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战郢城》

主要角色
伍员:老生
申包胥:老生

情节
伍员借兵伐楚,破楚都城郢城。时楚平王已死,伍员发其墓,鞭其尸以泄恨。楚臣申包胥至秦搬兵求救。秦哀公迟迟不肯发兵,申包胥在秦庭痛哭,七日七夜。秦哀公为其所感,兴兵救楚。

根据《京剧汇编》第九十七集:孙盛武藏本整理

录入:豫让桥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581.36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四龙套、四下手、二将官、斗巢同上。)

斗巢   (引子)    据守麦城,操军马,备战吴兵。

     (念)     先王无故害忠良,信用谗臣起祸殃。孙武在吴为上将,子胥协助犯边疆。

     (白)     本帅,斗巢。奉楚王之命,镇守麦城。只因吴王姬光兴兵替伍员报仇,来犯边疆。大王命令尹囊瓦与司马沈尹戍领兵前往汉江迎敌。今闻囊瓦兵败逃亡,不知沈司马胜负如何?曾遣能行探子前去打探,未见回报。

报子   (内白)    报!

(报子上。)

报子   (白)     薳将军匹马而来。

斗巢   (白)     再探!

报子   (白)     啊!

(报子下。)

斗巢   (白)     且住!薳延匹马而来,事必紧急。

             有请!

(大吹打。薳延上。)

薳延   (白)     斗将军!

(斗巢扶薳延坐。)

斗巢   (白)     将军为何如此模样?

薳延   (白)     哎呀将军哪!囊瓦不听沈司马之言,贪功败阵,连累司马命丧沙场。司马临危之时,命我将首级带回郢都,叫将军等好生保守城池。

斗巢   (白)     不好了!

     (唱)     可怜司马沙场丧,

             失却国家一栋梁。

             眼见吴兵难抵挡,

             将军速速见君王。

     (白)     将军将司马首级带回郢都奏知主公,叫公子申等好生防守城池要紧!

薳延   (白)     将军,麦城乃紧要之地,必须小心把守。俺要回郢都去也!

     (唱)     孙武、子胥韬略广,

             麦城重地要提防。

(薳延下。)

斗巢   (唱)     国家不幸用贪囊,

             一旦之间失潢江。

     (白)     众将官,今吴兵猖獗,我国危急,食君之禄,当报君恩,尔等须要严加防守。整顿貔貅,提防吴贼攻城。听我吩咐!

     (西皮导板)  只因我国无良将,

     (西皮快板)  囊瓦失机惹祸殃。

             尔等齐心把贼挡,

             须当竭力报君王。

             哪怕身亡在阵上,

             千秋不朽姓名香。

             合城军将敌楼往,

四龙套、

四下手  (同白)    啊!

斗巢   (西皮散板)  防守森严莫要慌。

(众人同下。)

【第二场】

(四龙套、四上手、公子山、公子乾、夫概、专毅、伯嚭、唐侯、蔡侯、伍员、孙武、姬光同上。)
四龙套、

四上手  (同白)    启元帅:兵离郢城三舍。

伍员   (白)     即速上前攻打。

孙武   (白)     且慢!启大王:楚虽屡败,然郢都全盛,不可轻入;且有麦城联络,犄角相依,若攻郢都不下,麦城兵出,我军岂不首尾受敌!今请子胥带兵先打麦城,然后引漳江之水,通入赤湖,以灌郢都,郢都可以不战而自破。

姬光   (白)     先生之计甚善,元帅照计而行。就此传令。

伍员   (白)     领旨!

             众将官!分兵一半,随定主公在此扎营,听军师调遣;其余将士,随我攻打麦城去者!

(众人自两边分下。)

【第三场】

(众难民同上。)

众难民  (同唱)    躲兵避乱心惊恐,

             慌忙不知西与东。

难民甲  (白)     我等乃楚国百姓。今吴兵入境,唯恐抢掳村庄,我等只得逃往麦城以内躲避便了!

众难民  (同唱)    大家逃难往前拥,

             吴、楚交兵当避锋。

(众难民同下。)

【第四场】

伍员   (内西皮导板) 探明地利兵方动,

(四龙套、二将官执戈、执弓引伍员同上。)

伍员   (西皮快板)  改换军装少仆从。

             故国重来堪自痛,

             风光不与昔时同。

             凄凉满目多荒冢,

             想起了我家屈死父和兄。

             十数年来冤仇重,

             不由豪杰怒填胸。

             麦城高阜如云耸,

             地势崎岖不易攻。

             眼见逃来人甚众,

             躲兵避乱入城中。

(阴锣。众难民同上,过场,同下。)

伍员   (西皮快板)  平王无道干戈动,

             百姓奔逃西与东。

             只为报仇难顾众,

             可怜少妇与儿童。

             进兵无计空骁勇,

             内乱还须用计攻。

             远见一村人聚拢,

             依然磨麦在乡中。

     (白)     且住!看那一村庄,还有人驱驴磨麦!哦呵有了,麦城虽坚,有驴有磨,何愁其麦不碎!有此吉兆,某得攻城之计也!

