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功臣泪》

主要角色
文种:老生
勾践:净

情节
越王勾践灭吴后,范蠡引退,并致书文种,劝其亦辞官他去。文种不听,并劝勾践封赏灭吴功臣,被勾践当殿指责。文种托病不朝。勾践探文种之病,以剑遗府内,意令其自裁,文种遂自刎死。

根据《京剧汇编》第九十一集:北京图书馆藏本整理

录入:心欤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369.59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文种上。)

文种   (引子)    相国怀去志,教人费愁思。

(院子暗上。)

文种   (白)     老夫、上大夫文种。我与相国范蠡,共扶越王,报仇复国。实想回朝以后,同享安乐,不料他起意告老,大王再三挽留,执意不从,究竟是何居心,好教我莫名其故。

(差人持书上。)

差人   (白)     门上哪位在?

(院子出门。)

院子   (白)     何事?

差人   (白)     范相国有书信到来。

院子   (白)     少候。

(院子进门。)

院子   (白)     禀爷:范相国差人送书到来。

文种   (白)     叫他里边来见!

(院子出门。)

院子   (白)     叫你里边去见。

差人   (白)     如此,有劳了。

(差人随院子同进门。)

差人   (白)     参见上大夫!

文种   (白)     免了。

差人   (白)     我家相爷送来书札一封,请上大夫收阅。

(文种接书。)

文种   (白)     你家相爷,可曾在府?

差人   (白)     我家相爷,出外未归,不知现到何处。

文种   (白)     书信收下,你且回去。

差人   (白)     是。小人告退。

(差人下。)

文种   (白)     范相国有书到来,待我拆书一观。

(文种拆书看。)

文种   (二黄原板)  打开了书札用目望,

             字字行行看端详:

             上写着大王回国不行赏,

             昧功忌贤毒暗藏。

             长颈鸟喙奸雄样,

             安乐患难两分张。

             劝兄及早脱罗网,

             自古道飞鸟尽良弓藏,敌国破谋臣亡,再莫留恋身受祸殃。

             我今一去五湖上,

             还要兄台你仔细思量!

     (白)     哦,我当是所为何事,原来是相国挂冠出走,劝我及早脱离大王,以免后患。我想大王,乃是英明仁义之主,万万做不出这等负义背恩之事。我不免明日早朝,奏与大王便了!

     (二黄摇板)  说什么行赏不行赏,

             为臣表功理不当。

             但等明早金殿上,

             见了大王奏端详。

(文种、院子同下。)

【第二场】

(文种、计倪、诸稽郢、曳庸同上。)

文种   (念)     脱去戎装换锦袍,

计倪   (念)     心机费尽枉徒劳。

诸稽郢  (念)     二十年前大仇报,

曳庸   (念)     汗马功劳一旦抛。

文种   (白)     老夫、上大夫文种。

计倪   (白)     大将军计倪。

诸稽郢  (白)     中大夫诸稽郢。

曳庸   (白)     下大夫曳庸。

文种   (白)     众位请了!

计倪、
诸稽郢、

曳庸   (同白)    请了!

文种   (白)     今日乃是大王得胜回国早朝吉日,你我在此恭候!

计倪、
诸稽郢、

曳庸   (同白)    请。

(四太监、大太监、勾践同上。)

勾践   (引子)    独霸东方,展雄威,拓土开疆。

     (念)     孤王生来志气高,对头冤家是吴朝。十年生聚十年教,今日才得把恨消。

     (白)     孤、越王勾践。带领人马,伐吴复仇,幸喜吴国灭亡,夫差身死,周天子封孤为东方之伯。今乃班师回朝升殿吉日。

             众卿,有事出班启奏!

文种   (白)     启奏大王:相国范蠡,弃家远离,不知去向。

勾践   (白)     呜呼呀!孤王灭吴报仇,全赖相国,幸喜得有今日,孤王正想报他的大功,不料他执意引退。文大夫,快请将他追回!

文种   (白)     启奏大王:相国既然不知去向,想是去志已决,况且相国平日有鬼神不测的机算,老臣纵然去追,只怕寻他不得。依臣所见,不如让他去了就是。

勾践   (白)     咳,文大夫!

     (二黄原板)  范相国保孤二十秋,

             苦心焦虑报吴仇。

             今日执意离朝走,

             怎不教孤挂心头!

     (白)     相国既然决心去了,就依上大夫所奏,不必追寻。唤取巧匠,照范相国模样,铸个金人,香灯供养,表孤记念之意罢了!

文种   (白)     启奏大王:臣闻治国大计,首在赏罚分明。伐吴起兵时节,大王曾降谕旨,得胜还朝,不论文武大小官员,一齐论功行赏。现在吴国已灭,百官朝贺,大王就该实践前旨,一律颁赏才是。

勾践   (白)     呔,大夫说话,好生冒昧!孤王二十年来,卧薪尝胆,受尽千辛万苦,报仇复国,得有今日。慢说满朝大小群臣,就是孤王,也不过是应尽职分,却论的什么功劳!你今金殿争功,莫非想要平分孤王的国土不成?

