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神虎报》

主要角色
包拯:净
靳得山:丑

情节
韩三不孝,一日,与牛保上山打柴,为神虎所食,韩母诬为牛保暗害,诉于包拯。包拯严审不实,遂命靳得山擒虎。虎果就擒,案件遂明。

根据《京剧汇编》第五十三集:北京图书馆藏本整理

录入:仲愚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548.52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八云童引玄坛同上,虎形随上。)

玄坛   (点绛唇牌)  奉命天曹,黑虎开道,威灵昭,作恶难逃,为善终有报。

     (念)     威威帝阙列森严,妖鬼闻名心胆寒。四山五岳群邪避,钢鞭一举镇诸天!

     (白)     吾乃、黑虎玄坛是也。今奉玉旨,巡察四山五岳。犹恐山精野魅作怪,为此吾神亲往巡察。前面已是泰山。

             嘚!众云童!

八云童  (同白)    有!

玄坛   (白)     泰山去者!

八云童  (同白)    领旨!

(牌子。众人同归正场,同站一字,玄坛上高台。火彩。)

玄坛   (白)     只见一阵黑气冲霄,此方必有逆伦之事。不免唤当方土地,一问便知。

             土地何在?

(土地上。)

土地   (念)     遥望祥云起,不知是何神。

     (白)     大帝在上,土地参见!

玄坛   (白)     尊神少礼。你所管地方,可有逆伦之人,速速呈报上来!

土地   (白)     大帝容禀!

(牌子。)

玄坛   (白)     世上竟有如此逆子,自有天报,岂能容得!

             神虎过来,听吾吩咐!

(牌子。)

土地   (白)     领法旨!

(土地、虎形同下。)

玄坛   (白)     众云童!

八云童  (同白)    有!

玄坛   (白)     驾起祥云,往别方巡察去者!

八云童  (同白)    领法旨!

(牌子。众人同下。)

【第二场】

(白犬精上,跳形,变化身。)

白犬精  (念)     不在深山不见狼,夜守篱笆吠汪汪。参星拜月能变化,道号称为白面郎。

     (白)     俺乃祥符县清虚观白犬精是也。终朝参星拜斗,受日精月华,能变化人形。就在这三清座下居住。因左邻画匠刘成金之妻梁氏生得十分美貌,意欲偷香窃玉;只是那刘成金日日在家,不能到手。不免今日再去探望一番,正是:

     (念)     世人怎知无窃术,假假真真辨不明。

(火彩。白犬精下。)

【第三场】

(梁氏上。)

梁氏   (念)     奴家命运薄,日日怨媒婆。

     (念)     思想起来泪如梭,错配姻缘受奔波。嫁了一个攮包汉,怎称奴家赛嫦娥。

     (白)     我、梁氏。可恨那巧嘴的媒婆,拿着我这么如花似玉的佳人,配了个攮攮包包的汉子。他学什么王维,笔管不离手,颜色不离口;浑身是腥臊臭味。天哪,叫奴家怎么受哇!

     (唱)     有梁氏生来命儿乖,

             嫁了个丈夫不成才。

             开笔先画八大怪,

             山水人物并楼台,

             飞禽走兽共花卉,

             颜色沾身洗不开。

             只落得夫妻无恩爱,

             埋怨月下老杀才。

(梁氏哭。)

梁氏   (白)     唉呀,先别哭啦。今儿个六月十七,是我舅母生日,也该前去磕个头,送点儿寿礼。你瞧,他只管在屋里头画的不知是些什么。我叫他出来商量商量,好去拜寿!

             刘成金,你给我走出来!别画啦,我跟你说句话!

刘成金  (内白)    要画什么?

梁氏   (白)     说句话。

刘成金  (内白)    十轴画?我连一轴画也没有画得哪。

梁氏   (白)     今儿个是舅母的生日,我们应该去拜寿啊!

刘成金  (内白)    什么,画一轴山明水秀?

梁氏   (白)     瞧你这个尿!去磕寿头!

刘成金  (内白)    山上画座庙,庙上画兽头。

梁氏   (白)     什么呀,你是装聋啊?

刘成金  (内白)    画龙啊,我山上画了一只虎啦。

梁氏   (白)     好烦哪!

(梁氏摔椅。刘成金上。)

刘成金  (白)     画画的不嫌烦,看画的倒替我为难啦。正是:

     (念)     娘行忒恁乖,为何把我叫出来?

(梁氏不理。)

刘成金  (白)     娘子唤小生出来何事?

(梁氏不理。)

刘成金  (白)     呀!一边脸上带怒,一边脸上落泪,为着谁来?说个明白,你倒是说个明白呀!

梁氏   (白)     胡涂虫啊,今儿个是几儿啦?

刘成金  (白)     等着,我去看看宪书去。

梁氏   (白)     看宪书干什么?

刘成金  (白)     我查查今儿个倒是几儿啦。

梁氏   (白)     又不是挑好日子,干嘛看宪书啊?

刘成金  (白)     打初一数到三十,你说今儿个是几儿就是几儿。

梁氏   (白)     今儿是六月十七,舅母生日。叫个盒子,打瓶酒,借匹驴,咱们俩人去拜寿,好吃寿面哪!

