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白蟒台》

主要角色
王莽:老生
姚期:净
马武:净
杜茂:老生
岑彭:武生
邳彤:老生
邓禹:老生
刘秀:小生

《白蟒台》马连良饰王莽
《白蟒台》马连良饰王莽
情节
王莽势衰,命邳彤坚守郧阳关,自建白蟒台隐避。台成之日,又杀工匠以灭其口。邳彤败,降刘秀。经一工匠出首,王莽终被擒,绑至云台观斩之。

根据《京剧汇编》第六十八集:马连良藏本整理

录入:小豆子


相关剧本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38.02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四太监、大太监引王莽同上。)

王莽   (唱)     想当年设酒宴松棚会上,

             用药酒毒死了平帝老王。

             那苏献他把那帅印执掌,

             文臣武将保孤坐朝堂。

             孤也曾设下武科场,

             丑马武题反诗辱骂孤王。

             刘室宗支俱命丧,

             逃走了妖人刘秀小儿郎。

             在白水村曾结党,

             招兵聚将积草又屯粮。

             吴汉杀妻潼关献上,

             岑彭反戈背我把贼降。

             孤也曾发下饷银十万把三军犒赏,

             又赠耕牛与绵羊。

             绵羊上山变做石块样,

             耕牛投入水内亡。

             看起来天数难回挽,

             莫非我王莽当灭亡?

             大元帅苏献亲自领兵将,

             但愿得旗开得胜早还乡。

             但愿得把妖人刘秀早灭丧,

             但愿得拿住了邓禹、姚期、丑鬼马武、一个一个、千刀万剐、方称我心肠。

             看将来这基业孤难以久享,

             思一个后退计把身躲藏。

(王洪上。)

王洪   (白)     启大王:大事不好了!

王莽   (白)     何事惊慌?

王洪   (白)     妖人刘秀的人马杀奔洛阳而来!

王莽   (白)     哎呀!

     (唱)     听说刘秀兵马到,

             不由孤王心内焦。

             孤王的龙位不能保,

             眼见得锦绣山河一旦抛。

     (白)     且住!若是打破洛阳,如何是好?

(王莽想。)

王莽   (白)     有了。

             王洪!

王洪   (白)     臣。

王莽   (白)     宣邳彤上殿!

王洪   (白)     遵旨。

             万岁有旨:宣邳彤上殿!

邳彤   (内白)    领旨。

(邳彤上。)

邳彤   (念)     奉命督工人力尽,乘机起衅帝图消。

     (白)     臣、邳彤见驾,莽主千岁!

王莽   (白)     平身。

邳彤   (白)     千千岁!宣臣上殿,有何国事议论?

王莽   (白)     孤命你离京四十里,起造白蟒台。工程可曾完毕?

邳彤   (白)     俱已造齐。

王莽   (白)     你可将工人一一斩首,不准放走一人!再命你带领御林军二十万镇守郧阳关,不得违误!

邳彤   (白)     领旨!

(邳彤下。)

王莽   (白)     王洪!

王洪   (白)     臣。

王莽   (白)     命你随孤左右,倘有不测,你我隐藏地穴便了。

王洪   (白)     遵旨!

王莽   (白)     苍天哪苍天!但愿得邳彤杀退刘秀,我王莽虽死亦瞑目也!

     (唱)     妖人刘秀太狂妄!

             岑彭不该把刘秀降。

             但愿邳彤退贼党,

             灭却了汉室孤享安康。

(众人同下。)

【第二场】

(四龙套、吴汉、岑彭、姚期、马武同上,同挖门。报子上。)

报子   (白)     报!先生同主公到。

吴汉、
岑彭、
姚期、

马武   (同白)    摆队相迎!

(众人同下。)

【第三场】

(场设城门。四龙套、吴汉、岑彭、姚期、马武同上,出城迎接。四龙套、邓禹、刘秀同上,众人同进城,同下。)

【第四场】

(四龙套、邓禹、刘秀同上,四龙套、吴汉、岑彭、姚期同上。)
吴汉、
姚期、

岑彭   (同白)    末将等打破洛阳,擒了苏献,请回马武将军,特来交令。

邓禹   (白)     众位将军之功。有请马武将军!

吴汉   (白)     有请马武将军!

