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明末遗恨》

主要角色
崇祯:老生
王承恩:老生
周奎:净
李建泰:净
李国桢:老生
范景文:老生
杜之享:丑
杜勋:丑
周后:旦
陈演:丑
周夫人:老旦
姜瓖:老生
巩永固:老生

《明末遗恨》周信芳饰崇祯
《明末遗恨》周信芳饰崇祯
情节
李自成称帝西安后,遍发檄文,进逼北京。明崇祯闻讯大惊,遂命李建泰督师出征;李国桢严守京畿;杜勋、杜之享分别巡防宣府、居庸关。时贪官当道,连年荒旱,国库空虚,民不聊生。周后等悉捐珠宝,资充军需。不意李建泰赚得银饷,反去保定偷安。宁武关既破,二杜俱降,京畿垂危。崇祯欲托太子于国丈周奎,夤夜亲往。无如周等纵酒狎妓,拒不接见。杜勋复奉命说降曹化淳,大开彰仪门,李国桢战死。崇祯知大势已去,持剑入宫,赐周后死;复上煤山,留诏自缢。

根据《京剧汇编》第四十二集:潘侠风藏本整理

录入:合意


相关剧本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607.89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褚宪章上。)

褚宪章  (京白)    既在矮檐下,怎敢不低头!

龙套   (内白)    王公公到!

褚宪章  (京白)    有请!

(王则尧上。)

王则尧  (京白)    啊,公公!

褚宪章  (京白)    公公到此,必有所为?

王则尧  (京白)    现有大顺王公文一封,你我偷偷放在龙书案上,看万岁怎样施行。

褚宪章  (京白)    咱家依计而行。后面摆酒,与公公同饮。

王则尧  (京白)    请!

(褚宪章、王则尧同下。)

【第二场】

(四马童引李国桢同上。)

李国桢  (念)     天下荒荒鬼神愁,内忧外患何时休?

     (白)     本爵,襄成伯李国桢。方今天下刀兵四起,关外大乱,为此朝房议事。

             家将!

四马童  (同白)    有!

李国桢  (白)     带马!

四马童  (同白)    啊!

(众人同下。)

【第三场】

(范景文、巩永固、周奎、李建泰、曹化淳、杜之享、杜勋、陈演同上。)
范景文、
巩永固、
周奎、
李建泰、
曹化淳、
杜之享、
杜勋、

陈演   (同念)    朝臣待漏五更寒,铁甲将军夜渡关。

     (同白)    俺,

范景文  (白)     范景文。

巩永固  (白)     巩永固。

周奎   (白)     周奎。

李建泰  (白)     李建泰。

曹化淳  (京白)    曹化淳。

杜之享  (京白)    杜之享。

杜勋   (京白)    杜勋。

陈演   (白)     陈演。

范景文  (白)     列位大人请了!

巩永固、
周奎、
李建泰、
曹化淳、
杜之享、
杜勋、

陈演   (同白)    请了!

范景文  (白)     方今天下荒荒,内忧外患,叛乱四起,烽火连天,不知谁能与国分忧!

杜勋   (京白)    老相国不必忧虑。自古天下大势,“合久必分,分久必合”。你我为大臣者,但求应天顺民也就是了。

范景文  (白)     杜公公此言差矣!想你我为大臣者,不能与国家分忧,反而出此不臣之言,岂不自愧?

杜勋   (京白)    这个么?咳!

(李国桢上。)

李国桢  (白)     列位大人请了!

杜勋   (京白)    襄成伯为何起身甚早呐?

李国桢  (白)     国家多事之秋,为臣子者,焉能安枕?

杜之享  (京白)    你真沉不住气!这么点儿小事儿,你连觉都睡不着啦?真是大惊小怪。

             杜公公,咱们走吧。

李国桢  (白)     方今天下大乱,你们这些大臣,不思报国,反在此饶舌,真真岂有此理!

杜勋   (京白)    公公何必与他争论?咱们走!

(杜勋、杜之享同下。)

李国桢  (白)     嘿嘿!国家休矣!

     (唱)     阉宦专权误国政,

             断送万里锦乾坤!

(众人同下。)

【第四场】

(褚宪章、王则尧同溜上,置檄文与案上,同下。)

【第五场】

(四太监、王承恩、徐高引崇祯同上。)

崇祯   (唱)     朱由检未登基山河以紊,

             勉精神图励治挽回难能。

             十六年流寇起愧对百姓,

             龙书案由何来一角公文?

     (白)     啊?龙书案上,哪里来的公文?

             宣黄门官。

徐高   (京白)    黄门官上殿呐!

黄门官  (内白)    领旨!

(黄门官上。)

黄门官  (白)     参见万岁。

崇祯   (白)     这公文是哪里来的?

黄门官  (白)     微臣并未安放,不知从何而来。

崇祯   (白)     这倒奇了。宣值殿侍臣!

徐高   (京白)    值殿侍臣上殿呐!

褚宪章、

王则尧  (内同京白)  领旨!

(褚宪章、王则尧同上。)
褚宪章、

王则尧  (同京白)   奴婢见驾,吾皇万岁!

崇祯   (白)     平身!龙书案上,这封公文,是哪里来的?

褚宪章  (京白)    奴婢视察之时,并无此物。不知从何而来。

崇祯   (白)     这又奇了。

王承恩  (京白)    请万岁御览之后,再为详查。

崇祯   (白)     待朕拆开一观。

(崇祯拆公文。)

崇祯   (念)     “大顺永昌皇帝传谕文武官员军民人等:孤王御驾,不日至北京驻跸。”

     (白)     啊?这分明是反叛的檄文呐!这“大顺永昌”又是何人?

褚宪章  (京白)    启奏万岁:李自成占据西安以后,僭号“大顺王”,国号“永昌”。

崇祯   (白)     哎呀!不好了!

     (唱)     听说僭号似雷震,

             为何孤王不知情?

             擂鼓撞钟群臣问!

(鼓声,钟声。范景文、李国桢、巩永固、周奎、李建泰、曹化淳、杜之享、杜勋、陈演同上。)
范景文、
李国桢、
巩永固、
周奎、
李建泰、
曹化淳、
杜之享、
杜勋、

陈演   (同唱)    两班文武至圣尊。

     (同白)    臣等见驾,吾皇万万岁!

崇祯   (白)     众卿平身。

范景文、
李国桢、
巩永固、
周奎、
李建泰、
曹化淳、
杜之享、
杜勋、

陈演   (同白)    万万岁!

崇祯   (白)     如今流寇方面,可有什么紧急之事么?

周奎   (白)     如今流寇方面,不过乌合之众。臣等竭力剿除,看来时局大有转机!

崇祯   (白)     怎么?“大有转机”?这有檄文一角,你们拿去看来。

周奎   (白)     待臣等一观。

(周奎看檄文。)

周奎   (白)     请问万岁,这反叛檄文从何而来?

崇祯   (白)     此檄文在龙书案上,不知从何而来。问过值殿侍臣,也奏道不知。难道说国家将亡,出了妖孽不成?也罢!朕自登基以来,流寇蜂起,外患频来,水灾兵祸,年年不息。人民不能安居,不怪文不修政,武不平乱;终怪寡人用人不当。十七年来,朝政日非。李闯僭号西安,大逆不道。待朕御驾亲征!

李国桢  (白)     万岁暂息雷霆之怒。李闯僭号西安,不过乌合之众,何劳陛下倾万乘之尊?臣愿领兵征讨,以安天下。

李建泰  (白)     襄成伯虽有忠心,怎奈山西地理不熟,势难取胜。况京畿重地,不可不防。微臣乃山西曲沃人氏,颇知地理。愿统兵回转曲沃,以饲饷犒军,率师征讨,以报我主知遇之恩。

崇祯   (白)     卿有此忠心,朕感激涕零。候卿行时,朕当效推辇之礼,以壮行色。

             杜勋听旨!

杜勋   (京白)    臣!

崇祯   (白)     命卿镇守宣府,监视大同总兵姜瓖努力防御!

杜勋   (京白)    奴婢遵旨!

(杜勋下。)

崇祯   (白)     杜之享听旨!

杜之享  (京白)    臣!

崇祯   (白)     居庸关乃咽喉要路,卿与首将唐通严加防守。

杜之享  (京白)    奴婢遵旨!

(杜之享下。)

崇祯   (白)     曹化淳严守外城,李国桢为九门提督,严守京畿。李建泰辅助督师。但是京阁之事,何人代理?

李建泰  (白)     工部尚书范景文可当此任。

崇祯   (白)     就命范卿兼里理京阁大学士。

范景文  (白)     恐臣才浅,不能当此重任。

崇祯   (白)     朕知卿久矣。今急用卿,已觉迟晚。望卿勉力为之!

