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闹东京》

主要角色
包拯:净
假包拯:净
施俊:小生
假施俊:小生

情节
书生施俊上京考试,为白鼠精所悉。白鼠精假扮施俊,调戏施妻。施俊回大怒,控于首相王延龄。王延龄亦难辨真假,转案于包拯。五鼠精变假包拯以扰之。包拯请来李天王降妖。

根据《京剧汇编》第五十三集:北京图书馆藏本整理

录入:仲愚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446.86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四小妖引白鼠仙同上。)

白鼠仙  (点绦唇牌)  五色云高,祥光缭绕,妖气扰,地动山摇,个个威风浩。

     (念)     高山修炼几千年,变化无穷在世间。美女朝朝奉玉酒,赛过蓬莱一洞仙。

     (白)     吾乃、瑞海洞中白鼠仙是也。排行第五,执掌三千鼠兵。每日操演阵法,个个纵跳如飞。这且不言。今日洞中无事,不免去到山前设座民房,开所酒店,如有来往俊俏女子,掳她几个进洞,也好追欢取乐。

             众小妖!

四小妖  (同白)    有。

白鼠仙  (白)     山前去者!

四小妖  (同白)    啊!

(牌子。众人同下。)

【第二场】

(施俊上。)

施俊   (引子)    云散明金阙,心清爱玉壶。

(书童暗上。)

施俊   (念)     应嫌屐齿印苍苔,十叩柴门九不开。春色满园关不住,一枝红杏出墙来。

     (白)     卑人、施俊。乃清河县人氏。双亲去世。娶妻何氏,品性温柔,贤良贞静。这且不言。今当东京开科取士,意欲上京赴考。不免请娘子出来商议。

             书童!

书童   (白)     有。

施俊   (白)     有请大娘!

书童   (白)     有请大娘!

(丫鬟引何氏同上。)

何氏   (念)     梳罢妆台晚,又到画堂深。

     (白)     官人!

施俊   (白)     娘子!请坐!

何氏   (白)     官人请!

(何氏坐。)

何氏   (白)     唤妾身出来,有何吩咐?

施俊   (白)     今当大比之年,意欲上京求名。娘子在家,早晚须要小心门户。

何氏   (白)     官人只管放心前去。妾身在家,还有丫鬟陪伴,不须挂念。

施俊   (白)     书童,收拾琴剑书箱伺候!

书童   (白)     是。

(书童下。)

何氏   (白)     妾身备得有酒,与官人饯行。

施俊   (白)     多谢娘子!

何氏   (白)     丫鬟,看酒!

丫鬟   (白)     是。

(丫鬟取酒。)

何氏   (唱)     尊官人你且把宽心放定,

             家下事何须要常挂在心。

             叫丫鬟看美酒向前奉敬,

(丫鬟执壶斟酒。)

何氏   (唱)     惟愿你中皇榜一举成名。

施俊   (唱)     蒙娘子赠吉言满心欢欣,

             此一去必能够身入龙门。

             愿只愿祖先爷阴灵有应,

(书童上,带马。)

施俊   (唱)     愿只愿占魁首荣耀门庭。

(施俊上马,下。书童随下。)

何氏   (唱)     见官人登程安满心欢欣,

             且等候锦衣归来报好音。

(何氏下,丫鬟随下。)

【第三场】

(牌子。四小妖引白鼠仙同上。)

小妖甲  (白)     来此山前。

白鼠仙  (白)     闪开了!

(白鼠仙看。)

白鼠仙  (白)     倒是个冲要之地。待我点化一座房屋。尔等扮作店家模样,徜有女子,掳她进洞,不得有误!

四小妖  (同白)    啊!

(四小妖下。)

白鼠仙  (白)     待俺变一书生,在此游戏等候便了。正是:

     (念)     一心要寻香闺女,吾今变做俊悄郎。

(火彩。白鼠仙下,假书生上,笑。)

假书生  (数板)    好酒贪花,杏花村内是吾家;我今寻找,俊悄女姣娃。

(四假店家同上。)

假书生  (白)     吾乃白鼠仙是也。在此变化一座客店,等候来往佳人。

             众伙计,烹茶伺候!

