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火烧百凉楼》【头本】(一名:《乱石山》)

主要角色
吴桢:老生
蒋忠:副净
刘福通:净
徐达:老生

《火烧百凉楼》马德成饰吴桢
《火烧百凉楼》马德成饰吴桢
情节
元末,朱元龙起义。颍州王刘福通忌之,会宴百凉楼,诓朱元龙赴会。朱元龙偕武将吴祯、蒋忠同往。酒席筵前,刘将舞剑,欲刺朱元龙,反被吴祯所杀。朱元龙脱身下楼,刘福通率众追击。蒋忠锤震乱石山,后遇险坑,不幸身死。

根据《京剧汇编》第四十四集:王介林藏本整理

录入:合意


相关剧本
《百凉楼》(根据《戏考》第二十三册整理)
《火烧百凉楼》【二本】(根据《京剧汇编》第四十四集:王介林藏本整理)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403.5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方国珍  (内白)    众兵将!

四龙套、

四兵丁  (内同白)   有!

方国珍  (内白)    趱行者!

四龙套、

四兵丁  (内同白)   啊!

(四龙套、四兵丁、四大纛同上,同站斜一字。方国珍、周伯颜、左君弼、陈友定同上,同走圆场,同挖门。)
方国珍、
周伯颜、
左君弼、

陈友定  (同白)    某——

方国珍  (白)     方国珍。

周伯颜  (白)     周伯颜。

左君弼  (白)     左君弼。

陈友定  (白)     陈友定。

方国珍  (白)     三位王兄请了!

周伯颜、
左君弼、

陈友定  (同白)    请了!

方国珍  (白)     颍州王刘福通有书信到来,邀请你我四国人马,去至乱石山,同赴兴隆大会,设计共灭西吴王朱元龙,以除后患,与大家出气报仇。三位王兄请来传旨!

周伯颜、
左君弼、

陈友定  (同白)    你我一同传旨。

方国珍、
周伯颜、
左君弼、

陈友定  (同白)    众兵将!

四龙套、

四兵丁  (同白)    有!

方国珍、
周伯颜、
左君弼、

陈友定  (同白)    乱石山去者!

四龙套、

四兵丁  (同白)    啊!

(牌子。众人同下。)

【第二场】

(四文堂、四大铠、陶安、李善长、孙炎、徐达、朱元龙同上。)

朱元龙  (引子)    兵变俞桥镇,应天时,广收英俊。

徐达   (引子)    蒙主三顾请,拜元戎,执掌帅印。

李善长  (引子)    忠心扶明圣,

陶安、

孙炎   (同引子)   扫狼烟,保主兴盛。

朱元龙  (念)     兴兵起义在濠梁,

徐达   (念)     元朝辞官保吴王。

李善长  (念)     洪恩浩荡为丞相,

陶安、

孙炎   (同念)    赤胆扶主锦家邦。

朱元龙  (白)     小王,朱元龙。

徐达   (白)     本帅,徐达。

李善长  (白)     老夫,李善长。

陶安   (白)     老夫,陶安。

孙炎   (白)     下官,孙炎。

朱元龙  (白)     元帅,前者小王命七弟郭英前往燕都,与右相撒敦送去一份厚礼,买通奸佞,在元顺帝驾前奏本:撤掉脱脱老太师,调他兵马回朝,确保滁州安宁。如今脱脱竟三打滁州,是何缘故?

徐达   (白)     臣深知我师肺腑,定是有旨宣他人马回朝,我师一秉忠心,非打破滁州,决不复旨。臣已有妙计保住滁州,千岁不必多虑。

朱元龙  (白)     那脱脱九凤乌金刀,万人难敌。我营战将,未必是他的对手!

徐达   (白)     主公可记得十日前,两军交阵,张兴祖八宝阴风鼍龙枪,挑坏我师三宝,怎说无有对手?

朱元龙  (白)     想那脱脱太师忠勇非常,力大无比,屡次来攻滁州,终是大患。元帅计将安出?

徐达   (白)     待臣与张天佑共议良策,以敌我师兵马。

朱元龙  (白)     全仗元帅。

(中军上。)

中军   (念)     柳林拴战马,虎帐夜谈兵。

     (白)     启禀主公、元帅:今有颍州王差军师孙德崖前来下书,现在辕门候旨。

朱元龙  (白)     元帅,颍州王差人下书,定是为孤伤他叔、弟二人之事。

徐达   (白)     主公所料不差。我主传旨,将孙德崖宣进帐来,一问便知。

朱元龙  (白)     元帅言之有理。

             来,有请孙军师!

