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打銮驾》

主要角色
包拯:净
庞秀英:旦
庞昱:净
宋仁宗:小生
赵德芳:老生

《打銮驾》小王桂卿饰包拯
《打銮驾》小王桂卿饰包拯
情节
宋仁宗时,国舅庞昱往陈州放粮,克扣粮款,强占民女。包拯奉旨出京查办。庞妃恐兄被罪,遂借国太銮驾沿街阻挠。包拯识其奸,怒打銮驾,装疯见帝。国太大怒,欲斩包拯,因八贤王求情,始免其罪。包拯仍往陈州。庞昱闻讯,密派项福中途行刺,事为义士展昭所悉,夜擒项福,庞昱终于伏法。

根据《京剧汇编》第五十三集:李万春藏本整理

录入:仲愚


相关剧本
《打銮驾》(根据《戏考》第十二册整理)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871.31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四水旗同上。鱼形、虾形、龟形、蟹形同上,同舞,同跳下。四水旗同随下。)

【第二场】

(四百姓同上)

四百姓  (同吹腔)   一寸光阴一寸金,

             寸金难买寸光阴。

百姓甲  (白)     列位请了!

三百姓  (同白)    请了!

百姓甲  (白)     今日天气清和,你我下田耕种!

三百姓  (同白)    请!

四百姓  (同吹腔)   奉劝世人要学好,

             莫学浪子无下梢。

(四百姓同下。)

【第三场】

(田启元上。)

田启元  (念)     向阳门第春常在,积善之家庆有余。

(田忠上。)

田忠   (唱)     适才黄河发了水,

             急忙报与员外知。

     (白)     启员外:大事不好了!

田启元  (白)     何事惊慌?

田忠   (白)     黄河发水,冲去百姓无数,特来报与员外知道。

田启元  (白)     有这等事!

             家丁们走上!

四家丁  (内同白)   啊!

(四家丁同上。)

四家丁  (同白)    参见员外!有何吩咐?

田启元  (白)     准备长竿舟船,河中去者!

四家丁  (同白)    遵命!

(众人同走圆场。四水旗拥四百姓同上,四家丁同打捞四百姓上船。)

四百姓  (同白)    多谢员外搭救!

田启元  (白)     诸位乡亲受惊了。待我去禀明太爷,详文上司,奏与万岁,那时发下赈银,也好济众。

四百姓  (同白)    多谢员外!

田启元  (白)     随我来!

(众人同下。)

【第四场】

(四青袍引知县同上。)

知县   (引子)    为官清正,与黎民,判断冤情。

(班头上。)

班头   (白)     启禀太爷:田绅士到。

知县   (白)     有请!

班头   (白)     有请!

(田启元、四百姓同上。)
田启元、

四百姓  (同白)    参见太爷

知县   (白)     绅士请坐!

田启元  (白)     谢坐!

知县   (白)     绅士到此,必有所为?

田启元  (白)     只因黄河发水,冲没田庄,淹死百姓无数,望求太爷作主!

知县   (白)     既有此事,待本县行文上司,奏明万岁,那时发下赈银,也好赈济灾民。

田启元  (白)     你等还不谢过太爷!

四百姓  (同白)    谢太爷!

田启元  (白)     我等吿辞了。

(田启元、四百姓同下。)

知县   (白)     待我行文上司便了。

(众人同下。)

【第五场】

(庞吉上。)

庞吉   (引子)    调和鼎鼐,位列三台。

(庞禄暗上。)

庞吉   (念)     身为当朝一品卿,满朝文武谁不尊!恼恨德芳掌朝政,倚仗先王压群臣。

     (白)     老夫、庞吉。宋室为臣,现居首相之职。可恨八贤王与王延龄常常与老夫作对。必须想一妙计,除却他等,方遂老夫心愿。不免将我儿庞昱唤出一同商议。

             来,有请你家公子!

庞禄   (白)     有请公子!

(庞昱上。)

庞昱   (念)     忽听爹爹唤,上前问金安。

     (白)     参见爹爹!

庞吉   (白)     罢了,一旁坐下。

庞昱   (白)     谢坐!爹爹,将儿唤出,有何训教?

庞吉   (白)     我儿有所不知,只因满朝文武藐视为父,必须想一妙计,害却他等。故唤我儿出来,一同商议。

庞昱   (白)     孩儿有一计在此。

庞吉   (白)     有何妙计?

庞昱   (白)     想万岁初登大宝,尚未纳妃。我妹生得十分美貌,若得进宫陪王伴驾,那时再想妙计,何愁不能害却他等?

庞吉   (白)     此计甚好。只怕万岁不允,如何是好?

庞昱   (白)     想那郭槐在国太驾前十分得宠。必须买动于他,方能成功。

庞吉   (白)     但不知何人能去?

庞昱   (白)     想姊丈孙大人与他素有来往,命他前去办理,定然成功。

庞吉   (白)     来,请孙大人前来!

庞禄   (白)     是。

(庞禄下。)

庞吉   (白)     你妹若能进宫伴驾,你我富贵不小。

庞昱   (白)     但愿如此。

(庞禄上。)

庞禄   (白)     孙大人到。

庞吉   (白)     有请!

庞禄   (白)     有请孙大人!

(孙秀上)

孙秀   (白)     参见岳父!

庞吉   (白)     贤婿少礼。

孙秀   (白)     姻弟!

庞昱   (白)     姻兄请坐!

孙秀   (白)     有坐。将小婿唤来,有何事议?

庞吉   (白)     贤婿有所不知,想万岁初登大宝,尚未纳妃。我有意将次女进与万岁为妃。闻贤婿与郭槐素有来往。有劳贤婿,多带珠宝,前去买动于他,叫他在国太驾前美言几句。若得国太应允,定然成功。

孙秀   (白)     小婿遵命。

庞吉   (白)     这有珠宝,速速办来!

孙秀   (白)     遵命。

(庞吉、庞昱、庞禄同下。)

孙秀   (唱)     府中领了岳父命,

             随带珠宝托人情。

             急急忙忙往前进,

(孙秀走圆场。)

孙秀   (唱)     宫门不远面前存。

     (白)     来此已是安乐宫。待我上前叩环。

(孙秀叩环。太监上。)

太监   (白)     原来是孙大人!到此何事?

孙秀   (白)     下官求见郭都堂。

太监   (白)     候着。

             有请公公!

郭槐   (念)     老王晏驾龙归天,安乐宫中乐安然。

     (白)     何事?

太监   (白)     孙大人求见。

郭槐   (白)     叫他进来!

太监   (白)     有请!

孙秀   (白)     参见都堂!

郭槐   (白)     罢啦,坐下吧。

孙秀   (白)     谢坐!

郭槐   (白)     大人到此,必有所为?

孙秀   (白)     下官此来,有要事相求。

郭槐   (白)     慢慢讲来!

孙秀   (白)     今有丞相庞吉次女庞秀英,生得十分美貌,尚未字人。有意送进宫中,陪王伴驾。丞相特命下官前来,求公公在太后面前美言几句,公公料无推辞。

郭槐   (白)     我想万岁登基未久,若是纳妃,岂不被外邦耻笑?此事使不得吧?

孙秀   (白)     公公,这有一封微礼孝敬公公,望公公笑纳。

郭槐   (白)     小小之事,怎好收此厚礼!

孙秀   (白)     理当孝敬。

郭槐   (白)     如此愧领啦。孙大人,回复你岳父大人,就说此事都在咱家身上。

孙秀   (白)     如此,下官吿辞。

(孙秀下。)

郭槐   (白)     来,逍遥轿搭上!

(四太监搭轿同上,郭槐上轿。)

郭槐   (白)     后宫去者!

四太监  (同白)    喳!

(众人同下。)

【第六场】

(四宫女引刘后同上。)

刘后   (唱)     碧玉玲珑双凤绕,

             香生宫院入云霄。

             百福阁前陪王驾,

             荷花池内鸟飞高。

(郭槐上。)

郭槐   (白)     奴婢郭槐,参见国太千岁!

刘后   (白)     平身!

郭槐   (白)     千千岁!

刘后   (白)     进宫为了何事?

郭槐   (白)     启奏国太:今有庞吉次女庞秀英,生得十分美貌,有意送进宫来,与万岁为妃。不知国太意下如何?

刘后   (白)     想老王晏驾,皇儿登基未久,若是纳妃,岂不被人谈论?

郭槐   (白)     启奏国太:若得庞女进宫,万岁驾前倘若有事,也好作一耳目。

刘后   (白)     此言果然不错。哀家这有懿旨一道,命你上殿,与万岁纳妃便了。

郭槐   (白)     遵旨!

(刘后、四宫女同下。)

郭槐   (念)     忙将纳妃事,奏与万岁知。

(郭槐下。)

【第七场】

(王延龄、李文辉、孙秀、庞吉、范仲淹、赵钰、赵起、文彦博同上。)

王延龄  (白)     众位大人请坐!

李文辉、
孙秀、
庞吉、
范仲淹、
赵钰、
赵起、

文彦博  (同白)    请坐!

王延龄  (白)     咳!

李文辉、
孙秀、
庞吉、
范仲淹、
赵钰、
赵起、

文彦博  (同白)    大人为何长叹?

王延龄  (白)     列位大人有所不知,只因包拯年幼,不识事务,在万岁驾前讨下旨意,去至玉宸宫审鬼。不知吉凶,故尔长叹。

李文辉、
孙秀、
庞吉、
范仲淹、
赵钰、
赵起、

文彦博  (同白)    有道是:吉人自有天相。

(杨忠上。)

杨忠   (白)     列位大人!

王延龄、
李文辉、
孙秀、
庞吉、
范仲淹、
赵钰、
赵起、

文彦博  (同白)    公公,包拯审鬼之事怎么样了?

杨忠   (白)     今有包拯在玉宸宫审鬼,原来是屈死宫娥,名叫寇珠,欲求超度。少时万岁临朝,你我一同启奏。

王延龄、
李文辉、
孙秀、
庞吉、
范仲淹、
赵钰、
赵起、

文彦博  (同白)    香烟缭绕,圣驾临朝。你我分班伺候。请!

(众人同下。)

【第八场】

(四太监、大太监引宋仁宗同上,宋仁宗坐。朝天子牌。王延龄、李文辉、孙秀、庞吉、范仲淹、赵钰、赵起、文彦博、杨忠同上。)
王延龄、
李文辉、
孙秀、
庞吉、
范仲淹、
赵钰、
赵起、
文彦博、

杨忠   (同白)    臣等见驾,吾皇万岁!

宋仁宗  (白)     平身!

王延龄、
李文辉、
孙秀、
庞吉、
范仲淹、
赵钰、
赵起、
文彦博、

杨忠   (同白)    万万岁!

宋仁宗  (白)     有本早奏,无本退班。

(杨忠跪。)

杨忠   (白)     启奏万岁:今有包拯在玉宸宫审鬼,原来是屈死宫娥寇珠欲求超度。请万岁降旨。

宋仁宗  (白)     平身!