范景文  (白)     臣当以死报国!

崇祯   (白)     但不知卿家几时启程?

李建泰  (白)     微臣即欲启程;怎乃粮饷无着,如何是好?

崇祯   (白)     是呀!似这等府库空虚,如何发兵平乱?真真难死孤王了!

周奎   (白)     万岁何不向百姓捐饷?哪个不从,国法从事!

崇祯   (白)     听国丈之言,叫孤去捐百姓么?

周奎   (白)     正是。

崇祯   (白)     咳!百姓们虽有救国之心,怎奈他们无有多大力量。况且国家捐了他们也不止一次了。捐得他们筋疲力尽,自顾尚且不暇,只怕心有余而力不足了!

     (唱)     富家翁只晓得鱼肉百姓,

             他把那国家事置若罔闻。

             十七年天降灾是朕命运,

     (白)     苍天呀!

     (唱)     又何必杀万民罪在我身。

李国桢  (唱)     见万岁只哭得山摇地震,

             铁石人不落泪也要伤心。

             圣天子本是那万民根本,

             请陛下止悲泪励治图精。

     (白)     事已至此,哭也无益。请万岁以江山为重,善保龙体才是!

范景文  (白)     万岁不必悲伤,待臣一面招兵,一面筹饷,相机而行。

崇祯   (白)     朕方寸已乱,一切但凭范卿。下殿去吧!

范景文  (白)     领旨!

     (唱)     休管他事艰难奋勇前进,

(范景文下。)

李国桢  (唱)     为武将舍一死为国为民。

(李国桢下。)

崇祯   (唱)     到如今已到了山穷水尽,

             巨灵掌恐难挡洪水纵横。

(众人同下。)

【第六场】

(四宫女引周后同上。)

周后   (唱)     戊辰年天雨血陕西全省,

             钦太监细推算必主刀兵。

             到如今流寇起西安混乱,

             我主爷与朝臣昼夜调停。

龙套   (内白)    万岁回宫!

(崇祯上。)

崇祯   (唱)     贼流寇贪无厌得秦图晋,

             文武臣难定乱辜负皇恩。

             粮饷绌兵将弱遍地棘荆,

周后   (白)     妾妃接驾,吾皇万岁!

崇祯   (白)     哎!国都要亡了,这样的俗礼免了吧!

周后   (唱)     莫非是哪一省又报灾情?

崇祯   (白)     梓童哪里知道。今日孤王上殿,见龙书案上,有文书一封,不知从何而来。拆开一看,原来又出了一个“皇帝”!

     (唱)     李闯王在西安僭号大顺,

             领人马攻山西要夺蒲城。

             李建泰请出师朕已照准,

             府仓空无粮饷怎能起兵?

周后   (白)     国家危急之秋,难道群臣空食爵禄,一筹莫展么?

崇祯   (白)     国丈奏道:国家缺乏粮饷,去向百姓捐款。只是那百姓自顾尚且不暇;再去捐他,于心何忍?除非和几个富翁商议。只是他们为富不仁,定要推委呀!

周后   (白)     启奏万岁:百姓们纳饷完税,已然筋疲力竭。如今一旦有事,又要去捐他们。从来不曾捐过大臣,未免太不公平!此番捐助军饷,必须要由上而下,一律捐助,方见公允。

崇祯   (白)     梓童之言,甚合孤意。常言道:不能正己,焉能责人?就依皇后之见,先由大臣捐起。梓童你能捐几何?

周后   (白)     妾妃愿将正宫一切珠宝捐作军饷。

崇祯   (白)     梓童忠心,孤心甚喜。明日晓谕群臣,照皇后意旨行事便了!

     (唱)     上行下效像呼应,

周后   (唱)     同舟共济救国倾。

(众人同下。)

【第七场】

(四百姓同上,四校尉引曹化淳同上。)

曹化淳  (京白)    拿钱来!

四百姓  (同白)    公公,这几年水火兵灾,旱涝不收。我们哪里来的钱呐?

曹化淳  (京白)    你们这些东西系,竟敢抗旨?皮鞭伺候!

     (唱)     吩咐人役忙打定!

(四校尉同打四百姓,四马童引李国桢同上。)

李国桢  (白)     且慢!

     (唱)     且慢动手三思行。

     (白)     公公为何将他们这样暴打?

曹化淳  (京白)    他们不肯捐钱,故尔暴打。

李国桢  (白)     原来如此!

四百姓  (同白)    将军有所不知。有钱之人与他们银钱,就被他们放走了;我们无钱,就是这样毒打。

李国桢  (白)     好贼子!

     (唱)     听罢言来怒气生,

             胆大贼子敢胡行?

             宝剑出鞘追尔的命!

曹化淳  (唱)     奉命差遣你斩不成!

     (京白)    住了!你这么厉害,敢随咱家去面圣吗?

李国桢  (白)     哪个怕你不成?走!

(李国桢、曹化淳同扯下。四马童、四校尉随下。四百姓同下。)

【第八场】

(四太监、王承恩、徐高引崇祯同上。)

崇祯   (唱)     孤坐江山十七年,

             并无一日得安闲。

             朝政日非民思乱,

             罪在大臣太不贤。

     (白)     昨日大学士言道:相机招兵筹饷,不知可有头绪?军情紧急,孤王一夜未眠。今日临朝,未免早了一些,群臣尚未前来。

             内侍,撞钟擂鼓!

王承恩  (京白)    遵旨!

(撞钟,擂鼓。范景文、李国桢、巩永固、周奎、李建泰、曹化淳、陈演同上。)
范景文、
李国桢、
巩永固、
周奎、
李建泰、
曹化淳、

陈演   (同白)    臣等见驾,吾皇万岁!

崇祯   (白)     众卿平身!

范景文、
李国桢、
巩永固、
周奎、
李建泰、
曹化淳、

陈演   (同白)    万万岁!

崇祯   (白)     大学士筹款招兵一事,怎么样了?

曹化淳  (京白)    奴婢奉了范学士之命,招得五百人马。军饷一层实难筹划,好容易拿住几个人,逼他们捐款,李国桢作好人,又把他们放啦。

李国桢  (白)     臣启万岁:放走之人,俱是无钱之人。纵然将他们打死,也是分文无有。臣恐激起民变,故尔大胆将他们放走。

范景文  (白)     襄成伯所奏不差。可恨一般富豪之家,百般推委,毫无救国之心。臣办事无功,臣之罪也。

崇祯   (白)     咳!哪有卿家之罪?昨日皇后倒有了个捐款之法。

周奎   (白)     皇后有何懿旨?

崇祯   (白)     皇后言道:百姓纳粮完税,已然筋疲力竭。如今一旦有事,又要去捐他们。从来不曾捐过大臣,未免太不公平。孤想皇后此言,甚是有理。有道是:不能正己,焉能责人?如今皇后将正宫一切珠宝俱已捐助,各嫔妃等也捐宝物在此。众卿可照此施行。先由大臣捐起,次及百姓。众卿哪一个先捐?

李国桢  (白)     臣愿将家中细软变卖,荡产倾家,充作军饷。

崇祯   (白)     卿如此忠心为国,卿家大小何以为生?

李国桢  (白)     国将不保,何以家为?

崇祯   (白)     苦哇!

     (唱)     伤心话说得我珠泪滚滚,

             忠勇气使草木也要同情。

李国桢  (唱)     辞别万岁下龙庭,

             变卖家产去练兵。

(李国桢下。)

范景文  (白)     臣捐银二千两。

崇祯   (白)     卿家俸禄不大,又是正直无私之人,恐怕无有这大的力量?

范景文  (白)     共救国难,焉能落后!

崇祯   (白)     你不要勉强啊!

范景文  (白)     勉强也要捐助!

崇祯   (白)     苦之极矣!大学士你捐多少?

曹化淳  (京白)    奴婢也要捐吗?

崇祯   (白)     自然要捐。

曹化淳  (京白)    捐银二十两。

崇祯   (白)     你的光景很好,要捐银三千两。

曹化淳  (京白)    奴婢哪儿捐得起呀?

崇祯   (白)     你捐得起,一定要捐三千两!

曹化淳  (京白)    那么跟大学士一样捐二千两吧。

崇祯   (白)     好!就是二千两。

巩永固  (白)     儿臣愿捐五千两。

徐高   (京白)    奴婢捐三千两。

王承恩  (京白)    奴婢捐三千两。

崇祯   (白)     你也忒以勉强了?

