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风流双枪将》

主要角色
董平:武生
宋江:老生
史进:武生
白胜:武丑
时迁:武丑
顾大嫂:武旦

情节
宋江攻东平府,遣史进先乔装入城,时迁、白胜暗中保护,借宿妓女李睡兰家以为内应。李睡兰父母出首,史进等被擒获。兵马都监董平出战,梁山皆非其敌;吴用遣顾大嫂探监;约史进等反狱,事败,复被擒。宋江再攻城,诈败,赚董平来追,设伏擒之。

根据《京剧汇编》第五十九集:王连平藏本整理

录入:泠娜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658.91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关胜上,起霸。)

关胜   (念)     大刀偃月两鬓苍,

(林冲上,起霸。)

林冲   (念)     万马营中逞豪强。

(徐宁上,起霸。)

徐宁   (念)     金枪到处人惊怕,

(秦明、呼延灼同上,双起霸。)
秦明、

呼延灼  (同念)    (枣槊)(双鞭)举起日无光。

关胜、
林冲、
徐宁、
秦明、

呼延灼  (同白)    俺——

关胜   (白)     关胜。

林冲   (白)     林冲。

徐宁   (白)     徐宁。

秦明   (白)     秦明。

呼延灼  (白)     呼延灼。

关胜   (白)     众家哥弟请了!

林冲、
徐宁、
秦明、

呼延灼  (同白)    请了!

关胜   (白)     大哥升坐忠义堂,同去候令!

林冲、
徐宁、
秦明、

呼延灼  (同白)    请!

(关胜、林冲、徐宁、秦明、呼延灼同下。)

【第二场】

(史进、石秀、花荣、柴进同上。)

史进   (念)     英雄出世性情刚,

石秀   (念)     人称拼命石三郎,

花荣   (念)     神箭一发无人挡,

柴进   (念)     周室后裔姓字香。

史进、
石秀、
花荣、

柴进   (同白)    俺——

史进   (白)     史进。

石秀   (白)     石秀。

花荣   (白)     花荣。

柴进   (白)     柴进。

史进   (白)     众家哥弟请了!

石秀、
花荣、

柴进   (同白)    请了!

史进   (白)     大哥升坐忠义堂,同去候令!

石秀、
花荣、

柴进   (同白)    请!

(史进、石秀、花荣、柴进同下。)

【第三场】

(鲁智深、武松、时迁、白胜同上。)

鲁智深  (念)     俺本军略提辖,

武松   (念)     替兄曾把嫂杀。

时迁   (念)     窃偷金鸡是咱,

白胜   (念)     从来王法不怕。

鲁智深、
武松、
时迁、

白胜   (同白)    俺——

鲁智深  (白)     鲁智深。

武松   (白)     武松。

时迁   (白)     时迁。

白胜   (白)     白胜。

鲁智深  (白)     众家哥弟请了!

武松、
时迁、

白胜   (同白)    请了!

鲁智深  (白)     大哥升坐忠义堂,同去候令!

武松、
时迁、

白胜   (同白)    请!

(鲁智深、武松、时迁、白胜同下。)

【第四场】

(顾大嫂、玉花娘、扈三娘、孙二娘同上。)

顾大嫂  (念)     劫牢反狱犯王法,

玉花娘  (念)     女将美名最可夸。

扈三娘  (念)     姻缘配就矮脚虎,

孙二娘  (念)     江湖人称母夜叉。

顾大嫂、
玉花娘、
扈三娘、

孙二娘  (同白)    我——

顾大嫂  (白)     顾大嫂。

玉花娘  (白)     玉花娘。

扈三娘  (白)     扈三娘。

孙二娘  (白)     孙二娘。

顾大嫂  (白)     众姊妹请了!

玉花娘、
扈三娘、

孙二娘  (同白)    请了!

顾大嫂  (白)     大哥升坐忠义堂,同去候令!

玉花娘、
扈三娘、

孙二娘  (同白)    请!

(顾大嫂、花玉娘、扈三娘、孙二娘同下。)

【第五场】

(急急风牌。李俊、张横、张顺、阮小二、阮小五、阮小七、童猛、童威同上。)
李俊、

张横   (同白)    自幼生来胆大,

张顺、

阮小二  (同白)    惯做江湖生涯。

阮小五、

阮小七  (同白)    只因打劫皇杠,

童猛、

童威   (同白)    水泊便是吾家。

李俊、
张横、
张顺、
阮小二、
阮小五、
阮小七、
童威、

童猛   (同白)    俺——

李俊   (白)     李俊。

张横   (白)     张横。

张顺   (白)     张顺。

阮小二  (白)     阮小二。

阮小五  (白)     阮小五。

阮小七  (白)     阮小七。

童猛   (白)     童猛。

童威   (白)     童威。

李俊   (白)     众家哥弟请了!

张横、
张顺、
阮小二、
阮小五、
阮小七、
童猛、

童威   (同白)    请了!

李俊   (白)     大哥升坐忠义堂,同去候令!

张横、
张顺、
阮小二、
阮小五、
阮小七、
童猛、

童威   (同白)    请!

(李俊、张横、张顺、阮小二、阮小五、阮小七、童猛、童威同下。)

【第六场】

(大发点。幕内,宋江、卢俊义、吴用、公孙胜、朱武大帐列坐。关胜、林冲、徐宁、秦明、呼延灼、史进、石秀、花荣、柴进、鲁智深、武松、时迁、白胜、顾大嫂、玉花娘、扈三娘、孙二娘、李俊、张横、张顺、阮小二、阮小五、阮小七、童威、童猛领依次列坐。)

众人   (内同白)   开山哪!