刘成金  (白)     我的太太,这一天的工夫画不完!

梁氏   (白)     什么画不完?

刘成金  (白)     你说画只鸡,还要山鸡。

梁氏   (白)     我说是六月十七。

刘成金  (白)     还画个盒子;一坛酒,画匹驴,好些个山涧,这一轴画成个什么名堂?

梁氏   (白)     你说的是什么?

刘成金  (白)     我说的是画画呀!

梁氏   (白)     你要装胡涂,是个杂种!

刘成金  (白)     今天是六月十七,舅母生日,要去拜寿、磕寿头,是不是?

梁氏   (白)     这你怎么明白啦?

刘成金  (白)     嘛话娜!我再不明白,静等着卫画?

梁氏   (白)     什么“卫话”?

刘成金  (白)     我说卫话是“抹子画”,比咱们廊房头条胡同的京画不同。

梁氏   (白)     咱们谁要再提画画是个杂种!

刘成金  (白)     是啦,我去借驴去。

梁氏   (白)     想着叫盒子、打酒,我去挂画。

刘成金  (白)     你应了誓啦。

梁氏   (白)     我怎么应了誓啦?

刘成金  (白)     你说画画。

梁氏   (白)     我说挂画是换衣裳。

刘成金  (白)     哦,挂画是换衣裳。贴对子必是梳头啦。

梁氏   (白)     谁像你这么唠叨!快去叫盒子、借驴、打酒,还得蒸盘寿桃。

刘成金  (白)     将就点吧,我们没钱的时候,碰着什么是什么。

(刘成金下。梁氏换衣。)

梁氏   (白)     天这么晚,还不来!

(梁氏出门望,刘成金拿马鞭子上,相碰。)

梁氏   (白)     哎呀,好驴!

刘成金  (白)     草驴?偏是叫驴!

(梁氏上驴。)

梁氏   (白)     哎呀,怎么没有鞍子?

刘成金  (白)     骣驴要鞍子干什么?

梁氏   (白)     没有镫,我上不去。

刘成金  (白)     难为你爹还在骗马营里当过差,连个骣驴都上不去。还学骗马?来,我扶你上去。

(刘成金一面扶梁氏上驴,一面诨唱。)

梁氏   (白)     又发起膘来啦。怎么不走?

刘成金  (白)     你走它才能走哪!

梁氏   (白)     走啊!

     (唱)     我夫妻不能够贪欢贪爱,

             思想起不由奴怨气满怀。

             穿大街越小巷驴儿不快,

(刘成金打驴。)

刘成金  (唱)     加鞭打又恐怕摔了乖乖。

(刘成金、梁氏同下。)

【第四场】

(白犬精上。)

白犬精  (唱)     妖风骤起望裙钗,

             幻形惊她转回来。

(白犬精变犬形坐。梁氏、刘成金同上。)

梁氏   (唱)     驴蹄儿往前走急如风快,

             好叫奴汗津津暑热难捱。

(犬形扑梁氏,刘成金打犬形,犬形下。)

刘成金  (白)     打狗打狗!你到底是怎么啦?狗咬了你的腿啦?

梁氏   (白)     不是,咬了我的嘴啦。

刘成金  (白)     这就叫狗咬人口人咬狗。起来走啊!

梁氏   (白)     我不去拜寿啦。

刘成金  (白)     驴也跑丢啦。送你回去,我再找驴。

梁氏   (白)     走。

(刘成金、梁氏同走圆场。)

梁氏   (白)     哎呀,心里好难受。

刘成金  (白)     我扶着你屋里躺会儿吧!

梁氏   (白)     不,我这儿坐坐。

(差人上。)

差人   (念)     上命差遣,概不由己。

     (白)     开门来!

刘成金  (白)     谁呀?

差人   (白)     我是祥符县来的。

刘成金  (白)     怎么,狗把我告下来啦?

差人   (白)     不是。只因开封府影壁旧了,叫你去画影壁。

刘成金  (白)     家里有病人。明儿再去吧。

差人   (白)     这是差使啊,一定要去的。走!

刘成金  (白)     家里有病人,我也得安置安置。

差人   (白)     那么我在门口等你!

刘成金  (白)     县里差人叫我去画影壁。说不了,我只好去一趟。你屋里躺躺,小心着狗,想着关门。

梁氏   (白)     是啦,我知道啦。

(梁氏关门。)

差人   (白)     走啊!

刘成金  (白)     你等着,我再嘱咐嘱咐。

             关上啦?

梁氏   (白)     关上啦。

刘成金  (白)     开开!

(梁氏开门。)

梁氏   (白)     干什么?

刘成金  (白)     任凭谁叫门,你别开,听我的暗号。

梁氏   (白)     什么暗号?

(刘成金与梁氏耳语。)

差人   (白)     走啊!

刘成金  (白)     关上门!

(梁氏关。介)

刘成金  (白)     不好,我回去试试。

(刘成金试暗号。)

梁氏   (白)     快去吧!

(梁氏下。)

差人   (白)     你方才在门口,那是句什么话?