王承恩  (京白)    奴婢不勉强,就是倾家败产,理所当然!

崇祯   (白)     好哇!

     (唱)     慷慨捐助不吝啬,

             国难临头优劣分。

             集腋成裘御寒冷,

     (白)     国丈、太师,你们快来捐呐!

周奎、

陈演   (同白)    臣等各捐五百两。

崇祯   (白)     国丈太师呀!

     (唱)     你二人各捐上十万纹银。

周奎、  

陈演   (同白)    臣等俱是穷官,哪里捐得许多?

崇祯   (白)     你们的景况,孤是晓得的。捐不起也要捐!快来写上!

周奎、

陈演   (同白)    领旨!

周奎   (唱)     十万银如同是要了老命,

(周奎下。)

陈演   (唱)     万把钢刀刺心头泪满衣襟。

(陈演下。)

崇祯   (唱)     筹粮饷终须算大事安定,

             空有饷五百兵怎能出征?

李建泰  (白)     万岁不必忧虑,有饷何患无兵?万岁可将珠宝交与微臣,沿途招兵,誓死退敌!

崇祯   (白)     依卿所奏。朕再赐尚方宝剑,孤王亲自饯行。看酒伺候!

     (唱)     金殿赐卿皇封酒,

             扫灭烟尘要小心。

李建泰  (唱)     辞别万岁下龙庭,

(李建泰下。)

崇祯   (唱)     遥望旌旗两泪淋。

(众人同下。)

【第九场】

(周夫人上。)

周夫人  (唱)     靠了女儿身富贵,

             国丈夫人好光辉。

(周奎上。)

周奎   (唱)     万岁要把军饷备,

             活活难死我周奎。

周夫人  (白)     国丈大人回来啦?

周奎   (白)     实在要了我的老命了!

周夫人  (白)     谁要你的命啦?告诉皇帝说,叫他给你报仇。

周奎   (白)     满朝文武,谁敢要我命?就是皇帝要我的命啦!

周夫人  (白)     哎哟,皇帝要你的命啊!杀头呢,还是施绞呢?

周奎   (白)     去你的吧,怎么说这不吉利的话?万岁要捐我十万银子,你想岂不要了我的老命啊!

周夫人  (白)     皇帝真要捐我们这么多银子?我们倒不如死喽!

(门官上。)

门官   (白)     启国丈:王公公奉旨各府催捐。

周奎   (白)     要帐的来啦!这可怎么好?你回避了吧!

(四太监引王承恩同上。)

王承恩  (唱)     奉王旨意出宫闱,

             大臣府中把饷催。

             谁知朝臣皆推委,

周夫人  (白)     要帐鬼都上这来啦!

王承恩  (唱)     夫人何事苦伤悲?

     (白)     国丈,你可知道咱家的来意呀?

周奎   (白)     一定是万岁与娘娘差公公送珠宝来了。

王承恩  (京白)    这却不然。老国丈在金殿之上,答应捐款。万岁命咱家各府催饷。老国丈把银子交出来吧!

周奎   (白)     我这个国丈,既不掌兵权,又不管财政,公公是晓得的。哪儿捐得起这么许多呀?

王承恩  (京白)    既然捐不起,为什么但着万岁答应呐?

周奎   (白)     当着满朝文武,万岁的面子要紧!

王承恩  (京白)    既然知道万岁的面子要紧,请国丈交银子吧!

             孩子们,预备抬银子!

周奎   (白)     要了我的老命,也是拿不出钱来呀!

王承恩  (京白)    老国丈啊!

     (唱)     张良为国心用碎,

             变卖家产救垂危。

             张巡曾杀妻奴辈,

             鼓励三军抖雄威。

             老国丈堂堂是亲贵,

             竟把良心变死灰?

             话不投机去奏万岁!

周奎   (白)     哎呀公公啊!

     (唱)     还望容我细敲推。

王承恩  (京白)    甭麻烦啦!银子有没有?别耽误着。咱家还另有公干呐!

周奎   (白)     烦劳公公好好转奏:容我七天,必设法交款!

王承恩  (京白)    哼!你是皇亲,自己尊重吧。咱家去啦!

             孩子们,打道啊!

(王承恩、四太监同下。)

周奎   (白)     真真难死我也!

     (唱)     此时叫我进退难,

周夫人  (唱)     小事何须锁眉尖?

周奎   (白)     哎呀!你怎么说是小事呀?

周夫人  (白)     香闺里没有这么个女军师,你怎能在朝为官呐?

周奎   (白)     你这次能够想了妙法,叫我不花钱,今儿个就正式闺房拜将。

周夫人  (白)     不要紧。多撒帖子,作个假寿,酒席筵前,对着文武百官说万岁叫你募饷。十万银子岂不伸手就来?你看好不好?

周奎   (白)     好得很!照你这办法,一定还能赚钱。我真钦佩之至!

周夫人  (白)     今儿个我可以闺房拜将了吧?走!

(周夫人揪周奎耳朵同下。)

【第十场】

(四上手、中军引李建泰同上。)

中军   (白)     啊,大人。如今奉命去援山西,贼势甚重。我们这五百民兵,垫马蹄也是不够。难道去送死不成么?

李建泰  (白)     想我作了一个大学士,拿不着俸银,又不能辞退。如今李闯王僭号,大势去矣。闻得李闯王兵犯山西,我的家产又无人保护,真是心悬两地,故尔自请督师。这个呆皇帝信以为真,与我五百民兵去援山西。此番到了曲沃,只要保护得了我的私产,你们的军饷又我来担负就是。

中军   (白)     大人此行,不是为国,原来是为家呀?

李建泰  (白)     这叫作“先爱其家,后爱其国”。

(家将上。)

家将   (白)     启禀大人:大事不好了!

李建泰  (白)     何事惊慌?

家将   (白)     李闯王破了潼关,夺了曲沃。

李建泰  (白)     哎呀,曲沃失守,我的财产怎么样了?

家将   (白)     失掉了!

李建泰  (白)     夫人呢?

家将   (白)     下落不明。

李建泰  (白)     哎呀,这真是家破人亡了!

中军   (白)     大人无有财产,我们也不保护你了。我们大家散了吧!

李建泰  (白)     且慢!虽然失了家产,我在皇帝那里,骗来了不少珠宝。只要保护我平安无事,变卖珠宝,也与你们发饷。

中军   (白)     只要你有钱,我们就来保护。

李建泰  (白)     前面是什么所在?

中军   (白)     定兴。

李建泰  (白)     好,定兴去者!

(众人同走圆场。)

李建泰  (白)     叫他们开城!

中军   (白)     快快开城!

(守城官上。)

守城官  (白)     什么人叫城?

中军   (白)     东阁大学士李建泰,奉命督师山西,由此经过,快快开城!

守城官  (白)     既是奉命督师,就该速行。定兴地小,不能供给兵差,大人原谅!

李建泰  (白)     哎呀!闭门不纳,如何是好?

中军   (白)     些许小事,何足介意?请大人下令攻城!

李建泰  (白)     好!吩咐攻城!

四上手  (同白)    啊!

(众人同攻城,杀守城官。)

中军   (白)     大人你看如何?

李建泰  (白)     好!今日就在此城驻扎,明日搜刮府库,随我保定去者!

四上手  (同白)    啊!

(众人同下。)

【第十一场】

(杜勋上。)

杜勋   (唱)     战祸蔓延十三省,

             一炬燎原令人惊。

             探马频频报凶信,

             潼关破后陷蒲汾。

(中军上。)

中军   (白)     启爷:王总兵求见。

杜勋   (京白)    有请!

中军   (白)     有请!

(中军下,王承允上。)

王承允  (白)     参见公公!

杜勋   (京白)    王大人为何这样惊慌?

王承允  (白)     适才探马报道:李闯王破了蒲州、汾州,晋王朱贵被杀,巡抚蔡茂德殉难,因此特来与公公商议。倘若闯王来攻宣府,请问公公是战是守?

杜勋   (京白)    战是战不过,守又守不住。除非是……

王承允  (白)     归降!

杜勋   (京白)    噤声!

(杜勋、王承允两望。)

杜勋   (京白)    既然你我同心,就准备归降便了。但是巡抚朱之屏,为人甚是耿直,不要叫他知道才好!

王承允  (白)     那个自然。

(中军上。)

中军   (白)     启爷:大同总兵姜大人求见。

杜勋   (京白)    姜瓖由大同至此,必有急务。有请!

中军   (白)     有请!

(姜瓖上。)

姜瓖   (白)     啊,公公!总兵大人也在此处?

王承允  (白)     姜大人由大同而来,可知太原失守吗?

