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哭秦庭》

主要角色
申包胥:老生
伍员:老生
楚昭王:小生
秦哀公:净
樵夫:丑

《哭秦庭》高庆奎饰申包胥
《哭秦庭》高庆奎饰申包胥
情节
伍员借兵伐楚,楚昭王逃奔随国。伍员掘平王墓,鞭尸三百,以报大仇。楚大夫申包胥原与伍员有“子灭楚,我必兴楚”之约,因往秦国借兵。秦哀公迟疑不肯。申包胥在秦庭痛哭七日七夜,感动秦伯,逐借兵复楚。

根据《京剧汇编》第四十七集:安舒元藏本整理

录入:小戏迷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527.06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夫概、伯嚭、被离、鱄毅同上,同起霸。)

夫概   (念)     君王图霸业,

伯嚭   (念)     将军立战功。

被离   (念)     破楚雄威逞,

鱄毅   (念)     征袍血染红。

夫概   (白)     夫概。

伯嚭   (白)     伯嚭。

被离   (白)     被离。

鱄毅   (白)     鱄毅。

夫概   (白)     众位将军请了!

伯嚭、
被离、

鱄毅   (同白)    请了!

夫概   (白)     元帅升帐,两厢伺候!

伯嚭、
被离、

鱄毅   (同白)    请!

(发点。四龙套、四上手、四马夫、伍员同上。点绛唇牌。)
夫概、
伯嚭、
被离、

鱄毅   (同白)    参见元帅!

伍员   (白)     站立两厢!

夫概、
伯嚭、
被离、

鱄毅   (同白)    谢元帅!

伍员   (念)     跋涉宋郑苦无依,昭关一夜变发须。一十九年冤仇恨,不亡荆楚此生虚。

     (白)     本帅,伍员。平王无道,纳媳逐子,杀我父兄。本帅弃楚投吴。前日破楚,五战俱胜,直抵汉水。闻令尹囊瓦、司马沈尹戊统兵前来。那囊瓦乃贪婪之夫,竟听信司马之言,据江不战,以老我师。不免领军阵前叫骂,激他出兵以擒之。

             众将官!

夫概、
伯嚭、
被离、
鱄毅、

四上手  (同白)    有!

伍员   (白)     拔营前往!

夫概、
伯嚭、
被离、
鱄毅、

四上手  (同白)    啊!

(众人同下。)

【第二场】

(四龙套、四下手、武城黑、史皇、囊瓦同上。)

囊瓦   (引子)    吴楚相争,汉水连营。

     (念)     弃师灭礼列军武,将士贪财大丈夫。不与士卒同甘苦,一任故旧隔荣枯。

     (白)     本帅,楚国令尹囊瓦。只因伍员弃楚投吴,带兵三百乘,前来攻楚;不免请司马进帐,共议破敌之策。

             来,传司马进账!

武城黑、
史皇、

四下手  (同白)    司马进账!

(沈尹戌上。)

沈尹戌  (念)     强兵争霸业,武士耀军容。

     (白)     参见令尹!

囊瓦   (白)     司马请坐。

沈尹戌  (白)     谢坐。吴兵破了二城,兵抵汉水。令尹何计退敌?

囊瓦   (白)     正为此事请教。

沈尹戌  (白)     吴师甚锐,又得伍子胥,五破楚地,兵抵汉水。为今之计,末将带兵五千,从他后营击之;令尹看火光一起,两下夹攻,吴兵可退。但是吴将骂阵,不可出兵,方保万全。

囊瓦   (白)     言得极是。就请司马带兵埋伏,不得有误!

沈尹戌  (白)     得令!

(沈尹戌下。)

探子   (内白)    报!

(探子上。)

探子   (白)     吴军骂阵!

囊瓦   (白)     再探!

探子   (白)     啊!

(探子下。)

囊瓦   (白)     众将官!

众人   (同白)    有!

囊瓦   (白)     紧守营门!

武城黑  (白)     且慢!

囊瓦   (白)     武将军因何阻令?

武城黑  (白)     令尹,想楚国爱令尹者少,喜司马者多。若司马出兵得胜,令尹何颜立于百僚之上?不如出兵,决一死战,必能擒那伍子胥。

囊瓦   (白)     是呀!我若打了胜仗,哪个还敢看我不起?

             众将官!

武城黑、
史皇、

四下手  (同白)    有!

囊瓦   (白)     迎敌者!

武城黑、
史皇、

四下手  (同白)    啊!

(众人同下。)

【第三场】

(伍员、囊瓦双冲上,同开打,囊瓦败下。沈尹戌上。)

伍员   (白)     司马,别来无恙?

沈尹戌  (白)     子胥,足下先世之冤,皆由费无极谗害。今平王已死,无极已诛,足下无仇可报。祖国三世之恩,不可忘也!

伍员   (白)     某先人有功于楚,平王不念忠臣,杀我父兄,且谋我命。幸蒙天佑,得脱此难。某怀仇十有九年,才有今日,司马见谅,急速回避,勿撄吾锋。

沈尹戌  (白)     背主之贼!避你何来?看枪!

(伍员、沈尹戌同开打,沈尹戌败下。武城黑、史皇同上,同开打。伍员射死武城黑、史皇,伍员下。)

【第四场】

(四龙套、四下手引囊瓦同上。)

囊瓦   (白)     悔不听司马之言,如今大败,有何面目回楚?

             众将官,各自逃命去吧!

四龙套、

四下手  (同白)    啊!

(四龙套、四下手同下。)

囊瓦   (白)     我也投奔郑国去了。

(囊瓦下。)

【第五场】

(沈尹戌上。)

沈尹戌  (白)     且住!令尹不听我言,贪功出阵,以致全军覆没。待我回朝搬兵,以图将功折罪!

(沈尹戌下。)

【第六场】

(申包胥、子西、斗巢、钟建同上。)

申包胥  (白)     众位大夫请了!

子西、
斗巢、

钟建   (同白)    请了。

申包胥  (白)     吴兵犯界,令尹、司马出师,未知胜负。大王登殿,两厢伺候!

子西、
斗巢、

钟建   (同白)    请!

(四太监、大太监甲引楚昭王同上。)

楚昭王  (引子)    继位郢都,守盟业,各国朝王。

申包胥、
子西、
斗巢、

钟建   (同白)    臣等见驾,大王千岁!

楚昭王  (白)     平身!

申包胥、
子西、
斗巢、

钟建   (同白)    千千岁!

