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马房释放》

主要角色
陈荣:老生
奎顺:小生

情节
陈文古欲买好友奎文吉家藏宝物“瑞霓罗帐”;奎文吉不肯。陈文古设计陷奎文吉入狱,并将奎子奎顺禁于马房内,命老仆陈荣刺杀之。陈荣不忍,放奎顺逃走,已则自刎死。

根据《京剧汇编》第九十一集:故宫博物院藏本整理

录入:了溪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334.01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陈文古上。)

陈文古  (念)     斩草不除根,萌芽依旧生。斩草要去根,萌芽永不生。

     (白)     在下、陈文古。我有一好友名叫奎文吉,他家有一宝物,名叫瑞霓罗帐,是我叫他价卖与我,他执意不肯,因此我用酒将他劝醉,将短刀、银两藏在他的身边,推往大街之上,被那巡更之人拿走,当他偷盗杀人,送往公堂,苦打成招,问成死罪。他妻子骂上我门,是我用计,以石灰将她眼目揉瞎,打入磨房,又将他子奎顺打入那马房。

(陈碧桃暗上,偷听。)

陈文古  (白)     我想这一不做二不休,不免叫老家院陈荣于三更时分去到马房,将奎顺一刀刺死!

(陈碧桃下。)

陈文古  (白)     岂不是没有后患了么!就是这个主意。

             陈荣哪里!

(陈荣上。)

陈荣   (引子)    老迈年高,叹光阴,何时得了!

     (白)     老汉、陈荣。正在后面检点,大爷呼唤,只得近前。

             大爷在上,老奴叩头!

陈文古  (白)     站起来!

陈荣   (白)     谢大爷!

陈文古  (白)     看茶来!

陈荣   (白)     是。

(陈荣取茶。)

陈荣   (白)     大爷请茶。

(陈文古取杯饮,取银放杯内。)

陈文古  (白)     接杯。

(陈荣接杯,看。)

陈荣   (白)     呀,杯内有白银一锭,是何缘故?待我收下,他有来言,我有去语。

陈文古  (白)     陈荣,杯内可有什么?

陈荣   (白)     只见白银一锭,是老奴收下了。

陈文古  (白)     赏与你的。

陈荣   (白)     谢大爷!

陈文古  (白)     陈荣,大爷待你如何?

陈荣   (白)     大爷待小人恩重如山。

陈文古  (白)     我有桩心事要你去办,你可愿去?

陈荣   (白)     只要去得的,老奴焉敢不去!

陈文古  (白)     命你三更时分,去到马房,将奎顺一刀刺死!

陈荣   (白)     哎呀,大爷!杀人之事,老奴不敢去!

陈文古  (白)     住口!胆大的狗才,叫你走东不敢到西。你若不去,活活打死你这老狗!

陈荣   (白)     哎呀!

(陈荣背供。)

陈荣   (白)     我老糊涂了,此番去到马房,杀也在我,不杀也在我。嗯,自有道理。

(陈荣向陈文古。)

陈荣   (白)     大爷,老奴愿去,只是无有利器。

陈文古  (白)     随我来!

             这有钢刀一把,杀了奎顺,方可见我;杀不了奎顺,死也不要见我!去吧!

(陈文古下。)

陈荣   (白)     陈文古,好贼子啊!

     (唱)     陈文古做事心忒狠,

             暗害好友丧良心。

             朋友的妻儿你要个个杀尽,

             我岂肯为虎作伥做罪人!

(陈荣下。陈碧桃上。)

陈碧桃  (唱)     屏风后面听言讲,

             父亲为何把人伤!

     (白)     奴家、陈碧桃。在屏风后听爹爹呼唤陈荣,命他三更时分去到马房,将奎家二相公一刀刺杀,我不免挡住宅门,候陈荣到来,问个明白。

     (唱)     可叹我母去世早,

             撇下女儿受煎熬。

             爹爹行事太可恼,

             要害奎顺为哪条?

             我既知情救为妙,

             不然一命赴阴曹。

             将身站此宅门道,

             等候陈荣问根苗。

陈荣   (内白)    走哇!

(陈荣上。)

陈碧桃  (白)     老院公转来!

陈荣   (白)     什么人?

陈碧桃  (白)     院公!

陈荣   (白)     原来是小姐。老奴叩头!

陈碧桃  (白)     站起来。夜静更深,你往哪里去?

陈荣   (白)     老奴奉了大爷之命,前后检点。

陈碧桃  (白)     哪里是前后检点,分明奉了我爹爹之命,去到马房,将奎顺二相公一刀刺杀,是与不是?

陈荣   (白)     小姑娘,老奴心事却被你猜着了!

陈碧桃  (白)     老哥偌大年纪,为何这样世事不懂?

陈荣   (白)     老奴也是无可奈何。

陈碧桃  (白)     老哥,这有银子一锭,去到马房,杀也在你,不杀也在你。

陈荣   (白)     谢小姐!