杨忠   (白)     谢万岁!

(杨忠起。)

宋仁宗  (白)     内侍,传旨一道:玉宸宫外建造忠烈祠,命陈琳主祭,再命高僧高道超度亡魂!

大太监  (白)     遵旨!

(大太监下。)

宋仁宗  (白)     内侍,传旨一道:封包拯为龙图阁阴阳大学士,兼理开封府尹,即刻上任。

太监甲  (白)     遵旨!

(太监甲下。)

庞吉   (白)     臣、庞吉有本启奏。

宋仁宗  (白)     奏来!

庞吉   (白)     臣启万岁:臣有次女庞秀英,生得十分美貌,有意送进宫去侍奉万岁,不知龙意如何?

宋仁宗  (白)     替孤传旨,宣她上殿!

庞吉   (白)     遵旨。

             万岁有旨:庞秀英上殿!

庞秀英  (内白)    领旨!

(庞秀英上。)

庞秀英  (念)     忽听万岁宣,上殿见龙颜。

     (白)     臣女见驾,吾皇万岁!

宋仁宗  (白)     为何不抬起头来?

庞秀英  (白)     不敢仰面视君。

宋仁宗  (白)     恕你无罪。

庞秀英  (白)     谢万岁!

(庞秀英抬头。)

宋仁宗  (白)     果然美貌。

             杨忠,将此女带至后宫,去见太后!

杨忠   (白)     随咱家来!

(杨忠、庞秀英同下。)

王延龄  (白)     臣启万岁:老王晏驾,我主登基未久,就要纳妃,岂不被外邦耻笑?

宋仁宗  (白)     待等母后懿旨到来,再作定夺。

(郭槐上。)

郭槐   (白)     懿旨下!

宋仁宗  (白)     母后千岁!

(郭槐读旨。)

郭槐   (白)      “今有庞吉之女庞秀英,进得宫去,国太一见,十分欢喜。懿旨一到,即命万岁纳妃。”懿旨读罢,望诏谢恩!

宋仁宗  (白)     千千岁!

             众卿不必多奏了。

             庞吉听封!

庞吉   (白)     臣。

宋仁宗  (白)     封卿以为掌朝太师。

庞吉   (白)     谢主隆恩!

宋仁宗  (白)     府中还有何人?

庞吉   (白)     还有臣子庞昱。

宋仁宗  (白)     宣他上殿!

庞吉   (白)     遵旨。

             万岁有旨:庞昱上殿!

庞昱   (内白)    领旨!

(庞昱上。)

庞昱   (念)     忽听万岁宣,上殿把驾参。

     (白)     臣、庞昱见驾,吾皇万岁!

宋仁宗  (白)     平身!

庞昱   (白)     万万岁!

宋仁宗  (白)     庞昱听封!

庞昱   (白)     臣。

宋仁宗  (白)     封卿以为当朝国舅。

庞昱   (白)     谢主隆恩!

(黄门官上。)

黄门官  (念)     忙将陈州事,报与万岁知。

     (白)     黄门官见驾,吾皇万岁!

宋仁宗  (白)     上殿有何本奏?

黄门官  (白)     现有陈州打来本章,我主御览。

宋仁宗  (白)     呈上来。

(宋仁宗看本。牌子。)

宋仁宗  (白)     原来陈州水患。

             众卿!

王延龄、
李文辉、
孙秀、
庞吉、
范仲淹、
赵钰、
赵起、

文彦博  (同白)    臣。

宋仁宗  (白)     计将安在?

王延龄  (白)     臣启万岁:既然陈州百姓遭此大难,万岁就该命一大臣,前去赈济灾民才是!

宋仁宗  (白)     但不知命何人前去?

孙秀   (白)     臣启万岁:国舅庞昱颇有大才。就命他前去放赈,料然无事。

王延龄  (白)     我主不可!想庞昱为官年幼,不知法度,诚恐有误国家大事。

庞吉   (白)     臣启万岁:臣子庞昱虽然年幼,颇有志量;况且又是皇家内亲,哪有不竭力报效皇家之理?我主三思!

宋仁宗  (白)     众卿不必多奏。

             庞昱听旨!

庞昱   (白)     臣!

宋仁宗  (白)     命卿在库中拨款十万,外封安乐侯,即至陈州赈济灾民。回朝另有封赠,领旨下殿!

庞昱   (白)     遵旨!

王延龄、
李文辉、
孙秀、
庞吉、
范仲淹、
赵钰、
赵起、

文彦博  (同白)    朝事已毕,请驾回宫!

宋仁宗  (白)     退班!

(宋仁宗、三太监同下。王延龄、李文辉、孙秀、范仲淹、赵钰、赵起、文彦博同下。)

庞吉   (白)     我儿此番前去,必须要忠心耿耿,报效皇家才是!

庞昱   (白)     遵命。

庞吉   (白)     府中安徘酒宴,与我儿饯行。随我来!

(庞吉、庞昱同下。)

【第九场】

(陈琳上。)

陈琳   (引子)    闷坐宫中,思往事,好不伤情!

     (念)     可恨刘妃狠心肠,谋夺正宫理不当。堪叹寇珠一命丧,幼主才得掌朝纲。

     (白)     咱家、陈琳。今有包拯在玉宸宫降妖,原来是寇珠显魂。今奉万岁旨意,监造忠烈祠。也曾命人前去监工,未见回报。正是:

     (念)     寇珠保主一命丧,留得美名万古扬。

大太监  (念)     忙将监工事,奏与公公知。

     (白)     启公公:忠烈祠业已竣工,请公公观看。

陈琳   (白)     带路!

(陈琳、大太监同走圆场。)

陈琳   (三叫头)   寇承御!寇官人!唉,寇珠啊!

     (西皮导板)  见祠堂不由人珠泪难忍,

     (三叫头)   宼承御!寇宫人!唉,寇珠啊!

     (唱)     想起了当年事好不伤情。

             都只为救主把忠尽,

             刑杖之下命归阴。

             —霎时不由人咽喉哽紧,

             但愿魂灵早超生。

     (白)     命你去请高僧高道,前来超度,不得有误!

大太监  (白)     遵命。

(陈琳、大太监自两边分下。)

【第十场】

(四青袍引蒋完同上。)

蒋完   (唱)     将身且坐二堂上,

报子   (内白)    报!

(报子上。)

报子   (白)     启禀大人:今有国舅庞昱,奉旨发来赈银,离城不远。

蒋完   (白)     命你吩咐知县,带领百姓,头顶香盘,出城迎接!

报子   (白)     遵命。

(报子下。)

蒋完   (白)     来,打轿出城!

四青袍  (同白)    啊!

(蒋完、四青袍同下。)

【第十一场】

(四龙套、庞福、庞禄引庞昱同上。)

庞昱   (唱)     奉王旨意出朝堂,

             陈州放粮走一场。

             人役与爷往前闯!

(众百姓、四青袍、知县、蒋完同上。)
众百姓、
四青袍、
知县、

蒋完   (同白)    迎接大人!

庞昱   (唱)     前道不行为哪桩?

     (白)     前道为何不行?

龙套甲  (白)     府县挡道。

庞昱   (白)     馆驿伺候!

龙套甲  (白)     馆驿伺侯!

众百姓、
四青袍、
知县、

蒋完   (同白)    啊!

(众人同下。)

【第十二场】

(四龙套、庞福、庞禄、庞昱同上。四青袍、知县、蒋完同上。四龙套、四青袍同下。)
蒋完、

知县   (同白)    参见侯爷!

庞昱   (白)     罢了。二位大人请坐!

蒋完、

知县   (同白)    侯爷远路而来,多受风霜。未曾远迎,当面恕罪!

庞昱   (白)     岂敢!此地风情如何?

知县   (白)     官清民顺。

庞昱   (白)     贵县回衙理事!

知县   (白)     谢侯爷!

(知县下。)

庞昱   (白)     圣上发下赈银十万,前来赈济,每人大钱一吊。

蒋完   (白)     哪有许多!每人二百大钱,足以够了。

庞昱   (白)     请兄代劳。

蒋完   (白)     请侯爷后堂歇息!

(庞昱、庞福、庞禄同下。)

蒋完   (白)     众百姓上堂!

(众百姓同上。)

众百姓  (同白)    参见大人!

蒋完   (白)     毎人二百铜钱,堂下去领!

众百姓  (同白)    大人,这二百铜钱,焉能活命?

蒋完   (白)     休得多言,快下堂去!

众百姓  (同白)    把你这赃官!刮尽民脂民膏。这二百铜钱,我们不要,与你买棺材吧!

(众人自两边分下。)

【第十三场】

(田忠上。)

田忠   (白)     有请大爷!

(田启元上。)

田启元  (白)     何事?

田忠   (白)     今有众百姓在门外喧哗,言道庞昱吞银扣粮,求员外作主。

田启元  (白)     吩咐出去:百姓不要喧哗,我自有安排。

田忠   (白)     遵命。

             员外有话:尔等不要喧哗!

众百姓  (内同白)   啊!

田忠   (白)     吩咐过了。

田启元  (白)     且住!想我前月在斗母娘娘庙许下心愿,至今此愿未了。不免请出夫人前去还愿。

             来,请夫人出堂!

田忠   (白)     请夫人出堂!

(金玉仙上。)

金玉仙  (念)     忽听员外请,上前问分明。

     (白)     啊员外!

田启元  (白)     夫人请坐!

金玉仙  (白)     将妾身唤出,有何事议?

田启元  (白)     是我前日在娘娘庙许下心愿,至今未了。有意请夫人前去还愿,不知夫人意下如何?

金玉仙  (白)     妾身遵命。

田启元  (白)     田忠,准备香烛,随同前去!

田忠   (白)     遵命。车辆走上!

(车夫上。)

金玉仙  (唱)     辞别员外出府门,

             烧香拜佛了愿心。

(金玉仙、车夫、田忠同下。)

田启元  (唱)     一见夫人出府门,

             但愿此去早回程。

(田启元下。)

【第十四场】

(四龙套、庞福、庞禄引庞昱同上。)

庞昱   (唱)     闲无事我且把大街游逛,

             两旁俱是买卖客商。

             人役带路往前闯,

             洋洋得意散心肠。

(众人同下。)

【第十五场】

(金玉仙、车夫、田忠同上。)

金玉仙  (唱)     来在庙门下车轮,

(老道上。)

老道   (白)     施主!

金玉仙  (唱)     只见道长礼相迎。

(金玉仙下车,车夫下。金玉仙进庙烧香,坐。四龙套、庞福、庞禄、庞昱同上。)

庞昱   (唱)     来在庙门用目望,

             庙中坐定女娘行。

     (白)     好个绝色女子!

庞福   (白)     侯爷看上这个女子,待小人前去提亲。

庞昱   (白)     快去办来!

