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战山》

主要角色
秦琼:老生
罗成:小生

情节
隋末,杨林败于罗成,秦琼大笑。杨林恼羞成怒,遂问秦琼以“惊驾”罪。经李渊保奏,得免。秦琼、杨林遂赌:秦琼若胜罗成,杨林输玉带;罗成若胜秦琼,秦琼献己头。秦琼、罗成原为姑表兄弟,罗成之锏法,俱系秦琼授;秦琼之枪法,虽由罗成教,然隐匿不全。故秦琼实则无以胜罗成。及见阵,秦琼以赌头实告。罗成念戚谊,让秦琼一阵,而瓦岗兄弟均笑罗成不胜秦琼。罗成愧极,二次下山,要与秦琼决一死战。秦琼痛哭流涕,责以往事。罗成终被感动,佯败而归。

根据《京剧汇编》第四十一集:何时希藏本整理

录入:小豆子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311.14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罗成上,起霸。)

罗成   (念)     少小英雄志凌云,万马军中显奇能。上阵跨下白龙马,全凭——

(罗成走圆场,四下手自两边分上。)

罗成   (念)     梅花枪一根!

     (白)     俺、罗成。在西魏王李密驾前为臣。前日奉了徐三哥将令,与杨林老儿交战,被俺打了一锏,打得那厮望风而逃。今日又奉将令,前去骂阵。

             众喽兵!

四下手  (同白)    有!

罗成   (白)     站立两厢,听我号令!

四下手  (同白)    啊!

罗成   (唱)     有豪杰在山岗忙传将令,

             叫一声众喽兵细听详情:

             此一番战隋营人人奋勇,

             若退后将尔等插箭游营。

             叫儿郎你与我忙下山岭,

             不杀那杨林贼誓不回营!

(众人同下。)

【第二场】

(秦琼上。)

秦琼   (唱)     解粮打赌把印争,

             会会表弟小罗成。

             秦琼打马往前进,

(罗成上。)

罗成   (唱)     罗成打马随后跟。

秦琼   (唱)     黄骠马坐定秦叔宝,

罗成   (唱)     白龙马坐定小罗成。

秦琼   (唱)     秦琼马上呼表弟,

罗成   (唱)     罗成马上呼表兄。

     (白)     啊,我道是谁,原来是二哥!

秦琼   (白)     我道是谁,原来是贤弟!

罗成   (白)     啊二哥,为何军中打扮?

秦琼   (白)     贤弟不知,愚兄在隋营吃了一份粮饷。

罗成   (白)     如此恕小弟少来恭贺!

秦琼   (白)     岂敢!啊贤弟,可与杨林交过战来?

罗成   (白)     与杨林交过一战,被小弟一锏,打得他望风而逃。

秦琼   (白)     哈哈哈!这隋营中都道贤弟是一员虎将。

罗成   (白)     二哥夸奖了!

秦琼   (白)     是愚兄在辕门外大笑了一声。

罗成   (白)     啊!敢是笑着小弟?

秦琼   (白)     这!哈哈哈……焉敢笑着贤弟?笑只笑杨林不知进退。那时杨林恼羞成怒,将愚兄问了个“惊驾”之罪。

罗成   (白)     多亏何人保奏?

秦琼   (白)     多亏唐国公李千岁保奏,才得活命。我与杨林以人头与蟒袍相赌,前来会战贤弟。兄若不胜,愿输项上人头。啊贤弟,此阵你还是让也不让?

罗成   (白)     这!

秦琼   (白)     怎么?

罗成   (白)     二哥说哪里话来?你我姑表弟兄,漫说一阵,就是三阵两阵,又待何妨。只是让阵便让阵,你我许久未会,这枪头无眼!

秦琼   (白)     贤弟,这锏下无情!

罗成   (念)     若要人不知,

秦琼   (念)     除非己不为。

罗成   (白)     请!

     (唱)     二哥好比汉关公,

秦琼   (唱)     贤弟好比赵子龙。

罗成   (唱)     过五关曾斩六员将,

秦琼   (唱)     长坂坡前救主公。

             叫贤弟让开马能行,

罗成   (唱)     这一锏看在姑表情。

(罗成下。)

秦琼   (笑)     哈哈哈!

     (唱)     好一个情义小罗成,

             假败一阵让我赢。

             两军阵前得了胜,

             蟒袍玉带赌得成。

(秦琼下。)

【第三场】

(罗成上。)

罗成   (唱)     广武山前败了阵,

             催马回到泰山营。

             豪杰打马把山岗上,

众人   (内同白)   罗成败阵,叫我等好笑哇,啊哈哈哈……

罗成   (白)     啊!

     (唱)     又听得众家弟兄发笑声。

             道我不胜秦叔宝,

             羞得豪杰满脸红。

             一恼二次下山岭,

             不胜秦琼不回营!