(牌子。二道幕启。)

宋江   (念)     帐下金印似斗悬,水旱英雄列两边。山河一统非吾愿,

卢俊义、
吴用、
公孙胜、
朱武、
关胜、
林冲、
徐宁、
秦明、
呼延灼、
史进、
石秀、
花荣、
柴进、
鲁智深、
武松、
时迁、
白胜、
顾大嫂、
玉花娘、
扈三娘、
孙二娘、
李俊、
张横、
张顺、
阮小二、
阮小五、
阮小七、
童威、

童猛   (同念)    唯愿梁山万万年。

宋江、
卢俊义、
吴用、
公孙胜、
朱武、
关胜、
林冲、
徐宁、
秦明、
呼延灼、
史进、
石秀、
花荣、
柴进、
鲁智深、
武松、
时迁、
白胜、
顾大嫂、
玉花娘、
扈三娘、
孙二娘、
李俊、
张横、
张顺、
阮小二、
阮小五、
阮小七、
童威、

童猛   (同白)    俺——

宋江   (白)     宋江。

卢俊义  (白)     卢俊义。

吴用   (白)     吴用。

公孙胜  (白)     公孙胜。

朱武   (白)     朱武。

关胜   (白)     关胜。

林冲   (白)     林冲。

徐宁   (白)     徐宁。

秦明   (白)     秦明。

呼延灼  (白)     呼延灼。

史进   (白)     史进。

石秀   (白)     石秀。

花荣   (白)     花荣。

柴进   (白)     柴进。

鲁智深  (白)     鲁智深。

武松   (白)     武松

时迁   (白)     时迁

白胜   (白)     白胜。

顾大嫂  (白)     顾大嫂。

玉花娘  (白)     玉花娘。

扈三娘  (白)     扈三娘。

孙二娘  (白)     孙二娘。

李俊   (白)     李俊。

张横   (白)     张横。

张顺   (白)     张顺。

阮小二  (白)     阮小二。

阮小五  (白)     阮小五。

阮小七  (白)     阮小七。

童威   (白)     童威。

童猛   (白)     童猛。

宋江   (白)     众家头领!

卢俊义、
吴用、
公孙胜、
朱武、
关胜、
林冲、
徐宁、
秦明、
呼延灼、
史进、
石秀、
花荣、
柴进、
鲁智深、
武松、
时迁、
白胜、
顾大嫂、
玉花娘、
扈三娘、
孙二娘、
李俊、
张横、
张顺、
阮小二、
阮小五、
阮小七、
童威、

童猛   (同白)    大哥!

宋江   (白)     前者,夜打曾头市,活捉史文恭,得了千里驹。将史文恭剖腹剜心,享祭晁天王,大仇已报。目今山寨,缺少钱粮,曾命王定六往东平府去借,还未见回来。

卢俊义、
吴用、
公孙胜、
朱武、
关胜、
林冲、
徐宁、
秦明、
呼延灼、
史进、
石秀、
花荣、
柴进、
鲁智深、
武松、
时迁、
白胜、
顾大嫂、
玉花娘、
扈三娘、
孙二娘、
李俊、
张横、
张顺、
阮小二、
阮小五、
阮小七、
童威、

童猛   (同白)    想必来也!

(王定六上。)

王定六  (念)     顽固太守程万里,暴虐都监小董平。

     (白)     王定六参见大哥!

宋江   (白)     王贤弟回来了!

王定六  (白)     回来啦!

宋江   (白)     借粮一事如何?

王定六  (白)     太守程万里慨然应允,惟兵马都监董平不肯借粮。反将小弟打了二十讯棍,赶出城来。

宋江   (白)     贤弟多有受屈,后寨养息去吧!

王定六  (白)     谢大哥!

(王定六下。)

宋江   (白)     董平那厮好生无礼,渺视大寨,叫人怒气填胸。

             众家头领!

卢俊义、
吴用、
公孙胜、
朱武、
关胜、
林冲、
徐宁、
秦明、
呼延灼、
史进、
石秀、
花荣、
柴进、
鲁智深、
武松、
时迁、
白胜、
顾大嫂、
玉花娘、
扈三娘、
孙二娘、
李俊、
张横、
张顺、
阮小二、
阮小五、
阮小七、
童威、

童猛   (同白)    大哥!

宋江   (白)     旱军整齐队伍,水军预备船只,即日起兵,踏平东平府!

吴用   (白)     且慢!东平府太守程万里原不足道;兵马都监董平乃是河东上党郡人氏,此人人品风流,心灵机巧,三教九流,无所不通,善使双枪,人称“风流双枪将”,有万夫不挡之勇。此番去打城池,非有里应外合之人,不能成功。

宋江   (白)     哪有里应外合之人哪?

史进   (白)     大哥,小弟前在东平府时,与一娼妓有旧,此女名唤李睡兰,待小弟备些金银潜入城内,借她家里安歇,约定日期,大哥攻打城池。只待董平出来交战,我便去到更鼓楼放起号火,里应外合,大事可成。

宋江   (白)     好,吩咐蒋敬,备下金银,贤弟带在身上,潜入城内,善觑方便,约定举兵日期,以为内应。

史进   (白)     遵命。

(史进欲行。)

吴用   (白)     转来!

史进   (白)     军师有何吩咐?

吴用   (白)     可教萧让、金大坚,假造公文一角,以防门限。

史进   (白)     遵命!

(史进下。)

吴用   (白)     虽然如此,史进此去,恐怕身遭缧绁。

宋江   (白)     赶他回来!

吴用   (白)     不用赶他,我自有道理。

             时迁、白胜!

时迁、

白胜   (同白)    在!

吴用   (白)     命你二人乔装改扮,暗地里保护史进,诸事要见机而行。

时迁、

白胜   (同白)    遵命!

(时迁、白胜同下。)

吴用   (白)     顾大嫂!

顾大嫂  (白)     在!

吴用   (白)     你可扮做乡间女子模样,潜入城内,往来传报消息。

顾大嫂  (白)     遵命!

(顾大嫂下。)

吴用   (白)     大哥,此番起兵,到了东平府,可在安山镇驻扎。

宋江   (白)     正合我意。

             众家头领!

吴用、
公孙胜、
朱武、
关胜、
林冲、
徐宁、
秦明、
呼延灼、
石秀、
花荣、
柴进、
鲁智深、
武松、
玉花娘、
扈三娘、
孙二娘、
李俊、
张横、
张顺、
阮小二、
阮小五、
阮小七、
童威、

童猛   (同白)    大哥!

