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父子圆》

主要角色
伍员:老生
伍辛:小生

情节
伍员兴兵伐楚,破昭关,劈卞庄,直奔飞天山。楚上大夫费无极闻讯大震,急以重资往聘飞天豹。飞天豹乃伍员之子,原名伍辛,自父逃走,为叔父伍通更名抱至飞天山,教练武艺,伺机报仇。费无极既至,伍通深知时机成熟,因而曲情款待,以俟伍员。不意伍辛为费无极所激,私自上阵,生擒二将;父子大战,各不相让。事为伍通揭破。伍员父子,从此团圆;费无极全家,终于被斩。

根据《京剧汇编》第四十二集:尚维贞藏本整理

录入:陈光祥

相关剧本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485.80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刘展雄上,起霸。)

刘展雄  (〖点绛唇〗) 仗义英豪,

(焦休欣上,起霸。)

焦休欣  (〖点绛唇〗) 雄心藏包;

(姜立上,起霸。)

姜立   (〖点绛唇〗) 诛馋暴,

(石豹上,起霸。)

石豹   (〖点绛唇〗) 敌将难逃,

刘展雄、
焦休欣、
姜立、

石豹   (同〖点绛唇〗)齐唱凯歌早。

刘展雄、
焦休欣、
姜立、

石豹   (同白)    俺——

刘展雄  (白)     刘展雄。

焦休欣  (白)     焦休欣。

姜立   (白)     姜立。

石豹   (白)     石豹。

刘展雄  (白)     列位将军请了!

焦休欣、
姜立、

石豹   (同白)    请了!

刘展雄  (白)     盟辅伍三哥借吴伐楚,我等齐到辕门伺候。

焦休欣、
姜立、

石豹   (同白)    请!

(刘展雄、焦休欣、姜立、石豹同下。)

【第二场】

(四白龙套、四上手、中军引伍员同上。)

伍员   (〖粉蝶儿〗) 楚国豪强,

             俺本是楚国豪强。

             为天伦冤仇难放,

             借吴兵,斩将擒王。

             且看俺:

             旗开胜,谗臣扫荡。

     (念)     昔年斗宝在临潼,四海俱尊盟辅公。弃走樊城吴国奔,转瞬不觉白头翁。

     (白)     本帅,姓伍名员字子胥,楚国监里人也。亡父伍奢,生为楚臣,位列台鼎。只为昏王听信费无极奸谋,父纳子妻,我父谏奏,全家诛戮。又命武城黑带兵捉拿于我。夫人尽节,幼子伍辛寄托齐国鲍目抚养。是俺弃走樊城,投奔吴国,借取倾国人马,灭楚报仇。今乃黄道吉日,祭旗点兵。

             中军!

中军   (白)     有!

伍员   (白)     请众位将军进帐!

中军   (白)     众位将军进帐!

(刘展雄、焦休欣、姜立、石豹同上。)
刘展雄、
焦休欣、
姜立、

石豹   (同白)    参见元帅!

伍员   (白)     众位将军少礼。

刘展雄、
焦休欣、
姜立、

石豹   (同白)    谢元帅!

伍员   (白)     众位将军,俺伍员今借大兵,非夺楚之社稷,实报满门冤仇。此番兵发楚国,休要搅扰黎民,必须人人奋勇,个个争先,听我令下。

刘展雄、
焦休欣、
姜立、

石豹   (同白)    啊!

伍员   (唱)     臣尽忠子尽孝皆是恩养,

             昔孟母曾三迁教子名扬。

             俺不是图王业一统执掌,

             也不是周朝的伐纣武王。

             楚平王败人伦难以尽讲,

             费无极使毒计胜似虎狼。

             俺借兵今要将楚国扫荡,

             众将官要协力奋勇争强。

             摆香案祭山川祈祷神将——

(伍员摆香案。)

伍员   (白)     祝告山川社稷,旗纛尊神:本帅伍子胥,今借吴兵伐楚,但愿此去旗开得胜,马到成功!

     (唱)     逢深山开栈道遇水搭桥梁。

     (白)     众将官!

刘展雄、
焦休欣、
姜立、
石豹、
四白龙套、

四上手  (同白)    有!

伍员   (白)     兵伐楚国!

刘展雄、
焦休欣、
姜立、
石豹、
四白龙套、

四上手  (同白)    啊!

(〖五马江儿水〗。众人同下。)

【第三场】

(四蓝龙套、四校刀手引卞庄同上。)

卞庄   (引子)    丹心辅楚,压各国,将勇兵强。

     (念)     周室武王伐商汤,后分列国俱豪强。皆是诸侯霸疆土,西秦无知自尊王。

     (白)     某,卞庄。楚国为臣。奉命镇守昭关。每逢三、六、九日,操兵演将,以防变乱。

             众将官!

四蓝龙套、

四校刀手 (同白)    有!

卞庄   (白)     兵下校场!

四蓝龙套、

四校刀手 (同白)    啊!

报子   (内白)    报!