姜瓖   (白)     不但太原失守,又陷了梨城,进攻岱州。那不识时务的周遇吉,力竭食尽,退守宁武关。闯王已抵固关,分兵攻打真定,破了彰德府。赵王朱常守也降了闯王。我见事已紧急,故尔瞒了岱王,来与公公商议进退之策。

王承允  (白)     姜大人的来意,我已明白了。那周遇吉不识时务,难道我们也不识时务吗?

姜瓖   (白)     是呀!那赵王朱守常乃是皇亲,尚且归顺闯王;何况你我?

杜勋   (京白)    我们既打算归降,何不写下降表,先差人送去,岂不格外讨好?

姜瓖   (白)     公公言得极是。待我修表!

(姜瓖修表。牌子。)

姜瓖   (白)     请来画押!

(杜勋画押。)

姜瓖   (白)     但不知命何人捧表前去?

杜勋   (京白)    待我差心腹人送去,方不误事。

             中军,命你备快马一匹,换了青衣小帽,往宁武关去献表。见了闯王,就说监军太监杜勋、大同总兵姜瓖、宣府总兵王承允,率领百姓们箪食壶浆,以迎王师。

中军   (白)     得令!

(中军下。)

杜勋   (京白)    后堂摆宴,大家同饮。

姜瓖   (白)     且慢!恐怕岱王疑心于我,岂不误了大事?我还是回转大同。待等闯王前来,我们一同喝功臣宴吧!

杜勋   (京白)    如此不敢强留。

姜瓖   (白)     告辞了!

     (唱)     暂时秘密当谨慎,

(姜瓖下。)
杜勋、

王承允  (同唱)    准备新朝作功臣。

(杜勋、王承允同下。)

【第十二场】

(李国桢上。)

李国桢  (白)     哎呀!

     (唱)     李闯兵攻北京城,

             倒叫国桢胆战惊。

             急急忙忙金殿进,

(王承恩上。)

王承恩  (唱)     大人慌张为何情?

     (京白)    襄城伯慌里慌张为了何事?

李国桢  (白)     哎呀!公公啊!今有李闯王连破城池,军情紧急,特来奏知万岁。

王承恩  (京白)    好,待咱家与你请驾!

李国桢  (白)     请!

(王承恩下。四太监、徐高、杜之享、巩永固引崇祯同上。)

李国桢  (白)     启奏陛下:大事不好了!

崇祯   (白)     何事惊慌?

李国桢  (白)     今有李闯王破了潼关,夺了曲沃!

崇祯   (白)     那李建泰呢?

李国桢  (白)     搜刮库银往保定去了。

崇祯   (白)     哎呀!这便如何是好哇?

李国桢  (白)     陛下不必担忧!待臣统领人马,与那闯王决一死占也!

     (唱)     辞别万岁下龙庭,

             尽忠报国去练兵。

(李国桢下。)

崇祯   (白)     杜之享听旨!

杜之享  (京白)    臣!

崇祯   (白)     命你去至居庸关,封唐通为伯爵,领兵拒守!

杜之享  (京白)    奴婢领旨!

(杜之享下。)

崇祯   (白)     内侍!命你领旨一道,调吴三桂进兵勤王!

陈演   (白)     且慢!启奏陛下:调吴三桂回朝,时间恐来不及。还请陛下迁都为是!

崇祯   (白)     哼!想你们为大臣者,平日作威作福,一旦有事,只有劝孤迁都,并无一策抵挡外侮。想你身为阁老,文不能安邦,武不能定国,真乃“老而不死是为贼”哟!

     (唱)     身为太师无一策,

             枉食皇家爵禄恩。

             袖手旁观心何忍?

             驸马都尉叫一声!

     (白)     哎呀驸马呀!朕素知卿忠义,意欲令卿保护太子南下抚军,并召天下勤王,卿乃骨肉至亲,料无推辞!

巩永固  (白)     陛下圣谕,怎敢违抗?怎奈大明典律,亲臣不能藏甲。臣焉敢私养甲兵?臣愿一死报国,保护太子南下,怎奈一人难负重任,陛下详查!

崇祯   (白)     哎呀!

     (唱)     驸马一言来提醒,

             亲臣不能藏甲兵。

             南行之事成画饼,

             太子不能去抚军。

             两眼哭得血泪迸!

(众人同下。)

【第十三场】

(四龙套、王承允引杜勋同上。)

杜勋   (京白)    王总兵,大王离此不远,咱家前去迎接,你在城中将大王行宫要收拾干净了。

王承允  (白)     知道了。

(朱之屏上。)

朱之屏  (白)     啊,公公、总兵!你们可晓得闯兵杀来了?

杜勋   (京白)    怎么不知道。你还不逃走吗?

朱之屏  (白)     我乃宣府巡抚,守土有责,焉能逃走?你身为监军,贼兵临城,意欲何往?

杜勋   (京白)    事到如今,何必瞒你?咱家已然降了大顺王。你若知时达务,随我一同前去,保你不失封侯之位。

朱之屏  (白)     住了!想这大好江山,俱丧在你们这班太监之手!你背主投敌,反来劝我,真乃无耻之辈也!

     (唱)     误国王振与刘瑾,

             降敌承允与杜勋。

             辜负皇恩心何忍?

             小人难养果是真!

杜勋   (唱)     再要多言要你的命!

朱之屏  (白)     好哇!

     (唱)     愿你剑下全我的忠。

杜勋   (京白)    杀你恐怕污了咱家的宝剑。

(中军上。)

中军   (白)     启公公:大顺王车驾离此只有三十余里。

杜勋   (京白)    大顺王驾到,咱家要接驾去啦。

(杜勋、王承允、中军同下。)

朱之屏  (白)     好阉狗啊!

     (唱)     不顾廉耻与忠信,

             蟒袍玉带去亲迎。

             回头再把兵丁问,

             谁去为国杀贼人?

     (白)     你们哪一个随我前去杀敌?

四龙套  (同白)    我们也归顺大顺王去了。

(四龙套同下。)

朱之屏  (白)     哎呀!

     (唱)     兵丁们俱把贼归顺,

     (白)     也罢!

     (唱)     谢恩自尽在宣城。

(朱之屏自刎。幕落。)

【第十四场】

(四太监、太子、永王、定王、周后、公主引崇祯同上。)

崇祯   (唱)     戊辰至今十七春,

             并无一日得安宁。

             风不调来雨不顺,

             国破家亡应崇祯。

周后   (唱)     兴衰成败由天运,

             振作精神挽乾坤。

(王承恩上。)

王承恩  (唱)     探马不住报纷纷,

             大同、宣府降贼人。

     (京白)    启奏万岁:宁武关已破,周遇吉力战而死;大同总兵姜瓖、宣府总兵王承允,会合监军杜勋,相继奉表,归顺闯王,已然围了居庸关啦!

崇祯   (白)     哎呀!

(崇祯哭。)

崇祯   (唱)     姜瓖、杜勋、王承允,

             相继奉表降他人。

王承恩  (京白)    事到如今,哭也无益。陛下速速召集文武,共同商议。

崇祯   (白)     咳!指望他们是靠不住了!

王承恩  (京白)    想那居庸关虽然险要,但是离京甚近。请陛下早做准备才是呀!

崇祯   (白)     朕早有准备。国亡之日,不过是一死!

王承恩  (京白)    请陛下迁都!

崇祯   (白)     国将不保,舍了百姓逃走,孤王何忍?

王承恩  (京白)    何不下诏,令天下勤王?

崇祯   (白)     朕已下诏,令天下勤王。至今一支兵也未曾来过呀!

王承恩  (京白)    何不请太子江南抚军,以图恢复?

崇祯   (白)     朕命驸马巩永固保护南下,怎奈他府无甲兵,叫孤也无计奈何。

周后   (白)     何不将太子送往我爹爹国丈那里,就命他保护南下?

崇祯   (白)     老国丈么?嘿嘿,恐他年迈,舍不得富贵!

周后   (白)     国丈虽然年迈,休戚相关。难道他毫无人心不成?

崇祯   (白)     是啊!国丈不必负国。但此事重大,不可造次。王承恩,随孤王去往国丈家中,商议妥当,再送太子,也还不迟。

周后   (白)     天子岂可屈尊去往臣府?

崇祯   (白)     咳!国破家亡之时,还讲什么天子不入臣府?看衣更换!

     (唱)     国破家亡将混沌,

             说什么虚礼屈至尊?

