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打龙袍》

主要角色
包拯:净
李后:老旦
宋仁宗:小生
王延龄:老生
陈琳:丑
郭槐:丑

《打龙袍》韩炳如饰包拯
《打龙袍》韩炳如饰包拯
情节
包拯放粮回朝,请宋仁宗观灯,故以雷殛张继保灯戏演出。宋仁宗以为谤己,欲将包拯问斩。老太监陈琳备述当年狸猫换太子事,宋仁宗始悟,赦包拯,斩郭槐,亲迎李后还朝,李后命包拯行罚。包拯打宋仁宗龙袍以代。

根据《京剧汇编》第五十三集:孙甫亭藏本整理

录入:仲愚


相关剧本
《断太后》(根据《戏考》第三册整理)
《遇皇后》(根据《京剧汇编》第五十三集:孙甫亭藏本整理)
《打龙袍》(根据《戏考》第三册整理)
《打龙袍》(根据1942年1月20日【胜利唱片】10面录音整理:李多奎饰李后,金少山饰包拯,姜妙香饰宋仁宗,马富禄饰陈琳,萧长华饰灯官、郭槐,关德咸饰王延龄。 )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323.63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四太监、大太监引宋仁宗同上。)

宋仁宗  (引子)    凤阁龙楼,万古千秋。

     (念)     太阳一出金钟鸣,文臣武将朝寡人。万民安乐尧舜世,五谷丰登太平春。

     (白)     孤、大宋天子赵祯。只因陈州干旱三载,也曾命包拯前去放粮,至今未见回朝。

             内侍,展放龙门!

大太监  (白)     展放龙门哪!

(王延龄上。)

王延龄  (念)     忙将包拯事,奏与万岁知。

     (白)     臣、王延龄见驾,吾皇万岁!

宋仁宗  (白)     平身!

王延龄  (白)     万万岁!

宋仁宗  (白)     卿家上殿,有何本奏?

王延龄  (白)     臣启万岁:今有包拯放粮冋朝,在午门候旨。

宋仁宗  (白)     替孤传旨,宣包卿上殿!

王延龄  (白)     领旨。

             万岁有旨:包拯上殿!

包拯   (内白)    领旨!

(包拯上。)

包拯   (唱)     忽听传旨宣包拯,

             陈州来了放粮臣。

             撩袍端带我就上龙廷,

             品级台前臣见君。

     (白)     臣、包拯见驾,吾皇万岁!

宋仁宗  (白)     平身!

包拯   (白)     万万岁!

宋仁宗  (白)     卿家,将放粮之事奏与朕知!

包拯   (白)     现有放粮本章,请我主龙目御览。

宋仁宗  (白)     呈上来!

(宋仁宗看本章。)

宋仁宗  (白)     卿家放粮有功,光禄寺摆宴,与卿家贺功。

包拯   (白)     且慢!

宋仁宗  (白)     为何拦阻?

包拯   (白)     臣在午门外设办花灯,请我主观灯散闷。

宋仁宗  (白)     卿家前面安置,孤王御驾随后。

包拯   (白)     领旨!

     (唱)     万岁准了臣的本,

             要辩国太受苦情。

             午门巧办花灯彩,

             办灯打动有道的君。

(包拯下。)

王延龄  (唱)     辞别万岁下龙廷,

             不知包拯是何心?

(王延龄下。)

宋仁宗  (唱)     包拯回朝奏一本,

             去到午门观花灯。

(众人同下。)

【第二场】

(灯官上。)

灯官   (念)     君乐臣乐民安乐,五谷丰登太平年。

     (白)     我、灯官便是。奉了包大人之命,在此巧办花灯。远远望见圣驾来也!

(包拯、王延龄同上,四太监、大太监引宋仁宗同上,宋仁宗坐。)
宋仁宗、

包拯   (同白)    将灯名报上来!

灯官   (数板)    休要吵,休要闹,细听我把灯名报一报:—团和气灯,二仙和合灯,三阳开泰灯,四季平安灯,五子夺魁灯,六国封相灯,七擒孟获灯,八仙过海灯,九子十成灯,十面埋伏灯。这个灯,那个灯,灯名一时报不清。往后瞧,又一层,吕布、貂婵大闹凤仪亭。

(花灯上,过场,下。)

灯官   (数板)    往后瞧,又一篇,昭君打马和北番。

(花灯上,过场,下。)

灯官   (数板)    往后瞧,又一套,青风亭雷击张继保!

