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绿珠坠楼》

主要角色
绿珠:旦

《绿珠坠楼》徐碧云饰绿珠
《绿珠坠楼》徐碧云饰绿珠
情节
晋散骑常侍石崇,使交趾归,路过丛山间,值群盗路劫绿珠母女。石崇命军健杀散群盗,救得绿珠,并量明珠一斛为聘,赠其母,将绿珠载归洛阳。潘岳、张载闻石崇返洛,迎于郊外。潘岳之属下孙秀见绿珠貌美,竟忘形叫绝,潘岳、石崇等怒斥之。孙秀恼羞成怒,径投靠赵王司马伦,得任中书令,并伺机报复,欲得绿珠为快。时司马伦拥兵自重,久欲篡夺,惟虑淮南王司马允作对,未敢妄动。司马允引兵入都勤王,结阵于承华门外。司马伦用孙秀之计矫杀司马允,孙秀复借势进谗杀石崇、潘岳,并围金谷园,搜寻绿珠。绿珠被逼,坠楼而死。成都王司马颖与齐王司马冏起兵擒司马伦,并趋金谷园,将孙秀拿获斩首。

根据《京剧汇编》第一百零五集:毕谷云藏本整理

录入:豫让桥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574.73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四月华旗、四甲兵持节旄、四大铠持官斧、四青袍、家院、石崇同上。旗夫持大纛旗随上。)

石崇   (引子)    奉使边疆,何日里,转回帝邦。

     (念)     四外星华拥节旄,奉扬仁化在吾曹。民情暗访皆清晰,更得明珠满袖袍。

     (白)     下官,石崇。官拜散骑常侍。奉了圣上旨意,出使交趾。且喜搜罗得许多奇珍异宝,回京之后,也好与他们比赛一番。

             家院!

家院   (白)     有。

石崇   (白)     吩咐随从人等,收拾启程,回朝复命去者。

家院   (白)     啊!

石崇   (唱)     行程车马安排定,

             旌旗浩荡转帝京。

             人来与爷把马顺,

(石崇上马。)

石崇   (唱)     赶奔天涯万里程。

(〖牌子〗。众人同下。)

【第二场】

(绿珠上。)

绿珠   (引子)    愁锁眉尖,家贫苦,弱质谁怜?

     (念)     凄凉身世损华年,门祚衰寒守薄田。萱堂母老年高迈,愁将菽水奉闱前。

     (白)     奴家,梁氏绿珠,乃合浦绿野村人氏。不幸严亲丧命,老母年高。只影孤身,鲜兄少弟。幼年虽习歌舞,也是难以谋生。现在家业凋零,支持无计。思想起来,怎不愁闷人也!

     (唱)     绿珠女生长在合浦县里,

             难得有开怀事得展双眉。

             都只为奉高堂承欢色喜,

             每日里强欢笑暗地悲啼。

             怕只怕这青春韶光易去,

             困田园叹薄命孤苦无依。

(梁母上。)

梁母   (念)     白发霜侵鬓,龙钟泪不干。全凭掌上珠,欢娱解辛酸。

绿珠   (白)     母亲不在后面休养,出来冒受风寒,倘得疾病,如何是好?

梁母   (白)     为娘见你清晨独坐,短叹长吁,因此放心不下,故来看望于你。

绿珠   (白)     啊,母亲!女儿因家道艰难,故而在此愁闷。

梁母   (白)     这也难怪。我想这绿野村中的亲友,告贷已遍。自己的田园又是歉薄,困守在此,母女们终难度命。倒不如投奔洛阳,倘遇你父故旧,哀悯垂怜,那时得有生机,亦未可知。

绿珠   (白)     母亲所言极是。但不知何时启程?

梁母   (白)     明日启程。随为娘后面收拾行囊,就此赶路去吧!

绿珠   (白)     是。

梁母   (唱)     同计较共商量都城投奔,

绿珠   (唱)     为清寒别故里抛弃家门。

梁母   (唱)     但愿得此一去心怀遂顺,

绿珠   (唱)     犯风霜还须要谨侍晨昏。

(绿珠、梁母同下。)

【第三场】

(盗甲上。)

盗甲   (念)     英雄结义在山冈,

(盗乙上。)

盗乙   (念)     赫赫威名霸四方。

(盗丙上。)

盗丙   (念)     劫财害命常掠抢,

(盗丁上。)

盗丁   (念)     哪管国法与王章!

盗甲   (白)     众位贤弟请了!

盗乙、
盗丙、

盗丁   (同白)    请了!

盗甲   (白)     你我弟兄这几日不曾做得好买卖,心中甚是烦闷。今日天色甚好,必有来往客商从此经过,你我何不前去做件好买卖?

盗乙、
盗丙、

盗丁   (同白)    大哥言之有理。

盗甲   (白)     大家一同前往!

盗乙、
盗丙、

盗丁   (同白)    请!

(四盗同下。)

【第四场】

绿珠   (内白)    走哇!

(梁母、绿珠乘车同上。)

梁母   (唱)     母女们受风霜路途劳顿,

绿珠   (唱)     恨云烟笼远树遮断乡村。

梁母   (唱)     也不知过多少板桥野镇,

绿珠   (唱)     乱山中留返照又近黄昏。

     (白)     母亲哪!行至此处,天色已晚。倘有强人出来,那便如何是好?

