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羊角哀》(一名:《盟中义》;一名:《舍命全交》;一名:《夜走荆轲山》)

主要角色
羊角哀:老生

《羊角哀》马连良饰羊角哀
《羊角哀》马连良饰羊角哀
情节
楚王招贤,左伯桃应诏前往,路遇羊角哀,结为异姓兄弟,同赴楚都。时值严冬,途遇大风雪,冻饿将死,左伯桃舍命助羊角哀成名。羊角哀奏请楚王,为左伯桃建墓立祠。左伯桃墓适建荆轲墓旁。左伯桃魂为荆轲魂所扰托兆于羊角哀。羊角哀拔剑自刎,诉与阎君,与荆轲魂奋斗,终斩荆轲魂。

根据《京剧汇编》第七十四集:马连良藏本整理

录入:痴菊叟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475.37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裴仲上。)

裴仲   (引子)    荩臣忧国,畏强秦,妄动干戈!

     (念)     韩魏燕楚共图秦,黄歇孱弱畏敌人。自从潼关失机后,六国诸侯梦惊魂!

(院子暗上。)

裴仲   (白)     下官,楚国上大夫裴仲。自从潼关失机,春申君黄歇被国舅李园杀害之后,值西秦有樊于期之乱,今上即位,必须招纳贤士保卫家邦。

             来!

院子   (白)     有。

裴仲   (白)     吩咐人役伺候。

院子   (白)     人役伺候!

(四青袍同上。)

裴仲   (白)     开道上朝!

四青袍  (同白)    啊!

(牌子。众人同下。)

【第二场】

(小开门牌。四御林军、四校尉、四太监、大太监引楚王同上。)

楚王   (引子)    驾坐南国,称王号,自比东周。

     (念)     嬴氏兼并乱乾坤,僭比东周耻霸秦。自从潼关退兵后,六国尽皆怕敌人!

     (白)     孤,楚王在位。自从李国舅故后,朝中缺少治世良臣,又无名将,倘若西秦进兵,何人能以御之?是孤时常忧虑。正是:

     (念)     但愿狼烟尽,楚国永太平。

     (白)     今当早朝,内侍,闪放龙门!

大太监  (白)     闪放龙门哪!

(裴仲上。)

裴仲   (念)     眉间常锁山河恨,胸中难忘社稷忧。

     (白)     臣,上大夫裴仲见驾,大王千岁!

楚王   (白)     卿家平身。

裴仲   (白)     千千岁!

楚王   (白)     赐坐!

裴仲   (白)     谢座!

楚王   (白)     卿家上殿有何本奏?

裴仲   (白)     臣启千岁:自西秦强盛以来,有并吞六国之意。我国现无文武双全之人。臣欲请千岁降旨,挂榜招纳贤士。如有文武双全之人,能献强兵富国之策,当重整三军,以备伐秦,未识圣意如何?

楚王   (白)     依卿所奏。孤即下诏设立宾馆,命卿家为掌馆招贤之人。内侍!

大太监  (白)     在。

楚王   (白)     溶墨伺候!

大太监  (白)     领旨!

(牌子。大太监研墨,楚王修诏。)

楚王   (白)     这有诏旨一道,设立宾馆,卿家即日遵行。正是:

     (念)     早灭西秦乾坤靖,

裴仲   (念)     招纳良将定太平。

楚王   (白)     退班!

(众人自两边分下。)

【第三场】

(左伯桃上。)

左伯桃  (念)     自从周室东迁,诸侯各掌大权。干戈争斗民不安,贤者隐遁荒山!

     (白)     卑人,左伯桃。自父母仙逝之后,勉力读书,胸藏济世之才,奈无识我之人。年逾四旬,须发苍白,难遇机会。前闻人言,楚王现在国内挂榜招贤,因此引起我一片救世之心,欲往投效;奈这西羌离楚国有千里途程,所用路费不少,我家中又无余资。幸得积石山各位长者怜我之才,解囊相助,集腋成裘。赴楚川资已够,连日收拾琴剑行囊。喜逢中秋,天清气爽。昨已拜别父老乡党,不免启程。

(左伯桃出门。)

左伯桃  (白)     出得门来。好一派秋景也!

     (四平调)   仲秋期多佳日天气清朗,

             山容瘦枫林赤雁飞成行。

             抱奇才怀大志携书前往,

             到楚国献三策治国安邦。

(左伯桃下。)

【第四场】

(羊角哀上。)

羊角哀  (二黄快三眼) 自平王幸洛邑周室东迁,

             众诸侯多僭位各逞威权。

             到如今分七国天下益乱,

             讲连合尚游说民不安然。

             西秦王欲将那六国席卷,

             逞强霸伏甲兵时起争端。

             怀抱着王佐才无人引见,

             叹英雄不逢时老死林泉。

             转瞬间秋已深

     (二黄散板)  韶华更换,

             又听得秋风起沙障青天。

(四风旗同上,过场,同下。左伯桃跑上。)

左伯桃  (二黄散板)  狂飙起木叶飞黄沙扑面,

             只觉得气倒吸遍体皆寒。

             见道旁有茅屋叩门求见,

     (白)     里面有人么?

