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梨花簪》

主要角色
莫霞姑:旦
陈志凌:小生
赵子扬:老生
莫母:老旦
陆英豪:净

情节
陈志凌上京赴考,途与莫霞姑结缡。嗣忘情负义又归娶吴丞相女,弃莫霞姑于不顾。莫霞姑病。义士陆英豪等怒捉陈志凌至,莫霞姑呕血亡。陈志凌悔悟,允终养莫母,陆英豪等始勉恕其死。

根据《京剧汇编》第六十四集:李丹林藏本整理

录入:麋鹿先森


相关剧本
《霍小玉》(根据《荀慧生演出剧本选》整理)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629.08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赵子扬上。)

赵子扬  (引子)    旧居京城,为生理,快乐消闲。

     (念)     生意兴隆度日华,家有老母鬓白发。京城美景难描尽,日落西山万紫霞。

     (白)     我、赵子扬。在这京都开设绸缎庄为生,买卖确是不错。我有一表弟姓陈名志凌,别署妙章居士,人称陈三郎;乃当今著名文人,才高志广,博学渊深,所著佳著不少,颇使后进学子敬仰。只是不幸丧偶。日前曾接来信,内云:不日要进京赶考。这下榻之处,必须要清静才好。我不免吩咐家下人等打扫预备便了!

     (唱)     听说表弟要来临,

             子扬心中喜难明。

             吩咐家人忙备定,

             清洁安设称他心。

(赵子扬下。)

【第二场】

陈志凌  (内白)    马来!

(陈志凌上。)

陈志凌  (唱)     志凌打马往前奔,

             金榜题名方称心。

     (白)     小生、陈志凌。河南太平庄人氏。读得诗书,才名远扬,所作文章不少,颇得众生垂慕,人称妙章居士陈三郎。不幸丧偶,精神顿觉不爽,家母再三解劝,我想人生青年时光有限,必须努力上进,以达青云,既增光耀祖,又显姓扬名,方不负我陈三郎之名也!故辞别老母,上京赶考,求取功名。我有一表兄,名叫赵子扬,在京城为商。我也曾有信与他。想此次赶考,功名有望。不免打马直奔京都便了!

     (唱)     时光易逝不停转,

             荏苒青春不复还。

             此次进京鳌头占,

             不负窗前铁砚穿。

(陈志凌下。)

【第三场】

(莫霞姑上。)

莫霞姑  (引子)    兰闺静阁潇湘雨,暗打梨花深闭门。

     (念)     春闺悠闲风送柳,百草花田任自由。凭窗眺望新与旧,一阵春风一阵愁。

     (白)     奴家、莫霞姑。老母在堂,家产豪富,只有奴一人,侍奉慈亲,爱如掌上明珠一般。自幼喜读诗书,工词善画,每日静坐闺阁,用功消遣。当今文士陈三郎,所作妙章词赋,文词雅致不俗,新丽流畅,真青年中少见之文人也。奴家敬慕久矣,只惜无缘相会,颇使我失望。今日闷坐闺阁,不免画画消遣。

     (唱)     坐深闺无聊赖精神不振,

             一阵潮涌心海情意殷殷。

             幼攻读诗词赋性喜书画,

             陈三郎他是个今代名人。

             有一篇妙章赋情词工稳,

             使奴家静观览慕名知音。

             叹人生如流水时光易逝,

             想起了婚姻事恐误终身。

     (白)     唉!

(莫霞姑低头作画。)

胡妈妈  (内白)    啊哈!

(胡妈妈上。)

胡妈妈  (念)     东家串西家说,又赚钱又吃喝。

     (白)     我、胡妈妈。不幸我们当家的死啦,留下我一个人。每日说说媒,拉拉纤,好得些个零钱过日子。今有一位当今名士陈三郎,上他表兄赵掌柜的这儿来啦。那日提起陈三郎的婚事,我就把莫小姐提出来啦。要说这位莫小姐真是才貌双全,和陈三郎正是天生一对。是我刚才在后面跟莫小姐她妈谈了半天,她母亲很愿意。光老太太愿意不成,还总得问问本人,她要再一乐意,我到那边一撮合,这碗冬瓜汤就又算喝上啦!

     (唱)     说媒拉纤为本领,

             我是月老红鸾星。

(胡妈妈进门。)

胡妈妈  (白)     小姐,小姐,呦,您好啊?

(莫霞姑抬头看。)

莫霞姑  (白)     啊,胡妈妈来了。我好,你可好啊?

胡妈妈  (白)     托您的福,没灾没病的。

莫霞姑  (白)     如今你有了积蓄,我想这莫家,你是不来了!

胡妈妈  (白)     呦,小姐,您这是怎么啦,怎么见面就损人哪!我,您还不知道,整天的穷忙,真没工夫,少给您请安,小姐,您得原谅。

莫霞姑  (白)     不要多心,我与你取笑呢。今日到此何事?

胡妈妈  (白)     我就为小姐您来的。

莫霞姑  (白)     怎么,为我?

胡妈妈  (白)     您想,您现在也老大不小的啦,也该找个主儿啦!

(莫霞姑低头,羞。)

胡妈妈  (白)     呦,小姐,别害臊。这不是人间大道理吗?找个门当户对的也好解决这一辈子的大问题呀!刚才我在后边跟老夫人提了半天啦,这小人文有文才,人有人才,我敢说,天上少有,地上难寻啊。过了门,美满的小家庭,一个才子,一个佳人,够多好哇。老太太别提多愿意啦!您心里觉得怎么着?小姐,这是大事,您可别不拿主意呀!

(莫霞姑羞问。)

莫霞姑  (白)     但不知他姓字名谁?

胡妈妈  (白)     呦,说了半天还没告诉您是谁呢,他就是现在的名人,叫什么陈——人家全叫他陈三郎、陈三郎的。

(莫霞姑惊喜。)

莫霞姑  (白)     可是那妙章居士陈三郎吗?

胡妈妈  (白)     是他是他。小姐,您心里觉得怎么样,满意不满意呀?人家还听我的回信儿哪!

莫霞姑  (白)     此乃婚姻大事,必须要面相才是。

胡妈妈  (白)     面相?这没什么,对相对看,倒全放心。小姐,我明天把他们陪来,到咱们这儿好不好?

莫霞姑  (白)     这却使得,只是要禀明我母亲知道。

胡妈妈  (白)     刚才说了半天啦,老太太也说把他们陪来,叫您相相,怕您不放心!

(莫霞姑羞笑。)

胡妈妈  (白)     小姐,您这儿有画像没有,我拿一幅去瞧瞧,回头给您拿回来。

(莫霞姑思索。)

莫霞姑  (白)     只是不好拿去,恐怕被人耻笑。

胡妈妈  (白)     您怎么老害臊,拿去叫陈三郎他们瞧瞧,这有什么!

莫霞姑  (白)     如此,妈妈少待。

(莫霞姑取画像,递与胡妈妈。)

胡妈妈  (白)     呦,小姐还有这么好的手笔哪,画的真好。

莫霞姑  (白)     快些与我送了回来。

胡妈妈  (白)     一定一定。

(胡妈妈低头见画,问。)

胡妈妈  (白)     小姐,这是您刚画的吗?

莫霞姑  (白)     是我无事用来消遣的,不好,妈妈不要见笑。

胡妈妈  (白)     多精神哪,上头这是什么字啊?

莫霞姑  (白)     这是散诗一首。

胡妈妈  (白)     可了不得,真能人见呀。小姐,我把这画也交给我,拿去给他们开开眼。

莫霞姑  (白)     画的不好。

胡妈妈  (白)     别客气,拿来吧。

(莫霞姑递画与胡妈妈。)

胡妈妈  (白)     小姐,您等着。正是:

     (念)     但愿婚姻早成就,才子佳人到白头。

     (白)     小姐,明儿见!