庞福   (白)     老头儿请啦!

田忠   (白)     管家请了!

庞福   (白)     你们到这儿干什么来啦?

田忠   (白)     烧香还愿。

庞福   (白)     你看,那就是安乐侯庞昱庞大人,有心将你主母收为夫人。你若应允,富贵不小。

田忠   (白)     住了!我家主人田启元乃当地绅士。你等还不靠后!

庞福   (白)     侯爷,他不从。

庞昱   (白)     好不识抬举,抢!

(四龙套、庞福、庞禄抢金玉仙同下,庞昱随下,老道暗下。)

田忠   (白)     且住!庞昱将我主母抢去,不免回府报知主人便了!

(田忠下。)

【第十六场】

(四龙套、庞福、庞禄拉金玉仙同上,庞昱随上。)

庞昱   (白)     这一女子,从下亲事,造化不小。

金玉仙  (白)     呸!

     (唱)     贼子作事真胆大,

             擅抢民妻犯王法。

庞昱   (白)     好言相劝,执意不从,与我打!

庞福   (白)     慢着!把她打死,岂不可惜?

庞昱   (白)     依你之见?

庞福   (白)     把她带在后面,好好劝劝她。

庞昱   (白)     言之有理。丫鬟走上!

(丫鬟上。)

丫鬟   (白)     伺候侯爷!

庞昱   (白)     将她带在后面,好好相劝。

丫鬟   (白)     是。随我来!

(丫鬟扶金玉仙同下。)

庞昱   (白)     适才路上有人言道,那家院报知他主人去了。他主人若到府衙吿状,如何是好?

庞福   (白)     这有何难?侯爷去张名帖,备点金银,托咐托咐知府,要有人吿状,给他个不准,也就是啦。

庞昱   (白)     言之有理。备好金银,拿我名帖,速速前去!

庞福   (白)     遵命。

(庞昱、庞禄、四龙套同下。庞福走圆场。)

庞福   (白)     来此已是。门上哪位在?

(门子上。)

门子   (白)     管家到此何事?

庞福   (白)     奉侯爷之命,前来求见大人。

门子   (白)     候着。有请大人!

(蒋完上。)

蒋完   (白)     何事?

门子   (白)     安乐侯管家求见。

蒋完   (白)     有请!

门子   (白)     大人有请!

(门子下。)

庞福   (白)     参见大人!

蒋完   (白)     管家到此何事?

庞福   (白)     我家侯爷在外头抢了个民妇,怕有人来告状。现有名帖在此,备些薄礼相托大人,要有人来吿状,一概不准。

蒋完   (白)     小小之事,请侯爷放心。礼物带回,不敢收留。

庞福   (白)     大人只管收下,我吿辞啦!

蒋完   (白)     恕不远送!

(庞福下。)

蒋完   (白)     来,伺候了!

四青袍  (内同白)   啊!

(蒋完下。)

【第十七场】

(田启元上。)

田启元  (唱)     适才田忠报一信,

             身为皇亲乱胡行。

             急急忙忙往前进,

             府衙不远面前存。

     (白)     待我击鼓!

(田启元击鼓。四青袍、二班头、门子引蒋完同上。)

蒋完   (白)     何人击鼓?

门子   (白)     何人击鼓?

田启元  (白)     田启元。

门子   (白)     田启元。

蒋完   (白)     上堂回话!

门子   (白)     上堂回话!

田启元  (白)     参见大人!

蒋完   (白)     本府自有放吿之期,为何擅击堂鼓?

田启元  (白)     大人哪!我妻去往庙中还愿,不想被安乐侯庞昱抢去。大人作主!

蒋完   (白)     唗!想那安乐侯有的是三房四妾,焉能抢你的妻子?分明是妄吿不实。

             来,赶下堂去!

田启元  (白)     想你身为民之父母,民间出了这等重案,你竟不管,反说我“妄告不实”。你不准状,我就上吿于你!

蒋完   (白)     住了!

     (唱)     匹夫说话真大胆,

             吵闹公堂为哪般?

             人来重打四十板!

四青袍  (同白)    啊!

(四青袍同打田启元。)

蒋完   (唱)     管叫你一命丧黄泉。

蒋完   (白)     唤禁卒上堂!

门子   (白)     禁卒上堂!

(禁卒上。)

禁卒   (白)     参见大人!

蒋完   (白)     将他钉肘收监!

禁卒   (白)     是。

(蒋完、门子、二班头、四青袍同下。田忠上。)

田忠   (白)     主人不必悲伤,暂受一时之苦,待老奴去至京中,吿他一状。

田启元  (白)     请上受我一拜!

     (唱)     田忠请上我拜定,

             你是田家大恩人。

田忠   (唱)     辞别员外出堂门,

             同家去见妈妈细说详情。

(田忠下。)

田启元  (唱)     田忠义仆真可敬,

             但愿进京早把冤伸!

(众人同下。)

【第十八场】

(田婆上。)

田婆   (唱)     身坐家中心不定,

             眼跳心惊为何情?

(田忠上。)

田忠   (唱)     急急忙忙回家门,

             见了妈妈说分明。

田婆   (白)     老老,今日为何这等惊慌?

田忠   (白)     妈妈有所不知,只因我同主母前去烧香还愿,不想遇了安乐侯庞昱,将主母抢去,是我报知我家主人,我家主人去到府衙吿状。谁知他等俱是一党,状子不准,反说主人“妄吿不实”,屈打四十,押在监中。是我要到京中上告,家中之事,全仗妈妈照看。

田婆   (白)     老老放心。但愿此去能救出主人。

田忠   (白)     妈妈呀!

     (唱)     辞别妈妈登程往,

             京中告状走一场。

(田忠下。)

田婆   (唱)     但愿此去状吿上,

             满斗焚香谢上苍。

(田婆下。)

【第十九场】

(公孙策上。)

公孙策  (引子)    天上无云不下雨,人不得时不如鸡。

     (白)     在下、公孙策。乃南阳人氏。自幼苦读诗书,指望进京求得一官半职;谁知功名不就,困在京中。多亏了然禅师将我收留在相国寺。想七尺男儿生在世上,岂能久屈人下?思想起来,好不伤惨人也!

     (唱)     自幼儿读诗书功名未定,

             到如今只落得这样收成。

             这也是我祖上无有德行,

(了然上。)

了然   (唱)     问先生因何事在此呻吟?

公孙策  (白)     师傅有所不知,想我公孙策久屈人下,有志难伸,故尔呻吟。

了然   (白)     原来如此。想包拯现为开封府尹,我与他交好甚厚。待我修书一封,下到那里,必然重用。先生意下如何?

公孙策  (白)     多谢师傅!

了然   (白)     待我修书。

(牌子。了然修书。)

了然   (白)     此去必然成功。

公孙策  (白)     吿辞了!

     (唱)     辞别师傅出庙门,

             开封府内会包拯。

(公孙策下。)

了然   (唱)     一见先生出庙门,

             但愿此去显名声。

(了然下。)

【第二十场】

(四喽兵引王朝、马汉、张龙、赵虎、董超、薛霸、鲁智、严青同上)
王朝、
马汉、
张龙、
赵虎、
董超、
薛霸、
鲁智、

严青   (同念)    弟兄结拜在山岗,专打恶霸与强梁。忠臣孝子人敬仰,劫富挤贫天下扬。

     (同白)    俺——

王朝   (白)     王朝。

马汉   (白)     马汉。

张龙   (白)     张龙。

赵虎   (白)     赵虎。

董超   (白)     董超。

薛霸   (白)     薛霸。

鲁智   (白)     鲁智。

严青   (白)     严青。

王朝   (白)     众位贤弟请了!

马汉、
张龙、
赵虎、
董超、
薛霸、
鲁智、

严青   (同白)    请了!

王朝   (白)     我等聚义山岗,劫富济贫,天下名扬。只因展大哥在金龙寺一别,至今并无音信,教我放心不下。

马汉、
张龙、
赵虎、
董超、
薛霸、
鲁智、

严青   (同白)    且听探马一报。

报子   (内白)    报!

(报子上。)

报子   (白)     有人前来下书。

王朝   (白)     呈上来。

(王朝看书。)

王朝   (白)     列位贤弟,展大哥有书到来,叫我等弃暗投明。有荐书一封,荐你我去到开封府包大人那里当差,贤弟们意下如何?

马汉、
张龙、
赵虎、
董超、
薛霸、
鲁智、

严青   (同白)    既然展大哥保举我等,你我一同前往。

王朝   (白)     众喽兵,分散金银,大家散去。外面带马,放火烧山!

四喽兵  (同白)    啊!

(众人同下。)

【第二十一场】

(田忠上。)

田忠   (唱)     心中恼恨贼奸党,

             苦害东人为哪桩?

             急急忙忙开封往,

(王朝、马汉、张龙、赵虎、董超、薛霸、鲁智、严青同上,碰田忠倒。)

赵虎   (唱)     慌慌张张为哪桩?

     (白)     这一老头儿,走路不带眼睛,怎么往我马上撞啊?

田忠   (白)     咳!

赵虎   (白)     哦,我撞了他啦。

王朝   (白)     可曾撞坏哪里?

田忠   (白)     未曾撞坏。

赵虎   (白)     没撞着,走哇!

(田忠哭。)

赵虎   (白)     你这人好生无礼!方才我问你可曾撞坏,你道无有。刚要上马,你又一旁啼哭,是何道理?

田忠   (白)     我有心事在怀。

王朝   (白)     有何心事?慢慢讲来,我等与你分忧解愁。

田忠   (白)     壮士容禀:小人名叫田忠。我家主人田启元,乃陈州人氏。只因我同主母烧香还愿,不想遇了安乐侯庞昱,将我主母抢了去了!

赵虎   (白)     你怎么讲?

田忠   (白)     抢了去了!

赵虎   (白)     哇呀呀……既有此事,我等拨转马头,去至陈州,将庞昱杀死。

王朝   (白)     贤弟不要莽撞。我等去到包大人那里,禀明此事,与他主人伸冤就是。

田忠   (白)     多谢众位壮士!

王朝、
马汉、
张龙、
赵虎、
董超、
薛霸、
鲁智、

严青   (同白)    一同开封去者!

(众人同下。)

【第二十二场】

(包拯上。)

包拯   (引子)    赤胆忠心,保宋主,锦绣龙廷。

(包兴暗上。)

包拯   (念)     赫赫威名坐开封,忠心保主坐龙廷。判断乌盆威名重,谁人不知黑包公!

     (白)     老夫、包拯。只因判断乌盆,罢职丢官。来到京中,多亏了然禅师收留。是我奉旨到玉宸宫审鬼有功,万岁见喜,封我龙图阁阴阳大学士,兼理开封府尹。这且不言。我想当年金龙寺多亏展义士相救,必须差人寻他前来,同享荣华。还有了然禅师收留之恩,也必须命人重修庙宇,方趁我心愿。

             包兴!