             王承恩带路出宫禁,

             太师府中议军情。

(崇祯、王承恩同下。)

周后   (唱)     提心吊胆方寸乱,

             风声鹤唳草木兵。

(众人同下。)

【第十五场】

(周奎上。)

周奎   (念)     文班首相享朝夕,皇亲国戚着锦衣。

(门官上。)

门官   (白)     众位大人到。

周奎   (白)     有请!

门官   (白)     有请!

(门官下。陈演、四朝官同上。)
陈演、

四朝官  (同白)    国丈请上,我等拜寿!

周奎   (白)     不敢不敢,请行常礼吧。

陈演   (白)     我记得国丈的生日,不是今天?

周奎   (白)     老夫好比风前烛、草上霜,有今儿个,没明儿个。故尔提前做寿,凑个热闹。

陈演   (白)     为何一切都不铺张?

周奎   (白)     天下这样大乱,若是铺张,又恐御史参奏。乘此鹅毛剪碎,银堆世界,在这暖阁之中,约上三五知己,饮一个彻夜通宵。

陈演、

四朝官  (同白)    到此就要叨扰!

(门官上。)

门官   (白)     宴齐。

周奎   (白)     摆在暖阁。待老夫把盏!

陈演、

四朝官  (同白)    摆下就是。

周奎   (白)     列位大人请!

陈演、

四朝官  (同白)    国丈大人请!

(牌子。)

周奎   (白)     啊,陈阁老,可知闯王之事如何?

陈演   (白)     闯王起义山西,所到之处,望风而降。如今周遇吉战死,宁武关失守。闻得闯王大兵,已困了居庸关了。

周奎   (白)     这个时局,一天比一天危险。我们又不能走,看来倒是没有家产的人方便了。

四朝官  (同白)    倘若闯王来了,我们连家都不能保,如何是好?

陈演   (白)     老夫倒有个主意:闯王来时,我们一齐称臣,保他作个大皇帝,我们有了拥主之功,还要加官受爵。

四朝官  (同白)    还是陈阁老明鉴万里!

周奎   (白)     不要谈这个了。我们开心取乐要紧。来!歌姬们进见!

门官   (白)     歌姬们进见!

(四歌姬同上。)

四歌姬  (同白)    参见太师!

周奎   (白)     歌唱进酒!

四歌姬  (同白)    是!

(四歌姬唱歌,进酒。)

陈演   (白)     众位大人,听了美人妙音,真不啻人间天上。啊哈哈哈……

     (唱)     事未成功酒先进,

             休管大明饮到天明。

崇祯   (内二黄导板) 眼睁睁气数到金汤未稳,

(王承恩引崇祯同上。)

崇祯   (回龙)    自登基,东也荒,西也旱,无一日得到安宁。

     (二黄原板)  听说是居庸关贼兵围困,

             三百年锦江山化为灰尘。

             满朝中俱都是谗臣奸佞,

             哪一个能分忧能定太平?

             可怜我一统封疆被流枭吞并!

     (二黄散板)  金殴损山河震铜驼棘荆。

             这也是朕无福蹇遭末运!

王承恩  (京白)    天寒地冻,道路难行,万岁要保重啊!

崇祯   (二黄散板)  君臣们冒风雪足踏寒冰。

(起初更鼓。)

崇祯   (二黄散板)  听谯楼打初更人烟寂静,

(二巡夜卒同上。)

二巡夜卒 (同白)    呔!什么人夜行?

王承恩  (京白)    咋!圣驾在此,速速回避!

(二巡夜卒同急下。)

崇祯   (白)     内侍,此系甚等样人?

王承恩  (京白)    他们是巡夜的御林军。

崇祯   (白)     这样大雪寒天,他们不怕冷么?

王承恩  (京白)    虽然天寒,不到换班的时候,不敢擅离职守。

崇祯   (白)     苦之极矣!他们的长官也在此处巡夜么?

王承恩  (京白)    他们的长官呐?早就带着姨太太入了温柔乡啦!

崇祯   (白)     他们多少俸银?

王承恩  (京白)    二两银子一个月。

崇祯   (白)     只有二两银子?

王承恩  (京白)    万岁爷,他们八个月没有关饷啦。

崇祯   (白)     这又奇了。孤的府库空虚,都已充了军饷了哇!

王承恩  (京白)    您的饷银是按月不缺,都被他们长官从中给克扣啦。

崇祯   (白)     哎,这就莫怪天下大乱了!

     (二黄散板)  兵是匪,匪是兵,长官造成。

王承恩  (京白)    北风大起,风雪交加。请万岁速行,到了国丈府,也好避避寒气。

崇祯   (白)     带路!

     (二黄散板)  走天街见御林夜值防紧,

(起二更鼓。)

王承恩  (京白)    啊?

     (散板)    耳听得似笙歌管弦之音。

周奎   (白)     好雪景!你们再唱上一段!

四歌姬  (同白)    是!

(四歌姬同唱歌。)

王承恩  (京白)    啊?是谁家这么豪兴,饮酒欢声?怎么一霎时又没有歌声了呐?哎呀是啦,想是精神恍惚,一时听错。这时候谁还能饮酒取乐呀?

崇祯   (白)     适才管弦之音,孤王也曾听见。咳!国家存亡未卜之时,还有人狎妓饮酒,太无心肝了!

     (二黄散板)  这时候还取乐算什么忠臣?

王承恩  (京白)    来到太师府啦。

崇祯   (白)     呀!

     (唱)     太师府实壮观门墙高耸,

             风雪夜三更天灯光尚明。

     (白)     上前叫门。

王承恩  (京白)    呔!开门呐!

门官   (白)     什么人?半夜三更的还叫门?

王承恩  (京白)    要面见太师,快快通报,有紧要军情。

门官   (白)     我们太师请了许多贵客饮酒,不便通报。你明天再来吧!

王承恩  (京白)    饮宴事小,军情事大。快去通报!

门官   (白)     我们太师又不掌兵权,什么军情不军情?快走!

王承恩  (京白)    哎呀!万岁呀!门官言道:周太师请了许多贵客在那里饮宴。不肯通报。

崇祯   (白)     竟有此事?目下流寇攻城,势如垒卵,不思为过分忧,反来狎妓饮宴。稍有人心者,岂能如此?王承恩,就说孤王在此!

王承恩  (京白)    领旨!

             门官听者!圣驾在此,速来接驾!

门官   (白)     你真能蒙事儿!圣上三更半夜的也来不到这儿呀!

王承恩  (京白)    圣驾果然在此。你不去通报;明日金殿之上,你家太师吃罪不起!

门官   (白)     别着急!我去通报就是。

崇祯   (白)     气死孤王也!

门官   (白)     启太师:门外头来了俩人,说有紧急军情要见。

周奎   (白)     我们在此饮酒,管他军情不军情!

门官   (白)     小人也是这么说呀。是他言道:皇帝来啦!

周奎   (白)     就是皇帝来了,也不叫他进来。对他去讲!

门官   (白)     是!呔!来人听者!我们太师说啦:就是皇帝来了,也不叫进去。快给我滚!

崇祯   (白)     好老贼!

     (唱)     主辱臣亡全不问,

             畅饮高呼丧了心。

             闭门不纳心何忍?

周奎   (白)     来来来,再唱一段!

四歌姬  (同白)    是!

(四歌姬同唱歌。)
周奎、
陈演、

四朝官  (同笑)    哈哈哈……

崇祯   (白)     好老贼!

     (唱)     忧国忧民无毫分。

             手执宝剑相府进,

王承恩  (唱)     万岁息怒且稍停。

     (京白)    那老贼既然无有君臣之义,万岁闯进去,倘有不测,那还了得?依奴婢之见,暂且回宫。明日金殿之上,召集文武,问他个“慢君”之罪。

崇祯   (白)     咳!速速回宫!

(起三更鼓。)

崇祯   (唱)     铜壶滴漏二更尽,

             雪紧风狂滚彤云。

             仓皇不辨高低路,

王承恩  (京白)    万岁保重了!

崇祯   (唱)     国事彷徨心如焚。

(崇祯、王承恩同下。)

【第十六场】

(四龙套引唐通、杜之享同上。)

杜之享  (京白)    四郊多营垒,

唐通   (念)     何日见升平?

龙套   (内白)    圣旨下!

杜之享  (京白)    香案接旨!

(牌子。高起潜捧旨上。)

高起潜  (白)     圣旨下,跪!

杜之享、

唐通   (同白)    万岁!

高起潜  (白)     听宣读。诏曰:今据山西警报,李闯直抵故关,攻取真定。周遇吉退守宁武关。军情紧急。特加封居庸关守将唐通为伯爵,协同杜之享严守宁武关。旨意读罢,望诏谢恩!

杜之享、

唐通   (同白)    万万岁!

