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遇龙镇》

主要角色
李大:丑
王氏:旦
刘秀:小生
李月仙:旦

情节
王莽篡汉,刘秀出走,至遇龙镇,为店家李大之妹李月仙识破,结为夫妇。

根据《京剧汇编》第五十八集:马连良藏本整理

录入:泠娜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379.79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李大上。)

李大   (白)     李大生来罗里罗嗦,娶了个好吃懒做的老婆。

     (念)     死人店铺活人开,一个去了百个来。早晨起来七件事,米面油盐酱醋柴。

     (白)     在下、李大。夫妇二人,在这遇龙镇上开设一座店房。前几天连阴天,店里一个客人没有。今儿个天气晴和,不免将招牌挂起,下几个客人也好度用。就是这个主意。

     (唱)     夫妻二人把店开,

             早晨起来挂招牌。

             将身坐在店门外,

             专等四方君子来。

(刘秀上。)

刘秀   (唱)     父王晏驾实可惨,

             王莽篡夺锦江山。

             苏献带兵将孤赶,

             小王逃走不得安。

             马武与贼去交战,

             邓禹求救未回还。

             行走之间抬头看,

             不觉来到旅店前。

     (白)     且住!看天色已晚,不免在此安歇。

             店家请了!

李大   (白)     这位君子敢是投宿的吗?

刘秀   (白)     正是。

李大   (白)     请进上房。待我将招牌摘去。

刘秀   (白)     因何将招牌摘去?

李大   (白)     君子你可知道,好客不要多,一个顶十个,这就是上房,请到里面坐。

             嗳,老婆,上房里住了一位客人,好好照应着。我到街上买点儿菜去啊!

王氏   (内白)    速去速来!

李大   (白)     我知道。

             客人少坐片刻,我去去就来。

刘秀   (白)     店东请便。

(李大下。)

刘秀   (白)     小王独坐店房,思想邓禹搬兵未到;马武交战,胜负未知,好不愁闷人也!

     (西皮慢板)  有小王坐店房神魂不定,

             想起了老王爷珠泪双倾。

             松棚会饮药酒龙归海境,

             贼王莽篡汉室锦绣江洪。

             多亏了柴文俊救孤性命,

             有小王与母后未得相逢。

             邓先生为汉室机谋尽用,

             马子章留反诗定把汉兴。

             到如今战苏献胜负不定,

             邓先生搬救兵未见回程。

             但愿得灭莽贼汉室一统,

             那时节君臣们同享太平。

             有小王在店房心不安静,

(李大上。)

李大   (唱)     买来了萝卜、南瓜、韭菜、葱。

     (白)     老婆子,菜买来了,拿了去做吧。

王氏   (内白)    你问问客人,想吃什么饭?

李大   (白)     这倒不错。待我问问。

             请问客人,想吃什么饭?

刘秀   (白)     随便就好。

李大   (白)     随便,随便。

             老婆子,客人说啦,要吃“随便”,拿了去做吧。

王氏   (内白)    是。

众邻人  (内同白)   嗳,李大,打更啦!

李大   (白)     伙计们,今儿个我店里住了客人啦,没人伺候,你们替我打一夜吧。

众邻人  (内同白)   也好,叫你老婆同我们歇一夜吧。

李大   (白)     这是什么话?

众邻人  (内同白)   老实话。

李大   (白)     你们先去,我随后就到。

             我说客官,我有话告诉你说:只因王莽坐了天下,出下榜文捉拿妖人刘秀。我们这遇龙镇上,家家户户,轮流打更。今天派在我的头上啦。你在店里,不要出去,我对你说,这是厨房,饿了有东西吃。这座房是我妹子的房,千万不可进去!记着!这座房是我老婆的房,要是闷的慌,串门儿倒不要紧,记清啦。我打更去啦。

(李大下。)

刘秀   (白)     闷煞小王也!

     (唱)     一见店东他去了,

             不由小王心内焦。

             昏昏沉沉桌案倒,

             何日才把愁眉消!

