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凤凰台》

主要角色
孙策:武生
大乔:旦

情节
孙策被刘繇所逼,携程普等投袁术。袁术轻视之。孙策愁叹。朱治献计:假名救吴景,借兵赴江东,暗图大业。孙策喜,留玉玺为质,引兵东去。乔玄女大乔布散家财,在凤凰台募兵防乱。孙策往借粮,与之交锋。大乔擒孙策委以终身。

根据《京剧汇编》第七十五集:马连良藏本整理

录入:管城寒士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406.28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四文堂引袁术同上。)

袁术   (引子)    四世三公,镇东南,名高望众。

     (念)     一战虎牢定帝都,风云万里卷三吴。英雄事业英雄做,董卓原来不丈夫。

     (白)     某、寿春太守袁术。自虎牢关战吕布之后,退兵此地,养精蓄锐,以图霸业。正是:

     (念)     人事盖棺方论定,莫把成败识英雄。

(朱治、吕范同上。)

朱治   (念)     孙策今来干父蛊,

吕范   (念)     统军不成请长缨。

朱治、

吕范   (同白)    佐史、(朱治)(吕范)参见!

袁术   (白)     少礼。

朱治   (白)     今有长沙太守孙坚之子孙策,带领旧将程普等前来相投,辕门求见。

袁术   (白)     哦,孙坚之子孙策前来相投?

朱治   (白)     正是。

袁术   (白)     看他多大年纪?

朱治   (白)     不过十余岁,却是豪迈人。

袁术   (白)     如此,传他进见。

朱治   (白)     有请孙公子!

(孙策上。)

孙策   (念)     气吐虹霓三万丈,胸怀忠孝五尺身。

     (白)     太守在上,小侄孙策参见!

袁术   (白)     孙郎少礼。何处而来?

孙策   (白)     小侄自父丧之后,退居江南,在丹阳太守母舅吴景处安居。今兵微将寡,被扬州刺史刘繇所逼,小侄无所依靠,特此带领旧将程普等来投麾下,以效驱策。未知明公肯收留否?

(袁术面露轻慢。)

袁术   (白)     嗯!观尔形象魁梧,英气勃发,将来或堪大用。我且拜你以为怀义校尉,帐下差遣委用。

孙策   (白)     谢明公!

             咳!

     (念)     早知贤豪皆虚誉,何必英雄奔矮檐!

(孙策下。)
朱治、

吕范   (同白)    明公看此公子如何?

袁术   (白)     此乃少年英雄。若老夫有子如孙策,死后何恨!

朱治、

吕范   (同白)    明公既以英雄评之,为何不甚为礼?

袁术   (白)     我与孙坚同辈,故倨傲待之,以灭其少年英气,待日后自当重用。

朱治、

吕范   (同白)    原来如此。请明公退帐!

袁术   (念)     曾问洗足骄英布,

朱治、

吕范   (同念)    何可婴儿视项王!

(众人同下。)

【第二场】

孙策   (内二黄导板) 听号角韵悠扬夜静声悄,

(孙策上。)

孙策   (唱)     又只见初升月斜挂树梢。

             可叹我怀宝剑失了计较。

             投袁术他好似泥塑木雕。

     (念)     欲睡唯多愁,夜看山衔斗。搔首问青天,心事可知否?

     (白)     唉,天哪,天!我孙策好错也!因甚误投此地,以致袁术待我如同小儿一般!想父亲在日,何等英雄!生我不才,如此沦落,追思往事,好不伤心人也!

     (唱)     天地间古今事令人难料,

             也不知埋没了多少英豪。

             周室衰五霸强七雄攘扰,

             风云起怎不叫追思汉高。

             三尺剑过硭砀灭秦除暴,

             鸿门宴险中了范增笼牢。

             好一个张子房烧绝栈道,

             萧何相荐韩信平步云霄。

             九里山逼霸王自刎江道,

             方显得男儿汉盖世功劳。

             到如今这三杰何处去了?

             空留下英雄恨泪湿征袍!

     (白)     且住!昔日董卓烧洛阳之时,我父曾于建章殿月下为国挥泪;今我误投袁术帐前,在这月下为家伤情。泪虽一般,心怀各别。正是:

     (念)     我有一片心,诉与天边月。

     (白)     苍天哪,苍天!人之伤感,此为甚也!

     (唱)     对明月怀往事神情飘渺,

             想父亲创功业胆落魂消。

             事未竟大厦倾将星落早,

             遗留我无用才不能续貂。

             哭不尽功名事羞夸年少,

             哭不尽众诸侯横行乱朝。

             空悬着三尺剑两行泪吊,

             孙伯符做不得玉阙班超。

(朱治暗上,听。)

朱治   (白)     啊!

     (唱)     年少郎自痛哭真正可笑,

             莫不是在月下怀想风骚?