包兴   (白)     有。

包拯   (白)     伺候了!

包兴   (白)     是。

(公孙策上。)

公孙策  (唱)     自古上山擒虎易,

             还是开口吿人难。

     (白)     来此已是。哪位在?

包兴   (白)     哪里来的?

公孙策  (白)     烦劳通禀:公孙策求见。

包兴   (白)     你且少站。

             启禀大人:公孙策求见。

包拯   (白)     有请!

包兴   (白)     有请!

公孙策  (白)     参见大人!

包拯   (白)     少礼,请坐。

公孙策  (白)     大人在此,焉敢讨坐!

包拯   (白)     有话叙谈,焉有不坐之理?

公孙策  (白)     谢坐!

包拯   (白)     先生尊姓大名?

公孙策  (白)     草民复姓公孙名策,南阳人氏。只因进京求名,流落在此。多蒙了然禅师收留。这有书信一封,大人请看!

(公孙策呈书。)

包拯   (白)     待我看来。

(包拯看书。)

包拯   (白)     这就是了。就屈先生暂为幕宾,遇机必然重用。

公孙策  (白)     多谢大人!

包拯   (白)     包兴,带先生下面更衣。

包兴   (白)     随我来!

(包兴、公孙策同下。包兴上。)

包兴   (白)     展义士有信到来。

包拯   (白)     呈上来。

(包拯看书。)

包拯   (白)     原来展义士荐来八位义弟,叫我收留府下当差。

             来,八义士进见!

包兴   (白)     有请八位义士!

(王朝、马汉、张龙、赵虎、董超、薛霸、鲁智、严青同上。)
王朝、
马汉、
张龙、
赵虎、
董超、
薛霸、
鲁智、

严青   (同白)    参见大人!草民与大人叩头!

(王朝、马汉、张龙、赵虎、董超、薛霸、鲁智、严青同叩头。)

包拯   (白)     义士少礼。

王朝、
马汉、
张龙、
赵虎、
董超、
薛霸、
鲁智、

严青   (同白)    谢大人!

包拯   (白)     你等弃暗投明,真乃英雄也。

             来,领他们后面用饭。

包兴   (白)     随我来!

赵虎   (白)     咳!

王朝   (白)     这作什么?

赵虎   (白)     我想起一桩心事来啦。

王朝   (白)     什么心事?

赵虎   (白)     田忠的事,还没有禀过大人哪!

王朝   (白)     待我禀知大人。

赵虎   (白)     小弟前去。

王朝   (白)     你不会讲话。

赵虎   (白)     我会讲话。

             启禀大人——

包拯   (白)     这作什么?

赵虎   (白)     有话回禀。

包拯   (白)     慢慢讲来!

赵虎   (白)     喳!

             启禀大人:小人们行至中途,偶遇田忠,是他言道,安乐侯庞昱吞赈害民、强抢民妇,进京告状。小人们带他前来。

包拯   (白)     现在何处?

赵虎   (白)     现在府外。

包拯   (白)     你等暂退,老夫自有道理。

赵虎   (白)     喳!

包兴   (白)     这作什么!

赵虎   (白)     官派。

(王朝、马汉、张龙、赵虎、董超、薛霸、鲁智、严青同下。)

包拯   (白)     升堂!

包兴   (白)     升堂!

(四龙套、门子自两边分上。)

包拯   (白)     带田忠!

门子   (白)     田忠走上!

(田忠上。)

田忠   (白)     草民参见大人!

(田忠叩头。)

包拯   (白)     田忠,有何冤枉?慢慢讲来!

田忠   (白)     现有状纸,大人请看。

包拯   (白)     呈上来。

(包拯看状子。)

包拯   (白)     状子准下。命你暗回陈州,报与你家主人知道,不可走漏风声。老夫与你伸冤就是。

田忠   (白)     多谢大人!

(田忠下。)

包拯   (白)     退堂!

(四龙套、门子同下。)

包拯   (白)     有请公孙先生!

包兴   (白)     有请公孙先生!

(公孙策上。)

公孙策  (白)     参见大人!

包拯   (白)     请坐。

公孙策  (白)     谢坐!大人传唤,有何吩咐?

包拯   (白)     今有田忠前来吿状,言道庞昱在陈州吞赈害民、抢夺民妇。老夫将状准下。就烦先生照状写本,明日上殿启奏。

公孙策  (白)     大人,想那庞昱虽然吞赈害民、抢夺民妇;怎奈他乃当朝国舅安乐侯。望大人三思而行!

包拯   (白)     先生此言差矣!想他既为皇亲,就不该如此行为。先生只管照状修本。万岁降罪,老夫担当!

(包拯下。)

公孙策  (白)     坏了!

包兴   (白)     怎么坏啦?

公孙策  (白)     你想此番上本,万岁一见,必然大怒。你们大人的官保不住,我的饭碗子也摔了,岂不是糟了!

包兴   (白)     先生,这话不是这么说,我家大人铁面无私。你将本章修好,大人上殿启奏,倘若万岁准本,也未可知。

公孙策  (白)     听你之言,我还得照状修本?

包兴   (白)     那是自然。

公孙策  (白)     包兴哥,与我茶水伺候。

包兴   (白)     知道啦。

(包兴打茶。)

公孙策  (白)     咳,待我照状修本!

(公孙策修本。)

公孙策  (唱)     大人叫我修本章,

             手提羊毫写端详:

             庞昱行事太狂妄,

             强抢民妇理不当。

             忙将本章来修上,

             见了大人说端详。

(公孙策、包兴同下。)

【第二十三场】

(四太监引宋仁宗同上。)

宋仁宗  (唱)     内侍摆驾金殿进,

             看是何人把本陈。

(大太监上。)

大太监  (白)     启万岁:包拯有本启奏;现在午门候旨。

宋仁宗  (白)     宣他上殿!

大太监  (白)     包拯上殿!

包拯   (内白)    领旨!

(包拯上。)

包拯   (念)     忙将含冤事,奏与万岁知。

     (白)     臣、包拯见驾,吾皇万岁!

宋仁宗  (白)     平身!

包拯   (白)     万万岁!

宋仁宗  (白)     有何本奏?

包拯   (白)     谨呈表本,请龙目御览。

宋仁宗  (白)     呈上来。

(宋仁宗看表。)

宋仁宗  (白)     原来是庞昱吞赈害民、抢夺民妇。

             宣众卿上殿!

大太监  (白)     文武百官上殿!

王延龄、
庞吉、
范仲淹、

孙秀   (内同白)   领旨!

(王延龄、庞吉、范仲淹、孙秀同上。)
王延龄、
庞吉、
范仲淹、

孙秀   (同白)    臣等见驾,吾皇万岁!

宋仁宗  (白)     平身!

王延龄、
庞吉、
范仲淹、

孙秀   (同白)    谢万岁!宣臣等上殿,有何国事识论?

宋仁宗  (白)     这有包拯的表本,众卿看来。

(王延龄、范仲淹同看表。)
王延龄、

范仲淹  (同白)    原来是国舅庞昱在陈州吞赈害民、抢夺民妇之事。万岁就该降旨查办!

庞吉   (白)     启万岁:想臣子庞昱,虽然年幼,颇有忠心,焉能作这误国犯法之事!想是刁民诬吿,也未可知。望万岁详察!

宋仁宗  (白)     众卿不必多辩。待孤派一能臣,二下陈州,查办此事。

孙秀   (白)     为臣情愿查办此事。

王延龄  (白)     万岁,想那庞昱与孙大人乃是内亲。他若前去,焉能查明?万岁详察!

宋仁宗  (白)     这!

王延龄、

范仲淹  (同白)    臣等想包拯忠心耿耿,办事忠正,臣等愿保包拯去前陈州查办。

庞吉   (白)     万岁,想那包拯乃是首吿,他若前去查办,是真也是真,是假也是真,万万去不得!

宋仁宗  (白)     是呀!包拯乃是首告之人,焉能前去查办?

王延龄、

范仲淹  (同白)    那包拯若有私情,万岁查明,臣等愿以全家相保。

宋仁宗  (白)     既然如此,当殿立下保状。

王延龄、

范仲淹  (同白)    遵旨!

(王延龄、范仲淹同写状。牌子。)

宋仁宗  (白)     包拯听旨!

包拯   (白)     臣!

宋仁宗  (白)     圣旨一道,命你前往陈州查办。恩赐御札三道,命你连夜造齐,明日早朝回奏,领旨下殿!

包拯   (白)     领旨!

(包拯下。)

宋仁宗  (白)     退班!

(众人同下。)

【第二十四场】

(四宫女引庞秀英同上。)

庞秀英  (唱)     将身且坐西宫院,

             每日陪王伴驾前。

(杨忠引庞吉同上。)

杨忠   (白)     随咱家来!

庞吉   (白)     参见娘娘千岁!

庞秀英  (白)     平身。参见爹爹!

庞吉   (白)     我儿少礼。

庞秀英  (白)     进宫何事?

庞吉   (白)     娘娘有所不知,今有包拯奏道:你兄长在陈州吞赈害民,强霸良妇。万岁大怒,命包拯前去查办。你兄长若有此事,那包拯查明,你我父女在朝多有不便。

庞秀英  (白)     想我兄长身负圣命,不思报国,反作此不法之事,孩儿不管!

庞吉   (白)     哎呀儿呀!你不看兄妹之分,还不念父女之情么!

(庞吉跪。)

庞秀英  (白)     爹爹请起。待孩儿去至后宫,哀求母后,借来銮驾,阻挡包拯出朝就是。爹爹且请回府听候好音去吧!

庞吉   (白)     多谢娘娘!

(庞吉下。)

庞秀英  (白)     摆驾后宫!

     (唱)     宫娥摆驾后宫进,

             见了母后去求情。

(庞秀英、四宫女同下。)

【第二十五场】

(公孙策上。)

公孙策  (念)     人逢知己当图报,腹有良谋且待时。

(四龙套、包兴引包拯同上,四龙套同下。)

包拯   (唱)     君正臣贤国有道,

             四海升平乐唐尧。

公孙策  (白)     大人上殿启奏,万岁喜怒如何?

包拯   (白)     老夫上殿启奏,万岁命我前往陈州查办此案。恩赐御札三道,命老夫连夜造齐,明日早朝同奏。就烦先生大才,仔细参详“御札”一物,连夜造就,明日五鼓回奏。

(包拯下。)

公孙策  (白)     哎,倒霉呀!

包兴   (白)     先生,你怎么又倒霉啦?

公孙策  (白)     大人查办陈州,恩赐御札三道,大人命我仔细参详“御札”一物。叫我参详的是什么?

包兴   (白)     我倒有个主意。

公孙策  (白)     你有什么主意?

包兴   (白)     去到肉店买一块肉,用油炸完啦,再切三刀,岂不是油炸三刀?