刘成金  (白)     我说的甚——咳,法不传六耳。

差人   (白)     噢,法不传六耳。

(刘成金、差人同下。)

【第五场】

(白犬精上。)

白犬精  (白)     哎呀妙啊,你看刘成金不在家下,我不免变作他的模样,前去戏耍一番。

(白犬精下,假刘成金上。)

假刘成金 (白)     我变的像不像?

众人   (内同白)   像。

假刘成金 (白)     与她个暗号儿。

(假刘成金使暗号。梁氏上。)

梁氏   (白)     哟!好快呀,回来啦。

(梁氏开门。)

假刘成金 (白)     是我半道儿得了个偏方儿,你这病总得我亲手儿治。

梁氏   (白)     是内科,还是外科?

假刘成金 (白)     外科。

梁氏   (白)     外科还好,我是最怕吃药的。

(假刘成金、梁氏同入帐。刘成金上。)

刘成金  (白)     传了别的画匠又传我,叫我白轻了一趟。啊,到家啦。与她个暗号儿。

             吃吃。

(刘成金使暗号。假刘成金、梁氏同出帐。)

假刘成金 (白)     谁?哟!你的病好啦?

梁氏   (白)     有好偏方儿,还不好的快吗?

(刘成金使喑号。)

梁氏   (白)     你听!

假刘成金 (白)     你躱开!必是妖怪偷了我的暗号去啦。

(假刘成金开门。)

假刘成金 (白)     你是谁?

刘成金  (白)     我是刘成金。

(假刘成金开门。)

刘成金  (白)     你是何方妖怪?

假刘成金 (白)     你是何方妖怪?

刘成金  (白)     哎呀老婆呀,你不分青红皂白,错认起汉子来啦,是何道理?

假刘成金 (白)     喂呀老婆呀,你不分青红皂白,错认起汉子来啦,是何道理?

梁氏   (唱)     这件事儿好奇怪,

             二人一样奴怎猜!

刘成金  (唱)     你是何方妖魔怪?

假刘成金 (唱)     你是何方狗尿苔?

刘成金  (唱)     快快与我出门外!

假刘成金 (唱)     你快快滚蛋莫迟捱!

梁氏   (唱)     我看此事难分解,

             包公台前问明白。

(刘成金、假刘成金、梁氏相扭同下。)

【第六场】

(牛保上。)

牛保   (念)     采樵为营生,板斧紧随身。

     (白)     小子、牛保。父母双亡,家业全无,靠砍柴为生。我有个打柴的伙伴,叫作韩三,最不孝母。我时常劝他不听。这时候也该进山啦,怎么还不见他到来?不免寻他便了!

     (唱)     越过了小庄村崎岖路径,

             到前庄找伙伴同到山林。

             采得那一担柴担入市井,

             换来了钱与钞好度光阴。

(牛保下。)

【第七场】

(吴氏上。)

吴氏   (白)     哎呀,苦啊!

     (唱)     为人怎受老来贫,

             逆子终日打娘亲。

             实指养儿将孝尽,

             谁知生下一祸根!

     (白)     老身、吴氏。年过七旬。只因生下不孝之子,终朝打骂娘亲,老身实难忍受。哎呀天哪,这报应循环,为何全不应验了哇!

(吴氏哭。)

韩三   (内白)    老乞婆!你又在那儿恨天怨地干什么?我的鞋在哪儿哪?

吴氏   (白)     在床下呢!

韩三   (内白)    不给我拿了来,我就要打你!

吴氏   (白)     哎呀!

     (唱)     看他好似一凶神,

             吓得老身战兢兢。

             提心吊胆把房内进,

(吴氏跌倒。韩三上。)

韩三   (笑)     哈哈!

     (唱)     你不如早死早托生!

     (白)     你别跟我这么倚老卖老的!我要不看着王法的份上,早就拿斧子劈死你这老王八日的啦!

吴氏   (白)     哎呀,逆子呀!

韩三   (白)     什么,我倒逆子啦?

吴氏   (唱)     天理昭彰难逃遁,

             全然不怕逆子名。

(吴氏哭。)

韩三   (白)     我把你这死不了的老东西!你不会做妈,你也学着点儿——太爷醒啦,把我的鞋拿到床沿下头,我好下地。怎么还等我自己拿!我白养活你这么大年纪,你不在我跟前尽点儿孝心,咳,你的天理良心何在哪?

吴氏   (白)     逆子啊,你把话倒说了!

韩三   (白)     怎么倒说啦?我还倒打你哪!

(韩三打吴氏。)

吴氏   (白)     哎呀,皇天哪天啊!世上哪有这样的逆子!

(牛保上。)

牛保   (唱)     转过山弯把庄进,

             柴门不远面前存。

     (白)     三哥开门来!

韩三   (白)     我在这儿教训妈哪。

牛保   (白)     三哥休要如此。进山砍柴去吧!

韩三   (白)     要不是我的好朋友劝我,我今儿个一定把你打死!待我开门。

(韩三开门。)

牛保   (白)     三哥,为人总要孝养父母。你我进山去吧,正是:

     (念)     不孝终须有恶报,

韩三   (白)     唉,

     (念)     韩三看来是老谣。

     (白)     回来再打你这老杂种!