(李月仙上。)

李月仙  (唱)     轻移莲步出绣房,

             不由奴家自思量。

     (白)     奴家,李月仙。自幼父母双亡,跟随兄嫂长大成人。这且不言。今天上房住了一位客人,我看他年纪不大,五官端正,并非平常之人,双眉愁锁,必有什么心事在怀。哥哥打更去啦,我不免去至上房,听他说些什么。行行去去,来此已是。待我站在窗外,偷听一回。正是:

     (念)     欲知他人事,且听口中言。

刘秀   (白)     小王独坐店中好不焦躁人也!

     (唱)     独坐店房泪双流,

             思想马武统貔貅。

             但愿莽贼早授首,

             好与父王报冤仇。

             若得兴汉功成就,

             一统山河方罢休。

李月仙  (白)     原来是他。

             开门来!

刘秀   (白)     是哪个?

李月仙  (白)     开开门就知道啦!

刘秀   (白)     来了。

李月仙  (白)     拿住啦!

刘秀   (白)     拿住什么?

李月仙  (白)     妖人刘秀!

刘秀   (白)     小姐,你怎说我是妖人刘秀呢?

李月仙  (白)     你口称小王长,小王短,还说不是吗?

刘秀   (白)     这个!小王正是刘秀,你不要高声喊叫,小王日后若能兴汉,封你一宫,岂不是好?

李月仙  (白)     既如此,谢主隆恩!

刘秀   (白)     平身。

李月仙  (白)     启千岁:在此上房倘若走漏风声,那还了得!随奴到后面小房里安身。

刘秀   (白)     如此甚好。

李月仙  (白)     随我来!

     (唱)     手挽手儿进绣房,

             君妃对面作商量。

     (白)     幼主请坐,小妃参贺!

刘秀   (白)     平身,赐坐!

李月仙  (白)     谢过千岁!

(王氏上。)

王氏   (念)     急急忙忙,出了厨房;有人若问,我是李大的婆娘。

     (白)     奴家,王氏。配夫李大。开店度日。只因这几天阴天下雨,没有什么买卖。今儿个天晴啦,住了一位客人,进了店来,要吃什么“随便”。我知道“随便”是怎么个做法?我杀了一只鸡,剩了些汤汤水水,我想月仙妹子是有病之人,不免送给她吃去,保养保养,岂不是好?就是这个主意。来此已是。

             我说妹子,开门来!

李月仙  (白)     是谁呀?

王氏   (白)     哎呀我的妹子,你病了这么些日子,嫂子我哪一天不来给你送茶送饭,怎么今天闹的连嫂子我的声音也听不出来啦?

李月仙  (白)     原来是嫂子。你要没什么事,就不用进来啦!

王氏   (白)     快快开门,我有事,给你送东西来啦!

李月仙  (白)     什么东西?

王氏   (白)     我说妹妹,你不知道,今天咱们店里住了一位客人,他要吃什么“随便”。妹妹你也知道,嫂子我什么东西不会做呀?就是这个“随便”差一点儿。倒把我给难为坏啦。没办法啦,我杀了一只鸡,糊里糊涂做给那位客人吃了。剩下了一些汤汤水水,嫂子我想着给妹妹你是有病之人,吃上点儿,也是保养人的,你说好不好?

李月仙  (白)     多谢嫂子想着小妹。我要用两双筷子。

王氏   (白)     哎哟,你成了姑奶奶啦,你一个人吃饭,怎么用两双筷子哪?说给嫂子听听。

李月仙  (白)     嫂子有所不知,小妹我如今病体痊愈,要两双筷子,小妹好敬神送圣呀!

王氏   (白)     哎呀!不是妹妹说,嫂子真不知道。早点儿你告诉嫂子,我叫你哥哥再多买点儿供菜,敬敬神圣,才是正理。如今说也晚啦,改天咱们多敬一回,等我去取两双筷子来。

(王氏下。李月仙关门。)

李月仙  (白)     幼主在此多住几日,等候救兵才是。

刘秀   (白)     邓先生到此,小王便要起行。

(王氏上。)

王氏   (白)     怎么又把门关起来啦?开门!

李月仙  (白)     来了。

(李月仙开门,王氏进门。)

王氏   (白)     两双筷子在此。

李月仙  (白)     嫂子出去吧。

王氏   (白)     嫂子我看你送神。

李月仙  (白)     小妹送神,你看不得,出去吧。

(李月仙推王氏出,关门。)

王氏   (白)     你看这个丫头。每天见我,有说有笑,我有事,都不让我走。今天怎么见了我变颜变色的,这是怎么一回事?莫非她有什么心事吗?嗳,待我来听一听,便知明白。

李月仙  (白)     幼主,请尝这鸡汤可好吗?