楚昭王  (念)     老王晏驾孤登基,全赖子期与子西。坐镇郢都守霸业,仰仗众卿辅华夷。

     (白)     孤,楚昭王子珍。老王晏驾,众卿扶孤登基。只因伍员带兵攻楚,孤命令尹、司马统兵破敌,未知胜负如何?

             内侍。

大太监甲 (白)     有。

楚昭王  (白)     展放龙门!

大太监甲 (白)     展放龙门哪!

四太监  (同白)    啊!

(沈尹戌上。)

沈尹戌  (念)     主幼用贪官,楚兵尽覆亡。

     (白)     臣沈尹戌见驾,大王千岁!

楚昭王  (白)     平身!

沈尹戌  (白)     千千岁!

楚昭王  (白)     卿同令尹破吴兵,回朝何事?

沈尹戌  (白)     令尹不用臣计,贪功欺敌,以致全军覆没。

楚昭王  (白)     哎呀!

     (唱)     可恨庸才无智量,

             全军覆没怨孤王。

     (白)     只恨孤王不早用司马,以致囊瓦误国,此寡人之罪也!

斗巢   (白)     城内军兵,尚有数万。再命司马同臣出城,决一死战。

申包胥  (白)     臣启大王:吴兵甚锐,子胥急欲报仇,出兵寡不敌众。就该四门紧闭,派将紧守为上。

楚昭王  (白)     这!

(大太监乙上。)

大太监乙 (白)     启奏大王:吴兵将城围得水泄不通!

楚昭王  (白)     这!

申包胥  (白)     哎呀!

     (唱)     吴兵潮涌将城困,

             楚国今朝社稷倾。

             回头便与君王论,

             逃往他邦出郢门。

     (白)     启大王:今已事急,就请大王逃往他国,以图后举。

楚昭王  (白)     容孤与国母商议。

申包胥、
子西、
斗巢、

钟建   (同白)    事已紧急,快快起驾。倘若城破。如何是好?

楚昭王  (白)     内侍!

大太监甲 (白)     有!

楚昭王  (白)     速至后宫,请国母、皇姑随孤王出奔,快去!

大太监甲 (白)     领旨!

(大太监甲下。)

楚昭王  (白)     众卿随孤改扮,一同出奔!

申包胥、
子西、
斗巢、

钟建   (同白)    啊!

(众人同下。)

【第七场】

(四宫女引孟太后同上。)

孟太后  (二黄慢板)  遭不幸老王爷龙归海藏,

             撇下我掌昭阳好不凄凉。

             我皇儿年幼小山河执掌,

             全仗着众公卿扶保家邦。

     (白)     哀家、孟后。先王晏驾,众卿扶保我儿登基。子期、子西,股肱之臣,社稷大事,得以依赖。闻子胥兵临郢都,皇儿早朝,未知怎样商议?

             宫娥们,伺候了!

四宫女  (同白)    是。

(大太监甲上。)

大太监甲 (白)     启太后:吴兵围困郢都,水泄不通,城池将破,大王请太后同奔别国,再图后举。

孟太后  (白)     快请皇姑进见!

宫女甲  (白)     皇姑进见!

(皇姑上。)

皇姑   (唱)     忽听母后一声宣,

             急忙进宫把驾参。

     (白)     参见母后!

孟太后  (白)     皇儿,大事不好了!

皇姑   (白)     何事惊慌?

孟太后  (白)     吴兵攻城甚紧,你兄王与众卿要逃奔别国,你速速跟随前去。

皇姑   (白)     母后你呢?

孟太后  (白)     为娘在宫中守护宗庙陵寝。

皇姑   (白)     哎呀母后啊!儿养育之恩未报,教儿怎能割舍分离?

孟太后  (白)     自古道:君死社稷,女守宫闺。宗庙陵寝,俱在郢都,一旦抛去,不可复也!

     (二黄摇板)  女儿快向他邦往,

             哀家守护宗庙堂。

皇姑   (二黄摇板)  养育之恩未报偿,

             怎舍母后束手亡。

     (哭)     喂呀,母后哇!

孟太后  (二黄摇板)  皇儿不必泪汪汪,

             随你逃出楚宫墙。

     (白)     皇儿不必如此,娘随你兄王出奔就是。

皇姑   (白)     多谢母后!

孟太后  (白)     看衣更换!

四宫女  (同白)    是。

(四宫女与孟太后换衣。)

孟太后  (二黄摇板)  但愿帝室重兴旺,

     (白)     看辇伺候!

宫女甲  (白)     车夫走上!

(二车夫同上。)

孟太后  (二黄摇板)  死后也好见先皇。

(孟太后、皇姑同上车,众人同下。)

【第八场】

(四太监、大太监甲、申包胥、沈尹戌、楚昭王同上。)

楚昭王  (唱)     囊瓦空挂元帅印,

             贪功不能退吴兵。

(内喊杀声。)

楚昭王  (唱)     耳听城外杀声震,

申包胥  (唱)     想是吴兵进了城。

     (白)     喊声已近,南门将破,请主急速上马!

沈尹戌  (白)     为臣断后。

(四太监、大太监乙、楚昭王、申包胥同急下。夫概、伯嚭、被离、鱄毅同上,沈尹戌接住,同开打,沈尹戌败下,夫概、伯嚭、被离、鱄毅同追下。)

【第九场】

(四宫女、孟太后、皇姑、二车夫同上。)

孟太后  (唱)     耳旁又听杀声响,

             母女二人心着慌。

             寻不见皇儿今何往?

     (哭头)    皇儿呀!

(孟太后哭。夫概、伯嚭、被离、鱄毅同追上,四宫女、孟太后、皇姑、二车夫被冲散。皇姑、四宫女、二车夫同跑下,夫概、伯嚭、被离、鱄毅同追下。)

孟太后  (三叫头)   皇儿!季芈!喂呀!

(孟太后哭。)

孟太后  (白)     且住!母女被贼冲散,又未见着皇儿,这便怎么处?不免回转宫去,身挂宝剑,紧守宗庙,纵然一死,也得瞑目也!

     (唱)     吴兵来势难抵挡,

             宗庙无人大可伤!

(孟太后下。)

【第十场】

(皇姑上。)

皇姑   (三叫头)   母后!皇兄!喂呀!

(皇姑哭。)

皇姑   (唱)     适才被贼来冲散,

             不知母后在哪边?

             含悲忍泪路旁站,

(四太监、大太监乙、楚昭王同上,申包胥、沈尹戌随同上。)

楚昭王  (唱)     又见皇姑在面前。

皇姑   (白)     喂呀,兄王啊!

楚昭王  (白)     御妹,母后呢?

皇姑   (白)     冲散了!

楚昭王  (白)     哎呀!