羊角哀  (二黄散板)  柴扉外剥啄声何人叩环。

     (白)     门外何人?

左伯桃  (白)     小可,姓左名唤伯桃,欲往楚邦求名,不期狂风大起,天已黄昏,求赐一席之地,借宿一宵,明日早行。

羊角哀  (白)     原来是行路之人。既无处寻觅旅邸,即请在此安憩。

(羊角哀开门。)

羊角哀  (白)     尊公请进!

(左伯桃进门。)

左伯桃  (白)     多承厚谊,当面谢过!

羊角哀  (白)     且请稍坐。待我与你取杯暖酒,以压胸中寒气。

左伯桃  (白)     多谢了!

(羊角哀取杯。)

羊角哀  (白)     兄台请饮!

(左伯桃接杯饮。)

左伯桃  (白)     请问尊兄上姓?

羊角哀  (白)     在下,羊角哀。独身一人,并无家小。平生喜好读书习剑,因此农事尽废。今名士远路而来,只有浊酒山肴,望乞恕我。

左伯桃  (白)     狂风之夕,得蒙遮蔽,又承赐饮,与高明相会,感谢之至。正好把酒共话,互道胸中志气。

羊角哀  (白)     文字相交,自异俗人。请兄满饮一杯,待弟舞剑,以助清兴。

左伯桃  (白)     既然如此,弟当拭目敬观。

羊角哀  (白)     献丑了!

     (二黄摇板)  喜逢名士心欢忭,

             文字之交自有缘。

             忙取匣中青锋剑,

(海笛吹牌子。羊角哀舞剑。)

左伯桃  (二黄摇板)  光华吐艳斗牛寒!

     (白)     今观兄台舞剑,真乃文武双全。有此才学,何不同去楚邦求名?

羊角哀  (白)     既有微末之技,岂愿甘老林泉?怎奈未逢其时,又因家道贫寒,难以前往。

左伯桃  (白)     这有何难?弟路费尚可足用,明日你我二人一同前往。

羊角哀  (白)     只是怎忍累及兄台!

左伯桃  (白)     你我二人一见如故,道义之交,不可学那市俗之辈。

羊角哀  (白)     小弟今年三十四岁。有意与兄台结为金兰之好,不知兄意如何?

左伯桃  (白)     邂逅相逢,真乃前缘。你我对天一拜!

(左伯桃、羊角哀同跪。)
左伯桃、

羊角哀  (同白)    弟子左伯桃羊角哀对天祝告,结为金兰,倘有异心,神明殛之!

左伯桃  (白)     贤弟!

羊角哀  (白)     仁兄!

左伯桃、

羊角哀  (同笑)    哈哈哈……

左伯桃  (二黄摇板)  道义相交非等闲,

羊角哀  (二黄摇板)  生死相共祸福连。

左伯桃  (二黄摇板)  速备行装与佩剑,

羊角哀  (二黄摇板)  明日共同过山川。

     (白)     家中之事暂交族侄羊厚照管。待小弟收拾了行囊,同兄启程。请兄同往内室抵足而眠。

左伯桃  (白)     请!

(羊角哀、左伯桃同下。)

【第五场】

(四风旗、四鬼卒同上,站门。荆轲上,上高台。)

荆轲   (念)     风萧萧兮易水寒,独探虎穴入龙潭。未得成功留遗憾,养士深恩负燕丹。

     (白)     吾乃荆轲鬼魂是也。昔受燕太子丹重托,仗徐夫人匕首,是我同定秦舞阳去至西秦,假献督亢地图并樊于期的人头,面见秦王。那秦王观图之时,是我一时大意,现出匕首,难以掩藏心中着慌,刺秦未成,被他将俺砍倒殒命。反枉害樊于期性命,断送燕丹父子二人。多亏好友高渐离贤弟,在这梁山之阳,将我埋葬。可恨樊于期,心中不甘,常常寻我吵闹。幸有匕首剑在手,凡鬼不敢前进。本处鬼魂,均须奉敬于我。此地百姓为我建造祠堂,今已工峻,待我前往享受香火。

             众鬼卒,驾风前往!

(荆轲下高台。)

四鬼卒  (同白)    啊!

(牌子。众人同下。)

【第六场】

(风入松牌。四云童引雪神同上。)

雪神   (白)     吾乃雪神是也。今因左伯桃当归天府,命吾神前往枯桑降雪。

             众云童!

四云童  (同白)    有!

雪神   (白)     降雪去者!