公孙策  (白)     我倒明内了。

包兴   (白)     明白什么?。

公孙策  (白)     想是你们大人不想用我,因此把这难题为难于我,叫我自己告退,你说是也不是?

包兴   (白)     先生,你别这么想,此乃万岁旨意。大人叫你参详,你就该参详出来。大人升官,你我都有好处。

公孙策  (白)     如此说来,我还要仔细参详。你与我茶水伺候。

包兴   (白)     这就来。

(包兴下。)

公孙策  (白)     这是哪里说起!

     (唱)     万岁爷恩赐下御札三道,

             他叫我细参详所为哪条?

             这件事倒把我难为坏了,

             将“札”字改“铡”字再作计较。

     (白)     我不免叫包哥前来商议,包兴哥快来!

(包兴上。)

包兴   (白)     参详出来啦?

公孙策  (白)     参详出来了。大人若是取用,我的饭碗就保住了;若不取用,我扬长就走。包兴哥,你快将我的包裹打好了。

             有请大人!

(包拯上。)

包拯   (白)     先生可曾参详出来?

公孙策  (白)     倒也参详出来。将“札”字改为“铡”字,不知大人意下如何?

包拯   (白)     哈哈哈……先生果然大才!就烦先生画成图本,连夜造齐。

公孙策  (白)     遵命。

包拯   (白)     正是:

     (念)     有心栽花花不放,

(包拯下。)

公孙策  (念)     无心插柳柳成行。

包兴   (白)     先生怎么样啦?

公孙策  (白)     哈哈,我中了!

(公孙策无意中打包兴脸。)

包兴   (白)     我“肿”啦!

公孙策  (白)     命你去至府外,唤齐木匠人等前来。

包兴   (白)     知道啦。

(包兴下。)

公孙策  (白)     待我画起图本。

(公孙策画图。包兴引众木匠同上。)

包兴   (白)     随我来!

             木匠唤到。

公孙策  (白)     这有图样,连夜造齐,不得有误!

众木匠  (同白)    遵命,

包兴   (白)     只怕一夜完不了工吧?

公孙策  (白)     常言道:

     (念)     只要工人多,

包兴   (念)     哪怕宝塔搬过河。

公孙策  (白)     包兴哥,你要帮我的忙啊!

包兴   (白)     那是自然。

(包兴、众木匠同下。)

公孙策  (唱)     听谯楼打罢了初更时分,

             日落西又只见月亮东升。

             这时候夜悄悄人声肃静,

             银河悬星璨烂万里无云。

             耳边厢又听得乱声一阵,

             莫非是三道铡现已造成?

(包兴、众木匠抬三道铡同上。)

包兴   (白)     御铡造齐,先生请看。

(公孙策看铡。)

公孙策  (白)     果然不错,下面领赏。

众木匠  (同白)    谢先生!

(众木匠同下。)

公孙策  (白)     有请众位义士!

(王朝、马汉、张龙、赵虎、董超、薛霸、鲁智、严青同上。)
王朝、
马汉、
张龙、
赵虎、
董超、
薛霸、
鲁智、

严青   (同白)    先生呼唤我等,有何吩咐?

公孙策  (白)     现有御铡三道,均已造齐。众位义士可会使用?

王朝、
马汉、
张龙、
赵虎、
董超、
薛霸、
鲁智、

产青   (同白)    还请先生吩咐我等!

公孙策  (白)     王义士掌住铡刀,赵义士将犯人放在铡口之内;只听大人吩咐行刑,将犯人一铡两断!

王朝、
马汉、
张龙、
赵虎、
董超、
薛霸、
鲁智、

严青   (同白)    我等记下。

公孙策  (白)     有请大人!

(包拯上。)

包拯   (白)     御铡可曾造齐?

公孙策  (白)     大人请看。

包拯   (白)     三道铡其形不一,但不知是何用意?

公孙策  (白)     龙头铡,铡的皇亲国戚;虎头铡,铡的贪官汚吏;狗头铡,铡的恶棍刁民。

包拯   (白)     但不知怎样使用?

公孙策  (白)     大人若问,卑人要借大人公堂一用。

包拯   (白)     先生请用。

公孙策  (白)     升堂!

             唗!胆大包兴!

     (念)     清早不打洗脸水,好吃懒作爱偷嘴。一天到晚打瞌睡,瞪着眼睛来伸腿。

     (白)     要你何用?

             众位义士,将他搭入铡口!

(王朝、马汉同搭包兴入铡口。)

包兴   (白)     冤枉冤枉!

公孙策  (白)     停刑!

包拯   (白)     八勇士,搭铡上朝!

王朝、
马汉、
张龙、
赵虎、
董超、
薛霸、
鲁智、

严青   (同白)    啊!

(包拯、王朝、马汉、张龙、赵虎、董超、薛霸、鲁智、严青同下。)

公孙策  (白)     有趣呀有趣!

包兴   (白)     伤心哪伤心!

公孙策  (白)     为何伤心?

包兴   (白)     把我的魂儿都吓走啦。

公孙策  (白)     这是与你作耍呢!

包兴   (白)     你真好闹!幸是王义士听得“停刑”;若是遇见赵虎,拿“停刑”二字当作“行刑”,把铡刀一落,也是耍得的吗?

公孙策  (白)     休得见怪。听候大人好音便了。

(公孙策下。)

包兴   (白)     倒霉!

(包兴下。)

【第二十六场】

(四太监、大太监引宋仁宗同上。)

宋仁宗  (唱)     将身且坐金銮殿,

             听候包拯奏根源。

(王延龄、李文辉、庞吉、孙秀、范仲淹、赵钰、赵起、文彦博同上。)
王延龄、
李文辉、
庞吉、
孙秀、
范仲淹、
赵钰、
赵起、

文彦博  (同白)    启奏万岁:包拯午门候旨。

宋仁宗  (白)     宣包拯上殿!

大太监  (白)     万岁有旨,宣包拯上殿!

包拯   (内白)    领旨!

(包拯上。)

包拯   (唱)     忽听万岁把旨降,

             急忙上殿奏君王。

             撩袍端带金殿上,

             品级台前奏端详。

     (白)     臣、包拯见驾,吾皇万岁!

宋仁宗  (白)     平身!

包拯   (白)     万万岁!

宋仁宗  (白)     御铡可曾造齐?

包拯   (白)     现已造齐,午门候旨。

宋仁宗  (白)     搭上金殿,待孤一观!

包拯   (白)     遵旨。

             八勇士,将御铡搭上殿来!

(王朝、马汉、张龙、赵虎、董超、薛霸、鲁智、严青抬铡同上。)

宋仁宗  (白)     三铡不同,但不知是何用意?

包拯   (白)     龙头铡,铡的皇亲国戚;虎头铡,铡的贪官污吏;狗头铡,铡的恶昆刁民。

宋仁宗  (笑)     哈哈哈……

     (白)     包卿!

包拯   (白)     臣!

宋仁宗  (白)     八勇士暂封六品校尉。恩赐包卿上方宝剑,先斩后奏,领旨下殿!

包拯   (白)     领旨!

宋仁宗  (白)     退班!

(众人同下。)

【第二十七场】

(刘后上,郭槐随上。)

刘后   (念)     将身且坐养老院,皇儿退班问根源。

(庞秀英上,二宫女随同上。)

庞秀英  (唱)     急急忙忙后宫进,

             见了母后问安宁。

     (白)     参见母后千岁!

刘后   (白)     平身!

庞秀英  (白)     千千岁!

郭槐   (白)     娘娘千岁!

庞秀英  (白)     公公平身!

郭槐   (白)     千千岁!

刘后   (白)     皇儿进宫何事?

庞秀英  (白)     母后有所不知,今有包拯奏道,我兄长庞昱在陈州吞赈害民,万岁大怒,命包拯前往陈州查办。他若前去,我兄长性命难保。因此进宫,求母后借銮驾一用,去至御街,挡住包拯出朝。

刘后   (白)     皇儿此言差矣!想先皇定都以来,宫中定有法度,銮驾岂有轻借之理?

郭槐   (白)     启国太:想包拯与八贤王、王延龄俱是一党,此人在朝,乃心腹大患。莫若借与庞娘娘銮驾一用,挡住他的去路,误了出朝时刻,就有欺君之罪。他若闯了御道,将他斩首,以除后患。

刘后   (白)     既然如此,借与皇儿半副銮驾,须要早回。

庞秀英  (白)     多谢母后!

(刘后下。)

庞秀英  (白)     銮驾走上!

宫女甲  (白)     銮驾走上!

(杨忠、二太监、二宫女同上,庞秀英上銮驾。)

庞秀英  (白)     御道去者!

(众人同下。)

【第二十八场】

包拯   (内白)    开道!

(四青袍、王朝、马汉、张龙、赵虎、董超、薛霸、鲁智、严青引包拯同上。二太监、四宫女、杨忠引庞秀英同上,挡道。)

赵虎   (白)     何人挡道?

杨忠   (白)     銮驾在此!

赵虎   (白)     启大人:銮驾挡道。

包拯   (白)     既有銮驾,吩咐转道!

赵虎   (白)     转道!

四青袍  (同白)    啊!

(包拯、四青袍、王朝、马汉、张龙、赵虎、董超、薛霸、鲁智、严青同下。)

杨忠   (白)     启娘娘:包拯转道。

庞秀英  (白)     銮驾往西街去者!

杨忠   (白)     西街去者!

庞秀英  (唱)     听说包拯把道转,

             不由哀家喜心间。

             銮驾与我西街往,

             包拯到来把他拦。

(四青袍、王朝、马汉、张龙、赵虎、董超、薛霸、鲁智、严青引包拯同上。)

包拯   (唱)     奉命出朝谁敢档?

杨忠   (白)     銮驾在此,少往前进!

包拯   (白)     啊!

     (唱)     前截后拦难猜详。

     (白)     转道!

     (唱)     金枝玉叶难较量,

             御街摆驾卖颠狂。

(包拯、四青袍、王朝、马汉、张龙、赵虎、董超、薛霸、鲁智、严青同下。)

杨忠   (白)     娘娘,包拯又转道啦。

庞秀英  (白)     銮驾转道!

杨忠   (白)     銮驾转道!

庞秀英  (唱)     吩咐銮驾把道转,

             想要出朝难上难!

(四青袍、王朝、马汉、张龙、赵虎、董超、薛霸、鲁智、严青引包拯同上。)

赵虎   (白)     銮驾在此。

包拯   (唱)     奉命出朝陈州往,

             前去放粮救民殃。

             三番两次把道挡,

             误了时刻谁敢当?

             人来与我把御道闯!

四青袍  (同白)    啊!

(包拯、四青袍、王朝、马汉、张龙、赵虎、董超、薛霸、鲁智、严青同闯。)

杨忠   (白)     銮驾在此!