刘秀   (白)     汤水倒好。就是缺少佐料。

王氏   (白)     我给你送酱油来啦。开门!

李月仙  (白)     来了。

(李月仙开门。)

王氏   (白)     妹妹你跟谁说话哪?

李月仙  (白)     嫂子,你听见了吗?

王氏   (白)     听见啦。

李月仙  (白)     小妹与神圣说话哪。

王氏   (白)     哎呀!我的妹妹,你也不用哄我,要是有人,你把他放出来,咱们一同玩耍,嫂子我瞒着你哥哥,咱们姐俩守着一个,还玩不到天上去吗?

李月仙  (白)     嫂子别这么胡言乱语,哪我来的什么人?

王氏   (白)     没有人?想吃独的,你与我走过来!再与我走过去!

(刘秀隐在李月仙身后,被王氏发现。)

王氏   (白)     哎哟!我的妈呀!

     (唱)     一见娃娃怒气发,

             不由王氏咬银牙。

             遇龙镇上访一访,

             李大本是好人家。

             怒气不息将你打,

             霎时叫你染黄沙。

李月仙  (唱)     月仙慌忙来跪下,

             尊声嫂嫂听根芽:

             高抬贵手饶恕吧,

             不可喊叫惊吓他。

             他本汉朝幼主驾,

             登基举家受荣华。

王氏   (白)     我把你这个丫头,想吃独食,这就叫你吃不成!像这事情,我也不敢自己做主。我去把你哥哥叫来,再跟你们俩算帐!这可让出了空儿来啦,你们想怎么玩,就怎么玩去吧!

(刘秀、李月仙同下。)

王氏   (白)     唉,李大啊!你妹子……哎呀!这个丑事,我怎么说出来哪!嗳,她做得出来,我就说的出来。

             李大,啊,你妹子房里有了人啦!

(王氏下。)

【第二场】

(李大上。)

李大   (念)     鼓打三更半夜交,肩扛棍棒腰带刀。

(王氏内叫喊声。)

李大   (唱)     耳边又听人喊叫,

(王氏上。)

王氏   (白)     李大啊!快快家来,你妹子房里有了人啦。

(王氏过场,下。)

李大   (唱)     想是街坊闹吵吵。

             忽然一阵臭风到,

(王氏上。)

李大   (白)     哎哟!

     (唱)     原来是我的乖乖小娇娇。

王氏   (白)     我说李大呀,今儿个天暖和,我劝你不用戴这个帽子啦!

李大   (白)     我告诉你,天暖也得戴,天寒也得戴。要是不戴,不是让人家就不知道我是怎个人了吗?

王氏   (白)     不戴的好!

李大   (白)     我偏要戴!

王氏   (白)     你既然要戴,李大,你的帽子哪?怎么戴着个和尚帽子?

李大   (白)     待我来看一看。𠳶𠳶!再一个𠳶!我把你个臭东西!怎么跑到李大爷头上来啦?

王氏   (白)     李大,你这帽子是在哪里戴来的?

李大   (白)     你问谁呀?

王氏   (白)     问你!

李大   (白)     𠳶𠳶!又是一个𠳶!我把你这个臭蹄子!狗贱人!我不问你,你反来问我,这是在你床头上戴来的。

王氏   (白)     当家的,说了半天,是那个帽子,这你可不用生气呀!这是水月庵和尚的,只因四月初八化缘回来,天气温暖,他把帽子放在咱家床上,临走他也忘啦。到今儿个也没来取,你知道啦。

李大   (白)     这也罢啦。我且问你,三更半夜,你不在家里,来到街上吆吆喝喝,见了我摇头摆尾,是个什么样儿?

王氏   (白)     李大,我有话跟你说,你可别生气呀。

李大   (白)     我不生气。

王氏   (白)     你妹子有了丑事啦。

李大   (白)     慢着!待我来听听。

(〖起三更鼓〗。)

李大   (白)     我把你个婆娘的,我把你个婆娘的!才交半夜子时,你又说起丑时来啦。

王氏   (白)     你不要“子时”“丑时”,我实对你说吧,你妹子心里有了人啦。

李大   (白)     但不知有了几个?