四假店家 (同白)    啊!

假书生  (唱)     我今安排牢笼计,

             他人怎解其中情。

(众人同下。)

【第四场】

(施俊上,书童随上。)

施俊   (唱)     方才离了桃花坞,

             不觉天色又黄昏。

书童   (白)     相公,这儿有座旅店,安宿一夜再走吧。

施俊   (白)     好。前去打店。

书童   (白)     店家,店家!

假店家  (内白)    来啦!

(假店家上。)

假店家  (念)     隔壁三家醉,开坛十里香。

     (白)     是哪位?

书童   (白)     我们是投宿的。

假店家  (白)     请到里面。

施俊   (白)     带路!

假店家  (白)     相公见礼啦!

施俊   (白)     请了!

假店家  (白)     相公请坐!请问相公向何处公干?

施俊   (白)     卑人是上京赶考的。

假店家  (白)     小店中昨日来了一位相公,也是上京求取功名的。你们二位必然是高中的啦。

施俊   (白)     多谢金言!既有斯文,何不请来相见?

假店家  (白)     我请他去。

             有请旧相公!

(假书生上。)

假书生  (念)     玩月人何处,风景依旧时。

     (白)     何事?

假店家  (白)     我店里来了一位相公,请您哪过去谈谈心。我烹茶去。

书童   (白)     我在哪儿睡?

假店家  (白)     你跟我来!

(书童随假店家同下。)

假书生  (白)     待我向前。

             啊,相公请了!

施俊   (白)     请来见礼!

假书生  (白)     还礼。请坐!

施俊   (白)     有坐!方才店家言道,相公也是上京求取功名的。若不嫌弃,明日结伴同行如何?

假书生  (白)     好说。既蒙雅爱,愿陪伴而行。

施俊   (白)     岂敢!请问相公仙乡何处,高姓大名?

假书生  (白)     小弟姓旧名用,乃本处人氏。请问贵姓髙名,仙乡何处,尊府还有何人?

施俊   (白)     小生姓施名俊,乃清河人氏。双亲早亡。妻房何氏,女工针黹,倒也秀丽。惶恐啊惶恐!

假书生  (白)     我见相公红光满面,必占高魁。待小弟把敬三杯。

施俊   (白)     多有叨扰!

假书生  (白)     岂敢!

             店家,看酒来!

(假店家持酒上。)

假店家  (白)     相公,酒来啦。

(假店家下。)

假书生  (白)     相公请!

施俊   (白)     请!

     (唱)     一心要攀月中桂,

假书生  (唱)     定取髙魁转还乡。

施俊   (唱)     当今天子开皇榜,

假书生  (唱)     御笔钦点状元郎。

     (白)     相公,再饮几杯!

施俊   (白)     酒已够了,不能奉陪了。

(施俊醉,沉睡。)

假书生  (白)     且住!看他已然沉醉。他方才言道,家中还有何氏妻子。我不免变作他的模样,前去调戏一番。

(火彩。假书生下,假施俊上。)

假施俊  (唱)     我今变作施俊样,

             前去调戏女姣娘。

(假施俊下。书童上。)

书童   (念)     金风就地起,吹得透体寒。

     (白)     天亮啦,我们该走啦。啊,房子怎么不见啦?

             相公醒来!相公醒来!

施俊   (白)     好睡呀!

             啊书童,房屋怎么不见了?

书童   (白)     相公,必是妖魔害人,咱们早早地走吧!

施俊   (白)     有理。速速趱行者!

     (唱)     昨日明明招商店,

             今日荒山心内惊。

     (白)     好奇怪呀!

书童   (白)     真是怪事!相公,咱们走吧!

(施俊、书童同下。)

【第五场】

(假施俊上。)

假施俊  (念)     山中也有人行路,水深岂无过渡人。

     (白)     来此已是。待我叫门。

(假施俊叩门。)

假施俊  (白)     娘子,开门来!

(何氏上,丫鬟随上。)

何氏   (唱)     歌管楼台声细细,

             秋千院落夜沉沉。

     (白)     丫鬟,看是何人!