高起潜  (白)     请过圣命!

(杜之享接圣旨。)

探子   (内白)    报!

(探子上。)

探子   (白)     启禀大人:宁武关失守,周遇吉力战而死。总兵姜瓖献了大同,监军太监杜勋献关投降。如今李闯杀奔居庸关来了!

杜之享  (京白)    再探!

探子   (白)     啊!

(探子下。)

杜之享  (京白)    我正想往大同监军。大同失守,如何是好?

(旗牌上。)

旗牌   (白)     启爷:杜勋求见。

杜之享  (京白)    有请!

(杜勋上。)

杜勋   (京白)    高公公、杜公公、唐将军,别来无恙!

杜之享  (京白)    闻得你献关投降,怎么又回来啦?

杜勋   (京白)    大顺王待人恩厚,故尔咱家回来,约你们共保明主。

高起潜  (白)     他能使我们富贵吗?

杜勋   (京白)    咱家担保,使你们格外富贵。

唐通   (白)     末将新封伯爵,受了大恩,如何是好?

杜勋   (京白)    咱家担保大顺王,封你侯爵、公爵。连王位都有希望,“伯爵”有什么希奇?

唐通   (白)     公公不可食言!

杜勋   (京白)    焉有食言之理?

唐通   (白)     万岁呀,万岁!我今要作“侯爵”、“公爵”了,你封我的“伯爵”,只好原物奉还了!

杜勋   (京白)    这才是知时务的大英雄也!

     (唱)     你我同为新佐命,

杜之享  (唱)     又享荣华又保身。

高起潜  (唱)     方才的言语莫失信,

唐通   (唱)     愿弃旧主受新恩。

高起潜  (白)     咱家出京之时,李国桢对于京畿要务,防守甚紧。倘若知道你我归顺大顺王,多有不便。何不乘其不备,进犯京都,岂不是奇功一件?

唐通   (白)     言之有理。待我带领居庸关人马,先攻打昌平便了!

(众人同下。)

【第十七场】

(王承恩、徐高引崇祯同上。)

崇祯   (唱)     食不安来坐不稳,

             彷徨焦急不安宁。

             误国大臣眠高枕,

             愧对国家愧对民。

(李国桢上。)

李国桢  (唱)     皇亲大臣眠未醒,

             闯兵已到平则门。

     (白)     启奏万岁:大事不好了!

崇祯   (白)     何事惊慌?

李国桢  (白)     李闯攻破昌平,李守铄力战而死。闯兵已至平则门,不是为臣力战拒守,京师失陷了。

崇祯   (白)     哎呀!

     (唱)     听说李闯攻九门,

             晴天霹雳响一声。

     (白)     哎呀卿家呀!事到如今,满朝文武,并无一人与孤分忧,惟有卿家衷心赤胆。还望卿家努力杀敌,虽然不能挽回末运,你我君臣也要死一个慷慨!

李国桢  (白)     陛下但放宽心:臣肝脑涂地,死而后已!

     (唱)     自古男儿有血性,

             岂能怕死与贪生?

             辞别万岁去拼命,

             尽忠报国整乾坤!

(李国桢下。)

崇祯   (唱)     召集群臣把话问!

王承恩  (京白)    万岁有旨:群臣见驾呀!

周奎、

陈演   (内同白)   领旨!

(周奎、陈演、四朝官同上。)
周奎、
陈演、

四朝官  (同白)    参见万岁!

崇祯   (白)     你们可知道外面的风声?

周奎   (白)     外面风声还好。

崇祯   (白)     咳!你们这般大臣,还在做梦呢!

陈演   (白)     听说兵退了。

周奎、
陈演、

四朝官  (同白)    吾皇万岁万万岁!

崇祯   (白)     江山都不保了,还“万岁”呢!

周奎   (白)     陛下此话从何说起?

崇祯   (白)     如今流寇破了昌平,已抵京师了!

周奎、
陈演、

四朝官  (同白)    哎呀!

(周奎、陈演、四朝官同哭。)

崇祯   (白)     众卿可有拒敌之策?

周奎   (白)     大势去已,请陛下割地求和!

陈演   (白)     若不然,请陛下蒙尘!

崇祯   (白)     你们这些大臣,真是无有心肝呐!

(崇祯哭。周奎、陈演、四朝官同下。)

王承恩  (京白)    万岁,善保龙体要紧!

崇祯   (白)     啊?他们都哪里去了?

王承恩  (京白)    他们都各自保护财产去啦。

崇祯   (白)     咳!

     (唱)     终怪孤王错用人!

(崇祯、王承恩同下。)

【第十八场】

(四龙套引曹化淳同上。)

曹化淳  (唱)     人来与爷敌楼进,

             紧守城池要小心。

(杜勋上。)

杜勋   (京白)    开城!

曹化淳  (京白)    什么人叫城?

杜勋   (京白)    上面可是曹公公吗?

曹化淳  (京白)    正是咱家。听你声音,好像杜勋。你已归降闯王,前来作甚?

杜勋   (京白)    你把我放进城去,有话对你言讲。

曹化淳  (京白)    谅你一人,也反不出去。来呀,把他系上城来!

四龙套  (同白)    啊!

(四龙套同系杜勋上城。)

曹化淳  (京白)    你今到此,有何话讲?

杜勋   (京白)    奉了大顺王之命,前来送礼。礼单在此,请来收下。

曹化淳  (京白)    大顺王如此仁爱,只有“无功不受禄”!

杜勋   (京白)    公公开了彰仪门,岂不是奇功一件?

曹化淳  (京白)    这个?

杜勋   (京白)    什么这个、那个?简直你收下吧!

曹化淳  (京白)    如此愧领啦!

杜勋   (京白)    待我进宫,劝皇上逊位。

曹化淳  (京白)    万岁性情很烈,不去也罢。

杜勋   (京白)    倒也不妨。咱家告辞啦!

     (唱)     威吓崇祯献九鼎,

(杜勋下。)

曹化淳  (唱)     舌如莲花胆如盆。

(曹化淳下。)

【第十九场】

(王承恩引崇祯同上。)

崇祯   (唱)     乌鹊南飞睡不稳,

             连夜不眠少精神。

             王承恩带路平台进,

             速召文武把钟鸣。

王承恩  (京白)    万岁呀!

     (唱)     凤阁龙楼多寂静,

             请驾登临少憩神。

崇祯   (唱)     淋淋夜雨泪悲声,

             午夜钟声又乱鸣。

     (白)     哦!百官来了!

王承恩  (京白)    万岁,哪里有百官呐?

崇祯   (白)     王承恩,你看,远远一带火光,想是群臣来了。

王承恩  (京白)    哎呀万岁呀!那一带火光,或隐或现,不是群臣,分明是鬼火!

崇祯   (白)     哎呀!

     (唱)     原来是磷磷鬼火明幽径,

王承恩  (京白)    万岁爷,慢说群臣不来,连那鬼火也不现上一现啦!

崇祯   (白)     咳!

     (唱)     遥遥悬望无有人临。

(李国桢上。)

李国桢  (唱)     九门防守齐安顿,

             忽听钟声振耳鸣。

             催马平台提高圣命,

     (白)     参见万岁!

崇祯   (白)     呀!

     (唱)     平台下跪定李将军。

     (白)     卿家平身。

李国桢  (白)     谢万岁!

崇祯   (白)     此城能保无虑否?

李国桢  (白)     闯兵虽然势力大,为臣竭力拒守,大谅无事。只愁军饷不济。臣已将家中所有,运上城去,稍助军需,只能敷衍数日。请陛下设法接济,也好久守。

崇祯   (白)     也罢!朕将宫中一切珠宝,尽数拿出,以充军需。卿可尽心料理。

李国桢  (白)     圣恩如此,臣敢不不竭力?臣身负重任,不敢久离,臣去也!

     (唱)     京都乃是国家本,

             臣当竭力守孤城。

             辞别万岁去临阵,

             安邦定国秉忠心。

(李国桢下。)

王承恩  (唱)     再撞金钟聚文武,

崇祯   (白)     高车驷马的大人们,你们还睡不醒吗?

     (唱)     遥遥悬望无有人临。

(杜勋上。)

杜勋   (唱)     屈膝只图新富贵,

             翻荣不念旧主恩。

             口似悬河舌似刃,

     (京白)    皇上请了!

崇祯   (白)     杜勋贼!你还有何面目前来见朕?

     (唱)     无羞无耻贼杜勋!

     (白)     杜勋贼!我待你不薄,你不该归顺流寇,还有何面目前来见朕?