(胡妈妈下。莫霞姑思索,喜。)

莫霞姑  (白)     想那陈三郎乃当今名士,奴家慕名久矣,若能成了佳偶,也是我霞姑之命,且等明日看看他的容貌如何?

     (唱)     红丝巧把姻缘系,

             命中注定不能移。

             身倦移步兰闺进,

             意马心猿候佳息。

(莫霞姑下。)

【第四场】

(赵子扬、陈志凌同上。)

赵子扬  (唱)     春风和畅心神荡,

陈志凌  (唱)     表兄待我好心肠。

赵子扬  (白)     表弟请坐!

陈志凌  (白)     有坐。

赵子扬  (白)     啊,表弟,你乃当今名士,此番应试,必定是名列前茅的了。

陈志凌  (白)     不敢。四海名士,如过江之鲫,小弟区区之才,焉敢妄想?

赵子扬  (白)     表弟妙章词赋久为人所赞赏,誉为佳作也!

陈志凌  (白)     消闲小作,蒙士人所赏,也颇侥幸也。

赵子扬  (白)     舅母大人,教子有方;表弟聪明过人,难得的很哪。

陈志凌  (白)     惭愧!

赵子扬  (白)     表弟婚姻大事,必须要选一才貌双全之佳人为偶,方不负表弟清才名士。

陈志凌  (白)     表兄过奖,小弟虽小有声誉,不敢有何怀念,还得努力上进才是。

赵子扬  (白)     今早胡婆所提之莫家小姐,人品出众,才貌双全。表弟若得此佳偶,真艳福不浅。

陈志凌  (白)     千里姻缘,命中注定,且自由它。

赵子扬  (白)     胡妈妈往莫家提亲,一去许久,天已黄昏,怎么还不见到来?

胡妈妈  (内白)    啊哈!

(胡妈妈上。)

胡妈妈  (念)     莫府提亲事,报与相公知。

(胡妈妈进门。)

胡妈妈  (白)     呦,赵掌柜的,您是等急了吧?

赵子扬  (白)     提亲之事,怎么样了?

胡妈妈  (白)     恭喜陈相公!我到那儿一提,莫家小姐别提多高兴啦。这有画像,还有小姐刚画的画儿,您瞧瞧,多精神,多好啊。

(胡妈妈递像、画,赵子扬接,看像。)

赵子扬  (白)     表弟,请看请看,此女生得清奇俊俏,果不虚传。

(赵子扬递画像与陈志凌看,陈志凌喜。)

陈志凌  (白)     倒也不错。

(赵子扬看画。)

赵子扬  (白)     啊,绘画精神,栩栩如生,笔法实佳呀。啊,奇才呀奇才!啊,这还有题诗一首:

     (念)     兰闺深夜聆琴声,落寞春愁蕴借心。清风空吁明月静,凄凉难表女儿情。

     (白)     表弟,你且看来!

(赵子扬递画,陈志凌接看,点头。)

陈志凌  (白)     奇才呀奇才!

赵子扬  (白)     啊,胡妈妈,那莫家小姐是怎样回答的?

胡妈妈  (白)     她说明天叫我把陈相公陪了去,叫她们好对相对看。

赵子扬  (白)     表弟,明日去到莫家相亲,必定中选的了。胡妈妈,你明日要早来才好。

胡妈妈  (白)     对啦,陈相公,您捯饬捯饬吧,明日咱们去一相就相中啦,我也该走啦,咱们明天见!

(胡妈妈下。)

赵子扬  (白)     表弟,今日早些安歇了吧!正是:

     (念)     才子佳人鸾星动,

陈志凌  (念)     美景良辰鼓乐鸣。

(赵子扬、陈志凌同下。)

【第五场】

(陈母上。)

陈母   (引子)    娇子进京,为功名,不见回程。

     (念)     吾儿进京求功名,数月不见转回程。青春该配婚姻事,媳贤子孝乐融融。

     (白)     老身、焦氏。配夫陈明,早年故去。遗留一子,名唤志凌,娶妻陆氏,不幸早丧。吾儿喜读诗书,聪明伶俐,今年已二十一岁,尚未婚配。想我只此一子,他的终身大事,必须仔细。昨日有张老伯前来提亲,言说吴员外有一女,名叫玉玲,十分美貌,闻听我儿是才学名士,故愿将小女配之。想吴员外乃是当朝尚书,告老还乡,声势浩大。今情愿将小女联亲,吾儿的福气不小。是我一口应允,订下亲事,等我儿回来,好成佳礼。谁知他进京数月,不见音信,未知何故?我不免写下书信一封,差人送去,催他回来成礼。

             丫鬟!

(丫鬟上。)

丫鬟   (白)     有。

陈母   (白)     溶墨伺候!

丫鬟   (白)     是。

陈母   (白)     待我写来!

(陈母写信。牌子。陈母写毕。)

陈母   (白)     现已写好。唤家院前来!

丫鬟   (白)     家院快来。

家院   (内白)    来了!

(家院上。)

家院   (念)     闻听夫人唤,急忙到堂前。

     (白)     夫人唤我,有何吩咐?

陈母   (白)     这有书信一封,命你送到京都赵侄少爷那里,催你家少爷急速回来,快去快回!

家院   (白)     遵命。

(家院下。)

陈母   (白)     家院已去,待等我儿回来,成此佳礼便了!

     (唱)     吴府乃是宦门庭,

             他家员外有声名。

             千金小姐才容貌,

             联亲且等儿回程。

(陈母下。)

【第六场】

(莫母上。)

莫母   (唱)     今日喜鹊闹喧声,

             女儿终身配乘龙。

     (白)     老身、莫氏。只生一女,名唤霞姑,能书善画。是我爱如掌上明珠一般。昨日胡妈妈前来提亲,乃是当代名士陈三郎。我儿也甚欢心。言说订今日前来相亲,时已不早,何以不见到来?

胡妈妈  (内白)    啊哈!

(胡妈妈上。)

胡妈妈  (念)     东跑西颠我为谁,只为吃喝来说媒。

(胡妈妈进门。)

胡妈妈  (白)     老夫人,您起来真早啊!

莫母   (白)     胡妈妈来了?

胡妈妈  (白)     我来啦。

莫母   (白)     那陈相公可曾请到?

胡妈妈  (白)     来啦,陈相公跟他表哥全来拉!

莫母   (白)     现在哪里?

胡妈妈  (白)     在外边等着哪。

莫母   (白)     快快请了进来!

胡妈妈  (白)     是啦!

             陈相公,赵掌柜的,这儿老夫人有请哪!

陈志凌、

赵子扬  (内同白)   嗯哼!

(陈志凌、赵子扬同上。)

陈志凌  (念)     只为相亲事,

赵子扬  (念)     来在莫府前。

(胡妈妈迎陈志凌、赵子扬同进门。)

胡妈妈  (白)     老夫人,这是陈相公,那位是陈相公的表哥赵掌柜的。

             陈相公,这是老夫人。

陈志凌  (白)     老夫人在上,小生大礼参拜!

莫母   (白)     老身不敢,请坐下叙话!

陈志凌、

赵子扬  (同白)    谢坐。

莫母   (白)     相公清才雅士,老身久仰了。

陈志凌  (白)     老夫人过奖!

胡妈妈  (白)     老夫人,小姐起床了吗?

莫母   (白)     尚未起床,我们前去看来。

胡妈妈  (白)     陈相公、赵掌柜,请少待。

陈志凌、

赵子扬  (同白)    请!

(莫母、胡妈妈同出门,同走小圆场。)

胡妈妈  (白)     小平,开门来!

(小平上。)

小平   (白)     谁呀?

(小平开门。)

小平   (白)     呦,老夫人哪,您怎么起这么早哇?

