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梅花络》

主要角色
贾宝玉:小生
黄莺儿:旦
白玉钏:旦
袭人:旦
薛宝钗:旦

情节
贾宝玉卧病,思食莲叶羹,王夫人令白玉钏、黄莺儿往送。贾宝玉知黄莺儿手巧,烦结梅花络。薛宝钗适至,言以不如结络以盛玉,贾宝玉称妙不已。

根据《京剧汇编》第五十七集:郝效莲藏本整理

录入:chrislew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20.96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二仆妇引白玉钏、黄莺儿同上)

白玉钏  (念)     奉命送莲羹,

黄莺儿  (念)     一同到怡红。

白玉钏  (白)     奴家、白玉钏,

黄莺儿  (白)     奴家、黄莺儿。

白玉钏  (白)     莺儿姐请啦!

黄莺儿  (白)     请啦!

白玉钏  (白)     太太命我们送莲羹到“怡红院”,你我一同前去。但是一件。

黄莺儿  (白)     哪一件?

白玉钏  (白)     那宝二爷乃是负心无义之人,你我切不可理会于他。

黄莺儿  (白)     此话怎讲?

白玉钏  (白)     姐姐听了!

     (唱)     未开言不由人双眉蹙损,

             叫一声莺儿姐细听分明:

             曾记得金钏姐无端落井,

             那便是宝二爷负义害人。

黄莺儿  (白)     何以见得哪?

白玉钏  (白)     姐姐呀!

     (唱)     有一日金钏姐午倦倚枕,

             恰逢着宝二爷来省夫人。

             他因见夫人睡午窗人静,

             便来势向我姐戏谑调情。

黄莺儿  (白)     啊,竟有这等事!后来怎么样哪?

白玉钏  (白)     姐姐呀!

     (唱)     再不想将夫人猛然惊醒,

             反说道我姐姐勾引爷们。

黄莺儿  (白)     哎呀,真真冤枉!

白玉钏  (白)     还有冤枉在后头呢!

     (唱)     惹动了夫人嗔大施家法,

             立刻要将我姐赶出府门。

黄莺儿  (白)     那宝二爷他便该从旁搭救才是呀!

白玉钏  (白)     哎,再休提起!

     (唱)     提起了此话痛伤心,

             宝二爷真是负心人。

             当时非但不搭救,

             竟然一溜自逃奔。

             因此我姐才投井,

             她羞愧难禁玉殒香消一缕魂。

黄莺儿  (白)     这就是宝二爷的不是啦,难怪妹妹你恨他呀!

白玉钏  (白)     姐姐呀!

     (唱)     人生寿夭原天命,

             岂能无故怨他人。

             宝二爷倘若非薄幸,

             又何至金簪落井竟成真。

黄莺儿  (白)     往事不必重提。你看前面离“怡红院”不远,你我送汤去吧。

     (唱)     绿沉沉声寂寂怡红院进,

白玉钏  (唱)     心恹恹泪涟涟痛姐情深。

黄莺儿  (唱)     劝玉妹释悲怀休提往事,

白玉钏  (唱)     没奈何举罗巾权拭啼痕。

(白玉钏、黄莺儿同下。)

【第二场】

(袭人扶贾宝玉同上。)

贾宝玉  (白)     哎呀!

     (唱)     自那日为金钏受人诘叱,

             触怒了老严亲雷霆大发。

             这是我自不肖甘受笞挞,

             反累了众姐妹暗自嗟呀。

             到如今闲无事将养一榻,

(贾宝玉坐。)

贾宝玉  (唱)     倚茜窗思旧事独对庭花。

白玉钏、

黄莺儿  (内同白)   走哇!

(白玉钏、黄莺儿同上。)

黄莺儿  (唱)     绕曲径寻回廊小院人静,

白玉钏  (唱)     捧莲碗移玉趾微荡画裙。

(黄莺儿、白玉钏同进门。)

黄莺儿  (白)     给二爷请安!