王氏   (白)     还有几个?就是一个。

李大   (白)     一个还好,我不怕,怕的是七八十来个,哎呀,天啊,我的青天、蓝天、月白天哪!

(李大卧。)

王氏   (白)     你看看,李大听说他妹子房里有了人,喜得他连蹦带跳,冰冷的地就躺下啦。

(李大起。)

李大   (白)     我把你这个贱人!为丈夫的听了你的话,气得我昏倒在地。你就该走上前来,将为丈夫的扶起,后心捶上几掌,叫几声:“我的人!我的肉!我的心肝!我的连手!”才是道理。那才称得起“三从四德”,贤惠的媳妇。

王氏   (白)     既然如此,咱们再重来。李大,你妹子房里有了人啦!

李大   (白)     有几个?

王氏   (白)     就是一个。

李大   (白)     还好,一个我不怕,怕的是七八十来个。哎呀,天啊,我的青天、蓝天、月白天哪!

(李大卧。)

王氏   (白)     嗳,李大,当家的!我的人!我的肉!我的心肝!我的连手!

李大   (白)     气煞我也!

     (唱)     听一言来怒气发,

             不由李大咬钢牙。

             叫声老婆前引路,

(李大、王氏同进门,同望。)

李大   (唱)     一见好像认识他。

             恶狠狠钢刀来举起,

             管叫一命染黄沙。

王氏   (白)     当家的,你知道这娃娃是谁?

李大   (白)     我知道,他是我的大儿子。

王氏   (白)     方才你妹妹告诉我,他是汉朝幼主妖人刘秀!

李大   (白)     是他吗?好啦,李大要发财啦。

王氏   (白)     怎么要发财?

李大   (白)     他既是刘秀,我将他献与莽主,必然封九齐王,岂不发了财吗?

王氏   (白)     只有三齐王,哪有九齐王啊?

李大   (白)     莽主见我的功劳大,多封六齐。

王氏   (白)     罢啦。你可知刘秀手下有两员大将,一个姚期,一个马武,闻听你把刘秀献与莽主,岂肯与你干休?把你一把——

李大   (白)     哎哟,我的妈呀!

(李大趴下。)

王氏   (白)     你是怎么啦?

李大   (白)     我叫马武抓的。

王氏   (白)     是我说的,哪儿有马武啊?

李大   (白)     没有马武,我也好啦。

王氏   (白)     哎呀,就是这个胆子,还敢拿刘秀哪?

李大   (白)     话要说完,马武一把怎么样?

王氏   (白)     说了你害怕。

李大   (白)     你说明白啦,我就不怕啦。

王氏   (白)     不怕啦,他一把抓出你的龟屎来!

李大   (白)     这个事你看怎么办好哪?

王氏   (白)     依我的主意,不如将咱们妹子许配幼主,你我也就发了财啦,你岂不是国舅爷了吗?

李大   (白)     只是一件,倘若王莽知道,又怎么好哪?

王氏   (白)     哪能管这许多,你拿主意吧。

李大   (白)     按你的主意,这么会儿我成了他的大舅子啦,也罢,叫他们两人到里头玩官的去吧!我说老婆,咱们妹子做了娘娘,咱们两口子是什么东西?

王氏   (白)     咱们妹子做了娘娘,你岂不是个国舅爷爷吗?

李大   (白)     我是国舅爷爷,你是什么做的?

王氏   (白)     这是什么话?我就是国舅奶奶。

李大   (白)     咱们演习演习看。

王氏   (白)     好,好!我说那边儿来的敢是国舅爷爷吗?

李大   (白)     正是。那厢来的可是国舅奶奶吗?

王氏   (白)     不敢,国舅爷爷请前行。

李大   (白)     不敢,国舅奶奶请前行。

王氏   (白)     如此有僭了!

(〖三锣〗。)

王氏   (白)     哎呀!闪了老娘的腰啦!

李大   (白)     闪了腰事小,不要闪了小国舅!看起来,李大福份不小。

             闲人闪开,天下无双的官大舅子来也!

     (笑)     哈哈哈……

(李大、王氏同下。)
(完)


浏览次数:593 ┊ 字数:5550 ┊ 最后更新:2019-01-18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