(吹打。马武上。)

邓禹   (白)     恭喜马将军!贺喜马将军!得了洛阳,擒了苏献。山人备得有酒,与将军贺功。

马武   (白)     先生,你不是不用我马武吗?

邓禹   (白)     我知将军忠义,故用此计。

马武   (白)     你这四十军棍,打得我好苦哇!

邓禹   (白)     若不用此计,焉能取了洛阳,擒了苏献?

马武   (白)     先生,你的好计!

邓禹、

马武   (同笑)    啊哈哈哈……

(邓禹进酒,马武接酒,拜刘秀。)

刘秀   (白)     众位王兄,今虽得了洛阳、擒了苏献,但却不知王莽下落。

邓禹   (白)     想郧阳关乃是邳彤镇守。若得此人降顺,必知王莽下落。

刘秀   (白)     如此,先生差派众将。

邓禹   (白)     遵旨。

             姚期听令!

姚期   (白)     在!

邓禹   (白)     命你带领本部人马攻取郧阳关,与邳彤交战,许败不许胜,本帅自有收他之计。

姚期   (白)     得令!

(姚期下。)

邓禹   (白)     众将官,随定本帅掠阵去者!

众人   (同白)    啊!

(众人同下。)

【第五场】

(四龙套、四下手引邳彤同上。)

邳彤   (唱)     在金殿奉王命统领三军,

             来至在郧阳关扎住大营。

             刀和枪剑与戟俱要齐整,

             且候那探马儿来报军情。

(报子上。)

报子   (白)     报!姚期讨战!

邳彤   (白)     再探!

报子   (白)     得令!

(报子下。)

邳彤   (白)     众将官,迎上前去!

众人   (同白)    啊!

(四上手引姚期同上。)

邳彤   (白)     来将通名!

姚期   (白)     听了!我乃兴汉大将姚期是也。马前来将何人?

邳彤   (白)     听了!我乃新始君莽主驾前大将军邳彤是也。

姚期   (白)     邳彤,你主王莽谋篡汉室。我看将军武艺超群、英雄盖世,若肯归顺我主,不失封侯之位。将军思之!

邳彤   (白)     一派胡言,放马过来!

(姚期、邳彤同起打,双收下。四龙套、吴汉、岑彭、马武、邓禹、刘秀同上。)

刘秀   (唱)     两国交兵战场上,

邓禹   (唱)     一来一往动刀枪。

刘秀   (唱)     君臣下马山岗上,

邓禹   (唱)     看是谁胜哪个强。

(邳彤、姚期同上,同起打。姚期败下,邳彤追下。)

刘秀   (唱)     邳彤果然是勇将,

邓禹   (唱)     施展妙计劝他降。

邓禹   (白)     岑彭、马武听令!

岑彭、

马武   (同白)    在!

邓禹   (白)     命你二人准备绊马索擒住邳彤,不得违误!

岑彭、

马武   (同白)    得令!

(岑彭、马武同下。)

邓禹   (白)     众将官,人马回营!

众人   (同白)    啊!

(众人同下。)

【第六场】

(四下手引岑彭、马武同上。)
岑彭、

马武   (同白)    绊马索伺候!

四下手  (同白)    啊!

(姚期败上,邳彤追上,被绊倒,擒。)

马武   (白)     绑回营去!

(众人同下。)

【第七场】

(四龙套、邓禹、刘秀同上。岑彭、马武同上。)
岑彭、

马武   (同白)    邳彤被擒。

邓禹   (白)     绑上来!

马武   (白)     将邳彤绑上来!

四上手  (内同白)   啊!

(四上手绑邳彤同上。)

邳彤   (唱)     豪杰失阵被贼擒,

             大鹏入了乌鸦群。

             看来莽主国运尽,

             江山不久归他人。

             怒气不息把帐进,

             看他把我怎样行。

邓禹   (唱)     走向前来把话论,

             尊声将军听分明:

             我主有道真爱将,

             此时就该降汉君。

邳彤   (唱)     你说你主多仁义,

             莽主恩情也不轻。

             为臣须要把忠尽,

             岂做三心二意人!

马武   (唱)     将军忠心实耿耿,

             马武有言你是听:

             为臣理当把忠尽,

             好人自有天爱承。

             交锋对垒休见怪,

             各为其主定乾坤。

             你本是堂堂英雄将,

             岂做无名少姓人!