梁母   (白)     如此说来,我们急赶一程,到了大路之上,也就放心了。

     (唱)     急忙忙带娇儿大路投奔,

绿珠   (唱)     但愿得逢客店暂息征尘。

(梁母、绿珠同下。)

【第五场】

石崇   (内西皮导板) 催马离了皇华驿,

(四月华旗、四甲士、四刀手、四大铠、四青袍分抬珠箱、珊瑚石同上。家院引石崇同上。)

石崇   (唱)     野店山桥送马蹄。

             春风荡漾吹和气,

             柳色青青舞路歧。

             花光云影争明媚,

             蝶舞莺飞景更奇。

             耳边听得人声语,

(石崇听。)
梁母、

绿珠   (内同白)   救命啊!

石崇   (唱)     一阵娇音带惨凄。

     (白)     且住!行到乱山之中,忽听妇女呼喊救命的声音,我不免闪过山冈,看个明白。

(石崇率四月华旗、四甲士、四刀手、四大铠、四青袍、家院同上高台。梁母、绿珠同上。四盗同追上。梁母、绿珠、四盗同跑圆场。)

绿珠   (西皮快板)  鱼儿怎脱千层网,

             白发红颜遇虎狼。

             手扶老母往前闯!

(梁母、绿珠同跑下。四盗同追下。)

石崇   (唱)     只见强盗把人伤。

     (白)     哎呀且住!这伙强盗胆敢劫杀妇女。

             众兵卒!

四大铠  (同白)    有!

石崇   (白)     快快与我擒盗者!

四大铠  (同白)    啊!

(四大铠同下山。绿珠、梁母同逃上。四盗同追上。四大铠与四盗同开打。四盗同被杀。)

绿珠   (白)     多谢尊官活命之恩!

石崇   (白)     罢了!你二人姓甚名谁?家住哪里?在路途之中怎样遇见强盗?

绿珠   (白)     尊官容禀!

     (唱)     未曾开言泪难忍,

             凄凉身世自伤情。

             梁氏绿珠奴名姓,

             家住合浦绿野村。

             不幸严亲早丧命,

             孤身弱质奉萱庭。

             田园寥落生涯窘,

             因此上母女双双飘零奔帝京。

             途逢强盗遭围困,

             幸遇恩人把命存。

石崇   (白)     哎呀且住!我看这女子姿容绝丽,言语聪明,若能带回金谷园中,倒可称为绝色。我自有道理。

             家院!

家院   (白)     有。

石崇   (白)     量过明珠一斛。

家院   (白)     是。

(家院量珠,递石崇。)

石崇   (白)     这一老妇人!方才听你女儿之言,情实可悯。我有意将她带回洛阳,免其流落,谅你必不推辞。这有明珠一斛,价值千金,就作为绿珠的聘金。你且好好收藏。我派兵士数人送你回家度日,日后再来接你便了。

梁母   (白)     这个?

绿珠   (白)     母亲哪!我想古来孝女鬻身养母,留得青史名标。今日之事,谅不辱没家门也!

     (唱)     自古红颜多薄命,

             落茵坠溷付苍穹。

             儿身此去若安稳,

             早把音信寄里门。

             千言万语添悲哽,

             喂呀,儿的娘啊!

             顷刻分离各自行。

梁母   (唱)     绿珠哭得咽喉哽,

             寸断肝肠痛我心。

             明珠一斛且还定,

(梁母还珠。)

石崇   (唱)     展放愁眉莫伤情。

     (白)     你母女休要悲伤,暂时分离,不久即可相见。绿珠快快随我赶路要紧。

绿珠   (叫头)    母亲!

梁母   (叫头)    绿珠!

绿珠   (叫头)    娘啊!

梁母   (叫头)    我儿!

(四月华旗、四大铠、四青袍、家院、石崇同下。绿珠垂泪望梁母,顿足下。二刀手同随下。)

梁母   (唱)     遥望娇儿无踪影,

             老泪滚滚眼不明。

             悲悲切切寻归径,

             日落西山独自行。

     (哭)     儿呀……

(梁母哭下。二刀手同随下。)

【第六场】

(潘岳上。)

潘岳   (念)     良朋悲远离,寂寞少欢娱。

     (白)     下官,潘岳。供职郎署,甚是清闲。因此结下众友,每日诗酒流连,消磨岁月。自从石季伦出使交趾,大家也就意兴阑珊,但不知他何日方回转洛阳也!

     (唱)     叹人生在世间东征西奔,

             被名缰和利锁拘束闲身。

             好韶光浑无计排愁解闷,

             对明窗和净几观看书文。

     (白)     身子困倦,不免歇息片时。

             啊,孙秀哪里?

(孙秀上。)

孙秀   (念)     耳听潘公唤,上前问根源。

     (白)     何事?

潘岳   (白)     一时身子困倦,伏几稍憩。你在厅前少坐,有人到此,速报我知。

孙秀   (白)     是。

(书童、张载同上。)

张载   (唱)     季伦今日转都下,

             来与安仁说根芽。

     (白)     我,张载。闻听石季伦回转洛阳,故来说与安仁知晓。来此已是。

             童儿,前去通报。

书童   (白)     门上有人么?