陈碧桃  (白)     偌大年纪,你是懂事人哪!

(陈碧桃下。)

陈荣   (白)     小姐,哎呀,小姐呀!

     (唱)     好一个贤德陈小姐,

             他比陈荣胜十分。

             这样女子世间少,

             后来必定是贵人。

(陈荣下。奎顺上。)

奎顺   (念)     泪似湘江水,滚滚不住流。

     (白)     小生、奎顺。只为瑞霓罗帐,陈文古将我父亲害在监中,老母打入磨房,好不气杀我也!

     (唱)     一霎时急得我三魂不在,

             七魂悠悠又转来。

             恨贼子来把我害,

             冤仇何日才得解开!

(陈荣上。)

陈荣   (唱)     急急忙忙把马房找,

             耳听谯楼二鼓敲。

             黄犬不住高声叫,

             狂风一阵灭灯苗。

             黑夜间观不见路途道,

             房内不见小儿曹。

             是何人把这风走了,

             陈文古知道怎肯饶!

             东廊不见西廊去找,

             他一觉睡着静悄悄。

     (白)     啊,看奎家二相公,竟此睡着了!也罢,待我老汉惊醒于他。

             二相公有人行刺于你!

奎顺   (唱)     听一言来魂魄掉,

             跪在尘埃求命饶。

             有恩须当恩来报,

             无仇杀我为哪条?

             望求开恩释放了,

             结草衔环报恩高。

     (白)     老伯饶命!

陈荣   (唱)     二相公哭得如酒醉,

             铁石人闻也泪抛。

             我本待将他释放了,

             陈贼知道怎肯饶!

             手执钢刀将他砍,

             他口口声声只叫饶。

             我还是杀的好放的好,

             倒叫老汉无计较。

     (白)     也罢!

     (唱)     宁可人头高杆吊,

             老汉放你去远逃!

     (白)     二相公,老汉不杀你,放你逃走了吧!

奎顺   (白)     谢老伯!

(奎顺下。)

陈荣   (白)     走的好!

(奎顺上。)

奎顺   (白)     走不得!文古贼子,重重禁门,叫我往哪里逃走!

             老伯,走不得!

陈荣   (白)     二相公为何转来?

奎顺   (白)     老伯,贼子重重禁门,我往哪里逃走!

陈荣   (白)     呀!这贼子重重禁门,叫他往哪里逃走!哦,有了!

             二相公,马房后倒塌一垛土墙,老汉送你那里逃走了吧!

奎顺   (白)     有劳老伯!

陈荣   (唱)     二相公不必泪嚎啕,

             老汉言来听根苗:

             遇着清官只管告,

奎顺   (白)     老伯那厢有人!

陈荣   (白)     什么人,待老汉看来!

             原来是系马的桩儿,待老扶助你一把。

奎顺   (白)     高了上不去!

陈荣   (白)     我找个石块垫着,二相公帮我一把!

奎顺   (白)     哎呀!

陈荣   (白)     这做什么?

奎顺   (白)     打了脚!

陈荣   (白)     不要高声!

     (唱)     好与你父母把仇消。

(奎顺上。)

陈荣   (白)     走得好!一路之上,不知他可有盘费,待我叫他转来。

             二相公转来!

奎顺   (白)     老伯,我走的好好,叫我转来何事?

陈荣   (白)     你一路之上可有盘费?

奎顺   (白)     老伯,我不过是求乞而已!

陈荣   (白)     二相公,你乃读书之人,焉能作求乞之事?老汉有白银一锭,带在身旁,也好做个盘费!

奎顺   (白)     老伯大恩,请上受我一拜!

陈荣   (白)     不瞒你说,这银子不是我的,是陈碧桃陈小姐的。你要拜,看绣楼上有红灯一盏,你与她多拜几拜!

(奎顺拜,下。)

陈荣   (白)     这一下脱了身,走得好!

(奎顺上。)

奎顺   (白)     走不得,走不得!我走了不大要紧,陈文古向他要人,他把什么人交还?走不得!

陈荣   (白)     为何又转来了?

奎顺   (白)     老伯,我走了不大要紧,陈文古向你要人,你把什么人交还与他?

陈荣   (白)     二相公,只要你脱身,休管老汉了!

奎顺   (白)     老伯,我情愿一死,岂肯连累于你?将我杀了吧!

陈荣   (白)     哎呀!

     (念)     好个有志奇男子,他比陈荣胜十分。世间多少男儿汉,要想比他万不能。

     (白)     二相公,那厢有人来了!

奎顺   (白)     在哪里?

(陈荣自刎。)

奎顺   (白)     不好了!受我一拜!

(奎顺拜。)

奎顺   (哭)     老伯伯啊……唉!

(奎顺下。)
(完)


浏览次数:518 ┊ 字数:3007 ┊ 最后更新:2019-05-31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