杜勋   (京白)    住了吧!我想这天下,乃人人之天下,并非一人之天下。大顺王当兴,我们择主而事,乃是应天顺民。劝你急速逊位,免遭诛戮!

崇祯   (白)     杜勋贼,你欺孤忒甚!

杜勋   (京白)    欺侮你又怎么样呐?

崇祯   (白)     你只图蟒袍罩体!

杜勋   (京白)    有玉带垂腰。

崇祯   (白)     不怕人人笑骂?

杜勋   (京白)    笑骂由他笑骂,好官我自为之。

王承恩  (京白)    谁无道?

杜勋   (京白)    当今无道!

王承恩  (京白)    谁无德?

杜勋   (京白)    当今无德!

王承恩  (京白)    好贼子!

     (唱)     只顾奉承新命主,

             擅敢毁谤圣明君?

             三尺龙泉除奸佞!

崇祯   (白)     且慢!事以至此,杀了他也是无用了。

     (唱)     终怪孤王不识人。

             用人不当留此祸,

             休要杀他放他行。

杜勋   (京白)    万岁不早为计,城破之日,悔之晚矣!

崇祯   (白)     呸!

     (唱)     贼子快快出宫禁!

王承恩  (京白)    走!

杜勋   (京白)    走!

(杜勋下。)

崇祯   (唱)     撞钟再召文武臣。

王承恩  (京白)    还是没人前来见驾。

崇祯   (白)     咳!

     (唱)     未卜来宵生和死,

     (白)     咳!他们忍心,一个也不来呀!

     (唱)     遥遥悬望还是无有人临。

(李国桢上。)

李国桢  (唱)     夜半景阳钟声紧,

             心悬两地费殷勤。

             扬鞭催马忙驰奔,

     (白)     参见万岁!

崇祯   (白)     啊?莫非京城失陷了吗?

李国桢  (白)     不曾。宫中可有什么变故无有?

崇祯   (白)     无有。卿家你做什么来了?

李国桢  (白)     金钟连响,臣怎敢不来!

崇祯   (白)     撞钟不是叫你,你上马守城去吧!

李国桢  (白)     臣领旨!

     (唱)     受恩深重守孤城。

             辞别万岁踏金镫,

             舍死忘生走一程。

(李国桢下。曹化淳上。)

曹化淳  (唱)     提调军旅安排定,

             识透机关善保身。

     (白)     参见万岁!

崇祯   (白)     你不守城,到此何事?

曹化淳  (京白)    闻得杜勋至此,特来保驾。

崇祯   (白)     杜勋劝我逊位,被我叱出宫禁!

曹化淳  (京白)    万岁宽宏大量。

崇祯   (白)     目下贼势如何?

曹化淳  (京白)    贼势虽然猖獗,奴婢鞠躬尽瘁,杀贼建功。

崇祯   (白)     忠臣也!目下国家存亡未卜,惟仗卿等可保。

王承恩  (京白)    曹公公!

     (唱)     九重恩诏意谆谆,

             严肃军民各尽心。

曹化淳  (唱)     假做忠义来答应,

             我也去投李自成。

崇祯   (唱)     连宵劳瘁身如病,

             不知能度几宵光阴。

王承恩  (京白)    万岁保重龙体要紧!

     (唱)     忙把金钟连声振,

(内喊杀声。)

崇祯   (白)     咳!

     (唱)     烽火冲天苦我民。

             徘徊阶前心不定,

(李国桢上。)

李国桢  (唱)     忽然反了曹化淳。

             急急忙忙去报信,

     (白)     参加万岁!

崇祯   (白)     咳!撞钟不是叫你,你怎么又来了?

李国桢  (白)     万岁呀!

     (唱)     曹贼开了彰仪门。

     (白)     臣实指望紧守京师,以待勤王。不料曹化淳开了彰仪门,归顺李闯。如今闯兵杀进京城来了!

崇祯   (白)     咳!卖国贼子,何其多也!

     (唱)     自古道画龙画虎难画骨,

             知人知面不知心。

     (白)     城池已破,你不杀敌,到此作甚?

李国桢  (白)     臣正要退敌,金钟紧急,故来保驾。

崇祯   (白)     事到如今还保的什么“驾”?你上马杀敌去吧!

李国桢  (白)     臣领旨!

崇祯   (白)     卿家!

李国桢  (白)     万岁!

崇祯   (白)     朕与你只此一面!

李国桢  (白)     臣去杀贼,也料难生还。万岁请上,臣拜别了!

崇祯   (白)     卿家!

李国桢  (白)     万岁!

崇祯   (白)     上马去吧!

李国桢  (白)     臣去也!

(李国桢下。)

王承恩  (京白)    万岁爷,贼兵入城,李伯爷前去退敌,皇城也要紧呐!

崇祯   (白)     就命卿家紧集众官紧守皇城。

王承恩  (京白)    领旨!

(王承恩下。)

崇祯   (白)     大势去矣!

     (唱)     怒气不息宫廷进,

             万里江山一旦倾。

(崇祯下。)

【第二十场】

(四太监、四宫女、费贞娥、太子、永王、定王、公主、周后同上。)

周后   (念)     眼看帝室如悬磬,多少军民尽捐生。

(崇祯上。)

崇祯   (唱)     李闯犯关颠国本,

             昂首苍天泪满襟。

周后、
太子、
永王、
宣王、

公主   (同白)    万岁!

崇祯   (白)     御妻呀!

     (唱)     大明遭劫玉石。

     (白)     梓童啊!

     (唱)     李闯兵势波涛涌,

             木偶大臣有何能?

             看起来江山已无分,

             国破家亡何处存身。

周后   (唱)     呼天喊地不能应,

             同登泉道泪血痕。

(徐高上。)

徐高   (白)     万岁,娘娘!大事不好了!

崇祯   (白)     何事惊慌?

徐高   (白)     王公公虽然发炮打死流寇千人,怎奈众寡不敌,内城将破!

崇祯   (白)     天呐,天!想我朱由检未曾失德,登基以来,盗贼蜂起,大肆跳梁,势如破竹,目下京城已破,眼睁睁江山休矣。御妻!

周后   (白)     万岁!

崇祯   (白)     皇儿!

太子、
永王、
宣王、

公主   (同白)    父王!

崇祯   (白)     皇儿呀!

     (唱)     眼睁睁闯王兵拥进,

             国破家亡痛煞人。

             父子们只哭得珠泪滚滚!

周后   (唱)     骨肉别离好伤心。

     (白)     事已至此,哭也无益。请万岁早做打算!

崇祯   (白)     哎呀!御妻呀!不料堂堂帝王,如此结局。祖宗千辛万苦,创下万里江山,一旦丧在我手。当此海内分崩,立锥之地,也无有恢复中原之望。惟有一死,以谢天下。想御妻乃堂堂国母,太子乃金枝玉叶,流寇入宫,难免白璧之玷。御妻深明大义,你且自去主张吧!

周后   (白)     妾侍陛下一十八载。如今国破家亡,妾怎敢不死?费宫人,看白绫伺候!

     (唱)     拜别万岁寻自尽,

(周后自缢。)
太子、
永王、
宣王、

公主   (同白)    母后!

崇祯   (唱)     霎时间天愁地惨人亦昏。

(袁妃上。)

袁妃   (白)     参见万岁!

崇祯   (白)     啊,贵妃,李闯看看杀进宫来,你是死啊,还是逃呢?

袁妃   (白)     妾妃受恩深重,自然是死!

崇祯   (白)     好!白绫在此,你也随皇后去吧!

袁妃   (白)     妾妃领旨!

(袁妃自缢。)

费贞娥  (白)     启奏万岁:袁妃也自尽了。

崇祯   (白)     死得好!就命将她二人尸首掩埋起来。

费贞娥  (白)     领旨!

崇祯   (白)     宫女、太监们,你们也各自逃生去吧!

四太监、
四宫女、

费贞娥  (同哭)    喂呀万岁呀!

(四太监、四宫女、费贞娥同下。)

崇祯   (白)     儿是长平?

公主   (白)     正是孩儿。

崇祯   (白)     哎呀!且住!这冤家若是留在世上,必遭玷污。朕自有道理。

(崇祯拿剑。)

崇祯   (白)     儿近前来。看剑!

公主   (白)     父王要杀孩儿,孩儿无罪!

崇祯   (白)     儿呀,你是无罪,怎奈你生在这帝王只家,你就大大的有了罪了!

(崇祯杀公主。)

崇祯   (白)     儿呀!非是为父忍心,将儿杀死;少时城破,太庙焚烧,皇陵不保,何况你的性命?故尔将你杀死,以绝为父之念也!

