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飞将军》

主要角色
李广:老生
李陵:小生

情节
汉武帝即位,拜李广为右北平太守。李广猿臂善射,匈奴称为“飞将军”。匈奴南侵,遣后队呐奴假扮贩羊人探径;李广防边,亦命乃孙李陵伪装贩马人巡哨。李陵、呐奴相遇,纵兵大战,呐奴败南窜,为李广射死。后匈奴王亦中李广箭而逃,避之数载,不敢窥伺右北平。

根据《京剧汇编》第四十一集:何时希藏本整理

录入:小豆子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339.85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突兀、罕占、乌喝、巴图同上。点绛唇牌。)
突兀、
罕占、
乌喝、

巴图   (同白)    俺——

突兀   (白)     匈奴左贤王突兀。

罕占   (白)     右贤王罕占。

乌喝   (白)     前山王乌喝。

巴图   (白)     后山王巴图。

突兀   (白)     众位王兄请了!

罕占、
乌喝、

巴图   (同白)    请了!

突兀   (白)     大单于兴兵袭取汉室长城,谕令各部王公大人,带兵前来,听候启程。你我前去伺候!

罕占、
乌喝、

巴图   (同白)    请!

(四番兵、四番将引稽粥同上。大纛旗随上。)

稽粥   (引子)    天开北极,鸣镝后,世代威力。

突兀、
罕占、
乌喝、

巴图   (同白)    参见大单于!

稽粥   (白)     众位王公大人少礼,站立两厢。

突兀、
罕占、
乌喝、

巴图   (同白)    啊!

稽粥   (念)     风云万里日月寒,东镇三江西贺兰。威力如前加智略,定然今日取长安!

     (白)     某、匈奴国大单于稽粥是也。只因汉朝景皇帝驾崩,新天子登基,闻听文修武备,十分严整,俺欲夺取长安,难以进兵。故此悄悄前来,先取北平关,再图深入。

突兀   (白)     启禀大单于:闻得右北平太守李广,人称“飞将军”,十分英勇,未可轻视。大单于思之!

稽粥   (白)     孤家现有各部王公大人,雄兵数十万、战将千员,岂惧一李广乎?

突兀、
罕占、
乌喝、

巴图   (同白)    我等虽然不惧,兵家之事,小心为上!

稽粥   (白)     既然如此,传后队大人呐奴见驾!

突兀   (白)     是。

             下面听者!大单于有旨:传后队大人呐奴见驾!

呐奴   (内白)    来也!

(呐奴上。)

呐奴   (念)     勇力生来似孟尝,奇谋施出胜荆轲。

     (白)     呐奴见驾!

稽粥   (白)     罢了。呐奴!

呐奴   (白)     在。

稽粥   (白)     孤命你带领勇士三百人,改扮贩羊客人模样,前去右北平,探听李广消息。随时回报,就便埋伏彼处,接应孤家大兵。须要小心谨慎,不可露出形迹!

呐奴   (白)     得令!

(呐奴下。)

稽粥   (白)     呐奴此去,定然成功,尔等可以放心,就此起兵前往!

突兀、
罕占、
乌喝、

巴图   (同白)    啊。

             巴图噜!

四番兵、

四番将  (同白)    有!

突兀、
罕占、
乌喝、

巴图   (同白)    起兵前往!

四番兵、

四番将  (同白)    啊!

(泣颜回牌。众人同下。)

【第二场】

(李陵上,起霸。)

李陵   (念)     帐下貔貅十万兵,年少忠勇显威名。世代箭法称无敌,父子——

(李陵走小圆场。四文堂自两边分上。)

李陵   (念)     英雄镇北平!

     (白)     某、李陵。今乃秋令巡狩之期,祖父传令城外射猎。不免全身披挂,前往伺候。

             左右!

四文堂  (同白)    有!

李陵   (白)     打道校场!

四文堂  (同白)    啊!