莫母   (白)     今日是相亲之日,你家小姐起床无有?若没有,快些催她起来!

胡妈妈  (白)     对啦,快请小姐起来吧!

小平   (白)     是啦!

(小平下。莫母、胡妈妈同走小圆场,同进门。)

莫母   (白)     陈相公,我家女儿就要起床,且请二位书房待茶。

陈志凌、

赵子扬  (同白)    是。

(陈志凌、赵子扬、莫母、胡妈妈自两边分下。)

【第七场】

(场设帐。莫霞姑帐内卧。小平上,进门,揭帐。)

小平   (白)     小姐,您醒醒吧!今天是什么日子,您怎么还不起呀?

(莫霞姑醒,看小平。)

莫霞姑  (白)     小平,何事至此,大惊小怪?

小平   (白)     呦,怎么会大惊小怪的啦,今天是相亲的日子,胡妈妈同陈相公全来啦,您快些起来瞧瞧去吧。

莫霞姑  (白)     全来了吗?

小平   (白)     全来啦。您快去瞧瞧吧,陈相公长的好着哪!

莫霞姑  (白)     休得胡说,小平,搀我起来。

小平   (白)     是啦。

(小平扶莫霞姑起。)

莫霞姑  (唱)     夜失眠只觉得精神散漫,

(内笑声。)

莫霞姑  (唱)     又听得书房内笑语声喧。

             问小平老夫人可在堂上?

(小平望。)

小平   (白)     啊!老夫人她来啦!

(莫母上。)

莫母   (白)     儿啊,你起来了?

莫霞姑  (白)     起来了,与母亲施礼!

莫母   (白)     罢了。啊,女儿,那陈三郎来了,你快快的前去吧!

莫霞姑  (白)     呀!

     (唱)     听说是三郎到喜上眉间。

             却怎奈男和女不便相见,

莫母   (白)     这有什么难见哪?

莫霞姑  (唱)     乍见人免不得面带羞颜。

             将起床还不曾梳妆打扮,

莫母   (白)     吾儿,你快些梳妆吧!

(莫母下。)

莫霞姑  (唱)     女儿家不梳妆难到堂前。

     (白)     小平,梳妆伺候!

小平   (白)     是啦。

莫霞姑  (唱)     叫一声小丫鬟忙开妆奁,

             奴对着菱花镜细整云鬟。

             挽起了乌云发香匀粉面,

             细描眉慢画眼戴上花钿。

             离开了妆台镜轻把衣换,

             叫小平快与我换上罗衫。

小平   (白)     是。

(小平为莫霞姑换衣。莫母上。)

莫母   (白)     儿啊,怎么,还未曾打扮好么?

(莫霞姑羞笑。)

莫霞姑  (唱)     非是孩儿梳妆慢,

             女子人人是这般。

             再把菱花来细看,

(莫霞姑看。)

莫霞姑  (唱)     心忙忘戴我的梨花簪。

(莫霞姑戴梨花簪,莫霞姑、莫母、小平同出门。胡妈妈上。)

胡妈妈  (白)     小姐,您起来啦?

莫霞姑  (白)     妈妈,你来了?

胡妈妈  (白)     我来啦。

(胡妈妈、莫母、莫霞姑、小平同走圆场,同进书房。)

小平   (白)     小姐,您瞧陈相公多么好看哪!

(陈志凌、莫霞姑对看。)

莫母   (白)     女儿,那位就是陈相公。

             陈相公,这是小女。

陈志凌  (白)     小姐,小生这厢有礼!

莫霞姑  (白)     奴家还礼。相公请坐!

陈志凌  (白)     有坐。

(陈志凌坐。莫母与莫霞姑私语。)

莫母   (白)     女儿,我看陈相公仪表非俗,不知我儿你心意如何?

(莫霞姑不语。)

莫母   (白)     女儿如意么?快讲了出来。为娘我也好回答他们哪!

(莫霞姑不语,羞。)

莫母   (白)     这有什么,愿与不愿,只管说出!

(莫霞姑羞。)

莫霞姑  (白)     母亲哪!

(莫霞姑跑下,小平随下。)

莫母   (白)     这算是什么呀?啊,看吾儿喜笑满面,婚姻必定满意,老身替她做主,也就是了。

(莫母转向赵子扬。)

莫母   (白)     啊,相公,小女丑陋不堪,恐不能高攀陈相公。

赵子扬  (白)     老夫人,令嫒若满意,我表弟无不依从。

莫母   (白)     如此甚好。陈相公现居哪里?

赵子扬  (白)     现居卑处。

莫母   (白)     老身这所宅院,房屋甚多。依老身之意,今日黄道吉日,就烦赵掌柜赞礼,使他二人成婚如何?

赵子扬  (白)     正合吾意。

莫母   (白)     小平快来!

(小平上。)

小平   (白)     夫人有何吩咐?

莫母   (白)     急速收拾喜房,

莫母、

胡妈妈  (同白)    请你家小姐,穿戴好了,就此拜堂成亲!

小平   (白)     是啦。

(小平下。)

莫母   (白)     请赵掌柜赞礼上来。

赵子扬  (白)     遵命。伏以:

     (念)     今日喜鹊叫,夫妻共到老。双唱于飞乐,好似同巢鸟。

     (白)     动乐,搀新人哪!

(小平搀莫霞姑同上,拜堂。)

赵子扬  (白)     一拜天地!二拜高堂;夫妻交拜,送入洞房。

(小平搀莫霞姑同下,陈志凌下。)

莫母   (白)     今日喜期临门,得此才貌双全的姑爷,也是吾莫家之幸也。

             赵掌柜、胡妈妈,客堂用饭,请饮几杯!正是:

     (念)     喜期临门祥瑞日,

赵子扬  (念)     等待金榜题名时。

莫母   (白)     请!

赵子扬、

胡妈妈  (同白)    请!

(众人同下。)

【第八场】

(赵子扬上。)

赵子扬  (唱)     名士佳人结鸾俦,

             表弟倜傥又风流。

     (白)     自从表弟与莫家小姐成亲,已有十余日。想他二人恩爱非常,表弟得此佳偶,也颇荣幸。

(家院上。)

家院   (念)     奉了夫人命,离家奔京城。

     (白)     我奉了夫人之命,进京城下书,来此已是。

             门上哪位在?

赵子扬  (白)     是哪里来的?

家院   (白)     我是陈相公那里的家院,到此下书的。

(赵子扬开门。)

家院   (白)     参见赵掌柜!我家相公可在尊府么?

赵子扬  (白)     出门游玩去了,将书信留下,我交付与他,也就是了。

(家院取书信递。)

家院   (白)     烦您代交,小人要回去了。

(赵子扬取银,递。)

赵子扬  (白)     这有纹银五两,带在身旁,以备零用。

家院   (白)     多谢赵掌柜。

赵子扬  (白)     回去代问舅母大人安好。

家院   (白)     遵命。

(家院下。)

赵子扬  (白)     这有表弟家信,待我看来!

(牌子。赵子扬看信。)

赵子扬  (白)     原来又是替表弟提亲的。哎呀呀,他已在此成亲,岂能再婚哪?待我回答舅母知道。

(赵子扬转念。)

赵子扬  (白)     呃,这是表弟家信,必须叫他看个明白,况他母已与他订下吴家小姐,总要叫他知道才好。俺不免到莫家报与表弟便了!

     (唱)     成亲岂能再订婚,

             重婚之罪怎担承!

(赵子扬下。)

【第九场】

(陈志凌、莫霞姑同上。)

陈志凌  (唱)     几日精神多倦厌,

莫霞姑  (唱)     三郎因何不耐烦?

陈志凌  (白)     唉!

莫霞姑  (白)     三郎因何如此烦厌?