     (唱)     这是孤王无谋量,

             抛离母后奔他方。

(内喊杀声。)

楚昭王  (白)     这!

沈尹戌、

申包胥  (同唱)    劝君不必再痴望,

             少若迟延恐不祥!

(内喊杀声近。众人同望。)
沈尹戌、

申包胥  (同白)    人声呐喊!追兵逼来!

楚昭王  (白)     迎上前去!

沈尹戌、

申包胥  (同白)    啊!

(夫概、伯嚭、被离、鱄毅同追上,楚昭王、皇姑、四太监、大太监乙、申包胥、沈尹戌同被冲散。楚昭王、皇姑、四太监、大太监乙同急下,申包胥另下。沈尹戌开打,带箭,跑下,夫概、伯嚭、被离、鱄毅同追下。)

【第十一场】

(沈尹戌上,拔箭,自刎。四龙套、四上手、夫概、伯嚭、被离、鱄毅、伍员同上。)

伍员   (白)     沈司马自刎,乃楚国忠臣,受我一拜!

(伍员拜,沈尹戌暗下。)

伍员   (白)     请大王进城!

(四太监引吴王、孙武同上,同进城,同走圆场。)

吴王   (白)     昭王逃走,军师传旨安民!

孙武   (白)     领旨!

(孙武下。)

吴王   (白)     夫概出城追赶昭王!

夫概   (白)     领旨!

(夫概下。)

伍员   (白)     郢都已得,我主洪福,可喜可贺!

吴王   (白)     郢都已得,元帅之功也!

伍员   (白)     咳!

吴王   (白)     楚王已逃,因何悲叹?

伍员   (白)     楚王已逃,臣有一事未了。

吴王   (白)     有何心事?慢慢奏来!

伍员   (白)     唉,大王啊!

     (西皮二六板) 未曾开言泪双流,

             尊声大王听根由:

             恨平王无道贪色酒,

             父纳子妻理不周。

             我父谏奏反遭毒手,

             可怜我满门三百余口刀割头。

             对天发下洪誓咒,

             不杀平王誓不休!

吴王   (西皮摇板)  忠臣孝子真少有,

             楚国城内任你游。

伍员   (西皮摇板)  辞别吴王忙叩首,

             今日才得报冤仇!

(伍员下。)

吴王   (西皮摇板)  内侍摆驾后宫走,

             看看孟嬴美女流。

(四太监引吴王同下。)

【第十二场】

(樵夫上。)

樵夫   (念)     山明水又清,日出满天红。

     (白)     我乃石鼻山樵夫是也。今日天气晴和,去到山中砍柴,就此走走。

(樵夫走圆场。)

樵夫   (白)     来此已是,待我动起手来!

(申包胥上。)

申包胥  (西皮摇板)  君臣们料不想军前失散,

     (白)     哎呀!

     (西皮摇板)  猛抬头又只见峻岭高山。

     (白)     且住!我同主公逃出城来,乱军失散,不知我主逃往何方去了?

樵夫   (白)     砍樵噢!

(申包胥望樵夫。)

申包胥  (白)     那旁有一樵夫,待我上前问来。

             啊樵哥请了!

樵夫   (白)     壮士敢莫迷失路途?

申包胥  (白)     请问樵哥,你在此砍柴,可曾看见楚国君臣投奔何方而去?

樵夫   (白)     我在此砍柴,不曾看见楚国君臣。

申包胥  (白)     哎呀!

     (西皮摇板)  听说我主无踪影,

             不由包胥急在心。

             只怕乱军遭不幸,

     (哭头)    我主爷呀!

     (西皮摇板)  楚国江山一旦倾!

樵夫   (白)     请问壮士尊姓大名?因何这样啼哭?

申包胥  (白)     我乃楚国大夫申包胥。

樵夫   (白)     哎呀,原来是位贵人!请上受我一拜。

申包胥  (白)     不敢。

樵夫   (白)     此地离寒舍不远,屈尊暂居,我去城内打探,回来禀报。不知尊意如何?

申包胥  (白)     萍水相逢,怎好打扰?

樵夫   (白)     忠臣孝子,人人可敬,随我来呀!

申包胥  (白)     多谢了!

樵夫   (西皮摇板)  尊声贵人寒舍请,

申包胥  (西皮摇板)  萍水相逢遇好人。

(申包胥、樵夫同下。)

【第十三场】

(四龙套、四马夫引伍员同上。)

伍员   (西皮摇板)  破楚不见仇人面,

             父兄地下尚含冤。

     (白)     可恨平王无道,冤杀父兄,怀恨一十九载,奏准吴王,掘坟消愤。

             众将官,急速前往!

四龙套  (同白)    啊!

伍员   (西皮摇板)  奏准掘坟清仇怨,

             人来打道寥湖边。

四龙套  (同白)    来到寥召湖。

伍员   (白)     将平王坟墓掘开!

四龙套  (同白)    啊!

(四龙套同掘坟。)

四龙套  (同白)    平王之坟,七十余塚,俱是空棺!

伍员   (叫头)    苍天哪!苍天哪!

     (白)     平王逐子纳媳,杀忠任佞,我生不能刀加其颈,死后当戮其尸,以报父兄于地下。今掘空棺,岂苍天不令我报仇乎!

     (西皮摇板)  为何天不从人愿,

             恶人尸骨反保全。

(石工上。)

石工   (西皮摇板)  平王作恶人皆怨,

             特来相报旧仇冤。

     (白)     老汉参见元帅!

伍员   (白)     老者见我何事?

石工   (白)     元帅寻找平王之尸为何?

伍员   (白)     平王生前枉杀我父兄,故尔掘尸相报。

石工   (白)     此皆平王疑塚。恐人发掘,尸骨葬在湖水之中。

伍员   (白)     老丈何以得知?

石工   (白)     老汉乃昔日石工,平王命我等五十余人砌造疑塚,塚成之后,恐怕泄露其计,将石工尽杀塚内,老汉私逃得免。闻得将军掘墓,特来相报,兼为五十余人消愤!

伍员   (白)     如此请老丈指引!

石工   (白)     随我上高处一看!

石工   (西皮摇板)  忙上土墩来指点,

             平王棺在石堆间。

伍员   (西皮摇板)  遥望一面湖水浅,

             果然适宜起陵园。

石工   (白)     那湖中水浅之处,便是王坟!

伍员   (白)     众将官!将湖水汲干,掘开坟墓!

四龙套  (同白)    啊!

(四龙套同下。)

伍员   (西皮摇板)  既怕掘尸事不免,

石工   (西皮摇板)  何必作恶在生前?

