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取桂阳》

主要角色
赵云:武生
樊氏:旦
张飞:净

情节
赵云奉令攻桂阳,张飞争往,诸葛亮故令不去以激之。桂阳太守赵范不敌,请降,继欲以寡嫂樊氏改嫁赵云,赵云怒打赵范,拂袖而去。赵范怒遣陈应、鲍龙诈降,为赵云识破,反赚开城门迎入诸葛亮、刘备。刘备复拜赵范为太守并代为媒,赵云仍不允。嗣张飞亦乘势得武陵。

根据《京剧汇编》第六十五集:刘砚芳藏本整理

录入:相忘于江湖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615.72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四上手、二大纛旗、张飞、赵云自两边分上,同起霸。)

张飞   (念)     从来征战夺头功,转瞬荆襄入掌中!

赵云   (念)     陷阵冲锋忠主事,建功立业逞英雄!

张飞、

赵云   (同白)    某——

张飞   (白)     张飞。

赵云   (白)     赵云。

张飞   (白)     子龙贤弟,可笑曹操那八十三万大兵,烧得干干净净,周郎真妙人也!

赵云   (白)     若非诸葛军师祭起东风,焉能如此!

张飞   (白)     着哇,咱的好军师。如今大哥得了荆襄,那周郎气走。今日孔明先生升帐,一同伺候!

张飞、

赵云   (同白)    请!

(四红文堂、四红大铠、马良、简雍、刘备、诸葛亮同上。)

诸葛亮  (点绛唇牌)  龙蟠汉阳、虎据荆襄,民瞻仰,意气轩昂,孙曹在指掌。

刘备   (念)     孙、曹苦斗互争雄,赤壁楼船一扫空。

诸葛亮  (念)     借得荆襄扶明主,冲涛破浪赖东风。

刘备   (白)     孤、刘玄德。屡遭蹉跎,今日幸得荆襄。请问先生还有何策?

诸葛亮  (白)     要使荆襄能保障,还须拓地与开疆。

马良   (白)     启禀主公:荆襄四面受敌之地,恐不可久守;必须广施恩德,以安民心。然后南征武陵、长沙、桂阳、零陵四郡,以为根本。此乃久远之计也!

     (唱)     荆襄已得不能让,

             威德兼施乃久长。

             先安民心计为上,

             后取四郡实军粮!

刘备   (白)     此言是也。啊军师,若取四郡,何处为先?

诸葛亮  (白)     湘潭之西,零陵最近,亮同主公前往取之。只这荆襄之东,桂阳一郡,何人敢取?

赵云   (白)     赵云愿往!

张飞   (白)     张飞愿往!

诸葛亮  (白)     子龙先应,就命子龙前往。

张飞   (白)     啊军师,你好欺负人也!怎见得咱老张便去不得呢?

     (唱)     军师休欺俺卤莽,

             胸中也有韬略藏。

             前曾活捉刘岱将,

     (白)     大哥!

     (唱)     别人不知你当详!

赵云   (白)     啊!

     (唱)     常言理直气便壮,

             应声在先军令当。

             翼德何须强争往,

             谁是将军谁儿郎?

张飞   (白)     你不能啊!

赵云   (白)     你不能!

诸葛亮  (白)     你二人不必争执,吾写两个阄儿,拈不着,便不去。

张飞、

赵云   (同白)    好,军师快写!

诸葛亮  (白)     待我写来!

     (唱)     攻城掠地在指掌,

             遣将不如激将强。

             去否二字写阄上,

             你二人拈下免参商。

张飞   (白)     请了!

     (唱)     陷阵立功谁肯让?

             若去不成闹一场!

赵云   (白)     住了!

     (唱)     同为主公把业创,

             拈阄何须气仓忙?

张飞   (白)     俺先拈!

赵云   (白)     就让你先拈。

张飞   (白)     请了,请了!

(张飞拈阄。)

张飞   (白)     待咱看来!

赵云   (白)     去?

张飞   (白)     不去。呀呸!子龙不用使巧。

             啊大哥,军师,某不用人相帮,只领三千军马前去,稳取桂阳城池!

     (唱)     为人休把良心丧,

             你弄巧施乖欺老张。

             不用参谋不用将,

             三千军马取桂阳!

赵云   (白)     禀主公、军师:某也只用三千军马前去,如取不得桂阳,愿受军令!

     (唱)     非是赵云夸胆量,

             披坚执锐谁敢当?

             银鬃马到城开放,

             鞭梢一指太守降!

诸葛亮  (白)     我便令你带领三千人马,攻取桂阳,不得有误!

张飞   (白)     哎呀!

(张飞怒。)

赵云   (白)     得令!

     (笑)     哈哈哈……

     (唱)     军师令下出虎帐,

             大将临阵显风光。

             小校带马营外上,

四上手  (同白)    啊!

(四上手、赵云同出营,上手甲带马,赵云上马,四望。)

赵云   (笑)     哈哈哈……

     (唱)     三军踊跃喜洋洋。

(四击头。四上手、赵云同下。)

张飞   (白)     哇呀呀呀……嗯!

