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兴秦图》

主要角色
商鞅:老生

情节
战国时,秦商鞅带兵侵魏,兵至吴城,守将龙贾上表告急。魏君差公子卬御敌。商鞅以计破之。

根据《京剧汇编》第七十四集:马连良藏本整理

录入:痴菊叟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249.27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四龙套、四上手引公子卬同上。)

公子卬  (念)     射熊秉政万民歌,文韬武略保山河。山川社稷人争勇,周主无能起争夺!

     (白)     本藩,公子卬,在魏王驾前为臣。官司居令尹,与主同胞。史因秦国屡次兴兵,扰乱河西一带等处,失去三城,龙贾有告急本章回朝求救。我想商鞅乃我国人氏。昔日我曾荐过三次,吾主听信佞言不用,是他投奔秦国,反为国家之患。是某与他友谊情厚,今奉王命带兵十万以示魏国之威,约定他定期言和免得生灵涂炭。今乃黄道吉日。

             众将,起兵前往!

四龙套、

四上手  (同白)    啊!

(牌子。众人同下。)

【第二场】

(四龙套引商鞅同上。)

商鞅   (引子)    执掌权衡受君恩,压诸侯秦霸为尊。

     (念)     列国纷纷起战争,排兵布阵扫烟尘。山川地势如指掌,要学吕望扶乾坤。

     (白)     本帅,商鞅。乃魏国人氏。幼年不利,投奔公叔门下为客,未有上进。后蒙公子卬举荐三次,魏王藐视英雄。是俺一怒投奔秦邦,蒙主恩宠,执掌朝纲,封俺商君。勤习兵书战策,势压列国,诸侯来朝。今取魏国河西三城,可恨龙贾镇守吴城,连日攻打,未能成功。是他闭门不出,其情可恼!

报子   (内白)    报!

(报子上。)

报子   (白)     魏国命公子卬,领兵十万前来救应。

商鞅   (白)     再探!

报子   (白)     得令!

(报子下。)

商鞅   (白)     我想公子卬与某情厚,未曾答报,怎好对敌?必须设下巧计,夺取吴城,方消旧日之恨。哦,有了!

             来,传众将进帐!

龙套甲  (白)     众将进帐!

(少宫、任鄙、乌获同上。)

少宫   (念)     每日铠甲不离身,

任鄙   (念)     任鄙威名谁不闻?

乌获   (念)     力分虎豹英雄胆,

少宫、
任鄙、

乌获   (同念)    要夺河西定五城!

少宫、
任鄙、

乌获   (同白)    俺——

少宫   (白)     少宫。

任鄙   (白)     任鄙

乌获   (白)     乌获。

少宫、
任鄙、

乌获   (同白)    商君传唤,我等一同进帐。

(少宫、任鄙、乌获同进门。)
少宫、
任鄙、

乌获   (同白)    元帅在上,众将参见!

商鞅   (白)     将军少礼,请坐!

少宫、
任鄙、

乌获   (同白)    谢座!传我等进帐,有何军务?

商鞅   (白)     今魏王差公子卬领兵五十万,前来应战。那公子卬,昔日与某交好深厚,情意未报,难以相敌,须用别计智取。若是撤兵,恐误国家大事,且前者之功,一旦休矣!

少宫   (白)     元帅,探马来报,那公子卬虽领十万之众,并无对敌之意,深知我国兵力强大,定要讲和。今听元帅之言,必要另寻别图;若是觌面相视,昔日情厚恩深,如之奈何?

任鄙   (白)     令尹之言差矣!食君之禄,效力朝廷,名扬千古,理所当然。

乌获   (白)     昔日乐羊取那中山,父子尚且不认,方能成功,说什么恩深情厚?如今各为其主,哪有以私废公之理?秦国兴霸,法令如山,元帅若是回兵,只恐三军不服也!

商鞅   (白)     呀!列公呀!

     (唱)     忆昔当年在魏邦,

             穷愁潦倒甚栖遑。

             多蒙子卬仁义广,

             放我西行辅秦王。

             他在魏邦把国掌,

             领兵十万有主张。

             两下兴兵各为主,

             并非回军变主张。

             奉王旨意领兵将,

             要取河西转还乡。

             哪有忠良把君命抗?

             不取吴城不还乡!

             叙论军机计往上,

     (笑)     哈哈哈……

少宫   (唱)     元帅发笑为那桩?

商鞅   (唱)     我心中只有好主张,

             可笑他魏兵尽丧亡!

     (白)     众位将军,那公子卬前来,既然议和,我借此机会,计取吴城,易如反掌。

             来,看文房四宝伺候!

(牌子。商鞅写信。旗牌暗上。)

商鞅   (白)     来!

