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赵五娘》

主要角色
赵五娘:正旦
蔡邕:小生
张广才:老生

《赵五娘》周信芳饰张广才、李玉茹饰赵五娘
《赵五娘》周信芳饰张广才、李玉茹饰赵五娘
情节
蔡邕为父所迫,别家赴试,留妻赵五娘养赡双亲;嗣中状元,牛丞相强招赘为婿。蔡乡荒歉,赵五娘乞求赈米奉养公婆,己则暗食糠秕,蔡母疑其有私,大闹;事白,蔡母羞愧,争食糠而噎死。蔡父继亦病故。邻人张广才助赵五娘葬亲修坟,并赠琵琶,令其上京寻夫。赵五娘至京,假扮女尼,深入相府见牛氏,备述前情。牛氏贤,以赵五娘所画公婆真容题诗示蔡邕,夫妻得团圆。蔡邕请旨归祭,适张广才代为扫墓,严责不孝,经赵五娘讲情,张广才怒始释。圣旨复下,满门荣封。

根据《京剧汇编》第七十七集整理

录入:痴菊叟


相关剧本
《描容上路》(根据《京剧丛刊》第二十二集整理)
《扫松下书》(根据《戏考》第十五册整理)
《扫松下书》(根据《京剧丛刊》第二十二集整理)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766.14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蔡邕上。)

蔡邕   (引子)    十载灯火,论高才,休夸班马。

(蔡邕坐。)

蔡邕   (念)     宋玉多才未足称,子云识字浪传名。奎光已透三千丈,风力行看九万程。

     (白)     小生,蔡邕,字表伯喈。抱经济之奇才,当文明之盛世。幼而学,壮而行,虽望青云万里;入则孝,出则悌,怎离白发双亲?幸新娶妻房,乃陈留郡人赵氏五娘,仪容俊雅,休夸桃李之姿;德性幽闲,可寄蘋繁之托。正是夫妻和顺,父母康宁。诗云:为此春酒,以介眉寿。今喜双亲既寿而康,对此春光,就花下斟酒,与双亲称寿,岂不是好?昨已吩咐娘子安排,待我请出爹娘。

             有请爹娘!

(蔡父、蔡母、赵五娘同上。)

蔡父   (念)     春至芳草青,

蔡母   (念)     人老发星星;

赵五娘  (念)     今朝春酒熟,花开似锦红。

蔡邕   (白)     参见爹娘!

蔡父、

蔡母   (同白)    罢了。

赵五娘  (白)     相公!

蔡邕   (白)     娘子少礼。

蔡父、

蔡母   (同白)    儿呀,请我二老出堂,敢是与我们祝寿么?

蔡邕   (白)     正是。

蔡父、

蔡母   (同白)    生受我儿了。

蔡邕   (白)     娘子,看酒!

赵五娘  (白)     是。

(赵五娘斟酒,赵五娘、蔡邕同拜。)

蔡邕   (白)     爹娘请!

蔡父   (白)     妈妈请!

蔡母   (白)     老老请!你们也同饮一杯!

蔡邕、

赵五娘  (同白)    儿等奉陪。

(牌子。蔡父、蔡母、蔡邕、赵五娘同饮酒。张广才、书吏同上。)

张广才  (念)     乡邻应相依,有事必报知。

蔡邕   (白)     张大公来了。

蔡父、

蔡母   (同白)    大公请来上坐!

张广才  (白)     这是本县的书吏先生,大家见过。

蔡父、
蔡母、

蔡邕   (同白)    书吏先生,请坐!

书吏   (白)     有座。

张广才  (白)     哎呀呀,今日敢是老哥、老嫂寿诞之期么?未备寿礼,我先拜寿,寿礼改日再补。

(张广才拜。)
蔡父、
蔡母、

蔡邕   (同白)    不敢当!不敢当!

(蔡父、蔡母、蔡邕同回拜。)
蔡父、
蔡母、

蔡邕   (同白)    请来上座!

张广才  (白)     如此叨扰了!

蔡父、
蔡母、

蔡邕   (同白)    请!

(张广才、蔡父、蔡母、蔡邕同敬酒。)

张广才  (白)     啊,老哥、老嫂,此位是本县书吏。今乃大比之年,他已将令郎名字开去,即日就要赴考,命令郎收拾行装,速去为是呀。

蔡父   (白)     此乃是正事。又承大哥美意,敢不从命。

蔡邕   (白)     且慢!大公言得虽是;怎奈晚生家业凋零,父母年迈,不能远游,我下科再去吧。

蔡母   (白)     是呀!我二老年迈,只此一子,又无七子八婿,何能远离呀?

张广才  (白)     今乃大比之年,若是不去赴考,又要等上三年,岂不耽误了青春?不可错过!

蔡父   (白)     啊妈妈,你说无有七子八婿,难道赴考之人,他们家里都有七子八婿不成么?

张广才  (白)     着哇!

书吏   (白)     啊蔡先生,今科名字业已开送上去,大料今已到京。如你不去,何人担得起这谎报呢?

蔡邕   (白)     不是喏,父母年迈,无人侍奉,何能远出?有道是:父母在,不远游,游必有方。

张广才  (白)     哈哈哈……伯喈,你此番赴考,也是正理,何谓无方呢?

蔡父   (白)     哎晓大公啊,他不肯前去,我倒明白了,莫非是贪恋新娶的妻子?

赵五娘  (白)     啊公婆、大公,待媳妇上前劝他一劝。

蔡邕   (白)     冤哉呀冤哉!

张广才  (白)     好好好,好个贤德的五娘!

赵五娘  (白)     啊相公,你只管放心前去,不要以家为念。公婆在堂,自有妾身尽孝。还是求名为上。倘若此去高中,岂不荣宗耀祖?望相公思之!

书吏   (白)     着哇!难道男子还不如女子么?

蔡邕   (白)     哎呀呀!

蔡母   (白)     啊!你们这些人到我家中,勒逼我儿出外,我二老依靠何人呢?

张广才  (白)     不妨事。若是为此,倒是小事。伯喈去后,你家若有什么欠缺,老汉自当送到。

蔡父   (白)     哎呀儿呀,大公有此美意,还不快快谢过,你收拾收拾进京去吧。

蔡邕   (白)     多谢大公!凡事仗托,回时再谢。

张广才  (白)     多年乡邻,何出此言。快快收拾行装,我们在村外候送。

蔡邕   (白)     这就不敢。

张广才  (白)     告辞了。正是:

     (念)     急办行装赴试闱,

书吏   (念)     十年身到凤凰池。

(张广才、书吏同下。)

蔡父   (白)     儿呀,收拾收拾,准备启行。

(蔡父下。蔡母咬牙恨。)

蔡母   (白)     收拾收拾,准备启行!

(蔡母下。蔡邕、赵五娘对哭,同下。)

【第二场】

(张广才上。)

张广才  (念)     功名志为高,恐误这年少。

     (白)     老汉,张广才。只因今乃大比之年,奉劝伯喈进京赴考,今日荣行,在此候等相送。远远望见蔡家父子来也。

(蔡父、蔡母、蔡邕、赵五娘同上。)

蔡父   (白)     啊大公早来了?

张广才  (白)     早已在此相候。

蔡邕   (白)     啊大公,晚生此去,家中并无亲人,父母年老,只有娘子,又是女流。凡事仰赖相助。倘有欠缺,尚望接济。

(蔡邕跪。)

张广才  (白)     哎呀呀,老汉既受人之托,必忠人之事。请放心前去吧。

蔡邕   (白)     多谢大公!晚生若有寸进,决不忘恩。

蔡父   (白)     儿呀,大公长者,既蒙金诺,必不食言。你就放心去吧!

蔡邕   (白)     儿就此拜别了!

     (唱)     爹娘休得心意悬,

             儿去今年便回还。

蔡父   (唱)     我儿不要心挂牵,

蔡母   (唱)     为母盼儿早回还。

张广才  (唱)     举家分别如断线,

             你儿尽力能中状元。

             快展愁容回家转,

(张广才扶蔡父、蔡母同下。)
赵五娘、

蔡邕   (同哭)    喂呀!

赵五娘  (唱)     无限悲语对谁言?

     (白)     哎呀夫啊,你我夫妻完婚不过两月,就这样活活地分离!父母在堂,三场考毕,你要急速回家,且莫留恋他乡啊!

(赵五娘哭。)

蔡邕   (白)     妻呀,休怪为夫心狠,此乃被事所逼。父母在堂,望你代我尽孝。为夫若有寸进,即刻还家,岂肯留恋他乡!

赵五娘  (白)     此番前去,但愿高中。为妻有几句言语,以表肺腑。

蔡邕   (白)     请道其详!

赵五娘  (白)     夫啊!

     (唱)     夫妻分别泪双流,

             郎上孤舟妾依楼。

             片帆渐远皆回首,

             一种相思两处愁。

蔡邕   (白)     为夫也有几句言语奉告,贤妻听了!

赵五娘  (白)     请讲!

蔡邕   (白)     妻呀!

     (唱)     万里关山万里愁,

             一般心事一般忧。

             桑榆暮景难看守,

             客馆风光怎久留!

(赵五娘、蔡邕对哭。)
赵五娘、

蔡邕   (同哭)    喂呀!

蔡邕   (唱)     论纲常父母在不可远游,

             全仗着贤德妻甘旨代酬。

赵五娘  (白)     夫啊!

     (唱)     为功名顾不得高堂叩首,

             但愿得跃龙门独占鳌头。

蔡邕   (唱)     承娘子赠吉言施礼拜受,

赵五娘  (唱)     论才华你定可名扬九州。

蔡邕   (唱)     苦透了贤德妻孤灯独守,

赵五娘  (唱)     此一去要保重且莫久留。

蔡邕、

赵五娘  (同唱)    夫妻们只哭得难以分手,

蔡邕   (白)     唉!

     (唱)     别娇妻奔阳关珠泪双流。

     (白)     五娘!贤妻!唉,妻呀!

(蔡邕下。)

赵五娘  (白)     伯喈!我夫!啊啊啊……我的夫哇!

     (唱)     夫君去血泪流衣袖湿透,

             这也是红颜女前世少修。

             有千言和万语对谁出口,

             泪汪汪见公婆不敢忧愁。

(赵五娘下。)

【第三场】

(牛旭东上。)

牛旭东  (引子)    凤凰池上归环珮,衮袖御香犹在闱。

(院子暗上。)

牛旭东  (念)     位高极品压群臣,富堪敌国盖世人。爵禄显荣谁不敬,天子之下数我尊。

     (白)     老夫,牛旭东。汉室为臣,官拜首相。膝下无子,只有一女,年已及笄,尚未婚配。今见新科状元蔡伯喈,才貌双全。我有心将女儿许配与他,不免将夫人请出,阖家商议。

             来!

院子   (白)     有。

牛旭东  (白)     有请夫人、小姐出堂!

院子   (白)     请夫人、小姐出堂。

(丫鬟、牛夫人、牛桂英同上。)

牛夫人  (念)     夫为首相妻受荣,

牛桂英  (念)     幽阁深沉知三从。

牛夫人  (白)     相爷!

牛旭东  (白)     夫人!

牛桂英  (白)     爹爹万福!

牛旭东  (白)     罢了。

牛夫人  (白)     相爷呼唤,有何事议?

牛旭东  (白)     啊夫人,你我夫妻年过半百,只有此女,尚未婚配。今见新科状元蔡伯喈,才貌双全,我有心将女儿许配与他,特请夫人商议。

(牛桂英羞,下。)

牛夫人  (白)     既是相爷做主,何须问妾,遣媒说合就是。

牛旭东  (白)     既然如此,夫人请至后面。下官要上朝去了。

牛夫人  (白)     是。

(牛夫人下。)

牛旭东  (白)     来,吩咐人役们走上!

院子   (白)     人役们走上!

(四龙套同上。)

牛旭东  (白)     打道上朝!

四龙套  (同白)    啊!

(牛旭东上轿。牌子。牛旭东、四龙套、院子同一翻,两翻,牛旭东下轿,四龙套、院子同下。四朝官同上。)

四朝官  (同白)    啊,太师上朝来了!

牛旭东  (白)     啊,众位大人来是甚早。看香烟缭绕,圣驾临朝,你我分班伺候!

四朝官  (同白)    请!

(四太监、大太监引汉文帝同上。)

汉文帝  (引子)    尧天舜日,今又是,一派风云。

牛旭东、

四朝官  (同白)    臣等见驾,吾皇万岁!

汉文帝  (白)     众卿平身。

牛旭东、

四朝官  (同白)    万万岁!

汉文帝  (念)     四方平静国泰安,民丰物阜乐安然。君正臣贤太平日,四海升平福泽绵。

             孤,大汉天子文帝在位。登基以来,万民乐业,颇为安泰。今为大比之年,选定三甲,颇遂朕意。

             众卿,有本早奏!

朝官甲  (白)     启奏万岁:三鼎甲冠带游街,三日已满,在午门候旨。

汉文帝  (白)     传孤口诏,三鼎甲上殿!

大太监  (白)     万岁有旨:新科状元、榜眼、探花上殿哪!

蔡邕、
榜眼、

探花   (内同白)   领旨!

(蔡邕、榜眼、探花同上。)

蔡邕   (念)     鳌头独占中首魁,

榜眼   (念)     平步青云一声雷。

探花   (念)     昨日跨马春风里,

蔡邕、
榜眼、

探花   (同念)    游尽皇都得意归。

     (同白)    臣等见驾,吾皇万岁!

汉文帝  (白)     平身。

蔡邕、
榜眼、

探花   (同白)    万万岁!

汉文帝  (白)     连日辛苦,暂且回府休息,容日光禄寺大摆御宴,再与卿等贺喜。下殿去吧!

蔡邕、
榜眼、

探花   (同白)    谢主隆恩!

(蔡邕、榜眼、探花同下。)

牛旭东  (白)     启奏万岁:老臣有一小女,年已及笄,尚未婚配。今见新科状元蔡伯喈,才貌双全。我有心将小女匹配与他,求万岁做主。

汉文帝  (白)     既然如此,卿家遣媒说合,他若不允,奏与朕知。退班!

牛旭东  (白)     谢万岁!

(四太监、大太监、汉文帝同下。)

四朝官  (同白)    太师请!

牛旭东  (白)     各位大人请!

(四朝官同下。四龙套、院子同上。)

牛旭东  (白)     打道回府!

四龙套  (同白)    啊!

(众人同下。)

【第四场】

(丫鬟引牛夫人同上。)

牛夫人  (念)     夫妇半百一女伴,位高爵显也徒然。

牛旭东  (内白)    回府!

(牌子。四龙套、院子、牛旭东同上,牛旭东进门。四龙套同下。)

牛夫人  (白)     相爷!

牛旭东  (白)     夫人请坐!

牛夫人  (白)     相爷,今日朝房,可有什么国事无有?

牛旭东  (白)     倒无有什么国事。新科状元游街夸官已毕,上殿谢恩,我在金殿之上,启奏一本,求万岁做主,将女儿婚配与他。万岁准奏,命老夫遣媒说合,他若不允,万岁做主。

牛夫人  (白)     如此,就该遣媒去说。

牛旭东  (白)     来,将官媒唤来!

院子   (白)     遵命!

(院子下。)

牛旭东  (白)     啊夫人,新科状元若是应允,不但是女儿的造化,你我暮年也就有靠了。

牛夫人  (白)     相爷放心,你我这般门户,恐怕他还求之不得呢。

院子   (内白)    妈妈随我来!

(院子、媒婆同上。)

媒婆   (念)     媒婆媒婆,两足奔波;婚姻成就,他仗说合。

     (白)     参见相爷、夫人!媒婆叩头!

(院子暗下。)

牛旭东  (白)     罢了。

媒婆   (白)     相爷呼唤,有何吩咐?

牛旭东  (白)     万岁旨意,命你去往蔡状元府内与小姐提亲,亲事说成,重重有赏。

媒婆   (白)     遵命!

(媒婆下。)

牛旭东  (白)     啊夫人,你我等候回音便了。正是:

     (念)     但愿成佳偶,

牛夫人  (念)     淑女配才郎。

(牛旭东、牛夫人同下。)

【第五场】

(蔡院子、蔡邕同上。)

蔡邕   (念)     转瞬光阴日几多,不知椿萱待如何?

     (白)     小生,蔡伯喈。蒙圣恩钦点头名状元,不得即归乡里。父母在堂,无人侍奉,岂可久留他乡?欲待上表请归,不知圣意如何。正是:

     (念)     好似口吞针和线,刺人肠肚系人心。

(媒婆上。)

媒婆   (念)     世上月老无人见,原是媒婆红线牵。

     (白)     门上哪位在?

蔡院子  (白)     什么人?

媒婆   (白)     状元老爷在府里吗?

蔡院子  (白)     现在府内。

媒婆   (白)     烦劳大叔通禀,就说我官媒求见。

蔡院子  (白)     候着。

(蔡院子进门。)

蔡院子  (白)     启禀老爷:官媒求见。

蔡邕   (白)     叫她进来!

蔡院子  (白)     状元老爷唤你,随我进来!

(蔡院子引媒婆同进门。)

媒婆   (白)     状元老爷在上,我媒婆叩头!

蔡邕   (白)     到此何事?

媒婆   (白)     状元老爷,您大喜啦!

蔡邕   (白)     喜从何来?