宋江   (白)     明日起兵,攻打东平府!

吴用、
公孙胜、
朱武、
关胜、
林冲、
徐宁、
秦明、
呼延灼、
石秀、
花荣、
柴进、
鲁智深、
武松、
玉花娘、
扈三娘、
孙二娘、
李俊、
张横、
张顺、
阮小二、
阮小五、
阮小七、
童威、

童猛   (同白)    啊!

宋江   (白)     各归本寨!

吴用、
公孙胜、
朱武、
关胜、
林冲、
徐宁、
秦明、
呼延灼、
石秀、
花荣、
柴进、
鲁智深、
武松、
玉花娘、
扈三娘、
孙二娘、
李俊、
张横、
张顺、
阮小二、
阮小五、
阮小七、
童威、

童猛   (同白)    啊!

(众人同下。)

【第七场】

(二军士同上。)

军士甲  (念)     奉命把城门,

军士乙  (念)     盘查过路人。

军士甲  (白)     请啦!

军士乙  (白)     请啦!

军士甲  (白)     前者,梁山泊差人上咱们东平府这儿来要粮来啦,太守没借给他,董都监打了这个借粮的二十讯棍,发回原寨。太守恐怕有细作前来,为此,叫咱们把守城门,没有腰牌不许出入。天也不早啦,咱们该上关啦!

军士乙  (白)     请!

军士甲  (念)     上命差遣,

军士乙  (念)     概不由己。

(二军士同下。)

【第八场】

史进   (内西皮导板) 九纹龙奉差遣去做内应,

(史进上。)

史进   (西皮原板)  小豪杰潜地里见机而行。

             都只为王定六挨了讯棍,

             怒恼了宋大哥要把军兴。

             吞平那东平府方可消恨,

             好一个智多星施展才能。

             他说道程万里不足而论,

             却防那兵马都监小董平。

             因此上先差我潜形藏影,

             好做那里应外合把功成。

             紧加鞭催坐骑——

     (西皮散板)  忙往前进,

(场上拉城。二军士同上。)

史进   (西皮散板)  又只见东平府往来盘询。

二军士  (同白)    咳,还往前溜达哪?拿腰牌来!

史进   (白)     有腰牌?

二军士  (同白)    许你进城。

史进   (白)     无有腰牌?

二军士  (同白)    不许进城。

史进   (白)     俺从省城而来,奉了上司之命,到此另有公干。

二军士  (同白)    可有公文?

史进   (白)     站定了!

(史进下马掏文书。)

史进   (西皮散板)  现有那上司的一角公文,

             在省城奉堂谕来到东平。

             二公差请来看信与不信,

(二军士同看。)

二军士  (同白)    不错,过去吧!

史进   (西皮散板)  霎时间再回来不必盘询。

二军士  (同白)    再回来就没有说的啦。

史进   (西皮散板)  我这里顺过马扬鞭疾进,

(史进上马进城,下。顾大嫂上。)

顾大嫂  (西皮散板)  扮一个乡间女混进东平。

二军士  (同白)    拿来!

顾大嫂  (白)     要什么?

二军士  (同白)    腰牌。

顾大嫂  (白)     有腰牌?

二军士  (同白)    许你进城。

顾大嫂  (白)     无有腰牌?

二军士  (同白)    不许进城。

顾大嫂  (白)     腰牌哪里去领?

二军士  (同白)    你从哪儿来的,就在哪块地儿去领。

顾大嫂  (白)     我是个落乡妇人,哪儿晓得这些个事情,二位行个方便,放我进去吧。

(顾大嫂哭。)

二军士  (同白)    你进城干什么去呀?

顾大嫂  (白)     进城探亲去。

军士甲  (白)     伙计,她一个妇人家,有什么厉害,放她进去得啦!

军士乙  (白)     叫她进去吧!

军士甲  (白)     你进去吧!

顾大嫂  (白)     多谢二位。

(顾大嫂进城,下。白胜扮粪夫上。)

二军士  (同白)    嗳,怯头怯脑的,别往前遛达啦!

白胜   (白)     我是个捡粪的,城外头没有,往城里头掏去。

二军士  (同白)    城里头去掏,不成!

白胜   (白)     怎么?

二军士  (同白)    城里头的粪有人掏,你还是城外头掏去吧。

白胜   (白)     我还是城里头去掏的好。

二军士  (同白)    那不成。

白胜   (白)     不成也得成。

二军士  (同白)    把他给带走!

白胜   (白)     带走也不含糊!

(时迁扮叫花子上。)

时迁   (白)     啊哈!

     (数板)    我来了,我来了,听我把话对你们学:我也会唱什不闲、莲花落、梆子腔、二黄调,各样玩艺唱得好,这位大老是个怯杓,东村里去,西村里掏,为的是俩饱一个倒,刚才进去个阔大老,后头跟着是顾大嫂。你若放我进城壕,你也好我也好是他也好。你们看,都来了,张大嫂、李大嫂、还有那夹尾巴狗大野猫。你们来看,你们来瞧——

(二军士同远望。)

时迁   (数板)    你快跑,我也逃。

(白胜、时迁同进城,同下。)

二军士  (同白)    没有什么呀!

             哟,溜进去啦!这是怎么话说的哪?天不早啦,关城啦!

(二军士同下。)

【第九场】

(李氏上。)

李氏   (念)     奴家生来美多姣,二十年前卖风骚。虽然如今我年纪老,亚赛深州大蜜桃。

     (白)     我,李氏。女儿睡兰。我夫妇在这东平府西瓦子里开了一座妓院,天天茶客盈门,睡局不少。这程子听说梁山泊要来打城池,弄得市面萧条,生意很不好。不免把大伯叫出来商量商量,想个主意才好。

             大伯哪里?

大伯   (内白)    啊哈!

(大伯上。)

大伯   (念)     天子重英豪,文章是老谣。万般皆下品,惟有玩票高。

     (白)     咱,好朋友是也。掌班的呼唤,不免去见。

             掌班的,什么事呀?