     (唱)     胸中怒火三千丈,

             这般羞恼甚难当!

             不是眼红是手痒,

             军师他有偏心肠!

     (白)     大哥,小弟几时是不中用的?今日军师此举,欺我忒甚!

刘备   (白)     子龙领命在先,何谓欺你?不必争执。

张飞   (白)     那却不能,小弟今日偏要前去!

刘备   (唱)     调兵遣将军师掌,

             何敢多言自主张?

             子龙此去是一样,

             难道不如你刚强?

     (白)     出帐去吧!

张飞   (唱)     大哥也是这样讲,

             把咱看成酒饭囊。

             一时有口难言讲,

(张飞出帐。)

张飞   (白)     嘿!

     (唱)     老张气闷满胸膛!

诸葛亮  (白)     主公!

     (唱)     趁此机会拔营帐,

             安抚军民定荆襄!

刘备   (唱)     曹操托名为汉相,

             孙权军事有周郎。

             深忧荆襄难执掌,

诸葛亮  (白)     主公啊!

     (唱)     有我卧龙保无妨!

(众人同下。)

【第二场】

(梅香引钱氏同上。)

钱氏   (引子)    满城桃李齐争艳,阶前盈盈芝兰香。

     (念)     秋波深沉少是非,画帘不卷掩春晖。小鬓似解东风意,引得游蜂去后归!

     (白)     奴家、钱氏。乃桂阳太守赵范之妻,夫唱妇随,颇为相得。有一寡嫂樊氏,虽不倾城倾国,却也闭月羞花;几番劝其再醮,她总低首无言。今日老爷出堂理事去啦,我不免去嫂嫂处谈叙谈叙。

             梅香,好生看守房门!

梅香   (白)     是。

(梅香下。)

钱氏   (唱)     花献媚鸟争喧良辰美景,

             居富贵享安乐无限闲情。

             看寡嫂好似那禅心未定,

             我再去问安好探问真情!

(钱氏下。)

【第三场】

(二丫鬟引樊氏同上。)

樊氏   (唱)     叹光阴去不归红颜薄命,

             夸甚么赋柏舟徒负良辰。

             想人家都是那鸳鸯交颈,

             好叫奴闷恹恹珠泪暗淋。

     (白)     退下!

二丫鬟  (同白)    是。

(二丫鬟同下。)

樊氏   (白)     奴家、樊氏。先夫赵廉,去世三载;奴家立志守节,相随叔叔赵范度日。嗐!常见他夫妻和好,令奴见景生悲,今日天清气爽,桃柳争妍,嗐!好不伤感人也!

     (唱)     世间上最苦是衾寒枕冷,

             羞对那梁上燕对对新莺。

             倒不如效文君风流私奔,

             免却了受孤凄芳心无凭。

(钱氏上。)

钱氏   (唱)     泄春光不提防花间人在,

             真果是害相思暗自呻吟。

(钱氏进门。)

钱氏   (白)     啊嫂嫂,你方才之言,我已听见啦。

樊氏   (白)     啊!我未曾说些甚么,你听是何言?

钱氏   (白)     嫂嫂,休要瞒我,你在此好一番春思也!

     (唱)     叹光阴如逝水愁对春景,

             惜芳年重青春怕误终身。

             却何妨效文君佳话传诵,

             好嫂嫂你还是月白风清!

樊氏   (白)     住口!我乃寡居,旁人听见这般言语,成何道理?

钱氏   (白)     这怕什么!妯娌戏言,又无别人,谁来笑话?

樊氏   (白)     胡说!

钱氏   (白)     嫂嫂莫怪,我看你青春年少,终非了局,莫若听我之言,择个门当户对,琴瑟好合,免致误了终身!

樊氏   (白)     啊,你敢是不容我守节么?不想我丈夫一死,令人如此轻视!

             哎呀天哪,我好命苦也!

钱氏   (白)     嗐!嫂嫂,一句玩话你就经不起,弟妇这里赔罪啦。

樊氏   (白)     出言无轻无重,谁要你赔罪!

钱氏   (白)     啊嫂嫂,你休认错了我的好心!想光阴似箭,日月如梭,红颜易老,青春难再,古来韩凭之妻死节,坟头生出连理枝来,如今连在哪里?枝在何处?反不如卓文君风流,改嫁了司马相如,如今成了千古佳话。你想还是改嫁的好?还是守节的好?嫂嫂,我是真心爱你疼你,才说这话!你自己想想看,我说的是不是?

樊氏   (白)     呀!

     (唱)     听此言好叫我主意难定,

             守空帏怕的是误了终身!

             倒不如信她言脂粉重整,

             且落得温柔乡陪侍良人!

     (白)     啊婶婶,先前是我错了,你休要见怪!

钱氏   (白)     啊嫂嫂想开啦,可见是达人!

樊氏   (白)     再嫁虽可,只是要依我三件事!

