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三求计》

主要角色
诸葛亮:老生
刘琦:小生
刘备:老生
刘表:老生

情节
诸葛亮甫归新野,值孙权破黄祖,刘表邀刘备议事,诸葛亮同往。时刘琦以蔡氏谋害,求计自保,刘备为避嫌,密荐诸葛亮。俟诸葛亮回拜,刘琦二次问计,诸葛亮假怒未允。刘琦复请诸葛亮至密室,三次求计,诸葛亮始教刘琦避江东。夏侯惇欲犯荆州,刘备驰归新野,拜诸葛亮为军师,招军买马,以防曹兵。

根据《京剧汇编》第五十四集:马连良藏本整理

录入:人生过客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518.28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场设城门。)

刘备   (内唱)    弟兄离了卧龙岗,

(四文堂、四将官、张飞、关羽、刘备、诸葛亮同上。)

刘备   (唱)     我与先生叙衷肠。

             想我高祖把业创,

             楚汉相争动刀枪。

             先到咸阳为皇上,

             后到咸阳保朝堂。

             多亏韩信韬略广,

             还有军师汉张良。

             项羽英勇无人挡,

             韩信用计丧乌江。

             二百年出了贼王莽,

             毒死平帝实惨伤。

             光武白水兴兵将,

             扫除贼莽丧无常。

             四百年献帝朝纲掌,

             又出奸曹似虎狼。

             因此才把卧龙访,

             重整汉业旧家邦。

             勒住丝缰用目望,

             又见新野旌旗扬。

             人来与爷朝前闯!

(众人同走圆场。八上手执大纛旗引糜竺、糜芳、孙乾、简雍、赵云同出城迎接。)

刘备   (唱)     众卿免礼站两旁。

             坐立马上把话讲,

             四弟进前听端详:

             头前引路城内往,

     (白)     先生!

诸葛亮  (白)     明公!

刘备   (唱)     并马同行共商量。

(众人同进城,同下。四文堂、四将官、张飞、关羽、糜竺、糜芳、孙乾、简雍、赵云、刘备、诸葛亮同上,同挖门。)

刘备   (白)     先生请来上坐!

诸葛亮  (白)     山人怎敢。主公请上坐!

刘备   (白)     备斗胆了。

             众位贤弟,请坐!

关羽、
张飞、

赵云   (同白)    谢坐!

刘备   (白)     今得先生扶孤,乃备之幸也!

(家将上。)

家将   (白)     启主公:今有荆州差人到此,请主公前去议事。来人外面等候回音。

刘备   (白)     叫他急速回去,说我随后就到。

家将   (白)     遵命!

(家将下。)

刘备   (白)     先生,今有刘表差人来请议事。望先生指教,还是去与不去?

诸葛亮  (白)     主公,他既然差人相请,断无不去之理。此事必因江东破了黄祖,故此来请主公前去商议报仇。亮随同前去,随机应变,主公以为如何?

刘备   (白)     先生所言有理。

             二弟!

关羽   (白)     大哥!

刘备   (白)     你同众位将军守护新野。三弟带领五百人马,一同前往荆州。

关羽、

张飞   (同白)    遵命!

刘备   (白)     先生,备此番到了荆州,见了景升,与他怎样言讲?

诸葛亮  (白)     主公不必为难。此去见了刘表,先拜谢襄阳之事。他若令主公征讨江东,切不可应允,只说我等回归新野,整顿人马,再作商议。他若另有别言,看我眼色行事。

刘备   (白)     备谨记。

             三弟,吩咐外面备马伺候。大家饮宴之后,同往荆州去者!

张飞   (白)     遵命。

(张飞下。)

刘备   (白)     先生请!

诸葛亮  (白)     主公请!

(众人同下。)

【第二场】

(四太监引刘表同上。)

刘表   (唱)     孙权兴兵来攻打,

             可叹黄祖染黄沙。

             程普、甘宁威风大,

             要把荆州一马踏。

             怎奈兵微将又寡,

             难以兴兵抵挡他。

             差人去请族弟驾,

             一同商议把兵发。

(大太监上。)

大太监  (白)     启主公:刘皇叔到。

刘表   (白)     待孤迎接。

大太监  (白)     主公出迎!

(吹打。四文堂、四大铠、张飞、刘备、诸葛亮同上。)

刘表   (白)     啊贤弟!

刘备   (白)     宗兄!

刘表、

刘备   (同笑)    啊哈哈哈……

刘表   (白)     贤弟请!

刘备   (白)     宗兄请!

刘表   (白)     贤弟请坐!

刘备   (白)     有坐!

刘表   (白)     贤弟驾到,未曾远迎,面前恕罪!