     (白)     啊伯符,何故对月痛哭?尊翁在日,也曾用我朱治之谋。你有什么不决之事,何不问我决之?

孙策   (白)     朱先生请坐!

朱治   (白)     请问公子,何故如此?请道其详。

孙策   (白)     咳,先生,策所哭者,恨不能继先父之志耳!

     (唱)     哭先父破黄巾威风曷浩!

     (白)     先生!

     (唱)     哭孙策失祖业水流花落。

(孙策哭。)

朱治   (白)     孙郎英雄,令人可敬。何不告求袁术,借兵往江东,假名救吴景,就便暗图大事。何必在此困于人下?

孙策   (白)     是呀,承先生开我愚蒙也!

     (唱)     深感谢金石言承蒙指教,

             借雄兵向江东起凤胜蛟。

朱治   (白)     孙郎!

     (唱)     照此行方能够鳌鱼脱钩,

             到长江戏风雨何等逍遥!

(吕范暗上,听。)

吕范   (白)     啊!

     (唱)     他二人意欲往南山变豹,

             我这里附骥尾同上云霄。

     (笑)     哈哈哈……

     (白)     二公之言,为吾听见了!

孙策、

朱治   (同白)    原来是吕范先生!

吕范   (白)     吾手下现有精壮百人,愿助伯符一臂之力。但恐袁术不肯借兵,如之奈何?

孙策   (白)     吾有先父留下传国玉玺,送与袁术为质,必然应允。

吕范   (白)     着啊!公子将无用之物,换有用之兵,袁术若得此宝为质,必肯借兵。天已明了,一同相求便了。

孙策   (白)     有劳二公了!

     (唱)     得二公是天赐机缘合巧,

             谅必能成大事裂土分茅。

朱治   (唱)     扶公子我二人义同管、鲍,

吕范   (唱)     愿求得功名事凌阁名标。

(孙策、朱治、吕范同下。)

【第三场】

(四文堂引袁术同上。)

袁术   (唱)     自昨日退帐后仔细思想,

             虎牢关忌孙坚转瞬时光。

             不意他有此子十分异相,

             宛若是灭秦的西楚霸王。

(孙策上。)

孙策   (唱)     求借兵占江东假意惆怅,

(朱治、吕范同上。)
朱治、

吕范   (同唱)    附和他创基业龙如长江。

孙策   (白)     啊明公,孙策有事相求!

袁术   (白)     啊孙郎,进帐何事?

孙策   (白)     小侄父仇不能得报,今母舅吴景,又被扬州刺史刘繇所逼。策之老母、幼弟俱在曲阿地方,必将被害。敢借雄兵数千,渡江救难。特此拜求明公,伏乞见尤。

袁术   (笑)     哈哈哈……

     (白)     话虽如此,但你年幼,如何领得大兵?这断断不可!

孙策   (白)     哎呀明公啊!自古道:有志者事竟成。明公不信,策有先父留下玉玺一颗,权为质当,求乞收存。

(孙策递。)

袁术   (笑)     哈哈哈……

     (白)     果然汉家传国玉玺。孙郎,非吾要你玉玺,今且权留在此,请起说话。吾今借与你精兵三千,良马五百匹,渡江平定之后,可速速回来。你职位卑微,难掌大权。我拜你为折冲校尉、殄寇将军,就同朱治、吕范一同前去,不得有误!

孙策   (白)     多谢明公!

     (唱)     拜谢了明公恩提兵调将,

             权在手可算得男儿自强。

             有劳了二先生一同前往,

(孙策下。)
朱治、

吕范   (同唱)    笑袁术他不及年少孙郎。

(朱治、吕范同下。)

袁术   (笑)     哈哈哈……

     (唱)     好容易传国玺归于我掌,

             炎汉家锦社稷事有可商。

     (白)     某久想此玺,不料今日到了吾手,称帝之兆,有几分委托了!

     (唱)     我且去暗自里整顿粮饷,

             趁机会学王莽又有何妨?

     (笑)     哈哈哈……

(袁术、四文堂同下。)

【第四场】

(程普、黄盖、蒋钦、韩当同上,同起霸。)

程普   (念)     一剑横空几度秋,

黄盖   (念)     少年义气肝胆投。

蒋钦   (念)     将军征战开疆土,

韩当   (念)     志在江南八十州。

程普、
黄盖、
蒋钦、

韩当   (同白)    俺、(程普)(黄盖)(蒋钦)(韩当)。

程普   (白)     众位将军请了!

黄盖、
蒋钦、

韩当   (同白)    请了!

程普   (白)     我等昔日相随孙坚太守,不想太守被荆州刘表射死。今公子借得袁术兵马,前往江南,暗图功业,你我前去伺候。

黄盖、
蒋钦、

韩当   (同白)    请!

程普、
黄盖、
蒋钦、

韩当   (同白)    看旗幡招展,公子来也!