(四龙套同上。)

四龙套  (同白)    启元帅:已得楚王棺椁。

伍员   (白)     将棺劈开!

四龙套  (同白)    啊!

(四龙套同下。)

伍员   (西皮摇板)  狡兔三窟终难掩,

石工   (西皮摇板)  欺人虽易难欺天。

(四龙套同上。)

四龙套  (同白)    平王之尸,用水银装殓,颜色如生。

伍员   (白)     抬上来!

四龙套  (同白)    啊!

(四龙套同下,同抬尸上。)

伍员   (西皮摇板)  掘棺重见昏王面,

             怀恨至今十九年。

             解带脱袍将袖挽,

(伍员脱袍拿鞭。)

伍员   (西皮摇板)  今朝才得报仇冤。

     (叫头)    昏王啊昏王!

     (白)     你生时枉有双目,不识忠奸,杀我父兄,恨煞人也!

     (西皮摇板)  践其腹来剜其眼,

             肉烂骨折三百鞭!

石工   (白)     仇恨已消,不免逃走了吧!

(石工下。)

伍员   (白)     将昏王骸骨抛弃荒野!

四龙套  (同白)    啊!

(四龙套同抬尸下,同上。)

伍员   (西皮摇板)  今日才消心头怨,

             不见老人在哪边?

四龙套  (同白)    老人走了!

伍员   (白)     呀!天谴此人与我报仇也!

     (西皮摇板)  我今消却旧仇冤,

             包胥定要践前言。

             众将上马急回转,

(四龙套、四马夫同下。)

伍员   (西皮摇板)  忠孝二字难两全!

(伍员下。)

【第十三场】

(樵夫上。)

樵夫   (白)     有请大夫!

(申包胥上。)

申包胥  (白)     樵哥回来了。

樵夫   (白)     回来了。楚国君臣已经逃出郢都。

申包胥  (白)     逃出虎口,谢天谢地!

樵夫   (白)     还有一事禀报大夫。

申包胥  (白)     何事?

樵夫   (白)     伍员进城将王墓掘开,鞭尸三百,将骸骨抛至荒野。

申包胥  (叫头)    子胥呀!子胥!

     (白)     想那平王虽是无道,总是一国之君,不该将他鞭尸三百,抛骨荒野,虽云报仇,竟将君臣大义都抛弃了啊!

(申包胥哭。)

樵夫   (白)     想条妙计,退却吴兵才是!

申包胥  (白)     这!请樵哥将纸笔墨砚取来,待我修书一封,叫子胥退兵。就请樵哥前去下书,可愿去否?

樵夫   (白)     愿为效劳。

(樵夫取笔砚。)

樵夫   (白)     笔墨在此,待我到后面与你做饭。

申包胥  (白)     有劳了。

(樵夫下。)

申包胥  (白)     吴兵已夺郢都,岂肯轻退?这书叫我如何写法?不免将复楚之言写上,子胥心动,也未可知。待我写来。

     (西皮导板)  未曾提笔心难忍,

     (西皮原板)  拜上当年结拜人:

             昔日长亭分手散,

             算来不觉十余春。

             无极败国行奸佞,

             平王失政非本心。

             当年关前放兄遁,

             复楚之言让我行。

             一封书信修完整,

(樵夫暗上。)

申包胥  (西皮摇板)  再烦樵哥往吴营。

     (白)     就烦樵哥将书信呈与子胥,教他照书行事!

樵夫   (白)     待我前去,请大夫后面用饭。

申包胥  (白)     多谢了。

(樵夫下。)

申包胥  (白)     正是:

     (念)     国破家亡甚凄惨,尺素要退吴师还!

(申包胥下。)

【第十五场】

孟太后  (内二黄导板) 在宫墙挂宝剑珠泪滚滚,

(四宫女引孟太后同上。)

孟太后  (二黄原版)  来了我留国的楚后孟嬴。

             耳边厢只听得人声不定,

             乱宫闺必定是吴国君臣。

             将身儿坐宫院心中拿稳,

             凭周礼要打动吴王之心。

     (白)     我乃楚平王之后孟嬴。国土一旦失守,君臣逃散。本欲自尽,又思留下以待我儿复国,不知他可能否?

     (二黄摇板)  学一个节烈妇主意拿定,

             叫宫女你与我紧守宫门。

(伯嚭上。)

伯嚭   (二黄摇板)  闻听秦女容颜俊,

             特地进宫来搜寻。

     (白)     伯嚭。闻得楚昭王之母,色尚未衰,何不搜献吴王,以求近幸。

     (二黄摇板)  欲求吴王加宠信,

             独自前来叩宫门。

     (白)     来此已是,待我扣环。

(伯嚭叩环。)

宫女甲  (白)     何人叩环?

伯嚭   (白)     吴国大夫伯嚭在此。

孟太后  (白)     唗!贼子休得无礼!

     (二黄摇板)  君臣之礼全不论,

             怎敢叩宫胡乱行!

     (白)     楚国虽破,君后之宫,岂臣子所入之地?还不退下!

伯嚭   (白)     此言差矣!乱伦灭理,乃平王之事,你原为太子建所聘,被平王老儿强纳,耽误你的青春。今吴王年壮风流,你若肯相从,自比平王有天渊之别也!

     (二黄摇板)  荣华富贵享不尽,

             你要好好自思忖。

孟太后  (白)     唗!

     (二黄摇板)  君后之乱有一定,

             匹夫擅敢乱胡云!

             隐恶扬善才为正,

             为何不学古贤臣?

伯嚭   (二黄摇板)  好言劝你不应允,

             破宫看你又怎生?

(大太监引吴王同上。)

吴王   (白)     楚王逃走,宫眷如何?

伯嚭   (白)     楚昭王之母秦孟嬴,原是太子建之妻,平王闻其貌美,夺而娶之。今尚年少,色美如初,大王何不纳之?

吴王   (白)     召她来见!

伯嚭   (白)     臣被她理责,不敢向前。

吴王   (白)     寡人亲召!

     (二黄摇板)  平王爱色惹报应,

             寡人心动见孟嬴。

(吴王、伯嚭、大太监同走圆场。)

伯嚭   (白)     快些开门!我主来此宣召。

孟太后  (白)     你引诱君王,罪该万死也!

     (二黄摇板)  国破家亡应恤悯,

             为何苦逼未亡人?

     (白)     妾闻诸侯乃一国之教也,应知男女坐不同席,食不同器,所以有别。大王姬周之裔,何得弃其礼仪,妄图淫乱?倘不尊重,苦苦威逼未亡人,宁伏剑死,亦不敢承命!

吴王   (白)     呀!