刘备   (白)     岂敢岂敢!前者小弟酒后失言,望乞宗兄海涵!

刘表   (白)     岂敢!愚兄已知贤弟被害之苦,即欲斩蔡瑁首级以献贤弟,因众将哀求,方肯饶恕。都是愚兄失察之过,幸勿见罪!

刘备   (白)     岂敢岂敢!此非蔡将军之错,皆下人所作。

刘表   (白)     贤弟,同来此位却是何人?

刘备   (白)     此乃徐元直走马举荐的卧龙先生,小弟聘请前来相助。

刘表   (白)     哦!

刘备   (白)     先生见过刘主!

诸葛亮  (白)     山人参见刘主!

刘表   (白)     先生少礼!

诸葛亮  (白)     谢刘主!

刘表   (白)     久仰先生大名,如雷贯耳,恨不能早会尊颜。今得相见,三生有幸!

诸葛亮  (白)     不敢不敢。我乃山村愚人,何劳明公过奖?

刘表   (白)     先生请坐!

诸葛亮  (白)     谢坐!

刘备   (白)     三弟见过我宗兄!

张飞   (白)     参见刘主!

刘表   (白)     三将军少礼,请坐!

张飞   (白)     谢坐!

刘备   (白)     宗兄呼唤小弟前来,有何事议?

(大太监献茶。)

刘表   (白)     贤弟请用茶,茶罢再讲。

刘备   (白)     宗兄请!

刘表   (白)     先生、三将军请!

诸葛亮、

张飞   (同白)    请!

刘备   (白)     宗兄到底为了何事?

刘表   (白)     唉,贤弟呀!

     (唱)     只为东吴犯边境,

             甘宁带兵取夏城。

             恐怕难保荆州郡,

             程普东门扎大营。

             黄祖奋勇把兵领,

             他与甘宁来战征。

             甘宁一人难取胜,

             诈败佯输用计行。

             程普带兵去助阵,

             甘宁暗中放刁翎。

             可叹黄祖身丧命,

             犹恐来夺荆州城。

             差人去把贤弟请,

             商议破关可安宁。

刘备   (唱)     黄祖失计身丧命,

             性暴疆场丧残生。

             今若兴兵破吴境,

             又叫何人保守城?

刘表   (唱)     愚兄年迈少血性,

             多病难医实无能。

             只求贤弟来助阵,

             执掌荆州大事情。

(诸葛亮与刘备使眼色。)

刘表   (白)     贤弟,愚兄精神恍惚,不能理事。我死之后,贤弟你便执掌为荆州之主!

(诸葛亮喜。)

刘备   (白)     宗兄何出此言,弟安敢当此重任?弟回归馆驿,再作商议。

刘表   (白)     愚兄相送!

刘备   (白)     宗兄请回!

(四文堂、四大铠、张飞、刘备、诸葛亮同下。)

刘表   (白)     唉!

     (唱)     贤弟执意不应允,

             叫我心中无计行。

             此时两难无计论,

             只恐荆州付他人。

(众人自两边分下。)

【第三场】

(四文堂、四大铠、刘备、诸葛亮同上。)

诸葛亮  (唱)     主公因何不应允,

             好叫诸葛解不明。

             早定良谋且占定,

             只恐荆州付旁人。

     (白)     方才景升欲以荆州交付主公。主公反倒推却不受,亮实不明。

刘备   (白)     先生有所不知,非我推却不受,只因景升待我恩义甚重,安忍乘危夺之,岂不遗笑于人!

诸葛亮  (白)     主公真乃仁慈之主也!

     (唱)     我主可称仁义主,

             天下第一世间无。

             就便与他来相顾,

             累断肝肠亲也疏。

(家将上。)

家将   (白)     启主公:公子刘琦前来求见。

刘备   (白)     有请!

家将   (白)     有请!

(刘琦上。)

刘琦   (白)     啊叔父!

刘备   (白)     贤侄!

刘琦、

刘备   (同笑)    啊哈哈哈……

刘琦   (白)     叔父在上,侄男大礼参拜!

刘备   (白)     贤侄少礼!

刘琦   (白)     谢叔父!

刘备   (白)     贤侄见过,这就是卧龙先生!

刘琦   (白)     啊先生,刘琦有礼!

诸葛亮  (白)     公子少礼,请坐!

刘备   (白)     贤侄见我,为了何事?

刘琦   (白)     唉,叔父啊!

     (西皮导板)  未曾开言泪双淋!

刘备   (白)     有话慢慢讲来!

