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输财救国》

主要角色
卜式:老生

情节
汉武帝时,匈奴犯境。河南卜式输家财之半以充军饷;并捐钱二十万赈济灾民。河南百姓,大受感动,群起而御侮。

根据《京剧汇编》第七十九集:北京图书馆藏本整理

录入:小豆花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293.27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四校尉、四太监、大太监引刘彻同上。)

刘彻   (引子)    宾服四夷,振天威,重整帝基。

     (念)     云里帝城双凤闕,雨中春树万人家。要把匈奴齐扫尽,奠定金瓯报中华。

     (白)     孤、大汉皇帝刘彻。自登基以来,承先世文景之治,倒也安享太平。怎耐北贼匈奴屡犯边境,必须大举扫荡,早息狼烟。前有河南民人卜式,上书前来,愿输家财之半,以助边庭征战之用。后又捐钱二十万,赈济河南离乱百姓。似这等爱国男儿,真是十分难得。也曾命使臣驰往宣召,未见回报。正是:

     (念)     苍天助炎汉,指日靖边庭!

(使臣上。)

使臣   (念)     宣召卜式到,上殿把旨交。

     (白)     叩见万岁!

刘彻   (白)     平身。

使臣   (白)     万万岁!

刘彻   (白)     命你宣召卜式,怎么了?

使臣   (白)     卜式已经召来,现在午门候旨。

刘彻   (白)     宣他上殿!

使臣   (白)     万岁有旨:卜式上殿!

(使臣下。)

卜式   (内白)    领旨!

(卜式上。)

卜式   (念)     布衣躬畜牧,今日上丹墀。

     (白)     臣,河南小民卜式,叩见天颜!

刘彻   (白)     平身。

卜式   (白)     谢万岁!

刘彻   (白)     闻尔输家财助边,真乃爱国之士。但不知尔可愿为官?

卜式   (白)     小臣出身畜牧,未习吏事,不愿为官。

刘彻   (白)     你既不愿为官,想是你家有何冤仇,不妨奏与孤王,替你昭雪就是。

卜式   (白)     小臣素来好施,与人无争,并无什么冤仇。

刘彻   (白)     但不知你捐输巨款,有何需求?

卜式   (白)     臣并无什么需求。只因万岁征讨匈奴,依小臣看来,凡我大汉臣民,贤能者应守边死节,厚富者应尽力输财。只要全国上下,有此决心,何愁匈奴不灭?

刘彻   (白)     言之有理。待孤晓谕天下,矜式万民。

卜式   (白)     小臣怎敢!

刘彻   (白)     好!尔既出身畜牧,就命尔在上林替孤牧羊。封尔为中郎,长享爵禄。下殿去吧!

卜式   (白)     谢万岁!

     (二黄摇板)  叩谢万岁下龙廷,

             去做上苑牧羊的人。

(卜式下。)

刘彻   (二黄摇板)  拂龙袖王退班后宫来进,

             但愿得灭匈奴早庆升平。

(众人同下。)

【第二场】

(卜式赶羊群上。)

卜式   (二黄三眼板) 我炎汉承天运江山一统,

             恨匈奴寇边庭窥伺华中。

             自幼儿习畜牧兼事耕种,

             为输财救边患才得荣封。

             虽然在御驾前蒙恩深重,

             依旧是布衣草履、上苑牧羊、沐雨栉风。

             洒不尽忧时泪哀心隐痛,

             只要那匈奴灭哪怕贫穷!

(四太监、大太监引刘彻同上。)

刘彻   (二黄摇板)  旌旗日暖龙蛇动,

             宫殿风微燕雀高。

             内待臣摆驾上林到,

(刘彻观羊群,卜式跪。)

卜式   (白)     臣、卜式接驾,吾皇万岁!

刘彻   (二黄摇板)  卜爱卿牧群羊备尽辛劳。

     (白)     平身。

卜式   (白)     谢万岁!

刘彻   (白)     卜卿,自你到上林以来,羊群日见肥壮,卿家真乃畜牧之能人也!

卜式   (白)     臣启万岁:世间万事,同为一理。若以臣牧羊之道,治理百姓,使其善者蕃殖,不善者斥去,勿使害群,此乃治国之本。况臣出身畜牧,羊群肥壮,何足挂齿!

