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搜山打车》

主要角色
程济:老生
建文帝:小生

情节
明成祖以靖难为名,兴兵直取金陵。建文帝与吏部尚书程济乔装逃出,潜居白云观。礼部尚书严震直奉旨搜山,获建文帝,打入囚车,押解入都。程济拦路,痛诋严震直。严震直悔悟,打车自刎。程济与建文帝遂得逃走。

根据《京剧汇编》第九十八集:余胜荪藏本整理

录入:小豆子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301.12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四青袍、二差役引严震直同上。)

严震直  (引子)    居官秉忠心,食俸禄,当报君恩。

     (念)     在朝执政扶乾坤,但愿四海息烟尘。口道忠心与赤胆,却另怀藏一片心。

     (白)     下官、严震直。燕王驾下为臣,官拜尚书之职。只因我主放走建文帝,有吏部程济保护,逃出皇城,不知去向。昨日探马报道,离城十里之外,有一白云观,来了一僧一道,相貌不俗,决非等闲之辈。今奉王命,带领长随前去捉拿。如果是他君臣二人,斩草除根,以免后患。

             来!

四青袍、

二差役  (同白)    有。

严震直  (白)     城外白云观去者!

四青袍、

二差役  (同白)    啊!

(水底鱼牌。众人同下。)

【第二场】

建文帝  (内白)    阿弥陀佛!

(建文帝上。)

建文帝  (四平调)   乾坤混乱干戈动,

             何日才得定太平。

     (白)     我、建文帝。自从逃出皇城,君臣暂在白云观隐身,观院却还僻静,倒也清闲。今日忽然眼跳心惊,不知主何先兆,令人好难解也!

     (四平调)   为什么心惊肉又跳?

             行不安来坐不牢。

             见乌鸦不住当头叫,

             吉凶祸福难猜着。

(水底鱼牌。四青袍、二差役、严震直同上。)
四青袍、

二差役  (同白)    来此已是白云观。

严震直  (白)     打了进去!

四青袍、

二差役  (同白)    啊!

(四青袍、二差役同打门,同进。)

严震直  (白)     哈哈哈……你在这里?

建文帝  (白)     啊!你们是些什么人?为何打进我的观来?

严震直  (白)     呀呀呸!事到如今,还想隐瞒,难道我不认得你是建文帝么?

建文帝  (白)     你认得我是建文帝,难道我就不认得你是严震直么?

严震直  (白)     今日才认得你严老爷!

建文帝  (白)     好奸贼!

     (四平调)   你平白无故起波涛,

             苦害忠良为哪条?

             天理昭彰循环报,

             难逃骂名万古标!

严震直  (白)     呸!

     (四平调)   今奉旨意出皇朝,

             海角天涯捕亡逃。

             这是你自作自受大限到,

             却又何必絮叨叨?

     (白)     来呀!铁链手扭打上囚牢!

四青袍、

二差役  (同白)    啊!

(四青袍同与建文帝带手铐,车夫上,搀建文帝上车,众人同下。)

【第三场】

程济   (内白)    无量佛!

(程济上。)

程济   (四平调)   昨奉师命送故交,

             一路凄凉落叶飘。

             叹人生徒把名利抱,

             朝东暮西奔波劳。

     (白)     程济。昨奉师命,护送故交,畅谈彻夜。今朝洒泪而别。想大师定在观中悬望。不免急急赶回便了。

     (四平调)   回复师命忙就道,

             怕的是大师愁闷心焦。

             为何此时身发躁?

             遍体生津似水浇。

             白云观路不远急行来到,

             猛抬头见面前岔事一条。

     (白)     啊!这山门被毁,隔扇打坏,是何缘故?也罢!不免请出大师一问,便知端的。

(程济向内。)

程济   (白)     有请大师!有请大师!有请大师!

             啊,大师不见,想是在观外游玩,待我寻找。

(程济出门。)

程济   (白)     啊大师,啊大师!哎呀,好奇怪也!

     (四平调)   为什么叫不应来寻不着,

             难道说这半山出了妖魔?

             只见那山门坏隔扇打破,

             大师踪迹难捉摸。

             急得我程济心如油火,

             费思索解不出其故为何。

四青袍  (内同白)   嗯咳!