李氏   (白)     这程子生意不好,天天净闲着。粮米这么贵,咱们得想个主意才好啊!

大伯   (白)     我有个主意,你叫众姑娘们,好好地修饰修饰,我在外边一吆喝,准得有买卖。

李氏   (白)     咱们这一行,还有吆喝的吗?

大伯   (白)     那可不能那么说呀,从你这儿兴的吗!

李氏   (白)     就这么办。你去门口吆喝,我到后头叫姑娘们梳梳头,洗洗脸,等着接客。正是:

     (念)     为的是吃喝生活,

大伯   (念)     说不得门口吆喝。

(李氏下。)

大伯   (白)     我说有逛窑子的,上这儿来呀!

(史进上。)

史进   (唱)     进城来顾不得东往西进,

             来到了西瓦子睡兰院门。

(史进下马。)

大伯   (白)     哟,这不是史大爷吗?

史进   (白)     正是。

大伯   (白)     您怎么老不来啦?请进吧。

(史进进门,落座。)

大伯   (白)     您坐着,我去叫掌班的去。

(大伯出门。)

大伯   (白)     掌班的!

(李氏上。)

李氏   (白)     什么事?

大伯   (白)     史大爷来啦!

李氏   (白)     哪个史大爷呀?

大伯   (白)     梁山泊那个史大爷。

李氏   (白)     我瞧瞧去。

(李氏进门。)

李氏   (白)     哟,史大爷您来啦?您怎么老没上我们这儿来啦?

史进   (白)     无有功夫啊。

李氏   (白)     您这儿坐着,我给您叫睡兰去。

(李氏出门。)

李氏   (白)     睡兰,梳洗好了没有?史大爷来啦,见客来!

(李睡兰上。)

李睡兰  (念)     生在烟花院中,十分美貌娇容。迎合热客心理,交往四路八通。

     (白)     妈呀,哪个史大爷来啦?

李氏   (白)     就是常给你买冰糖吃的那位史大爷。

李睡兰  (白)     是呀?我见见去。

(李睡兰、李氏同进门。)

李睡兰  (白)     哟,史大爷,您来啦!怎么一向不见您的影儿啦?

史进   (白)     无有功夫啊!

李睡兰  (白)     听说您在梁山泊做了大王啦?这两天街上乱哄哄的,说是宋江要来打城借粮,您怎么反倒到这儿来啦?

史进   (白)     实不相瞒,我在梁山做了头领,无有工夫来看你。如今宋大王来打城池,我把你家说了出来,为此特来你家安歇,好做细作啊。睡兰,这有一包金银送与你,切不可走漏消息,事完之后,你史大爷带你一家上山,同享荣华。

李睡兰  (白)     好吧,我先谢谢您。

(李睡兰接银出门。)

李睡兰  (白)     史大爷给银子啦,摆酒!

大伯   (白)     喳,摆酒啊!

(大伯摆酒,白胜上,望门。)

白胜   (白)     八成是这块儿。

李氏   (白)     怯头怯脑的,你这儿瞧什么?

白胜   (白)     这块儿是什么呀?

李氏   (白)     这是窑子。听我告诉你,这个地方是花钱的老爷们来的,像你这么一个掏大粪的,多喒开过这个窍儿呀!

白胜   (白)     你可不要小看人哪。

(白胜掏元宝。)

白胜   (白)     你认识这个不认识?

李氏   (白)     哟,这是大元宝啊。

白胜   (白)     这儿不成,俺上别处花去。

李氏   (白)     别介,别介,您在的我这块儿花吧。

白胜   (白)     你们这样的人,势力眼!

李氏   (白)     您别计较。

白胜   (白)     俺问问你,刚才进去一个姓史的没有?

李氏   (白)     不错,有位姓史的,您认识吗?

白胜   (白)     俺怎么不认识呀!

李氏   (白)     您姓什么呀?

白胜   (白)     俺姓臭。

李氏   (白)     臭大爷,我给您言语声去。

(李氏进门。)

李氏   (白)     史大爷,外头来了一个姓臭的,跟您认识吗?

史进   (白)     好友到了,快快有请!

李氏   (白)     是啦。

(李氏出门。)

李氏   (白)     臭大爷,里面有请。

白胜   (白)     给你这个。

李氏   (白)     什么呀?

白胜   (白)     屎勺子。

李氏   (白)     您瞧这个脏劲儿的。

(白胜把屎桶放在桌上。)

李氏   (白)     臭大爷,您别把屎桶放在桌儿上啊。

(李氏挪。)

史进   (白)     坐下,坐下。饮酒。

白胜   (白)     喝着。

(时迁上。)

时迁   (白)     修好的老爷们,有剩的给我点儿吃吧。

李氏   (白)     哪儿来的剩的,你到别处去吧。

时迁   (数板)    我要滑溜溜菜稀溜溜饭儿,虎皮酱瓜咸鸭蛋儿,鹿尾巴根下杂面儿,老太太嚼不动烧饼盖儿,小孩子抖落包子馅儿,吃不了的剩菜和剩饭儿,我还要海参、银耳、燕窝、翅子、熊掌、溜鱼片儿。浑身冷的我打战战儿,穿不了的皮袄赏我几件儿,羊羔儿的筒子绮霞缎的面儿。有吃有穿缺两钱儿,大银元赏我几块儿。我还要红宝石、金刚钻儿,璧玺帽花儿珍珠串儿。我这不是来要饭儿,简直热病没出汗儿。

李氏   (白)     活该,爱出汗不出汗,滚着!

时迁   (白)     什么?滚着?你当我真是要饭的哪?

李氏   (白)     那么你是干什么的呀?

时迁   (白)     我也是逛窑子的。

李氏   (白)     怎么配哪!

时迁   (白)     我问问你,刚才有一个姓史的,还有一个姓臭的,都在里边儿没有?

李氏   (白)     不错,都在这块儿哪。

时迁   (白)     那是我两个好朋友,你去给我言语声。

李氏   (白)     是。你姓什么?