刘琦   (唱)     尊声叔父听分明:

             我父年迈身多病,

             看看不久赴幽冥。

             荆州现有各州郡,

             小侄无能掌权衡。

             继母时常心怀恨,

             心中有些气不平。

             一心要害侄男命,

             怎能停妥保稳成。

     (白)     禀告叔父:继母偏向刘琮,只恐刘琦擎受荆州事业,暗地商议要害侄男。小侄今日前来面见叔父,我刘琦情愿不图事业,恳求叔父救了侄儿的性命!

(刘琦哭。)

刘备   (白)     贤侄,此乃你家务之事,难以管理。你今前来问我,实无主意相救。

诸葛亮  (笑)     哈哈哈……

刘备   (白)     先生发笑,定有妙计,何不救一救我侄儿性命!

诸葛亮  (白)     主公之言差矣!此乃刘姓家务之事,主公尚不能管,亮焉能料理!

     (唱)     满面堆欢腮带笑,

             尊声主公听根苗:

             家务之事臣难料,

             叫他另想妙计高。

             荆州事业并非小,

             关乎性命岂耽劳。

             快请高明去领教,

             寻个妙计出穴巢。

刘琦   (白)     呀!

     (唱)     我今看到这光景,

             心中明白就里情。

             皇叔心中必有计,

             故此他才这等行。

             站起身形把话论,

             告辞叔父与先生。

诸葛亮  (唱)     恕我不能多远送,

             望乞公子多谅情。

刘琦   (白)     先生请回!

     (唱)     即忙撩衣出大厅,

             故意慢慢且自行。

刘备   (白)     贤侄慢走!

刘琦   (白)     叔父!

刘备   (白)     贤侄附耳上来!

(刘备与刘琦耳语。)

刘琦   (白)     是,是,是。

刘备   (白)     必须如此如此,包管他有计策救你呀!

     (唱)     贤侄休得心急性,

             孔明救你命残生。

             打发孔明到家内,

             嘱咐言语定有成。

刘琦   (白)     谢叔父!

     (笑)     哈哈哈……

     (唱)     听罢言来笑盈盈,

             叔父倒有巧计行。

             但愿诸葛能救我,

             再谢叔父指教情。

刘备   (白)     贤侄请回!

刘琦   (白)     是。

     (笑)     哈哈哈……

(刘琦下。)

刘备   (白)     先生,公子刘琦前来拜访,必须回拜才是。我今有些心中不爽,烦劳先生替我过府拜望。未知先生肯去否?

诸葛亮  (白)     主公!

     (唱)     主公何必忒谦逊,

             小事休得这样云。

             过府回拜礼当正,

             赴汤投火臣应承。

             吩咐外面带能行!

(四文堂同带马。)

诸葛亮  (唱)     臣替主公走一程!

(诸葛亮下。)

刘备   (唱)     一见先生跨金镫,

             静坐馆中听信音。

     (笑)     哈哈哈……

(刘备、四大铠同下。)

【第四场】

(四文堂、诸葛亮同上。)

诸葛亮  (唱)     穿街过巷催马紧,

             不觉来到大府门。

     (白)     来,前去通稟,诸葛先生前来回拜。

文堂甲  (白)     是。门上哪位在?

(门官上。)

门官   (白)     什么人?

文堂甲  (白)     诸葛先生前来回拜。

门官   (白)     请稍待。

             有请公子!

(刘琦上。)

刘琦   (念)     有事在心头,终日皱眉头。

     (白)     何事?

门官   (白)     诸葛先生前来回拜!

刘琦   (白)     待我出迎。

(刘琦出门,看。)

刘琦   (白)     啊先生!

诸葛亮  (白)     啊公子!

刘琦、

诸葛亮  (同笑)    啊哈哈哈……

刘琦   (白)     先生请!

诸葛亮  (白)     公子请!

刘琦   (白)     先生请来上坐。

诸葛亮  (白)     告坐。我奉主公之命,特来回拜公子。

刘琦   (白)     不敢不敢!我与皇叔乃长幼之分,反劳先生的大驾至此,我刘琦担当不起。

(刘琦作揖。)

诸葛亮  (白)     公子多礼了哇,哈哈哈……

(门官献茶。)

刘琦   (白)     先生请茶!

诸葛亮  (白)     公子请!

刘琦   (白)     请!先生,琦有礼了!

诸葛亮  (白)     方才已经见过礼了。此礼为何?

刘琦   (白)     唉,先生哪!

     (唱)     先生既然将我问,

             请坐听我说原因。

             皆因继母心忒狠,

             苦苦害我命残生。

             恳求先生施恻隐,

             想个妙计救我身。

诸葛亮  (唱)     此乃家事非国政,

             公子你好欠聪明。

             我不过寄居把身稳,

             怎能随便论家情?

             皇叔不能来料理,

             外人谁敢乱调停!

             倘若泄漏风声紧,

             反害公子怎担承!