刘彻   (白)     言之极是。卿家经世大才,岂可久事畜牧?孤有意封卿为缑氏令,卿意如何?

卜式   (白)     小臣不愿为官,愿在上苑,随侍圣驾。

刘彻   (白)     不必推辞,明日候旨上任去吧!

卜式   (白)     谢万岁!

刘彻   (二黄摇板)  大材岂可小材用,

卜式   (二黄摇板)  感恩何以报九重?

刘彻   (二黄摇板)  御香缥缈龙蛇动,

(四太监、大太监、刘彻同下。)

卜式   (二黄摇板)  竭忠保国显英雄。

(卜式下。)

【第三场】

(父老甲、父老乙、父老丙、父老丁同上。)

父老甲  (念)     宁为太平犬,

父老乙  (念)     不作离乱民。

父老丙  (念)     但愿匈奴灭,

父老丁  (念)     早日享太平。

父老甲  (白)     列位请了!

父老乙、
父老丙、

父老丁  (同白)    请了!

父老甲  (白)     想那匈奴连年为患,河南地方屡遭兵灾,仓库空虚。前年我们这里卜式先生捐资赈济,我们才得活命。如今边患未灭,像卜先生这样的好人,不知道到哪里去了?

父老丁  (白)     你还不知道哪?他老人家赈济我们,花了不少钱哪!前三年北边吃紧的时候,他老人家上书给皇上,愿意拿他的一半家财,捐助国家,扩充军备,去打外国人。皇上早就把他老人家聘请去啦,由上林牧羊起,就有了很好的成绩,一直升官,真是连升三级。如今唤做了齐王太傅,那儿的百姓谁不拥护他老人家?你怎么一点不知道呢?真是老糊涂了不是?

父老乙  (白)     想我乡里不靖,生计困难。何不去到临淄,投奔卜太傅,一来谢谢他老人家再造之恩;二来投效乡里,寻个进身之计。不知列位意下如何?

父老丁  (白)     好极啦!反正咱们在家里待着,也没有好日子过,要是有机会的话,咱们也可以上前线去杀敌人,岂不也是一个英雄,名垂千古吗?

父老甲、

父老丙  (同白)    如此甚好。我们就此一同前往,请哪!

父老甲  (二黄摇板)  卜先生待我等恩德高厚,

(父老甲下。)

父老乙  (二黄摇板)  千里迢迢把齐投。

(父老乙下。)

父老丙  (二黄摇板)  誓扫狼烟平贼寇,

(父老丙下。)

父老丁  (二黄摇板)  大刀砍尽敌人的头!

(父老丁下。)

【第四场】

(起初更鼓。)

卜式   (内二黄导板) 听谯楼打初更人声悄悄,

(卜式上。)

卜式   (回龙)    为国家秉忠心昼夜辛劳。

     (二黄原板)  想当初输家财致身荣耀,

             由上林迁缑氏又长成皋。

             忧国事恨匈奴边患未了,

             无有功勋报答圣朝。

             到如今吕嘉贼南越反了,

             自愧书生未习弓刀。

             思来想去难抒怀抱,

     (二黄散板)  惜微躯贪利禄不算英豪!

     (白)     下官,卜式。乃河南人氏,官拜齐王太傅。只恨匈奴之患未平,南越吕嘉又反,自愧书生不习戎马,刀兵扰攘,不知何日方得太平?下官身受国恩,岂能袖手旁观,看水舟流?这!这!这!

(乱锤。)

卜式   (白)     啊呵有了!我不免上一本章,率领我子,及齐国善射习船之士,请缨杀贼,以救国家。嗯,我就是这个主意!我就是这个主意啊!

     (二黄摇板)  男儿报国凭忠勇,

             死到沙场是善终。

             我这里修本章泪如泉涌,

(卜式修本。)

卜式   (二黄碰板)  臣卜式冒死启奏九重:

             主有忧臣之辱负罪深重,

             何况那匈奴未灭南越又反屡起边烽!