时迁   (白)     我姓臊。

李氏   (白)     嘿,屎臭臊怎么凑来着!

(李氏进门。)

李氏   (白)     史大爷,外边儿又来一位姓臊的,您认识吗?

史进   (白)     好友到了,快快有请!

李氏   (白)     是啦。

(李氏出门。)

李氏   (白)     臊大爷,里面有请。

时迁   (白)     带路!

(时迁进门。)
史进、

白胜   (同白)    坐下,坐下,喝酒。

时迁   (白)     别光喝酒啊,咱们俩人也得挑一个。

白胜   (白)     一人挑一个。

时迁、

白胜   (同白)    给我们见见哪!

李氏   (白)     是啦。

(李氏出门。)

李氏   (白)     姑娘们见客来!

二丑妞  (内同白)   来啦!

(二丑妞同上。)

二丑妞  (同念)    天上一只鹅,地下一只鹅,鹅天鹅地鹅碰鹅。

(二丑妞同撞。)

李氏   (白)     别斗闷子啦,见客去吧。

二丑妞  (同白)    嗳!

(二丑妞同进门。)

李氏   (白)     见见臭大爷、臊大爷。

(时迁、白胜同哭。)

二丑妞  (同白)    哟,为什么伤心哪?

时迁、

白胜   (同白)    谁把你们俩人作践得这么个揍样儿啊?

二丑妞  (同白)    别瞧样儿不好,心眼可好。

时迁、

白胜   (同白)    您高寿啦?

丑妞甲  (白)     我七十三啦。

时迁、

白胜   (同白)    您哪?

丑妞乙  (白)     我八十四啦。

时迁、

白胜   (同白)    比我姥姥还大三岁。您叫什么呀?

丑妞甲  (白)     我叫“夜来香”。

时迁、

白胜   (同白)    您叫什么?

丑妞乙  (白)     我叫“十里麻”。

时迁、

白胜   (同白)    我说,你们二位是干什么的?

李氏   (白)     伺候你们二位的。

时迁、

白胜   (同白)    好,什么人玩什么鸟儿,八戒玩儿老雕。

             来吧,喝酒来!

(史进、白胜、时迁、李睡兰、二丑妞同喝酒划拳,李氏出门。)

李氏   (白)     大伯!

大伯   (白)     干什么?

李氏   (白)     往常史进是个好人,如今他做了歹人啦,自古蜂刺入怀,解衣去赶,天下通例,自首者免本罪。你快去东平府里,首告他们三人,拿了去,省得日后连累咱们呀!

大伯   (白)     别介,史大爷花那么些银子,不替他担些干系,人家买我们什么呀?

李氏   (白)     你知道什么?咱倾害了千千万万的人啦,还在乎这个吗?你要不去首告,我亲自到衙门里去报案,就说有你在内。

大伯   (白)     你别着急,叫女儿绊住他们,别打草惊蛇,我去报案去。

(大伯下。李氏进门。)

李氏   (白)     她们都会唱曲儿,给您几位唱一个吧。

史进、
时迁、

白胜   (同白)    好好,唱来我们听。

(李睡兰、二丑妞各唱曲儿。内呐喊声。八牢子手同急上,同锁拿史进、时迁、白胜下,同下。)

【第十场】

(四青袍、狱官同上,作升堂。八牢子手押史进、时迁、白胜带镣铐同上。禁卒上,做开监门。八牢子手推史进、时迁、白胜同入狱下。狱官暗下。四青袍、八牢子手同下。)

【第十一场】

(四喽兵、王英、张青、扈三娘、孙二娘、秦明、呼延灼、徐宁、林冲、关胜、宋江、纛旗同上。)
王英、
张青、
扈三娘、
孙二娘、
秦明、
呼延灼、
徐宁、
林冲、
关胜、

宋江   (同五马江儿水牌)旗幡飘荡,一对对旗幡飘荡。

             矛戈耀眼光,看喽兵似虎、个个豪强。

             趱程途精神壮。

             协力破宋邦,聚首忠义堂,

             此一去建功勋权臣荡。

宋江   (白)     某,宋江,统兵攻打东平府。

             众家哥弟!

王英、
张青、
扈三娘、
孙二娘、
秦明、
呼延灼、
徐宁、
林冲、

关胜   (同白)    有!

宋江   (白)     兵发安山镇!

王英、
张青、
扈三娘、
孙二娘、
秦明、
呼延灼、
徐宁、
林冲、

关胜   (同白)    啊!

(合头。众人同走圆场。)

宋江   (白)     人马为何不行?

王英、
张青、
扈三娘、
孙二娘、
秦明、
呼延灼、
徐宁、
林冲、

关胜   (同白)    来此安山镇。

宋江   (白)     扎下营盘!

王英、
张青、
扈三娘、
孙二娘、
秦明、
呼延灼、
徐宁、
林冲、

关胜   (同白)    啊!

(众人同抄下。)

【第十二场】

(董平上,起霸。)

董平   (点绛唇牌)  风流双枪,盖世无双,提兵将,猛勇非常,声势威名荡。

     (念)     锦蹬玲珑胄,骏马世无俦。风流双枪将,英雄万户侯。

     (白)     俺,董平。乃河东上党人氏。平生善使双枪,人称“双枪将”。职受东平府兵马都监。可恨梁山草寇宋江,命王定六前来,借本府钱粮。俺董平闻言,怒气填胸,将王定六打了二十讯棍,发回原寨。闻得宋江兴兵前来,已在安山镇驻扎,我想安山镇离东门不远,为此,全身披挂,以待御敌。

             众将官!

四文堂、
四籐牌、
四火牌、

四长枪手 (内同白)   啊!

董平   (白)     队伍整齐,听俺令下!

四文堂、
四籐牌、
四火牌、

四长枪手 (内同白)   啊!

