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走马荐诸葛》

主要角色
徐庶:老生
刘备:老生
曹操:净
程昱:老生
徐母:老旦
张飞:净
赵云:武生
诸葛亮:老生

情节
徐母被禁,程昱时有馈送,赚得回帖,遂仿徐母笔迹,致书诓徐庶。徐庶得书,即辞刘备往许昌。刘备兄弟依依送别,徐庶感甚,乃荐卧龙、凤雏,并至隆中亲见诸葛亮,备述举荐始末。

根据《京剧汇编》第五十四集:马连良藏本整理

录入:人生过客


相关剧本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427.04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四文堂、曹用、徐母同上,旗牌自下场门上,迎接。)

徐母   (唱)     恼恨曹操行奸狡,

             离间之计设笼牢。

             老身只望命丧了,

             落个节烈把名标。

曹用   (白)     旗牌,唤你再来,下面歇息。

旗牌   (白)     是。

(旗牌下。程昱上。)

程昱   (唱)     我与丞相来计较,

             假意殷勤奉年高。

             人来与我忙通报,

             说我前来话根苗。

曹用   (白)     是。

             启徐老太太:程谋士来到馆驿,求见老太太。

徐母   (白)     说我有请!

曹用   (白)     徐老太太有请!

程昱   (白)     有劳了!参见伯母!

徐母   (白)     程谋士请坐!

程昱   (白)     告坐。

徐母   (白)     适才蒙你救护,老身这里致谢!

程昱   (白)     岂敢!晚生来见伯母,望请宽慰。且忍耐数日,小侄得便在丞相面前婉转相谏,老伯母早早回家,母子团圆,方显小侄与元直同盟之义。伯母休得忧思!

徐母   (白)     全仗先生了!

程昱   (白)     理所当然。

徐母   (白)     但不知先生在许昌官居何职?

程昱   (白)     晚生在曹公麾下充为谏言谋士。

徐母   (白)     老身看看已归地府,蒙先生相救,感恩非浅!

程昱   (白)     伯母说哪里话来?我与元直同盟结义,伯母何出此言?本当将伯母请在我家住上几日,犹恐丞相闻之见疑,暂且委屈伯母几日,就可回转颍州。少时自有我家使女、丫鬟前来伺候伯母。所用之物,俱有家人送到。

徐母   (白)     唉,先生啊!

     (唱)     多谢先生礼恭敬,

             原为元直好宾朋。

             不是先生险丧命,

             我母子日后感恩情。

程昱   (白)     小侄怎敢。晚生告辞了!

徐母   (白)     先生请回。

程昱   (白)     是。

             尔等好好伺候徐老太太!

曹用   (白)     是!

程昱   (白)     小侄去也!

徐母   (白)     老身不送了!

程昱   (唱)     伯母在此多安静,

             少时使女到馆中。

(程昱下。)

徐母   (笑)     哈哈哈……

     (唱)     好个程昱多忠正,

             他与老身礼貌恭。

(二院子、二丫鬟抬礼物同上。)

二院子  (同念)    奉了老爷命,送礼到馆中。

     (同白)    来此已是。里面有人吗?

曹用   (白)     什么人?

二院子  (同白)    我们奉了我家程老爷之命,与徐老太太送食盒礼物,前来伺候。

曹用   (白)     稍待。

             启禀徐老太太:程老爷命家下丫鬟等,送了食盒礼物,前来伺候。

徐母   (白)     叫他们进来!

曹用   (白)     是。

             叫你们进去,小心了!

二院子、

二丫鬟  (同白)    奴婢们与徐老夫人叩头。

徐母   (白)     罢了。你们都起来。

二院子、

二丫鬟  (同白)    多谢老夫人!

徐母   (白)     你们都是程老爷家里的人么?

二院子、

二丫鬟  (同白)    是。我们奉了我家老爷之命,前来伺候老夫人来了。

徐母   (白)     好。看文房四宝,待我与程老爷写收礼拜帖。

曹用   (白)     是,遵命。

(曹用取笔砚。徐母写拜帖。牌子。)

徐母   (白)     有丫鬟在此伺候,倒也安静。

             曹用,你们回去歇息去吧!