             臣待罪在齐国有负禄奉,

             一心要平贼寇建立微功。

             率臣子及全齐水兵乡勇,

             陆地干戈水上弓。

             望万岁准臣本大兵兴动,

             固边疆定山河誓死从戎。

             修罢了本章曙光动,

     (二黄摇板)  但愿得纶音降早奏膺功。

(卜式下。)

【第五场】

(父老甲、父老乙、父老丙、父老丁同上。)

父老甲  (二黄摇板)  一日离家一日深,

父老乙  (二黄摇板)  好似孤雁宿寒林。

父老丙  (二黄摇板)  披星戴月来齐境,

父老丁  (二黄摇板)  不觉来到太傅门。

父老甲  (白)     啊列位,看前面已是太傅府,我们少时进见,不可鲁莽。

父老乙、
父老丙、

父老丁  (同白)    那个自然。大家小心就是。

父老甲  (白)     门上哪位在?

(院子上。)

院子   (白)     什么人?

父老甲  (白)     劳烦通禀太傅:就说河南乡人们求见。

院子   (白)     少待一时。

父老甲  (白)     有劳了。

院子   (白)     有请家爷!

(卜式上。)

卜式   (白)     何事?

院子   (白)     河南父老们求见。

卜式   (白)     快去请他们进来!

院子   (白)     是。

             太傅有请!

(院子暗下。父老甲、父老乙、父老丙、父老丁同进见,同跪。)
父老甲、
父老乙、
父老丙、

父老丁  (同白)    小人们与太傅叩头!

卜式   (白)     岂敢!列位少礼,请坐!

父老甲、
父老乙、
父老丙、

父老丁  (同白)    太傅在此,哪有小人们的座位?

卜式   (白)     远道而来,又是同乡父老,哪有不坐之理!

父老甲、
父老乙、
父老丙、

父老丁  (同白)    我等告坐。

卜式   (白)     今年秋收可好,乡里可靖?

父老甲、
父老乙、
父老丙、

父老丁  (同白)    年成倒也不差。只是地方不甚平靖。乡人们都好,问候太傅金安。

卜式   (白)     有劳他们!列位远道到此,必有所为?

父老甲  (白)     我等身受厚恩,无以为报;何况匈奴未平,故乡不靖。我们一来是看望太傅,报答再造之恩;二来是投效府前,寻个进身之计。如有需要小人们之处,虽赴汤蹈火,万死不辞!

卜式   (白)     列位哪里话来!下官前者输财助边,散钱施赈,无非是尽我爱护国家乡党之心,何有功德可言?试问国亡之后,纵有万贯家财,焉能享有?古人云:“皮之不存,毛将安附?”现在正是国家多事之秋,列位身许下官,不如以身许国。必须要全国上下,智者尽其能,勇者尽其力,富者输其财,协力同心,共御外侮,何愁匈奴不灭,海宇不平也!

     (二黄摇板)  劝列位休提起恩德二字,

             应效忠为国家万死不辞。

             富输财穷输力同心一致,

             定能够平贼寇宾服四夷。

父老甲  (白)     太傅金石之言,我等敢不遵命!

父老丁  (白)     啊太傅!听了你这一番话,真不愧救国的名言!小人不才,也忍不住热血奔腾,恨不得马上就去打冲锋,杀敌人去。可惜我是个穷小子,要是有钱的话,一定要全拿出来,贡献给我们的国家。闻听人言,太傅上了一道本章,请缨讨贼,我愿意在太傅指挥之下,做一名士卒。不知尊意如何?

卜式   (白)     好倒好,只是万岁旨意下来,暂时不欲我齐国出兵。列位有此热忱,下官十分钦敬,来日方长,自有效力之处。只要人人不惜性命,不爱金钱,为国忘家,誓死御侮,将来大汉河山,必能永保,廓清海宇,得享太平。备得有酒,与列位洗尘。正是:

     (念)     国破家亡无限恨,

父老甲、
父老乙、
父老丙、

父老丁  (同念)    毁家纾难胜古人!

卜式   (念)     但愿匈奴齐扫尽,

父老甲、
父老乙、
父老丙、

父老丁  (同念)    全仗男儿爱国心!

卜式   (白)     请哪!

(众人同下。)
(完)


浏览次数:2797 ┊ 字数:3996 ┊ 最后更新:2013年09月14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