中军   (白)     领旨。

             有请孙先生!

(旗牌引孙德崖同上。)

孙德崖  (念)     设立兴隆会,来诓西吴王。

     (白)     小臣,孙德崖参拜朱千岁!

朱元龙  (白)     孙军师免礼。请坐!

孙德崖  (白)     谢千岁!

             啊徐元帅、三位大人!

徐达、
李善长、
陶安、

孙炎   (同白)    孙军师请坐!

孙德崖  (白)     告坐。

朱元龙  (白)     孙军师来到滁州有何见教?

孙德崖  (白)     千岁有所不知,只因脱脱老太师带领大队人马,要扫平各路王子。为此我主在乱石山设下兴隆大会,邀请各路王爷赴会议事,同心合力共挡脱脱。现有书信一封,千岁请看!

(孙德崖呈书。)

朱元龙  (白)     待孤拆开一观。

(朱元龙观书。牌子。)

朱元龙  (白)     孙军师,你主书上写道,叫孤带一将官、一马夫,君臣三人前去赴会。烦劳军师回报你主,孤修书不及,照书行事,随后就到。

孙德崖  (白)     小臣告辞!

朱元龙  (白)     恕不远送。请!

孙德崖  (白)     请!

(孙德崖出。)

孙德崖  (笑)     哈哈哈……

     (白)     朱元龙啊朱元龙——

     (念)     你中我主计,准死定无疑!

(旗牌、孙德崖同下。)

徐达   (白)     主公,那刘福通邀请各国人马,设立兴隆大会,明明是要报他叔、弟之仇。主公带领一将官、一马夫前去赴会,岂不是飞蛾投火?

朱元龙  (白)     元帅有何妙策保孤无事?

徐达   (白)     事到如今,臣亦无别策。且宣众将进帐,一同商议。

             中军,传众将进帐!

中军   (白)     遵命。

             元帅有令,众将进帐!

胡大海、
郭英、
蒋忠、
赵盛庸、

范永年  (内同白)   来也!

(胡大海、郭英、蒋忠、赵盛庸、范永年同上。
胡大海、
郭英、
蒋忠、
赵盛庸、

范永年  (同念)    忠心怀赤胆,保主定江山。

胡大海  (白)     胡大海。

郭英   (白)     郭英。

蒋忠   (白)     蒋忠。

赵盛庸  (白)     赵盛庸。

范永年  (白)     范永年。

胡大海  (白)     元帅传唤,一同进见。

郭英、
蒋忠、
赵盛庸、

范永年  (同白)    请!

(胡大海、郭英、蒋忠、赵盛庸、范永年同进。)
胡大海、
郭英、
蒋忠、
赵盛庸、

范永年  (同白)    参见主公、元帅!

朱元龙、

徐达   (同白)    众位将军免礼,请坐。

胡大海、
郭英、
蒋忠、
赵盛庸、

范永年  (同白)    谢坐!有何军情议论?

徐达   (白)     今有刘福通请主乱石山赴会,只带一将官、一马夫前去。哪位将军敢当此任?

胡大海、
郭英、
赵盛庸、

范永年  (同白)    我等不敢当此重任。

蒋忠   (白)     元帅!俺蒋忠情愿充当马夫,保主赴会。

徐达   (白)     蒋忠,你有此胆量?

蒋忠   (白)     有此胆量。

徐达   (白)     改扮起来!

蒋忠   (白)     得令!

     (唱)     元帅命我巧改扮,

             保主同进乱石山,

             躬身出帐后营转!

(蒋忠下。)

朱元龙  (唱)     蒋忠可称将魁元。

             元帅再把大将宣!

徐达   (唱)     快请老将到帐前。

     (白)     靖海老将军吴祯进帐!

中军   (白)     靖海老将军吴祯进帐!

吴祯   (内白)    来也!

(吴祯上。)

吴祯   (唱)     元帅将令把我传,

             撩甲提袍到帐前。

     (白)     参见主公、元帅!

朱元龙、

徐达   (同白)    老将军免礼。请坐!

吴祯   (白)     谢坐!请问元帅,唤老朽进帐,有何军情议论?

徐达   (白)     老将军哪!