孙秀   (白)     谁在这儿大惊小怪的呀?

             嗐!又是你这兔儿爷来啦!我瞧见你就生气!

书童   (白)     我家大人来啦!

孙秀   (白)     他那副尊容比你也差不多,我瞧见了更得生气。

(张载偷听。)

张载   (白)     我这个模样也不算坏呀!

(潘岳背听,怒。)

潘岳   (白)     唗!休得胡言,还不与我快快有请。

孙秀   (白)     是。

             有请!

潘岳   (白)     孟阳兄驾临,有何见教?

张载   (白)     听说季伦将到,特来约你迎接于他。

潘岳   (白)     哦,季伦兄要回来了?小弟正在思念,这倒巧得很。

             来!快快备马。

孙秀   (白)     慢着!要去也得两走着。

潘岳   (白)     却是为何?

(孙秀指张载。)

孙秀   (白)     他那副尊容实在太不雅观啦!

(张载窃听,恼。)

张载   (白)     我这个模样,他怎么老瞧不上啊?

潘岳   (白)     休得胡说!快些与我备马!

孙秀   (白)     是。

潘岳   (唱)     自从他到边远令人盼望,

张载   (唱)     今日里才能够细话衷肠。

(潘岳、张载、书童同下。)

孙秀   (唱)     前面的潘安仁风流自赏,

             后面的张孟阳尊容难堪!

(孙秀下。)

【第七场】

(四美女、四丑女同上。)

美女甲  (念)     风来花自舞,

美女丙  (念)     春入鸟能言。

丑女甲  (念)     大家到郊外,

丑女丙  (念)     来把好景玩。

美女甲  (白)     今日天气晴和,大家前去踏青一回。

三美女、

四丑女  (同白)    一同前去。

丑女甲  (白)     你们拿这么些果品干什么呀?

美女甲  (白)     游玩过久,备充饥渴。你们拿些瓦砾石片做甚哪?

丑女甲  (白)     这是预备打那些浪荡公子的。

美女甲  (白)     休得取笑。看那旁有人来了。你我分往两处,看个仔细。

四美女、

四丑女  (同白)    请!

(四美女、四丑女分站两山。潘岳、张载同上。孙秀、书童同随上。)

潘岳   (唱)     熏风阵阵扑胸臆,

张载   (唱)     碧草黏天一色齐。

潘岳   (唱)     春郊不见黄花骑,

张载   (唱)     难道行时有误期。

潘岳   (唱)     娇音呖乱如莺语,

(潘岳抬头望。四美女同望潘岳。)

美女甲  (白)     你看那一儒生,长得好生俊俏,我们何不投掷果品,戏耍于他?

(四美女同掷果。潘岳掩面。四丑女同看张载。)

丑女甲  (白)     哎哟,这个丑鬼,比我们还难看!咱们大家拿瓦片把他砸回去!

(四丑女同掷瓦片,四美女、四丑女同下。张载坠马。孙秀、书童同扶张载上马。)

孙秀   (唱)     不听良言讨苦吃。

潘岳   (白)     你又来多口。快去查看,是何处的女子在此撒野?

孙秀   (白)     她们早就跑啦!看那边石大人骑着马来啦!

(四月华旗、四甲士、四青袍、二刀手、车夫、绿珠同上。家院、石崇骑马同随上。)

石崇   (唱)     皇都风景明如镜,

             城阙巍巍咫尺临。

             花开陌上铺红锦,

             携手前进莫暂停。

潘岳、

张载   (同白)    季伦兄回来了?

石崇   (白)     二位仁兄远迎,小弟怎敢担当得起!绿珠先行回府,下官随后就到。

(四月华旗、四甲士、四青袍、二刀手、车夫、绿珠同下。孙秀痴看绿珠。)

孙秀   (白)     好个香艳的名字!好个绝色的女子!

(孙秀忘形。)

石崇   (白)     哼!

(石崇怒下。家院随下。)

张载   (白)     成何体统!

(张载怒下。书童随下。)

潘岳   (唱)     孙秀说话太猖狂,

             屡生是非惹祸殃。

             怒上心头将嘴掌,

(潘岳掌孙秀嘴。)

潘岳   (唱)     从今不许转门墙。

     (白)     哼!

(潘岳怒下。)

孙秀   (白)     哈哈!我无意说出一句戏言,他倒替石崇吃起醋来啦!他不该当着大伙儿将我羞辱一场。此仇不报,定非丈夫。听说赵王司马伦图谋不轨,阴蓄谋士。我不如前去投奔,遇有机会,结果两个狗头。那绿珠不愁不到我手。正是:

     (念)     暂忍心头恨,安排夺美人。

(孙秀下。)

【第八场】

(四龙套、中军引司马伦同上。)

司马伦  (引子)    执掌朝纲,凭韬略,威震诸王。

     (念)     外结强藩阴树党,内沾私惠掌军情。心怀篡夺师操、莽,广招谋士勤弄兵。

     (白)     孤,赵王司马伦。身兼将相,统率雄兵。自从杀死贾后,废了太子,看看大事将成。只有那淮南王司马允与孤作对。孤家只得多带谋士,设法剪灭此人,方消我心头之恨也。

(孙秀上。)

孙秀   (念)     满腹阴谋计,投靠到权门。

     (白)     来此已是王府,待我向前。

             府上哪位在?