丫鬟   (白)     待我看来。是哪个?

假施俊  (白)     是我。

丫鬟   (白)     原来是大爷!

             啊大娘,大爷回来啦。

假施俊  (白)     娘子在哪里?

何氏   (白)     啊,官人回来了?

假施俊  (白)     回来了。

何氏   (白)     官人请坐!

假施俊  (白)     唉,真是败兴而回。

何氏   (白)     官人为何这等愁闷?

假施俊  (白)     卑人未曾到京,科考已毕,因此败兴而归。

何氏   (白)     原来如此。今科不中,还有下科,何须忧愁?为妻备酒,与官人散闷。

假施俊  (白)     多谢娘子!

何氏   (白)     丫鬟,备酒伺候!

丫鬟   (白)     是啦。

(丫鬟下。)

何氏   (白)     为何不见书童回来?

假施俊  (白)     卑人有一朋友,带有书信,叫他送信去了。

何氏   (白)     哦,原来如此。

(丫鬟上。)

丫鬟   (白)     启大爷、大娘:酒已齐备啦。

何氏   (白)     官人请!

     (唱)     劝官人且把愁眉解,

             待等明春凤凰来。

假施俊  (唱)     有劳娘子恩和爱,

             好比桃花三月开。

何氏   (唱)     贵妃常带三分艳,

假施俊  (唱)     颠鸾倒凤赴阳台。

何氏   (白)     官人!

假施俊  (白)     娘子!

     (笑)     啊哈哈哈……

(假施俊、何氏同下。)

【第六场】

(四青袍、旗牌引王延龄同上。)

王延龄  (引子)    名振朝纲,奉君王,忠心浩荡。

     (白)     老夫、王延龄。位列三台之首。只因清河县饥荒三载,圣上命老夫前去放粮。且喜百姓无虞,皆赖圣恩垂教也。今日回朝交旨。

             来,吩咐开道!

(一江风牌。众人同下。)

【第七场】

(书童上。)

书童   (念)     主人一句话,怎敢慢迟捱。

     (白)     来此已是家门。

             大娘,开门来!

(何氏上。)

何氏   (念)     鸟鸣春日暖,花绿五风和。

     (白)     是哪个?

书童   (白)     小人回来啦。

何氏   (白)     书童回来了?

书童   (白)     大娘,小人回来啦,我们大爷也回来啦。

何氏   (白)     狗才!大爷早已回来了。

书童   (白)     大娘,您这是哪儿的话?我同大爷每天不离左右,今儿个到家,叫小人头里走,大爷随后就到。怎么说他早就回来了娜?

何氏   (白)     这等说,你大爷今在哪里?

书童   (白)     在后边儿跟朋友说话哪。您要不信,我去请他来。

何氏   (白)     如此,快去请他前来!

书童   (白)     我去请他去。

(书童下。)

何氏   (白)     官人快来!

假施俊  (内白)    来了!

(假施俊上。)

假施俊  (白)     啊!娘子为何这等惊慌?

何氏   (白)     书童回来了,说道又来了一个官人。为妻的好不明白。

假施俊  (白)     哦,有这等事!娘子不必惊慌,卑人自有道理。

(书童引施俊同上。)

书童   (白)     大爷,随我来!

施俊   (念)     去时杨柳垂金线,回来乌鸦绕凤亭。

书童   (白)     大娘,大爷回来啦。

施俊   (白)     啊娘子,卑人拜揖!

假施俊  (白)     唗!你是何人,敢在此放肆?

施俊   (白)     卑人施俊。你是何方狂徒,在此调戏我妻?

假施俊  (白)     卑人施俊。你是何方狂徒,前来调戏我妻?

施俊   (白)     倒是他的妻子了?反了反了!

假施俊  (白)     倒是他的妻子了?反下反了!

书童   (白)     慢着!你们不要吵,也不要闹,我书童儿倒有个主意。

施俊、
假施俊、

何氏   (同白)    有何主意?

书童   (白)     拿把刀来,将我大娘一劈两半儿,每人分一半儿就结啦。

施俊、
假施俊、

何氏   (同白)    胡说!