(报子上。)

报子   (白)     启帅爷:今有伍员借来吴国人马,攻伐楚邦。看看离昭关不远。

卞庄   (白)     噢!伍子胥借来吴国兵马,攻伐楚邦么?

报子   (白)     正是。

卞庄   (白)     再探!

报子   (白)     啊!

(报子下。)

卞庄   (白)     胆大伍员,竟敢前来送死!

             众将免操,候某披挂,同去捉拿子胥。掩门!

四蓝龙套、

四校刀手 (同白)    啊!

(众人同下。)

【第四场】

伍员   (内白)    众将官!

刘展雄、
焦休欣、
姜立、
石豹、
四白龙套、

四上手  (内同白)   有!

伍员   (内白)    趱行者!

刘展雄、
焦休欣、
姜立、
石豹、
四白龙套、

四上手  (内同白)   啊!

(〖牌子〗。四白龙套、四上手、中军、刘展雄、焦休欣、姜立、石豹引伍员同上。)

伍员   (白)     前军为何不行?

刘展雄、
焦休欣、
姜立、
石豹、
四白龙套、

四上手  (同白)    离昭关不远。

伍员   (白)     人马列开!

刘展雄、
焦休欣、
姜立、
石豹、
四白龙套、

四上手  (同白)    啊!

伍员   (唱)     记得当年弃楚樊,

             投吴阻隔在昭关。

             东皋公仁慈救某难,

             七日七夜两鬓斑。

             皇甫先生巧装扮,

             他充伍员我过关。

             落难英雄今复返,

             未进楚国泪不干。

             一家冤魂谅不散,

     (哭头)    爹娘啊!

     (唱)     报仇雪恨方心安。

             平阳扎营造战饭!

刘展雄、
焦休欣、
姜立、
石豹、
四白龙套、

四上手  (同白)    啊!

伍员   (唱)     一路辛苦须饱餐。

     (白)     且喜安营已毕。众位贤弟!

刘展雄、
焦休欣、
姜立、

石豹   (同白)    三哥!

伍员   (白)     为兄昔年弃楚离樊,前往吴国借兵,行至此地,昭关阻拦。多感东皋公、皇甫纳设计救我出关。兵临楚境,当去酬谢。

刘展雄  (白)     三哥知恩报恩,有德报德,真是义气英雄!

报子   (内白)    报!

(报子上。)

报子   (白)     启元帅:昭关守将出马讨战。

伍员   (白)     再探!

报子   (白)     啊!

(报子下。)

伍员   (白)     我想此关,前者乃是米男窪镇守。如今不知守将何人,知我行军疲倦,为此趁时杀来。

             众将官!

刘展雄、
焦休欣、
姜立、
石豹、
四白龙套、

四上手  (同白)    有!

伍员   (白)     抬枪带马!

刘展雄  (白)     且慢!三哥今伐楚邦,未见一阵,元帅就要出马,岂不失了我军锐气?让俺刘展雄抢个头功,亦好长驱进发。

伍员   (白)     贤弟既要前去,带领随行兵将,攻打头阵!

刘展雄  (白)     得令!

(伍员下,中军随下。)

刘展雄  (白)     众将官!

焦休欣、
姜立、
石豹、
四白龙套、

四上手  (同白)    啊!

刘展雄  (白)     迎敌楚兵去者!

焦休欣、
姜立、
石豹、
四白龙套、

四上手  (同白)    啊!

(众人同下。)

【第五场】

(四白龙套、四上手引刘展雄同上。四蓝龙套、四校刀手引卞庄同上,同会阵。)

刘展雄  (白)     楚将休催战马,通名受死!

卞庄   (白)     小儿听着!某乃昭关首将卞庄。尔通名上来!

刘展雄  (白)     听者!某乃伍盟辅结拜义弟刘展雄是也!

卞庄   (白)     无名匹夫,放马过来!

(刘展雄、卞庄同开打,刘展雄杀卞庄,四白龙套、四上手同抢关,同下。)

【第六场】

(伍辛上。)

伍辛   (引子)    天山峻岭,父仗义,打富济贫。

     (念)     文韬武略晓,捉虎如狸猫。一怒山岳震,万军俱溃逃。

(四喽兵自两边分上。)

伍辛   (白)

             众喽兵!

四喽兵  (同白)    有!

伍辛   (白)     带了应用之物,山下去者!

四喽兵  (同白)    啊!

伍辛   (白)     正是:

     (念)     欲图名扬显,勤学在少年!

     (唱)     论奇才武封侯文当拜相,

             忠于国孝于亲男儿自强。

             飞天豹虽英雄才能埋葬,

             也只好入深山捉虎擒狼。

(伍辛、四喽兵同下。)

【第七场】

(四青袍、院子引费无极同上。)

费无极  (引子)    舌似青锋,斩群臣,任意纵横!

     (念)     自夸昔年计谋奇,无祥女改马昭仪。引得平王人伦丧,昧心父纳亲子妻。

     (白)     老夫,费无极。官居上大夫。平王晏驾,太子赵王接位。自从害死伍氏全家,楚国大事,归我执掌。正是:

     (念)     人生有计须当用,笑骂传言耳装聋。

(探子上。)

探子   (念)     吴国兵马雄壮,子胥攻灭楚邦。

     (白)     启相爷:伍子胥借来吴国兵将,要报父母冤仇。昭关已破,卞庄阵亡。特禀丞相知道。

费无极  (白)     啊,有这等事!再探!