(四家丁同暗上。)

刘琦   (唱)     既承光临甚为幸,

             轻客之罪我不能。

             先生随我密室进,

             家丁与我设杯巡。

家丁甲  (白)     遵命!

诸葛亮  (白)     叨扰了哇,哈哈哈……

刘琦   (白)     不成敬意。先生请!

诸葛亮  (白)     公子请!

刘琦   (白)     你等回避了!

(四文堂、四家丁同下。)

刘琦   (白)     请!

诸葛亮  (白)     请!

刘琦   (唱)     我与先生把话论,

             恭诚敬酒表衷情。

(刘琦敬酒。)

刘琦   (唱)     走向前来忙跪定,

             口中不住尊先生。

             此处密室人肃静,

             先生有计快言明。

             只求继母少毒狠,

             刘琦一世感大恩。

(诸葛亮怒。)

诸葛亮  (白)     呃!

     (唱)     公子行事忒欺心,

             我无计策对你云。

             怒气不息出房门,

(诸葛亮欲走,刘琦急拉。)

刘琦   (唱)     先生休要动无名。

             有部古书先生看,

             请驾上楼看个真。

诸葛亮  (唱)     有劳引路一同请!

(刘琦领诸葛亮同走小圆场,同上楼,刘琦作掀楼梯,跪。)

刘琦   (唱)     再向先生求计行。

诸葛亮  (唱)     公子三求也无计,

             怎忍离间你骨肉情!

刘琦   (白)     哎!

     (唱)     先生执意不应允,

     (白)     也罢!

             不如自刎命归阴!

(刘琦拔剑。)

诸葛亮  (白)     且慢!

     (唱)     恐有泄漏我不肯,

             三番两次难我心。

刘琦   (白)     哎呀先生,你看这楼中,上不至天,下不在地,出君之口,入琦之耳,还有何人知晓?正可以先生赐教矣!

诸葛亮  (白)     公子,你可知疏不间亲,亮何敢为公子献计?

刘琦   (白)     今求先生已至三次。料先生计议已定矣,执意不肯指教我刘琦,此乃琦之不幸。天之命矣!我今死于先生面前,强如丧在别人之手。不如还是自刎了吧!

(刘琦欲自刎,诸葛亮抱刘琦手。)

诸葛亮  (白)     公子休得如此,我与你想计就是了!

     (唱)     事已至此我应允,

             有什么风波我担承。

             公子请起心放定,

刘琦   (唱)     刘琦随即谢先生。

诸葛亮  (唱)     有一个典故听我论,

             晋国重耳谁不闻?

             申生宫中身丧命,

             重耳在外得安宁。

             你在荆州命不稳,

             早离此地可逃生。

             现有机会倒也正,

             讨兵护守夏口存。

             避祸全身免受害,

             再也不生嫉妒心。

             江夏若是你威镇,

             江东征讨可挡迎。

             这条计策保管准,

             若依此计你命存。

刘琦   (笑)     哈哈哈……

     (白)     先生此计甚好。若是如此而行,我刘琦可得生矣。多谢先生指教之恩!

(刘琦拜。)

诸葛亮  (白)     岂敢!亮要告辞回归馆驿去了。

刘琦   (白)     来,将楼梯取过来!

(四家丁同上,同抬楼梯。)

刘琦   (白)     琦送先生下楼。

诸葛亮  (白)     请!

刘琦   (白)     请!

(诸葛亮、刘琦同下楼。)

诸葛亮  (白)     告别了哇,哈哈哈……

     (唱)     嘱咐之言牢牢记,

             切莫走漏此消息。

     (笑)     哈哈哈……

(四文堂同上,同带马。)

诸葛亮  (白)     请!

(四文堂、诸葛亮同下。)

刘琦   (唱)     怪不得叔父把卧龙请,

             胸中奇才果高明。

(刘琦、四家丁同下。)

【第五场】

(四文堂、四大铠、张飞、刘备同上。)

刘备   (唱)     诸葛过府去回拜,

             想他自有巧安排。

             袖内机关人难解,

             方显卧龙有奇才。

(诸葛亮上。)

诸葛亮  (唱)     暗救刘琦免其害,

             主公大事称心怀。

     (白)     参见主公!

刘备   (白)     先生少礼,请坐!

诸葛亮  (白)     告坐。

刘备   (白)     先生回拜公子刘琦,他讲些什么啊?

诸葛亮  (白)     启主公:那公子刘琦求计三次,是我再三不与他献计,刘琦要自刎身死。是臣暗用巧计,叫他在他父王驾前讨下人马,出镇江夏,以避继母陷害。

刘备   (白)     多谢先生!

(家将上。)

家将   (白)     启主公:刘主差人请主公过府议事!