中军   (白)     做什么的?

孙秀   (白)     烦劳通禀:黄门小吏孙秀求见。

中军   (白)     候着。

             启禀千岁:黄门小吏孙秀求见。

司马伦  (白)     传他进来!

中军   (白)     千岁有令:孙秀进见!

孙秀   (白)     来啦。

             参见千岁!

司马伦  (白)     罢了。不在郎署供职,到此何事?

孙秀   (白)     闻听千岁大开广厦,威德日增。小人不才,愿效犬马之劳。

司马伦  (白)     也罢。现有中书令一职,就命你接任。倘有功劳,再加封赏。下面更衣去吧!

孙秀   (白)     谢千岁!

(司马伦、四龙套、中军同下。)

孙秀   (白)     正是:

     (念)     今朝骗得中书令,再逢机会谋杀人。

(孙秀下。)

【第九场】

(司马郁、司马迪、司马晏、司马懋同上,同起霸。)

司马郁  (念)     营开细柳马嘶风,

司马迪  (念)     阵结奇云气概雄。

司马晏  (念)     杀敌勤王齐努力,

司马懋  (念)     新磨刀剑逞奇功。

司马郁、
司马迪、
司马晏、

司马懋  (同白)    俺——

司马郁  (白)     司马郁。

司马迪  (白)     司马迪。

司马晏  (白)     司马晏。

司马懋  (白)     司马懋。

司马郁  (白)     众位将军请了!

司马迪、
司马晏、

司马懋  (同白)    请了!

司马郁  (白)     千岁发兵,你我前去伺候。

司马迪、
司马晏、

司马懋  (同白)    请!

(司马郁、司马迪、司马晏、司马懋同下。)

【第十场】

(四龙套、四大刀手引司马允同上。)

司马允  (引子)    壮气冲霄,统貔貅,扶保君王。

(司马郁、司马迪、司马晏、司马懋同上。)
司马郁、
司马迪、
司马晏、

司马懋  (同白)    参见千岁!

司马允  (白)     站立两厢。

司马郁、
司马迪、
司马晏、

司马懋  (同白)    啊!

司马允  (念)     盖世英雄志气豪,全凭韬略镇奸曹。萧墙祸起群争斗,鞍马何曾脱战袍!

     (白)     孤,淮南王司马允。位镇疆圻,统率雄兵。可恨那赵王司马伦,心怀篡逆,扰乱朝纲。在藩诸王,皆不敢入清君侧。是孤独自带领雄师,誓灭此贼。今已深入京都。

             众将官!

司马郁、
司马迪、
司马晏、

司马懋  (同白)    有!

司马允  (白)     吩咐满营将士,全身披挂,就在此承华门,列开阵势。

司马郁、
司马迪、
司马晏、

司马懋  (同白)    啊!

司马允  (白)     与孤备马,杀敌去者!

司马郁、
司马迪、
司马晏、

司马懋  (同白)    啊!

(司马允、司马郁、司马迪、司马晏、司马懋同上马,同趟马。)

司马允  (白)     想俺司马允啊!

     (折桂令)   为国家久抱忧愁,

             今日亲劳铁甲吴钩。

             纵鞍鞯直入皇都,

             征尘色黯,

             率虎旅重整兜鍪。

             这壁厢旌旗飘绣,

             那壁厢铃辔声稠。

             论军容威势兼优,

             早灭那奸党君仇!

             俺此去啊!

             誓必要忘身杀贼,

             急忙里催动骅骝。

     (白)     众将官!

司马郁、
司马迪、
司马晏、

司马懋  (同白)    有!

司马允  (白)     此番前去杀贼,必须要人人奋勇,个个当先。扫灭逆贼,奠安社稷,日后自有封赏。大家抖擞精神,就此随孤杀贼去者!

司马郁、
司马迪、
司马晏、

司马懋  (同白)    啊!

(众人同下。)

【第十一场】

(孙秀上。)

孙秀   (唱)     心中只把娇娘想,

             寤寐之间枉断肠。

             信步闲游大街上,

(内〖笛声〗。)

孙秀   (笑)     哈哈哈……

     (唱)     又听笛声出园墙。

     (白)     我,孙秀。自从投奔赵王司马伦,威权日重,倒也风光。只是那绿珠不能到手,终是令人不乐。今晚信步闲游,不知不觉走到了这金谷园。耳听得园中笛韵悠扬,实是好听得很。这么一来,我那相思病又加上了十倍,这可怎么好哪!看那边儿有一土坡,待我上去偷觑偷觑。倘能看见绿珠,也未可知。正是:

     (念)     隔墙看美色,稍慰我相思。

(孙秀下。)

【第十二场】

(绿珠上。)

绿珠   (南梆子)   出帘栊又只见柳梢月上,

             这图景泄尽了锦绣春光。

             听玉漏初迢迢炉香轻荡,

             按红牙歌艳曲妙韵宫商。

     (白)     奴家,绿珠。自归石尉,宠爱偏怜。在这罗绮丛中,享尽风流情趣。只因使君命我等演习明妃歌曲,也不知鬟风姐姐熟悉否?不免唤她前来,一同演习便了。

             啊,鬟风姐姐哪里?