探子   (白)     啊!

(探子下。)

费无极  (白)     哎呀且住!想那伍员全家被老夫所害。此番借兵前来,岂能与我干休?闻得飞天山有一飞北达,他子飞天豹,英勇无敌。待我奏知幼主,备定礼物,聘请他父子挡住子胥兵马不进楚邦,叫他空来一场。

             来!

四青袍  (同白)    有。

费无极  (白)     打道上朝!

四青袍  (同白)    啊!

(〖牌子〗。众人同下。)

【第八场】

(四喽兵引伍辛同上。)

伍辛   (唱)     严父威名霸山岗,

             聚义胜似称帝王。

             随带喽兵麾下将,

             行围射猎捉虎狼。

四喽兵  (同白)    来到山下。

伍辛   (白)     撒下围场!

四喽兵  (同白)    啊!

伍辛   (白)     好山景也!

     (唱)     行围射猎把心散,

             无边风景在深山。

             堪笑王侯与仕宦,

             不及渔樵心内安。

(虎形上,冲下。三喽兵同追下。)

喽兵甲  (白)     猛虎过去。

伍辛   (白)     哎呀妙啊!

     (唱)     松林走兽真大胆,

             敢到围场把食餐。

             真是野马归厩圈,

             孤雁无巢落沙滩。

     (白)     且住!喽兵追赶一虎,待俺前去擒他便了!

     (唱)     哪吒降龙到海岸,

             俺今伏虎入山峦。

(伍辛、喽兵甲同下。三喽兵追虎形同上。伍辛、喽兵甲同上。)

伍辛   (唱)     你出深山该遭难,

             俺惯在龙头把角扳。

             山路崎岖不平坦,

(伍辛打虎形、虎形死。)

伍辛   (唱)     未食君禄枉奇男。

     (白)     众喽兵!

四喽兵  (同白)    有!

伍辛   (白)     回山去者!

四喽兵  (同白)    啊!

(四喽兵抬虎形引伍辛同下。)

【第九场】

(伍通上。)

伍通   (引子)    隐名山巢,叹全家,冤仇未报。

     (念)     忆昔当年弃楚樊,转瞬光阴须发斑。满门诛戮死凄惨,逢人不敢泄机关。

     (白)     老夫,姓伍名通字子达,乃伍奢之义子。大哥伍尚,三弟伍员。只为平王父纳子妻,义父谏奏,费无极进谗,害我全家。弟媳贾氏尽节。三弟将子寄托齐邦鲍目哺养,他弃了樊城。是我将侄儿伍辛抱回。伯侄避难,来到天目山。喜有喽兵立我为主,改名飞北达。侄儿改名天豹,今年一十八岁。我已传他武艺,且候机会,再将冤仇说明。正是:

     (念)     举家冤仇恨,指日要报明。

(四喽兵抬虎形引伍辛同上。)

伍辛   (念)     行围射猎擒猛虎,夸俺英雄世间无。

     (白)     爹爹在上,孩儿拜揖,

伍通   (白)     我儿少礼,坐下。

伍辛   (白)     谢坐!爹爹,孩儿出外射猎,有一猛虎,被儿打死了。

伍通   (白)     我儿强公胜祖。

伍辛   (白)     爹爹夸奖。

(伍辛向四喽兵。)

伍辛   (白)     将虎搭下去!

(四喽兵抬虎形同下。)

伍辛   (白)     适才孩儿回山,路上有人言道:伍盟辅借了吴国兵马,要来灭楚,不久要打从山下经过。

伍通   (白)     啊!伍盟辅兵马要从我山下经过?

伍辛   (白)     正是。

伍通   (白)     噢!

     (唱)     闻听三弟兵马到,

             假意吃惊暗泪抛。

             恨煞平王去世早,

             无极奸贼命难逃。

伍辛   (白)     爹爹想些什么?

伍通   (白)     伍员兵到,这飞天山正当道路,只怕安身不稳了。

伍辛   (白)     啊爹爹,那伍员是甚等好汉,爹爹为何这样怕他?

伍通   (白)     咳,伍盟辅的威名,我儿哪里知道噢!

     (唱)     临潼会上曾斗宝,

             势压各国众英豪。

             斩将擒王如削草,

             枪尖一举人难逃。

伍辛   (白)     如此之勇!那是他多大年岁?

伍通   (白)     那时节么,他只有一十八岁。

伍辛   (白)     如此说来,是与孩儿今年同庚。

伍通   (白)     正是。他保定平王,去至临潼赴会,双鞭活擒赖皮豹。

伍辛   (白)     那赖皮豹必是一勇之夫,无能争杀。

伍通   (白)     那赖皮豹之事倒也罢了。儿可知红雀山刘展雄么?