刘备   (白)     哦,先生、三弟,在馆驿等候我过府议事,不久就回。

诸葛亮、

张飞   (同白)    (主公)(大哥)请!

刘备   (白)     来!带马过府!

四文堂  (同白)    啊!

(众人自两边分下。)

【第六场】

(四太监、二大太监、刘琦引刘表同上。)

刘表   (唱)     刘琦请兵镇江夏,

             孤王犹疑自嗟讶。

             久病忧思心牵挂,

             一阵昏迷眼又花。

             刘琦总把继母怕,

             只恐设计暗害他。

             东吴若再兴兵马,

             刘琦怎能动杀伐!

(门官上。)

门官   (白)     启主公:皇叔驾到!

刘表   (白)     待我出迎!

(吹打。四文堂、刘备同上,四文堂同下。)

刘备   (白)     啊宗兄!

刘表   (白)     啊贤弟!

刘表、

刘备   (同笑)    啊哈哈哈……

刘表   (白)     贤弟请!

刘备   (白)     宗兄请!

(门官献茶。)

刘表   (白)     贤弟请茶!

刘备   (白)     宗兄请!

刘表   (白)     请哪!

刘备   (白)     宗兄唤弟,又议何事?

刘表   (白)     贤弟呀!

     (唱)     相请不为别的事,

             江夏无人掌权奇。

             刘琦请兵他要去,

             愚兄为他心犹疑。

             贤弟总有高妙计,

             你替愚兄再寻思。

刘备   (唱)     兄长不必忧思虑,

             小弟有言听端的:

             江夏虽然重要地,

             别人只怕难扶持。

             宗兄休得心二意,

             命公子即去莫延迟。

刘表   (唱)     近闻曹操把兵起,

             探马不住报端的。

             有朝来把荆州取,

             无人与曹去对敌。

             假道荆州东吴洗,

             愚兄也要多防提。

             贤弟新野多得意,

             得了卧龙英名题。

             每日操练兵和将,

             夏侯惇一旁气不息。

             愚兄将微难抵挡,

             怕与荆州见高低。

     (白)     贤弟,倘若曹操兴兵前来,如何是好?

刘备   (白)     宗兄只管放心。东南之事,交与宗兄父子抵挡;西北之事,自有我桃园弟兄三个,料也无妨。小弟告辞,要回转新野去了!

刘表   (白)     待愚兄摆宴,你我宽饮几杯。

刘备   (白)     小弟要回转新野,安排兵马,堤防曹兵攻打。

刘表   (白)     军情紧急,兄不能相留。

刘备   (白)     宗兄,早些打发公子刘琦带兵威镇江夏要紧!

刘表   (白)     愚兄随后就命他往江夏,带兵威镇!

刘备   (白)     东吴、曹兵如有动静,小弟候信便了!

     (唱)     宗兄但把宽心放,

             些许小事弟承当。

             哪怕两处兵马壮,

             自有桃园刘、关、张。

             辞别宗兄把马上!

(四文堂同上,同带马,同下。)

刘备   (唱)     翻江闹海战一场!

     (白)     请!

(刘备下。)

刘表   (笑)     哈哈哈……

     (白)     刘琦!

刘琦   (白)     父王!

刘表   (白)     就命你带领三千人马,前去镇守江夏,不得有误!

刘琦   (白)     儿臣遵命!

(刘琦下。)

刘表   (白)     唉,儿呀!

     (唱)     父子未说知心话,

             叫我两眼泪如麻。

             儿行百里父牵挂,

             心中好似滚油炸。

(众人自两边分下。)

【第七场】

(诸葛亮上。)

诸葛亮  (唱)     玄德公三请我才把山下,

             凭阴阳如反掌恢复汉家。

             算就了曹孟德必兴人马,

             我把他比作了井底之蛙。

             奸曹操诓徐庶多有奸诈,

             最可叹老徐母命染黄沙。

             贼指望徐元直智谋广大,

             又谁知隐曹营一计不发。

             每日里闲谈论情虚意假,

             笑徐庶暗地间诓哄于他。

             我孔明扶汉室心胸浩大,

             秉忠心用妙计保定中华。

(四文堂、刘备同上,张飞自下场门上,看。)

张飞   (白)     大哥回来了!

刘备   (唱)     刘玄德到馆驿忙下战马,

张飞   (白)     大哥!

刘备   (白)     三弟!

张飞   (白)     大哥请!

刘备   (白)     三弟请!

     (唱)     我见了卧龙公细说根芽。

诸葛亮  (白)     啊主公回来了,请坐!

刘备   (白)     先生、三弟请坐!

诸葛亮、

张飞   (同白)    主公,那刘景升动静如何?