     (西皮摇板)  将在谋来不在勇,

             见机而作是英雄。

             回营即刻传兵众,

             定计而行立大功。

(众人同下。)

【第五场】

(四上手、夫概、专毅、公子山、公子乾同上。)

四上手  (同白)    元帅出营,在此伺候。

(四龙套、伍员同上。)

伍员   (白)     公子山、公子乾听令:你二人各带兵五千,装运石草,在麦城东西筑城二座,东曰驴城,西曰磨城,有驴有磨,何愁麦之不下!你二人速速准备。

公子山、

公子乾  (同白)    得令!

(公子山、公子乾同下。)

伍员   (白)     夫概、专毅听令:你二人即速装扮逃难的百姓,混入麦城,三更时分,各门放火为号,本帅大兵前来接应。内外夹攻,不得违误。

夫概、

专毅   (同白)    得令!

(夫概、专毅同下。)

伍员   (唱)     斗巢纵有飞天勇,

             今夜难逃用火攻。

(众人同下。)

【第六场】

(四太监、楚昭王同上。)

楚昭王  (引子)    坐守荆襄,众文武,扶保朝纲。

     (念)     列国纷争各逞强,先王立业在荆襄。寡人未得擎天柱,难退吴兵定楚疆。

     (白)     寡人,楚王轸。只因吴兵犯界,曾命囊瓦、沈尹戍前去迎敌,不知胜负如何?叫寡人好担惊也!

公子申  (内白)    走哇!

(公子申上。)

公子申  (唱)     囊瓦失机他国往,

             全军覆没奏君王。

     (白)     启千岁:囊瓦全军覆没,投往他国去了。

楚昭王  (白)     囊瓦大败,竟自逃走了!咳!

     (唱)     可恨庸才无伎俩,

             投奔他国灭天良。

(内击鼓声。)

楚昭王  (白)     啊,外面何事?王兄问来。

公子申  (白)     外面何事?

薳延   (内白)    薳延回国,有紧急军情启奏。

公子申  (白)     启千岁:薳延回国,有紧急军情启奏。

楚昭王  (白)     宣他进宫。

公子申  (白)     宣薳延进宫。

薳延   (内白)    来也!

(薳延上。)

薳延   (唱)     司马阵前把命丧,

             贪夫误国害忠良。

     (白)     哎呀千岁呀!

(薳延跪。)

薳延   (白)     囊瓦不听司马沈尹戍之言,贪功出阵,全军覆没,连累司马战败自刎。首级托臣献上主公。

(楚昭王惊惧。)

楚昭王  (白)     哎,司马呀!

     (唱)     智勇双全为上将,

             可怜自刎在沙场!

     (白)     内侍,把首级速速安葬。封其子沈诸梁为叶公。

太监甲  (白)     领旨!

楚昭王  (白)     不能早用司马,以致囊瓦误国,孤之罪也。

             王兄,今吴兵一拥而来,如何是好?

公子申  (白)     大王不必惊慌,郢都城中尚有精兵数万,臣等即刻上城,严加防守。麦城又有斗巢在彼驻扎,犄角相依,料无妨碍。吴兵若来攻打,岂不首尾受敌。我有何惧哉!

楚昭王  (白)     国家存亡,皆在王兄身上。当行则行,由王兄自主,寡人不能为谋也!

     (唱)     事到如今无计想,

             全凭众将与兄王。

             图谋战守方为上,

             灭却吴人定楚邦。

(四太监、楚昭王同下。)

公子申  (唱)     主公虽幼英明王,

薳延   (唱)     囊瓦无才自逞强。

     (白)     事到如今,就请公子发令,严加防守,不可迟慢。

公子申  (白)     就烦将军一同上城。

薳延   (白)     请!

公子申  (唱)     严加防守城头上,

             遣兵把守鲁洑江。

薳延   (唱)     传谕众人须胆壮,

             齐心努力定无妨。

(公子申、薳延同下。)

【第七场】

(起初更鼓。二将官执灯引斗巢同上。)

斗巢   (唱)     开城只为救黎民,

             战鼓咚咚日已昏。

             今日缘何坐不稳?

     (白)     左右!

     (唱)     传知众将要留神。

二将官  (同白)    遵命!

(二将官同下。起二更鼓。)

斗巢   (唱)     我斗巢空挂将军印,

             心内无谋退敌兵。

             贯甲顶盔难就寝,

             观看兵书待天明。

(起三更鼓。夫概、专毅扮壮士持枪、火把同暗上,同看,同下。)

斗巢   (唱)     只为先王行不正,

             引来吴国动刀兵。

             子胥、孙武实难胜,

             怎得巧计退敌人。

(放火。)

报子   (内白)    报!