伍辛   (白)     爹爹常说刘展雄乃是无敌好汉。就是此人么?

伍通   (白)     正是此人,他在红雀山前打劫珠宝,刀劈苟于,鞭打姜驿,生擒石傅,人人害怕,个个担惊。

伍辛   (白)     真乃好汉!

伍通   (白)     鲁国有一秋胡,乃舌辩之士,指望顺说展雄归降。被他大喊一声,吓得秋胡滚落马鞍,倒卧疆场。

伍辛   (白)     展雄如此凶勇,诸侯怎得过去呢?

伍通   (白)     那时伍子胥在诸侯面前夸下海口,只要单身独骑,收伏展雄。

伍辛   (白)     但不知他怎样收伏展雄?

伍通   (白)     二人对阵,子胥爱展雄乃是好汉,当面不好使他出丑,只杀得金乌西坠,玉兔东升。子胥将他引至红雀山后,一鞭将展雄打下马来!

伍辛   (白)     哎呀,可惜失了威名了!

伍通   (白)     儿呀!

     (唱)     强中自有强中手,

             武艺高出他一头。

伍辛   (白)     那展雄他怎么样了?

伍通   (白)     他二人拜为少兄老弟,就把秦国的机关泄漏了。

伍辛   (白)     秦国什么机关?

伍通   (白)     他言道:秦穆公要灭各路诸侯,计设临潼会,殿前立一铜鼎,有能举起者,称为盟辅,佩剑挂印。

伍辛   (白)     何人举起?

伍通   (白)     天下英雄,谁不想佩剑挂印?齐到铜鼎面前。子胥一怒,拳打卞庄,脚踢朱龙,力举铜鼎,压倒诸侯,佩剑挂印,俱称他“盟辅将军”!

伍辛   (白)     他既是楚臣,为何借兵,反打楚邦,是何情由?

伍通   (白)     因他在临潼会上为媒,秦、楚割了衣襟,楚国世子米建与秦国无祥公主两下结了婚姻。平王差一臣子往秦国迎亲。那臣子是个误国奸贼,他与米建世子不睦,将金顶轿改换银顶轿,无祥女改换马昭仪,那昏王父纳子妻,败坏人伦了。

伍辛   (白)     难道就无忠良谏奏么?

伍通   (白)     子胥之父谏奏,满门斩首;又命大将武城黑去至樊城捉拿子胥。子胥有一义兄,拖了伍氏之子,逃往外乡,子胥之妻贾氏尽节一死了。

伍辛   (白)     盟辅子胥呢?

伍通   (白)     子胥杀出樊城,投奔吴国,借来兵马,要报满门冤仇。

(伍通哭。)

伍辛   (白)     爹爹为何悲伤?

伍通   (白)     可怜一家忠良,死得凄惨哪!

(伍通哭。)

伍辛   (白)     听爹爹之言,子胥是个英雄好汉?

伍通   (白)     本来是英雄好汉。

伍辛   (白)     好哇!他要从山下经过,待孩儿挡住要道,与他比比武艺。

伍通   (白)     唗!那子胥英勇,天下无敌。儿敢出此狂言?

伍辛   (白)     孩儿不敢!

报子   (内白)    报!

(报子上。)

报子   (白)     启大王:楚国费大夫到。

伍通   (白)     啊,敢是那费无极么?

报子   (白)     正是。

伍通   (白)     到我山寨,必有情由。

             我儿回避了。

伍辛   (白)     是。

     (念)     正在听父训,忽有外人来。

(伍辛下。)

伍通   (白)     吩咐喽兵伺候!

报子   (白)     喽兵伺候!

(报子下。四喽兵同上。)

四喽兵  (同白)    参见大王。

伍通   (白)     站立两厢!

四喽兵  (同白)    是。

伍通   (白)     费无极到此,叫拿就拿,叫绑就绑!

四喽兵  (同白)    遵命。

伍通   (白)     吩咐有请!

喽兵甲  (白)     有请费大夫!

(四青袍引费无极同上,四青袍同下。)

费无极  (白)     啊,老大王!

伍通   (白)     费大人!请进!

费无极  (白)     请!

(费无极、伍通同进。)

伍通   (白)     请坐!

费无极  (白)     有坐。

伍通   (白)     不知费大人驾到,未曾远迎,当面恕罪!

费无极  (白)     岂敢!

伍通   (白)     驾到荒山,必有贵干?

费无极  (白)     只为逆臣伍子胥统领人马搅乱楚邦,我主言道:命老大王挡住他的人马不进楚邦,酬谢黄金百斛。这是礼单,大王请看!

(费无极呈礼单。)

伍通   (白)     待我一观。

(伍通看礼单。〖牌子〗。)

伍通   (白)     原来为伍子胥借吴伐楚,要我父子杀退吴兵?

费无极  (白)     正是。

伍通   (白)     这有何难?我父子退他兵将就是,何用厚礼?

费无极  (白)     这是我主敬意,望乞收纳!

伍通   (白)     大夫如此诚心,老夫愧领了。

费无极  (白)     擒了伍子胥,献于我主,还有重谢。

伍通   (白)     待我与小儿商议。大夫请到后帐,头目奉陪!