四云童  (同白)    啊!

(牌子。众人同下。)

【第七场】

左伯桃  (内唱)    荒郊四野——

羊角哀  (内唱)    瑞雪降,

(四云童自两边分上,雪神上,上高台。左伯桃拉羊角哀同上,同亮相,同滑倒。)

羊角哀  (唱)     朔风吹得冷难当。

(羊角哀搀左伯桃。)

左伯桃  (唱)     雪中饥寒身形晃,

(左伯桃作欲倒状,羊角哀忙扶。)

羊角哀  (白)     兄长,怎么样了?

     (唱)     忍着悲痛问端详。

     (白)     兄长,想是你肚中饥饿,待弟取些食物。

(羊角哀打包袱看,焦急。)

羊角哀  (白)     兄长,这里有些糇粮,请兄食用。

(左伯桃接食战抖。)

左伯桃  (白)     贤弟,你、你、你也吃上一些,压压寒威。

羊角哀  (白)     兄长请用。小弟此时肚中尚不饥饿。

(左伯桃楞。)

左伯桃  (白)     贤弟,我明白了。想是你见糇粮已尽,不肯多食,特留为兄一人食用么?如粮不足,我二人何不回去?

羊角哀  (白)     自古道:生死有命。既已到此,休生退悔之心!

左伯桃  (白)     粮既不足,依我看来,我二人同列山中,有何益处?贤弟年纪尚轻,不如穿了为兄的衣服,独去楚邦。愚兄我实实的走不动了!

羊角哀  (白)     兄长说哪里话来?我二人情逾骨肉,焉能一人独往也!

     (唱)     安忍一人独自往,

             抛下兄长在山岗。

             小弟宁愿冻饿死,

             岂肯忘义丧天良!

左伯桃  (唱)     见他执意不肯往,

     (白)     有了!

     (唱)     再与贤弟说端祥。

     (白)     贤弟,你既不肯独行,也就罢了。为兄口中焦渴,贤弟在此等候,愚兄去到前村,取杯温水解渴。

羊角哀  (白)     我搀扶兄长在枯桑下面休息,待小弟前去取水。

(羊角哀扶左伯桃坐。)

羊角哀  (念)     强行曲径踏碎玉,勉往前村觅温泉。

     (白)     兄长要小心了!

(羊角哀下。)

左伯桃  (白)     看他已去,待我将衣帽脱下,拚将自身冻死,成全贤弟的功名便了!

     (唱)     贤弟才堪为将相,

             我今一死又何妨?

             赤身仰卧冰雪上,

(左伯桃脱衣、战抖、倒地。羊角哀取水上。)

羊角哀  (唱)     觅得温汤奉兄尝。

             迈步向前叫兄长,

(羊角哀见左伯桃惊。)

羊角哀  (白)     哎呀!

     (唱)     见此情不由我心惨伤!

     (白)     兄长为何如此?

左伯桃  (白)     你我若冻饿而死,白骨谁埋?况我平生多病,贤弟少壮,更兼文武双全,日后必将成名。我死何恨!你、你、你快快穿了衣服去吧。哎呀!

     (唱)     一霎时只觉得遍体寒战,

(羊角哀为左伯桃披衣。)

左伯桃  (唱)     为全友情死也心甘!

(左伯桃僵尸倒地。羊角哀抢背,跪,蹉步。)

羊角哀  (唱)     兄长为我丧黄泉,

             点点珠泪洒胸前。

             我负恩兄心恨怨,

     (白)     兄长啊!

     (唱)     将尸暂寄枯桑间。

(羊角哀埋尸。)

羊角哀  (白)     想兄长冻死桑中,我今独取功名,此乃大不义之举;如若不去,又负恩兄期望之心。也罢!待我穿了兄长衣服,往楚邦求功名便了!

(羊角哀穿衣。)

羊角哀  (唱)     不必在此久哀恋,

             且往楚邦走一番。

             拜罢恩兄心怨惨,

     (白)     兄长啊!

     (唱)     大恩大德永记心间!

(羊角哀下。)

雪神   (白)     回天交旨!

四云童  (同白)    啊!

(雪神、四云童同下。)

【第八场】

(钱喜、孙爱同上。)

钱喜   (念)     奉命看守迎宾馆,

孙爱   (念)     不管是谁就要钱。

钱喜   (白)     我,钱喜。

孙爱   (白)     我,孙爱。

钱喜   (白)     爱兄弟!

孙爱   (白)     喜哥哥!

钱喜   (白)     你怎么叫我喜哥哥?

孙爱   (白)     你怎么叫我爱兄弟?