(报子上。)

报子   (白)     启将军:四门火起!

斗巢   (白)     再探!

报子   (白)     啊!

(报子下,上。)

报子   (白)     吴兵混入城中,已将东门打破。

斗巢   (白)     带马伺候!

(报子带马,斗巢上马。报子下。)

斗巢   (唱)     放火必然有内应,

             麦城失守罪非轻。

(夫概、专毅同上,同起打。夫概、专毅同败下,斗巢追下。四龙套、伍员同上。)

伍员   (白)     众将官,奋勇当先!

(夫概、专毅同败上,斗巢追上,同起打。夫概、专毅同下,伍员与斗巢会阵。)

斗巢   (白)     伍子胥!你缘何不念父母之邦,兴兵犯界,竟敢用诡计攻破我城?看枪!

伍员   (白)     且慢,楚王无故杀我父兄,今日特来报仇。将军若达时务,速避吾锋。

斗巢   (白)     好逆贼!还敢胡言。看枪!

(伍员、斗巢同起打。夫概、专毅同上,同起打,斗巢败下。)

四龙套  (同白)    斗巢败走。

伍员   (白)     不必追赶,即将城中火光熄灭,再决漳江之水,引入赤湖,以灌郢都,不得有误!

四龙套  (同白)    啊!

(众人同下。)

【第八场】

(斗巢上。)

斗巢   (唱)     匹马单枪心自恨,

             有何脸面见吾君!

     (白)     苍天哪,天!麦城已失,郢都难保。不免回朝保驾,逃往他国,借兵报仇,以赎此罪!

     (唱)     含羞带愧心难定,

             飞马回朝奏主君。

(斗巢下。)

【第九场】

(申包胥、公子申、子期、薳延、斗辛同上。)

公子申  (唱)     吴人奸计实难挡,

             水灌郢都怎主张!

     (白)     众位将军!吴人决水灌城,南门将破,如何是好?

申包胥  (白)     事已至此,快请主公出奔他国,再图后举。

公子申  (白)     言之有理。一同叩宫见驾。走哇!

     (唱)     满城百姓悲声放,

申包胥  (唱)     洪水滔滔不可当。

     (白)     臣等请大王出宫。

(大太监上。)

大太监  (白)     候着。

             启千岁:群臣叩宫求见。

(楚昭王上。)

楚昭王  (唱)     出得宫门用目望,

             群臣个个带慌张。

申包胥  (白)     哎呀千岁呀!吴人用水灌入城中,南门将破。请主公即速逃出郢都,再图恢复。

楚昭王  (白)     不好了!

     (唱)     敌兵四面太猖狂,

             倒叫寡人无主张。

             就是群臣保驾往,

             难抛母后在宫墙。

公子申  (白)     千岁!

     (唱)     劝君不必再观望,

子期   (唱)     少若迟延便不祥。

薳延   (唱)     臣等当先保驾往,

斗辛   (唱)     投奔他处再商量。

楚昭王  (白)     如此卿等少待,寡人请母后同行。

申包胥  (白)     臣等一同请驾。

楚昭王  (白)     儿臣有请母后。

(二宫女、孟嬴同上。)

孟嬴   (唱)     人声鼎沸水声响,

             只见皇儿两泪汪。

楚昭王  (白)     哎呀母后哇!吴兵用水灌城,南门将破,众臣奏请出奔,请母后即刻启行。

孟嬴   (白)     天哪!

     (唱)     国母之尊何处往,

             抛头露面岂寻常!

     (白)     皇儿,君死社稷,女守坤道,方为正理。宗庙陵寝,尽在郢都,今若弃去,不可复入矣!

     (唱)     只要身同社稷丧,

             九泉也好见君王。

申包胥  (白)     国太!

     (唱)     请驾速速他国往,

             岂能束手在宫墙!

斗巢   (内白)    走哇!

(斗巢上。)

斗巢   (唱)     身披残甲叮当响,

             只见群臣无主张。

楚昭王、
申包胥、
公子申、
子期、
薳延、

斗辛   (同白)    斗将军,由何处而来?

斗巢   (白)     哎呀千岁呀!

(斗巢跪。)

斗巢   (白)     麦城被吴兵袭破,臣之罪也。

楚昭王  (白)     哎,罢了啊罢了!

斗巢   (白)     郢都南门已经被水冲破,众臣还不保驾速行,等待何时?

公子申  (白)     怎奈国太不肯启驾。

斗巢   (白)     臣启国太:楚国土地尚多,今大王逃出,还可恢复,倘若死守郢都,岂不坐以待毙?

孟嬴   (白)     皇儿呀!