邳彤   (唱)     休要提起来交兵,

             提起心中火一盆。

             是好汉一人对一个,

             诡计擒人不算能!

刘秀   (唱)     将军不要逞其能,

             小王言来你是听:

             你要真心来归顺,

             我与你皇兄御弟称。

(邳彤跪。)

邳彤   (唱)     豪杰本是铁心性,

             霎时烈火变成冰。

             眼望郊外来拜定,

             拜谢莽主爵禄恩。

             双膝跪在尘埃地,

             归顺来迟主开恩。

刘秀   (白)     将军归顺,我刘秀之幸。请起,请坐!

邳彤   (白)     谢坐!

刘秀   (白)     将军可知王莽下落?

(邳彤背供。)

邳彤   (白)     且住!想我食君之禄,不能守其土,再若献出莽主,岂不骂名千载!我自有道理。

(邳彤向刘秀。)

邳彤   (白)     臣启主公:臣镇守此地,未曾回朝。要知汉室兴和败,西行数里泄真情。

邓禹   (白)     哦哦哦!

             姚期、马武听令!

姚期、

马武   (同白)    在!

邓禹   (白)     命你二人去至郊外。寻访王莽下落,若有知者,赏赐千金。

姚期、

马武   (同白)    得令!

(姚期、马武同下。)

邓禹   (白)     臣且同主公听候好音便了。

(众人同下。)

【第八场】

(王洪上。)

王洪   (唱)     巧装改扮仆人样,

             每日取水走一场。

     (白)     我乃王洪是也。只因莽主躲避刘秀之难,隐在白蟒台,每日看经念佛。我去往涧下取水,就此走走也!

     (唱)     莽主篡位本过分,

             天下黎民乱纷纷。

(王洪下。)

【第九场】

(吴公上。)

吴公   (数板)    我本瓦木匠工人,盖房造楼带修门。每日泥水混,不顾自己身。王莽心肠狠,亚赛始皇造长城。黎民倒了运,工人丧残生。三千余人白送命,剩我一人太侥幸!太侥幸!

     (白)     我,吴公。当年王莽修造白蟒台,聚集三千多工匠。不想工程造齐,他竟将我们大家诓到一处,俱都杀死。是我看破情形,逃了性命。闻得刘秀兴兵,有赏格在外:若有人知道王莽下落,赏赐千金。我不免泄露蟒台道路,一来得赏,二来给我们三千工匠报仇雪恨。正是:

     (念)     报应有早晚,福祸自无门。

(姚期、马武同上。)

姚期   (唱)     看来汉室当兴盛,

马武   (唱)     捉拿王莽老奸臣。

姚期   (白)     看那旁有一樵夫,上前问来。

马武   (白)     樵夫请了!

吴公   (白)     请啦!原来是二位将军!失敬啦!

姚期、

马武   (同白)    你叫什么名字?

吴公   (白)     小人叫吴公。

姚期、

马武   (白)     你在此砍柴,可知王莽下落?

吴公   (白)     你要问王莽,我告诉你吧:离此不远,挖一地穴,里头起造一台,他在那里面藏躲哪!

姚期、

马武   (同白)    你是怎么知道?

吴公   (白)     当初造此台时,三千多工匠,有我在内。工程造齐啦,都被王莽杀死。幸我看破机关,逃活性命。这也是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汉室当兴,王莽的死运到啦。

姚期、

马武   (同白)    听你之言,难以相信。

吴公   (白)     二位将军不信,此台每日有人取水。拿住此人,就知道王莽的所在。

姚期、

马武   (同白)    如此,带路!

(姚期、马武、吴公同走圆场。王洪上,过场,下。)

吴公   (白)     二位将军,就是此人。

姚期   (白)     大营领赏。

吴公   (白)     是。

(吴公下。)

姚期   (白)     马将军,你我跟定此人便了。

马武   (白)     请!

(姚期、马武同下。)

【第十场】

(王莽上。)

王莽   (引子)    乾坤已转汉江山,只手焉能挽狂澜!