钱喜   (白)     我叫你爱兄弟是学咬舌儿哪。爱兄弟就是二兄弟。

孙爱   (白)     等我想想,爱,二,啊,不错不错,是学咬舌哪。别嚼词啦!咱们王驾千岁发下谕旨,挂榜招贤,叫裴大夫管理此事。牌价挂榜那天起,好些日子,一个人也没来。裴大夫直着急。我说你别着急,我挂上一点儿东西,就能招点子来。裴大夫不信。我说你瞧瞧,我出去挂了点东西,一会儿的工夫来多啦!

钱喜   (白)     什么来多啦,我怎么没瞧见哪?

孙爱   (白)     我挂了点韭菜,招了好些个绿豆蝇来。

钱喜   (白)     你别挨骂啦!我倒有个正经主意。从此再有来的,咱们俩人就跟他要钱,只要给了咱们俩人钱,咱们就给回裴大夫;要不给咱们钱,一死儿不给他们回,他有什么法子?

孙爱   (白)     这个法子真好,咱们可发财啦。人可就不管招什么样儿的啦。

钱喜   (白)     你太糊涂,反正现在招来的这些位都是菜上飞金——配搭儿,咱们招的也不过是酒罐、大茶壶,这有什么!

孙爱   (白)     依着你。咱们俩人到门口儿瞧瞧有人没有哪。

钱喜   (白)     走着,走着。咱们俩人就在这儿等着吧。

孙爱   (白)     挂榜喽!

羊角哀  (内白)    店家带路!

(店家引羊角哀同上。)

羊角哀  (唱)     到楚邦先寻招商店,

             再求指引宾馆前。

店家   (白)     启尊公:此处就是招贤宾馆,您报到去吧。

羊角哀  (白)     有劳了。

(店家下。羊角哀取名帖。)

羊角哀  (白)     二位尊官请了!

钱喜、

孙爱   (同白)    请啦。您是干什么的?

羊角哀  (白)     我乃投效之人羊角哀求见。

(钱喜接贴。)
钱喜、

孙爱   (同白)    你是投效的贤士,要见我们大夫的?

羊角哀  (白)     正是。你二人太唠叨了!

钱喜   (白)     我们倒唠叨啦?我告诉你说吧:我们这里有个规矩,凡是来投效的先拿一百两银子。有银子,给你回;没银子,你给我躲开这儿,别在这儿搅我!

(羊角哀想。)

羊角哀  (白)     哦,你们有要钱的规矩!怎么不写在招贤榜上?

孙爱   (白)     虽没写着要钱,榜上也没写着免费呀!

钱喜   (白)     再说我们这儿是楚国,所以见面儿就得要“杵”!你没“杵”,别说是咸食,就是炒酱瓜儿也不给你回。不能破了规矩!

羊角哀  (白)     唉,俺羊角哀好悔也!

     (唱)     仰天不语发浩叹,

             此时叫人进退难!

裴仲   (内白)    开道!

(牌子。四青袍引裴仲同上,裴仲看羊角哀。)

裴仲   (白)     啊,那一汉子在此何为?

(羊角哀看裴仲。)

羊角哀  (白)     小可乃远路之人,前来投效。只因不知规矩,二位尊官不与通报,故而在此。

裴仲   (白)     住轿!

(裴仲下轿。)

裴仲   (白)     他二人言道有什么规矩?

钱喜、

孙爱   (同白)    参见大夫!我们俩人没说什么规矩!

裴仲   (白)     掌嘴!

             那一贤士对我讲来。

羊角哀  (白)     他二人言道:楚国的规矩,先交一百两银子,方与通禀;若无银两,不能通禀。故而长叹。

裴仲   (白)     唗!大胆的狗头,擅敢贪赃受贿!绑了!

(四青袍同绑钱喜、孙爱。)
钱喜、

孙爱   (同白)    贤士!贤士!救命!救命!

羊角哀  (白)     若斩了此人,与小可大有不便。

裴仲   (白)     看在贤士金面,饶了你二人的狗命!

钱喜、

孙爱   (同白)    谢大夫!

裴仲   (白)     谢过贤士!

钱喜、

孙爱   (同白)    多谢贤士!

裴仲   (白)     贤士请!

羊角哀  (白)     大夫请!

(众人同走圆场。)

裴仲   (白)     请问贤士尊姓大名?

羊角哀  (白)     小可羊角哀,因闻楚王招贤,特来应募。

裴仲   (白)     原来如此。明日早朝,同见楚王,面陈富强之策。

羊角哀  (白)     遵命!

裴仲   (白)     后堂摆宴,与贤士洗尘。正是:

     (念)     招贤今幸逢高士,

羊角哀  (念)     微才喜得遇圣明。

裴仲   (白)     请!

羊角哀  (白)     请!

(众人同下。)

【第九场】

(四校尉、四太监、大太监引楚王同上。)

楚王   (西皮散板)  周室东迁王气终,

             楚因多难霸业空。

             黄歇避敌无智勇,

             西秦兼并自称雄。

(裴仲上。)

裴仲   (西皮散板)  贤士多才有智勇,

             重整三军破西戎。

     (白)     臣,裴仲见驾,大王千岁!