     (西皮原板)  刘福通差人来递柬,

             请主赴会乱石山。

             明是战场甚凶险,

             一将一卒保主安。

             老将军保驾为前站,

             可有胆量闯龙潭?

吴祯   (白)     元帅呀!

     (西皮二六板) 劝元帅且把心放宽,

             细听吴祯说根源:

             某自幼熟练青锋剑,

             点钢银枪镇三关。

             卢沟桥上一场战,

             剑削三首吓番蛮。

             杀的各国远逃窜,

             匹马单枪踹贼的营盘。

             颍州设会虽凶险,

             老朽舍命保主安。

             倘若席前有更变,

             施威踏平乱石山!

朱元龙  (唱)     人来与孤把衣换,

(小吹打。朱元龙更衣。蒋忠扮马夫装、带马上。)

朱元龙  (唱)     转面再对元帅言:

             急忙整队莫迟慢,

             乱石山口扎营盘。

             将军带过马走战,

(朱元龙上马。)

朱元龙  (唱)     身入虎穴闯龙潭。

蒋忠   (唱)     假充马夫巧改扮,

吴祯   (唱)     保主赴会走一番。

(蒋忠、朱元龙、吴祯同下。)

徐达   (白)     众将官!

众人   (同白)    有!

徐达   (白)     饱餐战饭,起兵前往!

众人   (同白)    啊!

(众人同下。)

【第三场】

(旗牌、孙德崖同上。)

孙德崖  (白)     下官,孙德崖。且喜诓得朱元龙应允赴会,速速回山复命。就此马上加鞭!

(旗牌、孙德崖同下。)

【第四场】

(四红龙套、四红巾兵、杜遵道、焦文丑、罗文素、吕文盛、钱法兴、乜法广、金真元、纪士雄头系红巾同上,同站门。刘福通上。)

刘福通  (点绛唇牌)  独居淮南,颍州威占,红巾会,天下名传,战将千百万。

(刘福通坐。)

刘福通  (念)     自立红巾为号,数载操演枪刀。帐下兵强将勇,要夺大元皇朝!

     (白)     孤,颍州王红巾会首刘福通。占据淮南一带等处,立下红巾教会,人马精良。可恨朱元龙在滁州伤孤叔、弟,此仇不共戴天。为此在这乱石山安设各样的埋伏,修造“百凉楼”一座,内藏火药硝磺等物。曾约四路王侯,各带兵马,帮助孤家共灭朱元龙,除害报仇。也曾命军师孙德崖去往滁州下书,诓邀朱元龙来赴兴隆大会,至今未见回报。

孙德崖  (内白)    马来!

(旗牌、孙德崖同上,旗牌接马下。)

孙德崖  (唱)     朱元龙中了牢笼套,

             君臣赴会命难逃。

     (白)     参见主公!臣,孙德崖交旨。

刘福通  (白)     军师你回来了?

孙德崖  (白)     回来了。

刘福通  (白)     命你去到滁州诓请朱元龙赴会,怎么样了?

孙德崖  (白)     那朱元龙言道:不带人马,只带一将官、一马夫前来赴会,随后就到。

刘福通  (白)     军师之功。下面歇息去吧!

孙德崖  (白)     谢主公!

     (唱)     诓请元龙赴会到,

             我主报仇在今朝。

(孙德崖下。)

刘福通  (唱)     叔弟仇恨即刻报,

             定叫元龙被火烧。

(旗牌上。)

旗牌   (白)     启主公:四位国王到。

刘福通  (白)     有请!

旗牌   (白)     有请!

(旗牌下。四龙套、四兵丁、四大纛、方国珍、周伯颜、左君弼、陈友定同上。)

刘福通  (白)     诸位王兄!

方国珍、
周伯颜、
左君弼、

陈友定  (同白)    刘王兄!

刘福通、
方国珍、
周伯颜、
左君弼、

陈友定  (同笑)    哈哈哈……

刘福通  (白)     请坐!

方国珍、
周伯颜、
左君弼、

陈友定  (同白)    请问王兄,那朱元龙可曾到此?

刘福通  (白)     孙德崖回报,他君臣不带人马,今日就到。请问诸位王兄,共带多少人马?

方国珍、
周伯颜、
左君弼、

陈友定  (同白)    共带四千人马。

刘福通  (白)     好啊,你我定然杀那元龙君臣也!

(旗牌上。)

旗牌   (念)     忙将赴会事,报与王驾知。

     (白)     启王爷:滁州西吴王到。

刘福通  (白)     带了多少人马?