     (唱)     少时闯王把城进,

             看来难保我宗亲。

             故尔杀子亲手刃,

徐高   (白)     哎呀万岁呀!

     (唱)     还当保留大明根!

     (白)     万岁且慢动手,听奴婢一言:万岁与太子乃是国基邦本,万岁以死殉国;太子若是再死,大明江山,岂不永无恢复之日?奴婢情愿保护太子与永、宣二王改装出宫,太子与二王深居宫中,想来无人认识,奴婢竭力保护,倘能逃出京城,也未可知。

崇祯   (白)     你有此忠心?

徐高   (白)     雨露之恩,粉身难报。皇天在上,我徐高保护太子二王出宫,若有二意,天诛地灭!

崇祯   (白)     好哇!真乃是国难现忠臣!你等改装去宫去吧!

太子、
永王、

宣王   (同白)    父王啊!

崇祯   (白)     儿呀!你们自幼生长在皇宫内院,民间情形,一概不知。况且俱在年幼,为父实实放心不下。此番跟随徐高出宫,到了民间,见了年长的叫一声“叔父”、“伯父”,见了年幼的叫一声“兄弟”、“哥哥”,有道是:见人只说三分话,不可全掏一片心!

     (唱)     潜踪匿迹藏行影,

             天涯飘零雁离群。

             父子们别泪似潮涌!

(内喊杀声。)

崇祯   (唱)     喊杀之声入宫廷。

             慈烈、慈昭和慈燖,

             你和徐高父子称。

徐高   (白)     折杀奴婢了!

崇祯   (唱)     事不宜迟快逃命!

     (白)     去吧!

太子、
永王、

宣王   (同白)    父王啊!

(众人自两边分下。)

【第二十一场】

(四宫女同上,投河。费贞娥上。)

费贞娥  (白)     哎呀!

     (唱)     可叹同伴都丧命,

(王承恩上。)

王承恩  (京白)    哎呀!

     (唱)     炮火连天攻内城。

             眼看闯兵破紫禁,

             面前站的费宫人。

费贞娥  (白)     王公公,大事不好了!

王承恩  (京白)    和事惊慌?

费贞娥  (白)     皇后、贵妃俱已自尽,圣上将公主一剑劈死,宫女们都投河自尽了。

王承恩  (京白)    不想宫中有此惨变!我说费宫人,你还不去死吗?

费贞娥  (白)     死的不明不白,济得何事?

王承恩  (京白)    好!你我各有其志。万岁今在何处?

费贞娥  (白)     出神武门去了。

王承恩  (京白)    去的远是不远?

费贞娥  (白)     谅还不远。

王承恩  (京白)    好!待我前去保驾。你自做主张吧!

(费贞娥、王承恩自两边分下。)

【第二十二场】

(崇祯上。)

崇祯   (唱)     尸位素餐文武官,

             闭门不纳忘宗亲。

             折转南宫太庙进,

             愧对祖先不肖孙!

     (白)     祖先呐,祖先!可叹你挣下这锦绣江山,一旦丧在你儿孙之手!崇祯呐,崇祯,这江山丧在你手也!

     (念)     大明江山丧崇祯,只为宠用奸佞臣。上行下效成习惯,不顾廉耻顾金银。

             太平年吃太平俸,事到临头变了心。大臣执政皆如此,遍地狼烟国不存。

     (唱)     文官要钱武惜命,

             断送孤王锦乾坤。

     (白)     哎呀且住!我想李闯杀进宫来,必要焚烧太庙。孤王死后,后何面目见先王于地下。看那厢现有笔砚,我不免晓谕李闯便了!

(崇祯题。)

崇祯   (白)     “崇祯遗笔,晓谕自成:朕与你留殿宫,你与朕留太庙,莫杀我民!”

     (唱)     孤自登基国政乱,

             实无面目见先人。

             出离太庙往前奔!

(崇祯下。王承恩上。)

王承恩  (唱)     不见圣驾哪厢存。

             急急忙忙往前奔!

(王承恩下。)

【第二十三场】

崇祯   (内二黄导板) 霎时间只觉得天昏地暗,

(崇祯上。)

崇祯   (二黄散板)  社稷倾宫阙破好不惨然!

             披发遮面往前趱,

(王承恩上。)

王承恩  (京白)    万岁保重!

崇祯   (二黄散板)  又只见王承恩站在面前。

     (白)     王承恩,外面怎么样了?

王承恩  (京白)    流寇进攻皇城,襄成伯众寡不敌,战死棋盘街啦!

崇祯   (白)     哎呀!

     (二黄散板)  听说是李国桢尽忠血染!

             点点珠泪洒胸前。

     (白)     襄成伯一死,国家休矣!你不去逃生,前来做甚?

王承恩  (京白)    奴婢特来保驾。

崇祯   (白)     朕已成了孤家寡人,你还保的什么“驾”?快快逃命去吧!

王承恩  (京白)    万岁说的哪里话来?奴婢身受国恩,岂能一人逃命?你我君臣,要死也死在一处!

崇祯   (白)     苦之极矣!前面什么所在?

王承恩  (京白)    乃是煤山。

崇祯   (白)     速速带路。

     (二黄散板)  这时候顾得泪流满面,

             海宇崩国家乱何处平安?

             王承恩带路往前趱!

             不觉到寿皇亭一带煤山。

王承恩  (京白)    来此已是煤山。请万岁休息片时。待奴婢想一良策,保护万岁逃出皇城,再图后举。

崇祯   (白)     哎呀且住!难得王承恩如此忠心。只是国家已破,海内分崩,我焉能一人逃走?也罢!看那旁有一槐树,孤就在此归天吧!

             王承恩,快去打探李闯兵势如何,速速报与朕知。

王承恩  (京白)    奴婢遵命!

崇祯   (白)     你去呀!

王承恩  (京白)    奴婢就去。

崇祯   (白)     你快些去呀!

王承恩  (京白)    奴婢去也!

(王崇恩下。)

崇祯   (叫头)    且住!

     (白)     看此情形,大势去矣。想我也是一朝人王帝主,难道说我还落在闯贼之手么?我不免咬破指尖,修下血诏,晓谕闯贼,保护孤的好子民,也就是了。

     (二黄散板)  含悲泪将衣襟急忙扯断,

             咬牙关破中指鲜血不干。

(崇祯题诗。)

崇祯   (念)     “德薄承天命,登基十七年。朕非亡国主,误国有谗奸。

             去冠发覆面,缢死在煤山。尸体任碎灭,百姓要垂怜!”

     (二黄碰板)  洪武爷创天下传留已遍,

     (二黄原板)  传流了三百年锦绣江山。

             都只为先王爷宠信太监,

             魏忠贤与王振朋比为奸。

             闭言路塞贤门朝政不管,

             传到了我崇祯承继江山。

             朱由检未登基国政已乱,

             勉精神图励治一十七年。

             初登基灭却了掌宫太监,

     (二黄三眼)  并非是我朝中无有能贤。

             恨只恨那李闯山西造反,

             满朝中文武官尸位素餐。

             边报来文班臣心惊胆战,

             武班中一个个袖手旁观。

             最可叹周遇吉尽忠殉难,

             最可叹李国桢战死棋盘。

             巩永固空有那忠心肝胆,

             怎奈他赤手空拳难擎天。

             曹化淳献彰仪九城混乱,

             赐白绫皇后贵妃一个个命染黄泉。

             怕的是儿女们白璧有玷,

             因此上将公主剑劈阶前。

             并非是孤心忍搜宫杀院,

             自古道破巢下复卵已见,国亡君死份所当然。

             为国政并未曾失于勤勉,

             只落得口无言默对苍天。

             破皇城神鬼哭天昏地暗,

             也是孤气数终披发跌足独一人来在煤山。

             到如今孤有罪皇天实鉴,哭也枉然,临死心酸。

             在煤山只哭得肝肠寸断,

             望长空洒血泪湿透衣衫。

             到如今大势去谁人怀念,

             复社稷整江山难上加难。

             今日里在煤山为国殉难,

             望空中遥叩拜先帝龙颜。

             不孝孙朱由检才疏学浅,

             愧对那祖先们创业艰难。

             叩罢头解丝绦自寻短见,先皇爷呀!

(崇祯自缢。王承恩上。)

王承恩  (二黄散板)  果然是我主爷命丧煤山。

     (京白)    果然万岁自缢身死。看那旁还有一树,我不免跟随万岁前去,也落得个青史名标,万古流芳。万岁慢走,王承恩保驾来也!

(王承恩自缢。落幕。)
(完)


浏览次数:24521 ┊ 字数:22243 ┊ 最后更新:2013年09月12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