费无极  (念)     全仗大王雄才展,

伍通   (念)     要擒子胥有何难!

(四喽兵引费无极同下。)

伍通   (白)     且住!我时常想报满门冤仇,杀此奸贼;谁知他自投罗网。我且假装有病,等我三弟兵到,自有杀贼之日。费无极呀费无极,天堂有路你不去,地狱无门闯进来。好奸贼!

(伍通下。)

【第十场】

(四白龙套、四上手、中军、刘展雄、焦休欣、姜立、石豹引伍员同上。)

伍员   (白)     前军为何不行?

刘展雄、
焦休欣、
姜立、
石豹、
四白龙套、

四上手  (同白)    前面一寨,无令不敢前进。

伍员   (白)     人马列开!

刘展雄、
焦休欣、
姜立、
石豹、
四白龙套、

四上手  (同白)    啊!

伍员   (白)     众位贤弟,我兵夺了昭关,此处又有一寨,定是贼寇。哪位贤弟带兵洗山?

刘展雄  (白)     小弟愿带人马洗山。

伍员   (白)     众位贤弟随同前去!

刘展雄、
焦休欣、
姜立、

石豹   (同白)    得令!

(刘展雄、焦休欣、姜立、石豹同下。)

伍员   (白)     就在此扎住营盘!

四白龙套、

四上手  (同白)    啊!

(〖牌子〗。众人同下。)

【第十一场】

(费无极上。)

费无极  (念)     全凭三寸舌,激动年幼人。

     (白)     飞北达老儿收了礼物,不发人马。且等飞天豹出来,我用言语激动于他。

(伍辛上。)

伍辛   (念)     父王按兵不动,使我心内懵懂。

费无极  (白)     啊殿下,但不知老大王得何病症?

伍辛   (白)     乃是忧虑愁烦。

费无极  (白)     想必怕那伍子胥,故而不发人马?

伍辛   (白)     大人休出此言!非俺夸口,今日出马,立退吴兵;明日交锋,必擒伍子胥!

费无极  (白)     殿下既有此本领,何不出马?

伍辛   (白)     如此休要叫俺爹爹知道,待俺擒那伍子胥、刘展雄见你便了。

费无极  (白)     我与你瞒过就是。

伍辛   (白)     众喽兵!

四喽兵  (内同白)   有!

伍辛   (白)     迎敌去者!

四喽兵  (内同白)   啊!

(四喽兵同上。费无极下。刘展雄、焦休欣、姜立、石豹同上,与伍辛会阵。)

刘展雄  (白)     呔!马前小将通名受死!

伍辛   (白)     俺乃红袍殿下飞天豹。吴将留名!

刘展雄  (白)     俺乃伍盟辅结拜义弟刘展雄。

焦休欣  (白)     焦休欣。

姜立   (白)     姜立。

石豹   (白)     石豹。

伍辛   (白)     无名之将,快叫伍子胥前来会俺,饶尔不死!

刘展雄  (白)     一派胡言!放马过来!

(刘展雄、焦休欣、姜立、石豹、伍辛同开打。伍辛连擒姜立、石豹,刘展雄、焦休欣同败下,伍辛追下。)

【第十二场】

(费无极上。)

费无极  (白)     楚国权臣,压文武,哪个不尊。

     (念)     忆昔秦、楚许姻亲,计使平王败人伦。子胥今报父仇恨,楚王失国我失身。

     (白)     老夫,费无极。楚国为臣。官拜上大夫。当年害死伍氏全家,子胥潜逃,投奔吴国。今借来兵马,要报满门冤仇。适才飞天豹下山去了,要擒伍子胥、刘展雄。这般时候不见回山。

伍辛   (内白)    众喽兵,回山!

四喽兵  (内同白)   啊!

(四喽兵、伍辛押姜立、石豹同上。)

费无极  (白)     啊殿下!

伍辛   (白)     将他二人押到后寨,不要叫大大王知道。

四喽兵  (白)     遵命!

(四喽兵押姜立、石豹同下。)

费无极  (白)     得胜回来,恭喜殿下!

伍辛   (白)     擒来二将,可曾看见?

费无极  (白)     老夫也曾看见。殿下擒得伍子胥今在何处?

伍辛   (白)     俺不曾见他。

费无极  (白)     哎呀,谢天谢地!

伍辛   (白)     谢什么天地?

费无极  (白)     殿下幸喜无有见着伍子胥;你若见他,定要擒你与他二将报仇。

伍辛   (白)     大人你真真要那伍子胥么?

费无极  (白)     我要他,你不能擒来,也是枉然。

伍辛   (白)     你不要叫俺父王知道。待俺二次下山,擒那伍子胥便了!

费无极  (白)     我与你瞒过就是。

伍辛   (白)     大人请退!

费无极  (白)     请!

伍辛   (白)     众喽兵!

四喽兵  (内同白)   有!

伍辛   (白)     迎敌去者!

四喽兵  (内同白)   啊!