刘备   (白)     景升请我,只为公子刘琦镇守江夏之事。已然命公子前往江夏去了。我那宗兄犹恐孙、曹兴兵,攻取荆州,我言俱有桃园抵挡。

诸葛亮  (白)     主公人马度比曹操如何?

刘备   (白)     却也不如。

诸葛亮  (白)     主公之兵,不过数千人马。万一曹兵至此,何以迎敌?

刘备   (白)     我正愁此事,无有良策!

     (唱)     正踌躇曹操的兵势甚重,

             兵卒强战将勇数万余零。

             我这里一万人焉能取胜,

             兵又少将又微怎能战征。

             有崔琰与毛玠文可调动,

             夏侯惇真有那万敌之能。

             司马懿镇颍州终有大用,

             知天文晓地理韬略精通。

             夏侯惇他若是把兵来领,

             必得要加防范怎把计行?

诸葛亮  (唱)     劝主公免忧虑宽心放定,

             有为臣施妙计把贼来平。

             全凭着诸葛亮一支将令,

             管叫他瓦解冰消血染沙尘。

     (白)     主公可速回新野,招募民兵。亮自教之,可以迎敌。

刘备   (白)     啊,但则一件:一时间招募民兵,只怕难以训练,怎去迎敌?

诸葛亮  (笑)     哈哈哈……

     (白)     主公可知当初孙武子操练女子,尚然不难;何况这些民兵都是男子,焉有不能之理!

刘备   (白)     就依先生之言。

诸葛亮  (白)     请主公即回新野,为臣自有安置。外面备马伺候!

     (唱)     孙武子用兵鬼神惊,

             胸中韬略显奇能。

             主公上马足踏镫,

             为臣自然有调停。

(众人同下。)

【第八场】

(四文堂、糜竺、糜芳、简雍、孙乾同上。)
糜竺、
糜芳、
简雍、

孙乾   (同唱)    在新野遵奉了关公之命,

             往中途迎主公怎得消停。

孙乾   (白)     孙乾。

简雍   (白)     简雍。

糜竺   (白)     糜竺。

糜芳   (白)     糜芳。

孙乾   (白)     列位请了!

简雍、
糜竺、

糜芳   (同白)    请了!

孙乾   (白)     你我奉了二将军之命,迎接主公回转新野,大家马上加鞭!

简雍、
糜竺、

糜芳   (同白)    请!

孙乾   (唱)     远望着旌旗飘空中摆定,

             一定是主公回人马翻腾。

             忙加鞭在路旁下马立等,

             人马到向前去把驾来迎。

(四文堂、四大铠、张飞、诸葛亮同上,糜竺、糜芳、简雍、孙乾同下马迎接,刘备上。)

刘备   (唱)     一路上共谈论孤心方稳,

             卧龙公犹如那皓月之明。

孙乾、
简雍、
糜竺、

糜芳   (同白)    臣等迎接主公!

刘备   (白)     少礼!一同上马回转新野。

孙乾、
简雍、
糜竺、

糜芳   (同白)    遵命!

刘备   (唱)     军情紧回新野卧龙拜印,

             张挂榜晓黎民招募民兵。

             众将官前引路新野城进,

(众人同走大圆场。四月华旗、四大铠、赵云、关羽同出城,同迎接。)

刘备   (唱)     见二弟与子龙亲身相迎。

关羽、

赵云   (同白)    迎接(大哥)(主公)!

刘备   (唱)     尊二弟与子龙雕鞍来整,

             同进城兄还有紧急军情。

关羽、

赵云   (同白)    遵命!

(众人同进城,同下。吹打。四文堂、四大铠、孙乾、简雍、糜竺、糜芳、赵云、张飞、关羽、诸葛亮、刘备同上,刘备坐。)
赵云、
孙乾、
简雍、
糜竺、

糜芳   (同白)    参见主公!

关羽   (白)     参见大哥!

刘备   (白)     大家免礼。请坐!

关羽、
赵云、
孙乾、
简雍、
糜竺、

糜芳   (同白)    谢坐!

关羽   (白)     大哥去往荆州,那刘景升怎样动静?

刘备   (白)     贤弟,那荆州刘琦,向卧龙先生三求计呵!

(牌子。)

关羽   (白)     原来如此!

刘备   (白)     那刘景升命他长子镇守江夏。愚兄与先生议论,犹恐曹操发兵攻取新野。曹兵势重,你我兵微,难以抵挡。先生要招募民兵,操演军卒,与曹对敌。卧龙公就此分派!

诸葛亮  (白)     启主公:即命书吏张挂榜文,晓谕百姓知悉,招募民兵。若有愿意入队伍者,赏钱粮一分。糜竺、糜芳,拿此画图一轴,照式操演。就在东门以外,高搭芦棚一座,内设公案、令旗五色、印剑、文房四宝,完备之时,速速前来回我!山人朝夕教演阵法。

糜竺、

糜芳   (同白)    遵命!