钱氏   (白)     请问哪三件事呢?

樊氏   (白)     第一要文武全才,名闻天下!

钱氏   (白)     啊,这样人也有。第二件呢?

樊氏   (白)     第二要相貌堂堂,威仪出众!

钱氏   (白)     这也有。请问第三件?

樊氏   (白)     第三件吗?那人也要姓赵。

钱氏   (白)     也要姓赵?

樊氏   (白)     三件事俱全,方可应允。

钱氏   (白)     嘿嘿嘿……这又不是我的甚么事,你忒刁难些啦。

樊氏   (白)     若不依此三件,誓不再嫁!

钱氏   (白)     嫂嫂放心,我去对你叔叔说知,教他寻访就是啦。

樊氏   (白)     嗐!

     (念)     易求无价宝,难得有才身!

钱氏   (白)     哎!

     (念)     天下无难事,只怕有心人!

(梅香上。)

梅香   (念)     筵前紫燕迎人语,帘外春风报好声!

     (白)     启夫人:老爷退堂,在内花厅,请夫人同大夫人过去赏花!

钱氏   (白)     如此,请嫂嫂同去。

樊氏   (白)     你请自去吧,我还有针黹未完,不得相随。正是:

     (念)     春风竟日不成妆,一任花枝过短墙!

钱氏   (白)     咳!

     (念)     莫倚琼瑶歌玉树,东风吹散绣裙香!

(樊氏、钱氏、梅香同下。)

【第四场】

(赵范上。)

赵范   (念)     读书功业与才长,诰勅深叨日月光。熊车朱轮夸五马,自思无事负黄堂!

     (白)     下官、赵范。奉曹丞相之命,坐镇桂阳。适才审事退堂,庭前花香鸟语,堪可赏玩,已命梅香去请嫂嫂同夫人宴乐。

             啊丫鬟,夫人出堂否?

梅香   (内白)    来啦!

(梅香引钱氏同上。)

钱氏   (念)     翠钿光耀迷花柳,玉韵声清响珮环!

     (白)     老爷万福!

赵范   (白)     夫人少礼,请坐!

钱氏   (白)     请!

赵范   (白)     啊,嫂嫂因何不来?

钱氏   (白)     说起嫂嫂一场笑话。

赵范   (白)     嫂嫂弄出甚么笑话来了?

钱氏   (白)     不是别的笑话,我方绕到她房中去问好,见她伤春不已。

赵范   (白)     你便怎么样?

钱氏   (白)     我见她如此,只好劝她再嫁。

赵范   (白)     再嫁!唔,她便怎样说?

钱氏   (白)     她说改嫁到可,得要依她三件事!

赵范   (白)     是哪三件事?

钱氏   (白)     第一要文武双全,名闻天下!

赵范   (白)     难哪!第二呢?

钱氏   (白)     二要像貌堂堂,威仪出众!

赵范   (白)     哎呀,一要文武双全,闻名天下,二要像貌堂堂,威仪出众,这样看来,莫非她想嫁那曹操?

钱氏   (白)     她不是想曹操。你听还有第三件哪!

赵范   (白)     除了曹操,别人哪有这样十全?你且说第三件是甚么?

钱氏   (白)     第三件越发好笑!她说这个人也要姓赵!

赵范   (白)     哈哈,这样说来一万年也嫁不成了,天下哪有这样适的人哪?

钱氏   (白)     话虽如此,她既心动,还须留意才是。

赵范   (白)     啊,这也只好碰碰她的运气而已。来,且自开怀,摆宴赏花!

(内击鼓声。)

赵范   (白)     啊,何事堂鼓咚咚?前去问来!

梅香   (白)     何事击鼓?

(院子上。)

院子   (念)     羽书城外至,将军天上来。

     (白)     禀老爷:今有刘皇叔占了荆州地方,特差赵子龙前来攻取桂阳,离城不远了!

赵范   (白)     啊,赵子龙来取桂阳?哎呀,快传管军校尉陈应、鲍龙大堂叙事!

院子   (白)     是!

     (念)     此人英勇诚难抵,校尉驰驱何所能!

(院子下。)

赵范   (白)     夫人且退。正是:

     (念)     区区太守忧敌劲,

钱氏   (念)     惊破芳筵不太平。

(赵范、钱氏同下。)

【第五场】

(陈应、鲍龙同上,同起霸。)

陈应   (念)     四海纷争国计空,将军奋勇立殊功。

鲍龙   (念)     龙泉光放腰中剑,鹊血新调手内弓!

陈应、

鲍龙   (同白)    俺——

陈应   (白)     桂阳左营校尉陈应。

鲍龙   (白)     右营校尉鲍龙。

陈应   (白)     将军请了!

鲍龙   (白)     请了!

陈应   (白)     太守传请议事,在此伺候!

鲍龙   (白)     请!

(四蓝文堂、四大铠、赵范同上。)

赵范   (念)     既是强敌来讨战,须将妙计息狼烟!