媒婆   (白)     牛太师奉万岁旨意,招状元老爷为婿,特命我媒婆前来提亲。

蔡邕   (白)     这个……我家已有妻室,况父母在堂,岂能在相府招赘?请你代言,多谢太师美意,就说我实难从命。

媒婆   (白)     哎哟!太师既爱您才貌双全,小姐又是个绝色的女子,你们要是成了亲,真是天生一对,地配一双。状元老爷,您就答应了吧!

蔡邕   (白)     休得多言,快快回去吧。

媒婆   (白)     状元老爷,我家太师乃是当朝首相;况且这门亲事又是当今万岁的旨意,恐怕您不能违抗吧?

蔡邕   (白)     若是如此,就说我不愿为官,明日上朝,辞归故里,你快快出府去吧。

(蔡邕下。)

蔡院子  (白)     请出去吧!

(蔡院子下。)

媒婆   (白)     啊?把我轰出来啦。哼!我禀明了相爷,管叫你吃罪不起。待我回去。

(媒婆走圆场。)

媒婆   (白)     来此已是,门上哪位在?

(院子上。)

院子   (白)     是哪个?

(院子出门。)

院子   (白)     原来是媒婆回来了。

媒婆   (白)     回来啦。快请相爷!

院子   (白)     候着。

             有请相爷!

(牛旭东上。)

牛旭东  (念)     差了冰人去说合,为女朝暮费心多。

     (白)     何事?

院子   (白)     媒婆回来了。

牛旭东  (白)     哦,媒婆回来了,叫她进来。

院子   (白)     是。

             相爷唤你!

媒婆   (白)     是啦。

             叩见相爷!

(院子下。)

牛旭东  (白)     罢了。提亲之事,怎么样了?

媒婆   (白)     太师爷,再不要提起,状元老爷好不识抬举啦,是他言道,家有父母在堂,又有妻室,不能从命。

牛旭东  (白)     啊?你就该说是万岁的旨意!

媒婆   (白)     哎哟!不提万岁旨意还则罢了;提起万岁的旨意,他都要辞官回家啦。

牛旭东  (白)     这是他讲的么?

媒婆   (白)     正是。

牛旭东  (白)     下面歇息去吧!

媒婆   (白)     多谢太师。

(媒婆下。)

牛旭东  (白)     哎呀呀,他果然不允。有了,待我明日早朝,奏明圣上便了!

(牛旭东下。)

【第六场】

(四太监、大太监引汉文帝同上。)

汉文帝  (唱)     朝鼓咚咚把王催,

             文站东来武站西。

             金瓜武士排成队,

             香烟缥缈似云随。

             群臣匍匐呼万岁,

             同祝孤王寿齐眉。

             撩袍端带登宝位,

             万里山河扬德威。

(牛旭东上。)

牛旭东  (唱)     玉石阶前喜气堆,

             参君不敢抬双眉。

             宰相可算极品位,

             蒙君恩宠抖雄威。

             老夫今年五十岁,

             只有一女来相陪。

             心想状元来招赘,

             谁知他推托要回归。

             忙将此事奏万岁,

             叩求隆恩来做媒。

             量他不能再推诿,

             君王旨意谁敢违?

             上得金殿忙下跪,

             臣女不能再配谁。

     (白)     臣,牛旭东见驾,吾皇万岁!

汉文帝  (白)     平身。

牛旭东  (白)     万万岁!

汉文帝  (白)     卿家,可曾将新科状元招赘?

牛旭东  (白)     新科状元不允,乞万岁做主!

汉文帝  (白)     他为何不允?替孤传旨,蔡邕上殿!

牛旭东  (白)     领旨!

             万岁有旨:蔡邕上殿!

蔡邕   (内白)    领旨!

(蔡邕上。)

蔡邕   (念)     父母在堂心挂牵,不愿为官在朝班。

     (白)     臣,蔡邕见驾,吾皇万岁!

汉文帝  (白)     平身。

蔡邕   (白)     万万岁!

汉文帝  (白)     手捧何物?

蔡邕   (白)     辞朝表本。

汉文帝  (白)     呈上来!

蔡邕   (白)     请我主御览。

汉文帝  (白)     嗯,原来为父母在堂,辞归奉亲。卿家可知:尽忠难以尽孝?封卿为议郎之职,赐婚牛桂英,在朝为官,不得擅离朝堂。退班!

(四太监、汉文帝同下。)

蔡邕   (白)     哎呀呀!

(蔡邕哭。)

大太监  (白)     咂!状元公,这不是你哭的地方!

牛旭东  (白)     啊公公息怒。

             状元公,请下殿歇息去吧。

(大太监下。)

蔡邕   (白)     哼!

(蔡邕下。)

牛旭东  (白)     哼!看你还如何推辞?不免回府对夫人言明,准备喜事便了。

(牛旭东下。)

【第七场】

(四执事、二轿夫、傧相、喜娘同上。)

傧相   (白)     众位,你我奉了牛丞相之命,请状元老爷过府招亲,一同前往!

四执事  (同白)    请啊!

(众人同下。)

【第八场】

(蔡院子、蔡邕同上。)

蔡邕   (念)     只望辞官恩放我,谁知难逃这风波。大料此事难躲过,真正叫人莫奈何。

(傧相上。)

傧相   (白)     门上哪位听事?

蔡院子  (白)     什么人?

傧相   (白)     我们是相府来的。

蔡院子  (白)     候着。

             启老爷:相府有人前来。

蔡邕   (白)     叫他进来!

蔡院子  (白)     是。叫你进来!

傧相   (白)     是。参见状元老爷!相爷差人前来,接老爷过府,喜轿现在门外伺候着哪。

蔡邕   (白)     天哪,天!我蔡邕实指望得个一官半职,归家奉亲,不料遭此圈套,真正闷煞人也!

(傧相下。)

蔡邕   (唱)     事已至此难死我,

             插翅也难出网罗。

(吹打。四执事、二轿夫、傧相、喜娘同上。)

傧相   (白)     请新姑老爷上轿!

(蔡邕上轿,众人同下。)

【第九场】

(二院子、牛旭东同上。)

牛旭东  (念)     多蒙万岁隆恩赐,我女得配状元郎。

四朝官  (内同白)   列位大人到!

院子甲  (白)     启相爷:列位大人到。

牛旭东  (白)     有请!

院子甲  (白)     有请!

(吹打。四朝官同上。)

四朝官  (同白)    相爷请上,待我等贺喜!

(四朝官同拜。)

牛旭东  (白)     这就不敢。

(傧相上。)

傧相   (白)     启相爷:新姑老爷到。

牛旭东  (白)     来,请夫人出堂!

院子甲  (白)     有请夫人出堂!

(丫鬟引牛夫人同上。)

牛夫人  (白)     相爷!

牛旭东  (白)     新科状元到。

牛夫人  (白)     有请!

牛旭东  (白)     来,有请!

(四执事、二轿夫、喜娘、蔡邕同上,二轿夫同下。)

牛夫人  (白)     搀小姐出堂!

喜娘   (白)     是。

(喜娘下。)

牛旭东  (白)     赞礼上来!

傧相   (白)     是。伏以:

     (念)     堂前灯烛真辉煌,郎才女貌配成双。新娘本是千金体,新郎是位状元郎。

(喜娘搀牛桂英同上,拜堂。)

傧相   (白)     一拜天地!二拜高堂!夫妻交拜!送入洞房!

(蔡邕乱拜,气。喜娘搀牛桂英同下,蔡邕随下。)

四朝官  (同白)    告辞!

牛旭东  (白)     且慢!后堂留宴。

四朝官  (同白)    叨扰了。

牛旭东  (白)     请。

(众人同下。)

【第十场】

(蔡父、蔡母同上。)

蔡父   (唱)     叹娇儿去不归终日泪下,

蔡母   (唱)     谁叫你逼他去不能回家。

蔡父   (唱)     年荒旱无饮食何处求化?

蔡母   (唱)     子在家决不能遭此饿煞!

蔡父   (唱)     事到此休埋怨一同坐下,

蔡母   (唱)     儿不归拚一死同染黄沙。

蔡父   (白)     嗨!

蔡母   (白)     唉!

蔡父   (白)     妈妈,事已至此,埋怨我也是枉然了。

蔡母   (白)     哎呀呀,不是你这老天杀的逼着我儿上京赶考,哪能落到如此地步?如今陈留郡荒旱,举家都要饿死,怎么,还不叫我埋怨你么!

蔡父   (白)     唉,我也不知他一去不归呀!总望他得出个一官半职,那时你我举家也好享受荣华富贵呀。

蔡母   (白)     哎呀呀,说什么荣华富贵,现在都受上罪了!

蔡父   (白)     不必如此。且将媳妇唤了出来,商议商议。

蔡母   (白)     商议什么?她总可以吃饱了!

蔡父   (白)     不要如此。

             媳妇哪里?

(赵五娘上。)

赵五娘  (念)     形衰力倦难撑掌,

蔡母   (白)     哎呀,饿死了!

赵五娘  (白)     唉!

     (念)     日愁两餐与衣裳。

     (白)     公爹,婆母万福!

蔡父   (白)     罢了。

蔡母   (白)     万福,他娘的豆腐!

蔡父   (白)     啊,我把你这老乞婆,方才埋怨我半日,如今将媳妇唤出,你又是这样地看待么?

蔡母   (白)     你说要怎样地看待?

蔡父   (白)     我不许你这样讲话!

蔡母   (白)     啊!我儿被你逼了出去。还要将我饿死,如今连话都不许我说了?好好好,我这条老命不久也是饿死,今天我就与你拚了!

(蔡母向蔡父碰头。)

赵五娘  (白)     婆母不必如此,凡事看在媳妇份上。

蔡父   (白)     哎呀呀,你这老乞婆!难道我还拚你不过么?

赵五娘  (白)     公婆息怒。

(蔡父、蔡母同扭打,赵五娘跪中间拦劝,蔡父、蔡母同气坐。)

赵五娘  (白)     公婆不必动怒,你儿进京,许久未回,陈留郡遭此荒旱,才有此祸,连累二老忍饥受饿,皆媳妇一人之罪。还求公婆忍耐,媳妇就是求化,也要奉养公婆。若是实在无路可走,纵死也要死在一处啊!

(蔡父、蔡母对看同哭。)

蔡父   (白)     好个孝道的媳妇!

蔡母   (白)     我不管孝道不孝道,要管我吃饱饭才是呀。

蔡父   (白)     我儿起来!

赵五娘  (白)     多谢公婆!适才听邻居言道:县太爷要开仓放粮,待媳妇前去,领粮回来,也好度日。

蔡父   (白)     啊媳妇,你乃女流,怎好出头露面?待我前去吧!

赵五娘  (白)     哎呀公婆啊!事到如今,还说什么出头露面?公爹年迈,腹内又饥,万万不能前去的。媳妇前去倒也无妨。

蔡母   (白)     好了,好了!你就让她前去吧。人家看她长得好看,多给她些粮米,你我也好吃得饱饱的!

蔡父   (白)     这是什么话呀!

赵五娘  (白)     公婆请至后面歇息。

蔡父   (白)     唉,这是我二老连累你了!

蔡母   (白)     慢着!有饭与我吃,你再回来;若是无有饭吃,你就休来见我!

蔡父   (白)     这是什么言语!

(蔡父、蔡母同下。)

赵五娘  (白)     哎呀且住!想我丈夫一去不归,婆婆终日埋怨公爹,又遭荒旱,难以度日。婆婆言道,若再无有饭吃,休要见她。唉!不免前去领些粮米,也好奉养公婆啊!

     (唱)     饥荒年顾不得抛头露面,

             领粮米回家来奉养高年。

             出门来羞答答用袖遮脸,

             求人事必须要多出好言。

     (哭)     喂呀……

(赵五娘哭下。)

【第十一场】

(里正上。)

里正   (数板)    老夫五旬,家中没有人,因充里正来瞎混,谁知还是不安宁!人家大小有点儿事,把我忙得了不成。地面儿倘若出人命,好像我家打死人。官到将我板子问,打得我两腿棒疮疼。如今开仓来放赈,这件买卖上我门。终日喝点儿高粮水,哪一天不吃肉几斤。眼前混,不顾人,粮米被我换成银。倘若上司将我问,拚着打得屁股疼。今朝有酒今朝醉,哪管明天死和生,死和生!

     (念)     身充里正实难当,杂派差事日夜忙。

     (白)     在下,里正猫狸。今当开仓放赈,上司派我跟李社长管理,只是这粮米被我卖了许多,亏空不小。上司要问,少不得就把李社长牵连在内。正是:

     (念)     拚着一身剐,皇帝拉下马。

(李社长上。)

李社长  (念)     身当社长管粮仓,一家老小不饥荒。

     (白)     里正在家吗?

里正   (白)     谁呀?

李社长  (白)     是我。

里正   (白)     哦,社长!请进!请坐!

李社长  (白)     坐着。

里正   (白)     您到这儿来,有什么事吗?

李社长  (白)     今儿个开仓放赈,只是粮米被你卖了许多,这怎么办哪?

里正   (白)     哟!有了亏空?不能问我一个人哪,这件事也有你在内呀!

李社长  (白)     与我有什么关系哪?

里正   (白)     你瞧,吃也有你,喝也有你,怎么你就没事哪!

李社长  (白)     你可不能血口喷人哪!我不管你,到时候叫你吃不了兜着走!

(李社长欲走。)

里正   (白)     哎,你别走啊,咱们商量商量。

李社长  (白)     没什么商量的!

里正   (白)     好哇,你不跟我商量不是?我要是一跑,叫你一个人领罪!

李社长  (白)     怎么着,你要跑?想害我呀,哼哼,我这就拉你一块儿走!

(李社长拉里正。)

里正   (白)     哎,别这么拉拉扯扯的。我不跑,决不害你就是啦。

李社长  (白)     人心难测。走走走!

(李社长拉里正同下。)

【第十二场】

(四龙套、中军、粮官同上。)

粮官   (唱)     身坐法堂甚威严,

             自古王法大如天。

             开仓放赈隆恩典,

             若无君王谁可怜?

             人行善事神明鉴,

             莫说头上无青天。

(李社长、里正同上。)
李社长、

里正   (同白)    参见大人!

粮官   (白)     罢了。今乃放赈之期,吩咐开仓!

李社长、

里正   (同白)    尊命!

李社长  (白)     吩咐下去:领赈的百姓,前来领赈哪!

里正   (白)     我看甭吩咐啦。他们来就来,不来就算啦。

李社长  (白)     胡说!

里正   (白)     哎哟嗬!他也摆起架子来啦。

             领粮的,这儿来领啊!

(四百姓同上,领粮下。上大人、孔乙己同上。)
上大人、

孔乙己  (同念)    子哭女啼不忍闻,喜得开仓来赈民。

李社长  (白)     你二人是领赈的吗?

上大人、

孔乙己  (同白)    正是。

李社长  (白)     姓甚名谁,家住哪里?

上大人  (白)     我叫上大人,他叫孔乙己,住在荒家村。

李社长  (白)     有几口人?

上大人  (白)     家有三千零七十个。

里正   (白)     哪儿有这么些人哪?滚出去!滚出去!

上大人  (白)     慢来慢来!你岂不知圣人云:“上大人,孔乙己,化三千,七十士”吗?

李社长  (白)     咳!到了是几口呀?

上大人、

孔乙己  (同白)    四口人。

李社长  (白)     发四口粮米给他。

(里正发粮。)

里正   (白)     拿着,滚!

上大人、

孔乙己  (同白)    多谢,多谢!

(上大人、孔乙己同下。)

里正   (白)     领赈的快来,再不来领,就没有啦!

(吴四娘、周大妈同上。)
吴四娘、

周大妈  (同念)    说起苦来真正苦,天天锅内无米煮。

     (同白)    来此已是。老爷做做好事吧!

里正   (白)     没有啦,明天再领!

吴四娘、

周大妈  (同白)    哎哟,饿死我了,您开开恩吧!

里正   (白)     没有啦,明天早点儿来吧!

吴四娘、

周大妈  (同白)    饿死喽!

(吴四娘、周大妈同哭。)

李社长  (白)     看看里头要有,给她拿一点吧,省得让大人知道。

里正   (白)     我看看去!

(里正下,上。)

里正   (白)     嘿,你们俩人的造化还真不小!这小媳妇长得不错,多给你点儿吧。

李社长  (白)     呸!这么大年岁,也真说得出口来!

吴四娘、

周大妈  (同白)    多谢,多谢!

(吴四娘、周大妈同下。)

里正   (白)     这回可真没啦。

李社长  (白)     时辰未到,这怎么办哪?

里正   (白)     大概也没人来啦。

李社长  (白)     时辰不到,大人不退堂啊!

里正   (白)     你就告诉他说,领粮的都领完啦。

李社长  (白)     那不成,他有号簿为凭啊!

里正   (白)     糊里糊涂告诉他再说。

赵五娘  (内白)    走哇!

(赵五娘上。)

赵五娘  (唱)     步仓忙走得我汗流满面,

(赵五娘看。)

赵五娘  (白)     呀!

     (唱)     顾不得脸含羞缓步向前。

     (白)     老爷们,周济周济吧!

里正   (白)     没有粮啦,快回去吧,明天再来!

赵五娘  (白)     哎呀天哪!无有粮米,我怎生回去呀?

(赵五娘哭。)

赵五娘  (白)     求老爷们多少周济一些吧!