(鬟风上。)

鬟风   (唱)     花前月下心欢畅,

             一派笙歌绕画梁。

绿珠   (白)     姐姐来了,请坐!

鬟风   (白)     有坐。妹妹唤我何事?

绿珠   (白)     使君命你我所习的明妃歌曲,不知姐姐可熟习否?

鬟风   (白)     谁比得了妹妹你天资聪明,善度新声。我没有熟习。

绿珠   (白)     啊,姐姐!你看今夜月色甚好,你我一同演习演习可好?

鬟风   (白)     如此,妹妹请!

绿珠   (白)     请!

     (西皮导板)  忙将歌舞来习定,

(〖牌子〗。)

鬟风   (唱歌)    我本名家女,

             将适单于庭。

             辞别未及终,

             前驱已扛旌。

绿珠   (唱歌)    仆御涕流漓,

             辕马悲且鸣。

             哀郁伤五内,

             泣泪湿朱缨。

鬟风   (唱歌)    行行日已远,

             遂造匈奴城。

             延我于穹庐,

             加我阏氏名。

绿珠   (唱歌)    殊类非所安,

             虽贵非所荣。

             父子见凌辱,

             对对惭且惊。

鬟风   (唱歌)    杀身良不易,

             默默以苟生。

             生生亦无聊,

             积思常愤盈。

(孙秀暗上,隔墙登坡偷看。)

绿珠   (唱歌)    愿假飞鸣翼,

             乘之以遐征。

             飞鸿不我顾,

             伫立以屏营。

鬟风   (唱歌)    昔为匣中玉,

             今为粪土尘。

             朝华不足欢,

             甘与秋草并。

绿珠   (唱歌)    传语后世人,

             远嫁难为情。

(〖乐止〗。)

孙秀   (笑)     哈哈哈……

(孙秀急掩口溜下。)

绿珠   (唱)     忽听墙外有人声。

     (白)     我们在此习歌,不料外面有人窃听。快快躲避内院去吧!

鬟风   (白)     请!

(鬟风、绿珠同下。孙秀上。)

孙秀   (白)     哎呀且住!刚才在金谷园前,偷听绿珠一歌,我这魂灵儿被她勾了去啦。这、这、这……可怎么好哇?有啦!我不免在赵王面前,搬弄是非,先下手除了石崇,那绿珠不愁不到我手。正是:

     (念)     园中不把春关住,哪怪狂蜂过短墙。

(孙秀下。)

【第十三场】

(四龙套、中军引司马伦同上。)

司马伦  (唱)     祸起萧墙两争斗,

             攘权夺利逞机谋。

             虽然是弟兄们成仇寇,

             孤王威名镇九州。

             昨日里遣将来攻守,

             拿住了淮南王免却我眼前忧。

             只恐军机难顺手,

             倒教孤王坐卧皱眉头。

             将身且坐宝帐口,

             细听军情报根由。

(探子上。)

探子   (念)     打听淮南事,报与千岁知。

     (白)     启禀千岁:淮南王率大兵结阵承华门外,看看杀到府中来了。

司马伦  (白)     哇呀呀……他若杀到府中,孤家性命难保。有了,我看中书令孙秀,足智多谋,不免唤他前来,商议退兵之策。

             来!

中军   (白)     有。

司马伦  (白)     传孙秀进见!

中军   (白)     啊!孙秀进见!

孙秀   (内白)    来啦!

(孙秀上。)

孙秀   (念)     权势倾天下,冤仇记在心。

     (白)     参见千岁!

司马伦  (白)     罢了。那淮南王贼子杀到府门来了,你有何计策退敌?

孙秀   (白)     这有何难!一面命家将轮流抵挡,再请千岁修书一封,交付与我,矫取天子的白虎幡,军前高举,诈说有诏和解。那淮南王不敢违抗圣命,必然下马拜迎。那时伏兵四起,料他插翅难飞。

司马伦  (白)     此计甚好,待孤修书。

(〖牌子〗。司马伦修书,递书给孙秀。)

司马伦  (白)     孙秀,快去索取白虎幡,事成之后,定有重赏。

孙秀   (白)     谢千岁!

(孙秀下。)

司马伦  (唱)     孙秀奇才真少有,

             孤家大事可无忧。

             稳坐府中且等候,

             哪怕鱼儿脱钓钩。

(众人同下。)

【第十四场】

(四龙套、司马允同上。四龙套、四将官同迎上。)

司马允  (白)     呔!叫那司马伦快来受死!

四将官  (同白)    休得张狂,放马过来!

(司马允、四将官同起打,四将官同被杀,四龙套同逃下。孙秀上,举白虎幡摇动。)

孙秀   (白)     圣上有旨:命淮南王急速停兵,听候和解。

司马允  (白)     哎呀且住!孤正要杀进府去,擒那逆贼,不想圣上用白虎幡和解。也罢,待孤下马拜过!

(司马允下马拜。八兵丁同上,同擒司马允。司马伦上。)

孙秀   (白)     淮南王被擒。

司马伦  (白)     将他押了下去!

孙秀   (白)     押下去!

四兵丁  (同白)    啊!

(四兵丁押司马允同下。)

孙秀   (白)     且住!我倒想起来啦。我不免趁此机会,谗害石崇、潘岳两个狗头,也好报却前仇,索取绿珠。哼!就是这个主意。

             啊,千岁!闻听淮南起兵之事,都是石崇、潘岳这班政客们的小扇子扇起来的。

司马伦  (白)     依卿之见呢?