陈应、

鲍龙   (同白)    参见太守!

赵范   (白)     二位将军少礼!今有赵子龙来攻桂阳,如何是好?

陈应、

鲍龙   (同白)    太守且放宽心,某等二人情愿领兵出城,生擒赵云!

赵范   (白)     非也。我闻刘皇叔宽仁厚德,更兼孔明足智多谋,关、张、赵云能征惯战,今来的赵云,昔日在长坂坡前百万军中,如入无人之境。我桂阳能有多少军马,如何抵挡?看来不如投降为妙!

陈应   (白)     啊!太守何故重抬赵云,轻视我等?俺陈应善使飞叉,能保桂阳全郡。

鲍龙   (白)     哈哈哈,是啊,俺鲍龙曾杀双虎,何况赵云一人!

陈应   (白)     战如不胜,再凭太守投降!

     (唱)     堂堂桂阳一太守,

             投降之事甚蒙羞!

鲍龙   (唱)     非是俺等夸海口,

             沙场能斩赵云头!

赵范   (白)     你二人既逞其勇,或能得胜,也未可知。且带三千人马出战,好生在意。去吧!

陈应、

鲍龙   (同白)    得令!

陈应   (唱)     脱去冠袍换甲胄,

             雄兵猛将似貔貅!

(陈应下。)

鲍龙   (唱)     生擒赵云名不朽,

             今日将军明日侯!

(鲍龙下。)

赵范   (白)     他二人恃勇逞强,恐非赵云对手,且待败回,再作计较。正是:

     (念)     无有举鼎拔山勇,怎敌惊天动地人!

(赵范、四蓝文堂、四大铠同下。)

【第六场】

(赵云上,起霸。)

赵云   (念)     破袁绍八门金锁,战曹操百万雄兵。长坂坡威名盖世,桂阳郡视若无人。

     (白)     俺、赵云。奉命攻取桂阳。

             呔,众将官!

四上手  (内同白)   啊!

(四上手自两边分上。)

赵云   (白)     攻打桂阳去者!

四上手  (同白)    得令!

(四上手、赵云同走半圆场。干牌子。四下手、陈应、鲍龙同上,同会阵。)

陈应   (白)     呔!来将可是赵云?

赵云   (白)     既知老爷威名,就该下马投降!

陈应   (白)     呔!赵云,何故犯我边界?

赵云   (白)     听者!吾主刘皇叔乃刘景升之弟,今辅公子刘琦统领荆州,特来安民,尔等何敢拒敌!

陈应   (白)     住了,吾等只辅曹丞相,岂顺刘玄德!

赵云   (白)     唗!无知鼠辈,听吾言也!

     (唱)     汉家天下虽未分,

             荆州原属姓刘人。

             奉命前来取四郡,

             鼠辈何能敢拒兵!

陈应   (唱)     老爷陈应威风凛,

             荆襄九郡谁不闻!

             二股飞叉急又狠,

             劝你早降免丧生!

鲍龙   (唱)     校尉鲍龙威名振,

             曾打双虎显奇能。

             睁开狗眼认一认,

             俺比霸王强十分。

赵云   (笑)     哈哈哈……

     (唱)     鼠辈狂言真可恨,

             愚夫孺子敢欺人!

             银枪略抖三分劲,

             马前教尔狗命倾!

     (白)     看枪!

(赵云、陈应、鲍龙同杀,陈应、鲍龙同不支,赵云刺,陈应、鲍龙同架住。)

赵云   (白)     呔!饶尔不死,回去说与赵范知道,叫他早早献城投降!

     (唱)     暂免一死饶性命,

             说知赵范早开城!

陈应   (白)     哎呀!

     (唱)     抛叉不成扭了颈,

鲍龙   (唱)     马蹄踢破脚后跟。

(四下手、陈应、鲍龙同下。)

赵云   (唱)     此辈留之何所损?

             放他传知太守闻。

             三军且将城围定,

四上手  (同白)    啊!

赵云   (唱)     不久必然报好音!

(赵云、四上手同下。)

【第七场】

(四蓝文堂、赵范同上。)

赵范   (念)     将军不知己,出兵难胜人!

(陈应、鲍龙同上。)

陈应   (唱)     险些被你送性命,

鲍龙   (白)     嗐!

     (唱)     谁叫你抛叉不小心!

陈应、

鲍龙   (同白)    末将交令。

赵范   (白)     可曾捉住赵云?

陈应、

鲍龙   (同白)    我二人被赵云活捉下马,轻轻的放回。

赵范   (白)     难得你二人回来了,还算你二人能干!啊,那赵云今在何处?

陈应、

鲍龙   (同白)    赵云兵扎城外,只教说与太守,早早献城投降!

赵范   (白)     如此说来,还求二公奋勇当先,生擒赵云,方保无事!

陈应、

鲍龙   (同白)    哎呀!末将等是知道那赵云的厉害了,求太守早早投降吧!

赵范   (白)     咳!我先本要降顺他的,你二人强要出战,以致败残如此。哼!还不站开些!