贾宝玉  (白)     我道是谁?原来是玉钏、莺儿两位姐姐。

(白玉钏不理。)

黄莺儿  (白)     不敢。

贾宝玉  (白)     二位姐姐请坐。

黄莺儿  (白)     二爷在上,哪有我们的座位!

白玉钏  (白)     叫你坐下,你就坐下,不用客气,管什么爷不爷的哪!

贾宝玉  (白)     着啊,你自管坐下。

黄莺儿  (白)     那是断断不敢。

贾宝玉  (白)     如此,袭人姐姐,陪莺儿姐姐外边去吧。

袭人   (白)     妹妹随我来!

(袭人、黄莺儿同下。)

贾宝玉  (白)     啊玉钏姐姐,你一向可好?

白玉钏  (白)     左不过是奴才,可有什么好不好的哪!

贾宝玉  (白)     这汤是哪个叫你送来的?

白玉钏  (白)     左不过是太太、奶奶们罢啦。

贾宝玉  (白)     有劳姐姐,将汤递与我吧。

白玉钏  (白)     我不当这个差使。

贾宝玉  (白)     好姐姐,递我一递,我两腿疼痛,难以起身。

(白玉钏不理。)

贾宝玉  (白)     姐姐一定不肯方便,少不得我自己来端。

(贾宝玉起身,痛。)

贾宝玉  (白)     哎呀!

     (唱)     她那里负气儿扬扬不睬,

             我待要取羹汤疼痛难挨。

白玉钏  (白)     呀!

     (唱)     似这般现世报令人难耐,

             我只得取羹汤与你消灾。

     (白)     这才是自作自受,别叫我瞧不起你啦。

(白玉钏取汤递与贾宝玉喝。)

贾宝玉  (白)     哎呀,好难吃!

白玉钏  (白)     阿弥陀佛!这样东西还说不好吃,真是罪过!

贾宝玉  (白)     委实难吃。不信你来尝一尝,便知道了。

(白玉钏尝。)

贾宝玉  (白)     你尝过了?

白玉钏  (白)     尝过啦。

贾宝玉  (白)     好吃不好吃呀?

白玉钏  (白)     好吃得很。

(贾宝玉笑。)

贾宝玉  (白)     原本好吃呦。

白玉钏  (白)     我倒上了他的当啦。你说好吃不是?

贾宝玉  (白)     正是。我说好吃得很。

白玉钏  (白)     我可不给你吃啦。

贾宝玉  (白)     好姐姐,给我一点吃吧。

白玉钏  (白)     我偏不给。

贾宝玉  (白)     赏我一点吃吧。

白玉钏  (白)     偏不赏,偏不赏!

(白玉钏递汤又缩回,贾宝玉央求。)

白玉钏  (白)     呃!

(二婆子暗同上。)

二婆子  (同白)    给宝二爷请安!

(白玉钏失手摔碗。)

贾宝玉  (白)     哎呀,姐姐可曾烫了手么?

白玉钏  (白)     我倒没有烫手,你瞧瞧你自己吧。

(白玉钏下。)

贾宝玉  (白)     哎呀,原来我倒烫着了。

(二婆子同背身。)

二婆子  (同白)    天下真有这样呆子。

贾宝玉  (白)     你二人可是傅府来的?

二婆子  (同白)    正是。

贾宝玉  (白)     秋芳小姐,在家做些什么?

二婆子  (同白)    无非是吟诗写字。

贾宝玉  (白)     原来如此。也是一个聪明的女子。

二婆子  (同白)    正是。告辞!

贾宝玉  (白)     啊,袭人姐姐哪里?

(袭人上。)

袭人   (念)     忽听二爷唤,急忙到床前。

     (白)     二爷何事?

贾宝玉  (白)     替我送送二位婆婆,烦劳回府致意秋芳小姐,说我病体已好,诸多费心便了!

     (唱)     有劳致意秋芳姐,

             道我贱恙已将痊。

二婆子  (同白)    是。

(二婆子同下。)

贾宝玉  (白)     啊,莺儿姐姐哪里?