(牛保、韩三同下。)

吴氏   (白)     哎呀!

     (唱)     可恨万恶小畜牲,

             把娘亲当作陌路人。

             不如早死黄泉进,

             对空埋怨过往神。

     (哭)     哎呀!

(吴氏下。)

【第八场】

(土地引虎形同上,过场,同下。)

【第九场】

(韩三、牛保同上。)

牛保   (唱)     行程急速奔山林,

韩三(  唱)      正逢中伏汗淋身。

     (白)     好热天哪!

(内水声.)

韩三   (白)     你看,涧下有水,你我洗个澡,去去汗腥气,凉快凉快,再往后山去。

牛保   (白)     不必洗澡,我们砍柴去吧。

韩三   (白)     我一定要洗一洗!

牛保   (白)     那么我在这儿等着你。

(韩三脱衣。)

韩三   (白)     我的衣裳你好好看着。

牛保   (白)     知道啦。你快点儿上来!

(内水声。)

韩三   (白)     我今儿个进山有些胆怯,莫非要遇见老虎,我要宾天吧?

牛保   (白)     满口胡说!此山洁净,况是六月天气,哪儿来的大虫?

韩三   (白)     不然,我为什么胆怯哪?

牛保   (白)     三哥,我有一言相劝,自古道:百善孝为先。你今改过自新,孝顺老母,从此永无恶星加临,常有吉神拥护,入深山,穿茂林,就不致胆怯啦。

韩三   (白)     呃!你别这么言三语四、絮絮叨叨的啦。这辈子休想我跟那老乞婆和顺啦!

(土地引虎形同上。)

韩三   (白)     哎呀,我的妈呀!

(牛保惊,虎形衔韩三同下,土地随下。)

牛保   (白)     哎呀,不好了!

     (唱)     只见猛虎把人吞,

             吓得我顶上走真魂。

     (白)     不好啦!你看韩三竟被大虫叼去。我不免拿了他的衣服,回去报与他母亲知道便了!

     (唱)     急急忙忙报凶信,

             一跌一拌奔山村。

(牛保走圆场。)

牛保   (白)     来此已是。

             伯母开门来!

(吴氏上。)

吴氏   (念)     生儿不孝顺,空负养育恩。

     (白)     是哪个?

牛保   (白)     是我。您快点儿!

(吴氏开门。)

吴氏   (白)     牛大哥,为何这样慌张?

牛保   (白)     哎呀伯母啊,不、不、不好啦,您的儿子被老虎叼去啦!

(吴氏惊。)

吴氏   (白)     什么?

牛保   (白)     您的儿子被老虎叼去啦!

吴氏   (白)     可是真的么?

牛保   (白)     怎么不真?这是他的衣裳,您请看!

吴氏   (白)     唉,儿呀!

     (唱)     听说娇儿把命损,

             不由老身珠泪淋。

             既然被虎伤了命,

     (白)     啊!

     (唱)     为何衣巾尚留存?

     (白)     且住!他既被猛虑叼去,为何能将衣服带回?其中必有缘故。哦,是了,想是他将我儿害死,假意前来报信。

             哈哈,牛保,你将我儿害死,反来巧言遮盖,我与你誓不两立也!

     (唱)     可叹我儿入山林,

             只见衣衫不见人。

             你说虎吃无凭信!

             同到官衙证分明。

(吴氏扯牛保。)

吴氏   (白)     走!我与你到官辩理!

牛保   (白)     伯母冤枉小侄。您的儿子不行孝道,所以才被猛虎叼去。

吴氏   (白)     呀呀呸!放屁!我的孩儿怎么不孝?老身靠他度日,哪个与你强辩?走!走!走!

(吴氏扯牛保。)

牛保   (唱)     我生平一世多安分,

             伯母休要诬好人!

吴氏   (唱)     你害我儿心太狠,

             同到官衙辨实情。

(吴氏扯牛保同下。)

【第十场】

(四青袍、王朝、马汉引包拯同上。)

包拯   (引子)    倒坐开封,与黎民,判断冤情。

     (念)     数年为官秉廉明,恶霸强梁岂肯容?倒坐南衙无头断,除奸削佞鬼神惊!

     (白)     下官,包拯。自陈州放粮而回,巧断数案,复旨已毕,仍授开封府正堂。昨日祥符县呈报几桩公案,无甚要紧,惟有刘成金二人真假难辨,其妻不识亲夫,并有诉状呈上。此事来得蹊跷。

             左右!

四青袍  (同白)    有!

包拯   (白)     带刘成金一案听审!

四青袍  (同白)    啊!

(四青袍带刘成金、假刘成金同上。)

四青袍  (同白)    犯人当面!

包拯   (白)     怪道啊怪道!

     (唱)     他二人跪堂前真假难辨,

             听言语观形容却是一般。

             我也曾断多少无头公案,

             今日里遇此案要仔细察观。

     (白)     哪个是真的?

刘成金  (白)     我是真的!

假刘成金 (白)     我是真的!