     (念)     谋篡江山十八春,干戈滚滚不安宁。万里江山一旦尽,社稷犹如风前灯。

     (白)     孤,新始君王莽,字霸天。只因平帝无道,有慢皇亲,上大夫徐世英定计,设下松棚大会,用药酒毒死平帝老王。孤得了汉室江山,坐了一十八载,内有九载干戈不息。闻听妖人刘秀在白水村起义,拜邓禹为军师,一路逢府州县,斩关夺寨,势如破竹。因此孤命九梁王苏献统兵征讨。日前有边报进京,九梁王建立奇功,朕心甚喜。因此孤发饷银四十万,犒赏三军。有那牧童造下流言,言道:耕牛下河饮水,竟自无影无踪,群羊上山吃草,俱都变成石块。又言道:

     (念)     卯金刀,坐龙楼;主去头,万事休。

             山上石,是羊变,河中水,是耕牛。

     (白)     孤一闻此言,即宣先生详解。是他言道:“卯金刀,坐龙楼;汉室江山,必要重兴。主去头,万事休;与主公不利。”看来王室气衰,刘氏重兴。料想此事不久。因此离城四十里刨挖地穴,砌造一台名叫“白蟒台”,每日看经念佛,一来修修孤的来世,二来隐避刘秀之危。正是:

     (念)     周公恐惧流言日,孤王谦恭下士时。若是当年身便死,一生真伪有谁知!

     (白)     孤王命王洪下涧取水,天到这般时候,怎么还不见到来?唉!

     (念)     万般皆由命,半点不由人。

(邓禹、岑彭、邳彤、姚期、马武同上。)

王莽   (白)     啊!你们是哪里来的?怎么打进孤王的蟒台来了!

邓禹   (白)     臣是邓禹。

王莽   (白)     原来是邓先生!前来做甚?

邓禹   (白)     前来迎王接驾。

王莽   (白)     你是前来迎王接驾的么?

邓禹   (白)     正是。

王莽   (白)     哎!邓先生哪邓仲华!想当初孤得了汉室江山,封你官职,你是执意的不受,要拜严子陵门下学习道法。至今道法学成,保定妖人刘秀在白水村起义。前来拿我,无非是请功受赏。纵然将我拿去,不过是千刀万剐。邓先生,你那心中岂不悲痛?邓先生哪邓仲华!你岂不知:“飞鸟尽,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敌国破,谋臣亡”乎?

     (唱)     岂不知越国中范蠡、文种,

             他二人为吴仇建立奇功。

             你就该学范蠡五湖息影,

             那文种到后来死在剑锋。

     (白)     你且起来,一旁坐下。

邓禹   (白)     谢主公!

岑彭   (白)     莽主!

王莽   (白)     邓先生,这位白袍将官他是何人?

邓禹   (白)     这就是岑彭。

王莽   (白)     这就是岑彭么?

邓禹   (白)     正是。

王莽   (白)     岑彭,你来做甚?

岑彭   (白)     前来迎王接驾。

王莽   (白)     怎么,你也是迎王接驾的么?

岑彭   (白)     正是。

王莽   (白)     岑彭,你可比不得邓先生了。你乃是孤王心腹之将。想当初武科场内,中了你的相貌,未中马武奇才,将你点为状元,又恐亏了将军之才,命你同九梁王镇守棘阳。怎么你降妖人刘秀,兴兵前来,归顺了他人,反倒前来拿我?岑彭啊岑君然!你不学乐羊子之故事,反学李陵背汉,这才是朋比为奸,与禽兽同类!你食我王莽的俸禄,却与刘秀办事。报应昭彰,孤可容你,只怕天不容尔!

     (唱)     岑彭卖主去求荣,

             有何脸面见朕躬?

             田舍郎孤待你十分恩重,

             怕的是小奴才不得善终!

岑彭   (唱)     臣奉命镇边关烟尘扫尽,

             九梁王他那里不发救兵。

             坐观成败不接应,

             我只得归顺投汉营。

王莽   (白)     你且起来,一旁坐下。

岑彭   (白)     谢坐!

邳彤   (白)     莽主!

王莽   (白)     邓先生,这员将官他是何人?

邓禹   (白)     大将邳彤。

王莽   (白)     哦,这就是邳彤?

邓禹   (白)     正是。

王莽   (白)     邳彤,我来问你,你家大元帅呢?

邳彤   (白)     战死沙场。

王莽   (白)     不好了!

     (唱)     听说是九梁王遭了害,

             好一似刀割肉箭刺胸怀。

             眼前若有苏献在,

             岂容尔等打进孤的白蟒台!

