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秦罗敷》

主要角色
秦罗敷:旦

情节
秦罗敷配夫王仁,夫为赵王家令,己则务农桑。赵王见而悦之,欲宣入宫中,秦罗敷不愿,作歌以明志。

根据《京剧汇编》第九十二集:北京图书馆藏本整理

录入:小豆子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24.66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秦罗敷上。)

秦罗敷  (引子)    绣阁衾香,配鸾凰,哪羡君王!

     (念)     海棠红上碧纱窗,漫摘梨花助晓妆。春色萦人腰欲折,难禁三月好风光。

     (白)     奴家、秦氏罗敷。配夫王仁,家住邯郸,现为赵王家令。夫妻日出而作,日入而息。薄田数顷,颇堪自给。一角红楼,双宿双飞。既不讪笑旁人的百结鹑衣,也不羡慕他人的高车驷马,安居乐业,于愿斯足。看今日天气清和,蜂蝶成阵,我不免前去桑园,采取嫩叶柔枝,饲养春蚕,以作这御寒之计。正是:

     (念)     冬去春来麦又黄,织衣莫待降寒霜。

     (唱)     舒玉腕推纱窗楼头远望,

             百花开绿叶肥麦浪汪洋。

             惜花蝶闹东墙纷飞上下,

             又只见穿林燕戏舞垂杨。

             提钩篮来至在陌头以上,

             御沟水漂金莲花放奇芳。

     (白)     我看此处,距离吾家园亭不远,这道旁桑树,倒也青翠可爱,想系官家种植,定有官人照顾。只是如此有用之物,弃置未免可惜,我若择其善者而留之,岂不是好!哎呀且住!设有官人前来干涉,我便如何答对?

(秦罗敷想。)

秦罗敷  (白)     哦,有了!设有官人前来,我只道与赵王当家令的我那王郎,命我前来摘取便了!

(秦罗敷采桑。)

秦罗敷  (唱)     满天红雨近端阳,

             旭日东升浮碧塘。

             绿叶成荫张翠盖,

             往来都为麦田忙。

             微风吹发凉如水,

             荆针又刺破了我的好衣裳。

             夫君朝里将君侍,

             奴这里殷勤采野桑。

             欲攀高枝凭远望,

(秦罗敷攀树跌下。)

秦罗敷  (唱)     跌碎怀中紫荷囊!

     (白)     罢了,奴家桑叶业已足数,本待凭高一望,怎奈又跌将下来!只这一跤,跌得我眼花缭乱,宝髻低垂,就是这耳上的明月双珠,也失落了一个!

(秦罗敷寻找。)

秦罗敷  (白)     可见为人切莫攀高,攀高必然跌落!看这道旁,石青树碧,正好休息一番,再回家转。

(秦罗敷看。)

秦罗敷  (白)     这阳关大道,游人如蚁,好不热闹也!怎么那个担担子的,痴立那厢,正不知他心中在想些什么!怎么,那壁厢的人儿,将冠巾脱下,立在那里,意欲何为呀?莫非他们都在注意我么?

(秦罗敷笑。)

秦罗敷  (唱)     自幼罗敷爱艳妆,

             常向花间斗晚芳。

             一任他人道长短,

             惟爱吾家王二郎。

(秦罗敷看。)

秦罗敷  (白)     怎么,那一伙耕地的农夫,都把锄头丢了。就是那放牛的哥哥么,也将这牛儿牵着不走,都越发地看起奴家来了!

(秦罗敷笑。)

秦罗敷  (白)     想奴家生来与旁人一般无二,为何他们把那凶呆呆的眼睛,盯着奴家呢?

(秦罗敷笑。)

秦罗敷  (白)     哎呀呀,哪里来的这许多无有见过世面的男子哟!

     (唱)     笑痴人如狼虎将奴来望,

             倒叫我罗敷女好不心慌。

             提篮笼和勾竿家门来转,

             一任他莽男儿如醉如狂!

     (白)     且慢!莫非是他们道我罗敷不该采取这陌上的官家桑叶么?哎呀且住!我忽然间想起一桩心事来了!向我罗敷,自从出嫁以来,郎君如意,恩爱非常,前日也曾去到那边陌头之上,采桑玩耍,正值那赵王他与随从人等,凭楼远望,单单看见了奴家,就寻向我的夫君,道我的风姿窈窕,竟欲宣入宫中,赐以酒宴,但不知他意欲何为?莫非赵王他起了不良之意么?若是去么,只怕是被……

(秦罗敷焦急。)

秦罗敷  (白)     不去么,又待怎样?我只好急急回家,与我那王郎,商议一个脱身之计!若是等到那东离西散的时节,就悔之晚矣!