包拯   (唱)     国太的銮驾非寻常。

             人来与我把道让,

(包拯、四青袍、王朝、马汉、张龙、赵虎、董超、薛霸、鲁智、严青同让道,杨忠笑。)

包拯   (唱)     只笑得包拯面无光。

             罢罢罢,上前讲,

             纵然一死又何妨!

             人来住轿莫喧嚷,

             恕为臣接驾来迟礼不当。

庞秀英  (白)     你是哪部大臣前来参驾?

包拯   (白)     龙图阁大学士兼理开封府尹包拯。

庞秀英  (白)     身为大臣,不行参驾之礼,是何道理?

包拯   (白)     臣岂不知参驾,奈有君命在身,望求凤驾让臣过去!

庞秀英  (白)     自古至今,只有臣让君,哪有反理而行之理?

包拯   (白)     銮驾让的是君命,并非让的为臣。

庞秀英  (白)     有何君命?快快奏来!

包拯   (白)     容奏!

     (唱)     都只为陈州民遭殃,

             生灵涂炭被水荒。

             我主爱民山海样,

             因此上命为臣前去放粮。

庞秀英  (唱)     陈州不幸民遭殃,

             已派国舅去放粮。

包拯   (唱)     都只为国舅行事狂,

             强抢民妇占田庄。

             受冤之人来吿状,

             命为臣查国舅可曾贪赃。

庞秀英  (唱)     岂不知当朝庞国丈,

             皇亲国舅掌朝纲?

包拯   (唱)     臣就知食君禄报效皇上,

             生就了铁面无私不怕强梁!

庞秀英  (唱)     包拯说话小犯上!

包拯   (唱)     为臣最知礼纲常。

庞秀英  (唱)     既知礼义就该让!

包拯   (唱)     误了时刻谁敢当?

庞秀英  (唱)     哀家在此把你挡,

             谅你插翅难飞翔!

包拯   (唱)     臣只道凤驾来游逛,

             原来有意暗阻档。

             今日娘娘不把我让,

             万岁爷传旨我也不回朝纲!

庞秀英  (唱)     包拯说话忒猖狂,

             不由哀家怒满胸膛。

             人来与我一齐上,

二太监、

杨忠   (同白)    喳!

(二太监、杨忠同向前挡。)

包拯   (唱)     进退两难无主张。

赵虎   (唱)     大人只管御道闯,

             有什么大祸我承当!

包拯   (唱)     只要尔等有胆量,

             难道包拯怕娘娘?

             人来与我一齐闯!

四青袍、
王朝、
马汉、
张龙、
赵虎、
董超、
薛霸、
鲁智、

严青   (同白)    啊!

(包拯、四青袍、王朝、马汉、张龙、赵虎、董超、薛霸、鲁智、严青同向前闯,庞秀英、二太监、四宫女、杨忠同下。)

包拯   (唱)     好似猛虎赶群羊。

(庞秀英、二太监、四宫女、杨忠同上。)

庞秀英  (唱)     转道御街把他挡!

包拯   (唱)     包拯今天要打娘娘!

(包拯打銮驾。庞秀英、二太监、四宫女、杨忠同下。)

包拯   (唱)     皇廷御道不要闯,

             本阁自有好主张。

赵虎   (白)     大人,娘娘这样行为,倘若上殿哭诉万岁?那还了得!莫若你我插旗造反!

包拯   (白)     休得胡言!且候老夫面圣便了!

     (唱)     歪戴乌纱袍拖带,

             衣冠不整见君王。

(众人同下。)

【第二十九场】

(王延龄、李文辉、庞吉、孙秀、范仲淹、赵钰、赵起、文彦博同上。四太监、大太监引宋仁宗同上。)

宋仁宗  (唱)     内侍摆驾金殿进,

             午门喧哗为何情?

(杨忠上。)

杨忠   (白)     启奏万岁:包拯在御街将娘娘銮驾打碎!

宋仁宗  (唱)     包拯作事太无情,

             打碎銮驾为何因?

(包拯、庞秀秀同上。庞秀英哭。)

庞秀英  (白)     喂呀万岁呀!今有包拯在御街之上将妾身饱打一顿,銮驾又被打碎,万岁作主!

宋仁宗  (白)     唗!胆大包拯,在御街之上将娘娘銮驾打碎,哪里容得!

             来,将包拯推出斩了!

包拯   (白)     启奏万岁:臣奉命出朝,行至御街,銮驾挡道;为臣连让三次,未曾打碎娘娘銮驾。

庞吉   (白)     既然打碎銮驾,还敢在此强辩!

             万岁,快快将他斩首,以正国法。

王延龄  (白)     臣启方岁:娘娘出宫,可有万岁旨意?

宋仁宗  (白)     并无寡人旨意。

包拯   (白)     既无旨意,私自出宫,有乱宫中法度。臣有一事不明,要在万岁驾前领教!

宋仁宗  (白)     何事不明,你且奏来!

包拯   (白)     臣冒死启问:万岁出朝用何等仪仗?

宋仁宗  (白)     全副銮驾。

包拯   (白)     西宫娘娘?

宋仁宗  (白)     纱灯一对、御棍两条,打死谗臣,一概无论。

包拯   (白)     着哇!纱灯一对、御棍两条,打死谗臣,一概无论。想庞娘娘身为西宫,哪里来的銮驾?

宋仁宗  (白)     是呀!你哪里来的銮驾呀?

庞秀英  (白)     妾妃在母后驾前借得来的。

包拯   (白)     今日庞娘娘与国太借得銮驾,明日庞太师与万岁要借江山,万岁也借他不成?

宋仁宗  (白)     孤明白了。

庞秀英  (白)     万岁,包拯将母后銮驾打碎,就该将他斩首才是!

宋仁宗  (白)     不必多言,回宫去吧!

庞秀英  (白)     喂呀!

(庞秀英哭下。)

宋仁宗  (白)     包卿平身。

庞吉   (白)     启万岁:包拯有欺君之罪,就该将他斩首!

宋仁宗  (白)     你女作此乱法之事,还在此强辩?下殿去吧!

庞吉   (白)     咳!

(庞吉下。孙秀、赵钰、赵起同下。)

宋仁宗  (白)     包卿将母后銮驾打碎,母后知晓,定然降罪。必须随孤进宫,与母后赔罪才是!

王延龄  (白)     万岁此番进宫,国太降罪,如何是好!

宋仁宗  (白)     母后降罪,有孤担待。

             包卿,随孤后宫去者!

     (唱)     众卿随孤后宫往,

包拯   (唱)     忠心哪怕贼奸党?

王延龄、
李文辉、
范仲淹、

文彦博  (同唱)    吉凶二字人难量,

宋仁宗  (唱)     杀身大祸我承当。

(众人同下。)

【第三十场】

(四宫女、郭槐引刘后同上。)

刘后   (唱)     将身且坐皇宫院,

             皇儿进宫问根源。

(庞秀英上。)

庞秀英  (白)     母后哇!

(庞秀英哭。)

刘后   (白)     为何这等模样?

庞秀英  (白)     今有包拯将母后銮驾打碎。万岁不将他斩首,反说儿臣无旨出宫。母后与儿臣作主呀!

刘后   (白)     我儿不要如此。等万岁回宫,将包拯治罪就是。

(庞吉上。)

庞吉   (白)     参见国太千岁!

刘后   (白)     平身。

庞吉   (白)     千千岁!

             娘娘千岁!

庞秀英  (白)     平身。

庞吉   (白)     千千岁!

             公公!

郭槐   (白)     太师!

庞秀英  (白)     参见爹爹!

庞吉   (白)     少礼。

             国太,今有包拯在殿上辱骂我父女,望求国太作主!

刘后   (白)     哀家自有道理。

(杨忠上。)

杨忠   (白)     万岁回宫。

庞吉   (白)     国太,少时万岁进宫,若是遇见为臣私入皇宫,臣就有一行大罪。

刘后   (白)     这便怎么处?

郭槐   (白)     庞太师在龙案下躲避一时也就是了。

庞吉   (白)     咳,只好如此。

(庞吉藏桌下。)

宋仁宗  (内白)    摆驾!

(四太监、大太监引宋仁宗同上,王延龄、包拯、李文辉、范仲淹、文彦博随同上。)

宋仁宗  (唱)     众卿随去后宫进,

             见了母后问安宁。

     (白)     参见母后!

刘后   (白)     平身。

王延龄、
包拯、
李文辉、
范仲淹、

文彦博  (同白)    参见国太千岁!

刘后   (白)     平身。

王延龄、
包拯、
李文辉、
范仲淹、

文彦博  (同白)    千千岁!

刘后   (白)     唗!胆大包拯,将哀家銮驾打碎,哪里容得?

             来,推出斩了!

(四武士同上,押包拯同下。)
王延龄、
李文辉、
范仲淹、

文彦博  (同白)    国太,想包拯乃万岁应梦贤臣,只可以赦,不可以斩!

刘后   (白)     定斩不赦!

王延龄、
李文辉、
范仲淹、

文彦博  (同白)    咳!

(王延龄、李文辉、范仲淹、文彦博同下。)

宋仁宗  (白)     母后,包拯虽然犯罪,念在玉宸宫审鬼有功!就该恕罪!

刘后   (白)     定斩不赦!

宋仁宗  (白)     哎呀!

赵德芳  (内白)    走哇!

(王延龄、李文辉、范仲淹、文彦博引赵德芳同上。)

赵德芳  (唱)     听说要斩忠良臣,

             不由本御动无名。

             君臣一同宫门进,

             见了谗妃把理评。

     (白)     皇嫂请了!

刘后   (白)     贤王进宫何事?

赵德芳  (白)     包拯身犯何罪,为何将他斩首?

刘后   (白)     包拯将庞娘娘銮驾打碎,有欺君之罪,故尔将他斩首。

赵德芳  (白)     庞妃哪里来的銮驾?

刘后   (白)     这是哀家借与她的。

赵德芳  (白)     皇嫂此言差矣!想先王在日,宫中定有法度,銮驾岂可借用?皇嫂也有僭越之过!

郭槐   (白)     我说八千岁,你进得宫来,横眉立目,欺压国太,难道你就无罪吗?

赵德芳  (白)     大胆!

     (唱)     听一言来咬牙根,

             骂声郭槐狗谗臣。

             手执锏来追尔命!

(赵德芳打郭槐,郭槐跪下撞桌,庞吉出。)

赵德芳  (唱)     又见庞吉桌下存。

     (白)     胆大庞吉!身为大臣,私入皇宫,该当何罪?休走,看锏!

庞吉   (白)     贤爷饶命!

刘后   (白)     是哀家宣他进宫,万岁回宫,躲避不及,贤王饶恕才是!

赵德芳  (白)     将包拯放回,方能饶恕。

刘后   (白)     将包拯放回!

(包拯上。)

包拯   (白)     谢国太不斩之恩!

刘后   (白)     谢过贤王讲情!