陈志凌  (白)     小姐有所不知,只因俺进京应试,不想在此成亲。虽蒙小姐垂慕,殷勤款待,但思念家乡,故闷闷不乐。请小姐勿疑。

莫霞姑  (白)     原来是想念婆婆,三郎何不修下书信,差人接婆婆前来如何?

陈志凌  (白)     这,家母年迈,岂能远行!

莫霞姑  (白)     如此,只好等待应试完毕,回家探视便了。

陈志凌  (白)     唉!

莫霞姑  (白)     三郎,自来到我家,未曾见你题诗作赋,今日闲暇,你我对诗消遣如何?

陈志凌  (白)     精神不佳,哪里有兴题诗?真真无聊!

(莫霞姑惊,思索。)

莫霞姑  (白)     莫非嫌弃奴家不成么?

陈志凌  (白)     小姐乃千金玉体,幸成夫妻,小生感之不尽,焉有嫌弃之理?

(陈志凌不快,莫霞姑偷看。)

莫霞姑  (白)     呀!

     (唱)     见三郎此情样真假难辨,

             他怎知奴的心一片诚言。

             实指望成佳偶朝夕相伴,

             又谁知爱不长恩也有迁。

赵子扬  (内白)    走啊!

(赵子扬上。)

赵子扬  (唱)     一封书信难煞我,

             见了三郎设计谋。

     (白)     来此已是。三郎起床否?

莫霞姑  (白)     三郎,外面有人唤你。待为妻前去问来。

陈志凌  (白)     不用,待我亲自问来。

(陈志凌出门,开门。)

陈志凌  (白)     原来是表兄。清晨到此何事?

(莫霞姑出门。)

莫霞姑  (白)     表兄请到里面。

赵子扬  (白)     不必了。表弟,只因今早舅母差人送来书信一封,内中——

(赵子扬偷看莫霞姑。)

赵子扬  (白)     内中我并未看清。

陈志凌  (白)     可曾带来?

赵子扬  (白)     并未带来。表弟到我家里一看,你就明白了。

陈志凌  (白)     如此同走。

(陈志凌欲走。)

莫霞姑  (白)     啊,三郎!

(陈志凌停步。)

莫霞姑  (白)     三郎,若是婆婆思念于你,你可回信说,应试完毕,即便回家,并将在此成亲之事,也对婆婆说明才是。

陈志凌  (白)     我自有打算。

(陈志凌、赵子扬同下。莫霞姑呆,思索。小平暗上。)

莫霞姑  (白)     哎呀,我见他表兄有言不言,有语不语,其中必有缘故。

(莫霞姑思。)

莫霞姑  (白)     况三郎近日精神烦厌,似有不满意的模样,我不免也赶到赵家,看个明白便了!

             小平,将门儿关好,随我去吧!

小平   (白)     是啦。

莫霞姑  (唱)     见三郎诡行踪似有怀念,

             到赵家观动静亲走一番。

(莫霞姑、小平同下。)

【第十场】

(赵子扬、陈志凌同上。)

陈志凌  (唱)     心急步紧朝前走,

赵子扬  (唱)     到了家下说从头。

赵子扬  (白)     表弟请进!

(赵子扬、陈志凌同进门。)

陈志凌  (白)     表兄,书信在哪里?

赵子扬  (白)     现在身旁,待我取来。

(赵子扬取信。)

陈志凌  (白)     表兄既是带在身旁,何以当时不肯交付与我?

赵子扬  (白)     此信内言道,舅母与表弟订了吴家小姐为婚。适才因见莫家小姐在旁,故未拿出。

陈志凌  (白)     待我看来。

(陈志凌念。)

陈志凌  (白)     “今有吴尚书之女,年方一十七岁,美貌艳丽,吴尚书久慕吾儿才名,差人说亲,为娘已然订妥,望吾儿急速返里,成亲为娶。母示。”哈哈哈……想俺志凌,好福气也!哈哈哈……

赵子扬  (白)     表弟因何发笑?

陈志凌  (白)     表兄有所不知。那吴尚书家财豪富,声势浩大,只有一女,名唤玉玲,十分美貌。满朝文武登门求婚,吴尚书均不应允。此番差人前来提亲,我陈某好幸运也!

     (唱)     容装美貌千般俏,

             志凌穿蟒挂紫袍。

     (笑)     哈哈哈……

(莫霞姑、小平同上,陈志凌停笑。)

陈志凌  (白)     你到此作甚?

莫霞姑  (白)     不知家中来信,为了何事?

陈志凌  (白)     哎呀,小姐呀,只因家母思念于我,现已染病在床,命我急速返里探望一番,俺要回去才是。

莫霞姑  (白)     但不知信在哪里?拿来我看。

(陈志凌惊顿。)

陈志凌  (白)     是俺看后,一时气忿将那信焚化了。

(莫霞姑呆愕。)

莫霞姑  (白)     怎么,焚化了么?

陈志凌  (白)     焚化了。

莫霞姑  (白)     喂呀……三郎,几时起程?

陈志凌  (白)     事不宜迟,急速要走。

莫霞姑  (白)     你几时回来?

陈志凌  (白)     等老母病体痊愈,方能回来。

(莫霞姑惊,呆。)

莫霞姑  (白)     三郎,你莫非一去不返么?

陈志凌  (白)     焉有不返之理,小姐请放宽心才是。

莫霞姑  (白)     奴家爱君久矣,至今幸得成为婚配。三郎此次返家,若狠心不返,奴家只有安心等待至死了!

(莫霞姑哭。)

陈志凌  (白)     小姐不必如此。

赵子扬  (白)     表弟,这有纹银三十两,请你收下,路上应用。

(赵子扬递银,陈志凌收。)

陈志凌  (白)     小姐,俺要去了。

(陈志凌、赵子扬、莫霞姑、小平同出门。)

莫霞姑  (白)     为妻要送你一程。

陈志凌  (白)     不送也罢。

赵子扬  (白)     为兄不能远送了。

陈志凌  (白)     表兄请便!

(赵子扬下。)

莫霞姑  (白)     三郎,到家写一回音,奴家也好放心。

陈志凌  (白)     是是。

莫霞姑  (白)     你那纹银收好,一路多要小心才是。

陈志凌  (白)     明白。

莫霞姑  (白)     见了我那婆婆要替我问候才是。

陈志凌  (白)     勿须嘱咐,小姐请回去吧!

(莫霞姑沉思。)

莫霞姑  (白)     啊,三郎,奴家这里有梨花簪一支,乃为妻心爱之物,三郎如思念我时,一看此物,如见奴面一样,笑纳了吧。

陈志凌  (白)     多谢了。

(陈志凌接簪,看。)

陈志凌  (白)     小姐回去吧,俺要去了!

莫霞姑  (白)     三郎,一路小心,保重了!

(陈志凌行,掷簪于地,小平拾起,陈志凌下,莫霞姑遥望。)

莫霞姑  (白)     三郎,你要保重了!

小平   (白)     小姐,您别瞧啦。刚才您给相公的梨花簪,他扔了!

莫霞姑  (白)     啊?抛在哪里?

小平   (白)     您瞧,在这儿哪。

(莫霞姑看,沉思。)

莫霞姑  (白)     想是三郎遗落的,待我唤他转来。

             三郎,三郎,这梨花簪你失落了。

(莫霞姑思。)

莫霞姑  (白)     怎么他不返来呢,难道真是抛下的么?唉,我看三郎此去,行踪诡秘,恐怕其中有变!

小平   (白)     小姐,您还想什么,咱们该回去啦。

莫霞姑  (白)     回去吧!

     (唱)     无意懒懒回家转,

             心中凄楚一阵酸。

     (白)     喂呀……

(小平扶莫霞姑同下。)

【第十一场】

(陈母上。)

陈母   (唱)     吾儿才名人共仰,

             老身怎不喜心肠?