(书童下。)

施俊   (白)     好狂徒啊!

     (唱)     不由施俊怒气发,

假施俊  (唱)     大胆狂徒不识咱。

施俊   (唱)     千言万语难讲话,

假施俊  (唱)     大人台前诉根芽!

(施俊、假施俊互扯。)
施俊、

假施俊  (同白)    走!

(施俊、假施俊同下。)

何氏   (白)     这是哪里说起!

     (唱)     二人生来一般样,

             是夫不是难认他。

(何氏下。)

【第八场】

(四青袍、旗牌引王延龄同上。)

王延龄  (唱)     宋王本是有道君,

             赈济万民感皇恩。

施俊、

假施俊  (内同白)   走!

(施俊、假施俊同上。)
施俊、

假施俊  (同白)    冤枉啊!

四青袍  (同白)    启相爷:两个书生喊冤。

王延龄  (白)     带至官厅!

四青袍  (同白)    啊!

王延龄  (唱)     山也青来水也青,

             人在山阴道上行。

(吹打。王延龄坐。)

王延龄  (白)     将他二人带上来!

四青袍  (同白)    是。

             见过大人!

施俊、

假施俊  (同白)    大人冤枉啊!

王延龄  (白)     你这书生,家住哪里,姓甚名谁?

施俊   (白)     生员乃清河人氏,姓施名俊,居住东乡,壬戌年身入黉门。今当大比之年,上京求名,未曾到京,选场已毕,只得归家。不知何处狂徒强占我妻何氏,望大人作主!

王延龄  (白)     你这书生姓甚名谁?

假施俊  (白)     生员乃清河,人氏,姓施名俊,居住东乡,壬戌年身入黉门。今当大比之年,上京求名,未曾到京,选场已毕,只得归家。不知何处狂徒强占我妻何氏,望大人作主!

王延龄  (白)     你二人都叫施俊?

施俊   (白)     正是。

假施俊  (白)     正是。

王延龄  (白)     你二人抬起头来!

(施俊、假施俊同抬头。)

王延龄  (白)     啊!

     (唱)     二人面貌俱一样,

             又同名姓又同乡。

     (白)     施俊,你妻子今在何处?

施俊、

假施俊  (同白)    在东乡施家庄。

王延龄  (白)     来!

旗牌   (白)     有。

王延龄  (白)     速到施家庄,提那何氏前来听审!

旗牌   (白)     遵命!

(旗牌下。)

王延龄  (白)     此事叫老夫好难解也!

     (唱)     老夫在朝为一品,

             二人真假断不清。

(旗牌带何氏同上。)

何氏   (唱)     结发之夫难相认,

             大人台前断分明。

旗牌   (白)     启相爷:何氏带到。

王延龄  (白)     带上堂来!

旗牌   (白)     是。

             何氏当面!

何氏   (白)     小妇人何氏叩头!

王延龄  (白)     何氏,你丈夫叫什么名字?

何氏   (白)     小妇人丈夫名叫施俊。

王延龄  (白)     你与他是结发夫妻,还是半路夫妻?

何氏   (白)     乃是结发夫妻。

王延龄  (白)     既是结发夫妻,下面认来!

何氏   (白)     是。

施俊啊  (白)     娘子,我与你数载夫妻,难道你就不认得我么?

何氏   (白)     为妻认得。

假施俊  (白)     啊娘子,我与你数载夫妻,难道你就不认得我么?

何氏   (白)     为妻认得。

王延龄  (白)     何氏,你可认得谁是你的丈夫?

何氏   (白)     小妇人认不出真假。

王延龄  (白)     你丈夫身上有什么为记?

何氏   (白)     我丈夫左膀有硃砂红痣为记。

主延龄  (白)     这就是了。下面听审!

何氏   (白)     是。

(旗牌引何氏同下。)

王延龄  (白)     来,将他二人左膀验来!

四青袍  (同白)    啊!

(四青袍同验施俊、假施俊右膀。)

四青袍  (同白)    启爷:他二人都有硃砂红痣。

王延龄  (白)     都有红痣?这又奇了!