包拯   (白)     哪个是假的?

刘成金  (白)     他是假的!

假刘成金 (白)     他是假的!

包拯   (白)     满口胡说!带那妇人上来!

(梁氏上,跪。)

包拯   (白)     那一妇人,你可认得哪个是你丈夫?

梁氏   (白)     大老爷,小妇人若是认得出来,也不在老爷台前吿状来啦。

包拯   (白)     那日你怎么见他二人?

梁氏   (白)     我丈夫被县里传去应差,不一会儿,他就回来啦。小妇人跟我丈夫说了两句话,不多一会儿,又来了一个。

包拯   (白)     哪个是先回来的?

刘成金  (白)     是他先回来的!

假刘成金 (白)     是他先回来的!

包拯   (白)     哪个是后回来的?

刘成金  (白)     我是后回来的!

假刘成金 (白)     我是后回来的!

包拯   (白)     休得胡言!

             王朝、马汉!

王朝、

马汉   (同白)    有!

包拯   (白)     照妖镜伺候!

王朝、

马汉   (同白)    啊!

(王朝、马汉同拾镜照,假刘成金喷镜。)

王朝   (白)     照妖镜模糊了!

包拯   (白)     啊!

     (唱)     听说是照妖镜真光昏暗,

             照不出妖魔形难辨此冤。

             若不能断明了真假公案,

             怎在那大宋王驾下为官。

     (白)     左右!

四青袍  (同白)    有!

包拯   (白)     将他三人,分别收监,明日听审!

四青袍  (同白)    啊!

(四青袍带刘成金、假刘成金、梁氏同下,四青泡同上。吴氏扭牛保同上。)

吴氏   (白)     冤抂啊冤枉!

青袍甲  (白)     有人喊冤。

包拯   (白)     带进来!

青袍甲  (白)     啊!

(青袍甲下,带吴氏、牛保同进,靳得山暗上。)

包拯   (白)     那一老婆子,为何扯这后生喊冤吿状?

吴氏   (白)     老爷容禀!

     (唱)     吴氏今年七十三,

             终朝每日受熬煎。

             我儿同他将山进,

             他说我儿被虎餐。

             他害我儿在山涧,

             巧言暗骗老残年。

             无奈只得将官见,

             叩求青天断此冤。

包拯   (白)     他叫什么名字?

吴氏   (白)     他叫牛保。

包拯   (白)     牛保!

牛保   (白)     小人在。

包拯   (白)     我看你小小年纪,为何将他儿子害死?从实招来!

牛保   (白)     哎呀老爷呀!小人与他儿子韩三一同进山砍柴,天气炎热,他要下涧洗澡,不想来了一只猛虎,将他一口叼去。是小人拿了他的衣服,回来报信。这老婆子反倒放刁吿状。老爷,小人冤枉啊!

包拯   (白)     那一老婆子,据他说来,你那儿子实实被虎伤了。

吴氏   (白)     老爷休听他一面之词。那虎伤人,自然是连与人一齐衔去,为何衣服件件不少?其中定有隐情,求老爷明断!

包拯   (白)     牛保,他既被虎衔去,为何衣服俱全?定是你将他害死,从实招来!

牛保   (白)     小人实实冤枉难招!

包拯   (白)     唗!不动刑法,焉肯招认?

             左右!

四青袍  (同白)    有!

包拯   (白)     与我重打四十!

四青袍  (同白)    啊!

(四青袍同拽牛保,同打。)

包拯   (唱)     小牛保在山中把人谋害,

四青袍  (同白)    一十!

包拯   (唱)     上堂来你竟敢将我隐瞒!

四青袍  (同白)    二十!

包拯   (唱)     我劝你把真情当堂招认,

四青袍  (同白)    三十!

包拯   (唱)     免得那官刑炼苦受熬煎。

四青袍  (同白)    四十!

包拯   (白)     有招无招?

牛保   (白)     冤枉难招!

包拯   (白)     放起来!

(四青袍同放牛保。)

包拯   (白)     你道无证,这衣衫就是见证。

牛保   (白)     衣衫又无血迹,怎言小人谋死人命?叩请老爷详情!

吴氏   (白)     老爷休听他强辩,我的儿子既被虎伤,哪是凭据?

包拯   (白)     据你说来,她儿子实实被虎伤了。

牛保   (白)     老爷不信,将虎拿至公堂,便知明白。

包拯   (白)     哈哈!那虎乃山中野兽,叫本府怎样拿来?

牛保   (白)     老爷能断无头公案,要不将虎拿到公堂,小人死不瞑目!

包拯   (白)     嗯!若要拿虎,只是无人进得山。

靳得山  (白)     有。小的靳得山伺候老爷!

包拯   (白)     你进得山么?

靳得山  (白)     小人靳得山。

包拯   (白)     好,拿我火签,速将野兽拿到公堂听审!

靳得山  (白)     哎呀,小人名字叫靳得山,我不会拿虎。

包拯   (白)     你的名字倒有些吉兆。限你三日,将虎锁至公堂。如若违误,从重治罪!

