(四文堂、四旗牌、中军自两边分下。)

范睢   (白)     唉!

     (唱)     多亏了王稽兄将我救引,

             我随他连夜里投奔西秦。

             大王他求贤能如渴思饮,

             献奇策拜相国扶保秦君。

             闻须贾作使臣来到我境,

             扮作个落魄人试探故人。

(范睢下。)

【第十二场】

(齐使臣、燕使臣、赵使臣、韩使臣同上。)

齐使臣  (白)     列为大人请了!

燕使臣、
赵使臣、

韩使臣  (同白)    请了!

齐使臣  (白)     秦君新拜张禄为相,我等前去庆贺,就此前往。

齐使臣、
燕使臣、
赵使臣、

韩使臣  (同白)    请!

(齐使臣、燕使臣、赵使臣、韩使臣同下。)

【第十三场】

(四文堂、二旗牌、车夫、须贾同上。)

须贾   (唱)     奉命出使往西秦,

             拜贺新相礼殷勤。

             行来又遇风雪紧,

             山村楼阁玉装成。

             连日趱行入秦境,

             见一人冰花满面雪满身。

             衣单衫薄身寒冷,

             似曾相识曾相逢。

             等他前来细相认,

             且在路旁看分明。

(范睢扮贫穷人上。)

范睢   (唱)     可怜我有家难投奔,

             困在异乡作流民。

             空有文章难济困……

             苍天啊!

(范睢站在一旁偷看须贾。)

须贾   (唱)     莫非是范睢来显灵!

     (白)     啊呀且住!那雪中站立之人,为何与范睢容貌相似,莫非真是范睢显灵不成!

(须贾急往回走。)

范睢   (白)     须大夫请了!

须贾   (白)     你……真是范睢吗?

范睢   (白)     正是范睢在此。

须贾   (白)     打鬼!打鬼!

范睢   (白)     你我故友相逢,何言打鬼二字?

须贾   (白)     你已被魏齐打死,怎么今在此处?

范睢   (白)     那日将我弃置荒郊,次日方醒,幸遇一位客商搭救,是我不敢回去,只得逃奔秦邦,苟延性命。如今落魄此地,举目无亲,近又天降大雪,看看就要冻毙。幸亏今日遇见大夫,不然范睢险些作了他乡之鬼!

(范睢拭泪。)

须贾   (白)     唉!不想你落魄如此!

     (唱)     故人落魄心悲痛,

             他乡故知倍伤情!

             忙将绨袍来相赠,

(须贾脱斗篷与范睢。)

范睢   (唱)     大夫恩德铭心中。

             等待来日登青云,

             不忘绨袍一袭恩!

须贾   (白)     区区不必挂意。

范睢   (白)     如今身体虽暖,奈我今日尚未用饭,腹中甚为饥饿,惭愧!

须贾   (白)     你我同车寻一酒馆,沽饮几杯,以消严寒。

范睢   (白)     我乃贫寒之人,怎敢与大夫同车。

须贾   (白)     这有何妨。

(须贾向四文堂、二期牌。)

须贾   (白)     你等暂回宾馆伺候。

四文堂、

二旗牌  (同白)    是!

(四文堂、二旗牌同下。)

须贾   (白)     请来上车。

(须贾、范睢同上车。)

须贾   (唱)     且寻杜康消寒冷,

(须贾、范睢同走圆场,至酒肆。)

须贾   (唱)     沽饮三杯好谈心。

     (白)     酒家!

酒保   (内白)    来啦!来啦!

(酒保上。)

酒保   (念)     迎风沽美酒,开坛十里香!

     (白)     二位里边请!

(须贾、范睢同进门。)

酒保   (白)     请问二位,用点什么酒啊?

须贾   (白)     好酒取来!

酒保   (白)     是。

(酒保下,取酒上。)

范睢   (白)     唤你再来。

酒保   (白)     是。

(酒保背供。)

酒保   (白)     哎呀且住!看这穷人模样的,长得和我们的新相爷一个模样,莫非他老人家又出来私访民情啦?我可得小心着点儿。

(酒保下。)

须贾   (白)     请!