             左右、扯起降旗,看印来,随我出城投降去者。

四蓝文堂 (同白)    啊!

赵范   (白)     正是:

     (念)     遇险休轻进,临危速转身。

(众人同下。)

【第八场】

(吹打。扯城。四蓝文堂、四下手、陈应、鲍龙、赵范同上,同出城迎,四上手、赵云同上。)

赵范   (白)     桂阳太守赵范,特捧印绶投降将军!

(赵范跪。)

赵云   (白)     将军请起!

赵范   (白)     将军进城,安抚军民。

赵云   (白)     请!

(吹打。众人同进城下。)

【第九场】

(赵云、赵范同上。)

赵云   (白)     太守请坐!

赵范   (白)     谢坐!

赵云   (白)     太守,本郡有多少兵马钱粮?

赵范   (白)     马兵一千,步兵三千,粮草二万斛。

赵云   (白)     吩咐安营,听候皇叔到来。

赵范   (白)     是是是!范有一言,斗胆奉告。

赵云   (白)     有何高论?

赵范   (白)     将军姓赵,某亦姓赵,五百年前合是一家,将军乃是真定人氏,又是同乡。若不弃嫌,结为兄弟,是为至幸。

赵云   (白)     既承美意,请问尊庚几何?

赵范   (白)     甲子年八月十五日生辰。

赵云   (白)     某甲子年四月十五日生辰。

赵范   (白)     如此长范四个月了。啊兄长请上,受小弟一拜!

赵云   (白)     某亦有一拜!

赵范   (白)     正是:

     (念)     罢息干戈保全城,忝系同宗幸结盟!

赵云   (念)     天使相逢存义气,情投意合快生平。

赵范   (白)     后堂设宴,请兄长畅饮,叙叙衷肠!

赵云   (念)     盛意深情应拜领,

赵范   (念)     义结金兰慰初衷。

赵云、

赵范   (同白)    请!

(赵云、赵范同下。)

【第十场】

(钱氏上。)

钱氏   (唱)     人间奇事难猜想,

             天上红鸾报吉祥!

     (白)     方才老爷着人来说,要将樊氏嫂嫂许配赵云,叫她即刻梳妆,前去相见。哈哈哈,急往她房中报喜去也!

     (唱)     且伴神女阳台上,

             盛装去会楚襄王。

(钱氏下。)

【第十一场】

(吹打。二院子、四丫鬟同上,同设宴。)
二院子、

四丫鬟  (同白)    有请老爷出堂!

(赵云、赵范同上。)

赵范   (白)     兄长请坐!

赵云   (白)     谢坐!

(二院子同斟酒。)

赵范   (白)     兄长请!

赵云   (白)     请!

     (唱)     谊切同宗桑梓好,

             彼此堪称道义交。

             筵前景色实佳妙,

             丽日花影射征袍。

赵范   (白)     来,请樊夫人!

丫鬟甲  (白)     有请樊夫人!

赵范   (白)     兄长请!

赵云   (白)     请!

(樊氏上。)

樊氏   (唱)     自怜素质天生俏,

             忍教春闺落寂寥?

             隔帘望见将军貌,

             果然英雄美丰标!

赵范   (白)     快请过来,敬赵将军酒。

樊氏   (唱)     银杯浅斟玉手皓,

             眼光羞涩脸红潮。

赵云   (白)     啊,此是何人?

赵范   (白)     家嫂樊氏,特来把盏。

赵云   (白)     哎呀!

     (唱)     奉酒何敢烦尊嫂,

             饮之有愧情忒高。

赵范   (白)     嫂嫂请坐,陪将军多饮一杯。

樊氏   (白)     是。

赵云   (白)     啊贤弟,愚兄不胜酒力,请嫂嫂快快进去。

赵范   (白)     必要奉敬一杯才是。

赵云   (白)     这却不敢。

赵范   (白)     既如此,嫂嫂再敬一杯便进内去!

樊氏   (白)     将军请!

(樊氏奉酒。)

樊氏   (唱)     将军今日须醉饱,

赵云   (白)     嫂嫂请便了!

樊氏   (唱)     且将薄酒当醇醪。

             临行裣衽回眸笑,

             几度心情付英豪。

(樊氏下。)

赵云   (白)     啊!

     (唱)     这等光景失妇道,

             来踪去迹甚蹊跷!

     (白)     啊贤弟,你我相饮甚欢,何必烦尊嫂奉杯?

赵范   (笑)     哈哈哈……

     (白)     中间有段缘故,请兄长饮了大杯再说。

赵云   (白)     请讲!有何缘故?

赵范   (白)     只因先兄去世三载,家嫂寡居,终非了局!

赵云   (白)     哦,如此说来,是要愚兄作媒。俺赵云从不作这勾当!

赵范   (白)     非也,非也,拙妻劝其再嫁,家嫂言道:若得三件事全,方可言嫁。兄长,你道是哪三件?

赵云   (白)     我却不知!