     (白)     自与吾儿定下亲事,也曾命家人前去下书。昨日家院回来言道,吾儿即刻返里,怎么还不见到来?

陈志凌  (内白)    走哇!

(陈志凌上。)

陈志凌  (唱)     归心似箭奔家园,

             喜配吴家美婵娟。

     (白)     来此已是自家门首,待俺叩门。门上有人么?

(家院上。)

家院   (白)     哪位?

(家院开门。)

家院   (白)     原来是公子回来了。

             启禀太夫人:公子回来了。

陈母   (白)     他回来了?

(陈志凌进门。)

陈志凌  (白)     母亲在上,孩儿参见!

陈母   (白)     吾儿少礼,一旁坐下!

陈志凌  (白)     是。

陈母   (白)     为娘与你定下吴家小姐,吾儿得此佳偶,你的福气不小了。

陈志凌  (白)     全凭母亲做主。

陈母   (白)     家院,快到吴府,就说你家公子回来了。几时成亲?早来报信。

家院   (白)     遵命。

(家院下。)

陈母   (白)     儿啊,你进京可是住你表兄家中么?

陈志凌  (白)     孩儿住在表兄那里。

陈母   (白)     你表兄待你如何?

陈志凌  (白)     表兄待我甚是周到,孩儿来时,表兄托问母亲安好。

陈母   (白)     吾儿终身得配尚书之女,你的福气不小。待等成亲之后,你要努力上进才是。

陈志凌  (白)     母亲请放宽心。孩儿成此美眷,必定青云直上,求取功名,改换陈氏门庭。

陈母   (白)     这便才是。

(家院上。)

家院   (白)     启禀夫人、公子:我把公子回来的信,一报吴老尚书,那老尚书欢喜的不得了,说请公子急速收拾,他家不久就要把小姐送上门来!

陈母   (白)     吾儿你就快些收拾去吧!

陈志凌  (白)     遵命。

(陈志凌下。)

陈母   (白)     正是:

     (念)     喜期临门庭,且等鼓乐声。

     (白)     家院,你去把喜房收拾收拾!

家院   (白)     是。

(家院下。媒婆上。)

媒婆   (念)     奉了尚书命,前来送新人。

     (白)     呦,老夫人大喜啦,媒婆我这儿给您道喜啦!

(媒婆叩头。)

陈母   (白)     起来!此事有劳你了。他夫妻大礼成后,我要敬你三杯。

媒婆   (白)     呦,这我可不敢当。就盼着这一对才子佳人白头到老。您瞧着多高兴啊!

陈母   (白)     哈哈哈……

(家院上。)

家院   (白)     花轿到了。

陈母   (白)     搭上堂来!

媒婆   (白)     快搭上来。

家院   (白)     花轿上堂!

(牌子。吴玉玲乘轿、四轿夫搭轿同上,二丫鬟同随上。二丫鬟同搀吴玉玲下轿,同进门,四轿夫同下。)

陈母   (白)     看你家公子,可曾收拾好了没有?

家院   (白)     是。

(家院下,家院引陈志凌冠带同上。)

陈母   (白)     唤傧相入府!

家院   (白)     傧相入府。

(傧相上。)

傧相   (白)     参见老夫人!

陈母   (白)     赞礼上来!

傧相   (白)     是。伏以:

     (念)     美景逢良辰,才子配佳人。名士得佳偶,多情遇美人。

     (白)     动乐,搀新人!

(二丫鬟搀吴玉玲与陈志凌同拜堂。)

傧相   (白)     一拜天地,二拜高堂,夫妻交拜,送入洞房。

(二丫鬟搀吴玉玲同下,陈志凌下。)

陈母   (白)     家院,带领他等,后堂用饭去吧!

家院   (白)     是。

陈母   (白)     媒婆,随我到喜房观看一番。

媒婆   (白)     是啦。

(陈母、媒婆自下场门同下,家院、傧相自上场门同下。)

【第十二场】

(莫霞姑上。)

莫霞姑  (念)     三郎一去信无有,霞姑心里暗添愁。

     (白)     自三郎返里,至今两月有余,怎么杳无音信,是何缘故?三郎临行,行踪诡秘,多有可疑,莫非他永远不返了么?想我霞姑待他情深意厚,难道他就忍心抛我不成么?既不忍心抛我,又何以将那梨花簪丢下,是何缘故?适才我也曾命小平去请表兄,怎么还不见回来?我好忧闷也!

     (唱)     心如浮萍飘不定,

             欲哭无泪笑无声。

(小平引赵子扬同上。)

小平   (白)     请进吧!

(小平、赵子扬同进门。)

小平   (白)     小姐,赵掌柜的来啦!

(莫霞姑起迎。)

莫霞姑  (白)     表兄来了,请坐!

赵子扬  (白)     有坐。

莫霞姑  (白)     表兄,三郎还里,至今杳无音信。奴家放心不下,故将表兄请来,三郎可有信与表兄吗?

赵子扬  (白)     并无音信。怎么,小姐也未见他的书信?

莫霞姑  (白)     那日那封家书,表兄想是看过的。催他返里,究竟为了何事?

赵子扬  (白)     只因定亲——

(赵子扬停言不语。)

莫霞姑  (白)     什么定亲?

赵子扬  (白)     不说也罢!

莫霞姑  (白)     表兄,想我与三郎成为夫妻,乃是表兄差人前提亲的,如今他返里还乡,一去不归,表兄知而不语,是何缘故?

赵子扬  (白)     非是卑人不语。此事恐怕其中有变!

莫霞姑  (白)     表兄何妨明讲,或许有计可救。若不吐露实言,难道就长此分离不成么?

赵子扬  (白)     哎呀,弟妇哇!事到如今,我也不能隐瞒了。他家来信,并非因,母病催他回去,实因他母与他定下婚姻,催他返里成亲!

(莫霞姑惊。)

莫霞姑  (白)     啊!他如今不返,想必是成了婚配了么?

赵子扬  (白)     嗯,想是贪恋忘返。

莫霞姑  (白)     喂呀,想我霞姑好命苦哇!

(莫霞姑哭。)

赵子扬  (白)     弟妇不必悲痛,要想一万全之计方好。

             小平,好好解劝你家小姐,俺要回去了。

(赵子扬出门,叹。)

赵子扬  (白)     唉,这是我失口了!

(赵子扬下。)

小平   (白)     小姐,您别难过啦,还是想个主意吧。

莫霞姑  (白)     唉,只望与三郎和谐共老,谁想半途有变哪!

     (唱)     实指望与三郎恩情意好,

             又谁知半途中种下愁苗。

     (白)     小平,我与你写下三郎住处,你假意卖簪,将这簪放在梨花笺内,看那三郎见了你,他该怎样?

小平   (白)     对啦,我去探探。

(莫霞姑写,递。)

莫霞姑  (白)     你带些散碎银两,要早去早回!

小平   (白)     是啦。小姐我告辞啦!

     (唱)     辞别小姐出门往,

             见了三郎说端详。

(小平下。)

莫霞姑  (白)     小平已去,且等回来再做道理。

     (唱)     叹红颜多薄命前生造就,

             美满的好姻缘付与东流。

     (哭)     喂呀……

(莫霞姑下。)

【第十三场】

(吴玉玲上。)

吴玉玲  (念)     前生造定姻缘份,女子怕遇负心人。

     (白)     我、吴玉玲。我爹爹曾任尚书之职,如今告老还乡。尊父命嫁与青年名士陈三郎为妻,过门以来,三郎待我彬彬有礼,倒也不错。今早他出外访友去了,还未回来。我心中有些寂寞,不免将丫鬟唤出,到后花园散闷便了!

             玉华哪里?