     (唱)     在朝与王掌国政,

             这桩事儿断不明。

             二人谁真谁是假?

施俊   (白)     生员是真!

假施俊  (白)     生员是真!

王延龄  (白)     谁人是假?

施俊   (白)     他是假的!

假施俊  (白)     他是假的!

王延龄  (白)     掌嘴!

四青袍  (同白)    啊!

(四青袍同打施俊、假施俊嘴。)

王延龄  (唱)     分不清小小二书生。

施俊   (白)     大人哪!

     (唱)     望求相爷开大恩,

             实实难受这样刑。

假施俊  (唱)     相爷台前忙吿禀,

             他是假来我是真。

王延龄  (白)     你二人真假老夫难解。奏闻圣上,请包相勘问,自然明白。

             带下去!

二青袍  (同白)    啊!

(二青袍带施俊、假施俊同下。)

王延龄  (白)     来,开道上朝!

     (唱)     吩咐左右把道引,

             且将此事奏朝廷。

(众人同下。)

【第九场】

(八小妖引地里仙、过梁仙、长尾仙、腾云仙同上。)

地里仙  (唱)     瑞海洞中我为仙,

过梁仙  (唱)     修行学道几千年。

长尾仙  (唱)     兄妹未曾成正果,

腾云仙  (唱)     要把宋朝化洞天。

地里仙、
过梁仙、
长尾仙、

腾云仙  (同白)    吾乃——

地里仙  (白)     地里仙是也。

过梁仙  (白)     过梁仙是也。

长尾仙  (白)     长尾仙是也。

腾云仙  (白)     腾云仙是也。

地里仙  (白)     众家兄妹请了!

过梁仙、
长尾仙、

腾云仙  (同白)    请了!

地里仙  (白)     五弟有书信前来,言他变作施俊模样,混乱不分。恐其有祸,叫你我前去相助于他。

过梁仙、
长尾仙、

腾云仙  (同白)    言之有理。请!

地里仙  (唱)     地里仙专会土中行,

过梁仙  (唱)     过梁仙穿壁逞奇能。

长尾仙  (唱)     长尾仙就地打一滚,

腾云仙  (唱)     咱只怕猫儿叫几声。

(众人同下。)

【第十场】

(陈忠上。)

陈忠   (念)     朝朝随驾走,时时伴龙行。

     (白)     咱家穿宫监陈忠是也。今当早朝,圣上命咱传旨,只得在此伺候。

(王延龄上。)

王延龄  (念)     圣贤相际会,海岳共清明。

     (白)     臣、王延龄见驾,愿吾皇万岁!臣有本启奏。

陈忠   (白)     当殿奏来!

王延龄  (白)     容奏!

(五马江儿水牌前半段。)

陈忠   (白)     你且稍候,待咱家替你转奏。

王延龄  (白)     请!

(陈忠下,上。)

陈忠   (白)     圣旨下,跪听宣读。诏曰:太师赈抚清河,子民宁静,乃有功之臣,免朝一月。据奏有两个施俊,难分真假。就命包拯南衙勘问。钦哉。谢恩!

王延龄  (白)     万万岁!

(五马江儿水牌合头。陈忠下。)

王延龄  (念)     皇王降圣旨,包拯断分明。

(王延龄下。)

【第十一场】

(张龙、赵虎引包拯同上。)

包拯   (引子)    解君忧,除民患难;整山河,扫尽烽烟。

     (白)     老夫、包拯。自陈州放粮回朝,整理国事。今又奉旨,审问施俊一案。

             张龙、赵虎!

张龙、

赵虎   (同白)    有。

包拯   (白)     吩咐开道!

张龙、

赵虎   (同白)    开道!

四青袍  (内同白)   啊!

(四青袍同上。)

包拯   (唱)     宋王江山八百春,

             铁面无私不留情。

             南衙审问二施俊,

             看谁假来看谁真。

(众人同下。)

【第十二场】

(六小妖引长尾仙同上。)

长尾仙  (唱)     真个奇来真个妙,

             东京城内闹滔滔。

     (白)     吾乃,长尾仙是也。只因五弟变作施俊,大闹东京,仁宗命包拯审问。不免变作包拯模样,去往南衙混乱一回。

             众小妖,尔等变作包拯手下之人,不得有误!