(四喽兵同上。)

伍辛   (唱)     丈夫出言如染皂,

             岂似风声过耳消?

             英雄一怒泰山倒,

             看俺下海擒金鳌。

(四喽兵、伍辛同下。)

费无极  (唱)     但愿吴兵齐退了,

             老夫独霸在当朝。

(费无极下。)

【第十三场】

(四白龙套、四上手引伍员同上。)

伍员   (唱)     长驱直进兵统领,

             能征惯战吴国兵。

             英雄个个齐奋勇,

             眼看楚国指日平。

(刘展雄、焦休欣同上)。
刘展雄、

焦休欣  (同白)    参见元帅!

伍员   (白)     二位贤弟为何这等模样?

刘展雄  (白)     启元帅:这飞天山有一红袍小将,名叫飞天豹,十分骁勇,生擒姜立,活捉石豹,小弟被他打了一鞭。

焦休欣  (白)     小弟也中了他一枪。败回营来。

报子   (内白)    报!

(报子上。)

报子   (白)     启元帅:飞天山小将要元帅出马。

伍员   (白)     再探!

报子   (白)     啊!

(报子下。)

伍员   (白)     二位贤弟看守营寨。

刘展雄、

焦休欣  (同白)    元帅小心了!

(刘展雄、焦休欣同下。)

伍员   (白)     众将官!

四白龙套、

四上手  (同白)    有!

伍员   (白)     抬枪带马!

四白龙套、

四上手  (同白)    啊!

(伍员上马,四白龙套、四上手、伍员同走小圆场。四喽兵引伍辛同上,同会阵。)

伍员   (白)     马前来的敢是飞天豹?

伍辛   (白)     然!来将通名!

伍员   (白)     本帅盟辅伍子胥。

伍辛   (白)     啊,你就是伍子胥?

伍员   (白)     伍盟辅。

伍辛   (三笑)    哈哈!哈哈!啊哈哈哈……

伍员   (白)     为何发笑?

伍辛   (白)     我道你是三头六臂;原来是个白发老儿,敢称“盟辅”?来来来,与俺交战几合!

伍员   (笑)     哈哈哈……

     (白)     这员小将令人疼爱。

伍辛   (白)     呔!你敢是怯战?

伍员   (白)     休得胡言!俺盟辅有话对你言讲。

伍辛   (白)     要战就战;俺不听你“盟辅”二字。

伍员   (白)     众将官!

四白龙套、

四上手  (同白)    有!

伍员   (白)     押住阵角!

四白龙套、

四上手  (同白)    啊!

伍员   (唱)     交锋对垒战疆场,

伍辛   (白)     看枪!

伍员   (白)     唗!

     (唱)     小将勒马暂停枪。

             俺姓伍名员武艺广,

             临潼会上曾显扬。

             只为平王人伦丧,

             父纳子妻乱纲常。

             我父谏奏斩法场,

             满门俱在刀下亡。

             我伐楚邦非愚莽,

             要报父仇罪平王。

             今见将军精神爽,

             劝你马前快投降。

伍辛   (白)     住口!

     (唱)     子胥休要胡言讲,

             藐视英雄目无光。

             休提临潼赴会场,

             举鼎势压各国王。

             俺笑那些无用将,

             让你一人逞刚强。

             盟辅大印你执掌,

             夸你英雄世无双。

             借兵伐楚我不挡,

             带兵洗山太猖狂!

             降俺方可把阵让,

             我父收你做二大王。

伍员   (白)     唗!

     (唱)     不听良言反冲撞,

伍辛   (唱)     定要与你论高强。

伍员   (唱)     金枪无眼须思想,

伍辛   (唱)     擒你犹如手探囊。

(伍员、伍辛同开打,同下。)

【第十四场】

(四文堂引伍通同上。)

伍通   (唱)     耳听山下战鼓响,

             急急忙忙出营房。

     (白)     老夫,伍通。乃太傅伍奢之义子。只因三弟伍员,吴国借兵,前来伐楚。费无极来聘我父子杀退吴兵。是我假装有病。闻知三弟兵马已到。费无极这奸贼激怒我儿,盗了令箭,带兵下山,擒来二将,收在后寨。竟瞒了老夫。这个奴才又下山去了。是我与他未曾说明。他父子征杀,三弟若有损伤,那还了得?

             众喽兵!

四文堂  (同白)    有!

伍通   (白)     随我登山去者!

四文堂  (同白)    啊!

伍通   (唱)     自悔真言未曾讲,

             三弟领兵来山岗。

             急忙迈步战场往,

             恐他父子有损伤。

(四文堂、伍通同走圆场,同登山。伍员上。)

伍员   (白)     好将啊好将!

     (唱)     我爱小将武艺广,

             伍员不忍将他伤。

             可惜埋名落草莽,

(伍辛上,开打,伍员下。)

伍辛   (唱)     谅你难逃这杀人场。

(伍辛追下。)

伍通   (白)     且住!前面败的是我三弟,后面追赶的乃是伍辛这个奴才。哎呀儿呀,前面败的老将乃是你父,你天豹名字是伯父与你改的,儿叫伍辛哪!这个畜生只顾交锋,他哪里听得见哪!三弟呀三弟,你老了哇!