里正   (白)     说没有,就是没有啦。你不走,老爷一怒,你可吃罪不起,快走吧!

赵五娘  (白)     喂呀……

     (唱)     谁怜念苦命人恩德非浅,

             若无米我公婆饿死堂前。

             求老爷发慈悲大开恩典,

             喂呀老爷呀……

里正   (白)     快走,快走!别在这儿哭。快走,快走!

赵五娘  (哭)     喂呀苦哇!

粮官   (白)     啊?

     (唱)     为什么衙门外叫苦声喧?

李社长、

里正   (同白)    没什么事呀。

粮官   (白)     哼!

     (唱)     我亲自下堂去仔细观看,

里正   (白)     大人下来啦!

赵五娘  (哭)     喂呀……

粮官   (白)     哦!

     (唱)     原来是贫妇人悲哭哀怜。

     (白)     那一妇人,为何在此痛哭?

赵五娘  (哭)     喂呀大人哪!

     (唱)     小女子来领粮一粒未见,

             怕的是回家去饿死年高。

粮官   (白)     哦!

     (唱)     我问你家住在哪府州县?

             快将那姓和名细说一番。

赵五娘  (白)     大人哪!

     (唱)     住陈留我公爹名蔡从简,

             赵五娘是我名奉养椿萱。

粮官   (唱)     你丈夫因何不担此重担?

赵五娘  (唱)     我的夫名蔡邕上京求官。

粮官   (唱)     你家中有几人话讲当面,

赵五娘  (唱)     连公婆只三口并无虚言。

粮官   (唱)     转面来叫社长快发米面!

李社长  (白)     这个……

     (唱)     我只得跪向前把话实言。

     (白)     启禀大人:粮米没有啦。

粮官   (白)     难道说都领完了么?我要查看号簿。

李社长  (白)     号簿上并没发完,因被里正盗卖,故而亏空。

粮官   (白)     唗!大胆里正,竟敢盗卖官粮,哪里容得!重责四十,粮米照数赔偿!

             拖下去打!

二龙套  (同白)    啊。

(二龙套拉里正同下。)

粮官   (白)     那一女子不要啼哭,发放粮米与你也就是了。

(二龙套押里正拿粮同上。)

里正   (白)     谢大人的责!

粮官   (白)     粮米可曾照赔?

里正   (白)     照数赔偿。

粮官   (白)     赵五娘照数领粮。

李社长  (白)     赵五娘,粮米在此,快快回家去吧。

赵五娘  (白)     多谢大人!

粮官   (白)     唗!我把你这个狗头,私盗粮米,该当何罪?将他差事革掉,赶出衙去!

里正   (白)     多谢大人!

             好哇,差事革啦。我不免赶上前去,把那个小贱人粮米夺回,也好出出我这口怨气!

(里正下。)

粮官   (白)     正是:

     (念)     现任官员现事管,君命哪有将令严!

     (白)     掩门!

(众人同下。)

【第十三场】

(赵五娘上。)

赵五娘  (唱)     多蒙恩官发粮米,

             心急不顾路高低。

             急急忙忙回家去,

里正   (内白)    赵五娘慢走!

赵五娘  (白)     啊?

     (唱)     有人呼唤事可疑。

     (白)     何人唤我,待我看来。

(里正上。)

里正   (白)     哈哈!你这小贱人啊,只顾要粮,就不顾别人的性命!你在大人面前哭哭啼啼,将我的差事闹掉,打了我四十大板,还得赔出粮米。我跟你说,这米是我卖被褥衣服换来的,你还我便罢;如若不然,哼哼,我要你的命!

赵五娘  (白)     哎呀老爷呀,我家有八旬的公婆,求老爷开恩吧!

(赵五娘哭。)

里正   (白)     哎哟,你有八旬的公婆怕他们饿死;难道说就叫我饿死吗?

赵五娘  (白)     里正老爷呀!我丈夫出外未回,家中无人,可怜我公婆已有二三日未曾用饭。若是将米还你,岂不将我公婆饿死?也罢!里正老爷,我将身上破衣脱下,与你换米吧!

里正   (白)     你丈夫出外不管爹娘,你也甭管他们啦。你脱衣裳给我,也是破的。再说,你脱啦,身上也冷啊,我也不忍心要你的呀。

赵五娘  (白)     哎呀老爷呀!奴身上虽然寒冷,就是将我冻死,我也不忍使我公婆饿死啊!

(赵五娘哭。)

里正   (白)     哎哟,你别哭啦,我念你是个孝顺的人,我不要你的米啦,你走吧!

赵五娘  (白)     哦,哦,多谢老爷!

(赵五娘背米走,里正在后抢米。)

里正   (白)     你要我的命,我也不能饶你!

(里正下。)

赵五娘  (白)     哎呀,天哪,天!难道天绝我命不成么?喂呀……

(赵五娘哭。)

赵五娘  (唱)     里正作恶把人欺,

             忍心苦苦将我逼。

             世间真是无真理,

             公婆啊……

     (白)     也罢!

     (唱)     不如投井命归西。

(赵五娘投井,吴四娘、周大妈同上,同拦。)
吴四娘、

周大妈  (同白)    哎,是五娘子吗?你为什么寻死啊?

赵五娘  (白)     唉,二位妈妈有所不知,是我领取粮米回来,中途被里正拦阻,抢了去了。丢失粮米,有何脸面去见我公婆,故而我要投井一死呀……

吴四娘、

周大妈  (同白)    为这个呀!咳,我们也是刚刚领粮回来,这么办吧:我们带你去到街上叫化,或许有人周济于你,也未可知。

赵五娘  (白)     哎呀妈妈呀,那岂不羞死人了?我还是死了吧!

吴四娘、

周大妈  (同白)    慢着!你要死了,你公婆又靠哪个呀?

赵五娘  (白)     这个么?哎呀是呀,我只顾一死,公婆在家,无人照管,若是饿死,岂不罪在我身?唉!事到如今,依从妈妈了吧!

吴四娘、

周大妈  (同白)    好好好,我们给你带路。

赵五娘  (白)     有劳了!

     (唱)     多蒙妈妈真美意,

吴四娘、

周大妈  (同白)    随我来!

(众人同走圆场。)

赵五娘  (白)     喂呀……

(赵五娘哭。)

赵五娘  (唱)     点点珠泪湿罗衣。

吴四娘、

周大妈  (同白)    就跪在这儿吧!

赵五娘  (白)     是。

     (唱)     将身跪在尘埃地,

(四百姓肩粮自两边分上。)
吴四娘、

周大妈  (同白)    来的人不少啦,你求求吧!

赵五娘  (白)     喂呀……

(赵五娘哭。)

赵五娘  (唱)     含悲带愧把话提。

吴四娘、

周大妈  (同白)    你们众位听听,她是可怜的人哪!

赵五娘  (白)     唉!唉!

     (唱)     只为公婆求周济,

             君子们哪!

吴四娘、

周大妈  (同白)    她是为奉养公婆,诸位君子周济一点儿吧!

赵五娘  (唱)     公婆年迈言不虚。

吴四娘、

周大妈  (同白)    诸位周济周济吧!

百姓甲  (白)     这一女子实在可怜,我们每人分一点粮与她吧。

(四百姓分粮与赵五娘,同下。)
吴四娘、

周大妈  (同白)    来,五娘啊!我们两人的米也不算少,也分一点儿给你。

(周大妈分粮与赵五娘。)

赵五娘  (白)     多谢二位妈妈!

吴四娘、

周大妈  (同白)    好啦好啦,我们一块儿走吧。

(众人同下。)

【第十四场】

(张广才上。)

张广才  (唱)     数九寒天雪满地,

             行走不知路高低。

             只为荒旱领粮米,

             老天降灾人受屈。

     (白)     老汉张广才。乃陈留郡人氏。近年此处荒旱,难以度日。我有个街邻蔡从简,他子蔡伯喈进京赶考,老汉受他之托,替他应家中之事。这几日未到他家,不知他家景况如何?看这样大雪纷飞,待老汉拿些粮米送与他家。唉!有道是:既受人之托,要忠人之事喏!

     (唱)     伯喈进京曾说起,

             家中之事托区区。

             今日要到他家去,

(张广才滑跌。)

张广才  (白)     唔哟哟哟……

     (唱)     雪地湿滑皆是泥。

(张广才下。)

【第十五场】

(蔡父、蔡母同上。)

蔡父   (唱)     叹人生在世上多争名利,

             人因那贫与富予人不齐。

             唯愿我伯喈儿状元及第,

             光宗祖享荣华改换门庭。

蔡母   (唱)     老杀才说此话如在梦里,

             全不想你今年八十有余。

             纵然是你的儿状元及第,

             只怕你那时候一命归西。

蔡父   (唱)     说此话不过是聊慰情意,

蔡母   (唱)     今日里腹无食身上无衣。

蔡父   (唱)     从今后我与你不来怄气,

蔡母   (唱)     我二人双双死又便怎的!

(赵五娘上。)

赵五娘  (唱)     见公婆我把这愁绪敛起,

             纵有那伤心泪存在心里。

     (白)     公婆万福!

蔡父   (白)     媳妇回来了?

赵五娘  (白)     回来了。

蔡母   (白)     你拿的是什么?

赵五娘  (白)     乃是粮米。

蔡母   (白)     为何归来甚迟?

赵五娘  (白)     公婆有所不知,儿领粮回来,行至中途,又被强人抢去。多蒙吴大娘、周妈妈带我在长街叫化,又赠我许多粮米,故而回来迟了。

蔡父   (白)     哎呀呀,真真地难得呀!

(蔡母学。)

蔡母   (白)     哎呀呀,真真地难得呀!

             哼,哪有许多事故,只怕这粮米不是好来的!

蔡父   (白)     啊?你说是怎么来的?

蔡母   (白)     只怕是哪个少年送与她的!

蔡父   (白)     放屁!

(赵五娘跪。)

赵五娘  (白)     哎呀公婆呀!休要错疑,媳妇不是那样下贱之辈呀!

(赵五娘哭。)

蔡母   (白)     那也难说!

蔡父   (白)     我把你这老乞婆,你怎么说出这样话来?真是屈死好人了!

蔡母   (白)     我屈了她了?

赵五娘  (白)     公婆不必为我生气呀!

(赵五娘哭。)

张广才  (内白)    走哇!

(张广才上。)

张广才  (唱)     为交友顾不得偌大年纪,

             鹅毛雪飞满天湿透我衣。

     (白)     老哥!

(张广才看。)

张广才  (白)     门儿开着,待我进去。哎呀好冷哪!

蔡父、

蔡母   (同白)    哦,大公来了!

(赵五娘起。)

张广才  (白)     这是领来的粮米,请来收下。

蔡父、

蔡母   (同白)    多谢大公!

(张广才看。)

张广才  (白)     啊,你们一家为何这等模样?其中必有缘故。

(蔡父、蔡母同拉张广才。)
蔡父、

蔡母   (同白)    啊大公!

张广才  (白)     慢来,慢来!我在外面未曾冻散。来到你家,被你们这样拉拉扯扯,倒要将我拉散了。一个说了,一个再说。

蔡父   (白)     大公有看不知,只因媳妇去领粮米,中途被人抢去了。幸遇吴大娘、周妈妈领她长街叫化,又赠她粮米。好好回来,这老乞婆却说她这这这……哎哟哟,叫我怎么说得出口哇!

蔡母   (白)     啊大公!

蔡父   (白)     呀呸!你不用说了!

张广才  (白)     哈哈哈……这样饥荒年月,怎么还要争吵?五娘可算是孝道的媳妇。我有一言奉劝,兄嫂听了!

     (唱)     老哥嫂休要来怄气,

             细听我把话说端的:

             自从伯喈上京去,

             陈留郡荒旱三载无食又无衣。

             赵五娘孝道真可取,

             孝敬翁姑算第一。

             但愿伯喈登科第,

             那时节回家来你看他头戴乌纱、身穿大红、腰横玉带、足登朝靴把马骑。

             举家荣耀换门第,

             唯愿哥嫂福寿齐。

     (白)     不必吵了,五娘快去做饭,也好与他二老食用。老汉我要去了。

蔡父、
蔡母、

赵五娘  (同白)    多谢大公!

张广才  (白)     好了,好了。你们进去吧,外面风大得紧哪。

(张广才下。)

蔡父   (白)     好了。媳妇。快去做饭去吧。

赵五娘  (白)     是。

蔡母   (白)     我不吃你那肮脏的米,我要吃大公送来的米。

(赵五娘拿米,哭,下。蔡父指蔡母)

蔡父   (白)     老乞婆!

蔡母   (白)     老天杀的!

蔡父   (白)     哼!

(蔡父下。)

蔡母   (白)     哼!

(蔡母下。)

【第十六场】

(蔡邕上。)

蔡邕   (白)     唉!

     (唱)     空负我满腹的文章锦绣,

             实无有一良策转回陈留。

             君有命臣不敢回口违拗,

             似这样纵高官有何自由?

(蔡院子暗上。)

蔡邕   (白)     下官,蔡伯喈。进京赴试,幸喜高中,不想被牛太师强逼招赘。家有父母,不能尽孝。天哪,天!

(惜春、柳春同暗上,同听。)

蔡邕   (白)     我蔡伯喈竟身入这牢笼之内了!

(惜春、柳春同笑,同下。)

蔡邕   (唱)     满腹中悲愁事对谁出口,

             说不出心中语珠泪暗流。

             想归家见双亲插翅难走,

             二爹娘啊!

惜春、

柳春   (内同白)   小姐,快走呀!

蔡邕   (白)     哎呀!

     (唱)     在后面又来了两个丫头。

(蔡邕擦泪。惜春、柳春引牛桂英同上。)

牛桂英  (唱)     听惜春禀一言双眉愁皱,

             但不知状元公起甚念头?

惜春、

柳春   (同白)    姑老爷,小姐来啦!

蔡院子  (白)     小姐来了。

蔡邕   (白)     哦,小姐来了,请坐!

牛桂英  (白)     老爷请坐!

惜春、

柳春   (同白)    姑老爷万福!

蔡邕   (白)     罢了。

牛桂英  (白)     啊老爷,看你这几天愁眉不展,莫非有什么心事吗?

蔡邕   (白)     呃!我在此享受荣华,哪有什么心事!

(牛桂英看惜春、柳春。)

牛桂英  (白)     哦,没有什么心事?

(惜春、柳春同拉牛桂英比手势。)
惜春、

柳春   (同白)    小姐,人家没心事,就是眼睛常出眼泪。

蔡邕   (白)     这个……这几日我的眼睛不好。

牛桂英  (白)     噢,眼睛不好?

惜春、

柳春   (同白)    哦,姑老爷害眼,眼睛怎么不红啊?哎哟,还有眼泪哪,小姐您看。

蔡邕   (白)     这个……

(蔡邕急擦。)

蔡邕   (白)     无有啊,无有啊。

牛桂英  (白)     哟哟,别擦啦。

(惜春拉牛桂英衣笑。惜春、柳春同学。)

柳春   (同白)    无有啊,无有啊。

蔡邕   (白)     你们这两个丫头,真是坏得很。

惜春、

柳春   (同白)    哎哟,倒是我们不好啦!小姐,从今以后,我们可不开口啦。

牛桂英  (白)     着哇,你们就别开口啦。

蔡邕   (白)     是呀,你们二人就不要开口了。

惜春、

柳春   (同白)    是。

牛桂英  (白)     啊老爷,今日天气晴和,你我去到花园,畅饮一回,你看可好哇?

蔡邕   (白)     这个……下官奉陪。

牛桂英  (白)     惜春、柳春,预备酒宴,花园去者!

(惜春、柳春同点头。)

牛桂英  (唱)     叫丫鬟备酒宴花园来进,

(众人同走圆场。)

牛桂英  (唱)     劝相公展愁眉赏花散心。

(惜春、柳春同摆酒,蔡邕、牛桂英同入座。)

蔡邕   (白)     啊惜春、柳春,天气炎热,看扇伺候。

惜春、

柳春   (同白)    是。

(惜春、柳春同拿扇。)

牛桂英  (白)     请啊!

     (唱)     夫妻们乐开怀对饮美酒,

             天炎热只觉得香汗外流。

(牛桂英饮酒。)

牛桂英  (唱)     观百花齐开放红桃绿柳,

     (白)     请!

(蔡邕勉强饮酒。惜春、柳春同拉牛桂英看。)

牛桂英  (白)     呀!

     (唱)     猜不出他心事我好忧愁。

蔡邕   (白)     唉!

     (唱)     似这等炎热天浑身汗透,

             纵有那美味酒难下咽喉。

     (白)     小姐,天气甚热,下官要告便一时。

牛桂英  (白)     老爷请便。

(惜春、柳春同笑,牛桂英命惜春、柳春偷看。蔡邕出,坐。)

蔡邕   (白)     哎呀天哪!我在此享荣华,受富贵,不知爹娘在家怎样受苦,五娘在家受尽折磨,叫我心中好不伤感也!

     (唱)     我岂能灭人伦有新忘旧,

             撇父母和发妻礼义不周。

             想至此止不住泪湿衣袖,

             爹娘啊!

(惜春、柳春同偷听。)

蔡邕   (唱)     我好似大风中浪打孤舟。

惜春、

柳春   (同笑)    哈哈哈……

(蔡邕惊,假装镇静归座。)

蔡邕   (白)     好热的天哪!