旗牌   (白)     有。

商鞅   (白)     将此书信送到吴城,请公子卬亲启。

旗牌   (白)     遵命!

(旗牌下。)
少宫、
任鄙、

乌获   (同白)    元帅有何良策?

商鞅   (白)     此书一去,他若是见而无备,定然一鼓成功。子少听令!

少宫   (白)     在。

商鞅   (白)     命你带领一支人马,假称回军玉泉山。离此二十里,有一白雀山,前去安营扎寨,假言打围,附耳过来。

(商鞅耳语。)

少宫   (白)     得令!

(少宫下。)

商鞅   (白)     乌获、任鄙听令!

任鄙、

乌获   (同白)    在。

商鞅   (白)     你二人带领三千人马,去至玉泉山后,暗扎营盘,山顶之上,设立黄旗一面,内安信炮,听候定夺,再来交令。

任鄙、

乌获   (同白)    得令!

(任鄙、乌获同下。)

商鞅   (唱)     四下机关安排定,

             十万之众一夜倾。

(众人同下。)

【第三场】

(四龙套引龙贾同上。)

龙贾   (引子)    四下烟尘起,保主秉忠心。

     (念)     习就韬略盖世无,读尽战策学孙武。得展凌云安邦志,方显男儿大丈夫!

     (白)     俺,龙贾。奉魏王之命镇守吴城,管理河西一带等处。可恨秦兵屡次犯界,前者失去三城,每每交兵,不能取胜。也曾回朝搬兵,未见回报。

报子   (内白)    报!

(报子上。)

报子   (白)     令尹到!

龙贾   (白)     有请!

报子   (白)     有请!

(报子下。四上手引公子卬同上,龙贾迎。)

龙贾   (白)     不知元帅驾到,有失远迎,多多有罪!

公子卬  (白)     将军受尽风霜之苦,虽失三城,非将军之过。今秦兵压境而来,闻者丧胆,有何御敌之策?

龙贾   (白)     食君之禄,当报君恩!怎奈贼兵狂大,我国兵微,难以布阵,故失三城,蒙主宽恩,粉身碎骨,理所当然!

公子卬  (白)     秦兵势重,又有商君亲领大兵前来,威镇四方,闻名心寒。故奉主命,带兵十万,以防万一。我意欲与他讲和,免伤生灵,也好表吾主之仁义。不知此计安否?

龙贾   (白)     千岁之言甚至是。但秦兵虎狼之辈,目无天子,意欲并吞列国,要自称为帝,岂容我国讲和修好?

公子卬  (白)     将军哪里知道,昔日商君在魏,是我待他情厚,荐过我主几次,吾主不用,故投秦国而去。此番前来,当以前情动之,若念故土根本,事当有成!

报子   (内白)    报!

(报子上。)

报子   (白)     启爷:秦营下书人求见,言商君所差,要见千岁!

公子卬  (白)     传他进帐!

报子   (白)     下书人进帐!

(报子下。旗牌上。)

旗牌   (念)     走马传书信,要见主谋人。

     (白)     下书人叩头!

公子卬  (白)     奉何人所差?到此做甚?

旗牌   (白)     奉秦国元帅所差,前来下书。

公子卬  (白)     呈上来

旗牌   (白)     是!

(旗牌呈书。)

公子卬  (白)     下面伺候!

旗牌   (白)     是!

(旗牌下。)

公子卬  (白)     商君有书到来,待吾一观。

(公子卬看。)

公子卬  (白)     “鞅始与公子相得甚欢,不异骨肉。今各奉其主,为国之福,何望治兵,自相鱼肉?鄙意欲与公子相约,各去兵车,释甲胄以衣冠之会,于玉泉山相见,乐欲修好,罢两国干戈,免人民涂炭。千秋之后,称我二人之处,同于管、鲍。公子如若俯允,幸示其期。”呀!不忘故土旧交,真乃慷慨之人!正合我意,此乃吾主洪福。

             来,传下书人!

四上手  (同白)    传下书人。

(旗牌上。)

公子卬  (白)     回营拜复商君,多承商君美意,决无二心,改日相会玉泉山,自当面谢,下面领赏!

旗牌   (白)     谢元帅!

(旗牌下。)

龙贾   (白)     秦国逆理乱常。千岁此番赴会,若有奸诈,如之奈何?

公子卬  (白)     将军呀!

     (唱)     将军不必细思量,

             他人未必有歹心肠。

             我待商鞅情义广,

             他感恩图报罢兵疆场!

     (白)     掩门!

(公子卬暗下。龙贾、四龙套、四上手同下。)
(完)


浏览次数:3410 ┊ 字数:2984 ┊ 最后更新:2013年09月14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