楚王   (白)     卿家平身。

裴仲   (白)     千千岁!臣今招得贤士羊角哀,有经天纬地之才,扶国安邦之智。现在朝门候旨。

楚王   (白)     既然如此,宣他冠带上殿。

裴仲   (白)     领旨!

             大王有旨:贤士羊角哀冠带上殿!

羊角哀  (内白)    领旨!

(羊角哀上。)

羊角哀  (念)     冠服登金殿,献策在君前。

     (白)     草莽微臣,羊角哀见驾,大王千岁!

楚王   (白)     贤士平身。

羊角哀  (白)     千千岁!

楚王   (白)     既来应募,可将富强之策,当殿奏来!

羊角哀  (白)     容奏!

     (念)     使民以时正纪纲,消山煮海财利昌。勤修内政选良将,甲足兵精自富强!

     (西皮原板)  招贤纳士选良将,

             勤务桑农民富强。

             兵贵于精不在广,

             外合诸侯保家邦。

楚王   (白)     卿家所陈,真富国强兵之策也!

     (西皮摇板)  国用丰盈利源广,

             兵精粮足自富强。

     (白)     舞剑上来!

羊角哀  (白)     遵旨!

(羊角哀舞剑。)

楚王   (笑)     哈哈哈……

     (西皮摇板)  武艺精通韬略广,

             封大夫领三军供职朝堂。

     (白)     卿家真乃文武双全,暂封上大夫之职,兼领三军;外赐黄金百镒,彩缯万端。赏三月,还乡祭祖。祭祖已毕,回朝供职!

羊角哀  (白)     谢大王!

     (西皮摇板)  钦赐大夫承恩广,

             荣耀衣锦转还乡。

             忽忆恩兄心灰丧,

     (白)     恩兄啊!

     (西皮摇板)  万感于心自悲伤!

(羊角哀背脸拭泪。楚王看。)

楚王   (白)     啊!今日卿家初授上大夫之职,乃是人生乐事,因何在殿上流泪,有什么伤心之事么?

(羊角哀跪。)

羊角哀  (白)     臣该万死!今蒙吾王垂问,微臣不敢不奏明天听:臣有一盟兄左伯桃,乃西羌人氏,闻大王招贤,前来应募;行驶至臣家,与臣结为兄弟。奈臣二人皆是寒门,川资糇粮不足,行至梁山,天降大雪。恩兄让粮解衣,命臣前来应募,可怜他冻死梁山。臣今受王恩,想起左伯桃,故而落泪。乞大王恕臣之罪!

楚王   (唱)     听他言来才知情,

             仁义二字世间闻。

     (白)     听卿所奏,你二人乃系道义之交。左伯桃尸身葬埋何处?

羊角哀  (白)     慌迫之际,将他尸骨暂厝梁山枯桑之内。

楚王   (白)     孤念卿之义气,加恩追赐左伯桃中大夫之职;赐金千两,去往梁山与左伯桃建修坟墓祠堂,以彰怀才不遇之情。派下大夫一员,校尉四十名,即日随卿家前往。

羊角哀  (白)     谢大王!

楚王   (白)     退班!

(四太监、大太监、楚王同下。羊角哀、裴仲同一翻两翻。)

羊角哀  (白)     多谢夫子保荐之恩!

裴仲   (白)     下官怎敢隐匿贤才?大王有旨,派下大夫一员,校尉四十名,但不知大夫何日荣行?

羊角哀  (白)     圣命在身,明早启程。

裴仲   (白)     老夫明早亲往长亭,与大夫送行。

羊角哀  (白)     下官怎能敢劳动?

裴仲   (白)     大夫你忒谦了。请!

羊角哀  (白)     请!

(羊角哀、裴仲自两边分下。)

【第十场】

(四龙套引屈允同上。)

屈允   (白)     下官,公族大夫屈允。奉了楚王旨意,随上大夫羊角哀去往梁山,与左伯桃建修坟茔祠堂。看那旁羊大夫来也!

(牌子。四校尉、二旗牌、家院捧剑引羊角哀同上。)

屈允   (白)     羊大夫,下官公族大夫屈允,奉大王之命,等候羊大夫同往梁山,致辞祭左大夫之灵。

羊角哀  (白)     有劳大夫跋涉程途,下官当面谢过!

屈允   (白)     为国勤劳,当得如此。

羊角哀  (白)     如此,你我一同启程。

             人役们开道,梁山去者!

四校尉  (同白)    啊!

(一官迁牌。众人同下。)

【第十一场】

(四鬼卒引樊于期同上。)

樊于期  (唱)     为报秦仇捐性命,

             可恨荆轲误我身!