     (二黄摇板)  礼仪相责言辞正,

             愧煞孤王无地容。

     (白)     寡人倾慕夫人颜色,敢及乱乎?但请放心,并无二意。

             伯嚭,吩咐守宫之人,不许私入,仍教原旧宫人侍奉,一切听从自便。违令者斩!

伯嚭   (白)     遵旨!

(伯嚭、吴王、大太监同下。)

孟太后  (白)     呀!

     (二黄摇板)  虽然楚国宫闱紧,

             还感吴王把礼遵。

(四宫女、孟太后同下。)

【第十六场】

(申包胥上。)

申包胥  (西皮摇板)  为国日夜心不宁,

             未知伍员可退兵?

(樵夫上。)

樵夫   (白)     大夫!

申包胥  (白)     回来了?那子胥见书,怎样回复?

樵夫   (白)     那子胥言道:今日之事,各为其主,“忠”“孝”不能两全。

申包胥  (白)     好逆贼!

     (西皮摇板)  匹夫得志言无信,

             只好秦邦乞救兵。

     (白)     樵哥,告辞了!

樵夫   (白)     大夫为何去心忒急?

申包胥  (白)     事到如今,并无别计,秦楚甥舅之亲,只得搬兵复楚。樵哥之恩,容日答报。请上受我一拜!

     (西皮摇板)  樵哥请上礼恭敬,

             不分昼夜秦国行。

(申包胥、樵夫自两边分下。)

【第十七场】

(四龙套引姬于同上。)

姬于   (引子)    吴楚奉朝贡,威震各诸侯。

     (白)     随主、姬于。吴楚交兵,未知胜负?命人去探,未有复音。

             左右,伺候了!

四龙套  (同白)    啊!

报子   (内白)    报!

(报子上。)

报子   (白)     启大王:楚国君臣驾到。

姬于   (白)     有请!

报子   (白)     有请!

(报子下。斗巢、钟建、子西引楚昭王、皇姑同上,姬于迎。)

楚昭王  (白)     皇兄!

姬于   (白)     千岁驾临敞国,有失远迎,当面恕罪!

楚昭王  (白)     亡国之君,投奔贵国,望乞容纳是幸。

姬于   (白)     未知实音,有失援助,甚为惭愧。

楚昭王  (白)     唇齿之邦,何出此言?

子西   (白)     启大王:秦楚婚姻之国,臣欲往秦求救;借便寻找申大夫的下落。

楚昭王  (白)     皇兄路上保重,速去急返为要。

子西   (白)     臣领旨!

     (西皮摇板)  包胥失散无踪影,

             秦国求救将他寻。

(子西下。)

报子   (内白)    报!

(报子上。)

报子   (白)     启大王:吴兵围城!

姬于   (白)     千岁、大夫请至后宫,待我城楼问话。

楚昭王  (白)     小心了!

(楚昭王、斗巢、钟建、皇姑同下。)

姬于   (白)     带马城楼去者!

四龙套  (同白)    啊!

姬于   (西皮摇板)  人来带马城楼上,

(众人同登城。)

姬于   (唱)     观看吴国发来兵。

(四上手引夫概同上。)

夫概   (白)     呔!快将昭王献出!不然城破,悔之晚矣!

姬于   (白)     住了!

     (西皮摇板)  听一言来咬牙恨,

             无端相犯竟困城。

             滚木擂石追你命,

             四门紧守要小心!

(姬于、四龙套同下。)

夫概   (白)     众将官,将城池团团围困!

四上手  (同白)    啊!

(夫概、四上手同下。)

【第十八场】

(申包胥上。)

申包胥  (西皮摇板)  登山涉水向前往,

             披星戴月历风霜。

             饥餐渴饮全不想,

     (白)     唔呼呀!

     (西皮摇板)  两足流血痛难当。

     (白)     两足俱被荆棘刺破,且将衣襟扯下包裹。想俺包胥,当年与子胥有朋友之谊,不泄露子胥之谋。今日尽君之忠,以求秦军之救。曾与子胥言道:他能破楚,我能安楚;他能灭楚,我能存楚。他灭楚之志今日已行;我存楚之意尚在未定。倘秦哀公不肯发兵,申包胥呀申包胥,你何颜立于人世也!

     (二黄原板)  忆前言只觉得心痛面痒,

             为国家哪顾得昼夜奔忙。

             都只为楚国中无有良将,

             贼襄瓦贪谗辈贻误家邦。

             越峻岭登高山急忙前往!

(申包胥下。)

【第十九场】

(四太监、大太监引秦哀公同上。)

秦哀公  (引子)    驾坐雍州,继先业,征讨狄戎。

     (白)     孤、秦哀公在位。今当早朝。

             内侍,展放龙门!

大太监  (白)     领旨!

             展放龙门哪!

(申包胥上。)

申包胥  (西皮摇板)  破衣散发癫狂样,

             回望荆门好悲伤。

             高声求救朝门闯!

     (白)     楚国难臣申包胥,求上国速救楚乱!

秦哀公  (西皮摇板)  何人喧嚷乱朝堂?

申包胥  (白)     楚臣冒犯,大王恕罪!

秦哀公  (白)     大夫平身!略定神色,细道详情!

申包胥  (白)     谢贤君!吴国姬光得伍子胥扶助,刺杀王僚,取得君王,欲蚕食诸侯,兴兵至楚。致寡君失守社稷,逃于草莽。特命下臣,求救上国,以扶楚难。

秦哀公  (白)     寡人僻处西陲,兵微将寡;自保无暇,安能为人救应?大夫另到别国去吧!

申包胥  (白)     秦楚连界,今楚遭兵困,秦不扶救,祸必及秦;何况又有婚姻之情。望大王急速发兵,以救燃眉之急!

秦哀公  (白)     大夫暂请驿馆歇息,容孤与群臣议定而行。退班!

(秦哀公、大太监、四太监同下。)

申包胥  (白)     且住!秦君犹豫不决,我国君臣望兵如渴,教我怎能馆驿安歇?这!也罢!不免赶至后庭,苦苦哀求,再不发兵,拼得一死,也明我忠心,就是这个主意。咳!

(申包胥下。)

【第二十场】

(大太监上。)

大太监  (念)     欲知心腹事,但听背后言。

     (白)     咱家、秦国内监。奉了大王旨意,打扫馆驿,候申大夫来时,看他怎样行事?

(大太监下。)

【第二十一场】

申包胥  (内三叫头)  大王!我主!唉,大王啊!

     (内二黄导板) 申包胥站立在秦庭殿外,

(申包胥上。)

申包胥  (三叫头)   大王!我主!大王啊!