     (唱)     楚国若能重兴旺,

             皇儿急速出朝堂。

     (白)     众位大臣俱是忠心为国。皇儿,你可急速出行,以图恢复,为娘在此深宫,自有保全之策。

楚昭王  (白)     儿臣怎能舍得母后。

孟嬴   (白)     不必多言,快快去罢!

     (唱)     你等君臣急速往,

     (叫头)    众臣,皇儿!

     (哭)     喂呀……

     (唱)     含悲忍泪转宫墙。

(二宫女、孟嬴同下。)

楚昭王  (哭)     母后哇!

     (唱)     儿之不孝负恩养,

             进退维艰哭断肠!

(四龙套、夫概、专毅、伍员同上,过场,同下。)

申包胥  (白)     哎呀千岁呀!吴兵喊声已近,臣等以恢复宗庙社稷为重,皆不能自顾家眷,请千岁快快逃走了吧!

     (唱)     国太镇宫有志量,

             君王不必过悲伤。

楚昭王  (唱)     悲悲切切心惊慌,

申包胥  (白)     请千岁更衣。

(楚昭王更衣。)

楚昭王  (白)     走哇!

     (唱)     逃出郢都再商量。

(众人自两边分下。)

【第十场】

(急三枪牌。四龙套、夫概、专毅、伍员同上。)

四龙套  (同白)    来此楚国朝门。

伍员   (白)     将宫廷团团围住,捉拿楚王要紧。

(风入松牌。众人同下。)

【第十一场】

(四太监、大太监、公子申、子期、申包胥、薳延、斗辛、斗巢、楚昭王同上。)

楚昭王  (唱)     离了郢都失去向,

申包胥  (唱)     主公暂且免悲伤。

楚昭王  (白)     众卿,你我君臣虽然逃出重围,只是到何处安身哪?

斗辛   (白)     臣家住郧邑,不如暂去臣家,再作道理。

申包胥  (白)     臣启主公:子胥灭楚必矣,主公与秦国有甥舅之亲,要解楚难,非秦国不可。

楚昭王  (白)     大夫之言是也,只是何人前去?

申包胥  (白)     臣愿一往。

楚昭王  (白)     好哇,难得大夫忠心为国,只是车马全无,何以行走?

申包胥  (白)     国家遭此大难,正是为臣子者肝脑涂地之时,何惧跋涉之苦。主公请上,为臣就此拜别了!

     (唱)     君王颠沛难安享,

             臣子奔忙理所当。

(申包胥下。)

楚昭王  (唱)     难得包胥秦国往,

     (哭头)    先王,母后!

     (哭)     哎罢了哇……

斗巢   (白)     千岁!

     (唱)     借兵重整旧家邦。

(众人同下。)

【第十二场】

(申包胥上。)

申包胥  (唱)     国破都因无良将,

             贪夫用事丧家邦。

     (白)     想我申包胥,当年顾全友义,不泄子胥之谋。今日尽君之忠,以求秦国之救,两者皆是。只是这千里跋涉,诚非容易。

(申包胥想。)

申包胥  (白)     呀呀呸,为国献身,你、你、你……何苦之有!

     (唱)     跋山涉水急前往,

             戴月披星两足忙。

             渴饮饥餐全不想,

     (白)     喂哟哟!

     (唱)     忽然一阵痛难当。

     (白)     哎呀,两足俱被荆棘刺破,难以行走,如何是好?也罢,不免把衣襟扯下,将两足包裹,缓缓而行便了。

(阴锣。申包胥面向内,做包脚。)

申包胥  (唱)     裹足而行实勉强,

             恰如孤雁历风霜。

     (白)     且住,我曾与子胥有言:他能破楚,我能安楚。他能灭楚,我能存楚。他灭楚之志,今日已行。我存楚之念,尚未如愿。倘秦国不肯发兵,申包胥呀,申包胥,你有何颜立于人世也!

     (唱)     忆前言只觉得心中惆怅,

             为扶国不由人步履慌忙。

             发蓬松衣破碎疯癫模样,

             到秦境望荆门回首悲伤。

(申包胥下。)

【第十三场】

(二宫女、孟嬴同上。)

孟嬴   (唱)     耳边厢只听得人声大振,

             闯宫闱必然是吴国君臣。

     (白)     我乃楚平王之后,昭王之母秦女孟嬴是也。不料国家一旦而亡,我儿君臣逃走。本欲捐躯,且待吾儿恢复楚国。倘天不佑楚,那时再当尽节,未为晚也。

             宫娥们,将宝剑悬挂宫门。

     (唱)     未亡人重节烈主意拿稳,

             叫左右休惊恐紧守宫门。

(伯嚭上。)

伯嚭   (唱)     闻听秦女尚青春,

             特到后宫来找寻。

     (白)     俺,伯嚭。闻得昭王之母,色尚未衰,何不搜献吴王,以求近幸也!