包拯   (白)     多谢贤王讲情!

赵德芳  (白)     平身。

宋仁宗  (白)     母后请至后宫。

(刘后、庞秀英、四宫女同下。)

宋仁宗  (白)     摆驾上殿!

(众人同走圆场,宋仁宗登殿。)

宋仁宗  (白)     包卿听旨:陈州查办,即刻登程!

包拯   (白)     臣不愿前去。

宋仁宗  (白)     却是为何?

包拯   (白)     娘娘再害为臣,为臣吃罪不起。

宋仁宗  (白)     孤命皇叔带领满朝文武,送卿出朝,下殿去吧!

赵徳芳、
王延龄、
包拯、
李文辉、
范仲淹、

文彦博  (同白)    领旨!

宋仁宗  (白)     退班!

(众人自两边分下。)

【第三十一场】

(王延龄、李文辉、庞吉、孙秀、范仲淹、赵钰、赵起、文彦博同上。)

王延龄  (白)     众位大人请了!

李文辉、
庞吉、
孙秀、
范仲淹、
赵钰、
赵起、

文彦博  (同白)    请了!

王延龄  (白)     我等奉了万岁旨意,去到长亭与包拯饯行,就此前往!

李文辉、
庞吉、
孙秀、
范仲淹、
赵钰、
赵起、

文彦博  (同白)    请!

(众人同下。)

【第三十二场】

(四青袍、王朝、马汉、张龙、赵虎、董超、薛霸、鲁智、严青、包兴、公孙策引包拯同上。四太监引赵德芳同上,王延龄、李文辉、庞吉、孙秀、范仲淹、赵钰、赵起、文彦博随同上。)

赵德芳  (白)     包卿,此番到了陈州,必须秉正除奸,不可辜负圣恩!

包拯   (白)     为臣到了陈州,定要与国除害,哪怕皇亲国戚,犯法难逃!

赵德芳  (白)     看酒伺候!

     (唱)     人来看过酒琼浆,

             包卿进前听端详;

             圣上命你陈州往,

             爱民必要秉天良。

包拯   (唱)     多谢贤王恩海样,

             包拯心可对上苍。

             为官必须除奸党,

             免得黎民受灾殃。

赵德芳  (唱)     包卿真正有胆量,

             可算宋朝紫金梁!

             大喊三声清官出朝往,

王延龄、
李文辉、
范仲淹、
文彦博、
孙秀、
赵钰、

赵起   (同白)    清官出朝!清官出朝!清官出朝!

赵德芳  (白)     啊!庞吉,圣上有旨:包拯出朝,满朝文武,不论大小官员,俱要大喊三声“清官出朝!”你站在一旁,不言不语,是何道理?

庞吉   (白)     为臣喊过了。

赵德芳  (白)     本御不曾听见。快快大喊三声“清官出朝”!如若不然,金锏击之!

庞吉   (白)     清官出朝!

赵德芳  (白)     高声些!

庞吉   (白)     清官出朝!

赵德芳  (白)     还要高声些!

庞吉   (白)     清官出朝!

包拯   (唱)     饯行深感八贤王。

             辞别诸公登程往,

             此一番到陈州除暴安良。

(四青袍、王朝、马汉、张龙、赵虎、董超、薛霸、鲁智、严青、公孙策、包兴、包拯同下。)

赵德芳  (唱)     包卿忠心人钦佩,

             铁面无私世无双。

             一旁气坏狗奸党,

             且到金殿见君王。

(众人同下。)

【第三十三场】

(展昭上。)

展昭   (唱)     当年曾救包公命,

             金龙寺内灭凶僧。

     (白)     俺、姓展名昭字熊飞。自从土龙岗与包公分别之后,回得家下,不幸老母去世。是我将家中之事,托老仆展忠照看,欲往陈州游玩一番。就此马上加鞭!

     (唱)     大丈夫行侠义心怀志量,

             一路上必须要除暴安良。

             我这里紧加鞭阳关路上,

(众百姓同上,同哭。)

展昭   (唱)     又只见男和女泪洒胸膛。

     (白)     啊列位,你等携男抱女,哭哭啼啼,是何缘故?

众百姓  (同白)    我们俱是陈州百姓,只因太师之子安乐侯庞昱奉旨放赈,不想他倚仗势力,不但不放赈粮,反将中年百姓拿去与他修盖花园,并且强抢民妇,因此我等逃奔他乡避祸呀!

     (同唱)    可恨庞昱欺百姓,

(众百姓同下。)

展昭   (唱)     叫人心中气不平。

     (白)     且住!听百姓之言,庞贼之子如此胡为。俺不免去至陈州,探听一番,贼子果有此事,将他杀却,与民除害。俺不免往陈州去者!

(展昭下。)

【第三十四场】

(庞昱上。)

庞昱   (引子)    威风势力,压朝堂,谁不尊仰!

(庞福暗上。)

庞昱   (念)     我父在朝为首相,举家大小沐恩光。满朝文武俱钦仰,全仗我妹伴君王。

     (白)     某、庞昱。我妹西宫陪王伴驾。我父当朝首相。只因陈州民遭水患,圣上命我到此放粮,赈济灾民。前者在庙场抢来一个女子,名唤金玉仙,某要与她成其美事,谁知她执意不从。因此将她困在丽芳楼上,命仆妇人等劝解于她。这且不言。近闻人言,那包拯奉旨出京,前来查办,于某多有不便。

             庞福过来!

庞福   (白)     伺候侯爷!

庞昱   (白)     命你去请知府大人前来议事,不得有误!

庞福   (白)     遵命。

(庞福下。庞昱下。)

【第三十五场】

(展昭上。)

展昭   (唱)     家住常州遇杰村,

             宝剑—口闯绿林。

             只为庞昱行不正,

             因此前去斩贼臣。

     (白)     俺、展昭。闻得庞昱吞赈害民,抢夺民女,因此前去探听。前面离贼府不远,就此前往!

(展昭下。)

【第三十六场】

(庞昱上。)

庞昱   (唱)     闻得包拯出朝门,

             去请知府定计行。

             谯楼鼓打二更尽,

             不见知府到来临。

(庞福上。)

庞福   (白)     知府大人到。

庞昱   (白)     有请!

庞福   (白)     有请!

(蒋完上。)

蒋完   (白)     卑职来迟,大人恕罪!

庞昱   (白)     岂敢,请坐!

蒋完   (白)     谢坐!呼唤卑职,必有所为?

庞昱   (白)     闻得包拯出朝,不知可有此事?

蒋完   (白)     卑府今早接得文书,圣上特派龙图阁大学士包拯前来查赈,算来五日必到。卑职一闻此言,甚是惊慌,请侯爷早作准备!

庞昱   (白)     想包拯乃我父门生,谅来不会为害于我。

蒋完   (白)     闻得包拯秉正无私,钦赐御铡三口。侯爷所作之事,若被他知晓,甚是不便。

(展昭暗上,偷听。)

庞昱   (白)     既然如此,我府下有一勇士,名唤项福,善能飞檐走壁。命他前去路上行刺,岂不是好!

蒋完   (白)     既然如此,从速为妙。

庞昱   (白)     庞福,速唤项福前来!

庞福   (白)     遵命。

(庞福下。)

庞昱   (白)     项福到来,再作道理。

(庞福上。)

庞福   (白)     项福唤到。

庞昱   (白)     唤他进见!

庞福   (白)     项福进见!

(项福上。)

项福   (念)     我本英雄好汉,侍奉相府门前。

     (白)     参见侯爷!

庞昱   (白)     见过太守!

项福   (白)     参见知府大人!

蒋完   (白)     壮士请坐!

项福   (白)     谢坐!唤小人前来,为了何事?

庞昱   (白)     自你到此,侯爷待你如何?

项福   (白)     待小人恩重如山。

庞昱   (白)     这就是了。今有包拯奉旨前来,与我多有不便。命你前去刺杀于他,你可敢去?

项福   (白)     小人受侯爷厚恩,慢说叫小人行刺;就是赴汤蹈火,万死不辞!

庞昱   (白)     既然如此,贵府将他带去,须要机密才是!

蒋完   (白)     知道了。

             壮士随我来!

(庞昱、庞福同下。)

蒋完   (白)     项壮士,此番前去,关系甚重,须要小心才是!

项福   (白)     不要紧,这么点小事,算不了什么。

(蒋完下。项福走,展昭戏项福帽。)

项福   (白)     嗳,没有风,我的帽子怎么掉啦!

(项福找帽。)

项福   (白)     有啦。

(项福下。)

展昭   (白)     哎呀且住!原来此贼是个无能之辈。俺不免暗暗跟随于他便了!

(展昭下。)

【第三十七场】

包拯   (内二黄导板) 听谯楼打罢了初更时分,

(包拯上。包兴随上。)

包拯   (唱)     为国家昼夜里哪得安宁?

             想当年在学中习学孔孟,

             甲午年去赴考一举成名。

             初任官曾为那定远县令,

             在任上我也曾巧断乌盆。

             在公堂刑毙了赵大性命,

             为此事丢了官罢职为民。

             到如今我执掌开封府尹,

             为庞昱抢民女才出朝门。

             叫人来掌红灯二堂来进,

(包拯、包兴同进门。)

包拯   (唱)     为国家必须要报答皇恩。

(包拯、包兴同睡。展昭上。)

展昭   (白)     且住!大人已然睡熟,待俺将柬帖留下。

(展昭留帖,下。包兴醒。)

包兴   (白)     嘿,我们大人已然睡着啦。我试试这游仙枕去。

(包兴看帖。)

包兴   (白)     哟!哪里来的柬帖?

             大人醒来!

包拯   (白)     何事?

包兴   (白)     不知哪里来的柬帖,大人请看。

包拯   (白)     待我看来。

(包拯看帖。)

包拯   (白)     有请公孙先生!

包兴   (白)     有请公孙先生!

(公孙策上。)

公孙策  (念)     谯楼初更尽,呼唤必有因。

     (白)     参见大人!

包拯   (白)     一旁坐下。

公孙策  (白)     大人传唤,为了何事?

包拯   (白)     这有柬帖,先生看来。

公孙策  (白)     待我看来。

     (念)     “夤夜来送信,紧防刺客临;分派众人役,分为两路行:

             一路拿庞昱,一路救妇人。”

     (白)     此帖从何而来?

包拯   (白)     不必追问来历,须要急速安排才是。

(包拯下。)

公孙策  (白)     包兴,有请八勇士!

包兴   (白)     有请八勇士!

(王朝、马汉、张龙、赵虎、董超、薛霸、鲁智、严青同上。)
王朝、
马汉、
张龙、
赵虎、
董超、
薛霸、
鲁智、

严青   (同念)    当年为绿林,如今保忠臣。

     (同白)    参见先生!

公孙策  (白)     罢了。

王朝、
马汉、
张龙、
赵虎、
董超、
薛霸、
鲁智、

严青   (同白)    唤我等前来,有何吩咐?