赵范   (白)     一件要文武双全,名闻天下。二件要像貌堂堂,威仪出众。三件要与先兄同姓。你道天下哪有这样凑巧的人?今日会见吾兄,堂堂仪表,名震天下,又与家兄同姓,正合家嫂所言,若不嫌弃家嫂貌陋,愿陪嫁资与将军为妻,结累世之亲如何?

赵云   (白)     呀呸!赵范,你好胡言!吾与你结为兄弟,汝嫂亦即吾嫂,岂可作此乱伦之事?

赵范   (白)     这怕甚么?俗话说得有:“要得好,叔就嫂”。何况你我是结拜的……

赵云   (白)     唗!

     (唱)     出言不怕人耻笑,

             枉结金兰认同胞!

             你自不能保亲嫂,

             礼义廉耻无分毫。

             怒气冲冲如雷暴,

(赵云打赵范。)

赵云   (唱)     从兹割席动枪刀!

(赵云下。)

赵范   (白)     哎哟,哎哟,原来此人是个草包,可耻啊可恨!

             来,快传陈、鲍二将进帐!

院子甲  (白)     陈、鲍二将进帐。

赵范   (白)     你等退下!

二院子、

四丫鬟  (同白)    是。

(二院子、四丫鬟同下。陈应、鲍龙同上。)

陈应   (唱)     太守传令忙来到,

鲍龙   (唱)     必是赐酒奖功劳。

陈应、

鲍龙   (同白)    太守传唤我等,有何见谕?

赵范   (白)     方才酒宴之上,我好意将家嫂再醮与那赵云,谁知他不问好歹,打我一拳,竟自发怒而去,只索与他厮杀!

鲍龙   (白)     赵云如此不懂好歹,太守若把令嫂嫁我,我决不像他发怒打你!

赵范   (白)     你无有福分,快快点兵,出去厮杀!

鲍龙   (白)     我是杀他不过!

赵范   (白)     杀不过他,难道就罢了不成?

陈应   (白)     啊,我有个绝妙的主意在此。

赵范   (白)     有何妙计?

陈应   (白)     我两个前去诈降,太守却引兵搦战,我二人为内应,他必然被擒矣!

鲍龙   (白)     计倒是好,必须多带人马。

陈应   (白)     五百足矣!

赵范   (白)     好,就是这个主意,快快打点前去,我随后领兵救应便了!

陈应、

鲍龙   (同白)    得令!

(赵范下。)

陈应   (唱)     满江设钩鳌鱼钓,

             任他乖巧也难逃!

(陈应下。)

鲍龙   (唱)     我的伤痕略略好,

     (白)     咳!

     (唱)     怕是肉上又加刀!

(鲍龙下。)

【第十二场】

(四上手引赵云同上。)

赵云   (唱)     手指桂阳骂赵范,

             枉是男儿在世间。

             嫁嫂求荣廉耻丧,

             公然出丑在筵前。

     (白)     可恨赵范,如此无耻!幸得出城回营,今日歇息一宵,明早攻取城池便了!

报子   (内白)    报!

(报子上。)

报子   (白)     启禀将军:陈应、鲍龙带兵五百,前来投降!

赵云   (白)     陈应、鲍龙此来,必定有诈也!嗯,自有道理。

             来,备蒙汗药酒一瓶听用,传陈应、鲍龙二位终军进帐,随行兵丁营外伺候!

报子   (白)     啊!

             将军有令,陈、鲍二位胜军进帐,随行兵丁营外伺候!

(报子下。陈应、鲍龙同上。)

陈应   (唱)     未进营来先打颤,

鲍龙   (唱)     心虚色变不自然。

陈应   (唱)     硬着头皮放大胆,

鲍龙   (唱)     进帐叩头又请安!

陈应、

鲍龙   (同白)    末将等参见将军!

赵云   (白)     二位将军少礼!此来何为?

陈应、

鲍龙   (同白)    只因赵范用美人计诓赚将军,只等酒醉,便加杀害,将头献与曹操请功,不想将军怒走;我二人恐遭连累,因此带了本部人马,前来投降!

赵云   (笑)     哈哈哈……

     (白)     二位知机,我当与二位将军结为心腹之好,共擒此贼!

陈应、

鲍龙   (同白)    多谢将军美意!

赵云   (白)     来,看酒,某与二位将军贺功!

上手甲  (白)     啊!

(上手甲斟酒。)
陈应、

鲍龙   (同白)    谢将军。

(陈应、鲍龙同坐。)

赵云   (白)     请!

     (唱)     军校将酒俱斟满,

             既结心腹须尽欢!

陈应   (唱)     躬身施礼谢玉盏,

鲍龙   (唱)     腿痛头昏坐不安。

赵云   (白)     二位将军真乃好人也!请!

陈应   (唱)     赵范真是胡扯淡!

     (白)     好酒!

鲍龙   (唱)     美人之计也玩儿完!

     (白)     请!干!

赵云   (白)     真乃好量,你我英雄相会,一尽醉方休!请!