(玉华上。)

玉华   (白)     来啦!来啦!小姐,您叫我什么事?

吴玉玲  (白)     我心里有些烦闷,将你唤出,到花园散闷。

玉华   (白)     是啦。

吴玉玲  (白)     带路!

     (唱)     春末夏来柳絮飞,

             蝶舞花摇两分离。

(小平上。)

小平   (唱)     三步当作两步走,

             见了三郎问从头。

     (白)     我奉了小姐之命,前来假意卖簪。来此已是陈家后院,待我喊叫一声。

             谁买这只簪子?

(吴玉玲听。)

吴玉玲  (白)     玉华,你去看来,是何人卖簪?

玉华   (白)     是啦。

(玉华开门。)

玉华   (白)     卖簪子的!

小平   (白)     您买簪子吗?

玉华   (白)     我们小姐要买。你拿来,我叫我们小姐看看去。

小平   (白)     那么,我拿进去见见小姐成吗?

玉华   (白)     成,成。你跟我来吧!

(玉华领小平同进门,小平看吴玉玲。)

玉华   (白)     小姐,她是卖簪子的。

吴玉玲  (白)     什么簪子?拿来我看!

小平   (白)     小姐,您瞧瞧。

(小平递,吴玉玲接看。)

吴玉玲  (白)     这簪子倒是不错,但不知要多少钱呢?

小平   (白)     您随便给吧,我怎好意思说价哪!

吴玉玲  (白)     哪有不说价的,说说吧!

陈志凌  (内白)    走哇!

(陈志凌上。)

陈志凌  (唱)     适才访友回家转,

             见着小姐问早安。

(陈志凌进门,见小平惊。)

陈志凌  (白)     你、你、你是哪里来的,到我们家中做什么来了?

小平   (白)     呦,干嘛这么急扯白脸的,是这位小姐她叫我进来的。

陈志凌  (白)     快快与我走了出去!

吴玉玲  (白)     相公,你对这么一个卖簪的,为什么这么大的气啊,有什么缘故吧?

陈志凌  (白)     这……

吴玉玲  (白)     你为什么卖簪,你认得他么?

小平   (白)     我怎么不认识他?前三个月,他还在我们那里住,他是我们莫家姑爷。后来接着家信,说他母亲有病要回家探母,谁知又与小姐结婚啦。可怜我们小姐,朝思暮想,连饭都吃不下。只望与相公白头到老,谁想半途之中又起了风波!小姐您想,他们念书的人够多么狠心哪!

(陈志凌抖,呆。)

吴玉玲  (白)     相公,若有此事,就差人将莫家小姐接来同住如何?

陈志凌  (白)     且慢!想那莫家小姐,性烈不雅,我陈三郎岂能与她同居?不要听她的言语。

(陈志凌向小平。)

陈志凌  (白)     你快快与我滚了出去!

(陈志凌推小平出门。)

陈志凌  (白)     小姐,且到房里安歇去吧。

             玉华,将门儿快快关了!

玉华   (白)     是。

(玉华关门。)

陈志凌  (白)     真真岂有此理!

(陈志凌、吴玉玲、玉华同下。)

小平   (白)     呦,好哇,把我推出来啦!这小子做事真狠,待我回去告诉我们小姐知道。正是:

     (念)     女子多情终受骗,良心昧丧有青天。

(小平下。)

【第十四场】

(陆英豪、苏鹏广、杜玉龙同上。)
陆英豪、
苏鹏广、

杜玉龙  (同唱)    一腔英雄侠义胆,

             路打不平除赃官。

陆英豪、
苏鹏广、

杜玉龙  (同白)    某——

陆英豪  (白)     陆英豪。

苏鹏广  (白)     苏鹏广。

杜玉龙  (白)     杜玉龙。

陆英豪  (白)     贤弟请了!

苏鹏广、

杜玉龙  (同白)    请了。

陆英豪  (白)     你我弟兄,自在淮安除了赃官,一路之上直奔河南而来,看天已不早,甩开大步急急趱行便了!

     (唱)     甩开大步往前趱,

             前村必定有人烟。

(陆英豪、苏鹏广、杜玉龙同下。)

【第十五场】

(莫母扶莫霞姑同上。)

莫霞姑  (唱)     一霎时寒风儿浑身吹透,

             久病人怎禁得冷气飕飕。

             薄情的小冤家音信无有,

             啼红花泣月夜暗地添愁。

             枕边的辛酸泪点点不尽,

             陈三郎你怎知奴的悲愁?

     (白)     喂呀!

(莫霞姑哭。)

莫母   (白)     儿呀,好好保重身体要紧,那三郎他不会负心的。

莫霞姑  (白)     他不负心于我,何以连个信儿都不来呢?

莫母   (白)     想必事忙,无暇及之。你好好养病吧。

莫霞姑  (白)     唉,我好难哪!

莫母   (白)     吾儿不必悲伤,等小平回来,就可明白了。

(小平上。)

小平   (念)     三郎负心事,说与小姐知。

(小平进门。)

小平   (白)     小平参见夫人、小姐!

(莫霞姑喜。)

莫霞姑  (白)     小平,你回来了,可曾见着三郎无有?

小平   (白)     我见着啦。

莫霞姑  (白)     那负心人讲些什么?

小平   (白)     我假意卖簪,他那新婚的吴小姐叫丫鬟将我唤了进去。

莫霞姑  (白)     怎么!他与那吴小姐成亲了么?

小平   (白)     成亲啦!她刚把我叫进去,三郎就回去啦。见着我,就要轰我出来。那吴小姐看着可疑,叫我说明怎么会认识三郎的事儿,我从头至尾说了一遍,吴小姐有意差人接您上那儿同住,那三郎再三拦阻,不许前去还则罢了,反将我轰了出来。

莫霞姑  (白)     负心人哪!

     (唱)     听说是负心人行为有变,

             只气得薄命女有话难言!

莫母   (白)     真真可恶!

             时已不早,女儿,你好好安歇去吧。

莫霞姑  (白)     喂呀!

(莫霞姑哭。小平扶莫霞姑同下,莫母随下。)
陆英豪、
苏鹏广、

杜玉龙  (内同白)   走哇!

(陆英豪、苏鹏广、杜玉龙同上。)

陆英豪  (唱)     堪堪日落又黄昏,

             四路寂静不见人。

     (白)     二位贤弟!

苏鹏广、

杜玉龙  (同白)    大哥!

陆英豪  (白)     你我只顾趱路,不想日落天黑,这便如何是好?

(苏鹏广、杜玉龙同举目四望。)
苏鹏广、

杜玉龙  (同白)    大哥,你抬头观看!

(陆英豪看。)
苏鹏广、

杜玉龙  (同白)    前面有已灯光,必是大户人家。你我且到那里借宿一宵也就是了。

陆英豪  (白)     你我一同前去!

(陆英豪、苏鹏广、杜玉龙同走圆场。)

陆英豪  (白)     来此已是,待俺叩门。

             门上有人么?

(莫母上,听。)

陆英豪  (白)     门上有人么?

莫母   (白)     是哪位?

(莫母开门。)

陆英豪  (白)     啊,老夫人,我等有礼了!

莫母   (白)     几位好汉到此作甚?

陆英豪  (白)     我等弟兄三人自淮安而来,行到此处,天色已晚。要在府上借宿一宵,明日早行。不知老夫人可容纳否?

莫母   (白)     这原无不可,只是小女身染重病,终夜不安,只恐有吵诸位好汉,请到别家去吧。

(陆英豪向苏鹏广、杜玉龙。)

陆英豪  (白)     既不肯容留,我等只好往别家去吧。

苏鹏广  (白)     大哥,天已昏黑,四下无人,还到哪里去?