     (回龙)    思想起楚国事好不伤怀。

     (反二黄原板) 老王爷据郢都相传数代,

             劫宋盟争霸业各国惊骇。

             传到了平王爷纲纪衰败,

             信用那囊瓦贼贪鄙庸才。

             嬴秦国与子期婚期有待,

             费无极媚君宠巧计安排。

             金顶轿更换了银顶轿盖,

             孟嬴女改作了马氏裙钗。

             父纳了子的妻伦常败坏,

             老伍奢直言谏杀身祸来。

             狗奸贼奏一本把他残害,

             圣旨下到午门可怜他世代忠良、三百余口、绑至法场、一刀一个、尸骨堆山、无处葬埋。

             那伍子胥投吴国借兵自带,

             领雄师直杀到楚国而来。

             实可恨我国兵连连打败,

             君臣们出郢都好不悲哀。

             为大臣我焉能坐观成败?

     (哭)     我主爷呀!

     (反二黄原板) 恨昔日纵子胥惹下祸灾。

             可怜我望祖国社稷何在?

             可怜我盼吾主不能回来;

             可怜我恨伯嚭牙根咬坏,

             可怜我怨子胥鞭王尸骸;

             可怜我一片心忠良臣宰,

             可怜我日夜行走鞋破难挨;

             可怜我盼秦师登山涉水、披星戴月、千辛万苦、一步一步、雍门而来,

     (哭)     我主爷呀……

     (反二黄原板) 婚姻国不扶救甚是不该。

             息馆驿食壶浆抛弃天外、抛弃天外,

     (二黄散板)  秦哀公佯不理好不伤怀。

             哭七天连七夜泪变血块。

             怕的是精力竭命赴泉台。

     (哭)     唉,大王呀!

(大太监上。)

大太监  (白)     大夫不必悲痛,我家大王知你仁义,宣你进见!

申包胥  (白)     噢,来了!

(申包胥、大太监同下。)

【第二十二场】

(四太监引秦哀公同上。)

秦哀公  (唱)     七日七夜泣庭上,

             如此忠臣不寻常。

(大太监引申包胥同上。)

大太监  (白)     申大夫宣到!

申包胥  (白)     大王啊!

秦哀公  (白)     大夫念君之急,乃至如此。七日七夜,滴水未进,力竭声嘶,大夫忠心可叹可羡!孤今发兵五百乘,助你破吴救楚。

申包胥  (白)     啊!大王发兵了!哎呀!楚国世世代代不忘大王大恩大德!

(申包胥跪。)

秦哀公  (白)     今赋“无衣”之诗,以赞你忠。平身!后庭留宴!

申包胥  (白)     谢大王!

(申包胥起。)

大太监  (白)     申大夫,随我来!

申包胥  (白)     哎呀!听说秦王发兵,我的精神陡然而长,啊哈哈哈……

(申包胥随大太监同下。)

秦哀公  (白)     内侍,文房四宝侍候!

太监甲  (白)     遵旨!

(太监甲取笔砚呈。)

秦哀公  (念)     楚国申包胥,精忠恒古稀。痛哭七昼夜,与子赋无衣。

     (白)     宣子蒲、子虎上殿!

太监甲  (白)     子蒲、子虎上殿哪!

子蒲、

子虎   (内同白)   领旨!

(子蒲、子虎同上。)

子蒲   (念)     斩将搴旗本领高,

子虎   (念)     安邦定国属我曹。

子蒲、

子虎   (同白)    参见大王!

秦哀公  (白)     平身!

子蒲、

子虎   (同白)    谢大王!

秦哀公  (白)     命你二人带兵五百乘,同申大夫破吴复楚!

子蒲、

子虎   (同白)    领旨!

(众人自两边分下。)

【第二十二场】

(风入松牌。四上手引夫概同上。)

夫概   (白)     俺、夫概。追赶昭王,兵至随国。只望困城,不想滚木擂石打下,不是俺马走如飞,险遭不测。

             众将官!

四上手  (同白)    有!

夫概   (白)     回营交令!

四上手  (同白)    啊!

(众人同走圆场。四车兵推车同上,子蒲、子虎同上,同会阵。)

夫概   (白)     呔!何国兵将挡住去路?

子蒲、

子虎   (同白)    秦国大将(子蒲)(子虎)。

夫概   (白)     吴秦无故,为何助楚敌吴?

子蒲   (白)     你君不该听信伍子胥一面之词,兴兵破楚。今伍员之仇已报,快劝你主退兵,各守盟约。不然,安宁无日矣!

夫概   (白)     你有何能,敢出言猖獗?

             众将官!

四上手  (同白)    有!

夫概   (白)     杀!

四上手  (同白)    啊!

(众人同起打。夫概、四上手同败下,子蒲、子虎、四车兵同追下。)

【第二十三场】

伍员   (内西皮导板) 旌旗招展干戈动,

(四龙套、四马夫引伍员同上。)

伍员   (西皮二六板) 出帐来静悄悄过山丛。

             故国山河堪悲痛!

             风光不与昔日同。

             凄凉满目多荒塚,

             点点珠泪哭父兄。

             鲜花遍野马蹄影,

             绿茵铺地草蓬蓬。

             山清水秀环朝拱,

             郢都城郭实难攻。

             虽然仇消心犹恐,

             包胥一去竟无踪?

             看罢一番归帐幕,

             月落日起满天红。

(夫概上。)

夫概   (白)     参见元帅!

伍员   (白)     公子追赶昭王,怎么样了?

夫概   (白)     追至随国而归。路遇秦国兵将,原来申包胥至秦借兵,秦王发兵五百乘,那秦军车战勇猛,小将不敢对敌,请元帅定夺!

伍员   (白)     为将者,陆地不避虎狼,水行不惧蛟龙,何况铁叶车乎?

     (唱)     为将须要明阵势,

             秦军车战何足奇?

             一阵失意休泄气,

             莫叫包胥笑子胥。

夫概   (白)     小将无知败阵,请元帅恕罪!

伍员   (白)     我想公子身长吴国,习于水战,陆战自非所能,在此无用,你督领船只,静候全师归国。出营去吧!

夫概   (白)     得令!

(夫概下。)

伍员   (白)     众将走上!

伯嚭、
被离、

鱄毅   (内同白)   来也!

(伯嚭、被离、鱄毅同上。)
伯嚭、
被离、

鱄毅   (同白)    参见元帅!

伍员   (白)     你等各自准备,随本帅迎敌者!

伯嚭、
被离、

鱄毅   (同白)    得令!