(秦罗敷跑圆场。)

秦罗敷  (唱)     自幼儿美姿容风流自赏,

             哪管他长舌妇飞短流长。

             挽云鬟拢翠髻描眉画鬓,

             一任他田舍郎枉费肝肠。

             坐鸾井望天鹅徒生魔障,

             女儿家撒娇俏这又何妨!

             论容颜如桃李天仙模样,

             事夫君全节义凛若冰霜。

     (白)     来此已是家门,但不知夫君他回来无有?

(秦罗敷进门,看。)

秦罗敷  (白)     怎么今日天到这般时候,还未曾回来?莫非是我王家,要祸从天降不成么!

     (唱)     看春蚕已无心竿篮乱放,

(秦罗敷放篮。)

秦罗敷  (唱)     盼夫君未回转好不神伤!

     (白)     记得昨日王郎一进门来,他就愁眉不展,还是我温存软语,细细地追问情由,方才知道那赵王昨日将他招进书房言道:昨日我登楼远望,看见你的妻子风流貌美;又闻人言,道她玉指搊筝,盖世无双,可否宣进宫中,前来一见?怎奈我那王郎,素昔忠厚,当面应允。想那赵王,乃是一国之主,听政安民,且无余暇,怎么单单要召见我这无德无才的妇人呢?这是何道理?莫非他真痴心妄想不成么!我想这筵宴是用不得的!看那侯门墙院,深如渊海,易入难出,到那时节,更有何缘再见我那王郎啊!

(秦罗敷哭。)

秦罗敷  (白)     苍天哪,天!想我罗敷,夙行多义,为什么这祸从天起!吾想此事,业已如此,枉自伤心,也徒然无益。我不免寻思一脱身之计!

(秦罗敷想。)

秦罗敷  (白)     有了,奴家听人言道:那赵王潜心礼乐,言义行仁,昨日偶作非分之想,或系一时之误,也是有的。我不免借此天光尚早,制出几支歌曲,谱入筝中,待他召见之日,奏与他听;他若明白,自然追悔,如若不然,我就将身一越,撞死阶前!这一,可以报我那王郎相爱之义!这二,可以免去秦氏家门之羞!这三,可以警戒后来无道昏君,不要贪恋别人家的妻子!人生在世,忍辱含羞,有何颜面!我就这样对付赵王便了!

(秦罗敷弹筝。)

秦罗敷  (唱)     日出东南隅,

             照我秦氏楼。

             秦氏有好女,

             自名为罗敷。

             罗敷喜蚕桑,

             采桑城南隅。

             青丝为笼系,

             桂枝为笼钩。

             头上倭堕髻,

             耳中明月珠。

             缃绮为下裙,

             紫绮为上襦。

             行者见罗敷,

             下担捋髭须。

             少年见罗敷,

             脱帽著帩头。

             耕者忘其犁,

             锄者忘其锄。

             来归相怒怨,

             但坐观罗敷。

     (白)     这第一段中,叙明我自身的身世,叫他知道,喜爱我罗敷的,并不是他一人哪!

(秦罗敷弹筝。)

秦罗敷  (唱)     使君从东来,

             五马立踌躇。

             使君遣吏问,

             问是谁家妹?

             秦氏有好女,

             自名为罗敷。

             罗敷年几何?

             二十尚不足,

             十五颇有余。

             使君谢罗敷,

             宁可共载不?

             罗敷前置辞:

             使君一何愚!

             使君自有妇,

             罗敷自有夫。

     (白)     这一段是不卑不亢,说明我自家的志愿,就是皇帝来此,也不见得就能更改了我的志愿,何况这赵王!他如何配得呀!

(秦罗敷弹筝。)

秦罗敷  (唱)     东方千余骑,

             夫婿居上头。

             何用识夫婿,

             白马从骊驹。

             青丝系马尾,

             黄金络马头。

             腰中鹿卢剑,

             可值千万余。

             十五府小史,

             二十朝大夫。

             三十侍中郎,

             四十专城居。

             为人洁白皙,

             鬑鬑颇有须。

             盈盈公府步,

             冉冉府中趋。

             坐中数千人,

             皆言夫婿殊!

(秦罗敷作喜慰状。)

秦罗敷  (白)     这第三段么,叫他知道我那王郎是如何人物,其实他那久居宫中之人能比得的!好不害羞噢!

(秦罗敷弹筝。)

秦罗敷  (白)     所幸歌曲筝声,业已谱好。且到后面,收拾一番,等我那王郎回来,告知于他便了!正是:

     (念)     自家且顾安神乐,休管他人抢帝王!

(秦罗敷下。)
(完)


浏览次数:4094 ┊ 字数:2861 ┊ 最后更新:2008年12月23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