公孙策  (白)     今夜晚间,有人前来行刺。你等四外埋伏,贼人到此,一同捉拿。

王朝、
马汉、
张龙、
赵虎、
董超、
薛霸、
鲁智、

严青   (同白)    遵命。

(王朝、马汉、张龙、赵虎、董超、薛霸、鲁智、严青同下。)

公孙策  (白)     包兴,今夜晚间,你要小心了!

包兴   (白)     不要紧,咱们先睡觉要紧哪。

(包兴、公孙策同睡。项福上,展昭上,同起打,项福中箭,展昭下。王朝、马汉、张龙、赵虎、董超、薛霸、鲁智、严青同上,同擒项福。)
王朝、
马汉、
张龙、
赵虎、
董超、
薛霸、
鲁智、

严青   (同白)    有请大人!

(包拯上。)

包拯   (白)     刺客可曾擒住?

王朝、
马汉、
张龙、
赵虎、
董超、
薛霸、
鲁智、

严青   (同白)    刺客被擒,请大人审问。

包拯   (白)     带上来!

(众人同推项福当面,包拯看。)

包拯   (白)     好一个汉子!

             先生,快快松绑!

公孙策  (白)     想此人前来行刺,怎能松绑?

包拯   (白)     我看此人,甚是爱惜。况且壮士与我无仇,无非被旁人所使,快快松绑。

公孙策  (白)     大人待你如此恩重,你将何以为报?待我与你松绑。

(公孙策为项福松绑。)

包拯   (白)     来,与壮士看座!

包兴   (白)     是啦。

(包兴与项福看座。)

项福   (白)     哎呀且住!闻得人言,包公正直无私,果不虚传。我如今前来行刺忠良,天理难容,待我上前请罪。

             小人冒犯钦差大人,死罪呀死罪!

包拯   (白)     壮士请起!请坐!

项福   (白)     大人虎驾在此,罪民不敢对坐。

包拯   (白)     有话叙谈,只管坐下。

项福   (白)     多谢大人!

包拯   (白)     请问壮士尊姓大名,何人派遣行刺老夫?慢慢讲来!

项福   (白)     小人名叫项福。自幼习就武艺,被人荐与庞府。只因庞昱奉旨放粮,吞赈害民,抢夺民妇,霸占庄田,屡作不法之事。如今听说万岁爷命大人前来查办陈州,他恐其所做之事被大人查明,于他父子不利,因此命小人前来行刺。也是小人一时无知,冒犯大人,不想被擒,反蒙如此厚待,小人惭愧无地!

包拯   (白)     这也难怪于你。只是与安乐侯会面之时,还要壮士当面质对,不失我与庞太师师生情面。

项福   (白)     等侯爷到来,小人情愿当面质对。

包拯   (白)     就烦公孙先生好好与壮士调治伤痕,不得有误!

包兴   (白)     你行刺行出理来啦。

公孙策  (白)     不要多讲!

             壮士,随我来!

(公孙策、项福同下。)

包拯   (白)     王朝、马汉,命你等暗暗看守项福,不可放他逃走!

王朝、

马汉   (同白)    遵命。贼人中了一支袖箭,大人请看。

(包拯看箭。)

包拯   (白)     唔呼呀!原来是展义士暗中帮助。我想柬帖也定是展义士所为了。

(公孙策上。)

公孙策  (白)     启禀大人:项福已命人看守。看柬帖言词,那庞昱有逃走之意。大人必须要拿住此贼方好。

包拯   (白)     那个自然。就请先生分派。

公孙策  (白)     来,传本县三班人役进见!

王朝   (白)     三班人役进见!

(耿春、郑平同上。)

耿春   (念)     身在公衙内,

郑平   (念)     当差不自由。

耿春、

郑平   (同白)    参见大人!有何吩咐?

公孙策  (白)     命你等去往观音庵搭救金玉仙,不得有误!

耿春、

郑平   (同白)    遵命。

(耿春、郑平同下。)

公孙策  (白)     八勇士,命你等去至东皋林捉拿庞昱,不得有误!

王朝、
马汉、
张龙、
赵虎、
董超、
薛霸、
鲁智、

严青   (同白)    遵命。

(王朝、马汉、张龙、赵虎、董超、薛霸、鲁智、严青同下。)

公孙策  (白)     请大人听候好音便了。

包拯   (白)     正是:

     (念)     满江撒下青丝网,

公孙策  (念)     哪怕鱼儿不上鈎!

(包拯、公孙策同下。)

【第三十八场】

(王朝、马汉、张龙、赵虎、董超、薛霸、鲁智、严青同上。)

王朝   (白)     请了!

马汉、
张龙、
赵虎、
董超、
薛霸、
鲁智、

严青   (同白)    请了!

王朝   (白)     你我奉了大人之命,去至东皋林捉拿庞昱,就此前往!

张龙、
赵虎、
董超、
薛霸、
鲁智、

严青   (同白)    请!

(王朝、马汉、张龙、赵虎、董超、薛霸、鲁智、严青同下。)

【第三十九场】

(四家丁、庞福、庞禄引庞昱同上。)

庞昱   (唱)     知府大人对我讲,

             包拯奉命出朝堂。

             圣上待他恩德广,

             御赐他三口铜铡镇边疆。

             不论皇亲与国丈,

             犯法难逃铡下亡。

             不该仗势把民妇抢,

             我不该吞赈把民伤。

             乔装改扮回京往,

(王朝、马汉、张龙、赵虎、董超、薛霸、鲁智,严青同上。)
王朝、
马汉、
张龙、
赵虎、
董超、
薛霸、
鲁智、

严青   (同白)    呔!

     (同唱)    留下金银再商量。

     (白)     呔!留下金银,放你过去!

庞福   (笑)     哈哈哈……

     (白)     你们真是瞎了眼啦!这是庞太师之子安乐侯,你们也敢劫吗?胆子真不小!还不给爷滚开!

王朝、
马汉、
张龙、
赵虎、
董超、
薛霸、
鲁智、

严青   (同白)    住了!我等奉了包大人之命前来拿你!

庞昱   (白)     众家丁,与我打!

四家丁  (同白)    啊!

(众人同开打。展昭上,擒庞昱。)

展昭   (白)     你等带了此贼,去见大人。那金玉仙我已救下,交与观音庵住持。见了大人,就说展昭容日拜见,吿辞了!

(展昭下。)

王朝   (白)     回复大人知道便了。

(众人同下。)

【第四十场】

(四青袍、公孙策、包兴引包拯同上。)

包拯   (唱)     可恨庞昱真大胆,

             吞赈害民罪齐天。

             又差项福行暗算,

             多亏展昭泄机关。

             老夫命人去拿办,

             好与黎民伸屈冤。

(王朝、马汉、张龙、赵虎、董超、薛霸、鲁智、严青同上。)

王朝   (白)     启大人:金玉仙现在观音庵。庞昱拿到。

包拯   (白)     升堂!

四青袍  (同白)    啊!

(众人升堂。)

包拯   (白)     来,速请蒋知府前来议事!

王朝   (白)     遵命。

(王朝下。)

包拯   (白)     带庞昱!

赵虎   (白)     是。

(赵虎下,赵虎带庞昱同上。)

庞昱   (唱)     只望回朝避祸患,

             不想中了巧机关。

             来在公堂用目看,

             包拯上面好威严。

             生死二字凭天断,

             问我一声答一言。

包拯   (白)     唗!大胆庞昱,见了老夫,因何不跪?

庞昱   (白)     住了!我乃皇亲国戚,岂能跪你!

包拯   (白)     岂不知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

庞昱   (白)     某身犯何罪?

包拯   (白)     你奉命放粮,辜负圣恩,吞赈害民,抢夺民妇,霸占庄田,还说无罪!

庞昱   (白)     此事有何为证?

包拯   (白)     来,带众百姓与田忠上堂!

马汉   (白)     是。

(马汉下,马汉带众百姓、田忠同上。)
众百姓、

田忠   (同白)    与大人叩头!

包拯   (白)     你等状吿安乐侯,上前质对!

众百姓  (同白)    安乐侯吞赈害民,霸占庄田,求大人作主!

田忠   (白)     安乐侯仗势欺民,抢去我家主母,还望大人作主!

包拯   (白)     堂口伺候!

众百姓、

田忠   (同白)    是。

(众百姓、田忠同下。)

包拯   (白)     众百姓已然言明,你还有何话讲?

庞昱   (白)     住了!慢说某家无有此事;纵有此事,你敢把俺怎么样?

包拯   (白)     此事暂莫提起。还有项福前来行刺,可是你的主使?

庞昱   (白)     某不知此事。

包拯   (白)     带项福上堂!

马汉   (白)     是。

(马汉下,马汉带项福同上。)

项福   (白)     参见大人!

包拯   (白)     你家侯爷在此,向前质对!

项福   (白)     我说侯爷,小人奉侯爷之命,行刺包大人。不想包大人乃是大宋忠良,擒住小人,不肯杀害。是小人无恩可报,已将侯爷所作之事,回明大人。侯爷只管直说,大人看在太师之面,饶恕侯爷,也未可知。

庞昱   (白)     一切之事,俱是某家所作,你这黑贼又奈我何!

包拯   (白)     呸!

     (唱)     贼子作事真大胆!

             抢夺民女霸庄田。

             吞赈害民人人怨,

             王法二字难容宽!

庞昱   (唱)     我妹陪伴皇宫院,

             我父太师掌朝班。

             虽然某家把法犯,

             治罪必须见龙颜。

包拯   (唱)     听一言来怒冲冠,

             叫你顷刻丧黄泉。

             忙将奸贼推出斩,

张龙、

赵虎   (同白)    啊!

(张龙、赵虎推庞昱同下。三通鼓。张龙、赵虎同上,同献头。)

包拯   (唱)     斩了贼子民心欢。

             再将项福推出斩,

张龙、

赵虎   (同白)    啊!

(张龙、赵虎推项福同下。三通鼓。张龙、赵虎同上,同献头。)

包拯   (唱)     铁面无私理民冤。

     (白)     带田忠、众百姓上堂!

马汉   (白)     是。

(马汉下,马汉带田忠、众百姓同上。)

包拯   (白)     如今奸贼已死,你等且回陈州。

             田忠,你家主母已然救出,现在观音庵内,你等下堂去吧!

众百姓、

田忠   (同白)    多谢大人!

(田忠下。王朝上。)

王朝   (白)     启禀大人:知府蒋完畏罪自尽。

包拯   (白)     便宜了此贼。

             就烦公孙先生将此事写成本章,奏知万岁。

             外厢开道!

王朝、
马汉、
张龙、
赵虎、
董超、
薛霸、
鲁智、

严青   (同白)    啊!

(尾声。众人同下。)
(完)


浏览次数:439 ┊ 字数:28442 ┊ 最后更新:2017年03月23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