(众人同下。)

【第二十五场】

(四龙套引申包胥同上。)

申包胥  (唱)     为国心血俱用尽,

             可叹七日哭秦庭。

(四车兵、子蒲、子虎同上。)
子蒲、

子虎   (同唱)    今朝幸获全军胜,

             但愿一战见太平。

子蒲、

子虎   (同白)    大夫!

申包胥  (白)     请坐!二位大夫胜负如何?

子蒲、

子虎   (同白)    那吴兵见秦国铁车厉害,相交一阵,败退逃走。

申包胥  (白)     我主洪福也!

报子   (内白)    报!

(报子上。)

报子   (白)     启元帅:公子西驾到!

申包胥  (白)     有请!

报子   (白)     有请!

(报子下。子西上。)

申包胥  (白)     子西何来?

子西   (白)     特来搬兵,兼途寻找大夫!

申包胥  (白)     大王安在?

子西   (白)     现在随国。

申包胥  (白)     告辞!

子蒲、

子虎   (同白)    为何去心忒急?

申包胥  (白)     咳,大夫啊!

     (唱)     听说我主到随邦,

             怎不叫人泪两行!

             辞别列公把马上,

             去至随国见君王。

(申包胥下。)

报子   (内白)    报!

(报子上。)

报子   (白)     启公子:伍子胥带兵杀到!

子西   (白)     再探!

报子   (白)     啊!

(报子下。)
子蒲、

子虎   (同白)    大夫同我等一齐迎敌。带马!

(四车兵同带马,子蒲、子虎同上马。)
子蒲、

子虎   (同白)    杀!

四车兵  (同白)    啊!

(众人同下。)

【第二十六场】

(四龙套、斗巢、钟建、皇姑、楚昭王、姬于同上。)

楚昭王  (唱)     子西、包胥无音信,

             倒叫孤王挂在心。

报子   (内白)    报!

(报子上。)

报子   (白)     申大夫到!

楚昭王  (白)     有请!

报子   (白)     有请!

(报子下。牌子。申包胥上。)

申包胥  (白)     参见大王!

楚昭王  (白)     平身!

申包胥  (白)     谢大王!

楚昭王  (白)     闻大夫乱军失散,因何至此!可曾遇见子西?

申包胥  (白)     臣已搬来秦师,子西现在军前,特来禀知大王。臣此去定要退吴复楚;不然纵死不复见大王也!

楚昭王  (白)     申包胥搬来秦师破吴,已临楚界,弟要告别了!

姬于   (白)     后殿摆宴,与千岁送行!

楚昭王  (白)     有劳皇兄!

(众人同下。)

【第二十七场】

(牌子。四龙套、四马夫、伯嚭、被离、鱄毅引伍员同上,四车兵引子蒲、子虎同上,合头,开打,子蒲、子虎、四车兵同败下。申包胥上。)

伍员   (白)     原来是申兄,别来无恙?

申包胥  (白)     子胥,你乃楚国之臣,理应北面事之。今戮王尸,虽云报仇,不亦甚乎?物极必反,大仇已报,当为祖国三思!请速退师,弟当践复楚之约。

伍员   (白)     平王纳媳杀忠,今弟为扫除污秽,兄当谅之!

申包胥  (白)     子胥既忘父母之国,非我友也!

伍员   (白)     休得猖狂!看枪!

(大开打,双收下。)

【第二十八场】

(四上手引夫概同上。)

夫概   (唱)     一败顿将前功弃,

             怒发冲冠恨子胥。

     (白)     且住!自兴兵以来,破楚之功,俺为第一。今一败被责,命我守船。想吴国君位,兄终弟继;姬光之后。应俺嗣位。今吴王立彼太子,俺竟不得立。趁此国内空虚,带领本部人马,私自回国称王夺位,岂不胜于日后相争?

             众将官!

四上手  (同白)    有!

夫概   (白)     准备船只伺候!

四上手  (同白)    啊!

夫概   (唱)     兄终弟继俺有理,

             免学刺僚后世议。

(众人同下。)

【第二十九场】

(四车兵、申包胥、子蒲、子虎同上,同挖门。)

申包胥  (白)     今日一战,也算挫其锐气。但子胥、孙武善于用兵,如何是好?

子蒲   (白)     大夫放心。有秦师战车,哪怕吴兵?

     (唱)     大夫不必多议论,

子虎   (唱)     秦国兵强天下闻。

申包胥  (白)     吴兵虽败,未见损兵折将,总以和好为上。我再修书一封,与子胥说明利害,劝他退兵,免得生灵涂炭。

子虎   (白)     大夫高见。

申包胥  (白)     待我修书。

(牌子。申包胥修书。旗牌暗上。)

申包胥  (白)     旗牌,将书下到吴营,交与子胥,不得有误!

旗牌   (白)     得令!

(旗牌下。)

申包胥  (白)     但听好音便了!

     (唱)     修书图把公私尽,

             罢兵方可保生灵。

     (白)     二位大夫请!

子蒲、

子虎   (同白)    请!

(众人同下。)

【第三十场】

(四龙套、伯嚭、被离、鱄毅、伍员同上。)

伍员   (念)     气吞云梦八九,力撼山岳万千。

     (白)     昨与包胥交战,各自退兵。

             众将官,你等守护,多加小心!

伯嚭、
被离、

鱄毅   (同白)    啊!

(旗牌上。)

旗牌   (白)     参见元帅!

伍员   (白)     到此何事?

旗牌   (白)     申大夫有信,元帅请看。

伍员   (白)     呈上来,后营歇息!

旗牌   (白)     是。

(旗牌下。)

伍员   (白)     申包胥有书信到来,拆开一观!

(伍员拆书看。)

伍员   (西皮原板)  从头至尾观仔细,

             忠义不愧申包胥。

             劝我退兵是好意,

             昔日之言天地知。

     (白)     且住!吴王以数万之众,长驱入楚,焚其宗庙,坠其社稷,鞭死者之骸。自古报仇,未有如此之甚者!今楚有秦兵,难以扫灭,不免就此退兵。

             左右,文房四宝伺候!

四龙套  (同白)    啊!

伍员   (西皮原板)  平王戮忠逐皇子,

             神人共愤各国知。

             今日退兵全他志,

             朋友相敬不相欺。

     (白)     传旗牌进见!

四龙套  (同白)    旗牌进见!

(旗牌上。)

伍员   (白)     修书一封,交与申大夫,说本帅多多拜上。即日退兵,全他之志。

旗牌   (白)     多谢元帅!

(旗牌下。)

伍员   (白)     不免奏知吴王便了!