四文堂、

曹用   (同白)    遵命。

(四文堂、曹用同下。)

徐母   (白)     二位家院,老身现有收礼拜帖,即速回去,多多拜上你家老爷,说我愧领了!

二院子  (同白)    遵命。

(二院子同下。)

徐母   (白)     你两个叫什么名字?

丫鬟甲  (白)     我叫春兰。

徐母   (白)     你呢?

丫鬟乙  (白)     我叫梅香。

徐母   (白)     好。你二人早晚要多辛苦了!

二丫鬟  (同白)    理当伺候老夫人。

徐母   (笑)     哈哈哈……

     (唱)     心中只恨贼奸佞,

             诓骗老身设牢笼。

             反间之计我早省,

             曹贼痴迷魂梦中。

(众人同下。)

【第二场】

(四红文堂、四红大铠同上,同站门。曹操上。)

曹操   (唱)     徐母年迈性情暴,

             辱骂老夫舌如刀。

             我与程昱安排好,

             套写笔迹设计条。

(程昱上。)

程昱   (笑)     哈哈哈……

     (唱)     徐母入了我圈套,

             套写笔迹记心梢。

     (白)     参见丞相!

曹操   (白)     先生少礼,请坐!

程昱   (白)     谢坐!

曹操   (白)     先生套写笔迹怎么样了?

程昱   (白)     下官这几日时常命人与徐母送去礼物,已有收礼拜帖。是我留心套写笔迹,已然套好。我今即要写一封书信,诓那徐庶,定入圈套之中。

曹操   (白)     好。浓墨伺候,先生写来!

程昱   (白)     遵命!

(程昱写书信。牌子。)

程昱   (白)     下官带来收礼拜帖,丞相请看与下官写的笔迹如何?

曹操   (白)     待老夫对来!

(曹操看书信与拜帖。牌子。)

曹操   (白)     这拜帖与先生写的这封书信分毫不差,老夫即差曹用前往新野下书。

程昱   (白)     请丞相即速命人前去。

曹操   (白)     来,曹用进见。

四红文堂 (同白)    曹用进见!

曹用   (内白)    来也!

(曹用上。)

曹用   (白)     参见丞相!有何吩咐?

曹操   (白)     老夫有书信一封,命你去往新野刘玄德那里投递,就说奉了徐母所差,由许昌而来,面交元直开拆。诸事留心,不可泄漏诓取徐母之事,记下了!

曹用   (白)     遵命!

曹操   (念)     信去人也去!

曹用   (念)     信回人也回!

(曹用下。)

曹操   (笑)     哈哈哈……

     (唱)     套写笔迹已成就,

             何愁徐庶不上钩。

             你我府中且等候,

             曹用回来再计谋。

     (笑)     哈哈哈……

(众人同下。)

【第三场】

(徐庶上。)

徐庶   (引子)    袖内阴阳,乾坤反掌!

     (念)     自幼生来性情刚,只为不平将人伤。逃亡在外投刘主,思想老母在高堂。

     (白)     山人,姓徐名庶字元直。只因在家为不平之事,将人打伤,是我逃亡在外,改名单福,辅保刘皇叔占了新野、樊城地界。唉!思想家中老母,好不伤感也!

     (唱)     自幼儿在家中将人打坏,

             因此上别老母逃出门来。

             多蒙那刘皇叔仁义相待,

             收留我在帐中治国安排。

             大丈夫建奇功名扬四海,

             方显得我胸中将相大才。

             愿只愿我老母身体安泰,

             满炉内焚清香答谢天台。

(徐庶叹气,下。)

【第四场】

(四红文堂同上,同站门。刘备上。)

刘备   (引子)    桃园结义,聚英雄,江山一统。

     (念)     大树楼桑有我家,幼年贩履做生涯。曾破黄巾兵百万,灭却孙曹定中华。

     (白)     孤,刘备。马跳潭溪之后,得来单福先生,赖他设计夺取樊城。曹仁失利,曹操必不干休。不免请先生、三位将军进帐,商量破曹之计。

             来,有请先生、三位将军进帐!