(黄莺儿上。)

黄莺儿  (念)     小识同心结,忽听唤金莺。

     (白)     二爷唤我何事?

贾宝玉  (白)     请你来此,非为别事,前次见你所打之络,巧妙非常。今日无事,烦劳与我打上几个。

黄莺儿  (白)     这个容易,但不知二爷您要打什么花纹,何种颜色?

贾宝玉  (白)     哎呀,这个倒把我问住了。你每样与我打上几个就是了。

(黄莺儿笑。)

黄莺儿  (白)     哎呦,那可打不了那么多。

贾宝玉  (白)     究竟有什么花样,请姐姐说与我知。

黄莺儿  (白)     方胜、连环、必定如意、万字不断、象眼、椒纹、花云流露、分瓣梅花。

贾宝玉  (白)     好了,好了,你说的太多,我听也听不清楚,如何是好?

黄莺儿  (白)     这个!

贾宝玉  (白)     我只问你上次与三姑娘打的是什么花样?

黄莺儿  (白)     那叫分瓣攒心梅花。

贾宝玉  (白)     着啊,就是那个便好。

黄莺儿  (白)     如此待我打起来!

(黄莺儿打络。)

黄莺儿  (唱)     黄莺儿在怡红晴窗小住,

             手理着五色丝巧结网络。

贾宝玉  (白)     啊莺儿姐姐,你好一双巧手。

黄莺儿  (唱)     宝二爷他一旁温存与我,

             猛然间一件事兜在心头。

贾宝玉  (白)     啊莺儿姐姐,我想你家小姐与你这样一对神仙似的人儿,将来不知何人有福,方能消受。

黄莺儿  (白)     二爷休要取笑,想我乃是婢女,下贱之人,何足挂齿。只是我们小姐她——

贾宝玉  (白)     怎么样啊?

黄莺儿  (白)     真要有福气的,方能消受?

贾宝玉  (白)     何以见得呢?

黄莺儿  (白)     二爷你有所不知,她有几件人家没有的好处。

贾宝玉  (白)     什么好处,倒要请教。

黄莺儿  (白)     我不说啦。

贾宝玉  (白)     休要害臊,到底是什么好处?

黄莺儿  (白)     呀!

     (唱)     他那里软意儿苦苦问我,

             这时候倒叫我怎能不说。

             无奈何出房门用目四瞧,

(黄莺儿出门看。)

黄莺儿  (唱)     果然是无一人何妨饶舌。

     (白)     二爷,你既真心问我,若不说出来,也对不住你。但是一件!

贾宝玉  (白)     哪一件?

黄莺儿  (白)     我告诉你,你可不许告诉别人!

贾宝玉  (白)     这个自然。我是一定不告诉别人的。

黄莺儿  (白)     我们小姐她呀!

贾宝玉  (白)     她有什么好处?

黄莺儿  (白)     她呀,她呀!

贾宝玉  (白)     她到底有什么好处啊?

薛宝钗  (内白)    走哇!

(薛宝钗上。)

薛宝钗  (唱)     闲无事来至在绛芸轩下,

             又只见黄莺儿巧结梅花。

     (白)     莺儿,你在此打络作甚?

黄莺儿  (白)     是宝二爷叫我打的。

贾宝玉  (白)     啊宝姐姐,是我烦她打的。

薛宝钗  (白)     打此何用?

贾宝玉  (白)     不是姐姐提起,我倒忘怀了。到底作什么用呢?

薛宝钗  (白)     我到想起一个用处来了。

贾宝玉  (白)     作何用处?

薛宝钗  (白)     待我寻几根乌丝珠线,打一个络子,把那块宝玉络起来,你道好是不好?

(贾宝玉拍手。)

贾宝玉  (白)     妙极,妙极。正是:

     (念)     梅花结络闲无事,

薛宝钗  (念)     芳心指点到通灵。

贾宝玉、

薛宝钗  (同白)    请!

(贾宝玉、薛宝钗同下。)
(完)


浏览次数:2760 ┊ 字数:3581 ┊ 最后更新:2007年07月11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