     (白)     吾乃,秦将樊于期鬼魂是也。只因吕政乱纪,是我一怒,扶长安君成峤起义,讨伐吕政,不想被奸人所害,屯留一败,长安君身死。是我逃至燕邦,多承太子丹厚谊,在易水筑一樊馆,命我居住。可恼竖子荆轲,受太子丹供养,往刺秦王;不想他去至秦国,一事未成,枉送我之性命。是我心怀不平,常寻荆轲索要人头。奈他有匕首剑护身,不能前进。想起此事,令人好恨也!

     (唱)     刺秦未成留遗恨,

             枉送性命岂甘心?

(樊于期、四鬼卒同下。)

【第十二场】

(贺运上。)

贺运   (念)     居官且莫居小官,见了上司心胆寒!

     (白)     下官,梁山邮亭驿丞贺运。只因羊大夫奉楚王谕旨,至此修造坟茔,只得在此伺候。

(四龙套、四校尉、二家院、二旗牌引羊角哀、屈允同上。)

羊角哀  (唱)     钦奉圣命赴梁山,

             建立专祠彰英贤。

             回想往事心感叹,

             想念恩兄泪不干。

贺运   (白)     梁山邮亭驿丞贺运,迎接二位大夫!

羊角哀  (白)     尊官起来!

贺运   (白)     谢大夫!

羊角哀  (白)     下官奉旨,与左大夫修建茔堂。今卜地在蒲塘之源,前临大溪,左右诸峰环抱,尊官可唤集乡老告知他等,再传夫役等即日兴工。

贺运   (白)     小官遵命!

(贺运下。)

羊角哀  (白)     即往梁山枯桑中,寻觅骨殖便了!

     (唱)     即往梁山方向辨,

             寻觅恩兄骨殖还。

             多承楚王加恩典,

             建立祠宇蒲塘源。

(众人同下。)

【第十三场】

(急急风牌。四鬼卒、高渐离同上,同站门。荆轲上,亮相。)

荆轲   (念)     侠烈不减在生日,嘘气成虹拌雄威!

     (白)     可恼腐儒左伯桃,乃一冻死之鬼,有何势力,擅敢建坟,居我之上,夺我风水,十分可恶。高渐离贤弟速速前往,警告左伯桃,叫他速速将坟茔移往他处。他若仗羊角哀的势力,不肯移动,管叫他与羊角哀化为脓血,那时才知俺的手段。快快前去!

高渐离  (白)     遵命!

(高渐离下。)

荆轲   (白)     想俺在生时节,单身入虎狼之穴,刺秦虽未成功,至今留得英名,功震宇宙,享受人间香火,自觉无愧于心。那左伯桃竟敢居俺之上!高渐离此去,若不成功,待俺前往,管叫他无地容身。正是:

     (念)     匕首寒光群鬼惧,烈性雄威显神奇。

(众人同下。)

【第十四场】

(场设坟墓。四龙套、四校尉、二旗牌、院子引屈允、羊角哀同上,祭坟。)

羊角哀  (西皮导板)  见坟台哭恩兄血泪垂掉,

     (三叫头)   恩兄!兄长!唉,恩兄啊!

     (反西皮二六板)思想往事痛嚎啕。

             去岁投宿深山道,

             我弟兄结为刎颈交。

             相携去楚同赴考,

             赠我川资让我袍。

             风雪交加梁山道,

             天气寒冷体难熬。

             只缘二人糇粮少,

             让粮减食在荒郊;

             命我前村温水找,

             可怜你雪中脱锦袍;

             舍命全交义气好,

             甘心冻死在荒郊。

             弟成名仗恩兄保,

             恩兄啊!

             愿梦中相逢见故交。

屈允   (白)     请羊大夫节哀,同往祠堂一观。

(羊角哀、屈允同至正场进祠堂。)

羊角哀  (白)     下官今夜在此伴灵一宵。屈大夫请便。

屈允   (白)     是。驿丞官哪里?

(贺运上。)

贺运   (白)     参见屈大夫!

屈允   (白)     羊大夫今夜宿在祠中,你要小心伺候!

贺运   (白)     遵命!

(屈允、四龙套同下。)

羊角哀  (白)     你等退下!

(四校尉、二旗牌、院子同下。)

羊角哀  (白)     恩兄,你若有灵,今晚与小弟托上一兆,也好梦中相逢啊!

(上场门斜场设大帐子。羊角哀睡。起二更鼓。左伯桃上。)

左伯桃  (唱)     阴风滚滚飘渺渺,

             行走无声夜萧萧。

             入祠轻将贤弟叫,

             为兄是亡魂左伯桃。

羊角哀  (二黄小导板) 耳边忽闻恩兄叫!

(羊角哀睁眼看见左伯桃。)

羊角哀  (白)     啊!