旗牌   (白)     并无人马,只有一员老将、一名马夫,君臣三人前来赴会。

刘福通  (白)     哪里是到此赴会?分明是前来送死!

方国珍、
周伯颜、
左君弼、

陈友定  (同白)    着啊!

刘福通  (白)     来!吩咐刀出鞘、弓上弦,大队人马摆队相迎!

旗牌   (白)     遵命。

             下面听者!主公有令:刀出鞘、弓上弦,大队人马摆队相迎!

众人   (同白)    啊!

(众人同下。)

【第五场】

(吴祯持枪上,趟马,亮相。朱元龙上。蒋忠持马鞭、抱纛旗上,过场,朱元龙、蒋忠同下。吴祯随下。)

【第六场】

(八龙套、四兵丁、四红巾兵、四大纛、杜遵道、焦文丑、罗文素、吕文盛、钱法兴、乜法广、金真元、纪士雄、方国珍、周伯颜、左君弼、陈友定、刘福通自下场门同上。朱元龙、吴祯、蒋忠同上。)

刘福通  (白)     朱王兄!

朱元龙  (白)     刘王兄!

方国珍、
周伯颜、
左君弼、

陈友定  (同白)    朱王兄!

朱元龙  (白)     四位王兄!你我弟兄,武科场一别,久违了!

方国珍、
周伯颜、
左君弼、

陈友定  (同白)    王兄越发福气了!

刘福通、
方国珍、
周伯颜、
左君弼、

陈友定  (同笑)    哈哈哈……

刘福通  (白)     你我挽手而行,请!

方国珍、
周伯颜、
左君弼、

陈友定  (同白)    请!

(刘福通、朱元龙挽手同下,方国珍、周伯颜、左君弼、陈友定随同下。吴祯、杜遵道同亮相,同下。蒋忠、焦文丑同亮相,对看。蒋忠下。)

焦文丑  (白)     嘿!

(焦文丑下。众人随同下。)

【第七场】

(场设百凉楼。八龙套、四兵丁、四红巾兵、杜遵道、焦文丑、罗文素、吕文盛、钱法兴、乜法广、金真元、纪士雄同上,同站门。方国珍、周伯颜、左君弼、陈友定、刘福通、朱元龙同上,孙德崖、吴祯随同上,同入座。)

刘福通  (白)     不知王兄驾到,未曾远迎,当面恕罪!

朱元龙  (白)     岂敢!来得鲁莽,王兄海涵!

刘福通  (白)     岂敢!

朱元龙  (白)     前番随营小将,误伤王兄令叔、令弟,我这里当面请罪!

刘福通  (白)     王兄说哪里话来?孤家叔、弟不识天命,误犯王兄地界,与众将争杀起来,被王兄大将斩首沙场,也是他们自寻其死。王兄休要挂怀。如今你我和好,既往不咎。

朱元龙  (白)     真乃君王度量!

刘福通  (白)     王兄过奖了!

朱元龙  (白)     请问王兄,昨遣孙军师下书相邀赴会,不知所为何事?

刘福通  (白)     邀请众位王兄赴会,非为别事,乃为同心合力,共挡脱脱兵马,大家商议退兵之策。王兄休得多疑!

朱元龙  (白)     原来如此!

杜遵道、
焦文丑、
罗文素、
吕文盛、
钱法兴、
乜法广、
金真元、

纪士雄  (同白)    启王爷:宴齐。

刘福通  (白)     请众位王兄畅饮一回。

             众兵将,带路百凉楼!

众人   (同白)    啊!

(众人同走圆场。)

刘福通  (白)     众位王兄请坐。大家痛饮,请!

刘福通、
方国珍、
周伯颜、
左君弼、

陈友定  (同白)    请!

(牌子。众人同饮。)

刘福通  (白)     请问朱王兄带领多少人马?

朱元龙  (白)     只带操军老将一员,愚鲁马夫一名。

刘福通  (白)     赏他们酒饭,楼下去饮!

杜遵道、
焦文丑、
罗文素、
吕文盛、
钱法兴、
乜法广、
金真元、

纪士雄  (同白)    我家王爷赏朱千岁操军、马夫二人酒饭,楼下去饮!

吴祯   (白)     老朽这几日痰嗽不止,不敢用酒。心领了。

刘福通  (白)     朱王兄请!

朱元龙  (白)     刘王兄请!