靳得山  (白)     老爷,老虎是吃人的东西,小人进得山去,若要被它吃啦,岂不苦了我那美貌的媳妇儿,有谁照管?求老爷开恩!

包拯   (白)     唗!

     (唱)     你名儿唤作靳得山,

             不要推托莫迟延。

             若能将虎来擒献,

             插花披红在衙前。

     (白)     将一干人犯收监,掩门!

(包拯下。王朝、马汉、四青袍押吴氏、牛保同下。)

靳得山  (白)     哎呀,退了堂啦!这可怎么好?有啦,我同伙计们找个酒铺,先喝他一个醉,有什么话明儿个再说。正是:

     (念)     今朝有酒今朝醉,休管明朝是与非。

(靳得山下。)

【第十一场】

(魏氏上。)

魏氏   (念)     夫在官衙日日忙,奴家最喜巧梳妆。若遇官差派他去,抛得奴家守空房。

     (白)     奴家、靳得山之妻魏氏。我们当家的在开封府当着一个捕快头儿,今儿个早起进衙门去啦,不免收拾茶饭伺候。正是:

     (念)     侍夫须当加仔细,用尽妻儿一片心。

(靳得山上。)

靳得山  (唱)     只吃得醉醺醺两腿发软,

             辞别了众伙计转回家园。

             恨只恨我爹娘学疏才浅,

             大不该起名儿叫我靳得山。

     (白)     到啦。

             开门来!

魏氏   (白)     谁呀?

靳得山  (白)     是我。

魏氏   (白)     原来是你回来啦!

(魏氏开门,靳得山进,坐。)

魏氏   (白)     等着,我去泡茶去。

靳得山  (白)     我不喝。

魏氏   (白)     啊!你今儿从衙门冋来,面带忧愁,为什么呀!你对我说说!

靳得山  (白)     妻呀!

     (数板)    提起此事泪如麻,二十岁我进官衙。差事当了一十八,官私的事儿一点不差。上司见过多多少,从没见过这铁面包公他倒坐南衙。

魏氏   (白)     我常听见人说,包老爷是个好官哪,后来怎么样?

靳得山  (数板)    他里面,传出话,我们这儿就排衙。仪门分两下,大堂鼓声发。传齐众衙役,预备锁子、板子、夹棍、撑子、还有一面大眼枷。先生出科房,稿案往上拿,有情的没了事,没情的把钱花。门子小白脸,出来抱印匣,左手摆签筒,右手把笔发。忽听一声喊,老爷坐南衙,来了告状人,跪地说根芽:儿子被虎吃,赖人谋害他。老爷往下问,何人把虎拿?叫声靳得山,我就把话答。吩咐叫拿虎,吓得我两腿麻!

魏氏   (白)     这是好差使啊!我吿诉你:你出了咱们这条胡同,第三个门有个人,外号叫“一只虎”,你把他拿了去,就交了差啦。

靳得山  (数板)    他说是山中兽,兽中王,王字底下一张口,口儿只一张,张牙舞爪把人伤。伤人无其数,树内把身藏。今朝我要去,一定见阎王。夫妻若得重相会,除非南柯梦一场、梦一场!

(差人上。)

差人   (念)     奉了老爷命,怎敢慢消停!

     (白)     靳头儿!靳头儿!

靳得山  (白)     谁叫我靳头儿?

差人   (白)     我叫你,靳头儿!

靳得山  (白)     找我干什么?

差人   (白)     你还在家里哪!包老爷叫我来查你,叫你进山。你要不去,就要锁你的家眷进衙门!

靳得山  (白)     哎呀老婆,不好啦!你把我伙伴和干粮拿来,我有两句话嘱附你,我就走。

魏氏   (白)     当家的,有什么话,只管说吧!

靳得山  (白)     妻呀!

     (唱)     我今进山把虎拿,

             你在家中等着咱。

             三天若不回家下,

             你不必带孝与披麻。

             你就快快将他嫁,

差人   (白)     我不要!

靳得山  (白)     嗳,好哇!

     (唱)     抬到家中做你的妈,我是你干爸爸。

差人   (白)     快滚吧!

(靳得山下。)

差人   (白)     他走啦,我也销差去。

(差人下。)

魏氏   (唱)     丈夫临行说此话,

             一不由奴家泪如麻。

             但愿他平安归家下,

             一炷清香炉内插。

(魏氏下。)

【第十二场】

(山神、土地带虎形同上。)

山神   (唱)     山神庙盖在半山坡,

土地   (唱)     土地与你一堆儿磨。

山神   (唱)     终日无香又缺火,

土地   (唱)     饿的小鬼把树皮撮。

山神   (白)     请啦!

山神   (白)     土地公公请啦!

土地   (白)     你我奉玄坛法旨,将神虎交付与靳得山,带至包公台前降妖鸣冤。远远望见靳得山来也。

             神虎回避!

(虎形下。靳得山上。)

靳得山  (唱)     眼看红日西山下,

             乌鸦林内叫喳喳。

             四顾无人真害怕,

     (白)     呀!