(四文堂、四籐牌、四火牌、四长枪手同上。)

董平   (混江龙牌)  只叫他神魂飘荡,

             列军兵战将猛狂。

             一个个狰狞似虎,

             一个个耀武逞强。

             俺今日显英勇施枪法,

             排军布阵天罗地网,

             要使那梁山泊拱手来降,

             方显俺大英雄勇猛非常。

             一任他军师吴用奸计巧,

             怎当俺双枪世无双。

(樊清、万休同上。)
樊清、

万休   (同念)    东关军情紧,贼寇困孤城。

     (同白)    参见将军!

董平   (白)     罢了。命你二人哨探四门,有甚军情?

樊清、

万休   (同白)    启将军:梁山草寇在东门外往来,摇旗呐喊,似有挑战之意。

董平   (白)     岂容草寇猖獗。

             众将官!随俺紧守东门去者!

四文堂、
四籐牌、
四火牌、

四长枪手 (同白)    啊!

(董平上马。)

董平   (油葫芦牌)  领三军紧守东门,威武扬,

             去巡逻,护城厢;

             排列着旌旗布满枪和棒,

             箭雕翎火炮紧提防,

             莫使敌将城头望。

             须听俺晓谕军机广,

             要使那一群草寇尽遭殃!

探子   (内白)    报!

(探子上。)

探子   (白)     梁山草寇讨战!

董平   (白)     再探!

探子   (白)     啊!

(探子下。)

董平   (白)     众将官!开城迎敌者!

四文堂、
四籐牌、
四火牌、

四长枪手 (同白)    啊!

(董平、樊清、万休、四文堂、四籐牌、四火牌、四长枪手同出城,二龙出水。四喽兵、王英、燕青、扈三娘、孙二娘、秦明、呼延灼、徐宁、林冲、关胜、宋江、纛旗同上。)

宋江   (白)     呔,马前来将,手举双枪敢是董平?

董平   (白)     然也。

宋江   (白)     董平,我命王定六借粮非但不允,反将王定六暴打,分明藐视大寨,量尔寡将,怎当我雄兵十万、猛将数十员?汝若献城纳粮,早来投顺,可免汝一死!

董平   (白)     唗!文书小吏,该死的狂徒,怎敢乱言!休走看枪!

(董平刺宋江,关胜迎架。)

宋江   (白)     杀!

(起打。樊清、万休、四文堂、四籐牌、四火牌、四长枪手、四喽兵、王英、燕青、扈三娘、孙二娘、秦明、呼延灼、徐宁、林冲、宋江、纛旗同钻下。董平、关胜同打刀对枪,双收下。董平、樊清、万休、四文堂、四籐牌、四火牌、四长枪手、四喽兵、王英、燕青、扈三娘、孙二娘、秦明、呼延灼、徐宁、林冲、关胜、宋江、纛旗同上,同开打,董平、樊清、万休、四文堂、四籐牌、四火牌、四长枪手同下。)
关胜、
林冲、
徐宁、
呼延灼、

秦明   (同油葫芦牌) 安排着剑戟戈矛,

             铁甲郎,勇武豪强,做栋梁,

             只要你冲锋打仗气轩昂,

             哪怕他猛蛟龙长翅膀,

             哪怕他猛熊罴发威狂,

             怎当俺统精兵布罗网!

(众人同下。)

【第十三场】

董平   (内白)    众将官,休得放走宋江!

四文堂、
四籐牌、
四火牌、

四长枪手 (内同白)   啊!

(四文堂、四籐牌、四火牌、四长枪手、董平同上。)

董平   (哪叱令)   雄兵勇将强跳梁,

             怎当布天罗地网?

             擒宋江如反掌,

             除非是会腾云插翅飞翔,

             除非是钻地穴来逃往,

             紧提防闯重围救宋江。

(四喽兵、林冲、徐宁、呼延灼、秦明、关胜同上,同起打。内鸣金声。)

董平   (白)     呔!尔等敢是怯战?

关胜   (白)     住了,今日天色已晚,两下收兵,明日再战。

董平   (白)     明日来者——

关胜   (白)     君子。

董平   (白)     不来——

关胜   (白)     小人。

董平   (白)     去吧!

关胜   (白)     收兵!

四喽兵  (同白)    啊!

(关胜、林冲、徐宁、呼延灼、秦明、四喽兵同下。)

董平   (白)     众将官!收兵进城!

四文堂、
四籐牌、
四火牌、

四长枪手 (同白)    啊!

董平   (煞尾)    排兵调将风催浪,

             雀入樊笼鱼入网;

             怎当俺风流将,

             一阵成功,方知俺韬略广。

(众人同进城,同下。)

【第十四场】

(顾大嫂上。)

顾大嫂  (唱)     只为史进身遭陷,

             扮做贫婆去探监。

     (白)     奴家,顾大嫂。奉命扮做贫婆模样,混入东平府探视动静,往来传报消息。昨日史进三人陷在牢中,是我备些饭食,假做求乞来的,混入牢中,暗与史进说知:月尽黄昏,再来攻城,嘱其便中劫牢反狱也!

     (唱)     假做求乞去送饭,

             混入牢中暗通言。

     (白)     节级有么?

(禁子上。)

禁子   (念)     狴犴门里脱生少,狂死城中冤屈多。

(禁子望。)

禁子   (白)     探监的吗?

顾大嫂  (白)     节级老伯伯呀!

(顾大嫂哭。)

禁子   (白)     这一贫婆你哭什么呀?

顾大嫂  (白)     牢中监的史大郎,是我旧日的主人,不知为了何事陷在牢中,眼见无人送饭,奴家叫化些饭食,特来与他充饥。节级老伯伯,您叫我进去,决不忘了您的好处啊!

(顾大嫂哭。)

禁子   (白)     史大郎就是史进吧?

顾大嫂  (白)     是。

禁子   (白)     他是梁山的强人,犯了死罪啦。谁敢带你进去见他呀?

顾大嫂  (白)     老伯伯,千刀万剐,是他自作自受!只是可怜我,不能进去给他送这口饭呀!