(罗成下。)

【第四场】

(秦琼上。)

秦琼   (唱)     头戴金盔凤翅缨,

             手拿劈棱锏二根。

             催马来在广武岭,

             瓦岗英雄听详情:

             别的儿郎休出马,

             单要英雄小罗成。

             我这里十骂九不应,

             个个低头不作声。

             豪杰打马下山岭,

(罗成上。)

罗成   (白)     看枪!

秦琼   (白)     啊!

     (唱)     又见表弟怒气冲。

     (白)     啊!他二次下山,为何这般模样?哦哦是了,他乃年幼之人,待我说几句好话,打发他回去。

             啊表弟,你又来了?

罗成   (白)     我来了。

秦琼   (白)     贤弟既已让阵,又来作甚?

罗成   (白)     这个!

秦琼   (白)     哪个?

罗成   (白)     奉了徐三哥将令,请二哥上山赴宴。

秦琼   (白)     愚兄有言在先,得了蟒袍玉带,再上山去看望众家弟兄。

罗成   (白)     啊,你是去也不去?

秦琼   (白)     愚兄不去,你便怎样?

罗成   (白)     你若不去,小弟就要无礼了!

秦琼   (白)     啊,难道愚兄惧你不成?

罗成   (白)     我还怕你不成!

秦琼   (白)     我还惧你不成!

罗成   (白)     我还怕你不成!

秦琼   (白)     哎!

     (唱)     贤弟不必逞刚强,

             刚强怎比楚霸王?

             霸王逞强乌江丧,

             韩信强来丧未央。

             贤弟今日把阵让,

             愚兄知恩永不忘。

罗成   (白)     看枪!

     (唱)     二哥不必皱双眉!

秦琼   (唱)     愚兄岂是怕人的?

罗成   (唱)     罗门花枪忙施起,

秦琼   (唱)     劈棱双锏世间稀。

罗成   (唱)     按住花枪用锏打!

秦琼   (唱)     凤凰点头躲不及。

     (白)     表弟好锏法!

罗成   (白)     二哥也不差!

秦琼   (白)     你这锏法何人教导你的?

罗成   (白)     二哥教导我的。

秦琼   (白)     住了!愚兄教你在两军阵前,打那王子令公。怎么今日在广武山前,连师傅都打起来了?

罗成   (白)     二哥,有道是有智不施不如无。

秦琼   (白)     呕,好个“有智不施不如无”!

罗成   (白)     今日定要与你见个胜败!

秦琼   (白)     奴才!你可记得“传花过锏”之事?

罗成   (白)     年深日久,倒也忘怀了。

秦琼   (白)     提起“传花过锏”之事,叫我好恨!

罗成   (白)     敢是恨着于我?

秦琼   (白)     哼!你且听了!

罗成   (白)     你且讲来!

秦琼   (白)     你且听道!

罗成   (白)     你且讲来!

秦琼   (唱)     提起传花过锏恨,

             不由豪杰恼在心。

             愚兄路过黄沙岭,

             打死张琪去投军。

     (白)     只因愚兄时运不济,将店家打死,发配幽州,以为军犯。幽州乃是你父罗艺镇守,出有晓谕在外,凡是天下囚犯到此,先打一百梢连棍,高搭坛台,丢下台去不死,再抬上堂来问话。那时愚兄去得正巧,乃是姑母生日,你父接旨去了,我在丹墀哭了一声“太平郎好命苦!”谁想惊动后堂姑母,将我带至后堂,细问情由,姑侄相会。你父接旨回来,问道:中军,方才丹墀那一囚犯哪里去了?中军言道:乃是太夫人带往后堂去了。姑夫连忙走到后堂,姑母说出情由,一家骨肉重逢。你这奴才在郊外打猎回来,见了愚兄,理也不理,扬长就走。彼时愚兄问道:这员小将他是何人?姑夫、姑母言道:乃是你表弟罗成。然后你父问道:秦琼,你在家所用是何兵器?那时愚兄言道:小侄久走江湖,习学一对劈棱双锏。姑夫言道:好!你弟兄二人,就在后花园中传花过锏。我将秦门金锏,都教导与你;谁想你这奴才,将罗门花枪,不曾全教与我。不想到了霜降之时,众将操演已毕,姑夫就传下一令:众将不要散去,看二位少爷比试。你这奴才,将我秦门金锏,耍了一回,犹如那花朵一般。我将你罗门花枪,耍了一回,枪枪有空——漫说伤人,连自身都是难保。那时姑夫问道:秦琼,此枪何人所教?愚兄说道:乃是表弟罗成所教。那时你父问道:罗成!你这奴才,教枪为何不全?你这奴才言道:为大将者,须留几枪防身。你可记得,姑夫那时骂你的言语?