     (唱)     一座古庙在山洼。

     (白)     说着说着,到了山里头啦。你看这儿有座小庙儿,待我进去瞧瞧。

(靳得山看。)

靳得山  (白)     哎哟!原来是山神、土地。

             喂!老山啊,老土啊,你们是管山的,为什么放出虎来吃人?包老爷差我进山拿虎,不是我惹不起它,它楞要吃人嘛!我当衙役的,不想吃它,这个意思,还要叫它吃我。这么着吧,委曲你们老哥儿俩,这场官司你们打了吧!

(靳得山锁山神、土地。)

靳得山  (白)     走啊,怎么坐着不动?算不了好朋友!

(山神、土地同用云帚拂,靳得山睡地下。)
山神、

土地   (同白)    靳得山听者:我将神虎交付与你,醒来不必害怕,将它带至包公台前,自然明白。

             神虎何在?

(虎形上。)
山神、

土地   (同白)    好好随靳得山前去,到包公台下,降妖鸣冤,吾神在此等你。

(山神、土地同锁虎。)
山神、

土地   (同白)    靳得山醒来!

(靳得山醒。)

靳得山  (白)     怎么着?起来走哇!

(靳得山见虎形,惊。)

靳得山  (白)     哎呀!

(键鼓。)

靳得山  (念)     吓、吓、吓得我两腿软又麻、麻、麻,今、今、今番一定染黄沙、沙、沙。

             哎呀我的娘,哎呀我的妈,只得大胆去看它。

     (白)     哎呀慢着!为何锁子在这老虎项上。

(靳得山想。)

靳得山  (白)     是啦,方才我蒙胧睡去,山神、士地说道:靳德山你不必害怕,将虎带至包公台前完案。

             老虎啊老虎!你若是吃韩三的老虎,你就跟我前去;你要吃我,你就请吃,别嫌口淡,我可没带着佐料啊!

             我试试看。

(靳得山拉锁。)

靳得山  (白)     有边儿。谢过神圣爷。妙啊!

     (唱)     这件差使真得贺,

             险些我命被它啜。

     (白)     朋友,放老实点儿!

(靳得山拉虎形同下。)

土地   (白)     尊神!

山神   (白)     尊神!

土地   (白)     你看靳得山将虎带去,你我也该上后台吃点儿什么去啦。

山神   (白)     正是:

     (念)     山神土地咱当了,

土地   (念)     同我前去炊烧刀。

(山神、土地同下。)

【第十三场】

(四青袍、王朝、马汉引包拯同上。)

包拯   (唱)     有包拯坐南衙匡辅大宋,

             辖众民谁不知法律难容。

             曾记得及第时黄榜得中,

             天子道我貌丑贬出朝廷。

             多亏了王丞相忠言保定,

             在定远为县令百里知名。

             破瓦窑断乌盆人人惊恐,

             不奉命斩赵大怨鬼冤明。

             到陈州放赈济民心感动,

             圣天子龙心悦仍授开封。

             刘成金真和假实难分定,

             韩三母吿牛保冤枉难明。

             我差那靳得山把猛虎传证,

             到此时两日间未见回程。

             叫王朝和马汉阶下排定,

(包拯坐。)

包拯   (唱)     单等那靳得山回报分明。

(靳得山带虎形同上。)

靳得山  (唱)     这回进山真作脸,

             将虎拿至府衙前。

     (白)     啊,虎老大,你总得老老实实地在这儿等我一等。你要饿啦,回来我给你买点心吃,你可别混吃人哪!

(虎形点头。)

靳德山  (白)     你和我点头,我有点不放心。把你锁在狮子腿上。

(靳得山锁虎形。)

靳得山  (白)     报!靳得山吿进!

(靳得山进门。)

靳得山  (白)     老爷在上,靳得山叩头!

包拯   (白)     我命你进山擒虎,怎么样了?

靳得山  (白)     小人领了老爷的火签,进山拿虎。一进山口,只见—只黑虎,两眼圆睁,张牙舞爪。小人见它这个样儿,哪里容得?我就说啦:“ !我把你这不知鹤鹿同春的老虎!你饿了什么吃不得,像什么烧饼、油炸鬼,松花、鸭蛋加火腿,绍兴酒对凉水,红焖鸭子肥肥嘴。你要吃人,又不还席。人家把你吿下来啦。包老爷差我锁你。”它瞧见我,浑身乱战就要跑。我赶上去,拧住它的腕子。我就希哩晔拉、嘎嗒一下将虎锁上。走到山神庙前,只见山神、土地拱手相迎,说道:“靳大爷,轻易不到这块来,我们哥儿俩预备了个小东道,—请靳大爷喝上几盅再走。”小人说:“不,我奉老爷之命,官差要紧。况且办着重案,不要误事,改日再扰吧!”因此小人带虎回来销差。

包拯   (白)     虎在何处?

靳得山  (白)     现在衙门外头狮子腿上拴着呢。

包拯   (白)     有这等事!带进来!

靳得山  (白)     是。

(靳得山带虎形。)

靳得山  (白)     报!犯虎吿进!当堂去链。跪下!

包拯   (白)     猛虎!

靳得山  (白)     答应!

(虎形叫。)

包拯   (白)     啊!