陈应   (唱)     陈应今日敢斗胆,

鲍龙   (白)     啊,只怕吃醉了。啊啊啊将军要我……

     (唱)     杀上许昌擒曹瞒。

陈应   (白)     啊,我的嘴呢?哈哈哈……

     (唱)     舌头不见心头乱!

鲍龙   (白)     我说你吃不得酒,哎呀我啊!

     (唱)     三杯下肚地翻天!

(陈应、鲍龙同晕倒。)

赵云   (笑)     哈哈哈……

     (唱)     蠢辈竟敢将我赚,

             看你此醉几时还!

     (白)     来,将他二人绑了!

四上手  (同白)    啊!

(四上手同绑陈应、鲍龙。)

赵云   (白)     唤他随军进帐!

上手甲  (白)     陈、鲍二将随军进帐!

(四下手同上。)

四下手  (同白)    我等叩头!

赵云   (白)     尔等可知我在长坂坡前,百万军中如入无人之境?今尔等相随二贼前来谋害于我,那陈应、鲍龙已被我拿下,尔等从实说来,免尔一死!

四下手  (同白)    哎呀将军哪!这都是陈应、鲍龙与赵范定计前来诈降,里应外合就中杀害将军,不干我等之事!

赵云   (白)     原来害我者是陈应、鲍龙二贼,既不干尔等之事,可听吾令而行!

四下手  (同白)    愿听指挥。

赵云   (白)     尔等且退回桂阳城下,扬言我已被害,叫开城门,我有重赏!

四下手  (同白)    我等遵命!

赵云   (白)     来,将陈、鲍二贼推出斩了!

四上手  (同白)    啊!

(四上手推陈应、鲍龙同下。锣响。四上手同上。)

四上手  (同白)    斩首已毕!

赵云   (白)     连夜前去叫城!

四上手  (同白)    啊!

(众人同下。)

【第十三场】

(四蓝文堂引赵范同上。)

赵范   (念)     棋高难操胜,谋画怕成空!

     (白)     陈应、鲍龙前去诈降,迄无消息,我且亲自巡城,以重防守。

             左右,上城!

四蓝文堂 (同白)    啊!

(四蓝文堂、赵范同走圆场。下场门扯城。四蓝文堂、赵范同上城,四下手、赵云同上。)

四下手  (同白)    呔!城上听者,陈应、鲍龙二位将军,杀了赵云回军,快快开城!

赵范   (白)     黑夜之中,未知真假。军士们,点起火把照看!

四蓝文堂 (同白)    啊!

(四蓝文堂同持火把照看,四下手同掩护。)

赵范   (白)     果是自家人马,吩咐开城!

四蓝文堂 (同白)    啊!

(四蓝文堂同开城,赵云挥四下手同进城,同冲下。四下手、四上手引赵云绑赵范同上。)

赵云   (白)     唗!好匹夫,焉敢诓我!

             左右,将他暂且监守,候令定夺!

四上手  (同白)    啊!

(四上手绑赵范同下。)

赵云   (白)     众将官,吩咐众军不许惊扰百姓,申报皇叔到来,自有封赏!

四下手  (同白)    啊!

(四下手、赵云同下。)

【第十四场】

(四白文堂引金旋同上。)

金旋   (引子)    召伯甘棠,统兵将,九郡名扬!

     (念)     旌旗摇日月,队伍动风雷。太守施民惠,黎民颂口碑!

     (白)     下官、武陵太守金旋是也。今闻赵子龙攻破桂阳,刘玄德必然攻我武陵,不免请从事官巩志,商议战守之策。

             左右,请巩从事。

四白文堂 (同白)    有请巩从事。

(巩志上。)

巩志   (念)     武陵花似锦,名士集如云!

     (白)     巩志参!

金旋   (白)     今闻桂阳已失,倘孔明前来攻城,如何是好?

巩志   (白)     想刘玄德乃大汉皇叔,仁义布于天下,加之关、张、赵云之勇,更兼孔明之智,岂能抵敌?不如纳降为上。

金旋   (白)     唗!你欲与孔明通连,出言乱我军心耶?

             来,推出斩了!

四白文堂 (同白)    启太守:未曾出兵,先斩家人,于军不利。求太守施恩。

金旋   (白)     看众军之面,暂饶不死。

             来,扠下去!

巩志   (白)     哎呀!

     (念)     犬马岂堪同虎斗,鱼虾怎敢与龙争!

(巩志下。)

金旋   (白)     众将官,人马前往,努力迎敌者!

四白文堂 (同白)    啊!

(四白文堂、金旋同下。)

【第十五场】

(牌子。四红文堂、四大铠、张飞、诸葛亮、刘备同上。)

刘备   (白)     适才探马报到:子龙已得桂阳,特此前往安抚军民。

             众军,马上加鞭!

四红文堂、

四大铠  (同白)    啊!

(众人同下。)

【第十六场】

(四上手引赵云同上。)

赵云   (念)     诸葛神机多妙用,翼德必然取武陵。

报子   (内白)    报!