     (唱)     蓦地相逢痛悲嚎。

             恨不得上前将恩兄抱!

左伯桃  (唱)     贤弟听兄说根苗。

(起三更鼓。)

左伯桃  (唱)     多感贤弟恩义好,

             请旨改葬在荒郊;

             怎奈荆轲逞强暴,

             因夺风水恶言交。

(起四更鼓。)

左伯桃  (唱)     望乞另寻他乡道,

             免听恶魔的语言刁!

     (白)     贤弟厚葬愚兄,多多感谢。只是那荆轲乃是凶恶之魂,兄一介书生,难与争斗。请将我的尸骨,移往他处,以免暴骨之祸。吾弟牢牢紧记,为兄去也!

(左伯桃下。起五更鼓。院子上。)

院子   (白)     老爷醒来!

(羊角哀醒。)

羊角哀  (白)     啊!昨夜偶得一兆,梦见吾兄到此,言道见欺于凶顽的荆轲,此事甚是奇怪。

             传驿丞进见!

院子   (白)     驿丞进见!

(贺运上。)

贺运   (白)     参见大夫!

羊角哀  (白)     我且问你,此处可有荆轲的坟墓?

贺运   (白)     啊!荆轲的坟墓倒有一个呀。

羊角哀  (白)     在哪里埋葬?

贺运   (白)     就在左大夫茔地西边,那边还有荆轲的祠堂。听说高渐离是这块的人,故而也葬在此地。

羊角哀  (白)     哦、哦、哦!果有荆轲坟墓。快快领我前去!

贺运   (白)     您要给他烧纸去吗?

羊角哀  (白)     休提多言。带路!

     (唱)     听说荆轲心中恼,

             前往坟墓骂凶刁。

             驿丞前行速引道,

             拨草寻径踏荒郊。

(众人同走圆场,同归上场门。)

贺运   (白)     这个就是荆轲的坟!

羊角哀  (白)     荆轲呀,恶贼子!生不成名,死犹丧义,想尔不过是燕邦一匹夫之辈,受燕太子丹之恩养,打黾进之金丸,杀马以食其肝,鼓琴美人,因尔一语,断其双手。不惜重宝,尽尔受用。不思良策,以负重托。入秦行刺,丧身误国,却来此处惊惑乡民,以求祭祀。吾兄左伯桃,乃当代名儒,仁义谦节之士,汝安敢逼之?似尔这才短艺低,不智不能,无谋的匹夫,擅敢恃强,欺凌正人君子?再若如此,吾当毁尔之庙,废尔之冢,永绝尔之祭祀,使尔生为无能之人,死作抛尸之鬼!如尔有知,当记斯言也!

     (唱)     尔若有知速言好,

             免尔骨殖弃荒郊。

             回头又向恩兄祷,

             弟今已然示贼曹!

     (白)     带路回祠中去吧!

贺运   (白)     是。

(众人同下。)

【第十五场】

(四小鬼引高渐离、荆轲同上。)

荆轲   (唱)     可恨那羊角哀做事孟浪,

             怒骂某家语言狂。

             已命群鬼即前往,

             抓来伯桃问端详。

(四小鬼抓左伯桃同上。)

荆轲   (白)     你这大胆的穷酸,冻饿之鬼,坟茔竟敢居我之上!前命高渐离晓谕尔知,尚不知悔改;又令羊角哀开罪于我。尔若不速将坟墓移去,三日之内,叫尔尸弃荒郊,骨暴野外,那时方知俺的厉害。

             众鬼卒,随俺押解于他,与羊角哀托兆去者!

四鬼卒  (同白)    啊!

(众人同下。)

【第十六场】

(鼓琴女上。)

鼓琴女  (唱)     满怀恶气荆轲怨,

             无故害我为哪般?

     (白)     吾乃燕丹之美人鼓琴女是也。只因太子丹宴请樊将军与荆轲,命我奉酒鼓琴娱客,不想荆轲见我双手,极口称赞。太子将我双手断去,可怜我一痛身亡,此事冤沉海底,岂能甘心?不免赴阎君那里状告恶人荆轲便了!

     (唱)     此去申冤阎王殿,

             要求速将双手还。

(鼓琴女下。)

【第十七场】

(二旗牌引羊角哀同上。)

羊角哀  (白)     唉!

     (西皮快二六板)昨夜三更兄长见,

             荆轲仍自逞凶顽。

             欲与吾兄除灾难,

             必须同将性命捐!

     (白)     且住!我兄一人,岂是那恶鬼的对手?也罢!待我即刻修本一道,拜谢楚王爵禄之恩,寻个自尽了吧!