(牌子。四文堂、朱治、吕范、孙策同上。)
程普、
黄盖、
蒋钦、

韩当   (同白)    公子借兵一事如何?

孙策   (白)     托列公之福,幸得袁术借兵,看来大事可成也!

程普、
黄盖、
蒋钦、

韩当   (同白)    公子年少英雄,求谋必遂。即请发令。

孙策   (白)     全丈列位之力。吩咐起马!

程普   (白)     起马!

黄盖、
蒋钦、
韩当、

四文堂  (同白)    啊!

(孙策、朱治、吕范、程普、黄盖、蒋钦、韩当同上马,众人同下。)

【第五场】

(四丫鬟引大乔同上。)

大乔   (引子)    金针懒绣,向孙武,别样风流。

     (念)     无盐才智西施娇,输与东吴大小乔。纷纷词客多搁笔,个个公侯欲梦刀。

     (白)     奴乃大乔是也。父亲乔公,汉室为臣。因避董卓之乱,告职归家。生我姐妹二人,名唤大乔、小乔。只因刻下诸侯逆乱,任意征伐,是我姐妹布散家财,招集义兵,在这凤凰台畔各立一寨,保守村庄,以防贼盗,暗中查访英雄,以图终身大事。妹子随爹爹往西庄收粮去了。

             侍女们,唤众庄丁走上!

四丫鬟  (同白)    众庄丁走上!

(四庄丁同上。)

四庄丁  (同白)    叩见姑娘!有何吩咐?

大乔   (白)     随我防守寨栅去者!

     (唱)     自古来论红颜多少脂粉,

             巾帼中女丈夫能有几人?

             我今日立寨栅并非任性,

             也算得为国家捕盗安民。

家丁   (内白)    报!

(家丁上。)

家丁   (白)     启姑娘:西北来了一支人马,已到寨门,要借我庄粮草,甚是凶勇。

大乔   (白)     知道了。

             啊,何人敢来向我借粮?

             众庄丁、侍女们,随我一同迎敌者!

四丫鬟、

四庄丁  (同白)    啊!

(大乔、四丫鬟、四庄丁同走圆场。孙策上,会阵。)

大乔   (白)     啊!

孙策   (白)     啊!

大乔   (白)     何处人马,敢来我寨,扰乱我庄?

孙策   (白)     呀,好啊!好一绝色女子,因何也能枪马?

大乔   (白)     通上名来,免做枪头之鬼!

孙策   (白)     听者!吾乃长沙孙太守公子孙策是也。带兵前往丹阳公干,途中缺少粮草,求乞宝庄借粮一万斛,事定之后,必然奉还。请女娘留名,将来重谢。

大乔   (白)     奴乃乔公之女,大乔是也。在此设寨,保护村庄。你既非朝廷官军,可速回去。如若不然,当以贼兵拿获。

孙策   (白)     住了!借粮允否,全在于你。何敢藐视少爷!看枪!

大乔   (白)     住了!我和你又无仇隙,一言之下,平白交锋,所为何来?

孙策   (白)     要少爷饶你不难,速速供上粮草!

大乔   (白)     也罢!你若胜得过你姑娘这支重枪,万石粮草呈送。

孙策   (白)     好,仔细了!

     (唱)     比武可知丫头傻,

             须知孙策是将家。

             惜乎窈窕容如画,

             动人春色一支花。

             有心与你来作耍,

             只恐你力小少枪法。

             相劝咱俩解合吧!

             凤凰台上看彩霞。

大乔   (唱)     姑娘不懂狂言话,

             云龙风虎能捉拿。

             观看小将实俊雅,

             作对鸳鸯也不差。

孙策   (白)     看枪!

     (唱)     丝韁一抖催战马,

大乔   (唱)     金枪挑动起黄沙。

孙策   (唱)     狮吼雄威走兽怕,

大乔   (唱)     笑你犹如井底蛙。

孙策   (唱)     勇力千斤称强霸,

大乔   (唱)     几度冲锋不忍杀。

孙策   (唱)     丫头阵前何不嫁?

大乔   (唱)     战斗不过返还家。

(大乔败下。孙策下。)

【第六场】

(四丫鬟、大乔同上。)

大乔   (白)     看小将杀法厉害,绊马索擒他!

(孙策上。)

孙策   (白)     哪里走!

(孙策、大乔同起打,孙策被擒,押下。四文堂、程普、黄盖、蒋钦、韩当同上,与大乔、四丫鬟同起打。)

大乔   (白)     众位将军请住手。公子被擒,必不加害,自有好音到来。请!

(大乔下。)

程普   (白)     列公,你我将人马扎住庄口,且听好音。

黄盖、
蒋钦、

韩当   (同白)    有理。

             众将官,安营扎寨!

四文堂  (同白)    啊!

(尾声。众人同下。)
(完)


浏览次数:289 ┊ 字数:4631 ┊ 最后更新:2017年05月05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