(惜春、柳春拿扇对蔡邕扇。)

蔡邕   (白)     好了,好了,不热了。

牛桂英  (白)     久闻老爷抚得一手好琴,请抚一曲,奴家听上一听,这大概是没什么推辞的了吧?

蔡邕   (白)     下官久未抚琴,只怕是忘记了。

牛桂英  (白)     何必太谦哪。

(惜春、柳春同置琴。)

蔡邕   (白)     如此献丑了!

(蔡邕抚琴。)

牛桂英  (白)     哎呀,这是一曲“昭君怨”哪!往日所抚的那首,莫非忘了吗?

蔡邕   (白)     这个……只是这弦不中用了。

牛桂英  (白)     啊,这是刚换的新弦,为什么不中用哪?

蔡邕   (白)     正是因为这是新弦才坏了的!

牛桂英  (白)     那么,往常用的是什么弦哪?

蔡邕   (白)     这个……我家中尚有旧弦。

牛桂英  (白)     你为什么不带来哪?

蔡邕   (白)     这新弦占住手,由不得我再用旧弦了。

             惜春、柳春,备水净手!

(惜春、柳春同张口不应。)

牛桂英  (白)     你们为什么不开口哪?

惜春、

柳春   (同白)    姑老爷叫我们不要开口的。

蔡邕   (白)     哼!

(蔡邕下。)

牛桂英  (白)     老爷走啦,看他行动坐卧,好像有什么心事?

惜春   (白)     我看他常常悲叹,不是哭,就是笑。真难猜他有什么心事。

柳春   (白)     小姐,从今以后,小姐在内留神,我们在外注意,看看他有什么破绽。找着破绽,就好明白啦。

牛桂英  (白)     好,就依你们。正是:

     (念)     要知心腹事,但听口中言。

(众人同下。)

【第十七场】

(赵五娘上。)

赵五娘  (念)     每日尝尽黄柏味,难将苦口向人言。

     (白)     奴家,赵五娘。领来粮米,饭已做熟。不免请出公婆用饭。

             有请公婆!

(蔡父、蔡母同上。)

蔡父   (念)     这样饥荒命难保,

蔡母   (念)     老命饿死在今朝。

赵五娘  (白)     公婆万福!

蔡父   (白)     饿死了!

赵五娘  (白)     媳妇将饭做好,请公婆用饭。

蔡父   (白)     难为你了。

蔡母   (白)     可有什么鲜菜?

蔡父   (白)     呸!这样年月,哪里有钱去买菜呀,你将就些吧!

赵五娘  (白)     公婆将就吃这一顿,等媳妇明天买些菜来就是。

蔡父   (白)     啊媳妇,你为何不用啊?

赵五娘  (白)     我么,还不饿呢。

蔡母   (白)     她不饿,你就吃你的吧!

(蔡父、蔡母同吃。赵五娘看饭已食尽,暗哭,偷下。蔡母吃完,寻赵五娘,指蔡父怒,将碗摔地下。)

蔡父   (白)     这做什么?

蔡母   (白)     你方才叫媳妇吃饭,她说不饿。你看她不辞而别,一定是去到后面吃好东西去了。

(蔡父急。)

蔡父   (白)     真有此事吗?

蔡母   (白)     哪个哄你不成!

蔡父   (白)     好,你我同到后面看个明白。

(蔡父拉蔡母同下。)

【第十八场】

(赵五娘上,烧锅。)

赵五娘  (白)     哎呀且住!领来的粮米不够公婆食用,我只好找些糠皮,暗地吞吃。婆婆啊婆婆!你必定心疑媳妇背地吃些什么好东西,谁知我吃的是这粗糠,还不敢叫你二老知道啊……

     (唱)     这才是薄命女糟糠自咽,

(赵五娘吞食不下,吐。)

赵五娘  (白)     哎呀!

     (唱)     吞不下噎咽喉险丧黄泉。

(赵五娘吃。)

赵五娘  (白)     哎呀!

     (唱)     苦命人吃苦物神灵暗鉴,

             喂呀老天爷呀!

(赵五娘连抓连吃,吐。)

赵五娘  (唱)     打量着这头上总有青天。

(赵五娘吃。蔡父、蔡母同上。)
蔡父、

蔡母   (同白)    看看去!看看去!

(赵五娘见蔡父、蔡母,藏糠。蔡母看。)

蔡母   (白)     老天杀的,你看看她吃东西呢!你看,你看!好良心,好良心哪!

(蔡父怒。)

蔡父   (白)     哎呀媳妇啊!这就是你的不是了!

(赵五娘跪。)

蔡父   (白)     我问你可曾吃饭,是你言道,尚还不饿。怎么你背着我二老暗地吃起东西来了?

赵五娘  (白)     这个……媳妇未吃什么好东西。

蔡母   (白)     既未吃什么东西,你那手中拿的是什么?

蔡父   (白)     着哇!你手中拿的是什么呢?

赵五娘  (白)     这个……无有什么。

蔡母   (白)     你躲躲藏藏的,还说无有什么!

蔡父   (白)     既是无有什么,何必这样躲躲藏藏?

赵五娘  (白)     这个么……媳妇吃的是糟糠啊啊啊……

(赵五娘哭。)

蔡父   (白)     我却不信!

赵五娘  (白)     公婆请看。

(蔡父看。)

蔡父   (白)     哎呀,果然是糠!

             我把你这老乞婆,我这贤德媳妇煮来白米饭与你我食用,可怜她在此吞糠,你反说她吃什么好东西。

             媳妇,快快起来!

(赵五娘起。)

蔡父   (白)     你既然吃得,我就吃不得么!

(蔡父吃糠。)

蔡母   (白)     老老,这原是我的不好,冤枉了媳妇。你既吃得,难道我就吃不得么!

(蔡母抢吃。)

赵五娘  (白)     啊公婆,不必如此。

(蔡父、蔡母同吃,变脸,同倒。)

赵五娘  (白)     哎呀,公婆呀!

(赵五娘哭,昏倒。张广才上。)

张广才  (唱)     到蔡家因何故不见人影?

             到后面依然是寂静无声。

     (白)     老哥!老嫂!五娘!

(张广才被蔡父绊倒,看。)

张广才  (白)     哎呀!

(张广才扶蔡父起。)

蔡父   (白)     我把你这老乞婆!

张广才  (白)     老汉来了。你快快将她们叫起。

蔡父   (白)     哦,大公来了!

(蔡父哭。)

蔡父   (白)     哎呀大公啊……

             哦,媳妇!媳妇!媳妇!

(赵五娘起。)

赵五娘  (哭)     喂呀……

张广才  (白)     五娘,快将你婆婆叫醒。

赵五娘  (白)     哦,婆婆!婆婆!婆婆!哎呀,我婆婆气绝了!

     (哭)     喂呀……

张广才  (白)     哎呀,这是哪里说起!

蔡父   (白)     哦,她死了?死得好!死得好!

张广才  (白)     哎呀老哥!人已死了,不要出此恶言了。

赵五娘  (哭)     喂呀婆婆啊……

蔡父   (白)     大公有所不知,这老乞婆说媳妇背地偷吃什么好东西,我们来看,原来媳妇吃的乃是粗糠。是我看着不忍,老乞婆看着面愧,大家一抢,吃得下去,才有此祸事啊!

张广才  (白)     事已至此,也无可奈何了。五娘可算你儿的糟糠之妻了!

赵五娘  (白)     婆婆已死,分文无有,怎样埋葬啊?

蔡父   (白)     这样人死不足惜,拖至郊外也就是了!

张广才  (白)     老哥、五娘,不用着急,全由老汉代办就是。

(蔡父、赵五娘同跪。)
蔡父、

赵五娘  (同白)    多谢大公!

张广才  (白)     你们不必悲伤,我去去就来。

             唉,这是哪里说起!正是:

     (念)     生死前世定,祸福本无门!

赵五娘  (哭)     喂呀婆婆啊……

蔡父   (白)     不要哭她了!

     (哭)     啊……

张广才  (白)     将尸首抬至后面。

(众人同下。)

【第十九场】

(贾化上。)

贾化   (念)     上头一张嘴,下面两条腿。一生说假话,骗人又骗鬼。

     (白)     在下,贾化。素无正业,专门说谎,骗人钱财。这几天骗了几件上色的衣服,把它穿上,去到大街游逛游逛。来此已是乌神庙,听说这乌鸦神是最灵啊!我不免在庙里等着,有人来烧香,我好骗他。就是这个主意。

(贾化看。)

贾化   (白)     哎哟,怎么神像都没啦?有嘞!我坐在上头,要有人来烧香,我先受点儿香火,他们看见我一害怕,丢下东西一跑,我就捡起来,这不比骗省劲儿吗!

吴天良  (内白)    嗯哼!

贾化   (白)     来人啦。我先坐上去。

(贾化坐高台。吴天良上。)

吴天良  (念)     身为拐儿无营生,惯说谎话来骗人。有人问我名和姓,张王李赵带姓陈。

     (白)     小子,吴天良。这两天生意不好,四处都没有骗的啦,弄得我走投无路,衣食不周。听说新科状元在牛相府招亲,他是陈留郡的人。昨天听相府里有人说,他想带家信回去。当初我在陈留郡住过多年,陈留郡口音我还说得上来,但不知道状元家里都有什么人?真是巧得很哪,昨天遇见醉鬼王三,他是相府看后花园王老头的儿子,我们俩人在酒馆吃酒,我套出他的言语,他说状元公家里有父有母,父亲名叫蔡从简,可是别的他就不知道啦。哎,有嘞,凭我张这嘴,见景生情,哪怕他不上我这个当!我又预备了一封假信,说陈留郡荒旱三载,请他寄点银子回去,倘若财神爷让我发财,他就多寄点儿银子。那时候我就是富翁啦。唉!就是我这身上的衣裳褴褛,怎么进得了相府哪?哎呀,这可怎么好哪?

(吴天良看。)

吴天良  (白)     前面已是乌神庙,我不免前去烧烧香,求求神,要能够保佑我先骗得些衣裳,进得相府,回来我一定重修庙宇。来此已是,待我进去。

             哟!这神像好像个人样子,我好像认得呀!

(吴天良摆弄贾化头。)

吴天良  (白)     哎,甭管他,我来磕个头。

(吴天良叩头,贾化喜,暗用手指吴天良,吴天良起看,贾化手抽不回。)

吴天良  (白)     哈哈,他还会动哪!这把扇子不错,借我用用。

贾化   (白)     那可不能借。

吴天良  (白)     哈哈,原来是你呀!真有你的,怎么装起菩萨来啦?

贾化   (白)     不是啊,前几天遇见一桩好买卖,弄了几件衣服,钱被我用完啦,是我到这儿来求神,保佑我再做件好买卖。

吴天良  (白)     眼前我倒有桩好买卖,就是我一个人做不成!

贾化   (白)     哪儿有买卖?说给我听听。

吴天良  (白)     这个……

(吴天良望。)

吴天良  (白)     就是蔡状元府托人带家信,我要做他这号买卖。你看,信都写好啦!

贾化   (白)     就是你身上这个样儿,想进状元府?连他门口你也走不过呀!

吴天良  (白)     我就是身上衣服破一点儿,等一等弄两件衣服就可以去啦。

贾化   (白)     我倒有衣服,我可以去。

吴天良  (白)     你不知道他家里的事情,你怎么能去哪?

贾化   (白)     对呀!可惜我不知道他家里的事。

吴天良  (白)     这号买卖只有我可以做。

贾化   (白)     别忙!咱们俩商量商量好不好?

吴天良  (白)     没有什么商量的!

贾化   (白)     这么办:咱们俩人合伙吧。

吴天良  (白)     怎么合伙哪?

贾化   (白)     我的衣裳你的人,弄来银钱俩人分。

吴天良  (白)     那可不成!你出两件衣裳,就分我的银子,那不成!那不成!

贾化   (白)     这么办吧,我的衣裳,我少拿一点儿。

吴天良  (白)     哦,你愿意少拿一点儿?这么办:要是弄来一百两,你拿一成好不好?

贾化   (白)     一成是多少?

吴天良  (白)     一成是一两。

贾化   (白)     你弄一百两,我拿一两,你的心也太黑啦,你走你的吧!

吴天良  (白)     再给你加两小钱儿。

贾化   (白)     去去去!我少陪啦。

吴天良  (白)     别走啊!多分一点儿也不要紧。要说我有这号好买卖,两件衣裳还怕没地方弄去吗?那时候我发了财,你可别后悔。你不愿意呀,我还不愿意哪!我要分给人太多,我还合不着呢!

贾化   (白)     这么说,你就照一半分给我吧!

吴天良  (白)     一半太多,二八账吧!

贾化   (白)     二八太少,按四六分吧!

吴天良  (白)     三七吧!

贾化   (白)     四六。

吴天良  (白)     好啦,就四六吧!来,脱衣裳!

贾化   (白)     好,换衣裳做大买卖。

(贾化脱衣。)

吴天良  (白)     对,做买卖要紧!

(贾化脱衣递吴天良。)

贾化   (白)     把你的衣裳给我。

吴天良  (白)     当然喽!我的衣裳不但给你穿,我发了财,还就送给你啦,你看大方不大方?来来,脱靴子!

贾化   (白)     啊,这靴子也脱吗?

吴天良  (白)     呃,做买卖要紧哪!

贾化   (白)     你将就点儿吧!

吴天良  (白)     脱不脱?不脱连衣裳你也拿回去,买卖不做啦!

贾化   (白)     好,脱脱脱,你把鞋给我。

吴天良  (白)     鞋给你穿,发了财,鞋也送给你。来,摘帽子!

贾化   (白)     这帽子就不用换了吧?

吴天良  (白)     不换?衣裳、靴子都拿了去!买卖不做了啦!

贾化   (白)     哎,哎,别生气呀。给你,你把毡帽给我吧。

吴天良  (白)     好,发了财,全是你的。

(吴天良自顾。)

吴天良  (白)     哈哈,全换齐啦!

(吴天良欲走,贾化拉开。)

贾化   (白)     哈哈!骗来骗去,骗到我的头上来啦,你往哪儿去呀?

吴天良  (白)     我到状元府去。

贾化   (白)     我哪?

吴天良  (白)     你在这儿等我。

贾化   (白)     你要跑了哪?

吴天良  (白)     我哪儿能啊!

贾化   (白)     人心难测!

吴天良  (白)     你真小气!这么办:你拿我这把伞,替我打着,就当我的小跟班儿的。

贾化   (白)     哈哈!衣服让你穿去啦,倒拿我当跟班儿的,那不成,那不成!

吴天良  (白)     要做买卖嘛!

贾化   (白)     不成,不成!

吴天良  (白)     不成?衣裳你拿去,买卖不做啦!

贾化   (白)     好好,看在做买卖的份上,就当你的跟班儿的。

吴天良  (白)     这不结啦!我在前头走,你在后头跟着,我叫你来,你就说:“有”;我说带路,你就说:“喳”。

贾化   (白)     还有这么多说的哪?

吴天良  (白)     那是啊,要做买卖发财嘛!咱们演习演习!来!

(贾化大声。)

贾化   (白)     有!

吴天良  (白)     小一点儿声!

贾化   (白)     好,再来。

吴天良  (白)     来!

贾化   (白)     有!

吴天良  (白)     带路!

贾化   (白)     喳!

(吴天良、贾化同走圆场。)

吴天良  (白)     来此已是,待我向前。要有人问你:你们是骑马来的,还是步行来的?

贾化   (白)     我说走来的。

吴天良  (白)     呃!你说骑马而来。

贾化   (白)     哦,骑马而来。

吴天良  (白)     人家要问你到此何事?

贾化   (白)     我说我跟你来的。

吴天良  (白)     呃!你说下书来了。

贾化   (白)     噢,下书来了。

吴天良  (白)     人家问你马在哪儿哪?你说在山上吃草。

贾化   (白)     在山上吃草。

吴天良  (白)     人家要问你书在哪儿哪?你就说在箱子里面。

贾化   (白)     哦,在箱子里面。

吴天良  (白)     来,演习,演习。

贾化   (白)     好。

吴天良  (白)     你们是骑马而来,还是步行而来?

贾化   (白)     我们是骑马而来。

吴天良  (白)     到此何事?

贾化   (白)     下书来了。

吴天良  (白)     马在哪里?

贾化   (白)     在箱子里。

吴天良  (白)     呃!在山上吃草。

贾化   (白)     哦,在山上吃草。

吴天良  (白)     书在哪里?

贾化   (白)     在山上吃草。

吴天良  (白)     呃!在箱子里面。

贾化   (白)     哦,在箱子里面。哎!这么多话,记不了,记不了。

吴天良  (白)     这么办:你装哑吧得啦。

贾化   (白)     那倒可以。

吴天良  (白)     来,演习,演习。

贾化   (白)     啊吧啊吧!

吴天良  (白)     这倒不错,跟着我走!

(吴天良、贾化同走圆场。)

吴天良  (白)     来此已是,待我向前。

             门上哪位听事?

(蔡院子上。)

蔡院子  (念)     天上神仙府,人间宰相家。

     (白)     是哪个?

吴天良  (白)     管家老爷,此处可是蔡状元府?

蔡院子  (白)     正是。你们是做什么的?

吴天良  (白)     你们府上的状元老爷,可是陈留郡人氏?