(花灯上,过场,下。)

宋仁宗  (白)     将办灯人拿下!

包拯   (白)     且慢!

宋仁宗  (白)     为何阻拦?

包拯   (白)     为何将办灯人拿下?

(灯官暗下。)

宋仁宗  (白)     为何办这不忠不孝之灯?

包拯   (白)     慢说不忠不孝之灯,就是不忠不孝之人,臣朝现有。

宋仁宗  (白)     卿家奏来,孤家将他碎尸万段!

包拯   (白)     臣不敢冒奏。

宋仁宗  (白)     恕卿无罪!

包拯   (白)     就是万岁!

(四武士暗同上。)

宋仁宗  (白)     唗!

     (唱)     武士将他忙上捆,

(四武士同绑包拯。四太监、大太监、宋仁宗同下。)

王延龄  (唱)     转面瞒怨小包拯。

             有本就该当殿奏,

             不该午门藐视君。

包拯   (白)     恩师!

     (唱)     老恩师不必胆怕惊,

             学生言来听分明:

             自古道忠臣不怕死,

             怕死焉能做忠臣!

(王延龄、包拯同下。四武士随同下。)

【第三场】

(四太监、大大监、宋仁宗同上。)

宋仁宗  (唱)     适才午门看花灯,

             竟是不忠不孝人。

             借题发挥真可恨,

             看来有意藐视君。

             怒气不息龙廷进,

             快宣包拯朝寡人!

(王延龄上。)

王延龄  (白)     包拯拿到。

宋仁宗  (白)     押上殿来!

王延龄  (白)     将包拯押上殿来!

(四武士押包拯同上。)

包拯   (唱)     大喝一声上绑绳,

             午门外来了闯祸臣。

             放心大胆我把龙廷进,

             问我一言答一声。

宋仁宗  (唱)     包拯做事不思忖,

             不该午门藐视君!

包拯   (唱)     陈州放粮转回京,

             赵州桥前遇冤情:

             天齐庙,臣审问,

             才知国母受苦情。

             口口声声龙国太,

             因此午门办花灯。

             万岁要将为臣斩,

             外国闻知你是无道的君!

宋仁宗  (唱)     莫非得了疯癫症,

             快请名医究原因。

包拯   (唱)     非是臣得了疯癫症,

             国太言语记得清。

             千言万语你不信,

             景阳宫问一问,二十年前的老陈琳。

宋仁宗  (白)     押下去!

(四武士押包拯同下。)

宋仁宗  (白)     金牌宣,银牌召,宣亚父陈琳上殿!

大太监  (白)     金牌宣,银牌召,宣亚父陈琳上殿哪!

陈琳   (内白)    领旨!

(陈琳上。)

陈琳   (唱)     金牌宣来银牌召定,

             景阳宫来了老陈琳。

             二十年也未曾将我宣定,

             今日宣召为何情?

             迈步且把金殿进,

             万岁驾前问安宁。

     (白)     奴婢、陈琳见驾,吾皇万岁!

宋仁宗  (白)     亚父平身!

陈琳   (白)     万万岁!

宋仁宗  (白)     赐坐!

陈琳   (白)     谢坐!二十余年未曾宣召,今日宣奴婢上殿,有何国事议论哪?

宋仁宗  (白)     孤有一事不明,要在亚父台前领教。

陈琳   (白)     万岁有何事不明,当面请讲,何言“领教”二字?

宋仁宗  (白)     孤王是哪宫所生,哪宫所养?

陈琳   (白)     我主乃李娘娘所生,狄娘娘所养。

宋仁宗  (白)     可曾全记?

陈琳   (白)     奴婢全记。

宋仁宗  (白)     奏来!