(陆英豪四望。)

陆英豪  (白)     老夫人你看,四下无人,我等哪里借宿?还是打搅一宵吧!

莫母   (白)     如此,几位随我来!

陆英豪、
苏鹏广、

杜玉龙  (同白)    是。

(陆英豪、苏鹏广、杜玉龙同进门,莫母、陆英豪、苏鹏广、杜玉龙同走圆场。)

莫母   (白)     几位请到里面,这里有床铺,安歇了吧。

陆英豪、
苏鹏广、

杜玉龙  (同白)    多谢了!

(莫母出门。)

莫母   (白)     唉!陈三郎,你害得我女儿好苦啊!

(莫母哭。)

陆英豪  (白)     老夫人转来!

(莫母转回。)

莫母   (白)     几位唤老身转来何事?

陆英豪  (白)     我来问你,俺弟兄在此借住,想是你心中不悦,哭哭啼啼是何道理?

莫母   (白)     几位休要多疑,是老身有心事在怀,故而难过。

陆英豪  (白)     你有何心事,可说与我等闻听。

莫母   (白)     唉,是三月前河南名士陈三郎差人前来提亲,小女霞姑久慕三郎之名,一口应允。两人成亲之后,居住我家。那日三郎又接他母来信,催他回去,谁知三郎回家,一去不返。后来有人言道,他在家又与吴家小姐结亲,小女放心不下,命丫鬟假卖簪儿,前去探信。那三郎见了丫鬟,不但不认,反将她轰了出来。小女闻听此言,一病不起,故而老身心内焦急,可惜我那心爱的女儿,命在旦夕了哇!

(莫母哭。)

陆英豪  (白)     原来如此。老夫人不必伤心,想那陈三郎既是负情无义,我等将他杀死,与你女儿出气,也就是了。

莫母   (白)     几位好汉,千万不可如此。他若一死,我女儿性命更难保了。有劳几位好汉,将那三郎领至我家,与我女儿见上一面,也就是了。

陆英豪  (白)     他现居住哪里?

莫母   (白)     有住处在此,几位看来。

(莫母递地址纸。陆英豪、苏鹏广、杜玉龙同接看。)

陆英豪  (白)     哦哦是了!老夫人,你且安歇去吧,明早我等起程,将三郎领来,也就是了。

莫母   (白)     多谢几位。

(莫母下。)

陆英豪  (白)     啊,贤弟。世间竟有此薄幸之人,明早起程,将他抓来交与老夫人便了。天已不早,你我后面安歇了罢!

苏鹏广、

杜玉龙  (同白)    请!

(陆英豪、苏鹏广、杜玉龙同下。)

【第十六场】

(陈志凌上。)

陈志凌  (唱)     这几日闺房中恩爱缱绻,

             不料想乐享这美满姻缘。

     (白)     小生、陈志凌。自归得家来,与吴小姐成亲,相爱甚厚。想吴小姐乃尚书之女,与我婚配,真侥幸也!

     (唱)     美姻缘天生得鱼水谐和,

             世间上巧婚配似此无多。

(吴玉玲上。)

吴玉玲  (唱)     陈三郎他本是清才名士,

             我二人配夫妻命定天时。

陈志凌  (白)     小姐来了,请坐!

吴玉玲  (白)     相公坐着。我说相公,你我成婚也有两个多月啦,你素有名士的名儿,今年又是大比之年,也该上京赶考去啦,干嘛老在家里头坐着哇,你说是不是?

陈志凌  (白)     小姐讲得极是。俺也曾上京应试,因与小姐成亲,故而赶了回来。今离考试之期尚有半月,俺就要赶进京去投考。

吴玉玲  (白)     对啦。你明日起程前去吧。

陈志凌  (白)     小姐请至房中收拾行囊银两,俺要到母亲房中看望,少时就来。

吴玉玲  (白)     相公请便!

(陈志凌、吴玉玲自两边分下。)

【第十七场】

(陆英豪、苏鹏广、杜玉龙同上。)

陆英豪  (唱)     行侠尚义为本等,

             武艺在身天下行。

     (白)     二位贤弟!

苏鹏广、

杜玉龙  (同白)    大哥!

陆英豪  (白)     你我弟兄来在河南太平庄,捉拿那无义的陈三郎。来此已是他家门首,总要设法进到里面才好。

陈志凌  (内白)    小姐,我要告别了。

吴玉玲  (内白)    三郎,一路要多保重!

陈志凌  (内白)    多谢了!

陆英豪  (白)     听里面男子声音,想是那陈三郎出来了。你我且闪在一旁。

苏鹏广、

杜玉龙  (同白)    是。

(陆英豪、苏鹏广、杜玉龙同下。)

陈志凌  (内白)    走啊!

(陈志凌上。)

陈志凌  (唱)     爱花惜月文人意,

             路途长远进京畿。

     (白)     是俺进京求取功名,出得门来,好天气也。不免急急趱路便了!

     (唱)     志凌离家奔京都,


陆英豪、
苏鹏广、

杜玉龙  (内同白)   陈三郎慢走!

陈志凌  (唱)     后边有人把我呼。

(陆英豪、苏鹏广、杜玉龙同上。)
陆英豪、
苏鹏广、

杜玉龙  (同白)    呔,陈三郎,你往哪里去?

(陈志凌惊。)

陈志凌  (白)     你们是哪里来的,问我做甚?

陆英豪  (白)     好个狠心的白脸鬼!你害得那莫家小姐命在旦夕,你还在家下取乐。负心的无义奴才,你还讲些什么!

陈志凌  (白)     这,哪里什么莫小姐,我不相识呀?

陆英豪  (白)     好一张利口!两位贤弟,将他拉走!

苏鹏广、

杜玉龙  (同白)    啊!

(苏鹏广、杜玉龙分拉陈志凌两手。)

陈志凌  (白)     好汉饶命,我陈三郎不是负心人哪!

陆英豪  (白)     谁听你的谎言,将他快些抓走!

苏鹏广、

杜玉龙  (同白)    走!

(苏鹏广、杜玉龙拉陈志凌同走圆场,同蹉步下,陆英豪随下。)

【第十八场】

莫霞姑  (内唱)    陈三郎归家往一去不返,

(莫母扶莫霞姑同上,小平随上。)

莫霞姑  (白)     喂呀!

(莫霞姑哭。)

莫霞姑  (唱)     负义郎害得我神魂倒颠。

             破碎心孱弱体一病恹恹,

             到如今莫霞姑有语难言。

             谁料想文墨士心肠改变,

             灯前的誓愿话化做云烟。

             抛得奴如林鸟失了伙伴,

             又好似比目鱼被浪打翻。

             江心舟失主舵任风吹摆,

             这也是苦姻缘命里当然。

(莫母扶莫霞姑坐。)

莫母   (白)     女儿,既是那陈三郎负心于你,你就不必思念他了,好好养病才是。

小平   (白)     对啦,小姐,您怎么这么想不开呀,还是养您的病要紧。

(莫霞姑看莫母、小平。)

莫霞姑  (白)     唉,可怜奴一病不起了。母亲几日以来,想甚劳乏,请安歇去吧。

莫母   (白)     女儿的病体如此沉重,为娘岂能安心得下呀?

莫霞姑  (白)     女儿年已长成,不想又叫母亲担心,真罪该万死啊!

(莫霞姑哭。)

莫母   (白)     女儿不必悲痛,等那陆好汉等将三郎捉来,你罚他出出气,也就是了。

莫霞姑  (白)     那样的无义人,还提他作甚!

陆英豪  (内白)    走!

(陆英豪、苏鹏广、杜玉龙拉陈志凌同上。)

陆英豪  (念)     捉来负心郎,见面说端详。

(陆英豪进院门,苏鹏广、杜玉龙同拉陈志凌门外等。)

陆英豪  (白)     啊,老夫人哪里?