文种   (白)     老臣不敢。

勾践   (白)     哼……打量你也不敢!要你说与文武群臣,从今以后,再不要争论功劳,孤王自有发落!

文种   (白)     遵旨!

勾践   (白)     内侍,退朝!

(众人同下。)

【第三场】

(文种上。)

文种   (二黄原板)  回府来不由我心中纳闷,

             大王爷果然是忌妒贤能。

             金殿上悔不该出言失忖,

             众文武他到来再把话云。

(院子上。)

院子   (白)     众位大人到!

文种   (白)     有请!

院子   (白)     有请众位大人!

(计倪、诸稽郢、曳庸同上,文种岀迎。)

文种   (白)     众位大人到来,老夫未能远迎,多多得罪。

计倪、
诸稽郢、

曳庸   (同白)    岂敢!上大夫,适才金殿以上,观大王面带骄横,欺侮群臣,把这灭吴的功劳,全归他一人之手,这便怎处?

文种   (白)     众位大人高见?

曳庸   (白)     像这忘恩负义的君王,保他做甚!依下官看来,不如反了就是!

文种   (白)     且慢!大王纵然忘恩负义,但你我身为臣子,宁使他不仁,莫教我不义。此事万万做不得!

诸稽郢  (白)     依末将之见,到了明天,众大臣一齐上殿,请大王查明功劳大小,即刻行赏如何?

文种   (白)     大人,你看金殿以上,那大王早露出不肯行赏之意,倘若大家再去奏求,惹恼大王,如何是好?

计倪   (白)     众位大人!既然大王妒忌群臣,不如挂冠封印,各自四散去吧!

文种   (白)     大人之言,倒还有理。众大人以为如何?

计倪、
诸稽郢、

曳庸   (同白)    就依大夫所言,各自四散了吧!我们就此告辞!

文种   (白)     奉送!

计倪   (二黄摇板)  大王做事理不周,

诸稽郢  (二黄摇板)  挂冠封印莫停留。

曳庸   (二黄摇板)  辞别大夫出府走,

(计倪、诸稽郢、曳庸同下,文种揖送。)

文种   (二黄摇板)  回转身来自思筹。

     (白)     他们既然四散,老夫只有闭门谢客,称病不朝了!

             家院!

院子   (白)     有。

文种   (白)     有人问我,就说老夫有病在身,不能出门。

院子   (白)     晓得。

(文种、院子同下。)

【第四场】

(四太监、勾践、王妃同上。)

勾践   (念)     二十年来仇恨消,

王妃   (念)     民安国泰在今朝。

(勾践、王妃同坐,大太监上。)

大太   (白)     监启奏大王:大将计倪、曳庸等,连同许多文武大臣,疯魔的疯魔,离朝的离朝,大半挂冠封印,不知去向!

王妃   (白)     大王,他们这是为何?

勾践   (白)     他们一般逆臣,仗凭各人的功劳,想要平分孤的国土,未如他们的心意,他们便一同去了。难道说无有他们,孤王的江山就保不住了么!且宣文大夫进宫,再作计较。

             内侍,宣文大夫进宫!

大太监  (白)     领旨!

             上大夫文种进宫朝驾!

院子   (内白)    文大夫身得重病,不能进宫。

大太监  (白)     启奏大王:文大夫身得重病,不能朝驾。

勾践哼  (白)     哼!他也病了!宣掌殿官庞须弥进宫!

大太监  (白)     领旨!

             掌殿官庞须弥进宫!

(庞须弥上。)

庞须弥  (念)     忽听得大王宣召,进宫去细问分晓。

(庞须弥进见。)

庞须弥  (白)     臣、掌殿官庞须弥见驾,大王万岁!娘娘千岁!

勾践   (白)     平身。

庞须弥  (白)     谢大王!

(庞须弥起。)

勾践   (白)     掌殿官,上大夫文种,身有何病,不能入宫,你可知晓?

庞须弥  (白)     启奏大王:文大夫并无疾病,那是他自以功大无赏,心怀怨愤,所以不肯入宫。

勾践   (白)     这事当真?

庞须弥  (白)     臣焉敢欺君!

勾践   (白)     这就是了。你且退出!

庞须弥  (白)     遵旨!

(庞须弥下。)

王妃   (白)     大王,我想文种,才智过人,他今心怀怨愤,若不将他早除,日后发生不测,何人是他敌手!

勾践   (白)     这便怎处?

王妃   (白)     以臣妾之见,大王亲去他府,假意探病,将属镂宝剑带去,暗地遗在他府,看他如何行事,再作定夺。

勾践   (白)     就依王妃所奏,就此前去。正是:

     (念)     宫中定巧计,宫外安得知。

(众人同下。)

【第五场】

文种   (内二黄导板) 两国不和起斗争,

(文种病装上。)

文种   (回龙)    为国家秉忠心、同困苦、共艰辛、到如今恩怨不分、功过不论、好不伤情!