     (唱)     欲得吴王心宠幸,

             轻轻独自叩宫门。

     (白)     此乃孟嬴之宫,待我叩门。

(伯嚭叩门。)

宫女甲  (白)     何人叩宫?

伯嚭   (白)     吴国大夫伯嚭在此。

孟嬴   (白)     唗!

     (唱)     伯嚭原为楚旧臣,

             而今竟敢灭人伦。

     (白)     伯嚭听者:虽则楚国不幸,尔乃楚国旧臣。君后之宫,非臣子所入之地,还不退下!

伯嚭   (白)     夫人差矣!乱伦灭理,此先君平王之事也。夫人原为太子建所聘,被平王夺纳,耽误夫人青春。今我主风流年少,夫人若肯相从,比平王真不啻天渊之别也!

     (唱)     既是平王行不正,

             夫人何苦误青春?

孟嬴   (唱)     秦、楚联姻名分定,

             匹夫何敢乱胡云。

             当年若有忠言进,

             无极奸谋怎样行。

伯嚭   (唱)     好意良言劝不醒,

             少时刀剑便临身。

             我今把守在宫禁,

             吴王到此候旨行。

(伯嚭望。四文堂、姬光同上。)

姬光   (唱)     五载成功入郢城,

             势如破竹神鬼惊。

             军师孙武能决胜,

             元帅子胥兵法精。

             舍弃战船到楚境,

             引来湖水灌荆门。

             从今四海威名震,

             敢比桓、文霸业兴。

     (白)     来此已是楚王后宫。

             左右,外厢伺候。

(四文堂同下。)

伯嚭   (白)     伯嚭扫除楚王宫室,迎接大王。

姬光   (白)     楚王逃走,宫眷如何?

伯嚭   (白)     现在楚王之母孟嬴,在此宫内。原是太子建之妻,平王闻其美而夺之。今年尚少,色美如初,大王何不收纳。

姬光   (白)     啊大夫,可为寡人召她出见。

伯嚭   (白)     臣已叩过宫门,被她以旧臣相责。不敢向前了。

姬光   (白)     如此,待寡人亲自请见。

     (唱)     平王爱色行非正,

             父纳子妻乱人伦。

             留此孟嬴天报应,

             寡人亲自叩宫门。

     (白)     请夫人开门。我乃吴王在此,速来接驾。

孟嬴   (白)     休得无礼!

     (唱)     国破家亡应恤悯,

             缘何苦逼未亡人。

     (白)     妾闻诸侯者,一国之教也。礼,男女不同席,食不共器,所以示别。大王乃姬周之裔,何得弃其表仪,以图淫乱!倘不自重,以威逼相加,未亡人宁伏剑而死,不敢承命!

姬光   (白)     呀!

     (唱)     侃侃言词真烈性,

             寡人怎敢动私情。

     (白)     夫人请息怒。寡人久慕夫人,愿识颜色,何敢及乱。夫人但放宽心,寡人并无别意。

             伯嚭,速去吩咐我军,不许擅入。仍令原旧宫人伺候,听从夫人自便,违令者斩!

伯嚭   (白)     下面听者!吴王有旨:我军人等,不许擅入楚夫人之宫。违令者斩!

孟嬴   (哭)     喂呀!皇儿呀……

     (唱)     虽然本后言词正,

             还得吴王大义明。

(二宫女、孟嬴同下。伍员上。)

伍员   (唱)     来在楚宫搜寻尽,

             未曾寻着对头人。

     (白)     恭喜大王,已得楚国。

姬光   (白)     皆赖子胥之力也。

伍员   (哭)     唉,罢了哇……

姬光   (白)     楚国已破,卿志已酬,为何悲痛?

伍员   (白)     平王已死,昭王逃亡,臣父兄之仇未报万一也!

姬光   (白)     卿欲如何呢?

伍员   (白)     乞大王:许臣掘平王之墓,开棺斩首,方泄臣恨。

姬光   (白)     卿为德于寡人多矣,寡人何惜枯骨,当遂卿所愿。

伍员   (白)     多谢大王。

     (唱)     一十九年方泄恨,

             带兵去掘楚王坟。

(伍员下。)

姬光   (白)     伯嚭传旨!

     (唱)     楚国城内安百姓,

             章华台上宴群臣。

(姬光、伯嚭同下。)

【第十四场】

(申包胥上。)

申包胥  (唱)     昼夜奔驰心暗想,

             忠君哪顾路途长。

             必须秦国发兵将,

             重整山河定楚邦。

     (白)     俺,申包胥。奔秦求救,且喜已到他国朝门。哎呀,前日我君臣在离乱之间,不曾讨得国书,如何是好?呀呀呸,申包胥呀,你好糊涂也,难道不许你在此喊叫求救么!