蔡院子  (白)     不错,正是陈留郡人氏。

吴天良  (白)     请问管家老爷,你是久在此处,还是新进府的?

蔡院子  (白)     我是久在此处。你问我做甚?

吴天良  (白)     不是喏,我由陈留郡而来,带来书信一封,问对了,我好将书信送上;若是不对,原书带回。

蔡院子  (白)     既然如此,我对你实说了吧:我是状元老爷贴身之人,今天府门是我值日,若问旁人,他们还不晓得呢。

吴天良  (白)     巧得很。我乃陈留郡人氏,临行之时,他家托我带信,说道问得一字不差,再将原书交付;若是说得不对,见不着状元老爷,只好将原书带回。如今你若说得对,我便将书信交付与你,有道是:受人之托,忠人之事。快说,快说吧!

蔡院子  (白)     唔,听了:状元老爷家中老太爷名叫蔡从简,太夫人秦氏。

吴天良  (白)     唔唔,不错。还有何人呢?

蔡院子  (白)     还有么,不要忙!

(蔡院子四望。)

吴天良  (白)     你说得不对,我还有别的事,我要告辞啦!

蔡院子  (白)     不要走,不要走!你这里来!

(蔡院子拉吴天良。)

蔡院子  (白)     这件事是瞒着人的。

吴天良  (白)     你快些讲来!

蔡院子  (白)     状元老爷还有前妻赵氏五娘。

吴天良  (白)     还有何人呢?

蔡院子  (白)     无有了。

吴天良  (白)     只怕不对吧!

蔡院子  (白)     不对吗!

(蔡院子想。)

蔡院子  (白)     哦哦,是了,还有乡邻张大公,是与他家最要好的。除此之外,再无有别人了。

吴天良  (白)     唔,他父亲叫蔡从简,母亲秦氏,前妻赵五娘,乡邻张大公。嗯,说得不错。

蔡院子  (白)     不错。拿书信来!

贾化   (白)     在山上吃草。

蔡院子  (白)     这是什么人?说的什么话?

吴天良  (白)     他是我的小舅子,是个哑子,不大会说话的。

蔡院子  (白)     哦,拿书信来!

吴天良  (白)     你说的虽然不错,可是书信要面交本人的。

蔡院子  (白)     你将书信交付与我,我自然送与状元老爷。

吴天良  (白)     一定要面见状元老爷,才能交付。

蔡院子  (白)     你要见,你自己去见!我不与你通禀,看你是怎样见法!

贾化   (白)     哎呀,书在山上吃草。

吴天良  (白)     你不与我通禀,我见不着状元老爷,便将原书带回。日后状元老爷问起家书为何不与他寄到,我只好说你不与我通禀,到了那时,看是哪个担待?我还有事,告辞了!

蔡院子  (白)     不要走,不要走。我与你通禀就是。

吴天良  (白)     哪怕你不通禀!

蔡院子  (白)     候着。有请老爷!

(蔡邕上。)

蔡邕   (念)     寻鸿觅雁寄家书,终日思亲泪簌簌。

     (白)     何事?

蔡院子  (白)     陈留郡有人前来下书。

蔡邕   (白)     快快请来相见!

蔡院子  (白)     是。

             状元老爷有请!

吴天良  (白)     有劳了!

(吴天良、贾化同进门。)

吴天良  (白)     啊状元老爷在哪里?

蔡邕   (白)     哦,听你口音,莫非也是陈留郡人氏么?

吴天良  (白)     啊啊啊,小可祖居陈留郡。状元老爷请上,待小可大礼参拜!

蔡邕   (白)     既是乡邻,怎敢当得!请起,请坐!

吴天良  (白)     状元老爷在此,小可不敢坐。

蔡邕   (白)     同乡之谊,哪有不坐之理!

(贾化欲坐,吴天良拉。)

吴天良  (白)     多谢状元老爷!

(吴天良坐。)

蔡邕   (白)     啊乡亲,几时由陈留郡动身,何日到京,贵姓大名,做何生理,何人的书信托你带来?

吴天良  (白)     小可张洪生。乃是做绸缎生意的。是上月二十九日同陈留郡动身,本月二十二日到京。

蔡邕   (白)     日期有些不对,用不了这许多日子呀!

吴天良  (白)     这个……小可原是买卖人,一路之上,要做买卖,故尔沿途有些耽误。

蔡邕   (白)     你带来的是何人的书信?

吴天良  (白)     是老员外的书信。

蔡邕   (白)     书在哪里?

吴天良  (白)     书信在此。状元老爷请看。

(吴天良递书,蔡邕接书。)

蔡邕   (白)     啊!这书信上的言词,有些不合,怎么无有叫我回家之意,只言寄银回家呀?

吴天良  (白)     这个……老员外早就知道状元老爷不能分身,所以只请寄银回家。

蔡邕   (白)     唔,倒也说的是。

(蔡邕看。)

蔡邕   (白)     还是不对呀,怎么无有张大公的言词?

吴天良  (白)     哦,你提的张大公么?

蔡邕   (白)     不错,正是张大公。

吴天良  (白)     小可临行,还是张大公将书信交与我的。是他言道:虽然交好,究竟是外姓之人,家书之上,不便附言,叫小可带言状元公,嘱咐你早些回去。

蔡邕   (白)     来!

吴天良  (白)     有。

蔡邕   (白)     备宴款待!

蔡院子  (白)     是。

(蔡院子摆酒。)

蔡邕   (白)     待我写封回书,烦劳带回。

蔡院子  (白)     是。

(蔡邕下。吴天良、贾化同入座吃酒。蔡邕持书信拿银上。)

蔡邕   (白)     乡亲请过来!这是家书一封,这是安家银两,这是送与乡亲以做路费之用的。

吴天良  (白)     这个……回书小可理当效劳,银两另请别人带去吧。

蔡邕   (白)     既是同乡之人,哪容有此怀疑?

吴天良  (白)     如此,路费不敢收领。

蔡邕   (白)     有劳跋涉,些许微意,何足挂齿!

吴天良  (白)     如此我就愧领了!

(吴天良收银。贾化伸手要银,吴天良递纸包与贾化。)

吴天良  (白)     告辞了!

蔡邕   (白)     乡亲几时启程?

吴天良  (白)     这个……今日启程。

蔡邕   (白)     恕不远送了。

(蔡邕下。)

蔡院子  (白)     请!

吴天良  (白)     请!

(蔡院子下。吴天良、贾化同出门,同走圆场。)

吴天良  (白)     我在乌神庙等你,快来!

(吴天良跑下。)

贾化   (白)     我还怕你跑,反正银子现在我手里哪。哎呀,看他跑的这么快,其中必有缘故,我打开这包看看。

(贾化揭纸,露砖。)

贾化   (白)     哎哟,上了他的当啦!到乌神庙找他去。连我的衣服都骗去啦!倒霉,倒霉!正是:

     (念)     我骗人来人骗我,种前因来结后果。

     (白)     唉!

(贾化下。)

【第二十场】

(赵五娘搀蔡父同上。)

蔡父   (唱)     空养儿不如媳朝暮孝顺,

             这也是前世债还在今生。

             年衰迈旦夕间魂归泉境,

             贤媳妇你一人何处安身?

赵五娘  (唱)     劝公爹休挂念好生养病,

             打量着这病症就要离身。

(张广才上。)

张广才  (唱)     我闻得近日来老哥染病,

             这才是天降灾祸福无门。

     (白)     五娘,开门来!

(赵五娘开门。)

赵五娘  (白)     原来是大公到了。请坐!

张广才  (白)     有座。啊老哥!

蔡父   (白)     大公来了,你来得正好啊!大公,我有一言拜托:想我那逆子伯喈,一去不归,我身染重病,大料难以久存人世。我死之后,这有拐杖一根,我那不孝的儿子,他若回来,请大公重重责打于他。只是他若不回家来,我这孝道的媳妇依靠何人?莫若当着大公之面,写下遗嘱交与媳妇,就另投生路去吧!

赵五娘  (白)     哎呀公爹呀!请好生调养病症,何必出此不吉之言!况且媳妇也不是那不知三从四德之人,公爹若真写下遗嘱,媳妇只有碰死此地了!

(赵五娘哭。)

张广才  (白)     五娘不必如此,你公爹说的不过是句淡话,何必这样着急?我带来草药一付,快去将它煎好,与你公爹服用。

             老哥,你好好调养,我要去了。

蔡父   (白)     多谢大公!这拐杖你要带去,请上受我一拜!

张广才  (白)     唉!你乃有病之人,保重要紧。

蔡父   (白)     只怕我们就要永别了!

张广才  (白)     吉人自有天相,你又何出此言?我要走了。

赵五娘  (白)     多谢大公!

张广才  (白)     五娘,快快煎药与你公爹服用吧!

(张广才拿拐杖下。)

赵五娘  (白)     哎呀呀,好个仁义的张大公!待我将药煎起。

(小过门。)

赵五娘  (白)     药已煎好,请公爹用药!

蔡父   (白)     用也无益的了,不用也罢!

赵五娘  (白)     啊公爹,还是服用了吧。

(赵五娘递药,蔡父接药吃,吐。)

蔡父   (白)     吃不得了!哎呀媳妇啊,这是我连累你了。你搀我下来!

赵五娘  (白)     下来做什么?

蔡父   (白)     贤德媳妇,你快快搀我下来!

(赵五娘搀蔡父下位,蔡父跪,赵五娘惊跪。)

蔡父   (白)     媳妇,我有一言,你且听道:恨只恨那不孝的奴才,上京赶考,一去数载不归,使你受累三年,孝顺公婆,折磨受尽。如今无有别言,只有我死之后,就在阴曹地府保佑于你;候等来世,再报你的恩德吧!

赵五娘  (白)     公爹何出此言?罪煞媳妇了!

蔡父   (白)     唉,媳妇啊!

     (唱)     多谢你这三年苦楚受尽,

             孝翁姑惊天地感动鬼神。

             恨伯喈空有那博古学问,

             倒不如贤德媳万古留名。

             只觉得咽喉哽四肢力尽,

             贤德媳妇啊!

(蔡父吐。)

蔡父   (唱)     死九泉忘不了服侍之恩。

(蔡父吐,死。)

赵五娘  (白)     哎呀!

     (唱)     老年人气不接咽喉气哽,

             公爹死叫媳妇依靠何人?

             苦命人遇此事更加苦命,

             公爹呀……

(赵五娘搬尸下,上。)

赵五娘  (唱)     倒不如死黄泉胜此偷生。

     (白)     且住!年逢荒旱,公婆相继死去,丢我孤身一人,真是生不如死。公爹一死,家中分文无有,叫我怎样收殓他的尸首?前番婆婆去世,乃是张大公代为收殓,想他屡屡次周济我家,如今万不能再去开口,这便如何是好?

(赵五娘想,抚头。)

赵五娘  (白)     也罢!我不免将这头上青丝剪下,卖得钱钞,以为成殓之费吧!

     (唱)     在头上剪青丝血泪满地,

     (三叫头)   公爹!婆母!喂呀公爹呀!

     (唱)     卖乌云换钱钞把孝来齐。

             夫去后我家中一贫如洗,

             偏又遇年荒旱无食无衣。

             老婆婆她一死大公周济,

             不料想我公爹命又归西。

             家无钱难坏我苦命之女,

             无奈何剪青丝来办丧仪。

             剪青丝落地上根根拾起,

             这乌云它跟我也算命低。

             伤心泪如涌泉不能由已,

             前世罪今世受难以推移。

     (白)     头发剪下,待我将门儿带好,插上草标,沿途叫卖便了!

(赵五娘出门。)

赵五娘  (白)     唉,真真羞煞人了啊……

     (唱)     这件事任凭谁也担受不起,

     (白)     卖发哟!

     (唱)     叫卖发脸含羞将头来低。

     (白)     卖、卖、卖头发呀!

     (唱)     是何人来将这头发买去,

             救一救要葬公爹的在世儿媳。

     (白)     哎呀且住!前街走到后街,不见一人买发。也罢!待我跪在此地,求人周济。天哪,难道真真地叫我无路可走了么!

     (唱)     只哭得咽喉哑失声阻气,

             只哭得眼昏花不辨东西。

             只哭得肝胆碎死来活去,

             喂呀,老天爷呀!

             只哭得泪和血一点一滴。

(赵五娘昏倒。张广才上。)

张广才  (唱)     秋风扑面多悲感,

             老眼昏花行路难。

             光阴迅速快似箭,

             人老何时转少年!

     (白)     哎呀,道旁有一女子倒在地上,待我看来!啊,这不是赵五娘么!为何倒卧此地?

             啊五娘醒来!

赵五娘  (唱)     一霎时气不接南北不辨,

(赵五娘坐起。)

张广才  (白)     五娘醒来!

赵五娘  (哭)     喂呀……

     (唱)     见大公止不住伤心泪涟。

张广才  (白)     啊五娘,你公爹染病在床,你不在家侍奉,怎么一人出来,为何又倒卧此地呀?

赵五娘  (白)     大公啊,我公爹也下世去了啊!

(赵五娘哭。)

张广才  (白)     怎么,你公爹也下世去了?

赵五娘  (白)     正是。

张广才  (哭)     哎老哥哥啊……

赵五娘  (哭)     喂呀……

张广才  (白)     你为何又倒在此地呢?

赵五娘  (白)     大公有所不知,我公爹一死,家中一无所有,万般无奈,头上剪下青丝,来此长街叫卖。走了半日,并无一人问我,故而哭倒此地呀!

(赵五娘哭。)

张广才  (白)     哦!五娘,你在头上剪下青丝,要卖钱葬你公爹么?

赵五娘  (白)     正是。

张广才  (白)     似这样的荒年,人难度命,哪有这闲钱买你的头发呀?纵然有人要买,又能值几何?可怜你这孝道之心哪!

(张广才哭。)

赵五娘  (白)     哎呀大公啊!这头发原是不值几文,也是事出无奈,剪这青丝,做个由头,还是与叫化一样啊!

(赵五娘哭。)

张广才  (白)     可怜哪可怜!既然你公爹去世,就该先来对我言讲,又何必这样苦化呢?

赵五娘  (白)     这个……屡承大公美意,感恩不尽,实在不敢再去求助,大公莫怪。

张广才  (白)     话虽如此,你乃女流之辈,怎能担当此事?起来,同我回到你家,办理你公爹丧事。

赵五娘  (白)     这个……又要多劳大公,此恩此德,只怕今生不能报答,来生来世,变做犬马,报答大公了!

(赵五娘哭。)

张广才  (白)     何出此言。快快请起!

赵五娘  (白)     啊大公!请将这头发收下。

张广才  (白)     这……本当不要你这头发,诚恐世人不知,如今老汉暂且收下,等你丈夫回来,也好予他看上一看。

赵五娘  (白)     多谢大公!

张广才  (白)     五娘,随我来!正是:

     (念)     五娘孝道惊天地,

(张广才下。)

赵五娘  (念)     大公仗义世间稀!

(赵五娘哭下。)

【第二十一场】

(山神、土地同上。)

山神   (念)     山神土地,

土地   (念)     全仗灵气。

山神   (白)     请了!

土地   (白)     请了!

山神   (白)     只因陈留郡蔡状元之妻赵五娘孝心感动天地,她公婆一死,要堆起新坟,是她独力难成,玉帝敕命,叫我等多派鬼卒,助她一夜堆起。尊神请来传命!

土地   (白)     还是尊神传命!

山神   (白)     一同传命。

土地、

山神   (同白)    天灵灵,地灵灵,鬼卒们何在?

众小鬼  (内同白)   唔!

(众小鬼同上。)

众小鬼  (同白)    参见山神、土地!有何差遣?

土地、

山神   (同白)    玉帝有旨:命我等帮助赵五娘,一夜堆起新坟。

众小鬼  (白)     遵命!

土地、

山神   (同白)    请!

(众小鬼、山神、土地同下。)

【第二十二场】

赵五娘  (内二黄导板) 赵五娘可算是薄命之女,

(赵五娘上。)

赵五娘  (唱)     只落得孤伶仃无靠无依。

     (白)     唉!福无双至,祸不单行!婆婆一死,公爹又故,多亏张大公屡次周济,虽然将公婆葬埋,只是这坟墓未做,我只好以裙兜土将坟堆起。

             天哪,天!这也是我赵五娘命中该受此苦也!

     (唱)     叹夫君去不归公婆逝去,

             堆坟墓兜黄土全凭裙衣。

             可怜我孱弱女无有力气,

             也不知何日里才能堆齐。

             力用尽气又虚倒卧在地,

             神恍惚目朦胧稍事歇息。

(小开门。山神、土地、众小鬼同上,同吹赵五娘睡。)
土地、

山神   (同白)    来呀,动起手来!

众小鬼  (同白)    唔!

(牌子。众小鬼同堆坟。)

众小鬼  (同白)    坟已堆好。

土地、

山神   (同白)    回复玉帝去者!

众小鬼  (同白)    唔!

(山神、土地、众小鬼同下。张广才引众邻人拿锄同上。)

张广才  (念)     为人多积善,天保福寿绵。

     (白)     来此已是蔡家坟墓。

(张广才看。)

张广才  (白)     哎呀呀,五娘辛苦了。五娘醒来!

(赵五娘醒。)

赵五娘  (白)     原来是大公!

张广才  (白)     五娘,你一人几时才能将这坟墓堆好?老汉带了两位邻居,与你帮忙来了。

赵五娘  (白)     多谢大公!