六小妖  (同白)    啊!

(六小妖同下,四假青袍、假张龙、假赵虎同上。)
四假青袍、
假张龙、

假赵虎  (同白)    我等变得可像?

长尾仙  (白)     变得倒像。待俺变来!

(火彩。长尾仙下,假包拯上。)

假包拯  (笑)     哈哈哈……

     (唱)     任他施尽千般巧,

             我的道法比他髙。

             吩咐左右忙开道,

             真假难辨闹滔滔。

(假包拯坐。)

假包拯  (白)     将二书生带上来!

假张龙、

假赵虎  (同白)    是。

(假张龙、假赵虎同下。假张龙、假赵虎带施俊、假施俊同上。)
施俊、

假施俊  (同白)    大人在上。生员叩头!

假包拯  (白)     两个秀士,你二人谁真谁假?

施俊   (白)     我是真的,他是假的。

假施俊  (白)     我是真的,他是假的。

假包拯  (白)     唗!

     (唱)     吾今奉了皇王命,

             尔是假来敢认真?

             左右与我扯下打,

             何方妖怪乱胡行。

(假四青袍同打施俊。包拯上,张龙、赵虎、四青袍随同上。)

包拯   (唱)     斩妖剑来照妖镜,

             何方妖怪闹东京?

     (白)     啊!你是何人,敢坐老夫的法堂?

假包拯  (白)     啊!你是何人,敢入老夫的法堂?

包拯   (白)     啊!岂不知老夫乃龙图阁大学士包拯,今奉圣命审问施俊一案。你是何方妖怪?现出原形便罢;如若不然,可知老夫照妖镜的厉害!

假包拯  (白)     啊!岂不知老夫乃龙图阁大学士包拯,今奉圣命审问施俊一案。你是何方妖怪?现出原形便罢;如若不然,可知老夫照妖镜的厉害!

包拯   (白)     张龙、赵虎,看镜过来!

(张龙、赵虎同取镜。)

假包拯  (白)     张龙、赵虎,看镜过来!

(假张龙、假赵虎同取镜。)

包拯   (白)     妖怪照镜!

假包拯  (白)     妖怪照镜!

包拯   (白)     啊!为何照不出他的原形?

假包拯  (白)     啊!为何照不出他的原形?

包拯   (白)     张龙、赵虎,与我拿下!

假包拯  (白)     张龙、赵虎,与我拿下!

包拯   (白)     反了,反了!

假包拯  (白)     反了,反了!

包拯   (白)     这桩异事,难坏老夫也!

假包拯  (白)     这桩异事,难坏老夫也!

包拯   (唱)     不由老夫心懊恼,

假包拯  (唱)     不由老夫心懊恼,

包拯   (唱)     朝中哪有二老包?

假包拯  (唱)     朝中哪有二老包?

包拯   (唱)     审过数十无头案,

假包拯  (唱)     审过数十无头案,

包拯   (白)     啊!

     (唱)     这桩事儿真蹊跷。

假包拯  (白)     啊!

     (唱)     这桩事儿真蹊跷。

包拯   (唱)     宋王江山我镇了,

假包拯  (唱)     宋王江山我镇了,

包拯   (唱)     这番一笔要勾消!

假包拯  (唱)     这番一笔要勾消!

包拯   (白)     呃!

     (唱)     一片忠心把王保,

             陈州放粮转回朝。

             只为施俊不明招,

             圣上命我断分晓。

             老夫未曾前来到,

             公案坐有一老包。

             连我真假人不晓,

             断不明此事枉在朝。

             张龙、赵虎忙开道,

             乌台之上拿此妖。

(包拯下。张龙、赵虎、四青袍同下。)

假包拯  (白)     啊!

     (唱)     只见包拯开了道,

             喜在眉头笑心梢。

             南衙公案吾坐了,

             料他真假难猜着。

             凭你天尊齐来到,

             怎比咱的道法高!