     (唱)     未得国书心暗想,

             必须切切诉衷肠。

             高喊求救朝门闯,

(四太监、四大铠、秦哀公同上。四大铠同抓申包胥跪。)

秦哀公  (唱)     你是何人说端详。

     (白)     下跪何人,为何这等模样?

申包胥  (白)     下跪乃楚国难臣申包胥,奉寡君之命,冒死前来,求大王平定我国之乱。

秦哀公  (白)     大夫席地而坐,略定神色,请道其详。

申包胥  (白)     叩谢贤君。吴国姬光得伍员扶助,刺杀王僚,得了君位,势欲荐食诸侯。兵自楚始,寡君失守社稷,伏于草莽之间,特命下臣告急于上国,乞君念甥舅之情,以解此危也!

     (唱)     寡君误用无谋将,

             囊瓦昏庸丧楚邦。

             望乞贤君恩惠降,

             扶危济困示秦强。

秦哀公  (唱)     我国兵微无力往,

             寡人只好守秦疆。

     (白)     寡人僻居西陲,兵微将寡,自保不暇,安能为人救应,大夫还是请求他国为是呀。

申包胥  (白)     秦楚连界,楚遭兵而秦不救,吴先灭楚,次将及秦。君之存楚,亦以固秦也。何况还有甥舅之情乎!

     (唱)     吴今灭楚必贪妄,

             唯恐秦疆定有伤。

秦哀公  (唱)     大夫姑且馆驿往,

             孤与群臣细商量。

     (白)     退班!

(四太监、四大铠、秦哀公同下。)

申包胥  (白)     哎呀!

     (唱)     秦君不肯发兵将,

             倒叫包胥无主张。

     (白)     哎呀且住,秦君优柔寡断,不肯发兵。我主尚在流亡,望我如渴,我申包胥怎能在馆驿安宿!哦呵有了,我就在此哭求,至死不离寸地,以尽人臣之节也!

     (唱)     见红日落西方月又东上,

             我一人殿庭立暗自悲伤。

             恨囊瓦无将才全军尽丧,

             一旦间郢都地付于汪洋。

             顾不得楚宗庙先王祭享,

             顾不得众黎民同受灾殃。

             想君王遭患难伏于草莽,

             也不过二三臣略进壶浆。

             但愿得伍子胥不知去向,

             践前言我必须重整家邦。

             秦国君若不肯发兵遣将,

             我无有好良策能抑吴邦。

             念及此不由人悲声大放,

             在他乡思故国痛断肝肠。

             只哭得血泪流沾在襟上,

             拼一死我也要哀求秦王!

(四将官同上。)

四将官  (同唱)    包胥啼哭声音响,

             一片忠心为楚邦。

     (同白)    楚国大夫请了!我君命你安就馆驿,听候裁夺。你在此庭前终夜哭泣,是何道理?

申包胥  (白)     列位呀,包胥非敢哭立秦庭,不过是急君之急,忠君之难,列位将军饶恕噢!

     (唱)     众位将军须见谅,

             人臣岂敢负君王。

四将官  (同白)    哦!

     (同唱)    义正词严理得当,

             大夫不愧是忠良。

申包胥  (白)     唉!

     (唱)     列位休得谬言奖,

             自愧国亡身未亡。

             惜命暂留人世上,

             借兵扶楚理应当。

四将官  (同唱)    事待缓图终有望,

             大夫何必过悲伤。

     (同白)    请了!

(四将官同下。)

申包胥  (白)     唉!

     (唱)     似此闲言何必讲,

             包胥无处诉衷肠。

     (白)     这些武将所讲,尽为敷衍之词,何能济事。好不急煞人也!

     (唱)     不分昼夜悲声放,

             数日何曾进食浆。

             未得秦君恩旨降,

             咽喉气堵目无光。

(四文官同上。)

四文官  (同唱)    秦庭不是楚庭上,

             昼夜号啕为哪桩?

申包胥  (白)     列公啊!

     (唱)     甥舅之亲通聘往,

             秦君何不恤邻邦。

     (白)     自古仁君恤灾拯患,扶困济危,况秦、楚既是姻戚之邦,又为邻国。楚今有难,秦不发兵,吴识秦之弱明矣。即我不来,列公亦当请兵,破吴救楚,方为治国安邦之道。此所以桓、文、穆公之霸天下也。而今若有蹇叔、百里奚在世,何愁我楚国不兴,吴国不灭也!

     (唱)     非敢直言来毁谤,

             列公何不望秦强。

四文官  (同白)    呀!

     (同唱)    说明大义真豪爽,

             我等谏君救楚邦。

     (同白)    大夫不必悲伤,吾等奏请吾君,发兵救楚就是。

申包胥  (白)     若得如此,感铭肺腑。

四文官  (同白)    请!