     (二黄原板)  范相国挂冠去送我一信,

             他言道狡兔死走狗必烹。

             看起来范相国早识退进,

             我文种到底是见事不明。

             众朝臣各离心俱怀不忿,

             一个个挂冠去四散纷纷。

             我无奈居家中假装染病,

             且等那昧心王渐生悔心。

(文种坐。)

文种   (白)     正是:

     (念)     闭门家中坐,无事小神仙。

(院子上。)

院子   (白)     禀爷:大王驾到!

(文种惊。)

文种   (白)     啊,大王为何到此!准备接驾!搀我来!

     (二黄摇板)  闻说九重圣驾临,

             不由文种吃一惊!

             家院将我搀扶定,

(院子搀文种。)

文种   (二黄摇板)  大王驾前礼相迎。

(四太监、大太监、勾践同上,文种揖接、迎进,勾践坐。)

文种   (白)     大王驾到,文种有病在身,不能全礼,望乞恕罪。

勾践   (白)     半礼何妨,坐了叙话。

文种   (白)     谢大王!

勾践   (白)     文大夫,你的病体如何?

文种   (白)     大王,臣的病日加沉重!

勾践   (白)     你到底是真病还是假病?

文种   (白)     老臣原是真病,怎敢欺君!

勾践   (白)     恐怕未必!我且问你,当日你教孤王平吴的计策共是几条?

文种   (白)     共有七条。

勾践   (白)     用过几条?

文种   (白)     用过三条。

勾践   (白)     孤用你三条计策,把吴平灭,其余四条用于何处?

文种   (白)     为臣不知。

勾践   (白)     其余四条么!孤要叫你带到阴曹,谋灭那吴国先人的鬼魂!

(文种惊极,颤抖。)

勾践   (白)     你可愿去?

文种   (白)     这个!

(文种低头。)

勾践   (白)     这个的什么!愿去也在你,不愿去也在你,孤王改日再来探病!

(勾践冷笑。)

勾践   (笑)     嘿嘿嘿……

(勾践遗宝剑在地,四太监、大太监引勾践同下,文种送勾践,转身视剑惊。)

文种   (白)     何人将宝剑遗失在地?

院子   (白)     大王临行时节,将此剑遗在地下!

文种   (白)     拾来我看!

院子   (白)     是。

(院子拾剑递交文种,文种接剑看。)

文种   (白)     属镂剑!属镂剑!哎呀不好!我想属镂宝剑,乃是当年吴王夫差赐伍子胥自刎之剑,大王如今将此剑遗留地下,分明逼我自尽,好不吓……吓死我也!

(文种晕倒。)

院子   (白)     老爷醒来!

文种   (二黄导板)  见属镂吓得我魂飞魄散,

     (回龙)    又好似狼牙箭把我胸穿!

     (反二黄三眼板)想当年我的主会稽被难,

             君与后在吴国同受心酸。

             那时节我文种费尽血汗,

             一心心要扶起越国江山。

             我定下七条计未曾用半,

             馆娃宫姑苏台一鼓推翻。

             实指望报吴仇天随人愿,

             君臣们如鱼水快乐安然。

     (反二黄原板) 不料想回朝来大王变脸,

             不念恩反记恨自把功贪。

             满朝中文共武星流云散,

             一个个走的走、亡的亡、五湖岸上、百花洲前、逍遥自在、自在逍遥、脱离这虎穴龙潭。

             俺文种只生得铜心铁胆,

             为国事涂肝脑倒也心甘。

             又谁知贼昏王把我暗算,

             借探病施毒手不肯容宽。

             战兢兢提起了属镂宝剑,

     (白)     属镂宝剑!伍大夫哇!

     (反二黄原板) 你同我与此剑结下孽冤!

     (白)     哎呀天哪!古语说得却好:这大德不望报!悔不听范蠡之言,竟做了越王剑下之鬼,岂不愚哉!岂不痛哉!

(文种哭,复笑。)

文种   (笑)     哈哈哈……

     (白)     想我文种无罪而死,天下后世,必要把我与那伍子胥并比,纵然一死,又有何恨!也罢!

     (反二黄摇板) 大丈夫杀身成仁死无憾,

             留一个青史名标万古传。

(文种自刎。)

院子   (哭)     老爷呀!

(四校尉、四太监、大太监、勾践同上。)

勾践   (白)     打进府去!

(四校尉、四太监、大太监、勾践同进府,勾践见尸。)

勾践   (白)     啊哈!孤王一步来迟,文大夫已经自尽!文种啊,文种!你今一死,孤王再无可怕之人了!

             家院!

院子   (白)     有。

勾践   (白)     要你将文大夫尸首,用上等棺木盛殓,抬在卧龙山,以礼埋葬。

院子   (白)     领旨!

(院子下。)

勾践   (白)     御林军,摆驾回宫!

(尾声。众人同下。)
(完)


浏览次数:640 ┊ 字数:4918 ┊ 最后更新:2017年05月05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