(牌子。众人同饮。杜遵道撞钟。)

吴祯   (白)     啊!

     (西皮摇板)  耳听金钟响连声,

             不由吴祯吃一惊。

             只见刀枪楼下隐,

             持弓搭箭百余人。

             回头便对千岁论:

             酒须少饮要留神!

朱元龙  (西皮摇板)  听得老将对孤论,

             吴祯是个精明人。

             假意推醉酒不饮,

(朱元龙作酒醉、吐。)

朱元龙  (西皮摇板)  喉中吐酒假作昏沉。

刘福通  (西皮摇板)  朱王兄因何故停杯不饮,

             神思乱心烦闷暗自沉吟。

             叫武魁来舞剑席前传令,

     (白)     来,传武魁上楼舞剑!

兵士甲  (白)     武魁上楼舞剑!

武魁   (内白)    领旨!

(武魁上。)

武魁   (唱)     奉王旨上楼来躬身见君。

武魁   (白)     与王爷叩头!

刘福通  (白)     武魁,众位王爷饮酒闷倦,命你舞剑敬酒!

武魁   (白)     领旨!

吴祯   (白)     颍州王,老朽不才,愿与武将军席前对舞。

刘福通  (白)     就请老将军与武魁对舞。

吴祯   (白)     遵命!

             武将军,须要手下留情。

武魁   (白)     既要对剑,倘有损伤,各无埋怨。

吴祯   (白)     好啊!正合我意,将军请!

(吴祯、武魁对剑,吴祯杀死武魁。)

刘福通  (白)     唗!胆大老狗!对剑原为戏耍,因何将孤站殿将军杀死?通尔名来!

吴祯   (白)     听者!朱千岁驾前为臣,官拜靖海大将军,当年卢沟桥一剑削三首神剑将军吴祯!

方国珍、
周伯颜、
左君弼、

陈友定  (同白)    哎呀!

(方国珍、周伯颜、左君弼、陈友定急同下。)

刘福通  (白)     放火烧楼!

(刘福通下。四龙套、四红巾兵、杜遵道、焦文丑、罗文素、吕文盛、钱法兴、乜法广、金真元、纪士雄自两边分下。)
(火彩,烧楼。四弓箭手自两边分上,同放箭,同下。)

朱元龙  (白)     哎呀!

吴祯   (白)     啊!

朱元龙  (唱)     火光不住来回滚,

吴祯   (唱)     四面齐放箭雕翎。

朱元龙  (唱)     君臣今日难逃命,

吴祯   (唱)     蒋忠哪里去存身?

朱元龙、

吴祯   (同唱)    君臣楼上遭围困!

(蒋忠举双锤上。)

蒋忠   (唱)     来了蒋忠保驾臣!

     (白)     主公同老将军稍站一时,待俺用锤砸倒百凉楼。

(蒋忠砸楼倒。朱元龙、吴祯同跳楼。)

朱元龙  (白)     随小王杀出山口!

吴祯、

蒋忠   (同白)    遵命!

(朱元龙、吴祯、蒋忠同下。)

【第八场】

(刘福通、方国珍、周伯颜、左君弼、陈友定、四龙套、四红巾兵同上。)

报子   (内白)    报!

(报子上。)

报子   (白)     启王爷:朱元龙君臣三人逃往南山口去了。

刘福通  (白)     再探!

报子   (白)     得令!

(报子下。)

刘福通  (白)     料他君臣难出山口,追上前去!

众人   (同白)    啊!

(众人同下。)

【第九场】

(朱元龙上,刘福通追上。漫头。)

刘福通  (白)     朱元龙哪里走!

(朱元龙、刘福通同起打,朱元龙败下。吴祯上,漫头。吴祯、刘福通同起打,刘福通败下。吴桢追下。)

【第十场】

(方国珍、周伯颜、左君弼、陈友定同上,蒋忠上,会阵。)

方国珍  (白)     呔!马夫休要逞能,通尔名来!

蒋忠   (白)     听者!俺乃上将军蒋忠是也。四个小辈,通名受死!

方国珍  (白)     台州王方国珍。

周伯颜  (白)     道州王周伯颜。

左君弼  (白)     卢州王左君弼。

陈友定  (白)     闵中王陈友定。

蒋忠   (白)     无名之辈,着打!