罗成   (白)     记之不清。

秦琼   (白)     你且听道!

罗成   (白)     你且讲来!

秦琼   (白)     你且听道!

     (唱)     骂你短命小罗成,

             长寿百岁是秦琼。

     (白)     你这奴才,气性高大,将画杆戟抛在尘埃,扬长就走。有道是:父母有爱子之心。那时姑夫传下一令:众将,我左有罗成,右有秦琼,有你们不多,无你们不少。这一句话不值紧要;谁想打冷众将之心,到了三更时分,众将鼓噪闹起。姑夫、姑母走出大营一看,只气得口吐鲜血而亡了!

     (唱)     众将三更来鼓噪,

             你一双爹娘把命抛。

     (白)     你这奴才,见你爹娘一死,手拿白银枪,只知杀进,不知杀出。那时愚兄手拿双锏,杀了个双进双出,又一马双跨——

     (唱)     一马双跨搭救你,

             带你到雄信家中去安身。

     (白)     愚兄将你救出营来,带到雄信家中安身,难道你都忘了么!

罗成   (白)     呃呀!

     (唱)     再不要提起单雄信,

             提起雄信怒气生。

             日间教我放响马,

             晚来把我当苦工。

             恨不得一枪刺死你,

             想我让阵万不能!

秦琼   (唱)     听一言来怒气生,

             不由秦琼恨在心。

             背地里骂声单雄信,

             把罗成当作雇工人。

             眼前若有雄信在,

             打一锏来问一声。

罗成   (白)     住了!

     (唱)     凭你说得天花坠,

             想俺让阵梦不成!

秦琼   (唱)     豁喇喇刷开劈棱锏,

             要与奴才定输赢!

罗成   (白)     呔!你敢是怯战?

秦琼   (白)     啊贤弟,你可知军中号令?

罗成   (白)     为大将者,岂有不知!

秦琼   (白)     这一卯不到?

罗成   (白)     一捆四十。

秦琼   (白)     二卯不到?

罗成   (白)     两捆八十。

秦琼   (白)     三卯不到?

罗成   (白)     住了!身为大将,哪有“三卯不到”之理?

秦琼   (白)     奴才!三卯不到,定要取你项上人头!

罗成   (白)     不必多言!今日定要与你决一死战!

秦琼   (白)     啊,难道愚兄怕你不成?

罗成   (白)     难道小弟怕你不成?

秦琼   (白)     杀!

罗成   (白)     杀!

秦琼   (白)     哎呀!

     (唱)     越杀越勇罗士信,

             秦琼越战少精神。

             不战奴才走了罢!

罗成   (笑)     哈哈哈!

秦琼   (白)     啊!

     (唱)     只听得奴才发笑声。

             恨不得使锏打死你,

             罗门只有这条根。

             秦琼死了还有后,

             打死奴才绝了根。

罗成   (白)     住了!

     (唱)     我罗成情愿绝了后,

             想我让阵万不能!

秦琼   (白)     呀!

     (唱)     好话说了千千万,

             他那里只当耳边风。

             为朋友我卖过黄骠马,

             为朋友夜宿古庙中;

             为朋友受尽千般苦,

             为朋友搭救程咬金;

             为朋友受了多少气,

             为朋友抛别老娘亲。

             眼望历城双流泪,

             看他知情不知情?

     (哭头)    高堂母啊!贾氏妻呀!怀玉我的儿呀!

     (唱)     父子相逢万不能。

             那徐三哥倒有结拜义,

             罗成全无姑表情。

             回言便把贤弟叫,

             拿我的首级去献杨林。

     (白)     拿去拿去!

罗成   (白)     呀!

     (唱)     听一言来两泪淋,

             铁石人儿也动情。

             徐三哥倒有结拜义,

             难道罗成就无姑表情?

             低下头来暗思忖,

     (白)     有了!

     (唱)     猛然一计兜上心。

     (白)     啊二哥,你来看,众家英雄多在山岗掠阵,我与二哥假战三合,待俺咬破指尖,口吐鲜血,助你成功便了!

秦琼   (白)     噢!贤弟此阵让了愚兄?

罗成   (白)     让便让,日后不要忘了此情!

秦琼   (白)     怎敢忘却此情!

罗成   (白)     如此放马过来!

秦琼   (白)     请!

罗成   (白)     请!

秦琼   (唱)     豁喇喇撒开马能行,

罗成   (唱)     这一枪念在姑表亲。

     (白)     罢!

(罗成咬指吐血。)

罗成   (白)     请!

(罗成下。)

秦琼   (唱)     广武山前得了胜,

             欢欢喜喜见杨林。

     (笑)     哈哈哈……

(秦琼下。)
(完)


浏览次数:2459 ┊ 字数:4436 ┊ 最后更新:2011年04月01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