(糜竺、糜芳同下。)

刘备   (白)     明日乃是黄道吉日,就请先生登台拜过军师大印,众文武也好叩拜军师,料理军务。

诸葛亮  (白)     我诸葛学疏才浅,不敢承当重任。还是主公料理军务,为臣帮助。

刘备   (白)     先生不必忒谦,趁明日正好良辰授印!

诸葛亮  (笑)     哈哈哈……

     (白)     是主公吩咐,亮敢不遵命!待等糜竺、糜芳军卒熟练,观看阵式之后,臣再登台拜印,也还不迟。

刘备   (白)     先生言之有理。后面备宴,大家同饮。

关羽、
张飞、
赵云、
简雍、

孙乾   (同白)    主公请!

刘备   (白)     先生请!

诸葛亮  (白)     主公、众位将军请!

刘备、
关羽、
张飞、
赵云、

孙乾   (同白)    先生请!

诸葛亮、
刘备、
关羽、
张飞、
赵云、
孙乾、

简雍   (同笑)    啊哈哈哈……

(众人同下。)

【第九场】

(四文堂、糜竺、糜芳同上。)
糜竺、

糜芳   (同白)    俺,(糜竺)(糜芳)。

糜竺   (白)     贤弟请了!

糜芳   (白)     请了!

糜竺   (白)     你我奉了诸葛先生之命,招募民兵,且喜招了一万有余。先生赐我等画图一轴,照图操演军卒阵式,练了数日,俱已练熟。不免报与先生知道,就此前往!

糜芳   (白)     请!

(众人同下。)

【第十场】

(四文堂、四大铠、简雍、孙乾、赵云、张飞、关羽同上,诸葛亮、刘备同上。)

刘备   (唱)     威镇新野招兵将,

             熟练军卒似虎狼。

             全仗先生韬略广,

             运筹帷幄世无双。

             但愿早灭贼奸党,

             重整汉室锦家邦。

(四文堂、糜竺、糜芳同上。)
糜竺、

糜芳   (同白)    参见主公、先生!

刘备、

诸葛亮  (同白)    二位将军少礼!

刘备   (白)     先生命你二人招募民兵、照图操练一事如何?

糜竺、

糜芳   (同白)    我等招募民兵,共有一万有余。奉命照图操演军卒,阵式熟练,特来回禀主公先生。将原物呈与先生。

诸葛亮  (白)     好。你二人传与外面众民兵,叫他们都在东门以外芦棚前伺候,操演阵式,不得违误!

糜竺、

糜芳   (同白)    遵命!

(糜竺、糜芳同下。)

诸葛亮  (白)     就请主公同到东门以外,观看民兵阵式如何?

刘备   (白)     左右带马,往东门观看阵式去者!

简雍、
孙乾、
赵云、
张飞、

关羽   (同白)    啊!

(众人同下。)

【第十一场】

(牌子。四文堂、四大铠、四藤牌手、四弓箭手、四长枪手、四火枪手、四将官同上,同站门。糜竺、糜芳同上。)
糜竺、

糜芳   (同白)    尔等可曾到齐?

四藤牌手、
四弓箭手、
四长枪手、
四火枪手、

四将官  (同白)    俱已到齐。

糜竺、

糜芳   (同白)    少时主公、先生到来,尔等须要精心操演阵式。听我吩咐!

(牌子。)
糜竺、

糜芳   (同白)    话言未了,主公人马来也。大家小心伺候!

四藤牌手、
四弓箭手、
四长枪手、
四火枪手、

四将官  (同白)    啊!

(四藤牌手、四弓箭手、四长枪手、四火枪手、四将官同下。牌子。四文堂、四大铠、简雍、孙乾、赵云、张飞、关羽同上,同挖门,诸葛亮、刘备同上,诸葛亮上高台,刘备旁坐。关羽、张飞、赵云、简雍、孙乾分两旁站。)
糜竺、

糜芳   (同白)    参见主公、先生!

刘备、

诸葛亮  (同白)    二位将军少礼!

糜竺、

糜芳   (同白)    谢主公、先生!

诸葛亮  (白)     你二人吩咐下去,众民兵操演上来!

糜竺、

糜芳   (同白)    众民兵操演上来!

四藤牌手、
四弓箭手、
四长枪手、
四火枪手、

四将官  (内同白)   啊!