四红文堂 (同白)    有请先生、三位将军进帐!

(徐庶、孙乾、张飞、赵云同上。)

徐庶   (念)     执掌丝纶凭计谋,

孙乾   (念)     辅佐明主献略韬。

张飞   (念)     曾破黄巾兵百万,

赵云   (念)     东灭孙权北战曹。

徐庶、
孙乾、
张飞、

赵云   (同白)    参见主公!

刘备   (白)     先生、三位将军少礼,请坐!

徐庶、
孙乾、
张飞、

赵云   (同白)    谢坐!传臣等进帐,有何军情议论?

刘备   (白)     只因夺取樊城,曹仁失利,曹操必不甘休。请先生、三位将军进帐,商议破曹之事。

徐庶   (白)     主公但放宽心,倘若曹操兴兵前来,山人略用小计,管叫他不战自退。

刘备   (白)     全仗先生。

(家将上。)

家将   (白)     启主公:许昌有人到此下书,特来回禀。

刘备   (白)     呈上来。

家将   (白)     是。

(家将呈书。刘备看书。)

刘备   (白)     “不孝男徐庶开拆”。啊!

徐庶   (白)     启主公:乃是臣的家书到了。

刘备   (白)     先生请看。

徐庶   (白)     主公、众位将军请看!

孙乾、
张飞、

赵云   (同白)    还是先生请看!

徐庶   (白)     老母在上,恕儿不孝之罪了!

     (唱)     对曹营施一礼拆书观看:

             “徐庶儿见书信仔细参详。

             自从儿在家中将人打丧,

             抛下了为娘的哪在心旁?

             多亏了徐康儿将娘奉养,

             朝夕间侍为娘不离高堂。

             可惜这行孝子一命早丧,”

     (哭头)    兄弟呀!

     (唱)     “丢为娘孤身人好不惨伤!

             好一个仁义主曹公丞相,

             接为娘到他营乐享安康。

             娘为儿每日间茶饭不想,

             娘为儿昼夜里哭断肝肠。

             娘为儿向南方倚门悬望,

             娘为儿得下了疾病在床。

             我的儿早来到还有话讲,

             迟来时母子们空望一场。”

             看罢了娘书信心中暗想,

             这件事倒叫我无有主张。

             我本当辞刘主把母看望,

             刘主爷待我的情义难当;

             我本当在此间不把母望,

             落下了不孝名万古传扬。

             左也难又也难无计可想,

     (白)     有了!

     (唱)     我只得口不言闷坐一旁。

(徐庶哭。)

刘备   (白)     先生为何两眼落泪?

徐庶   (白)     启主公:曹操闻知小人在主公帐下,将臣老母接至曹营,逼母修书,叫臣回去。臣本当去至许昌救母,怎奈作了短性之人!

刘备   (白)     先生书信上面写定“徐庶”,备却不明!

徐庶   (白)     臣本姓徐名庶字元直。只因在家为不平之事,将人打坏,逃亡在外,改名单福。

刘备   (白)     伯母有难,本当前去打救,只恐樊城、新野就是他人的了!

徐庶   (白)     主公但放宽心。臣回去就了老母,再来侍奉主公。

刘备   (白)     先生真乃忠孝之士也!

徐庶   (白)     主公夸奖!

刘备   (白)     四弟听令!

赵云   (白)     在!

刘备   (白)     长亭备宴与先生饯行!

赵云   (白)     遵命!

徐庶   (念)     老母修书实惨伤,

刘备   (念)     幸遇高人不久长!

孙乾、

赵云   (同念)    樊城、新野势难让,

张飞   (念)     准备人马破荆襄。

(众人同下。)

【第五场】

(四白文堂引赵云同上。)

赵云   (白)     奉了主公之命,备宴与先生饯行。

             左右,打道长亭!

四白文堂 (同白)    啊!