孙秀   (白)     免除后患要紧。

司马伦  (白)     好哇!这有孤王令箭一支,命你相机处理便了。

孙秀   (白)     遵命!

(司马伦下。)

孙秀石  (白)     崇啊,潘岳!你们两人吃饭的家伙交给我啦!

             兵士们!随我金谷园去者。

四兵丁  (同白)    啊!

孙秀   (白)     正是:

     (念)     矰缴安排定,飞鸟何处逃。

(孙秀、四兵丁同下。)

【第十五场】

(绿珠上。)

绿珠   (唱)     在名园只觉得恩情缱绻,

             整歌衫和舞袖共度华年。

             近日里惠风和万花开遍,

             步迟迟行至在亚字栏前。

(四侍女、石崇同上。)

石崇   (唱)     每日里醉金樽商量弦管,

             这名园藏佳丽胜寄屏藩。

             见绿珠步香尘云鬟新绾,

             玉精神花模样涤虑消烦。

绿珠   (白)     使君今日游园,为何这般甚早?

石崇   (白)     暮春已届,花事将阑。我约潘岳、王恺诸公,来作饯春之会。特来寻你商量歌舞,少时也好当筵奏赏。你一人在此游园,那鬟风往哪里去了?

绿珠   (白)     她在后面梳洗。

石崇   (白)     你快去同她收拾一番,再来伺候。

绿珠   (白)     遵命!正是:

     (念)     整理歌衫和舞袖,轻装对镜贴花钿。

(绿珠下。王恺、羊关同上。)

王恺   (念)     春日多佳丽,

羊关   (念)     良友约胜游。

王恺   (白)     来此已是金谷园,

羊关   (白)     季伦兄在哪里?

石崇   (白)     君夫、稚舒二位仁兄来了,安仁为何不到?

王恺   (白)     闻他新抱鼓盆之戚,哪有闲情来此宴乐!

石崇   (白)     这也难怪。

             侍女们!酒筵陈列者!

(四侍女同摆筵,石崇、王恺、羊关同入座。)

石崇   (唱)     朋侪佳会倾壶卮,

             尽醉莫将礼俗持。

王恺   (唱)     停杯暗自闲寻思,

羊关   (唱)     正是夸豪斗富时。

王恺   (白)     闻听季伦兄此番出使交趾,带回许多奇珍异宝。日前圣上赐我无数珊瑚,不知季伦兄也有此物否?

石崇   (白)     皇家宝藏,正想一观。

王恺   (白)     将珊瑚抬了上来!

四家丁  (内同白)   啊!

(四家丁同抬珊瑚上。石崇看。)

石崇   (笑)     哈哈哈……

     (唱)     一见珊瑚面前摆,

             不由季伦笑开怀。

             忙将如意一挥洒,

             段段杈桠落尘埃。

王恺   (白)     为何将它击碎,敢是酒醉了么?

石崇   (白)     这样劣物,要它何用?非是小弟夸口,金谷园中要千株百株也不算难。

             侍女们!将珊瑚抬上,与王大人观看。

四侍女  (同白)    是。

(四侍女同下,同抬珊瑚上。王恺看。)

王恺   (白)     哎呀,高过六尺,宝光灿烂。季伦兄可谓富傲王侯,小弟真是小巫了。

石崇   (白)     夸奖了!

(四兵丁、孙秀同上。)

孙秀   (白)     来此已是金谷园。你们暂在外面埋伏,看我眼色行事。

四兵丁  (同白)    啊!

(四兵丁同下。)

孙秀   (白)     石崇若将绿珠相赠,还则罢了。如若不然,就将他拿下。

(孙秀进门。)

孙秀   (白)     诸公在此欢乐,何以不来请我?

石崇   (白)     既然来到,就此同饮。

孙秀   (白)     不速之客,多有叨扰。

石崇   (白)     众位仁兄!弟园中歌女甚多,叫她们前来歌舞一回以佐清兴,如何?

孙秀   (白)     正要瞻仰名园佳丽。

石崇   (白)     众歌女走上!

(八歌女同上。)

八歌女  (同白)    参见老爷!

石崇   (白)     罢了,歌舞上来!

八歌女  (同白)    是。

(八歌女同舞,同舞毕,同下。)

石崇   (白)     兴头未尽,尚有歌姬绿珠、鬟风,可命她们前来,再舞一回。

孙秀   (白)     那更是眼福不浅啦!

石崇   (白)     绿珠、鬟风走上!

绿珠、

鬟风   (内同白)   来了!

(绿珠、鬟风同上。)
绿珠、

鬟风   (同出队子)  娇红嫩白,

             竞向东风次第开。

             愿教青帝护根荄,

             莫遣纷纷点翠苔,

             今古风流牵愁怀。

     (同白)    参见使君!

石崇   (白)     你二人把那新习的歌舞,当筵奏来。

绿珠、

鬟风   (同白)    遵命!