(四文官同下。)

申包胥  (唱)     列位大人宫内往,

             秦君不应愧先王。

             若蒙借与兵和将,

             协力同心定楚邦。

(四太监、秦哀公同上。)

秦哀公  (唱)     七日未曾进食浆,

             忠臣如是岂寻常。

申包胥  (唱)     秦君升殿忙稽颡,

             望乞发兵到楚疆。

秦哀公  (白)     哎呀,楚臣为君之难,以至如此。七日七夜不脱衣冠,立于殿庭哭泣,水浆未入一口。楚有贤臣若此,吴国尚欲侵灭,寡人未必有此贤臣,吴国焉能不来侵犯。

             申大夫,寡人为你赋“无衣”之诗,以旌忠节。大夫请起。

申包胥  (白)     谢千岁!

秦哀公  (白)     寡人发兵车五百乘,命子蒲、子虎为将,同你前去破吴救楚。你暂且随孤到后殿略进壶浆。

(秦哀公、申包胥、四太监同下。)

【第十五场】

(四白龙套、四上手、四白大铠、伍员同上。)

伍员   (唱)     报仇不见楚王面,

             难对父兄在九泉。

     (白)     可恨平王冤杀吾父,又斩吾兄,怀仇一十九载,未能得报。今奏请吴王前来掘挖平王之墓。

             众将官,即速前往!

     (唱)     奏请掘尸消恨怨,

             楚国坟墓在湖边。

四白龙套、
四上手、

四白大铠 (同白)    来此寥台湖。

伍员   (白)     将楚王坟墓掘开!

(四上手同下,同抬棺上。)

伍员   (白)     苍天哪,苍天!平王弃子夺媳,杀忠任佞,灭吾宗族,生不能加兵其颈,死亦当诛戮其尸,以报父兄于泉下。今掘一空棺,岂非天不令我报仇乎!

     (唱)     为何天不从人愿,

             反叫昏君得保全!

(老民甲上。)

老民甲  (唱)     平王无道民嗟怨,

             指点尸棺好报冤。

     (白)     老民求见将军。

伍员   (白)     老者见我何事?

老民甲  (白)     将军要取平王尸棺何意?

伍员   (白)     平王生前无道,屈害我家,故而掘其坟墓。

老民甲  (白)     此乃平王之疑冢也。平王自知多怨,疑人发掘,故葬于湖水之中。

伍员   (白)     老者何得而知?

老民甲  (白)     老汉乃石工也。昔年平王曾令我等五十余人,砌造疑冢,恐我等泄露机密,冢成之后,将石工尽杀冢内,老汉侥幸逃免。今见将军掘其坟墓,故而相引,与我等五十余人报仇雪恨。

伍员   (白)     如此,有烦老丈指引。

老民甲  (白)     将军随我登寥台一望。

     (唱)     忙上寥台来指点,

             湖心之内是真棺。

伍员   (唱)     茫茫湖水难分辨,

             不见坟台在那边。

老民甲  (白)     那湖中浅水之处,便是王冢。

伍员   (白)     众将官,壅彻湖水,再掘昏王之墓。

四上手  (同白)    得令!

(四上手同下。)

伍员   (白)     昏王啊!

     (唱)     若知死后尸身现,

老民甲  (唱)     何必生前作恶端。

(四上手同上。)

四上手  (同白)    启将军:已见楚王棺木。

伍员   (白)     劈开了!

四上手  (同白)    啊!

(四上手同下。)

伍员   (唱)     狡兔三窟来遮掩,

老民甲  (白)     将军!

     (唱)     欺人难以欺苍天。

(四上手同上。)

四上手  (同白)    启将军:楚王尸身用水银装殓,颜色如生。

伍员   (白)     闪开了!

     (唱)     见尸不变怒冲天,

             怀恨至今十九年。

             解带脱袍铠甲现,

             伍员今日报仇冤!

     (白)     左右,将尸抬出!

(四上手同下,同抬楚平王尸上。)

伍员   (白)     昏王啊!

     (唱)     昏王僵尸如生前,

             想起了当年结仇冤。

             你不该夺位行机变,

             你不该贪淫信佞奸。

             你不该灭伦纳媳藏宫院,

             你不该废长听谗言。

             将我父兄齐问斩,

             满门被害不心甘。

             定要杀我紧追赶,

             画影图形各处悬。

             保定储君太子建,

             投奔宋、郑不相安。

             可怜太子身遭难,

             颠沛流离避祸端。

             混出昭关躲阻险,

             壮年悲切白须髯。

             吹箫乞食歌声惨,

             引动吴王另眼看。

             为我报仇把兵遣,

             黎民涂炭起狼烟。

             生前作恶罪虽免,

             死后何能尸骨全。

             天理昭彰将你现,

             英雄怒发直冲冠!

     (白)     鞭来!

(伍员鞭楚平王尸。)

伍员   (唱)     昏王骨折肉皆烂,

             死后难逃三百鞭。

     (白)     众将官,昏王骨骸抛弃荒野!