     (唱)     临潼会上英雄壮,

             各国诸侯惧顺降。

             看看容颜改了像,

     (夹白)    三弟呀!

     (唱)     转眼鬓发白如霜。

     (白)     又杀来了!

(伍员上。)

伍员   (唱)     对敌交锋原不让,

             我爱他是少年郎。

             想起我儿别人养,

(伍辛上。)

伍辛   (白)     哪里走?

     (唱)     举鼎威名虚传扬。

(伍辛、伍员同开打。伍员下,伍辛追下。)

伍通   (白)     伍辛奴才,恃少年之勇,追杀他父。少时转来,待我鸣金收兵!

(伍员、伍辛同上,同架住。)

伍通   (白)     众喽兵!

四文堂  (同白)    有!

伍通   (白)     鸣金收兵!

四文堂  (同白)    啊!

(四文堂、伍通同下。)

伍辛   (白)     且慢!

伍员   (白)     飞天豹,你为何不战?

伍辛   (白)     住了!我是盗令出战,就有违背父命之罪。山上鸣金收兵,乃是俺父王号令,俺要回山请罪。明日定来擒你!

伍员   (白)     你父何名?

伍辛   (白)     父讳北达。

伍员   (白)     儿是孝子,明日须要早来!

伍辛   (白)     岂肯失信于你!

伍员   (白)     好!请!

伍辛   (白)     请!

     (三笑)    哈哈!哈哈!啊哈哈哈……

(伍辛下。)

伍员   (白)     啊!他的刀法鞭枪与俺一样,但不知何人传授。飞天豹啊飞天豹!儿是少年英雄,可惜埋没深山了!

     (唱)     少年力勇精神壮,

             枪法犹如闪电光。

             某在楚国无人挡,

             今见此子果然强。

             展雄被他鞭伤膀,

             休欣险在枪尖亡。

             武艺与我一般样,

             可惜性傲不肯降。

             约定明日再争仗,

             安排妙计早提防。

             号令一出收兵将,

     (白)     回营!

     (唱)     收他破楚如探囊。

(伍员下。)

【第十五场】

(伍通上。)

伍通   (念)     鸣金收兵将,父子免损伤。

伍辛   (内白)    众喽兵!

四喽兵  (内同白)   有!

伍辛   (内白)    回山!

四喽兵  (内同白)   啊!

(四喽兵引伍辛同上。)

伍辛   (白)     参见爹爹!

伍通   (白)     罢了。我儿一旁坐下。

伍辛   (白)     谢坐!孩儿违背父命,盗令下山,死罪呀死罪!

伍通   (白)     好儿子!好英雄!真乃强公胜祖!从今以后,山寨大事,就让儿执掌!

伍辛   (白)     乃是费无极将儿激怒去的。

伍通   (白)     费无极乃是楚国忠臣,难怪你听他的言语。为父不罪于你。后帐去吧!

伍辛   (白)     谢父王!

(伍辛出。)

伍通   (白)     咳,什么“父王”!

伍辛   (白)     我父王心中不悦,待我听他说些什么。

(伍辛偷听。)

伍通   (白)     伍辛哪伍辛,我把你这个小畜生哪!

     (唱)     天豹本是假名讳,

             世间哪有人姓飞?

             伍辛我儿如梦睡,

             不辨冤仇徒逞威。

             今日骨肉曾对垒,

     (夹白)    伍辛儿呀!

     (唱)     父子难认谁是谁。

伍辛   (白)     啊,教我好不明白!

(伍辛进门。)

伍辛   (白)     啊爹爹!

伍通   (白)     儿还未曾走去么?

伍辛   (白)     啊爹爹,适才说什么“天豹”,又讲什么“伍辛”,叫孩儿好不明白!

伍通   (白)     说的就是我儿你呀!

伍辛   (白)     怎么都是孩儿我呢?

伍通   (白)     为父日前对你说的言语,你可明白?

伍辛   (白)     孩儿愚蠢,望爹爹指教。

(伍辛跪。)

伍通   (白)     起来。

伍辛   (白)     谢爹爹!

伍通   (白)     儿呀!

     (唱)     前言临潼比强胜,

             楚国伍员逞英雄。

             可恨平王失仁政,

             父纳子妻灭人伦。

             忠臣谏奏遭刑问,

     (夹白)    我的儿呀!

     (唱)     祸事出在我家门。

伍辛   (白)     什么“祸事出在我家门”哪?

伍通   (白)     儿呀,那伍子胥你可知道是你什么人?

伍辛   (白)     孩儿不知。

伍通   (白)     前言被害的伍太傅是你什么人?

伍辛   (白)     孩儿也不知。

伍通   (白)     儿可知我是你什么人?

伍辛   (白)     是我爹爹。

伍通   (白)     儿呀,我并非是你的爹爹呀!

伍辛   (白)     哎呀,爹爹呀,快快说与孩儿知道吧!