(张广才、赵五娘同看。)

张广才  (白)     啊五娘,你一天便将坟堆了这样高么?哎呀呀,你是怎样堆得如此之快呀?

赵五娘  (白)     哎呀大公啊!媳妇堆坟时节,只觉得一阵昏迷,倒卧尘埃,不知怎么便会成了这样高的坟墓了,这不是媳妇堆的呀!

张广才  (白)     不是你堆的?哦,是了,想是五娘孝心感动上苍,神灵暗助,堆成此坟,也未可知。

赵五娘  (白)     这个……想必我公婆阴灵所助!

张广才  (白)     五娘,你要望空多拜几拜!

赵五娘  (白)     遵命!

(赵五娘拜天、拜墓。)

张广才  (白)     五娘,回家安心居住,待老汉送些米与你,再慢慢访问伯喈的下落便了。

赵五娘  (白)     多谢大公!公爹、婆母,恕媳妇不孝之罪了!喂呀……

(赵五娘哭。)

张广才  (白)     真正难得。啊,随老汉回去吧!

赵五娘  (哭)     喂呀……

(众人同下。)

【第二十三场】

(惜春、柳春、牛桂英同上。)

牛桂英  (念)     奴本千金女红妆,配夫新科状元郎。

     (白)     奴家,牛桂英。配夫蔡伯喈。自从他招赘相府,每日愁眉不展,看他的行动坐卧,好像有什么心事。

             啊,惜春、柳春,想你姑老爷享受着这样的荣华富贵,为何还愁眉不展的哪?难道他还有什么美中不足的么?

惜春   (白)     哎呀小姐呀!状元老爷前几天还好一点儿,这两天越来越发地不对啦!他连走道儿都咳声叹气啦,坐卧不安,两个眉头子都拧到一块儿去啦,连饭都懒得吃啦!

柳春   (白)     提起吃饭来,那一天开饭的时候,他不吃,后来叫我送到书房里去吃,我就送到书房里去啦。看他拿着一封信,左看右看,都看呆啦,我进去都不知道。他两只眼睛都出了神,对我说:“这书信上写的不对,怎么无有赵五娘的笔迹?即或是请人写的,也该请张大公写呀!”他也不知道我是谁,我又不好搭碴儿。我说:“老爷用饭吧!”他一惊,就把信收起来啦,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牛桂英  (白)     哦,这是你亲眼看到的吗?

柳春   (白)     是啊。

惜春   (白)     啊小姐,你把姑老爷请出来,拿话套他,问问他赵五娘、张大公是谁?

牛桂英  (白)     啊,这里边儿还有这么多事情哪!你们怎么不早告诉我呀?好,有请姑老爷!

惜春、

柳春   (同白)    有请姑老爷!

(蔡邕上。)

蔡邕   (念)     关河朔雁飞,梧叶满庭除。

牛桂英  (白)     老爷请坐!

惜春、

柳春   (同白)    姑老爷万福!

蔡邕   (白)     罢了。将下官唤来,有何事议?

牛桂英  (白)     不是啊!自古道:无事而戚,谓之不祥。你自来到我家,每日眉头不展面带忧容,你如今还有什么不心满意足的哪?你可别怪我说你呀,你本是个黉门秀才,如下今做了高官,有福得会享,可别这么不知足啊!

蔡邕   (白)     唉,你哪里知道我的心事!我虽做了高官,哪如那严子陵垂钓鱼台!似这样做官,不过是虚度岁月而已!

牛桂英  (白)     依你这么说,你是不愿意为官喽?

蔡邕   (白)     我早就辞过官了,怎奈圣上不准,也是枉然!

牛桂英  (白)     你辞官不做,为的是什么事啊?

蔡邕   (白)     我呀?

牛桂英  (白)     你怎么样啊?

蔡邕   (白)     我家中还有——

牛桂英  (白)     你家中还有父母在堂。

蔡邕   (白)     不错,还有父母在堂。

牛桂英  (白)     还有什么人哪?

蔡邕   (白)     这……无有什么人了!

牛桂英  (白)     只怕还有!

蔡邕   (白)     呃,无有什么人了!

牛桂英  (白)     只怕还有一个张大公吧?

蔡邕   (白)     这个……不错,有个乡邻张大公。

牛桂英  (白)     哦,乡邻张大公?

蔡邕   (白)     不错。夫人,你是怎么知道的呢?

牛桂英  (白)     什么事我不知道啊!常言道的好:秀才不出门,能知天下事。

蔡邕   (白)     哦,夫人还是个秀才啊!

牛桂英  (白)     秀才一赶考,可就中了状元啦。

蔡邕   (白)     夫人取笑了。

牛桂英  (白)     我再来问你,你家里还有什么人哪?

蔡邕   (白)     这个……实在无有人了。

(惜春、柳春同拉牛桂英。)

牛桂英  (白)     只怕还有个赵什么吧?

蔡邕   (白)     啊,无有赵什么,无有赵什么!

牛桂英  (白)     只怕还有个赵五娘吧?

蔡邕   (白)     赵五娘么……

牛桂英  (白)     八成儿说对了你的心事啦!

蔡邕   (白)     哎呀贤妻呀!你既然晓得,我也不隐瞒,这赵五娘乃是我的前妻!

牛桂英  (白)     啊,你真有前妻吗?

惜春、

柳春   (同白)    啊小姐,既有此事,您快快禀知相爷,参掉他的功名!

牛桂英  (白)     好啊!你就快给我说实话吧!

(蔡邕跪。)

蔡邕   (白)     哎呀小姐呀!

(牛桂英笑。)

牛桂英  (白)     咳,起来吧!你看你的胆子也太小啦。既有这个事情,早就该对我说明,将公婆与赵氏姐姐接进府来,同享荣华才是啊。

蔡邕   (白)     欲待说明又恐小姐不允。

牛桂英  (白)     这样吧:待我今晚到我母亲房中,说明此事,请母亲在爹爹面前美言几句,差人将他们一齐接到京中,奴家也好待奉公婆。

蔡邕   (白)     多谢夫人!

     (唱)     好个贤德女婵娟,

             待我恩德重如山。

牛桂英  (唱)     自古妇随夫心愿,

             三从四德要周全。

(蔡邕、牛桂英同下,惜春、柳春随下。)

【第二十四场】

(二院子引牛旭东同上。)

牛旭东  (唱)     位极人臣谁不尊,

             身为宰相压群臣。

             朝庭待漏五更冷,

             文武阶前拜至尊。

(惜春、柳其、牛桂英、牛夫人同上。)

牛夫人  (唱)     我的儿可称是贤淑秉性,

牛桂英  (唱)     怕只怕老爹爹不遂儿心。

(众人同进门。)

牛夫人  (白)     相爷!

牛桂英  (白)     爹爹万福!

牛旭东  (白)     罢了。夫人请坐!

牛夫人  (白)     有坐。

牛旭东  (白)     我儿你也坐下!

牛桂英  (白)     是。

牛旭东  (白)     你母女出堂,有何事故?

牛夫人  (白)     啊相爷,我女儿终身虽然招赘伯喈,相爷可知道他家中还有何人?

牛旭东  (白)     这个……他先前言过,他家中有父母在堂。

牛夫人  (白)     他既有父母在堂,久居此地,如何能安然自在呢?

牛旭东  (白)     如此就差人将他父母接到京中,同享荣华,也就是了。

牛桂英  (白)     爹爹,女儿有言告禀。

牛旭东  (白)     我儿有何话讲?

牛桂英  (白)     啊爹爹,状元不但有父母在堂,而且还有前妻,他来京赴考,别亲三载,今欲归里省亲,女儿意欲同行,特来禀知。

牛旭东  (白)     呃!想我乃黄阁名臣,你是香闺贵质,何必顾彼糟糠妇,焉能侍那田舍翁!他久别双亲,差人寄书将他等接来也就是了。汝从来娇养,安能跋涉千里!

牛桂英  (白)     爹爹曾观典籍,未闻为妇而不拜姑嫜者,试论纲常,岂有人子而不事父母的?既承爹爹恩德,即命状元公修书迎请才是。

牛旭东  (白)     我儿可称贤德之妇。

             来,有请姑老爷!

院子甲  (白)     有请姑老爷!

(蔡邕上。)

蔡邕   (念)     思亲肝肠断,月缺何时圆?

     (白)     岳父、岳母在上,小婿拜揖!

牛旭东、

牛夫人  (同白)    少礼。请坐!

蔡邕   (白)     谢座。啊夫人!

牛桂英  (白)     相公请坐!

蔡邕   (白)     有座。岳父、岳母唤小婿出来,有何训教?

牛旭东  (白)     啊贤婿,方才小妇言道,你双亲在堂,每日悬望。何不修书一封,差人前去迎请来京,同享荣华?

蔡邕   (白)     小婿久有意归家省亲,既承岳父、岳母盛意,小婿还是归家一行,不知岳父大人尊意如何?

牛旭东  (白)     啊贤婿,何必亲自回去?你亲笔修下家书,差一妥当之人,迎请你双亲来京也就是了。

             来,溶墨伺候!

蔡邕   (白)     遵命!唉!

(牌子。蔡邕修书。)

牛旭东  (白)     来,传李旺进见!

院子甲  (白)     李旺进见!

(李旺上。)

李旺   (念)     候听指挥台阁下,又闻呼唤画堂前。

     (白)     参见相爷、夫人、姑老爷、小姐!

牛旭东、
牛夫人、
蔡邕、

牛桂英  (同白)    罢了!

李旺   (白)     呼唤小人,有何差遣?

牛旭东  (白)     命你去至陈留郡,与姑老爷去下家书,多带银两,将太老爷、太夫人接来,不得有误!

蔡邕   (白)     书信在此,多带银两。将家中之人一齐接来,要紧要紧!

牛桂英  (白)     是啊!将姑老爷府上的人,一齐接来!

李旺   (白)     遵命!

蔡邕   (白)     回来,如若寻找不到,可问陈留郡张大公。会见张大公时,替我多多问候。

李旺   (白)     哦,张大公。知道啦。

(李旺下。)

牛旭东  (白)     贤婿不必心焦,数日之后,定有好音。

蔡邕   (白)     多谢岳父大人!

(众人同下。)

【第二十五场】

(赵五娘上。)

赵五娘  (引子)    思念夫君,眉常锁,愁事萦心。

     (念)     恼恨伯喈太不仁,一去数载无音信。堂前父母全不问,双双饿死赴幽冥。

     (白)     奴家,赵五娘。自从丈夫进京赴试,数载未归;陈留郡荒旱三载,公婆双双饿死。我有心进京寻找伯喈,看今晚月朗星稀,不免将公婆容像描画起来,带在身旁,寻找于他便了!

(小开门。赵五娘搬凳出门。)

赵五娘  (白)     唉,公婆啊!

     (唱)     手提着羊毫笔思前想后,

             想公婆犹如在眼前存留。

             画起了老公公面黄肌瘦,

             画起了老婆婆背驼腰钩。

             画起了老公公竹杖在手,

             画起了老婆婆两泪交流。

             一霎时二容像俱已画就,

(赵五娘搬凳进门。)

赵五娘  (唱)     我把它挂一旁细看从头。

     (白)     公婆容像画好,无有祭礼,这便怎么处?只好用冷水一祭吧!

(赵五娘哭。)

赵五娘  (唱)     但愿得二公婆天灵保佑,

             保佑了你媳妇早把夫投。

(起更。张广才上。)

张广才  (唱)     天气变正是那深秋时候,

             秋风起黄叶落扑面人愁。

             似这等寒秋天树枯草莠,

             又只见客商们勒马回头。

     (白)     老汉,张广才。闻听人言,五娘要进京找寻伯喈,不知可有此事?是老汉带来琵琶一面,雨伞一把,几两碎银子,去至她家走走!

     (唱)     长安城尽都是花花世界,

             一个个贪酒色朝去暮来。

             移步儿来至在蔡家门外,

             叫一声五娘子快把门开。

     (白)     五娘,开门来!

赵五娘  (白)     外面何人叫门?

(赵五娘开门。)

赵五娘  (白)     哦,原来是大公到了,大公请进!

张广才  (白)     请!

赵五娘  (白)     大公请坐!

张广才  (白)     有座。

赵五娘  (白)     大公请上,受媳妇大礼参拜!

张广才  (白)     罢了。

赵五娘  (白)     大公驾到寒门,必有训教?

张广才  (白)     闻听人言,你要进京找寻伯喈,不知可有此事?

赵五娘  (白)     媳妇正有此意。

张广才  (白)     一路之上,可有盘费?

赵五娘  (白)     似这样饥荒年月,一身难保一口,哪有盘费!只好乞讨而去了啊!

(赵五娘哭。)

张广才  (白)     唉,苦煞你了!老汉带来琵琶一面,雨伞一把,还有几两碎银子,你且收下。

赵五娘  (白)     这个……前恩未报,新恩又至,媳妇不敢受的。

张广才  (白)     收下了吧。

赵五娘  (白)     多谢大公!

张广才  (白)     唔呼呀!这就是你的不是了!

(赵五娘惊跪。)

赵五娘  (白)     怎么是媳妇的不是?

张广才  (白)     你方才言道,这饥荒年月,一身难保一口,你哪里来的银钱画影呢?

赵五娘  (白)     这个么……啊大公,这容像不是花钱画的。

张广才  (白)     啊!是何人画的?

赵五娘  (白)     是媳妇在月光之下,水墨丹青,自己画的。

张广才  (白)     哦!是五娘你在月光之下,水墨丹青,自己描画的么?

赵五娘  (白)     正是。

张广才  (白)     若是画工画的,老汉倒不要细看;既是五娘的水墨丹青,老汉定要瞻仰瞻仰。

赵五娘  (白)     待媳妇展挂起来。

(张广才看。)

张广才  (白)     老哥!老嫂!唉,哥嫂啊!

     (唱)     见容像不由我心中酸痛,

             点点珠泪洒前胸。

             画老哥手扶拐缺少行动,

             画老嫂两鬓白乱发蓬松。

             空养那蔡伯喈终有何用?

             生不能养老死不能送终。

             赵五娘啊!

             你的孝心感动天和地,

             画公婆如在世一模相同。

     (白)     好好收起来吧!

赵五娘  (白)     遵命!媳妇还要到坟前拜别。

张广才  (白)     老汉奉陪。将门带好!

赵五娘  (白)     遵命。

(张广才、赵五娘同走圆场。)

张广才  (唱)     适才语言来叮咛,

赵五娘  (唱)     大公训孝谨记心。

张广才  (唱)     走过青松和白岭,

赵五娘  (唱)     来此已是公婆坟。

     (白)     唉,公婆啊!

     (西皮二六板) 屈膝跌跪哀言禀:

             尊声公婆在天灵!

             媳妇此次京城进,

             去寻伯喈把理评。

             多蒙大公施恻隐,

             屡次开恩周济贫。

             但愿得二公婆多显灵应,

             公婆啊……

             保佑你媳妇早早到京。

     (白)     啊大公,媳妇不去了!

张广才  (白)     啊,怎么你又不去了?

赵五娘  (白)     媳妇走后,公婆坟墓无人照管。

张广才  (白)     五娘,你来看,老汉在世一日,与你照管一日,老汉倘有不测,那就难以效劳了。

赵五娘  (白)     多谢大公。媳妇拜别了!

张广才  (白)     且慢!老汉有几句言语嘱咐,你要牢牢谨记!

     (西皮慢板)  叫一声五娘且慢行,

             老汉言语谨记心。

             身上背定公婆影,

             鞋弓脚小步难行。

             逢人只说三分话,

             君子旁边有小人。

             五娘此番把京进,

             会着伯喈把理评。

             倘若伯喈不相认,

             怀抱琵琶诉苦情:

             你莫说公婆丧了命,

             你莫说头上剪乌云,

             你莫说乡里来帮衬,

             你莫说兜土堆新坟;

             你就说公婆堂前等,

             叫你急速转家门。

             五娘一路要谨慎,

             但愿得早去早回程。

赵五娘  (白)     大公啊!

     (唱)     大公不必细叮咛,

             嘱咐言语谨记心。

             身上背定公婆影,

             鞋弓脚小步难行。

             逢人只说三分话,

             君子旁边有小人。

             倘若伯喈不相认,

             怀抱琵琶诉苦情:

             我不说公婆丧了命,

             我不说头上剪乌云,

             我不说乡里来帮衬,

             我不说兜土堆新坟;

             我只说公婆堂前等,

             叫他急速转家门。

             拜别大公上路径,

张广才  (白)     五娘转来!

赵五娘  (白)     呀!

     (唱)     大公有话快言明。

张广才  (白)     五娘啊!

     (唱)     叫一声五娘且慢走,

             老汉言来记心头。

             你公婆坟墓我看守,

             五娘此去莫担忧。

             老汉今年七十九,

             比你公婆少二秋。

             本当与你同行走,

             怕的是有命去无命回头。

             但愿得五娘回来后,

             落一个美名万古留。

赵五娘  (白)     大公啊!

     (唱)     大公不必泪双流,

             媳妇言来听从头:

             公婆坟墓你看守,

             我今放心不担忧。

             唯愿大公活百寿,

             唯愿大公活千秋。

             双膝跌跪忙叩首,

             公婆啊!

             含悲忍泪把京投。

     (白)     大公!公婆!唉,大公啊!