(顾大嫂哭。)

禁子   (白)     我还真见不得这个。

(禁子背供。)

禁子   (白)     她要是个男子汉,不好带她进去,一个妇人家,有什么关系,叫她进来吧。

(禁子向顾大嫂。)

禁子   (白)     你别哭啦,进来吧!

顾大嫂  (白)     谢老伯伯。

(顾大嫂进监。)

禁子   (白)     你在那边儿等一会儿,我给你叫去。

顾大嫂  (白)     有劳老伯伯!

禁子   (白)     史进走动啊!

(史进、白胜、时迁同上。)
史进、
白胜、

时迁   (同唱)    潜入东平娼妓院,

             遭陷缧绁坐牢监。

             节级哥哥来呼唤,

             未知何事请相言。

     (同白)    节级哥哥呼唤何事?

禁子   (白)     有个贫婆给你们送饭来啦。

史进   (白)     在哪里?

禁子   (白)     在这块儿哪。

(禁子向顾大嫂。)

禁子   (白)     贫婆,史进来啦,你给他送饭去吧!

(禁子下。)

顾大嫂  (白)     哎呀!

(顾大嫂哭。)

顾大嫂  (唱)     见他三人手锁链,

             不由奴家泪涟涟。

史进   (唱)     大嫂不必心伤感,

             到此为何说根源。

顾大嫂  (唱)     假做求乞来送饭,

(哭皇天牌。顾大嫂递饭。)

顾大嫂  (唱)     还有机密要低言。

     (白)     大哥说:你们吃亏了!月尽黄昏再来攻城,叫你便中劫牢反狱,杀他个措手不及。

史进   (白)     噤声!

顾大嫂  (白)     三位哥弟因何至此?

史进   (唱)     这是李氏告异变,

             迎新送旧李睡兰。

时迁、

白胜   (同唱)    英雄至此发一叹,

             金银花尽也枉然!

顾大嫂  (唱)     事机不密反遭难,

(牢头暗上。)

牢头   (白)     呔,这该死的歹人,狱不通风,谁放你进来的?

顾大嫂  (白)     有位节级老伯伯叫我进来的。

牢头   (白)     干什么来啦?

顾大嫂  (白)     与史大郎送饭来啦。

牢头   (白)     吃完了没有?

顾大嫂  (白)     吃完啦。

牢头   (白)     快出去,饶你两棍。

顾大嫂  (白)     我这就走。

(顾大嫂出监门下,禁子上。)

牢头   (白)     刚才那个贫婆,是你放进来的?

禁子   (白)     是呀。她一个妇人,有什么关系?

牢头   (白)     我把她给赶出去啦。

禁子   (白)     别介,生在公门好修行,你就叫她在这块儿待一会儿,又算得了什么?

牢头   (白)     就这个事吗!好人是你,恶人我做。

禁子   (白)     要不介我就活这个岁数啦。

牢头   (白)     得啦。今个是月尽,祭狱神的日子,晚晌还得给孤魂烧纸。

禁子   (白)     伙计,你错记日子了,明儿个才是月尽哪。

牢头   (白)     不是,还是今儿个。你看着他们去,我去预备预备去。

(牢头出监门下。)

史进   (白)     节级哥哥,祭狱神还与孤魂烧得什么纸啊?

禁子   (白)     每逢月尽,就给孤魂烧纸。

史进   (白)     你倒是个好人哪。

禁子   (白)     好人怎么着,也算老到这儿啦。

时迁、

白胜   (同白)    您没儿子吗?

禁子   (白)     乏嗣无后啊。

时迁、

白胜   (同白)    拿您这么好的人,会没有儿子,老天爷可真不睁眼哪!

禁子   (白)     那有什么法子!

时迁、

白胜   (同白)    这么办吧,我们俩给您做干儿子,您愿意不愿意哪?

禁子   (白)     我哪儿有那个造化?

史进   (白)     节级哥哥若不嫌弃,你二人就拜在他老人家膝下也就是了。

时迁、

白胜   (同白)    如此,干爹请上,受干儿子一拜。

禁子   (白)     别介,别介,我照应你们还照应不过来哪,怎么还能当干爹呀?

时迁、

白胜   (同白)    您待我们这份意思,无可报答,可不也就这么办了吗。

禁子   (白)     也没别的见面礼,这么着吧。我给你们松松吧。

(禁子给时迁、白胜松刑。)

禁子   (白)     你也松松吧。

(禁子给史进松刑。牢头上。)

牢头   (白)     哟,他们怎么都解镣啦?

禁子   (白)     你不知道,我收这俩人做干儿子啦,所以给他们松松。

             过来,给你们大叔磕头。

时迁、

白胜   (同白)    给大叔磕头。

牢头   (白)     起来,起来。这也是一桩喜事,我这儿打来了现成的酒,咱们喝会子。

时迁、

白胜   (同白)    哪儿有那么着的哪?

牢头   (白)     自己个儿人,喝着!

(史进、时迁、白胜、禁子、牢头同席地而坐,同饮酒。)

牢头   (白)     想不到的事儿,大哥您收他们俩人做干儿子,这总算是有缘。

时迁、

白胜   (同白)    有缘倒是有缘,我们还不知道是死是活哪!

禁子、

牢头   (同白)    不要紧的,也许赶上恩赦。

时迁、

白胜   (同白)    哪有那么巧的事情呀,也就是结个鬼缘吧。

禁子、

牢头   (同白)    想开了吧,咱们划几拳哪。

(史进、时迁、白胜、禁子、牢头同划拳。)
史进、
时迁、
白胜、
禁子、

牢头   (同白)    请哪!

     (同吹腔)   盘膝而坐划拳行令,

             菜过五味酒过三巡。

(牢头醉。)

史进   (白)     牢头已醉,就此行事便了!

(牌子。史进打死牢头,禁子惊。)

禁子   (白)     哎哟,这是为什么的哪?

史进   (白)     节级不必惊慌,这有散碎银两,你且带在身上,可往别处藏躲一时,事毕随我们上山快活。

禁子   (白)     多谢好汉!

史进   (白)     牢中所有罪人,尽数放出!