程济   (白)     哎呀!那厢来了一伙人役,待我闪在一旁,听他们讲些什么。正是:

     (念)     要知心腹事,但听口中言。

(程济下。)

【第四场】

(四青袍、二差役同上。)

二差役  (同念)    奉了严爷命,捉拿建文君。来在中途路,想起老道人。

差役甲  (白)     请啦!

差役乙  (白)     请啦!

差役甲  (白)     你我奉了严尚书之命,捉拿建文皇帝。皇帝拿获了,中途路上,严爷又想起什么老道程济来啦,又命你我二次捉拿。咱们观中走走!

差役乙  (白)     走喳!

(四青袍、二差役同走圆场。)

二差役  (同白)    来此已是。

(二差役同向内。)

二差役  (同白)    老道程济!老道程济!

             这边不见,那边寻找。

(二差役同向内。)

二差役  (同白)    老道程济!老道程济!

差役甲  (白)     四下不见,难道叫你我变一个不成吗?

差役乙  (白)     你我先去回复严爷!

差役甲  (白)     言之有理。请!

     (念)     回复严命,不见道人。

差役乙  (念)     四下无有,哪里找寻!

(众人同下。)

【第五场】

(程济上。)

程济   (白)     哎呀,愧煞我也!适才听差役言道,建文帝被他们拿住;中途路上,又想起我程济,故此前来捉拿。想我对天发下誓愿:永保大师无事;今日被他们拿去,有何脸面去见去世的先帝也!

     (二黄导板)  料不想平地风波祸事到,

     (回龙)    莫非是天绝人定数难逃?

     (二黄原板)  好容易死中求活把君保,

             十六载的功劳一旦抛。

             为人不能全忠孝,

             枉在人间逞英豪?

     (白)     罢!

     (二黄原板)  跟踪差役——

     (二黄散板)  踉跄就道,

             要救大师出笼牢。

(程济下。)

【第六场】

(牌子。四青袍、二差役、车夫、建文帝、严震直同上。)

严震直  (白)     人役们!

四青袍、

二差役  (同白)    有。

严震直  (白)     离城多远?

四青袍、

二差役  (同白)    十里之遥。

严震直  (白)     就此趱行者!

四青袍、

二差役  (同白)    啊!

(牌子。众人同走圆场。)

程济   (内白)    严老先生慢走!

四青袍、

二差役  (同白)    启爷:有一老道赶来。

严震直  (白)     想是程济赶来。我不寻他,他倒来赶我。

             人役们!

四青袍、

二差役  (同白)    有。

严震直  (白)     人马扎住,路旁等候便了!

四青袍、

二差役  (同白)    啊!

程济   (内白)    走哇!

(程济上。)

程济   (二黄摇板)  疾走不觉路途远,

             奔得我两腿疼痛汗不干。

     (白)     我道是谁,原来是严老先生。请了!

严震直  (白)     我道是谁,原来是程济。你赶来做甚?

程济   (白)     我特来贺喜。

严震直  (白)     贺的什么喜?

程济   (白)     我想燕王为了建文帝,花费多少兵马钱粮,不曾拿获。如今被严老先生所擒,必得千金赏、万户侯,岂不可贺呀?

严震直  (白)     嗯!因功受赏,理所当然。我与兄台交厚,故意放你逃走,为何自投罗网?

程济   (白)     深感你的恩情!多谢你的美意!

严震直  (白)     些许薄情,何足挂齿?

程济   (白)     严震直啊,老匹夫!想你我当日一殿为臣,俱食朝廷的俸禄,同受皇家的深恩。不幸圣上失和,骨肉生变,为臣者理应秉定忠心,纠正朝纲才是。如今你不能替主分忧,反将主献与仇家,严震直啊老匹夫!你死在九泉,有何脸面去见那太祖高皇噢!

严震直  (白)     哼!

程济   (二黄摇板)  你也曾食过他的俸禄在朝廊,

             你也曾封妻荫子门楣光。

             自古来忠臣相标榜,

             岂可事仇把旧主伤?

             全不念身受恩重如山样,

             全不念君王赐字授金章。

             到如今媚新主大义全忘,

             岂不怕留骂名万古传扬?

             谄媚人直同那鹦鹉学唱,

             讲节操怎能比苏武牧羊?