(众人同下。)

【第十三场】

(包拯上。)

包拯   (唱)     来在乌台气象雄,

             阴阳阻隔一般同。

             无端出此妖魔怪,

             地狱天门顷刻通。

     (白)     老夫只为妖魔扰乱东京,恐是上界仙子下凡。因此修下牒文,奏与上帝。值日功曹何在?

功曹   (内白)    来也!

(功曹上。)

功曹   (白)     有何法旨?

包拯   (白)     有牒文一角,有劳尊神,往南天门投递,不得有误!

功曹   (白)     领法旨!

(功曹下。)

包拯   (唱)     真假难分难坏了,

             请动天神除此妖。

(包拯下。)

【第十四场】

(八神将、杨戬、哪吒引李天王同上。)

李天王  (粉蝶儿牌)  玉旨钦差,

             俺奉着,玉旨钦差。

             都只为群妖扰界,

             哪怕他神通大,怎容他凡世搅害!

(李天王坐。)

李天王  (念)     忆昔当年镇陈塘,—片丹心报吾皇。南天门下为帅主,玉旨勅封李天王。

     (白)     只为下界妖魔作耗,今奉玉旨,下凡平妖。

             众天将,下凡去者!

众人   (同白)    啊!

(泣颜回牌。李天王上台。急急风牌。八小妖引腾云仙、长尾仙、过梁仙、地里仙、白鼠仙同上,过场,同下。)

李天王  (白)     就此降妖者!

众人   (同白)    啊!

(八神将、杨戬、哪吒同下。)

李天王  (白)     此妖好道法也!

     (唱)     今奉玉旨下天堂,

             群妖作耗扰汴梁,

             吾今安排天罗网,

             管叫妖魔一扫光!

(白鼠仙、杨戬同上,同起打,双收下。)

李天王  (白)     呀!

     (唱)     大鹏展翅折了膀,

             全凭天将逞豪强。

             任你道法高千丈,

             吾凭哪吒并二郎。

(大起打。打连环。白鼠仙打哪吒、杨戬同下。白鼠仙耍下场。杨戬、哪吒同上。)

杨戬   (白)     群妖骁勇,如何是好?

哪吒   (白)     遣孩儿兵擒他便了!

杨戬   (白)     言之有理。

哪吒   (白)     孩儿兵走上!

(四孩儿兵同上。)
杨戬、

哪吒   (同白)    齐展道法者!

四孩儿兵 (同白)    啊!

(八小妖、腾云仙、长尾仙、过梁仙、地里仙、白鼠仙同上,会阵起打,同杀下。杨戬、哪吒同上。)
杨戬、

哪吒   (同白)    不能收伏此妖!

李天王  (白)     善哉呀善哉!要除此妖,非佛祖前来,不能收伏。

佛祖   (内白)    佛祖驾到!

李天王  (白)     仙乐相迎!

(吹打。四云童、佛祖同上,李天王、杨戬、哪吒同迎接。)

李天王  (白)     佛祖驾临,有失远迎,愿佛祖圣寿无疆!

佛祖   (白)     今有西天雷音寺中五鼠逃下凡尘,今奉如来宝勅,带了玉狮猫儿前来收伏。

李天王  (白)     就请佛祖登台!

(吹打。佛祖登台。)

佛祖   (白)     众天将,引动群妖!

八天将  (内同白)   啊!

(杨戬,哪吒同杀下。八神将、哪吒、杨戬引八小妖、腾云仙、长尾仙、过梁仙、地里仙、白鼠仙同上。大起打,立碑。玉狮猫上,擒八小妖、腾云仙、长尾仙、过梁仙、地里仙,白鼠仙逃下。)

众人   (同白)    启佛祖:众妖被擒,白鼠逃走。

佛祖   (白)     善哉呀善哉!上天有好生之德,不绝其种类也。将众妖带往西天去者!

众人   (同白)    啊!

佛祖   (念)     佛法无边怎知晓,今奉敕旨收此妖。皆因不能坚正道,

     (白)     孽畜啊!

     (念)     万载修行顷刻消!

(众人同下。)
(完)


浏览次数:1960 ┊ 字数:9215 ┊ 最后更新:2012年03月05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