(四白文堂、赵云同走小圆场。)

四白文堂 (同白)    来此长亭。

赵云   (白)     主公到来,报我知道!

四白文堂 (同白)    啊!

(四白文堂、赵云自两边分下。)

【第六场】

刘备   (内唱)    送先生出新野珠泪滚滚,

(四红文堂、张飞、孙乾、徐庶、刘备同上。)

刘备   (唱)     君臣们面对面难舍难分。

徐庶   (唱)     实指望保主公大事安定,

             我徐庶倒作了短性之人!

刘备   (唱)     这是我汉刘备身欠福份,

             眼见得新野城付与他人!

徐庶   (唱)     劝主公你把那宽心放定,

             不久间就将要得遇高人。

(赵云暗上。)

刘备   (唱)     纵有能人终何用?

             要比先生万不能。

赵云   (白)     主公,酒宴备齐。

刘备   (唱)     叫四弟看过来酒一樽,

             我与先生来饯行。

             此番见了伯母面,

             你就说桃园弟兄问安宁。

             长亭无有别的敬,

             一杯水酒来饯行。

徐庶   (唱)     谢过主公酒一樽,

             我主恩情似海深。

             日后必要成大业,

             我徐庶知情必报恩!

孙乾   (白)     酒来!

     (唱)     人来看过酒一樽,

             我与先生来饯行。

             但愿此去多安静,

             但愿此去享太平。

             今日长亭把酒敬,

             略表孙乾一点心。

徐庶   (唱)     孙乾敬酒不敢饮,

             我将此酒谢神明。

             将军恭敬我谢定,

             知你情义感你恩!

张飞   (白)     酒来!

     (唱)     人来看过酒一樽,

             张翼德撩衣跪埃尘。

             上跪天,下跪地,

             跪父母不跪别人!

             今日跪在先生面,

             为了大哥锦乾坤。

             先生到了曹营地,

             莫把真心献他人。

             倘若先生回营转,

             老张头顶香炉、迎接先生、一步一步进大营!

徐庶   (唱)     张将军说的肺腑情,

             你本是粗中有细人。

             只要老母见一面,

             岂肯设计与他人!

赵云   (唱)     不敬酒来不践行,

             赵云带过马银鬃。

             请上马来足踏镫,

             先生急速奔曹营。

徐庶   (唱)     山人在帐下有何能,

             怎敢劳动四将军。

     (白)     来,将马带过去!

     (唱)     向前来辞别仁义主,

             转面再谢众将军。

             悲悲切切踏金镫,

             你我相逢怕不能!

(曹用暗上,徐庶、曹用同下。)

刘备   (唱)     一见先生把马跨,

             只见树木不见人。

             人来将树齐伐下,

(四红文堂同砍树。)

刘备   (唱)     霎时间遍地起黄沙。

(徐庶上。)

徐庶   (唱)     勒住丝缰带转马,

             只见刘主在山漥。

             翻鞍离镫把马下,

刘备   (唱)     先生因何不归家?

徐庶   (唱)     非是山人不归家,

             主公为何把树伐?

刘备   (唱)     弟兄们望不见先生驾,

             砍倒树木望卿家。

徐庶   (唱)     刘主这样仁义大,

             两个谋士献与他。

             君臣一同站山漥,

             细听为臣说根芽:

             此去不过数十里,

             卧龙岗上一人家。

             复姓诸葛单名亮,

             道号卧龙有才华。

             年纪不过二十多大,

             看来还是娃娃家。

             还有一人庞凤雏,

             他比诸葛也不差。

             二人通今又博古,

             扭天换日把星拿。

             若得一人安天下,

             兴汉灭曹离不了他。

刘备   (白)     哦!

     (唱)     马跳潭溪走天涯,

             水镜先生说过他。

             卧龙先生孤去访,

             但不知凤雏住哪家?

徐庶   (唱)     庞凤雏住在襄阳地,

             主公慢慢去访他。

             臣本当同主公一路访,

             老母望见泪如麻。

     (白)     罢!