陈琳   (白)     容奏!只因癸未年间,李娘娘身怀我主龙体,宫中刘妃在老王面前讨下一道收生代劳的旨意。哪里是收生代劳,原来是一条奸计——她与内侍郭槐乃是姑表之亲,命郭槐将外国进来的金色狸猫剥去皮尾,换了我主龙体,在老王驾前奏道:李娘娘产生妖怪。老王闻奏大怒,将李娘娘推出午门斩首。多亏满朝文武保奏下来,死罪已免,活罪难容,将李娘娘打在寒宫冷院。那刘妃一计不成,与郭槐又生二计——定于八月十五日火焚冷宫。但见火光一起,也不知李娘娘生死存亡。此事约有二十余载,今日怎么问起奴婢来了?

宋仁宗  (白)     只因包拯回朝,言说母后还在。

陈琳   (白)     既然国母还在,就有当年老王游御花园所赐黄绫诗帕,上有寇老先生所题诗句为证。

宋仁宗  (白)     可曾全记?

陈琳   (白)     奴婢全记。

宋仁宗  (白)     奏来!

陈琳   (白)     容奏!

     (念)     春风得意花千蕊,秋月扬辉桂一枝。天降紫微接宋后,一对行龙并雄雌。

(陈琳四看。)

宋仁宗  (白)     看什么?

陈琳   (白)     包拯回朝,不在金殿奉君,万岁差他哪里去了?

宋仁宗  (白)     亚父有所不知,只因包拯还朝,在午门设摆花灯,藐视孤王,已推出午门问斩。

陈琳   (白)     万岁呀!

     (唱)     万岁要斩将奴婢斩,

             快快赦回有功臣。

宋仁宗  (白)     将包拯赦回。

大太监  (白)     包拯赦回!

(包拯上。)

包拯   (唱)     百尺高竿得活命,

             千层浪里又复生。

     (白)     谢万岁不斩之恩!

宋仁宗  (白)     非是孤王不斩于你。你道母后还在,有何为证?

包拯   (白)     现有黄绫诗帕为证。

宋仁宗  (白)     呈上来!

(包拯呈帕,宋仁宗看。)

宋仁宗  (念)     “春风得意花千蕊,秋月扬辉桂一枝。天降紫徼接宋后,一对行龙并雄雌。”

陈琳   (白)     着!着!着!

     (唱)     不是陈琳记得准,

             险些斩了有功的臣。

宋仁宗  (唱)     忙搀亚父来拜定,

             拜你如同拜先人。

     (白)     将郭槐押上殿来!

大太监  (白)     将郭槐押上殿来!

(四武士押郭槐同上。)

大太监  (白)     郭槐拿到。

郭槐   (白)     满朝的奸党!

宋仁宗  (白)     唗!大胆郭槐,见了孤王,因何不跪?

郭槐   (白)     我乃三朝元老,岂肯跪你!

宋仁宗  (白)     推出靳了!

郭槐   (白)     我乃托孤老臣,斩我不得!

宋仁宗  (白)     将他碎尸万段!

郭槐   (白)     这倒干脆!

(四武士押郭槐同下。)

宋仁宗  (白)     包卿!

包拯   (白)     万岁!

宋仁宗  (白)     但不知怎样迎接母后还朝?

包拯   (白)     万岁准备龙车凤辇,迎接国太还朝。

宋仁宗  (白)     依卿所奏。外厢摆驾,迎接国太还朝!

大太监  (白)     遵旨。

             外厢摆驾,迎接国太还朝哇!

(众人同下。)

【第四场】

(四武士、四太监、大太监同上,李后、车夫同上,宋仁宗、王延龄、包拯、陈琳随同上。)

李后   (唱)     龙车凤辇进皇城,

             御街上又来了讨饭之人。

             眼昏花看不见花花美景,

             观不见汴梁城文武众卿。

             在寒窑二十载苦难受尽,

             怎想到今日里又回汴京。

             下车辇叫皇儿将娘搀定,

(李后下车,宋仁宗搀,车夫下。李后坐。)
王延龄、
包拯、

陈琳   (同白)    迎接国太!

李后   (白)     平身!

     (唱)     众文武免礼且平身。

王延龄  (白)     臣、王延龄见驾,国太千岁!

李后   (白)     平身!

王延龄  (白)     千千岁!

李后   (唱)     王延龄在朝中忠心耿耿,

陈琳   (白)     奴婢、陈琳见驾,国太千岁!