(赵五娘哭下。)

张广才  (白)     五娘慢走,恕老汉不能远送了!

     (唱)     忘恩无义蔡伯喈,

             一去京城不回来。

             但愿他回来时我命还在,

             见面时问一问那不孝的奴才。

(张广才下。)

【第二十六场】

(惜春、柳春引蔡邕、牛桂英同上。)

蔡邕   (唱)     实感谢贤德妻喜之不尽,

             我爹娘倘若到决不忘恩。

牛桂英  (唱)     自古道夫与妇贤愚何论,

             二公婆若到此当尽孝心。

蔡邕   (白)     夫人请坐!

牛桂英  (白)     老爷请坐!

蔡邕   (白)     承蒙夫人在岳父、岳母台前说明下官家中之事,现已差人下书,不知何日可以回来?下官在弥陀寺中许下香愿,哀求神圣,保佑爹娘早早到京。今乃望日,下官要前去焚香,夫人意下如何?

牛桂英  (白)     既然老爷许下香愿,前去焚香,也替妾身哀求哀求神圣。

蔡邕   (白)     如此,夫人请至后面。

牛桂英  (白)     是。

(牛桂英下,惜春、柳春随下。)

蔡邕   (白)     家院们走上!

(二院子同上。)

二院子  (同白)    参见老爷!

蔡邕   (白)     吩咐外厢带马,弥陀寺去者!

二院子  (同白)    是。

             人役们走上!

(四龙套同上。)

二院子  (同白)    带马弥陀寺去者!

四龙套  (同白)    啊!

(蔡邕上马,众人同下。)

【第二十七场】

(慧兰自下场门上,扫地。赵五娘上。)

赵五娘  (念)     跋涉实难挨,形似女乞丐。

     (白)     来此已是尼庵,待我上前求化。

             啊师傅!

慧兰   (白)     原来是女施主。看你相貌不俗,怀抱琵琶,到此何事?

赵五娘  (白)     师傅有所不知,公婆下世,是我来到京城,寻找丈夫来的。

慧兰   (白)     你丈夫姓甚名谁,做何生理?

赵五娘  (白)     我丈夫数载以前,进京赶考,名叫蔡伯喈。

慧兰   (白)     这蔡伯喈么?

赵五娘  (白)     正是。

慧兰   (白)     可是陈留郡人氏?

赵五娘  (白)     正是。师傅怎么知道?

慧兰   (白)     这个!就怕不是这位蔡伯喈吧!他乃是前几年的状元,后在牛府内招亲。

赵五娘  (白)     在牛府内招亲了么?

(赵五娘想。)

赵五娘  (白)     大量必是此人,只是难以相见。

慧兰   (白)     巧得很,今早闻听隔壁弥陀寺中人讲,状元老爷午时要来焚香,你去到弥陀寺观看,便知分晓。如果真的他在牛府,我们出家人倒是常常进去,和小姐也可常见。那时,我借两件道家衣服与你,可借化缘为由,夫妻相会,也未可知。

赵五娘  (白)     如此,多谢师傅!这弥陀寺现在哪里?

慧兰   (白)     喏喏喏,就在这隔壁,红墙大院,壁上有“阿弥陀佛”四个大字的便是。你去吧,天不早了,回来请到小庵,小尼等你就是。

赵五娘  (白)     多谢师傅!

慧兰   (白)     我在院内等你!

(慧兰笑,下。)

赵五娘  (白)     哎呀,这师傅倒也爽快得很。待我前去看来!

(赵五娘走圆场。)

赵五娘  (白)     来此已是,待我进庙。

(西来上。)

西来   (白)     这一女子,怀抱琵琶,前来做甚哪?

赵五娘  (白)     啊老师傅!我要在宝刹借个地方,祭奠祭奠我的公婆。

西来   (白)     哎呀,今日状元老爷要来焚香,你若撞着于他,那还了得!

赵五娘  (白)     不妨事,我随便什么所在皆可,求大师傅慈悲慈悲吧!

(赵五娘哭。)

西来   (白)     哎呀呀,看你一点孝心,来来来,你就在此处吧!

赵五娘  (白)     多谢大师傅!

(赵五娘挂像,跪,叩头。院子上。)

院子   (白)     老和尚!

西来   (白)     有。

院子   (白)     状元老爷到!

西来   (白)     哦,是是是。

(赵五娘叩头,下。吹打。四龙套、二院子、蔡邕同上。)

蔡邕   (白)     和尚,这张影像是哪里来的?

西来   (白)     启禀老爷:方才来了一位贫妇,在此悬挂的。

蔡邕   (白)     这贫妇呢?

西来   (白)     她走了。

蔡邕   (白)     来,将这影像取下带回。

院子甲  (白)     是。

(院子甲取画,赵五娘暗上,偷看。)

蔡邕   (白)     来,带马!

(四龙套、二院子、蔡邕同下。)

西来   (白)     你公婆的影像被他带去了。

赵五娘  (白)     原要他带去。

西来   (白)     女施主,我们这里不便留宿,请施主另寻宿处吧!

赵五娘  (白)     告辞了!

(赵五娘出门,西来关门下。)

赵五娘  (白)     哎呀呀,他分明是我丈夫蔡伯喈,只是我怎样见面呢?

(赵五娘想。)

赵五娘  (白)     哦,有了,待我去找那尼庵师傅,求她带我同进相府便了。

(赵五娘下。)

【第二十八场】

(惜春、柳春引牛桂英同上。)

牛桂英  (唱)     终朝每日眉常锁,

             不知何日见公婆。

(慧兰、赵五娘同上。)

赵五娘  (念)     师傅慈悲重,幸遇有缘人。

慧兰   (白)     幸喜进得相府,来此已是小姐卧室。待我上前。

赵五娘  (白)     有劳师傅。

慧兰   (白)     丫鬟姐,小尼来了。

惜春   (白)     哎哟,慧兰师傅来啦!

慧兰   (白)     不错,小尼来了。

惜春   (白)     这是谁呀?

慧兰   (白)     这是我的道友,她要见小姐结缘。

惜春   (白)     好好好,我们小姐正在想你,你快进来吧!

慧兰   (白)     小姐在哪里?小姐在……

             哎呀呀,阿弥陀佛!啊小姐,这是我的道友。

             见过小姐!

赵五娘  (白)     小尼稽首!

慧兰   (白)     见过众位姑娘!

赵五娘  (白)     众位姑娘!

慧兰   (白)     啊小姐,我这位道友是极聪明的,琴棋书画,诸子百家,无一不晓。你们在此谈谈,我去见见老夫人去,我庵中尚有他事,我回来就不到小姐这里来了。

牛桂英  (白)     你坐一会儿再去吧。

慧兰   (白)     许久未见老夫人,我要去看上一看。

(慧兰下。)

牛桂英  (白)     那一道姑,方才听慧兰师傅言道,你琴棋书画,诸子百家,无一不通。你就住在我府中,陪伴于我,岂不是好么?

赵五娘  (白)     只怕贫道无福,不中夫人之意,若得收留,感恩非浅。

牛桂英  (白)     我且问你,你还是自幼出家,还是半路出家呢?

赵五娘  (白)     我么,是昨天出家的。

(牛桂英笑。)

牛桂英  (白)     怎么,昨天出的家吗?

赵五娘  (白)     实不相瞒,贫道是嫁过丈夫的。

牛桂英  (白)     啊,你既有丈夫,我这儿就难以收留啦。

赵五娘  (白)     这个!贫道此来,一则募化,二则是来寻丈夫的。

牛桂英  (白)     你丈夫姓甚名谁,为何到我府里来找呢?

赵五娘  (白)     贫道的丈夫姓蔡名伯喈,闻听人说他是住在牛相府廊下的。

牛桂英  (白)     惜春、柳春,我们府里可有个蔡伯喈吗?

惜春、

柳春   (同白)    我们府里,上上下下的人我们都知道,并没有这个蔡伯喈呀!这个慧兰师傅也不好,怎么把她带到我们这儿来啦!小姐快叫她出去吧!

牛桂英  (白)     啊,那一贫妇,你还是回慧师傅庵里去吧,我送你一点儿斋粮就是。

赵五娘  (白)     哎呀小姐呀!想我公婆一死,我才出家,待等寻着丈夫,将家中之事,对他说明,我便一心出家。闻得他在相府怎么又说无有?哎呀呀,我真真地无路可归了!

惜春、

柳春   (同白)    小姐,您别听她这些话,叫她去吧。

牛桂英  (白)     慢着!看她并非等闲之人,莫若将她留在府中,暂住一两天,等访到她的丈夫,让她认下,也是一桩好事。

惜春、

柳春   (同白)    您真是大慈大悲。还不谢谢小姐!

赵五娘  (白)     多谢小姐美意!

牛桂英  (白)     可是你身上的孝服得换换。

赵五娘  (白)     这个!贫道有一十二年重孝在身,不敢更换。

牛桂英  (白)     孝服不过是三年,哪有十二年之理哪?

惜春、

柳春   (同白)    小姐您听听,事情来了吧,孝服还有一十二年的?您叫她出去,少管闲事吧!

赵五娘  (白)     二位姑娘有所不知,我公公死了,要穿孝三年;我婆婆死了,也要穿孝三年;薄命丈夫留落京中,不知父母双亡,我替他穿孝六年,共为一十二年哪!

(赵五娘哭。)

牛桂英  (白)     好个孝道的媳妇!唉!

赵五娘  (白)     小姐为何也叹起气来了?

牛桂英  (白)     唉!叹只叹你这样行孝,公婆可又全死啦。想我空有公婆,不能侍奉,岂不愧煞人也!

赵五娘  (白)     哦,小姐家有公婆在堂,不能尽孝么?请问小姐,配的这位姑老爷是哪里人氏,姓甚名谁,因何不能回家呢?

牛桂英  (白)     哎哟!

(牛桂英羞。)
惜春、

柳春   (同白)    哟,你连我们家姑老爷的名字都不知道吗?

赵五娘  (白)     倒也不知。

惜春、

柳春   (同白)    哈哈!连驴还有两只耳朵哪,何况人乎?我告诉你我们姑老爷是陈留郡人氏,蔡状元!你知道了吧?

赵五娘  (白)     哦哦哦,蔡状元!敢是蔡邕?

惜春、

柳春   (同白)    好大胆!你怎么说起我们姑老爷的名字来啦?打嘴!打嘴!

(惜春、柳春同打赵五娘。)

牛桂英  (白)     别打,别打。你怎么也知道状元老爷的名字哪?

赵五娘  (白)     不但知道他的名字,连他家中所有之人,我全知道。

牛桂英  (白)     哦你全知道?你说给我听听。

赵五娘  (白)     方才小姐言道,他家有父母,你不能尽孝,我想若要是接到此地,倒怕是一件为难的事了。

牛桂英  (白)     怎么会为难哪?

赵五娘  (白)     他家有前妻赵氏五娘,若是接到此地,恐与小姐不能相和吧?

牛桂英  (白)     这是什么话哪!要是五娘姐姐到此,她为姐,我为妹,这是理所当然哪。

赵五娘  (白)     哦,若是五娘到此,你与她“姐妹”相称么?

牛桂英  (白)     不错。

赵五娘  (白)     只怕未必吧?

牛桂英  (白)     这还有什么假的不成吗?

赵五娘  (白)     要是五娘到此,你必须要迎接于她!

牛桂英  (白)     那个自然。

赵五娘  (白)     小姐可有二意?

牛桂英  (白)     决无二意。

惜春、

柳春   (同白)    你管得着这些事吗?你给我滚出去吧!

(惜春、柳春同打赵五娘嘴巴。)

牛桂英  (白)     你二人休得如此!

赵五娘  (白)     我看你未必这样大量吧!

牛桂英  (白)     呃!她若来时,我一定拿她当亲姐姐看待。

赵五娘  (白)     你拿她当亲姐姐看待么?

牛桂英  (白)     那是一定的。

赵五娘  (白)     不可反悔!

牛桂英  (白)     岂能反悔哪。

赵五娘  (白)     我啊……

牛桂英  (白)     你怎么样啊?

赵五娘  (白)     我、我、我……就是赵五娘啊!

(赵五娘哭。)

牛桂英  (白)     啊!你就是五娘姐姐吗?

赵五娘  (白)     正是。

(牛桂英抱赵五娘哭。)

牛桂英  (白)     哎呀,我那苦命的姐姐呀!

(惜春、柳春同伸舌。)

牛桂英  (白)     惜春、柳春,见过大奶奶!

赵五娘  (白)     慢来,少打两个嘴巴也就是了!

(惜春、柳春同跪。)

赵五娘  (白)     起来!

牛桂英  (白)     姐姐,怎样得到此地呢?

赵五娘  (白)     只因公婆双双下世,一路之上,乞讨来的呀!

(赵五娘哭。)

牛桂英  (白)     真苦了你啦。请到后面更衣吧。

赵五娘  (白)     且慢!待我见见那不义的丈夫,他看我这般光景,才知道我的苦楚。

牛桂英  (白)     姐姐,要是他昧心不认,你待如何哪?

赵五娘  (白)     这个……只好任凭于他。

牛桂英  (白)     这样吧:姐姐诸子百家,无一不晓,莫若在他书房,题下诗句,打动于他,你看如何?

赵五娘  (白)     就依小姐。

牛桂英  (白)     惜春、柳春,快去看看老爷可在书房,快来禀我知道。

惜春、

柳春   (同白)    是。

(惜春、柳春同下。)

牛桂英  (白)     姐姐请坐!

赵五娘  (白)     有座。

牛桂英  (白)     一路之上,受尽辛苦,皆是小妹我连累姐姐了。

赵五娘  (白)     唉!也是我命该如此。

牛桂英  (白)     唉!真苦了你啦。

(惜春、柳春同上。)
惜春、

柳春   (同白)    小姐,老爷不在书房。

牛桂英  (白)     好,姐姐,你我去到书房。

赵五娘  (白)     有劳小姐。

(众人同走圆场。)

牛桂英  (白)     惜春、柳春,你二人在书房外边看着,老爷到此,速来禀报。

             姐姐,快快进去。

赵五娘  (白)     是。

(众人同进门,赵五娘与像题诗,惜春、柳春见容像点头。)
惜春、

柳春   (同白)    老爷来啦!

牛桂英  (白)     姐姐,你我先躲避进来。

(众人同下。蔡邕上。)

蔡邕   (唱)     见影像只觉得三魂飘渺,

             难道说二爹娘命归西方?

(蔡邕看像。)

蔡邕   (白)     啊,这是何人来到书房?

(蔡邕看。)

蔡邕   (白)     哎呀呀,墨迹未干,乃是刚题的诗句,待我看个明白。

     (念)     “昆山有良璧,郁郁璠璵姿。嗟彼一点瑕,掩此连城瑜。

             人生非孔颜,名节鲜不亏。拙哉西河守,胡不如皋鱼!

             宋弘既以义,王允何其愚?风木有余恨,连理无旁枝。

             寄语青云客,慎勿乖天彝。“

     (白)     啊,谁人来此?

(蔡邕放像。)

蔡邕   (白)     看这容像,颇似我父母再生;看这诗句,颇似我妻赵五娘口气。唉,笔迹也像,况且墨迹未干,难道她……来到此地了么?

(惜春、柳春、牛桂英同上。)
惜春、

柳春   (同白)    小姐来啦!

(蔡邕收像。)

蔡邕   (白)     夫人!

牛桂英  (白)     老爷!您一个人儿在书房干什么哪?

蔡邕   (白)     夫人来得正好,方才不知何人,在这房内题得诗句,你来看,这墨迹还未干呢。

牛桂英  (白)     上面写的是什么言词哪?

蔡邕   (白)     上面写的都是下官的心事。

牛桂英  (白)     既然如此,就该访查访查此人才是呀。

蔡邕   (白)     唉,哪里去访?此时我心乱如麻,恨不得一时见着双亲。

牛桂英  (白)     双亲恐怕难见了吧!你看这诗句像是谁的口气哪?

蔡邕   (白)     看此诗句,好似——

(蔡邕四望。)

牛桂英  (白)     好似什么呀?

蔡邕   (白)     好似我妻赵五娘的口气。

牛桂英  (白)     要是那赵五娘真来啦,你认她不认哪?

蔡邕   (白)     夫人说哪里话来?想那五娘,终是我的妻房,哪有不认之理!

牛桂英  (白)     此人可狼狈的很哪!

蔡邕   (白)     啊夫人,难道她来了么?

牛桂英  (白)     褴褛之人,只怕你不认她吧?

蔡邕   (白)     她若来了,下官必当重报她替我孝顺父母之恩,焉有不认之理?

牛桂英  (白)     哦,你报她替你孝顺父母之恩,一定认她?你可加紧改口啊!

蔡邕   (白)     下官岂是那势力小人!

牛桂英  (白)     好!

             来,有请大奶奶!

惜春、

柳春   (同白)    有请大奶奶。

(赵五娘上,蔡邕惊看。)

牛桂英  (白)     你看那是谁?

蔡邕   (白)     哎呀夫——

牛桂英  (白)     哼!

(蔡邕惊转向牛桂英。)

蔡邕   (白)     啊夫人!

牛桂英  (白)     呸!夫人在那儿哪!

蔡邕   (白)     唉!夫人哪!

(蔡邕、赵五娘同哭。)

蔡邕   (白)     唉!苦煞你了!因何至此?