(诸葛亮摇黄旗。将官甲自上场门执大纛旗带四藤牌手同上,同走大圆场,同归中场,同一排站。诸葛亮摇黄旗,将官甲、四藤牌手分两边站。诸葛亮摇黄旗,四藤牌手同操演,完,同归中场,同一排站。诸葛亮摆黄旗,将官甲领四藤牌手自上场门同下。)
(诸葛亮摇黄旗。将官乙自下场门执大纛旗带四弓箭手同上,同走大圆场,同归中场,同一排站。诸葛亮摇黄旗,将官乙、四弓箭手分两边站。诸葛亮摇黄旗,四弓箭手同操演,完,同归中场,同一排站。诸葛亮摆黄旗,将官乙领四弓箭手自下场门同下。)
(诸葛亮摇黄旗。将官丙自上场门执大纛旗带四长枪手同上,同走大圆场,同归中场,同一排站。诸葛亮摇黄旗,将官丙、四长枪手分两边站。诸葛亮摇黄旗,四长枪手同操演,完,同归中场,同一排站。诸葛亮摆黄旗,将官丙领四长枪手自上场门同下。)
(诸葛亮摇黄旗。将官丁自下场门执大纛旗带四火枪手同上,同走大圆场,同归中场,同一排站。诸葛亮摇黄旗,将官丁、四火枪手分两边站。诸葛亮摇黄旗,四火枪手同操演,完,同归中场,同一排站。诸葛亮摆黄旗,将官丁领四火枪手自下场门同下。)

诸葛亮  (白)     你二人吩咐他们,先摆八卦阵,后摆一字长蛇阵!

糜竺、

糜芳   (同白)    下面听者!先摆八卦阵,后摆一字长蛇阵。急速演来!

四藤牌手、
四弓箭手、
四长枪手、
四火枪手、

四将官  (内同白)   啊!

(将军令。四将官各领四藤牌手、四弓箭手、四长枪手、四火枪手同上,同走大圆场,同归中场,同一排站。诸葛亮手执五色旗摇,四藤牌手、四弓箭手、四长枪手、四火枪手同走阵,完,同归中场,同一排站。急急风牌。诸葛亮摇五色旗,四将官、四将官各领四藤牌手、四弓箭手、四长枪手、四火枪手双抄下。)

刘备   (白)     看军卒演阵,真威武也!

(牌子。)

刘备   (白)     请问先生,队伍整齐,此阵何名?

诸葛亮  (白)     启主公:看黄旗操演,五色旗摆各样阵式,为的是好困敌人。这也不过是九宫、八卦、七星、六定、五方、四门、三才、二龙、九宫颠倒阵式。先是从头至尾,后是一字长蛇大阵!

刘备   (白)     从东门而进,西门而出,越走越紧,这是什么缘故呢?

诸葛亮  (白)     启主公:看那一杆黄旗,摆的慢,走的慢;摆的快,走的快。此乃军令森严。

刘备   (白)     难得数日功夫熟练,摆的阵式,不露生疏。先生费了许多心力。今乃黄道吉日,就请先生登台拜印!

诸葛亮  (白)     臣遵命!

(大吹打。刘备手捧印,拜,刘备拜,诸葛亮拜印。)

刘备   (白)     众位将军,齐赴台前参拜军师!

(关羽、张飞、赵云、简雍、孙乾同向诸葛亮参拜。)

诸葛亮  (白)     众位将军少礼!

关羽、
张飞、
赵云、
简雍、

孙乾   (同白)    谢军师!

诸葛亮  (白)     众位将军,站立两旁,听我令下!

关羽、
张飞、
赵云、
简雍、

孙乾   (同白)    啊!

诸葛亮  (念)     一朝得志起风云,统领雄师扫烟尘。恢复汉室社稷整,未出隆中定三分。

     (白)     山人,诸葛亮。蒙主公亲到茅庐,御驾三请,才下山林,辅保主公恢复汉室基业。

             众将官,明日仍在此处按册点名。如有一名不到者,定按军律治罪,法不宽容也!

(牌子。)
关羽、
张飞、
赵云、
简雍、

孙乾   (同白)    遵命!

刘备   (白)     军师,军务已毕,看天色已晚,即请军师回转城中,杀猪宰羊,厅前大摆筵宴,庆贺军师之功!

诸葛亮  (白)     臣谢主公!

             众将官!

关羽、
张飞、
赵云、
简雍、

孙乾   (同白)    有!

诸葛亮  (白)     人马摆队进城!

关羽、
张飞、
赵云、
简雍、

孙乾   (同白)    得令!

刘备   (白)     就请军师上马。

诸葛亮  (白)     主公请哪!

(牌子。四藤牌手、四弓箭手、四长枪手、四火枪手自两边分上,领众人同下。)
(完)

浏览次数:1446 ┊ 字数:11913 ┊ 最后更新:2013年11月14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