李后   (白)     平身!

陈琳   (白)     千千岁!

李后   (唱)     不料想二十载才见陈琳。

包拯   (白)     臣、包拯见驾,国太千岁!

李后   (白)     平身!

包拯   (白)     千千岁!

李后   (唱)     小包拯可算得忠心秉正,

             你为哀家巧办花灯,

             你为哀家心机用尽,

             你为哀家受过绑绳。

             朝中大事安排定,

             将你的官职往上升。

(皇后上。)

皇后   (白)     参见母后!

李后   (白)     回宫去吧!

皇后   (白)     谢母后!

(皇后下。)

宋仁宗  (白)     包卿,母后双目不明,如何是好?

包拯   (白)     可命太医进宫,与国太调治。

宋仁宗  (白)     传太医进宫!

大太监  (白)     太医进宫!

太医   (内白)    领旨!

(太医上。太医与李后治眼。)

宋仁宗  (白)     母后睁眼!

李后   (白)     皇儿!

宋仁宗  (白)     母后!

李后   (白)     众卿!

王延龄、
包拯、

陈琳   (同白)    国太!

李后   (笑)     哈哈哈……

宋仁宗  (笑)     哈哈哈……

李后   (白)     我把你这无道的昏君!

(宋仁宗跪。)

李后   (唱)     一见皇儿跪埃尘,

             不由哀家怒气生。

             哪一宫生来哪一宫养?

             哪一宫是儿生身老娘亲?

             为娘生儿险些丧了命,

             可恨那刘妃郭槐起下狠毒心。

             金色狸猫皮尾来剥定,

             二人定计换出儿的身。

             老王驾前奏一本,

             他道说为娘我产生妖精。

             老王闻奏怒气生,

             将为娘推出午门问斩刑。

             多亏了满朝文武来保本,

             将为娘打入了寒宫冷院永不见君。

             奸妃又把二计定,

             八月十五火焚冷宫廷。

             也不知何人来救定,

             将为娘救至在赵州桥破瓦寒窑把身存。

             放粮回朝小包拯,

             天齐庙内娘把冤申。

             包拯那里怎肯信,

             黄绫诗帕是证凭。

             爱卿回朝奏一本,

             你就该准备下龙车凤辇、一步一步、迎接为娘进皇城。

             不是陈琳记得准,

             险些儿斩了架海金梁擎天柱一根。

             越说越恼心头恨,

             不由哀家动无名。

             内侍看过紫金棍!

     (白)     包卿!

包拯   (白)     臣!

李后   (唱)     你替哀家训教这无道的君。

包拯   (白)     领旨!

     (唱)     在宫中领了国太的命,

             背转身来自思忖:

             自从盘古到如今,

             哪有个臣子敢打圣明君?

             万岁龙袍忙脱定,

(宋仁宗脱袍,二太监同托袍,包拯打袍。)

包拯   (唱)     包拯打龙袍犹如臣打君,

李后   (白)     好啊!

     (唱)     好一个聪明小包拯,

             打龙袍犹如打昏君。

             包卿进前听封赠!

包拯   (白)     臣!

(包拯跪。)

李后   (唱)     我封你太子太保在朝门。

             内侍看过金挡翅!

(大太监取金挡翅付包拯。)

李后   (唱)     哀家言来听分明:

             我今赐你尚方剑,

             宫里朝外查得清。

             若是皇儿行不正,

宋仁宗  (白)     母后宽恩!

李后   (白)     也罢!

     (唱)     画影图形也要充军。

包拯   (唱)     叩罢头来谢罢恩,

             龙国太待我好恩情。

(包拯起立。)

包拯   (白)     钦赐我一对金挡翅,

             又赐我上方剑一根。

             三宫六院我管定,

             压定了满朝文武、大小官员谁敢不遵、我照剑施行。

李后   (白)     皇儿,为娘今日还朝,满朝文武加升三级,光禄寺设宴,与包卿贺功!

宋仁宗  (白)     遵旨。

包拯   (白)     请驾回宫!

(尾声。众人同下。)
(完)


浏览次数:7329 ┊ 字数:4995 ┊ 最后更新:2013年03月20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