王莽   (白)     你家大元帅战死沙场,你前来做甚?

邳彤   (白)     迎王接驾。

王莽   (白)     呀呀呸!哪里是迎王接驾?分明是归顺刘秀,前来拿我。邳彤啊邳彤!想你大元帅战死沙场,你就该以马革裹尸还,进京速报一信,孤发倾国人马,与大元帅报仇雪恨,才是人臣之道。怎么反归顺妖人刘秀,前来拿我?邳彤啊邳彤!岂不知豫让吞炭漆身,荆轲行刺秦庭,那鲁夫痛国,尚且忘身;况你身为大将,不晓忠义,反贪生怕死,枉生天地之间。我把你这乱臣贼子,人人得而诛之!

     (唱)     在阵前死了大元帅,

             单人独自奔回京来。

             去报冤仇把人马带,

             方显得大英雄做事有才。

             孤道你是忠心耿耿邳天采,

             有谁知你是贪图富贵、归顺刘秀、带众将进孤的蟒台,这是你的大不该!

姚期   (唱)     见老贼絮叨叨把邳彤来怪,

             不由我姚子匡怒满胸怀。

王莽   (白)     邓先生,这黑脸大汉他是何人?

邓禹   (白)     这就是大汉姚期。

王莽   (白)     他就是姚期么?

邓禹   (白)     正是。

王莽   (白)     唉!孤倒想起一桩心事来了。想当初孤登基之时,那苏献一本奏道,河南郏县桂馨庄有一虎将,名唤姚期,叫孤聘请前来,大小与他一个官职。那时将此事未放心上。不想他如今归降刘秀,做了架海金梁。咳!这是孤错在当初,悔在今日!

     (唱)     孤王当年选将才,

             苏献一本奏上来;

             桂馨庄现有姚期在,

             孤把此人哪放在心怀!

马武   (白)     哼!

王莽   (唱)     见一将怒冲冲坐在台外,

     (白)     邓先生!

     (唱)     这员将是何人对孤说来。

     (白)     邓先生,这员将官怒气不息,他是何人?

邓禹   (白)     这就是河阳马武。

王莽   (白)     哦,他就是河阳马武么?

马武   (白)     老贼!俺不是河阳马武,是五殿阎君,取你的老命来了!

王莽   (白)     不好了!

     (扑灯蛾牌)  听说马武前来到,

             叫孤王心内焦。

             大家俱在此,

             哀告把命饶!

     (白)     众位将军俱是汉家臣子,也有我王莽故交。孤有一言,望列位容我告禀:想当初毒死平帝,并非是我王莽之过,都是那苏献与徐世英定计,害了平帝老王。如今妖人刘秀在白水村起义,拜邓禹为帅,恢复汉室江山,重整当年旧业。列位将军前来拿我,望列位将军开一线天高地厚之恩,放我一条名正言顺的生路,容我在此蟒台上看经念佛,也好修修孤的来世。我的话已说明,众位将军商酌商酌,做个人情,将我放了才是。你看我这白发苍苍,偌大的年纪,况且又是皇亲国戚。你们是谁肯前来拿我?

马武   (白)     姚皇兄,他们俱受过老贼的恩惠,不忍下手。你我将他拿下。

(马武、姚期拿王莽同下,众人同下。)

【第十一场】

(四龙套引刘秀同上。)

刘秀   (唱)     将身坐在宝殿上,

             且候众将报端详。

(邓禹、岑彭、邳彤同上。)
邓禹、
岑彭、

邳彤   (同白)    王莽拿到。

刘秀   (白)     绑上来。

(马武、姚期绑王莽同上。)

王莽   (唱)     马子张与孤王仇如山海,

             为当年武科场记恨心怀。

     (白)     啊!御外甥,几载不见,你倒长成人了。来来来!这是你家传玉玺,为舅父与你看了一十八载,原物交还,只当就是你家守户之人,放我一条生路。话已讲明,放也在你,不放也在你。

马武   (白)     主公,当初毒死平帝老王,怎么不念皇亲国戚?

刘秀   (白)     这个!前面什么所在?

马武   (白)     云台观。

刘秀   (白)     将老贼绑在云台观!