             这行为衣冠中禽兽一样,

     (白)     贼子呀贼子!

     (二黄摇板)  你焉能禄位功名永久长?

建文帝  (白)     苦哇!

程济   (白)     哎呀且住!那旁囚车里面,乃是我主大师,我赶到此间,原为略尽君臣之义,不免向前相劝一番便了!

     (三叫头)   大师!我主!哎呀大师呀!

     (二黄导板)  自盘古到如今乾坤混乱!

     (三叫头)   大师!我主!哎呀大师呀!

严震直  (白)     人役们!

四青袍、

二差役  (同白)    有。

严震直  (白)     小心扎住者!

四青袍、

二差役  (同白)    啊!

程济   (二黄慢板)  哪有个帝王身上囚槛?

             现如今王纲坠奸臣当权,

             难指望一统太平年。

             可怜主也曾东西战,

             可怜主也曾把民安;

             可怜主九五之尊却被那燕王篡,

             可怜主失却了锦绣江山;

             可怜主吃只有黄虀淡饭,

             可怜主穿只有补衲僧衫;

             可怜主受尽了千般磨难,

             可怜主皈佛教了却尘缘。

             本打算图清净万事不管,

             落一个自怨自艾、自劝自慰、隐居深山。

             谁想到风波起又被拘管,

             系缧绁好一似罪犯当官。

             惨凄凄囚车旁与我主会面,

             倘不幸晴天霹雷、我主有险、微臣束手、心如箭攒。

             但愿主此一去少受颠险,

             但愿主一路上清吉平安;

             但愿主蒙燕王骨肉情念,

             但愿主得生路乐享田园。

             恨当朝文武臣旧恩不感,

             我程济死九泉也难心甘。

             在车前哭得我肝肠痛断、肝肠痛断,

     (哭头)    我那被屈含冤的主啊!

(四青袍同哭。)

严震直  (白)     我不许你哭!

程济   (二黄摇板)  大限到怎能够妙手回天!

四青袍、

差役甲  (同哭)    哎呀!

差役乙  (白)     什么事情,你们这么哭哇?

差役甲  (白)     你还没听见吗?

差役乙  (白)     听见什么?

差役甲  (白)     听见什么?想这样的差事,你我还当它干什么?谁不是建文帝的臣子,哪个不是他的子民?吃他的粮饷长大的,还要拿他请功受赏,天理何在?良心何存?

四青袍、

二差役  (同白)    你我不如各自散去了吧!

     (同二黄摇板) 为人不把良心正,

             后来如何把官升。

     (同白)    散啦!

严震直  (白)     人役们!

四青袍、

二差役  (同白)    什么事情?

严震直  (白)     你们不遵国法,违令者斩!

二差役  (同白)    什么,斩?剐都不怕你。先给你一下子,你别妄自尊大啦!

(二差役同打严震直,同下。四青袍同下。)

严震直  (白)     且住!看他君臣二人哭得可怜。人役们俱已离叛,我还有何脸面生在人世?也罢!不免拜谢老王爵禄之恩,寻个自尽了吧!

     (二黄摇板)  跌跪尘埃珠泪滚,

             吃什么爵禄报什么恩?

             为臣不能救主命,

             子孙万代落骂名。

             三尺龙泉出了鞘,

     (白)     程济!

     (二黄摇板)  放你君臣远逃生。

(严震直打车。)

严震直  (三叫头)   我主!老王!罢!

(严震直自刎死。)
建文帝、

程济   (同白)    哎呀严尚书啊!

建文帝  (二黄摇板)  一见尚书丧了命,

             你为小王轻了生。

程济   (二黄摇板)  谁叫你背主求荣图侥幸,

             报应循环天鉴明。

     (白)     哎呀大师呀!尚书已死,众将已散,此时不走,等待何时!

建文帝  (白)     就此逃走了吧!

程济   (白)     走了吧!

建文帝、

程济   (同唱)    闯破玉笼飞彩凤,

             挣开金锁走蛟龙。

程济   (白)     大师!

建文帝  (白)     卿家!

程济、

建文帝  (同白)    走!走!走!

(程济、建文帝同下。)
(完)


浏览次数:2772 ┊ 字数:4211 ┊ 最后更新:2013年09月14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