莫母   (白)     来了!

(莫母出房门,遇陆英豪。)

莫母   (白)     原来是好汉回来了。

陆英豪  (白)     回来了。那陈三郎他也来了。

莫母   (白)     啊,他也来了!现在哪里?

陆英豪  (白)     现在外面。

莫母   (白)     待我看来!

(莫母随陆英豪同出院门看,急回。)

莫母   (白)     这就好了,我快说与女儿知道。

(莫母进房门。)

莫母   (白)     女儿,陈三郎来了。

莫霞姑  (白)     什么?

莫母   (白)     那陈三郎来了。

莫霞姑  (白)     那陈三郎,他、他……来了么?

莫母   (白)     他来了。

莫霞姑  (白)     母亲哪!

     (唱)     听说是三郎到奴心激荡,

             悲切切话难云痛断肝肠。

             挣扎起且把那负心人唤,

(莫霞姑挣扎起身。)

莫霞姑  (唱)     叫他来看一看我这憔悴的病装。

莫母   (白)     待为娘唤他前来就是。

莫霞姑  (白)     女儿亲自唤他!

(莫母拦。)

莫母   (白)     外面风大,待为娘唤他吧!

(莫母出院门唤。)

莫母   (白)     三郎,我家姑娘请你进去。

陈志凌  (白)     她乃久病之人,容颜定是可怕,我是不能进去的呀!

莫母   (白)     啊!

(莫母进房门。)

莫母   (白)     儿啊,那三郎他怕见你,不肯进来!

莫霞姑  (白)     待女儿亲自去请。

(莫霞姑起坐,不支,莫母、小平同扶坐。陆英豪怒。)

陆英豪  (白)     呔,你这畜生,还不滚了进去!

(陈志凌惊惧。)

陈志凌  (白)     哦、哦、哦,我进去就是。

陆英豪、
苏鹏广、

杜玉龙  (同白)    走!

(陆英豪、苏鹏广、杜玉龙同推陈志凌进房门。陈志凌见莫霞姑呆抖。)

莫母   (白)     女儿,三郎他进来了。

(莫霞姑看。)

莫霞姑  (哭)     喂呀!

     (白)     啊,三郎,你近前来,我有话问你。

陈志凌  (白)     你在那里讲话,我这里是听得见的。

莫霞姑  (白)     三郎,你一去不返,抛得奴家孤身等待,好不凄凉啊!

陈志凌  (白)     只因老母病势沉重,故而未曾回来,小姐,你何必多疑?

莫霞姑  (白)     非是为妻多疑于你,你与吴小姐成亲之后,贪恋忘返,把奴待你的一片柔情就都忘怀了么?

(莫霞姑哭。)

陈志凌  (白)     想那吴家小姐,乃是宦门闺秀,你既知与我成了婚配,就该另作主张,不要误了你的青春才是。

(莫霞姑惊楞。)

莫霞姑  (白)     三郎,你待怎讲?

陈志凌  (白)     不要误了你的青春才是。

莫霞姑  (白)     哎呀!

(莫霞姑晕。)

莫母   (白)     哎呀女儿!

小平   (白)     小姐!

(莫霞姑苏醒。)

莫霞姑  (唱)     一句话只气得神魂颠倒,

莫母   (白)     女儿!

小平   (白)     小姐!

莫霞姑  (唱)     痴心的女孩儿心内发焦。

             这才是恩情断姻缘完了,

             一阵阵热潮涌所为哪条?

(莫霞姑噎。)

莫母   (白)     女儿,你怎么样了?

小平   (白)     小姐!

莫霞姑  (白)     母亲,女儿心内发热,不知是何缘故?哎呀!

(莫霞姑吐血。)

莫母   (唱)     见吾儿吐鲜血病势急危,

             恨三郎害得我骨肉分离。

     (白)     女儿,三郎既无情于你,你又何必贪恋于他,叫他去吧!

莫霞姑  (白)     母亲,不要叫他走,女儿还要看他呢!

莫母   (白)     啊,是。

(莫母招陈志凌。)

莫母   (白)     三郎,近前来些!

(陈志凌不动。)

莫霞姑  (白)     三郎,你好狠心!想当初奴见你文雅可敬,才以身许之。只望白头偕老,不料你忘情负义,假托探母回家,一去不返,竟又与旁人成亲。可惜你是名士才子,如此谎言假话,用亲母定计,岂不被人耻笑!如今骗得奴数月凄凉,奄奄一息,你居心何忍!奴既嫁与三郎,生死早已置之度外,奴今病入膏肓,难以复生。望三郎努力前程,荣宗耀祖,不负你清才雅士之名,奴纵不在人世,也是安心的了啊!

(莫霞姑哭,陈志凌惊呆。)

陈志凌  (白)     呀!

     (唱)     一番言只说得如梦方醒,

             吾负了莫家女一片痴情。

     (白)     承蒙小姐金石教导,小生难过万分,望小姐安心静养芳体为要。

(莫霞姑喜。)

莫霞姑  (白)     三郎啊,你今已醒悟,奴之心愿满矣。但奴死后,我的母亲你要好好照管才是。

(莫霞姑死。)

莫母   (白)     女儿!

陈志凌  (白)     小姐!

小平   (白)     小姐!

(莫霞姑复苏睁目视。)

莫霞姑  (白)     母亲!

莫母   (白)     女儿!

莫霞姑  (白)     相公!

陈志凌  (白)     小姐!

莫霞姑  (白)     小平!

小平   (白)     小姐!

莫霞姑  (白)     你们要保重了!

(莫霞姑死。)
莫母、
陈志凌、

小平   (同白)    哎呀!(女儿)(小姐)(小姐)呀!

(莫母、陈志凌、小平同哭。陆英豪、苏鹏广、杜玉龙同拭泪。陆英豪向陈志凌。)

陆英豪  (白)     呔!都是你害得小姐身死,你要与她偿命!

(陆英豪持刀欲杀陈志凌,陈志凌怕。)

陈志凌  (白)     哎呀好汉哪!小生如今已然知罪,今后努力上进,老夫人有如小生亲生之母,侍奉堂前,以赎小生之过。好汉饶命吧!

莫母   (白)     唗,畜生!你将我女儿害死,还敢花言巧语,哄骗老身不成么?

陈志凌  (白)     岳母息怒,儿既负义小姐,使岳母再有失望之处,死无葬身之地,求岳母体谅才是。

(莫母背供。)

莫母   (白)     我家女儿已死,纵然将他告到当官,也是无益的了。

陆英豪  (白)     老夫人,看他也有悔过之意。小姐既死,老夫人将他饶过,叫他侍奉于你,养老送终,也就是了。

(莫母沉思。)

莫母   (白)     唉!事到如今,也只好如此。

陆英豪  (白)     三郎,你既知罪,就尽半子之劳,侍奉夫人,也对得起那死去的小姐。

陈志凌  (白)     小生情愿如此。

陆英豪  (白)     若有口不应心之处,陈三郎,你可晓得某的钢刀厉害?

陈志凌  (白)     小生不敢。

陆英豪  (白)     既然如此,俺弟兄等也不能久留,就此告辞了!

莫母、

陈志凌  (同白)    三位壮士,留下名姓日后也好答报。

陆英豪  (白)     俺弟兄等浪迹江湖,恕不留名。后会有期,告辞了!

莫母、

陈志凌  (同白)    多谢三位壮士!

(陆英豪、苏鹏广、杜玉龙同下。)

莫母   (白)     三郎,快将小姐尸首成殓起来才是。

陈志凌  (白)     遵命。

莫母   (白)     唉,儿啊!

(莫母、陈志凌、小平同下。)
(完)


浏览次数:893 ┊ 字数:19778 ┊ 最后更新:2015年12月17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