     (西皮快板)  提笔修本泪难忍,

             非是为臣负王恩。

             左兄的情谊说不尽,

             为臣感他活命恩。

             他被荆轲欺辱甚,

             臣在梦中见兄临。

             欲拆荆祠民不允,

             只有同他入幽冥。

             今生不能把忠尽,

             再世图报圣明君。

             为臣遗表求天允,

             乞王明鉴微臣心!

     (白)     旗牌,命你二人将此本章奏知大王:只因左伯桃为荆轲欺凌,我甚不忍;欲焚荆祠,百姓不许。我今宁作泉下之人,助吾兄战此凶鬼。话已说明,你老爷去也!

(羊角哀拔剑刎颈死。)

二旗牌  (同哭)    老爷呀!

     (同白)    有请屈大夫!

(屈允上。)

屈允   (白)     何事惊慌?

二旗牌  (同白)    我家老爷自刎了!

屈允   (白)     舍命全交,令人可敬。将尸首成殓,明日回奏便了!

二旗牌  (同白)    是。

(众人同下。)

【第十八场】

(判官上,跳。)

判官   (白)     吾乃秦广殿前掌案判官是也。今当阎君升殿,在此伺候。

(四鬼卒、牛头、马面引阎王同上。)

阎王   (点绛唇牌)  六道循环,四生轮转,森罗殿,明镜高悬,善恶昭然显。

(小吹打。阎王上高台,坐。)

阎王   (白)     吾乃,秦广王是也。今当升殿之期。

             判官,开放鬼门!

判官   (白)     开放鬼门!

(樊于期、鼓琴女、左伯桃、羊角哀同上。)
樊于期、
鼓琴女、
左伯桃、

羊角哀  (同白)    (樊于期)(鼓琴女)(左伯桃)(羊角哀)鬼魂,只因恶鬼荆轲呵!

(急三枪牌。)

阎王   (白)     既有此事,许你等擒拿荆轲入冥便了!

樊于期、
鼓琴女、
左伯桃、

羊角哀  (同白)    谢阎君!

(樊于期、鼓琴女、左伯桃、羊角哀同下。)

阎王   (白)     樊于期忠心不贰,鼓琴女无故被杀,羊角哀、左伯桃舍命全交,待吾奏明玉帝,请旨赏善便了。

             判官,闭了鬼门!

判官   (白)     啊!

(众人同下。)

【第十九场】

(羊角哀、左伯桃、樊于期、鼓琴女同上。羊角哀向樊于期。)

羊角哀  (白)     今蒙阎君许我等擒拿荆轲,我二人会他一会。

(樊于期向左伯桃、鼓琴女。)

樊于期  (白)     你二人请至一边!

(左伯桃、鼓琴女同下。)

羊角哀  (白)     鬼卒何在?

(四鬼卒同上。)

羊角哀  (白)     迎敌者!

(钥匙头。荆轲、四小鬼同上。)

羊角哀  (白)     荆轲!尔乃无智无谋,对专诸、要离当有羞惭。休走,看剑!

(羊角哀、荆轲同起打。荆轲取匕首剑,火彩,羊角哀、樊于期同败下。)

荆轲   (白)     追!

四小鬼  (同白)    啊!

(众人同下。)

【第二十场】

(羊角哀、樊于期同上。)

羊角哀  (白)     且住!荆轲匕首剑厉害,我等难以擒获,如何是好?

樊于期  (白)     待我即刻往咸阳城中,盗来秦皇鹿庐剑一用。

羊角哀  (白)     待我命鼓琴女施展媚术,引诱荆轲便了。我二人分头前往!

(羊角哀、樊于期自两边分下。)

【第二十一场】

(鼓琴女上。)

鼓琴女  (唱)     只为容颜遭奇祸,

             断去双手受折磨。

             暂假茅屋于路侧,

             化做烟花诱荆轲。

(荆轲上。)

荆轲   (唱)     我持匕首心头恶,

(鼓琴女弹琴声。荆轲听。)

荆轲   (唱)     琴声婉转多快活。

     (白)     原来竹篱中有女子弹琴,待俺细细听之。

(鼓琴女弹琴。)

荆轲   (白)     妙哇!

     (唱)     霎时免去心中火,

(樊于期上,擒荆轲。)

樊于期  (白)     荆轲,还我头来!

(急急风牌。羊角哀跑上。)

羊角哀  (白)     荆轲哪里走!

(荆轲跑。)

鼓琴女  (白)     荆轲,你看我是何人?

荆轲   (白)     原来是燕邦断手之人。

(樊于期、鼓琴女各拉荆轲一臂同走圆场,羊角哀用剑斩荆轲。左伯桃上。)

樊于期  (白)     荆轲,还我头来!

鼓琴女  (白)     还我手来!

(樊于期捧荆轲头、鼓琴女捧荆轲双手、羊角哀站当中同亮相。火彩。众人同下。)
(完)


浏览次数:7754 ┊ 字数:11822 ┊ 最后更新:2013年09月14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