(水底鱼牌。众人同走圆场。)

四文堂  (同白)    来到校场。

李陵   (白)     小心伺候!

四文堂  (同白)    啊!

(众人同下。)

【第三场】

(大吹打。四文堂、四汉兵、四汉将引李广同上。大纛旗随上。)

李广   (引子)    世代英雄,负功勋,侯印难封。

(李陵上。)

李陵   (白)     参见祖父!

李广   (白)     罢了。

李陵   (白)     啊!

李广   (念)     威镇北平熊虎旗,将军神箭世间稀。功劳不曾输樊哙,天子犹然叹数奇。

     (白)     老夫、右北平太守李广。今乃秋令巡狩之期,特到校场,点齐兵将出城,以射猎为名,就便巡察边境。

             李陵听令!

李陵   (白)     在!

李广   (白)     命你带领三百精兵,先行出城,四路边塞,查关巡哨,以防番奴潜来窥探!不得有误!

李陵   (白)     得令!

     (念)     巡边如虎视,防敌似狼贪。

(李陵下。)

李广   (白)     众位将军!

四汉将  (同白)    太守!

李广   (白)     朝中有人议论:说我旌旗不整,营伍懈怠,不胜大将之任。公等以为如何?

四汉将  (同白)    将军爱恤士卒,同甘共苦,临阵当先,议功退后,古之名将,多不如也。浮言何足可信?

李广   (白)     公等既然知我,又何言哉!今日出城,名虽射猎,实为防边。倘然遇敌,必须奋勇当先。吩咐就此起马。

众人   (同白)    啊!

李广   (唱)     自古军令重如山,

(李广卸蟒。)

李广   (唱)     哪怕塞上北风寒?

             古今多少忠烈汉,

             为国宣劳乃奇男。

             杀敌致果平世乱,

             斗大的金印有何难?

             愧我一身经百战,

             生不封侯死也惭。

             宣令已毕休怠慢,

             与国立功定楼兰。

(众人同下。)

【第四场】

(四番兵扮赶羊人同上,呐奴扮羊贩带刀上。)

呐奴   (唱)     改扮贩羊将路探,

             过了隘口爬了山。

             杀虎口内偷眼看,

             果然风光不一般。

     (白)     俺、呐奴。奉了匈奴大单于旨意,带领精勇好汉三百人,打探右北平太守李广消息。是俺改扮贩羊之人,零星混入关来。

             孩子们!

四番兵  (同白)    有!

呐奴   (白)     你们须要小心在意,不要被人看出破绽!

四番兵  (同白)    啊!

呐奴   (白)     唔呼呀,看那旁来了一群人马。俺们假装看羊,等他不防,暗地动手,杀了客商,抢了他的马匹,再充贩马之人,岂不是好?

四番兵  (同白)    遵命!

(四汉兵扮贩马人同上,李陵短衣、带剑上。)

李陵   (唱)     奉令巡边来哨探,

             卸却铠甲换衣冠。

             军士假装贩马汉,

     (白)     啊!

     (唱)     只见群羊在半山。

     (白)     远看这伙贩羊之人,形色诡异,必须提防一二。

(李陵想。)

李陵   (白)     嗯,我自有道理。

             众伙伴!

四汉兵  (同白)    将马匹暂且放开吃草!

(李陵与四汉兵递眼色。)

四汉兵  (同白)    是。

呐奴   (白)     啊,马客人请了!

李陵   (白)     啊,羊客人请了!

呐奴   (白)     这马是从口外来的么?

李陵   (白)     然也。你这羊也是口外来的么?

呐奴   (白)     正是。请坐吃烟!

李陵   (白)     请坐!

呐奴   (白)     你们贩马,比我们辛苦。请问这马是奉官票,还是私贩呢?

李陵   (白)     虽是奉官,却许私贩。请问你这羊是奉官票,还是私贩呢?

呐奴   (白)     我们也是官票,却许私卖。啊客人!