(绿珠、鬟风同舞。)
绿珠、

鬟风   (同牧羊关)  在这名园里,

             风儿今日送淑气。

             一霎时,

             多怀多思,

             多愁多病尽抛弃。

             在这名园里,

             我只得宛转舞回翔,

             缥缈一似云飞。

             又好似,

             汉燕蹁跹,

             汉燕蹁跹,

             乱花掠地。

             我只在这温柔乡里度韶光,

             纵有神仙眷属都难比。

             春日凝装伴使君,

             笙歌缭绕动香尘。

             阶前蝴蝶双双戏,

             比翼鸳鸯逐水滨。

             情脉脉,乐沉沉,

             劝君共醉玉壶春。

             今朝遣尽流连意,

             燕乐佳宾酩酊笑语深。

             新我歌来整我舞,

             新我歌来整我舞,

             我只望凤友鸾交同欢会。

             且莫待凤泊鸾飘,

             怎能够一递一递的歌连臂。

             只怕那无限春归,

             忽地花带愁人也憔悴,

             这情思恹恹怎寄。

(绿珠、鬟风同舞毕。)

石崇   (白)     下面歇息去吧!

绿珠、

鬟风   (同白)    是。

(绿珠、鬟风同下。)

石崇   (白)     众位仁兄,请饮一杯。

王恺、
羊关、

孙秀   (同白)    请!

(孙秀痴望,举杯碰眼。)

孙秀   (白)     哎!

     (唱)     见绿珠不由我魂飞魄荡,

             这娇娃真美丽盖世无双。

             下位来拉季伦忙把话讲,

             我与你好朋友打个商量。

     (白)     啊,哈哈哈……啊,季伦兄!人说你为人慷慨,大方得很。今儿个我见了你这些歌姬美女,实在有点儿心痒难挠。你能借一个给我吗?

石崇   (白)     这有何难,少时送一个过去就是。

孙秀   (白)     别的小弟就不便当受啦!方才那个绿珠,不知可能见赐否?

石崇   (白)     唗!那绿珠乃是明珠换来的绝色美人,岂能任你索取。休得胡言,快些出园去吧!

孙秀   (白)     哈哈!好言相告,你是不从啊!你可知孙老爷的厉害?

石崇   (白)     不犯王法,怕你何来?

孙秀   (白)     军士们走上!

四兵丁  (内同白)   啊!

(四兵丁同上。)

孙秀   (白)     与我拿下了!

四兵丁  (同白)    啊!

(四兵丁押石崇同下。)

孙秀   (白)     拿了他再去拿潘岳,绿珠的事儿我回头再办!

(孙秀下。)
王恺、

羊关   (同白)    嗐!这是哪里说起!

王恺   (白)     季伦此去,只恐凶多吉少。

羊关   (白)     你我前去打听,设法营救。正是:

     (念)     平地风波起,媒孽可寒心。

(王恺、羊关同下。)

【第十六场】

(四兵丁、二将官引司马伦同上。)

司马伦  (念)     未遂风云志,先除异己人。

     (白)     孤,赵王司马伦。方才孙秀报道:潘岳、石崇俱已拿到,不免亲至法场监斩。

             军士们!

四兵丁  (同白)    有。

司马伦  (白)     带马法场去者!

四兵丁  (同白)    啊!

(司马伦、四兵丁、二将官同下。)

【第十七场】

石崇   (内唱)    仓皇变起遭谗谤,

(四兵丁、二将官、司马伦同上。二刀斧手押石崇同上。)

石崇   (唱)     射影含沙惹祸殃。

             悔不该佳丽明珠换,

             悔不该歌舞泄露春光。

             眼望着金谷园添长叹,

             风流云散无下场。

             迈步儿来在大街上,

             那旁来了掷果郎。

(二刀斧手押潘岳同上。)

潘岳   (唱)     悼亡未出门庭地,

             缧绁无端夺紫衣。

             高堂白发无人侍,

             儿的娘啊!

             难报劬劳永别离。

石崇   (唱)     安仁休得泪悲啼,

             祸福无常理不移。

             君因乾没遭奇戾,

             我为藏娇惹是非。

             风流顿尽在今日,

             白首同归谶语奇。

             凄凉往事成追忆,

             大限临头后悔迟。

司马伦  (白)     孙秀!看看时刻可到?将他二人开刀。

石崇   (白)     安仁!

潘岳   (白)     季伦!

石崇   (白)     你前日所谓“投诗赠石友,白首同所归”,不料就应在今日了。

孙秀   (白)     这也是你二人的下场头。

             刀斧手!快快开刀。

四刀斧手 (同白)    啊!

(四刀斧手押潘岳、石崇同下。鼓声。四刀斧手同上,同呈刀。)

孙秀   (白)     千岁!杀了他二人,满朝文武,从此就不敢诽谤您啦!

司马伦  (白)     你的功劳不小。

孙秀   (白)     千岁!石崇有一歌姬,名叫绿珠,望千岁开恩,赏与小官做一侧室。

司马伦  (白)     好。命你带领军士们,前去搜寻便了。

孙秀   (白)     谢千岁!

(四刀斧手、二将官、司马伦同下。)

孙秀   (白)     军士们!快随孙老爷到金谷园迎接美人去者!

四兵丁  (同白)    啊!