     (西皮原板)  此时已雪当年耻,

             鞭敲金镫解征衣。

(众人同下。)

【第三十一场】

(孙武、王孙骆、公子山、鱄毅、伯嚭、四太监引吴王同上。)

吴王   (唱)     虎踞方城千里远,

             楚邦兵败去如烟。

             孤留驻驿征汉沔,

             山河好与吴接连。

(伍员上。)

伍员   (唱)     劳师无益应知返,

             全谊践言进退间。

     (白)     启大王:吴兵据此甚久,不能灭楚。今秦兵甚勇,在此久留,恐有不测!

孙武   (白)     元帅之言甚是。兵法云:当进则退,当退则退。大王趁此威名,班师为是。

吴王   (白)     这个!

报子   (内白)    报!

(报子上。)

报子   (白)     启大王:公子夫概引本部人马,私回吴国去了!

吴王   (白)     再探!

报子   (白)     啊!

(报子下。)

伍员   (白)     夫概此去,其反必也!

吴王   (白)     先生计将何出?

孙武   (白)     夫概一勇之夫,何足道哉?所虑者勾通越国,为祸不浅。请大王回国,肃清内乱要紧!

吴王   (白)     此言甚是。先生、众将,随孤急速上船,由水路而回,元帅领大兵断后,陆地归来可也。

伍员   (白)     臣等送驾!

吴王   (念)     国事军机顷刻变,内乱须防应早还!

(孙武、王孙骆、公孙山、鱄毅、伯嚭同下,四太监、吴王同下。)

伍员   (唱)     夫概回兵事有险,

             速归方得保安全。

(伍员下。)

【第三十二场】

(四车兵、申包胥、子蒲、子虎同上。)

申包胥  (唱)     千端万绪言难尽,

             佇望旌旗恨不平。

子蒲   (唱)     干戈扰攘何时静?

子虎   (唱)     何年闲却大将军!

(旗牌上。)

旗牌   (白)     子胥应允退兵,有书回复。

申包胥  (白)     呈上来!

(旗牌呈书。)

申包胥  (白)     退下!

旗牌   (白)     是。

(旗牌下。)

申包胥  (白)     二位将军请看!

(申包胥、子蒲、子虎同拆书看。)

申包胥  (西皮导板)  子胥拭泪修书信,

     (西皮原板)  衷情上达包胥闻:

             平王无道失国政,

             父纳子妻斩忠臣。

             剪草除根要灭尽,

             弟因含泪去逃生。

     (西皮快板)  途遇吾兄行恻隐,

             灭楚安楚各在心。

             今日已消旧仇恨,

             且留余地与兄身。

             即日退兵解围困,

             不负当年朋友情。

     (白)     哈哈哈……我固知子胥必退兵也!

子虎   (白)     大夫才智!

申包胥  (白)     二位将军虎威!下官去至宫殿,安慰国母。烦二位将军,兵扎城外,以防不测。

子蒲、

子虎   (同白)    当得效劳。

             带马!

(四车兵同带马,子蒲、子虎同上马,四车兵、子蒲、子虎同下。)

申包胥  (白)     咳!当年朋友之义,不泄子胥之谋,以致楚国兵败,有伤陵寝。今日虽然迎君复位,我好愧也!

     (唱)     重友放逃今日恨,

             国破伤残我负君。

             若非秦国来救应,

             焉得重振楚乾坤。

(申包胥下。)

【第三十三场】

(牌子。孙武、王骆、公子山、鱄毅、伯嚭、四太监、吴王同出城,同下。急急风牌。四车兵、子蒲、子虎同上,同搜城。四太监、申包胥、子西、斗巢、钟建、皇姑、楚昭王同上。)

楚昭王  (唱)     风云变幻难猜想,

             今日君臣返故乡。

             城垣已非旧日样,

             空叫伤心泪两行。

子蒲、

子虎   (同白)    请千岁进城!

楚昭王  (白)     摆驾进城!

(牌子。四太监、申包胥、子西、斗巢、钟建、皇姑、楚昭王同进城,同走圆场。)

楚昭王  (唱)     锦绣宫庭皆变相,

             入朝衷心犹凄惶。

     (白)     有请母后!

(牌子。四宫女引孟太后同上。)

孟太后  (白)     哎,皇儿呀!

楚昭王、

皇姑   (同白)    喂呀,母后啊!

(楚昭王、皇姑同哭。)

楚昭王  (白)     儿臣见驾,母后千岁!

孟太后  (白)     皇儿平身!

申包胥、
子西、
斗巢、

钟建   (同白)    臣等参见国母!

孟太后  (白)     众卿平身!

             哎!皇儿,昔年先王失政,误杀忠良,以至国破家亡。今得众卿之力,复整山河,皇儿须当勤政爱民,整军经武,以图报仇雪恨!

楚昭王  (白)     谨尊慈教。

申包胥、
子西、
斗巢、

钟建   (同白)    请大王登殿受朝!

楚昭王  (白)     母后,王妹,请进后宫!

(四宫女、孟太后、皇姑同下。牌子。楚昭王归正座。)

楚昭王  (白)     寡人得众卿之力,复有社稷,有劳秦国大夫救援,申卿与众将等功莫大焉。

申包胥、
子西、
斗巢、

钟建   (同白)    大王洪福!臣等当效犬马之劳。

楚昭王  (白)     众卿听封!

申包胥、
子西、
斗巢、

钟建   (同白)    臣。

楚昭王  (白)     子西封为令尹,申包胥为左尹,斗巢为司马。

子西、
申包胥、

斗巢   (同白)    谢主隆恩!

楚昭王  (白)     钟建!

钟建   (白)     大王!

楚昭王  (白)     皇娘一路之上,亏你护驾,孤将王妹配你,封你司乐大夫,后面更衣!

钟建   (白)     谢主隆恩!

(钟建下。)

楚昭王  (白)     宣赞礼官上殿!

太监甲  (白)     赞礼官上殿!

赞礼官  (内白)    领旨!

(赞礼官上。牌子。钟建、皇姑同上,赞礼,拜堂。)

楚昭王  (白)     章华台大摆筵宴,一则酬谢秦国大夫,二则与众位大夫贺功!

申包胥、
子西、
斗巢、

钟建   (同白)    千千岁!

楚昭王  (唱)     山河再造同欢畅,

             庆贺升平理所当。

             众卿豪饮须尽量,

             酬劳秦师奋鹰扬。

子蒲、

子虎   (同唱)    楚国贤明须领赏,

众人   (同唱)    章华台前显忠良。

(尾声。众人同下。)
(完)


浏览次数:9132 ┊ 字数:16887 ┊ 最后更新:2013年09月12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