     (唱)     辞别主公把马跨,

             两泪汪汪走天涯。

(徐庶下。)

刘备   (唱)     一见先生他去了,

             不由孤王心内焦。

             孙乾、三弟一声叫,

             四弟子龙听根苗:

             他言道诸葛才学好,

             通今博古比他高。

             准备车马去拜访,

             请来了诸葛保汉朝。

(众人同下。)

【第七场】

(曹用、徐庶同上。)

徐庶   (白)     马来!

     (唱)     玄德待我仁义厚,

             留恋之心不胜愁。

     (白)     山人,徐庶。指望辅佐刘皇叔,恢复汉室基业;不想老母有书信前来。玄德恋恋不舍,是我指引相请卧龙先生。路过卧龙岗,待我奔往茅庐,见了孔明,细说一遍。

     (唱)     紧紧加鞭催马走,

             见了孔明说根由。

(徐庶、曹用同下。)

【第八场】

(童儿、诸葛亮同上。)

诸葛亮  (唱)     叹汉室四百年国运将尽,

             又谁知出了这孟德奸臣。

             挟天子令诸侯欺君忒甚,

             在许田行围猎目中无君。

             今有那刘玄德承运气正,

             在隆中算就了鼎足三分。

             有一朝到茅庐御驾三请,

             出隆中辅保那汉室乾坤。

             为三分把我的心血用尽,

             重整那汉基业扫灭烟尘。

(曹用、徐庶同上。)

徐庶   (唱)     卧龙岗走了些崎岖路径,

             不觉得来到了诸葛门庭。

     (白)     曹管家,你在那边树下略等片刻,我在这里看个朋友,少时再行。

曹用   (白)     你要快着些,不可耽误路程。

徐庶   (白)     知道了。

(曹用下。)

徐庶   (白)     啊,门上哪位在?

童儿   (白)     什么人?

徐庶   (白)     是我。

童儿   (白)     啊,原来是徐先生。

徐庶   (白)     正是。卧龙先生可在家中?

童儿   (白)     现在家中。

徐庶   (白)     烦劳通禀,说我元直特来拜望。

童儿   (白)     先生请进。

诸葛亮  (白)     外面莫非是元直兄弟吗?

徐庶   (白)     啊兄长!

诸葛亮  (白)     啊贤弟!

徐庶   (白)     仁兄!

诸葛亮  (白)     贤弟一向可好?

徐庶   (白)     好,有劳仁兄挂怀。仁兄安否?

诸葛亮  (白)     承问承问。贤弟请!

徐庶   (白)     兄长请!

诸葛亮  (白)     贤弟请坐!

徐庶   (白)     谢坐!

诸葛亮  (白)     贤弟此来必有缘故?

徐庶   (白)     是小弟近来辅佐玄德,因老母被曹所困,持书相唤,只得舍主。临行将兄长荐与玄德,望施展平生大才,不负昔日所学也。弟特到此处,与兄长送信来了。

     (笑)     哈哈哈……

诸葛亮  (白)     唉,贤弟你此言差矣!

     (唱)     你辅玄德名义正,

             不料孟德巧计行。

             令堂诓入许昌郡,

             唤你之书假非真。

             多蒙把我荐刘姓,

             卧龙岗上住不成。

     (白)     贤弟!

     (唱)     曹营见母心拿稳,

             恕兄不能送出门。

             后会有期再叙论,

(诸葛亮笑,下。)

徐庶   (白)     啊!

     (唱)     自觉无颜往外行。

     (白)     唉!

(曹用上,带马。)

徐庶   (唱)     含羞带愧足踏镫,

             元直马上自思忖:

             若为玄德出谋策,

     (白)     唉!

     (唱)     孔明比我高万分。

             莫非书信果是假,

             卧龙高明料事真。

             越思越想心纳闷,

             恨不得踏进许昌城。

             催马加鞭往前进,

             但愿早见老娘亲!

(徐庶、曹用同下。)
(完)


浏览次数:222 ┊ 字数:6413 ┊ 最后更新:2017年07月13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