李陵   (白)     哦!

呐奴   (白)     你草行露宿,出口进口,怎么生得这样白净?俺们怎么就是这样黑粗?

(呐奴欺侮李陵。)

李陵   (白)     呃,面黑面白,乃是天生,与你什么相干?

番兵甲  (白)     啊!你们的马为何踢我们的羊?

汉兵甲  (白)     呔!你们的羊,为何吃我们的马草?

番兵甲  (白)     草是地下生的野物,我们的羊吃了,你又便怎么样?

汉兵甲  (白)     此地乃是官地,自然只是官马能吃!

番兵甲  (念)     吃草不妨事,不该踢俺羊!

汉兵甲  (念)     你羊不懂事,踢死又何妨!


呐奴   (白)     蛮子不讲道理,我们抢啊!

李陵   (白)     果然是番贼。休走看剑!

(起打。呐奴、四番兵同败下,李陵、四汉兵同追下。呐奴、四番兵同上。)

呐奴   (白)     这小蛮子十分骁勇,难以取胜。一不做,二不休,不如舍命杀往右北平,也好接应大单于。

             巴图噜!

四番兵  (同白)    有!

呐奴   (白)     杀往右北平去者!

四番兵  (同白)    啊!

(众人同下。四汉兵、李陵同上。)

李陵   (白)     番奴十分猖狂,难以捉拿。怎么反而向南逃去?

             军士们!

四汉兵  (同白)    有!

李陵   (白)     紧紧追赶!

四汉兵  (同白)    啊!

(众人同下。)

【第五场】

(火彩。鹿形、兔形、狐形、熊形同上,同跳,同下。火彩。虎形上,跳,下。火彩。虎神上。)

虎神   (念)     天上尾星宿,山中走兽尊。

     (白)     吾乃北平山中白额虎精是也。只因神箭将军李广,猿臂善射,只射得周围猛兽绝种。今又出城围猎,伤害必多。奉山神土地之令,命俺出头当此一差,只得前去。话言之间,李将军来也。正是:

     (念)     凡物有精灵,数至亦当败。

(火彩。虎神化虎形,啸,下。)

【第六场】

李广   (内唱)    风严弓劲彤云罩,

(四文堂、四汉将引李广同上。)

李广   (唱)     人似天神马如彪。

             远望山峰在飘渺,

             长城绵延万里遥。

             始皇功劳也不小,

             中外分防免枪刀。

             神箭将军天下晓,

             镇守北平逞英豪。

(内虎啸。)

李广   (白)     啊!

     (唱)     忽听一声虎咆哮,

             准备弯弓射凶彪。

(熊形冲上,李广射,熊形中箭下。)

李广   (白)     好孽畜!

     (唱)     纵然云鹏与雾豹,

             中我之箭怎能逃!

(李广下。鹿形、兔形、狐形同上,四汉将同射,鹿形、兔形、狐形同下。熊形上,中箭,跳,众人同围打,熊形死。虎形咆哮上,扑众人,众人同畏,同下,虎形追下。李广上。)

李广   (唱)     狂风一阵山欲倒,

             猛虎出林声势豪。

             弓开满月流星到,

(虎形上,中箭,跳下。)

李广   (唱)     射中雕翎箭一条。

(李广下。火彩。虎形带箭上,跳。火彩,虎形化山石。)

【第七场】

(四文堂、四汉将引李广同上。)

李广   (唱)     猛虎不除害非小,

     (白)     啊!

     (唱)     石中插箭甚蹊跷。

四汉将  (同白)    启禀将军:所射之虎,变化为石,箭插其中。

李广   (白)     拔来我看!

四汉将  (同白)    箭穿石中,拔之不出。

李广   (白)     待俺仔细看来。

(李广看山石。)

李广   (白)     啊!这又奇了,分明一只白额猛虎,跳出山来,伤人不少,是俺一箭射中,带箭滚逃,追赶至此,为何是一山石?