赵五娘  (白)     公婆已死,无路可归,故而寻你来了。

蔡邕   (白)     这可是爹娘的影像?

赵五娘  (白)     正是。

蔡邕   (白)     唉,爹娘啊!

(蔡邕哭。)

赵五娘  (白)     公婆呀!

(赵五娘哭。蔡邕、赵五娘同跪,同哭。)

牛桂英  (白)     你们别哭啦,先替姐姐换了衣服,见过我爹爹、母亲,奏明圣上,还乡上坟要紧。

蔡邕   (白)     全仗夫人。请至后面。

(众人同下。)

【第二十九场】

(张广才上。)

张广才  (哭相思牌)  奉劝世人须学好,

             莫学浪子无下梢。

             光阴似箭催人老,

             唉!莫把红尘一旦抛。

     (白)     老汉,张广才。祖居陈留郡。只因蔡伯喈上京求名,撇下他二老爹娘,一去数载,未见回音,哭坏了他一双爹娘。又逢陈留干旱三载,他一双爹娘就冻饿而死。好一个赵五娘子,剪下头发,拿到长街去卖,卖了银钱,将她公婆埋葬。家中之事,交与我老汉照管。她身背琵琶,往京都寻找她丈夫去了。是我这几日身有小恙,未曾出门。今日天气晴和,不免去到蔡家坟前走走。

             啊邻舍们,我到蔡家坟前去了,拜托列位,照应门户。

众邻舍  (内同白)   你病体才好,不去也罢。

张广才  (白)     朋友之托,焉有不去之理!

众邻舍  (内同白)   如此早去早回!

张广才  (白)     晓得。

(张广才出门。)

张广才  (白)     唉!这几日未曾出门,今日出得门来,又是一派天气也!

     (唱)     黄叶飘飘树叶落寒岗来到,

(乌鸦叫。张广才抬头望。)

张广才  (白)     哦哦哦,原来是寒鸟乱叫。当年那蔡伯喈上京求名之时,就是寒鸟乱叫;今日老汉到他坟前扫墓,又是寒鸟乱叫,啊寒鸟哇寒鸟,你怎不捎书,你怎不带信,鸟,鸟,鸟!

     (唱)     怎不传书把信捎?

             移步儿来至在三岔路道,

(张广才跌倒。)

张广才  (白)     唔哟哟哟……

     (唱)     是何物将老汉绊了一跤?

     (白)     原来是个大树根。这盗树之人好不知分晓,大道许多树木不盗,单单盗去蔡家树木。哎!

     (唱)     骂一声盗木人好不知分晓,

             单单盗去蔡家树梢。

             移步儿来至在羊肠小道。

     (白)     哦哦哦!

     (念)     我急急走急急跑,急急忙忙到荒郊。去到蔡家坟前把松扫,

     (唱)     只为当年旧故交。

             啊啊啊……旧故交。

李旺   (内白)    走哇!

(李旺上。)

李旺   (唱)     三里走过桃花店,

             五里又走杏花村。

             将身儿来至在三岔路道,

             见了公公借问一声。

     (白)     在下,李旺。奉了蔡老爷之命,去至陈留郡下书,行了多日,还没找到。来此已是三岔路口,那旁有一位老人家,待我借问一声。

             嘿,老人家,请来见礼!

张广才  (白)     哦哦哦!

     (数板)    老迈年高,老迈年高,只为当年旧故交。他自己儿子不行孝,留下骂名万古标。老汉亲来到,顾不得年纪老路途遥。亲到坟前把松扫,以免旁人耻笑,旁人耻笑。

李旺   (白)     老人家,请来见礼!

张广才  (白)     小哥,敢是失迷路途?

李旺   (白)     正是失迷路途。

张广才  (白)     你问的是哪里?

李旺   (白)     请问老人家,这陈留郡在哪儿?

张广才  (白)     小哥,你问陈留郡么?你看此处一带地方,俱是陈留郡所管。

李旺   (白)     哎呀,可找到啦,阿弥陀佛!请问老人家,这儿可有个蔡家府?

张广才  (白)     啊,我们这里只有个蔡家庄,无有什么蔡家府啊!

李旺   (白)     老人家有所不知,先前是蔡家庄,如今蔡家有人在京里做了大官啦,就叫蔡家府啦。

张广才  (白)     哦,蔡家有人做了大官了。但不知什么人做了大官,他叫什么名字啊?

李旺   (白)     他叫——

张广才  (白)     啊,你怎么不讲啊?

李旺   (白)     我家老爷叫“不道讳”。

张广才  (白)     什么叫“不道讳”呀?

李旺   (白)     您不知道,先前有人说了我们老爷的名讳,责打了四十大板。我不敢讲。

张广才  (白)     小哥,你看这四下里无人,但讲何妨?

李旺   (白)     讲得的?

张广才  (白)     讲得的。

李旺   (白)     您近前来。他叫蔡伯喈。

张广才  (白)     你高声些!

李旺   (白)     他叫蔡伯喈!

张广才  (白)     唗!

     (唱)     休要提起蔡伯喈!

(李旺干唱。)

李旺   (唱)     你那里为何唱起来?

张广才  (白)     唉!

     (唱)     不由老汉怒满怀。

     (白)     他叫蔡伯喈?啊小哥,你叫什么名字?

李旺   (白)     小子李旺。

张广才  (白)     原来是李旺哥!

李旺   (白)     岂敢!请问你老人家贵姓大名?

张广才  (白)     老汉张广才。

李旺   (白)     原来是张老人家,失敬啦!

张广才  (白)     小哥,你做什么来了?

李旺   (白)     我下书来啦。

张广才  (白)     啊,盗树来了?

李旺   (白)     不是,我下家书来啦。

张广才  (白)     哦,送家信来了?

李旺   (白)     正是。

张广才  (白)     你呀,来迟了。

李旺   (白)     怎么来迟啦?

张广才  (白)     蔡家的人儿,老的死了,小的上京去了,岂不是来迟了么?

李旺   (白)     如此说,真来迟啦!唉,空走一遭。请问你老人家,有一位张大公住在哪儿哪?

张广才  (白)     哦,你问的是张广才?

李旺   (白)     张大公!

张广才  (白)     张广才!

李旺   (白)     我问的是张大公。

张广才  (白)     小哥,我对你说:张大公就是张广才,张广才就是张大公。这“大公”二字,是人奉承他的。

李旺   (白)     哦,原来如此。请问你老人家,他在哪儿住哇?

张广才  (白)     你家老爷还想到这张大公么?

李旺   (白)     咳,你老人家不知道,我告诉您吧:我家老爷虽然做官,他是君子不忘旧,天天起来,喝茶也是张大公,吃饭也是张大公,那一天他出恭拉不出来,他还说哪:哎哟,我的张大公噢!

张广才  (白)     取笑了!

李旺   (白)     您告诉我,他在哪儿住,我给他请安去。

张广才  (白)     喏喏喏,老汉就是张大公。

李旺   (白)     哎呀呀,小子不知,多有得罪。

张广才  (白)     岂敢岂敢!你叫什么名字?

李旺   (白)     方才说过了,小子李旺。

张广才  (白)     哦,原来是李旺哥!

李旺   (白)     不敢当不敢当!我来迟啦,虽然没见着蔡家人,见着您老人家,我也好回去交差啦。

张广才  (白)     小哥此来,你这就回去,岂不是空走一遭?

李旺   (白)     咳,老人家,他家里没人,只好回去交差。

张广才  (白)     如此说来,你何不到他家坟前祝告祝告,让他那去世的先人知道他的儿子在外面做了官了,也好让他的父母在九泉之下欢喜欢喜,你也好去交差呀!

李旺   (白)     这个!我又不知道他家的坟墓在哪儿,我怎么去呀?

张广才  (白)     待我告诉于你:前面石头牌坊,里面乌腾腾地那就是蔡家的坟墓。

李旺   (白)     哦哦哦,我看见啦,乌腾腾地好风水呀!难怪他们的后辈做大官哪。我们家的坟地再没有这样。从哪儿过去呀?

张广才  (白)     待老汉领你前去。

李旺   (白)     多谢老人家!

张广才  (唱)     小哥哥,随我来,

             来来来你随我到荒郊外。

             这就是忘恩负义的蔡伯喈他父母的新坟台,

             是老汉亲手建造将他葬埋。

李旺   (白)     这个地方就是?

张广才  (白)     这就是蔡家的坟台。

李旺   (白)     那我磕个头吧!

张广才  (白)     你将棍儿放下,包裹打开,将书信顶在头上,跪在这里,照我的言语学说。

李旺   (白)     哦,将棍儿放下,包裹打开,将书顶在头上,跪在这儿,照您的话学说,您说什么,我说什么?

张广才  (白)     不错。

李旺   (白)     好就那么办,不会错一个字。

张广才  (白)     唉,老哥哥!

李旺   (白)     唉,老哥哥!

张广才  (白)     咳,错了!

李旺   (白)     咳,错了!

张广才  (白)     咳咳咳!

李旺   (白)     咳咳咳!

张广才  (白)     哎呀呀,我叫他老哥哥,你怎么也叫他老哥哥呢?

李旺   (白)     您不是叫我照您的话学吗?

张广才  (白)     呃!你叫不得老哥哥!

李旺   (白)     我叫他什么?

张广才  (白)     你要叫太老爷。

李旺   (白)     噢,要叫太老爷?

张广才  (白)     正是。

李旺   (白)     您早点儿告诉我呀。再来,再来!

张广才  (白)     唉,老哥哥!

李旺   (白)     唉,太老爷!

张广才  (白)     对了。

李旺   (白)     对了。

张广才  (白)     呃,“对了”不要。

李旺   (白)     呃,“对了”不要。

张广才  (白)     哎呀呀,又错了!又错了!

李旺   (白)     怎么又错啦?

张广才  (白)     这“对了”不要。

李旺   (白)     再来,再来!

张广才  (白)     唉,老哥哥!

李旺   (白)     唉,太老爷!“对了”不要。

张广才  (白)     着哇!你的独生子在京中做官,你带来万金家书,你是怎的不言,怎的不语!

李旺   (白)     咳,老人家,太老爷他们是死了的人啦,要是说了话,岂不是闹鬼吗?你也跑啦,我也跑啦!

张广才  (白)     唔,不能说话的?

李旺   (白)     不能说话。

张广才  (白)     老汉替他讲上几句可使得?

李旺   (白)     那倒使得。

张广才  (白)     唗,我把你这小奴才!你上京求名,一去数载,无有音信回来,如今我二老冻饿而死,你也有万金家书回来了,我恨不得吃尔之肉,喝尔之血,我打死你这个奴才!

李旺   (白)     嘿嘿嘿,老人家,您别生气,是我!

张广才  (白)     哦哦哦,打错了!

李旺   (白)     好啦,祝告完啦,我要告辞啦!

张广才  (白)     小哥,到我家吃杯茶再走。

李旺   (白)     请问老人家,府上离此多远?

张广才  (白)     三里之遥。

李旺   (白)     三里路,来回六里路,吃杯茶不上算,我领情啦,告辞啦!

张广才  (白)     小哥,你要回去么?请上受我一拜!

李旺   (白)     哎哟,老人家,您这一拜,岂不折死小人啦?

张广才  (白)     我拜的不是你呀!

李旺   (白)     拜的是谁呀?

张广才  (白)     拜的是那忘恩负义的——

     (唱)     蔡伯喈!

             小哥哥你在这荒郊外,

             听老汉把蔡家的事儿谁是谁非一一从头说开怀。

             蔡伯喈求功名去京有三载,

             在家中撇下了二老萱台。

             他父母为他把双眼哭坏,

             五娘子终朝每日泪洒在胸怀。

             似这样贤德的媳妇令人真可爱,

             那时节老汉我日里送米夜间又送柴。

             遭不幸陈留郡干旱有三载,

             可叹他二老双双而死一命赴阳台。

             五娘子剪下了青丝到长街去卖,

             卖来了银钱把公婆来葬埋。

             身背着琵琶往那京都地界,

             但愿他夫妻相会配和谐。

             有劳你小哥哥与我把信来带,

             你叫那忘恩负义的蔡伯喈早早的回家来。

             倘若是蔡伯喈他佯瞅不睬,

             你问他身从哪里来?

             他把那父母的恩情抛至在那九霄云外,

             他把那养育的恩德一旦都丢开。

             倘若是蔡伯喈他把良心来坏,

             小哥哥你就说:在陈留郡荒郊外遇见个老汉叫张广才。

             我这里一个拜,再一个拜——

             你叫他早早地回来祭扫坟台。

李旺   (白)     好啦,您说的这些话,我都记住啦。我要跟您告辞啦!

张广才  (念)     有劳小哥把信捎,

李旺   (念)     有恩之人必酬报。

             你我今日分别了,

张广才  (白)     小哥!

     (念)     明春还要走一遭。

李旺   (白)     哎,老人家,我来的时候明明是这条路,这时候怎么我又迷住啦,要从哪条路出去呀?

张广才  (白)     哦,敢莫是迷了路径?

李旺   (白)     正是。请老人家指引指引。

张广才  (白)     喏喏喏,你打从此处出去,前面三岔路口,朝西一转,顺着大路就是上京的大道了。

李旺   (白)     哎呀呀,真是的,我来的时候清清楚楚,这时候说了几句话,把方向就给迷住啦,如此多谢你老人家啦!

张广才  (白)     岂敢!

李旺   (白)     告辞啦!

张广才  (白)     不送了。

李旺   (白)     告辞啦!

张广才  (白)     不送了!请哪!请哪!

李旺、

张广才  (同白)    请!

(李旺、张广才自两边分下。)

【第三十场】

(牌子。四龙套、二院子、惜春、柳春、牛桂英、赵五娘、蔡邕同上。)

蔡邕   (念)     感吾皇隆恩深厚,奉圣旨扫祭坟台。

     (白)     来,开道!

四龙套  (同白)    啊!

(众人同走圆场。)

李旺   (内白)    李旺求见!

蔡邕   (白)     旗门列开!唤他前来!

(李旺上。)

李旺   (白)     李旺叩头!

蔡邕   (白)     李旺回来了,下书见着谁来?

李旺   (白)     见过了张大公,还有太老爷、太夫人的坟墓。

蔡邕   (白)     好,先到坟前一祭!

李旺   (白)     打道蔡家坟墓!

(牌子。众人同走圆场。蔡邕、赵五娘、牛桂英同祭坟,同哭。)

蔡邕   (唱)     都只为求功名把父母抛掉,

             儿的罪恶犯千条。

             从今后功名儿不要,

             儿的爹娘啊……

(张广才上。)

张广才  (唱)     老汉亲自来观瞧。

李旺   (白)     老大公来啦!

蔡邕   (白)     哦,张大公来了,哎呀大公啊!

(蔡邕拜,赵五娘、牛桂英同随拜。)

张广才  (白)     蔡伯喈,我把你这小奴才,看你今日有何颜面见我?我要替你那死在九泉之下的父母,教训你这不孝的奴才!

(赵五娘跪。)

赵五娘  (白)     还求大公宽恕!

张广才  (白)     这是何人?

李旺   (白)     我方才问过啦,这就是赵氏夫人。

张广才  (白)     你就是五娘么?哎呀呀,你穿了几件好衣服,我就不认得你了。好好好,你还与他讲情,真真难得!看在你的份上,将他饶恕。

蔡邕、
赵五娘、

牛桂英  (同白)    多谢大公!

(张广才指牛桂英。)

张广才  (白)     这位又是何人呢?

李旺   (白)     这位就是状元老爷在相府招赘的牛小姐。

张广才  (白)     哦,这个奴才在京中不能回来就为的是她呀!咳!不是我说呀,你乃是相府千金小姐,难道就不晓得为人尽孝么?哼哼!

赵五娘  (白)     啊大公,若不是亏了小姐,还是不能回来,她乃是个好人。

张广才  (白)     唔,她是个好人?哎呀小姐,老汉我平生心直口快,若有人做事不好,我定要说将出来;如若是好人么,我就钦佩的了。

牛旭东  (内白)    圣旨下!

蔡邕   (白)     香案接旨!

(吹打。四龙套、牛旭东同上,县官随上。)

牛旭东  (白)     圣旨下,跪!

蔡邕   (白)     万岁!

牛旭东  (白)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议郎蔡邕,笃于孝行,富贵不足以解忧,朕闻心喜,封为中郎将,妻赵氏封陈留郡夫人,牛氏封河南夫人,限日赴京。蔡父从简赠十六勋。母秦氏赠天水郡夫人,邻人张广才朕闻高义,封为义勇大夫。”旨意读罢,望诏谢恩!

蔡邕、
赵五娘、

牛桂英  (同白)    万万岁!

(蔡邕跪,张广才、赵五娘、牛桂英同随跪。)

蔡邕   (白)     有劳岳父大人押旨前来!

牛旭东  (白)     此处非讲话之所,本处知县在此候接。

县官   (白)     参见大人!

蔡邕   (白)     罢了。转至县衙再议。正是:

     (念)     还居墓茨已三年,

牛旭东  (念)     今日丹书下九天;

赵五娘、

牛桂英  (同念)    莫道名高与爵显,

张广才  (念)     须知子孝共妻贤。

蔡邕、
赵五娘、
牛桂英、
牛旭东、

张广才  (同白)    请!

(尾声。众人同下。)
(完)


浏览次数:12166 ┊ 字数:45326 ┊ 最后更新:2013年09月14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