(蒋忠、方国珍、周伯颜、左君弼、陈友定同起打,方国珍、周伯颜、左君弼、陈友定同败下,蒋忠追下。)

【第十一场】

(方国珍、周伯颜、左君弼、陈友定同败上,吴祯、朱元龙同上,同起打。方国珍、周伯颜、左君弼、陈友定同败下,朱元龙、吴祯同追下。)

【第十二场】

(杜遵道、焦文丑、罗文素、吕文盛、钱法兴、乜法广、金真元、纪世雄同上,过场,同下。)

【第十三场】

(朱元龙、吴祯、蒋忠同上。)

蒋忠   (白)     老将军,保护主公北山口歇息,待俺蒋忠打死这些王八日的。

吴祯   (白)     小心了!

(朱元龙、吴祯、蒋忠同下。)

【第十四场】

(朱元龙上,杜遵道上,同起打。朱元龙败下。吴祯上,起打。吴祯败下。蒋忠上。)

蒋忠   (白)     你乃何人?

杜遵道  (白)     某乃大国士杜遵道。

蒋忠   (白)     看锤!

(蒋忠、杜遵道同起打。蒋忠打死杜遵道。焦文丑上,蒋忠打死焦文丑。罗文素上,蒋忠打死罗文素。吕文盛上,蒋忠打死吕文盛。蒋忠下。)

【第十五场】

(吴祯上,方国珍、周伯颜、左君弼、陈友定同上,同起打,方国珍、周伯颜、左君弼、陈友定同败下。钱法兴、乜法广、金真元、纪世雄同上,同起打,吴祯败下。蒋忠上,打死钱法兴、乜法广、金真元、纪世雄。蒋忠下。)

【第十六场】

(急急风牌。四兵卒同上,同挖门。白毛帅头搭红巾上。归座。)

白毛帅  (念)     杀气冲霄汉,威名震淮南。手使银战杆,上阵永争先。

     (白)     某,白毛大帅。在颍州王驾前为臣。奉命把守西山口,挡住朱元龙去路,活捉老将吴祯。也曾命探子前去打探,未见回报。

             来,伺候了!

四兵卒  (同白)    啊!

报子   (内白)    报!

(报子上。)

报子   (白)     启大帅:朱元龙君臣来闯西山口。

白毛帅  (白)     再探!

报子   (白)     得令!

(报子下。)

白毛帅  (白)     众兵卒,杀!

四兵卒  (同白)    啊!

(吴祯、朱元龙同上,会阵。)

朱元龙  (白)     呔!那一老将,因何挡住孤家去路?

白毛帅  (白)     朱元龙,某奉会首之命,特来取尔首级!

朱元龙  (白)     一派胡言!放马过来!

(朱元龙、白毛帅同起打。朱元龙败下。吴祯、白毛帅打快枪,吴祯败下。蒋忠上,漫头,起打,白毛帅败下,蒋忠追下。)

【第十七场】

(白毛帅上。)

白毛帅  (白)     马夫十分厉害。他若追来,将他引至刀轮陷马坑擒他便了!

蒋忠   (内白)    哪里走!

(蒋忠上。过合,白毛帅领起,同走圆场。)

白毛帅  (白)     好马夫,看枪!

(白毛帅刺蒋忠左腿,蒋忠陷入坑中,白毛帅下。)

蒋忠   (白)     哎呀!

     (唱)     俺今中了牢笼套,

             身落陷坑命难逃。

             战马肚腹被刀绞,

             身遭药弩丧荒郊!

(蒋忠死。白毛帅上。)

白毛帅  (白)     蒋忠啊蒋忠,你的威风何在?

(吴祯上。)

吴祯   (白)     白毛贼哪里走?

(吴祯杀白毛帅。方国珍、周伯颜、左君弼、陈友定同上,同起打。方国珍、周伯颜、左君弼、陈友定同败下。)

吴祯   (白)     且住!看蒋忠命丧陷坑。俺已剑斩白毛贼子,四路王子俱皆败走,待俺寻找主公便了!

(吴祯耍下场下。)

【第十八场】

(方国珍、周伯颜、左君弼、陈友定同败上。)

方国珍  (白)     列位王兄,颍州八将与白毛帅丧命,你我被吴祯杀得大败,回报会首去者!

周伯颜、
左君弼、

陈友定  (同白)    请!

(方国珍、周伯颜、左君弼、陈友定同下。)
(完)


浏览次数:2550 ┊ 字数:8243 ┊ 最后更新:2012年10月12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