(马武、姚期押王莽同下。)
邓禹、
岑彭、

邳彤   (同白)    臣等讨祭。

刘秀   (白)     小王也有一祭。带马!

(众人同下。)

【第十二场】

王莽   (内西皮导板) 八月十五把寿拜,

(四龙套、马武、姚期绑王莽同上。)

王莽   (唱)     满朝中文武拜寿在金阶。

             老王莽拜寿君不睬,

             羞得我老王莽头不敢抬。

             汉平帝他把我骂出朝外,

             含羞带愧回府来。

             徐世英定计把平帝害,

             那苏献暗地里巧安排。

             松棚会,把宴摆,

             毒死平帝孤坐龙台。

             我坐江山十八载,

             内有九载起兵灾。

             九梁王洛阳身遭害,

             那妖人刘秀起义兴师报仇来。

             将身来在云台观外,

             这是我谋朝篡位后悔不来。

(四龙套、吴汉、岑彭、邳彤、邓禹、刘秀同上。)

刘秀   (唱)     将身儿来在云台观外,

             只见舅父绑法台。

     (白)     酒来!

     (唱)     一斗酒儿满满筛,

             尊声舅父听开怀:

             今日饮我杯中酒,

             但愿灵魂赴蓬莱。

王莽   (唱)     御外甥不必将我拜,

             细听舅父说明白:

             当初我把平帝害,

             尽都是苏献巧安排。

             你拜邓禹为元帅,

             重整山河社稷开。

             我今一死国奏凯,

             我的儿你有福坐龙台。

邓禹   (唱)     主公且坐营门外,

             为臣另自有安排。

     (白)     酒来!

     (唱)     一斗酒儿满满筛,

             尊声莽主听开怀:

             非是为臣把你害,

             各为其主动兵灾。

             你今饮俺杯中酒,

             但愿灵魂上天台。

王莽   (唱)     邓先生莫跪请起来,

             且听孤王表开怀:

             当初请你下山寨,

             你一心修炼富春台。

             你今扶保刘秀在,

             众将拿我到蟒台。

             你不必假意把人情卖,

             好一个人面兽心大不该!

岑彭   (唱)     人来看过杯中馔,

             尊声莽主听明白:

             今日饮我杯中酒,

             但愿灵魂赴蓬莱。

王莽   (唱)     见岑彭把我牙咬坏,

             骂一声无义小奴才!

             我待你老母恩似海,

             背降刘秀理不该。

             你拿我王莽命遭害,

             怕只怕你这小奴才死无葬埋!

邳彤   (唱)     人来看过一斗酒,

             尊声莽主听开怀:

             非是为臣把你害,

             各为其主动兵灾。

             今日饮我杯中酒,

             但愿灵魂赴蓬莱。

王莽   (唱)     孤王一见邳天采,

             不由得心恨又悲哀。

             洛阳死了大元帅,

             你就该进京报信、发动人马报仇来。

             反降刘秀把孤害,

             带领众将进蟒台。

             老王莽今生不能把仇解,

             你快叫那妖人刘秀把刀开!

刘秀   (白)     待小王一祭。

邓禹、
岑彭、
邳彤、
马武、
吴汉、

姚期   (同白)    君不拜臣,臣等待祭。

(众人同祭。)

刘秀   (白)     马皇兄,将老贼开刀!

马武   (白)     领旨!起鼓!看刀!

(马武杀王莽死。)

刘秀   (白)     何人献莽?

邓禹、
岑彭、
邳彤、
马武、
吴汉、

姚期   (同白)    吴公献莽。

刘秀   (白)     吴公进帐!

邓禹、
岑彭、
邳彤、
马武、
吴汉、

姚期   (同白)    吴公进帐!

(吴公上。)

吴公   (白)     参见主公!

刘秀   (白)     献莽有功,封为上大夫之职。

吴公   (念)     无功不受禄,

刘秀   (念)     受禄必有功。

吴公   (白)     谢主公!哈哈!哈哈!啊哈哈哈……

(吴公拉王莽下。)

刘秀   (白)     后帐摆宴,与众将贺功!

邓禹、
岑彭、
邳彤、
马武、
吴汉、

姚期   (同白)    谢主公!

(尾声。众人同下。)
(完)


浏览次数:13255 ┊ 字数:8217 ┊ 最后更新:2008年11月21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