伍通   (白)     儿呀,我乃太傅螟蛉义子名叫伍通,排行在二。我大哥伍尚,因昏王听信奸言,同儿祖父伍奢被斩法场。奸贼命武城黑去至樊城捉拿你父伍员。可怜你母尽节一死,你父将你寄至齐国鲍目抚养。为伯恐他不能殷勤,我才将你抱回。哎呀儿呀,我是你二伯父伍通,我儿乳名伍辛,与你在阵前争杀的老将伍子胥,那就是你生身之父哇!

伍辛   (白)     哎呀!

(伍辛昏倒。)

伍通   (白)     我儿醒来!

伍辛   (唱)     养儿不报父母恩,

     (三叫头)   爹爹,母亲!爹娘啊!

     (唱)     空在人间十八春。

     (夹白)    伯父啊!

     (唱)     承蒙恩养如山重,

             谁是我家大仇人?

伍通   (白)     儿呀,现在我山寨的费无极,就是我家的仇人。

伍辛   (白)     好贼子!

     (唱)     害我一家未泄恨,

             计使豪杰杀天伦。

             一把宝剑拿在手!

伍通   (白)     哪里去?

伍辛   (唱)     杀死奸贼慰忠魂。

     (白)     哎呀伯父啊!儿有不共戴天之仇,欺天灭伦之事,罪该万死!

伍通   (白)     此乃是伯父为曾说明之故。见了你父,全有伯父担承。

             众喽兵走上!

(四喽兵自两边分上。)

四喽兵  (同白)    参见大王!

伍通   (白)     罢了!命你等速将费无极全家绑起,随定本大王下山去者!

四喽兵  (同白)    啊!

伍通   (白)     正是:

     (念)     举家冤仇恨,

伍辛   (念)     今日要报明!

(众人同下。)

【第十六场】

(四上手引伍员同上。)

伍员   (唱)     天山贼寇兵马胜,

             阻我大军难通行。

             红袍小将面赤粉,

             英雄盖世艺超群。

             好言劝他不归顺,

             约定明日再交兵。

             人马岂可久受困?

(姜立、石豹同上。)
姜立、

石豹   (同唱)    今见英雄出一门。

     (同白)    参见元帅!

伍员   (白)     你二人被飞天豹擒去,怎么回来了?

姜立、

石豹   (同白)    恭喜元帅!贺喜元帅!

伍员   (白)     喜从何来?

姜立、

石豹   (同白)    那飞天山大王乃是元帅的二哥伍通,红袍小将乃是元帅的亲生之子伍辛。那费无极啊!

(〖牌子〗。)

报子   (内白)    报!

(报子上。)

报子   (白)     启元帅:二老爷、少爷到。

伍员   (白)     有请!

(〖牌子〗。伍通、伍辛同上。)

伍员   (白)     二哥!

伍通   (白)     三弟!

伍辛   (白)     爹爹!

伍员   (白)     儿呀!

(〖哭相思〗。)

伍通   (白)     那费无极全家被愚兄绑到,现在辕门。

伍员   (白)     将奸贼全家绑上来!

(四上手押费无极、费妻、费女同上。)

伍员   (白)     好贼子!

     (西皮二六板) 不想奸贼有今日,

             害我的全家血染衣。

             挖尔的心肝难消我的气,

             这也是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插翅难腾飞。

费无极  (唱)     伍将军休要怒冲起,

             我把这从头始末说端的:

             杀你的全家平王有旨意,

             何必大祸往我的身上移?怨我费无极,我是真真的有点屈。

伍通   (唱)     狗奸贼说什么你有屈,

             无祥女改马昭仪是你做的。

             引得平王良心昧,

             败坏纲常父纳子的妻。

             义父上殿本奏起,

             杀我的全家三百余口血染衣。

             不赦的罪魁就是你,

             可知道害人犹如害自己,讲什么你有屈,死者还有余!

费无极  (唱)     说什么无祥女改马昭仪,

             此乃月下老人配就的好夫妻。

             我为的是升官发财得权力,

             不料想虎落平阳被你们犬来欺。

             一死何足惜,

             闲话要少提。

伍辛   (唱)     狗奸贼说此话怎对那天和地?

             按报应就该五雷将你劈。

             可叹我母尽节死,

             害得我全家大小死走逃亡俱分离,东的东来西的西。

             我这双钮的宝剑尔惧也不惧?

费无极  (唱)     不过是割舍挖眼活剥我的皮,无有什么了不的?

伍员   (唱)     害我全家尽是你,

             一口恶气往上提。

             宝剑将儿狗命取!

(伍员杀费无极。)

伍员   (唱)     再杀奸贼结发妻!

(伍员杀费妻。)

伍通   (唱)     乱刀剁死谗臣女!

(伍通杀费女。)

伍员   (唱)     拿住平王活剥皮!

     (白)     众将官!

四上手  (同白)    有!

伍员   (白)     歇兵三日,攻打楚邦去者!

四上手  (同白)    啊!

(〖尾声〗。众人同下。)
(完)


浏览次数:746 ┊ 字数:12819 ┊ 最后更新:2019-05-16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