(四上手同抬楚平王尸下。)

老民甲  (白)     可见冤仇不可结。仇恨已消,我不免走了吧。

(老民甲下。)

伍员   (唱)     今日方消杀父怨,

             世间报应有循环。

     (白)     众军士,老者何在?

四白龙套、

四白大铠 (同白)    众老者去了。

伍员   (白)     啊,我看老者此来,乃是天助我报仇也!

报子   (内白)    报!

(报子上。)

报子   (白)     启将军:申包胥借来秦国人马,来犯我军。

伍员   (白)     再探!

报子   (白)     啊!

(报子下。)

伍员   (唱)     听报忽然起旧念,

             包胥可谓践前言。

             我今既已如心愿,

             他要救楚难上难。

(伍员、四白龙套、四白大铠同下。)

【第十六场】

(粉孩儿牌。四龙套、四大铠、四上手、四大刀手、公子蒲、公子虎、申包胥同上。)

申包胥  (白)     下官,申包胥。

公子蒲  (白)     秦国大将子蒲。

公子虎  (白)     秦国大将子虎。

申包胥  (白)     奉秦君之命,随同二位将军前往救楚破吴。一路行来,听得伍子胥掘墓鞭尸,请二位将军即速杀上前去。

公子蒲  (白)     子迎楚师,先与吴人交战,我等随后击杀。

申包胥  (白)     遵命!

(申包胥下。)

公子蒲  (白)     众将官,杀上前去!

(红芍药牌。众人同下。)

【第十七场】

(四龙套、薳延、宋木、斗辛、斗巢、公子申、子期同上。)
薳延、
宋木、
斗辛、
斗巢、
公子申、

子期   (同白)    俺——

薳延   (白)     薳延。

宋木   (白)     宋木。

斗辛   (白)     斗辛。

斗巢   (白)     斗巢。

公子申  (白)     公子申。

子期   (白)     子期。

公子申  (白)     申大夫借得秦兵,约你我在此相会,怎么还不见到来?

申包胥  (内白)    走!

(申包胥上。)

申包胥  (白)     众位将军,人马可齐?

公子申  (白)     俱已齐备。

申包胥  (白)     秦师随后即到,我等速速催军迎敌者!

(众人同下。)

【第十八场】

(四龙套、四大铠、四下手、四马夫、夫概同上。)

夫概   (白)     俺,夫概。奉吴王之命,迎敌楚师。

             众将官,急速前往!

(四龙套、薳延、宋木、斗辛、斗巢、公子申、子期、申包胥同上,同会阵。)

申包胥  (白)     来将通名!

夫概   (白)     听了!俺乃吴国大将公子夫概。你乃何人?

申包胥  (白)     听者:吾乃申包胥。借到秦兵,特来复楚。尔等速速退兵回国,不可丧师取死!

夫概   (白)     一派胡言。看刀!

(申包胥、夫概同起打。四龙套、薳延、宋木、斗辛、斗巢、公子申、子期、申包胥同败下,四龙套、四大铠、四下手、四马夫、夫概同追下。急急风牌。四龙套、四大铠、四上手、四大刀手、公子蒲、公子虎同上。四龙套、四大铠、四下手、四马夫、夫概同上,同会阵。四龙套、四大铠、四下手、四马夫、夫概同败下,四龙套、四大铠、四上手、四大刀手、公子蒲、公子虎同追下。急急风牌。四龙套、伯嚭、唐侯、蔡侯、专毅、公子山、公子乾、伍员同上,过场,同下。夫概败上,公子蒲、公子虎同追上。专毅、公子山、公子乾同上,同接打公子蒲、公子虎。夫概下。公子虎、公子蒲、专毅、公子山、公子乾同下。伍员上,薳延、宋木、斗辛、斗巢、公子申、子期同上,同起打。薳延、宋木、斗辛、斗巢、公子申、子期同败下。四龙套、伯嚭、唐侯、蔡侯、专毅、公子山、公子乾同上,申包胥、四龙套、薳延、宋木、斗辛、斗巢、公子申、子期同上。)

伍员   (白)     申兄请了!

申包胥  (白)     子胥,你家世代忠良,虽云报仇,不宜忒甚。物极必反,子宜速归,我当践复楚之约。

伍员   (白)     孝义不能两全,兄当见谅。

申包胥  (白)     子胥,你既不念父母之邦,来日决一死战!

伍员   (白)     好哇!今日天色已晚,明日定见雌雄。

申包胥  (白)     众将官,收兵!

(申包胥、四龙套、薳延、宋木、斗辛、斗巢、公子申、子期自上场门同下。)

伍员   (白)     且住!看秦兵强盛,不可迎敌。楚国又不能定,不免回营与军师商议便了。

(众人同下。)
(完)


浏览次数:435 ┊ 字数:12255 ┊ 最后更新:2017年04月07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