     (唱)     猛虎竟自高声应,

             虽然野兽性通人。

             必是神灵来护定,

             此案今朝可问清。

     (白)     啊猛虎,有一樵夫韩三,被你所伤,这可是实情么?

靳得山  (白)     回话!

(虎形点头。)

包拯   (白)     啊!

     (唱)     猛虎点头通人性,

             它能解开其中情。

     (白)     左右!

青袍甲  (白)     有!

包拯   (白)     带那吴氏与牛保上来!

青袍甲  (白)     是。

(青袍甲下,青袍甲带吴氏、牛保同上,吴氏见虎惊。)

吴氏   (白)     哎呀,吓煞人也!

包拯   (白)     老婆子不要害怕,你儿子被虎所伤,今已传到。可对个明白,不可错赖好人。

吴氏   (白)     这猛虎怎算得对证?

包拯   (白)     牛保!

牛保   (白)     小人在。

包拯   (白)     那日可是这只黑虎将韩三衔去的?

牛保   (白)     就是这只黑虎叨去的。

包拯   (白)     啊猛虎,若是你衔去的,可在堂上大叫三声!

(虎形叫三声。)

包拯   (白)     哈哈,真乃神灵也!

     (唱)     猛虎当堂叫三声,

             断明牛保这冤情。

             回头再把吴氏问,

     (白)     老婆子!

     (唱)     有何分辩快快云!

吴氏   (白)     老爷啊!

     (唱)     小妇人年已过七旬,

             孩儿又被猛虎吞。

             只落得老身难度命,

             老爷作主救残生。

包拯   (白)     想你儿子不行孝道,所以被虎吃了。

牛保   (白)     老爷,要提他儿子不行孝道,小人也曾时常劝他,只是不听。进山那天,他还在家里打他母亲,是小人亲眼得见的。

包拯   (白)     那一婆子,果然你的儿子不孝么?

吴氏   (白)     哎呀老爷呀,事到如今,小妇人也不敢隐瞒了。他在家中,每日打骂于我,三餐不饱,真乃苦情也!

包拯   (白)     原来如此。似这等逆伦之子,应当被虎所食。

             牛保!

牛保   (白)     小人在。

包拯   (白)     你家下还有何人?

牛保   (白)     小人父母双亡,又无家业,只靠砍柴度日。

包拯   (白)     既如此,本府赏你白银五十两,将这老婆子带回家去,好生扶养,莫负吾言!

牛保   (白)     多蒙恩官作主,小人情愿拜她为义母,侍奉她的终身。

包拯   (白)     好,这便才是。

牛保   (白)     母亲在上,受孩儿一拜!

(牛保拜。)

牛保   (唱)     拜为义子把孝尽,

             从今奉养老娘亲。

吴氏   (唱)     可喜衰年得此子,

             感谢青天恩情深。

(吴氏、牛保同与包拯叩头。)

包拯   (白)     罢了。赏他们银子,回家去吧!

吴氏、

牛保   (同白)    多谢老爷天恩!我们回去了。

牛保   (唱)     为人在世当孝顺,

吴氏   (唱)     从今不作受苦人。

(牛保扶吴氏同下。)

包拯   (白)     且住!我想刘成金一案,真假难辨,神虎必能认识。

             那一猛虎,本府堂前有刘成金一案,真假难分。你若能识,可大叫三声!

(虎形叫三声。)

包拯   (白)     好哇!

     (唱)     韩三丧命难辨证,

             神虎前来能断明。

             成金一案难审问,

             快叫猛虎辨假真。

     (白)     靳得山,将虎带过一边!

靳得山  (白)     是。

(靳得山带虎形。)

包拯   (白)     来!

青袍甲  (白)     有!

包拯   (白)     带刘成金夫妇听审!

青袍甲  (白)     啊!

(青袍甲下,青袍甲带刘成金、假刘成金、梁氏同上。)

包拯   (白)     刘成金,你等真假,本府也难认识。本府堂前有一物,能识真假。

刘成金  (白)     在哪儿?

包拯   (白)     将虎带过来!

(靳得山与虎形解链,虎形追假刘成金同下,虎形抓狗皮上。)

包拯   (白)     啊!

     (唱)     神虎前来辨假真,

             妖魔霎时现原形。

(土地上,土地带虎形同下。)

靳得山  (白)     启老爷:一阵清风,猛虎不见。

包拯   (白)     真乃神虎也!

             刘成金夫妇过来!妖魔已除,你夫妻回家,好生度日去吧。

刘成金、

梁氏   (同白)    多谢大老爷!

梁氏   (唱)     夫妻二人转家乡,

刘成金  (唱)     窝心的王八我得当。

(刘成金、梁氏同下。)

包拯   (白)     来!

四青袍  (同白)    有!

包拯   (白)     与靳得山插花披红,赏银十两,送出衙门!

四青袍  (同白)    啊!

(吹打。四青袍同与靳得山插花披红。)

包拯   (笑)     哈哈哈……

     (白)     掩门!

(众人同下。)
(完)


浏览次数:2155 ┊ 字数:13107 ┊ 最后更新:2012年05月08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