范睢   (白)     请!

须贾   (白)     啊范先生,今日异地重逢,聊叙故旧之情。下官昔有得罪之处,尚祈海涵!

范睢   (白)     岂敢!

须贾   (白)     秦王新拜张禄为相,我奉大王之命,前来拜贺,近闻秦欲兴兵伐魏,想秦魏两国,素称和好,倘若争斗起来,生灵就要惨遭涂炭,故而临行之时,大王命我先见新相一面,晓以道义,永结和好,使两国的百姓免受刀兵之苦!

范睢   (白)     这个……

须贾   (白)     闻得这个新相张禄,乃我魏国人氏,倘得一见,顾念故土乡情,免了这场干戈,也未可知,只是无人引见……

范睢   (白)     啊大夫,欲先见张相,我到有一人在此。

须贾   (白)     但不知是那一个?

范睢   (白)     也是一个同乡。现在相府为吏,托他转禀相爷,定能早日赐见。

须贾   (白)     如此,就烦相引前去。

范睢   (白)     天色尚早,你我就此前往。

须贾   (白)     酒家,酒饭钱在此。

酒保   (内白)    是啦!

须贾   (白)     请!

范睢   (白)     请!

须贾   (唱)     修聘事毕回乡井,

             相约范叔回国门。

(车夫上。)

须贾   (唱)     登车同往相府进,

范睢   (唱)     笑他浑如梦中人!

(须贾、范睢同登车,同下。)

【第十四场】

(须贾、范睢、车夫同上。)

范睢   (白)     来此已是相府,请大夫在此少待,待我从后门进去,寻找那位乡亲便了。

须贾   (白)     请便。

(范睢笑,下。须贾向内张望。)

须贾   (白)     为何去了许久,还不见相请?待我向前看来。

(中军上。)

须贾   (白)     啊!尊官请了!

中军   (白)     做什么的?还不与我往下站!

须贾   (白)     啊是是是!下官乃魏国使臣须贾。

中军   (白)     魏国使臣,到此何事?

须贾   (白)     方才有一人进府,乃是替某通禀丞相的,许久还不见出来,故而动问。

中军   (白)     休得胡言,哪一个敢私进相府?

须贾   (白)     方才那进府的贫穷之人,乃是下官故友范睢,难道你不曾看见么?

中军   (白)     哪里来的什么范睢,方才进府的乃是我家丞相。

须贾   (白)     啊!

(须贾惊。大开门。四文堂、范睢同上。)

范睢   (白)     中军!

中军   (白)     在!

范睢   (白)     有请魏国使臣,须贾大夫!

中军   (白)     啊!

(乐声。范睢迎须贾。)

范睢   (白)     须贾大夫!

须贾   (白)     范……啊丞相!

范睢、

须贾   (同白)    啊哈……

范睢   (白)     适才之事,望勿介意!

须贾   (白)     下官来的鲁莽,尚乞海涵!

范睢   (白)     岂敢!

须贾   (白)     此番下官奉使前来,一来拜贺,二来请息刀兵,永结和好。望丞相多与成全。

范睢   (白)     定当奏明主上,秦魏永结盟好便是。

须贾   (白)     多谢丞相!

齐使臣、
燕使臣、
赵使臣、

韩使臣  (内同白)   列国使臣到!

范睢   (白)     吩咐有请!

中军   (白)     吩咐有请!

(齐使臣、燕使臣、赵使臣、韩使臣同上。)
齐使臣、
燕使臣、
赵使臣、

韩使臣  (同白)    我等祝贺来迟,丞相海涵!

范睢   (白)     诸位大夫驾到,有失远迎,望乞海涵!

齐使臣、
燕使臣、
赵使臣、

韩使臣  (同白)    岂敢!

范睢   (白)     后厅摆宴,与众位大夫同饮!

齐使臣、
燕使臣、
赵使臣、

韩使臣  (同白)    到此就要叨扰!

范睢   (白)     请!

(众人同下。)
(完)


浏览次数:5050 ┊ 字数:10336 ┊ 最后更新:2013年09月14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