禁子   (白)     是啦。

             难友们劫牢反狱啦!

(众犯人同上,同作出监门,同下。禁子引史进、时迁、白胜同出监门。)

史进   (白)     节级哥你且去吧!

禁子   (白)     事后哪儿相会?

史进   (白)     安山镇相会。

禁子   (白)     多谢好汉。

(禁子下。)

史进   (白)     放起火来!

(火彩。)

史进   (白)     你我急往西瓦子里抄杀李睡兰的全家。

时迁、

白胜   (同白)    请!

(史进、时迁、白胜同下。四牢子手同上,同救火,同下。)

【第十五场】

(史进、时迁、白胜同上,四牢子手持刀同上,同打。史进、时迁、白胜同夺刀杀四牢子手死。四长枪手同上,同打。史进、时迁、白胜同败下,四长枪手同追下。)

【第十六场】

(李氏上。)

李氏   (唱)     蜂刺入怀解衣赶,

             若不自首后悔难。

             陷落史进遭大难,

     (白)     啊!

     (唱)     心惊肉跳不安然。

(大伯急上。)

大伯   (白)     哎呀不得了啦!

李氏   (白)     怎么啦?

大伯   (白)     死囚牢起火,怕是梁山强人劫牢反狱,咱们可得提防提防哪。

李氏   (白)     哟,这可怎么好哪?

大伯   (白)     咱们收拾收拾,溜之乎也。

李氏   (白)     叫睡兰来!

大伯   (白)     睡兰!

(李睡兰上。)

李睡兰  (白)     来啦,什么事呀?

李氏   (白)     梁山强人劫牢反狱,咱们躲一躲吧。

(李睡兰哭。)

李睡兰  (唱)     收拾衣衫和细软,

(李睡兰收拾。)

大伯   (唱)     急忙躲避保安全。

李氏   (唱)     吓得我两腿打战战,

(史进、时迁、白胜同急上。扑灯蛾牌。史进、时迁、白胜同杀李氏、李睡兰、大伯死。四长枪手引樊清、万休同上,同擒史进、白胜、时迁。)
樊清、

万休   (同)     有请大将军!

(四文堂、四藤牌、四火牌引董平同上。)

董平   (念)     填平水泊擒吴用,踏破梁山捉宋江。

(董平入大帐。)

董平   (白)     何事?

樊清、

万休   (同)     史进等三人劫牢反狱,现被擒拿。

董平   (白)     押了上来!

(四长枪手押史进、白胜、时迁同进帐。)

董平   (白)     唗,尔等来做细作,若不是李睡兰父亲首告,几误了我一府良民;今又劫牢反狱,真果是胆大包身!

             来呀!各打一百大棍,将他三人打在木笼囚车,解京施刑。

四长枪手 (同白)    啊!

(四长枪手押史进、时迁、白胜同下。)

董平   (白)     掩门!

(众人同下。)

【第十七场】

(四喽兵、王英、燕青、扈三娘、孙二娘、林冲、徐宁、呼延灼、秦明、关胜、宋江同上。)

宋江   (念)     重驱水泊英雄将,再夺东平锦绣城。

(顾大嫂上。)

顾大嫂  (白)     参见大哥!

宋江   (白)     少礼。史进等怎么样了?

顾大嫂  (白)     史进三人,劫牢反狱,已然大功告成;不想又被董平擒住,打上囚车,要解京施刑。

宋江   (白)     如此,我们一面攻城,一面劫夺囚车。

             众哥弟,骂城去者!

王英、
燕青、
扈三娘、
孙二娘、
林冲、
徐宁、
呼延灼、
秦明、

关胜   (同白)    啊!

(众人同走圆场。)
王英、
燕青、
扈三娘、
孙二娘、
林冲、
徐宁、
呼延灼、
秦明、

关胜   (同白)    呔!董平小儿,出城会战!

董平   (内白)    草寇休得猖狂。

             众将官。开城杀贼!

(开城。董平、樊清、万休、四文堂、四籐牌、四火牌、四长枪手同上。二龙出水。囚车随出。四喽兵、王英、燕青、扈三娘、孙二娘、林冲、徐宁、呼延灼、秦明、关胜、顾大嫂同劫囚车。众人同立阵,大开打,车轮战。)

董平   (寄生草牌)  画鼓金鸣震,旌旗招展扬,

             军声人沸如潮浪。

             恁把那长枪大戟排牙仗,

             飞煌羽箭流星放。

             只看这两阵突闯将和兵,

             只看这冲锋打仗天神样。

(归总攒,四喽兵、王英、燕青、扈三娘、孙二娘、林冲、徐宁、呼延灼、秦明、关胜、顾大嫂、宋江同败下。董平耍枪花下。)

【第十八场

(四喽兵引宋江同上。)

宋江   (唱)     两阵冲突大交锋,

             往来厮杀有威风。

             小儿董平果英勇,

(宋江下马,上山。)

宋江   (唱)     寿春县界擒英雄。

(王英、燕青、孙二娘、扈三娘同上。)

扈三娘  (唱)     佯输诈败将他哄,

             驿路草屋设牢笼。

             夫妻联袂往前拥,

             准备马索并鸾铃。

(王英、燕青、孙二娘、扈三娘同下。三冲头。)

董平   (内西皮导板) 双枪并举似蛟龙,

(董平上。)

董平   (西皮快板)  铠甲护镜照日红。

             阵内横冲又直闯,

             杀得草寇影无踪。

             耀武扬威逞骁勇,

宋江   (唱)     驿路安排计牢笼。

     (白)     休得放走董平!

(王英、燕青、扈三娘、孙二娘同急上。)

扈三娘  (白)     呔,董平哪里走!

(扈三娘、董平同打。绊马索擒董平,樊清、万休同欲救,被林冲、徐宁刺死。宋江下山,林冲、徐宁、王英、燕青、扈三娘、孙二娘押董平同下。尾声。)
(完)


浏览次数:3933 ┊ 字数:15885 ┊ 最后更新:2014年03月27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