四汉将  (同白)    将军神箭,射无不中。此必神虎被伤,化石而去。

李广   (白)     事之所有,理之所无。此箭不必拔动,留与后人观看,哈哈哈……

     (唱)     古来神箭养由基,

             李广将军艺更奇。

             箭射猛虎化为石,

             从此威名震华夷。

             怪石没羽事可异,

             留与后人费猜疑。

报子   (内白)    报!

(报子上。)

报子   (白)     启禀将军:少爷巡边,遇着一伙贩羊番奴,争斗起来,现已追杀到此。

李广   (白)     再探!

报子   (白)     啊!

(报子下。)

李广   (白)     众将官!

四汉将  (同白)    有!

李广   (白)     登高一望!

四汉将  (同白)    啊!

李广   (唱)     番奴焉能胜虎豹,

             何敢寻死来出巢?

             勒马山坡且观瞧,

             看看番奴何处逃。

(众人同上桌。四番兵引呐奴同上。)

呐奴   (唱)     观看面前关口到,

(四汉兵引李陵同上。)

李陵   (唱)     番贼今日休想逃!

(起打。李陵、呐奴、四汉兵、四番兵同下。)

李广   (唱)     原来番奴越边徼,

             孙儿追赶杀气高。

             铁胎弓开射得巧,

(李广向内射箭。)

呐奴   (内白)    哎呀!

李广   (唱)     任尔凶狠归阴曹!

(呐奴颈项带箭上,李陵追上,杀,呐奴跑下,李陵追下。)

李广   (白)     呀!

     (唱)     霎时番奴无常到,

             费我雕翎箭百条。

(四番兵、四汉将同上,对打。李广射,四番兵同死,四汉兵同下。呐奴洒上,李陵追上,杀。李广射,呐奴中箭倒,李陵斩呐奴。四文堂、四汉将自两边分上。)

四汉将  (同白)    恭喜将军!贺喜将军!除此番贼,可喜可贺!

李广   (白)     尔等之功也。只是匈奴未平,还有后患。

报子   (内白)    报!

(报子上。)

报子   (白)     启禀将军:匈奴大单于亲统大兵,来犯边境。

李广   (白)     再探!

报子   (白)     啊!

(报子下。)

李广   (白)     众将官!

众人   (同白)    有!

李广   (白)     奋勇当先!

众人   (同白)    啊!

(四番兵、四番将、突兀、罕占、乌喝、巴图、稽粥、大纛旗同上,会阵。)

李广   (白)     呔!无故犯我边境,是何道理?

稽粥   (白)     秦始皇并吞六国,孤家今欲学之。好好下马投降,不失封侯之位。

李广   (白)     休得胡言!看枪!

(起打,众人自两边分下。李陵上,突兀、罕占、乌喝、巴图自两边分上,同打,同下。四番兵、四汉兵同上,同杀,同下。四汉将、四番将同上,同杀,同下。李陵上,突兀、罕占、乌喝、巴图同上,大开打,突兀、罕占、乌喝、巴图同败下,李陵追下。突兀、罕占、乌喝、巴图同败上,李陵追上,斩突兀、罕占、乌喝、巴图。)

李陵   (三笑)    哈哈!哈哈!啊哈哈哈……

(李陵下。李广上。)

李广   (白)     番王凶勇,待某射他一箭。

(稽粥上。)

稽粥   (白)     李广休走!

李广   (白)     番贼看箭!

(李广射箭,稽粥中箭,下。四文堂、四汉兵、四汉将、李陵同上。)

李陵   (白)     启祖父:四番王已除,匈奴王带箭而逃。

李广   (白)     孙儿真乃英雄也。

             众将官!

众人   (同白)    有!

李广   (白)     收兵回城!

众人   (同白)    啊!

(尾声。众人同下。)
(完)


浏览次数:1535 ┊ 字数:5026 ┊ 最后更新:2013年04月19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