(孙秀、四兵丁同下。)

【第十八场】

(绿珠上。)

绿珠   (唱)     这几日闷恹恹愁怀难展,

             卸钗钿慵对镜懒整云鬟。

             看小栏花溅泪容光惨淡,

             痛残红它与我共带愁颜

     (白)     自闻使君被谤,愁锁眉尖。想昔日在金谷园中,清凉台畔,轻歌曼舞,何等恩情。今日不知他的生死存亡!当此夜深人静,月黯花残,怎不凄凉人也!

     (唱)     叹离合与悲欢无情变幻,

             忍不住飘红泪湿透衣衫。

             心凄凉没奈何凉台凝盼,

             月黯黯、思茫茫、凄凄惨惨,好不忧烦。

             往日里列笙歌同敲檀板,

             蒙使君情缱绻密誓河山。

             怕只怕他那里萍飘梗断,

             怕只怕我这里絮惹泥沾。

             这也是奴命薄劳燕飞散,

             好鸳鸯拆比翼孤影形单。

(绿珠倚桌看书。丫鬟急上。)

丫鬟   (白)     哎呀夫人,大事不好啦!

绿珠   (白)     何事惊慌?

丫鬟   (白)     大人法场丧命,孙秀带兵围困金谷园来啦!

绿珠   (白)     哎呀!

(绿珠昏。)

丫鬟   (白)     夫人醒来!

绿珠   (唱)     听说是使君把命丧,

     (哭)     喂呀……

     (唱)     死别分离梦一场。

             恩情往事成追想!

(四兵丁、孙秀同上。绿珠急下。)

孙秀   (白)     绿珠见我,还敢躲藏。

             军士们!快将金谷园团团围住,待我往内第去者!

四兵丁  (同白)    啊!

(孙秀、四兵丁同下。)

【第十九场】

(四龙套、四大刀手引司马颖、司马冏同上。)
司马颖、

司马冏  (同白)    孤——

司马颖  (白)     成都王司马颖。

司马冏  (白)     齐王司马冏。

司马颖  (白)     请了!

司马冏  (白)     请了!

司马颖  (白)     只因司马伦矫杀淮南王,孤家甚是不平。点起雄兵,已将司马伦擒住,不想那孙秀倒被他漏网了。

司马冏  (白)     适才有人报道,他现在金谷园中。你我一同前往擒他。

司马颖  (白)     如此,一同前去。

             来呀!

四龙套、

四大刀手 (同白)    有!

司马颖  (白)     金谷园捉拿孙秀去者!

四龙套、

四大刀手 (同白)    啊!

(众人同下。)

【第二十场】

(八歌女同逃上。)

歌女甲  (白)     众位姐妹,老爷法场丧命,贼子带领兵士前来索取绿珠,将这金谷园团团围住。你我趁此机会,各自逃命去吧!

七歌女  (同白)    逃命去吧!

(八歌女同下。四兵丁、孙秀同上。)

孙秀   (白)     哎呀且住!这金谷园中,千门万户,绿珠也不知逃往何处去啦!

             军士们!与我四下搜来!

四兵丁  (同白)    啊!

(八歌女同闯上,同跪。)

八歌女  (同白)    好汉饶命!

孙秀   (白)     绿珠何在?

八歌女  (同白)    我等不知。

孙秀   (白)     军士们,与我打!

八歌女  (同白)    绿珠她逃往后边去了!

孙秀   (白)     你们连她们也舍不得打?全给我走。

(八歌女、四兵丁同下。)

孙秀   (白)     哎呀,我费了九牛二虎的劲儿,绿珠不见,如何是好?难道就罢了不成吗?有啦!待我到后边寻找便了。

(孙秀下。)

【第二十一场】

(绿珠上,跑圆场,滑跌。)

绿珠   (唱)     狂徒慕色穷追赶,

             孤苦伶仃无处藏。

             没奈何且把高楼上,

(绿珠急上楼。孙秀追上,尾随登楼。)

绿珠   (唱)     如烛光明照虎狼。

孙秀   (唱)     娘行快把门开放,

             今夜良宵入洞房。

绿珠   (白)     唗!

     (唱)     听罢言来心悲伤,

             樊笼无计可飞翔。

             古来烈女柏舟上,

             岂肯随鸦误凤凰!

孙秀   (唱)     娘行把话错来讲,

             我比石崇模样强。

绿珠   (唱)     思来想去添惆怅,

             阵阵凄凉无主张。

             银牙咬碎肝肠断,

             不如一死永流芳。

(绿珠坠楼,下。)

孙秀   (白)     哎呀,可惜呀可惜!

(四龙套、四大刀手、司马颖、司马冏同上,同擒孙秀。)

孙秀   (白)     你们拿我做甚!

司马颖  (白)     你这狗才,仗着逆贼司马伦的势力,无恶不作,狐假虎威。他已被我等擒住,特地前来拿你。

孙秀   (白)     哎呀!

     (唱)     听一言来魂飘荡,

             枉费心机空逞强。

             美人未得身同丧,

             看看要到鬼门乡。

司马颖  (白)     来呀!

四大刀手 (同白)    有!

司马颖  (白)     将他推至刑场,即刻开刀!

四大刀手 (同白)    啊!

(四大刀手押孙秀同下。)

司马颖  (白)     我等入朝奏明圣上去者!

司马冏  (白)     请!

(尾声。众人同下。)
(完)


浏览次数:855 ┊ 字数:13250 ┊ 最后更新:2019-01-18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