(报子上。)

报子   (白)     皇叔到!

赵云   (白)     整队迎接!

报子   (白)     整队迎接。

(报子下。四上手、赵云同下。扯城。四上手、赵云同上,同出城迎,四红文堂、四大铠、张飞、诸葛亮、刘备同上,同进城,同走圆场。)

张飞   (白)     恭喜恭喜得了城池!

刘备   (白)     赵范何在?

赵云   (白)     将赵范押上来!

四上手  (同白)    啊!

(四上手押赵范同上,赵范跪。)

刘备   (白)     你可归降否?

赵范   (白)     启皇叔:赵范不但早已归降,而且将家嫂樊氏许嫁子龙;谁知他大发其怒,反将我擒下。伏乞皇叔、军师原情宥恕!

刘备   (白)     你且请起!

赵范   (白)     谢皇叔。

刘备   (白)     婚姻亦乃美事,子龙奈何固执?

赵云   (白)     赵范既与我结为弟兄,今若取其嫂,惹人唾骂,一也。其妇再嫁使失大节,二也。赵范初降,其心难测,三也。主公新定江汉,枕席未安,云安敢以一妇人,而废主公之大事!

刘备   (白)     今日大事已定,与你娶之若何?

赵云   (白)     天下女子不少,但恐身名不立,大丈夫何患无妻子?

刘备   (白)     难得呀!子龙真丈夫也!

诸葛亮  (笑)     哈哈哈……

     (白)     赵范,你求婚不成,我主为媒,又不允许,此乃尊嫂之厄数也,此事另为调停便了。

赵范   (白)     是。

刘备   (白)     赵范,如今仍拜你为桂阳太守,好生安民勿误!

赵范   (白)     谢皇叔。

诸葛亮  (白)     花厅设宴,与子龙贺功。

张飞   (白)     啊大哥、军师,只见子龙干了功劳,咱老张就是无用之人么?如今只拨三千人马与俺去取武陵,活捉太守金旋来献如何?

诸葛亮  (白)     啊,你当真要取武陵,可写下军令状来!

张飞   (白)     得令!

(牌子。张飞立军状。)

张飞   (白)     呔!马来!

红文堂甲 (白)     啊!

(红文堂甲带马。四红文堂、张飞同下。)

诸葛亮  (笑)     哈哈哈……

     (白)     三将军此去武陵,必然成功。请主公花厅饮宴。

刘备   (白)     请!

(众人同下。)

【第十七场】

(二丫鬟引樊氏同上。)

樊氏   (唱)     堪叹命途多偃蹇,

             一片心机火化烟。

(二丫鬟引钱氏同上。)

钱氏   (唱)     一桩好事风云变,

             难怪嫂嫂泪不干。

赵范   (内白)    走哇!

(赵范上。)

赵范   (念)     许嫁不成羞人面,全仁全义婚难全。

(赵范进门。)

樊氏   (哭)     喂呀……

赵范   (白)     嫂嫂,事已如此,不必啼哭,凡事有我。

钱氏   (白)     啊老爷,如今到底是怎样啦?

赵范   (白)     刘皇叔作媒,赵云也是不允,嫂嫂不如——

钱氏   (白)     不如甚么呀?

赵范   (白)     不如胡乱招个人吧!

樊氏   (白)     唗!赵范不要胡言,若再逼迫,我拼着一死,哎呀,以了此身哪!

赵范   (白)     哎哟嫂嫂,若果真心守节,我夫妇奉养你老,皇天在上,别无异心!

樊氏   (白)     如此,多谢叔婶。

钱氏   (白)     请嫂嫂后堂用膳。

樊氏   (白)     正是:

     (念)     漫漫岁月叹无边,

钱氏   (念)     仍喜妯娌聚堂前。

赵范   (念)     看破世情如梦幻,从今但求子孙贤!

(众人同下。)

【第十八场】

(急急风牌。四红文堂引张飞同上。)

张飞   (念)     横矛临战阵,叱咤起风云。每到争名处,

     (笑)     哈哈哈……

     (念)     诸葛难解纷!

     (白)     俺老张到底今日领兵攻取武陵。

             呔,众将官,随俺攻城去者!

四红文堂 (同白)    啊!

(四红文堂、张飞同走圆场。牌子。四白文堂引金旋同上,会阵。)

金旋   (白)     呔!张飞,吾奉曹丞相令,镇守此郡,汝何敢前来犯境?

张飞   (白)     放你娘的屁!看枪!

(张飞、金旋同起打,金旋下,巩志捧印上。)

巩志   (白)     武陵从事官巩志,捧印投降!

张飞   (笑)     哈哈哈……

     (白)     好快!好快!众将官,进城去者!

     (笑)     嘻嘻嘻,哈哈哈,啊哈哈哈……

(众人同下。)
(完)


浏览次数:2557 ┊ 字数:12434 ┊ 最后更新:2014年03月06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