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秋生造律》

主要角色
兰秋生:小生
萧何:老生
杨氏:老旦
赵美容:旦
刘邦:老生
英布:净

情节
汉刘邦平定天下后,因无律例以约国人,遂命萧何选才造律。名士兰秋生,胸有奇才,赴京应试;竟为萧何所嫉,被逐出京。兰秋生羞愤回乡,誓报此仇,乃于百日内造成律例上、下二部。不意自犯律条,触阶而亡。临终,谆嘱母、妻:律之上部售与萧何,下部随棺伴葬。母、妻从之。萧何果中秋生计,掘墓犯律,被斩市曹。

根据《京剧汇编》第三十八集:李万春藏本整理

录入:木易十三妹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566.08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四太监引钟进同上。)

钟进   (白)     咱家、钟进。只因梁王彭越心怀异志,汉王将他调进咸阳,推到市曹斩首,将他尸身作成肉酱,命人分赐各路诸侯,又命我将这一樽肉酱,送与九江王英布。我想那英布本是一勇之夫,性如烈火。倘若一时性起,咱家岂不有性命之忧?啊有了,待我到了那里,见机行事便了。

             孩子们!

四太监  (同白)    有!

钟进   (白)     趱行者!

四太监  (同白)    啊!

(钟进、四太监同下。)

【第二场】

(四龙套、费赫、栾布、吴芮、吴成同上。)

费赫   (念)     灭秦成一统,

栾布、
吴芮、

吴成   (同念)    保主锦江洪。

费赫   (白)     诸位将军请了!

栾布、
吴芮、

吴成   (同白)    请了!

费赫   (白)     今乃九江王寿诞之日,你我一同前去拜寿。

栾布、
吴芮、

吴成   (同白)    请!

(四龙套、费赫、栾布、吴芮、吴成同下。)

【第三场】

(四文官同上。)

文官甲  (白)     诸位大人请了!

三文官  (同白)    请了!

文官甲  (白)     今乃九江王寿诞之期,你我一同过府拜寿。请!

三文官  (同白)    请!

(四文官同下。)

【第四场】

(四文堂、四大铠、中军引英布同上。)

英布   (点绛唇)   楚汉兵交,烟尘尽扫,胆气豪,项王难逃,一统乐逍遥。

     (念)     雄赳赳虎啸狼威,哗啦啦旗展光辉。胸韬略无人能比,教项羽插翅难飞!

     (白)     孤、英布。当年跟随汉王,大小七十余战,方将狼烟扫尽,项羽灭亡。是俺功高盖世,汉王封孤九江王位。今当孤寿诞之日,百官必然前来拜寿。

             左右!

四文堂、

四大铠  (同白)    有!

英布   (白)     伺候了!

四文堂、

四大铠  (同白)    啊!

费赫、
栾布、
吴芮、

吴成   (内同白)   众位将军到!

英布   (白)     有请!

(费赫、栾布、吴芮、吴成同上。)
费赫、
栾布、
吴芮、

吴成   (同白)    参见千岁!

英布   (白)     诸位将军少礼。

费赫   (白)     今当千岁寿诞之期,我等前来拜寿。

英布   (白)     诸位将军不必拜了。

费赫   (白)     焉有不拜之理?

英布   (白)     如此受你们一拜。

(费赫、栾布、吴芮、吴成同拜。)

四文官  (内同白)   诸位大人到!

英布   (白)     有请!

(四文官同上。)

四文官  (同白)    千岁在上,我等拜寿!

英布   (白)     不拜也罢。

四文官  (同白)    焉有不拜之理?

(四文官同拜。)

英布   (白)     中军!

中军   (白)     有。

英布   (白)     酒宴摆下!

中军   (白)     是。

(中军摆酒。)
费赫、
栾布、
吴芮、
吴成、

四文官  (同白)    来此就要叨扰!

英布   (白)     诸位大人不必推辞,请酒!

英布、
费赫、
栾布、
吴芮、
吴成、

四文官  (同白)    请!

(英布、费赫、栾布、吴芮、吴成、四文官同饮酒。)

钟进   (内白)    钟公公到!

英布   (白)     有请!

(四太监引钟进同上。)

英布   (白)     公公!

钟进   (白)     千岁!

英布   (白)     不知公公驾到,未曾远迎,当面恕罪!

钟进   (白)     咱家来得鲁莽,九江王海涵!

英布   (白)     岂敢!公公到此,不知为了何事?

钟进   (白)     只因圣上思念功臣,命咱家送肉酱来了。

英布   (白)     原来如此。就请公公同饮三杯。

钟进   (白)     咱家奉陪。

英布   (白)     既是圣上所赐,待孤用来。

(英布食肉酱,呕吐。)

英布   (白)     呀!

     (唱)     将肉酱食腹内反胃上撞,

             这腥气实难闻所为哪桩!

             莫非是这汉王杀了上将?

             见钟进惊失色必有其详。

     (白)     钟公公,但不知此酱是何肉所造?

钟进   (白)     这个!

英布   (白)     请!

钟进   (白)     不过是牛羊麅鹿。

英布   (白)     牛羊麅鹿哪有这样腥气难闻?说了实话便罢,不说实话,实讨无趣!

钟进   (白)     千岁呀!只因梁王彭越有造反之心,圣上将他斩首,尸身作成肉酱,分赠诸侯。

英布   (白)     你待怎讲?

钟进   (白)     乃彭越尸身所造。

英布   (白)     看剑!

(英布杀钟进。)

英布   (白)     诸位将军!想那刘邦,既杀韩信,又杀彭越,如今只剩孤家一人。若不起兵与二王报仇,孤也有二王之祸。

             中军听令!

中军   (白)     在!

英布   (白)     吩咐大小三军:明日午时三刻,校场听点!

费赫   (白)     且慢!大王举兵,必先据地利,岂可轻动?大王必须先传檄燕、赵,据守山东,先立根本,次决胜负,才是长久之策。若恃一时之愤,轻易与之交战,汉有良、平之智,绛、灌之勇,带甲百万,控连四海,恐怕难以取胜!

英布   (白)     孤心已定,休得多言。校场伺候!

(英布怒下。)
四文堂、

四大铠  (同白)    啊!

(众人同下。)

【第五场】

(陈平、曹参、张仓、蒯徹同上。〖点绛唇〗。)
陈平、
曹参、
张仓、

蒯徹   (同白)    俺——

陈平   (白)     陈平。

曹参   (白)     曹参。

张仓   (白)     张仓。

蒯徹   (白)     蒯徹。

陈平   (白)     诸位大人请了!

曹参、
张仓、

蒯徹   (同白)    请了!

陈平   (白)     天子临朝,你我分班伺候!

曹参、
张仓、

蒯徹   (同白)    请!

(四太监、大太监引刘邦同上。)

刘邦   (引子)    扫尽狼烟,享太平,驾坐皇朝。

     (念)     始皇无道害黎民,天下诸侯动刀兵。烟尘扫尽归一统,五谷丰登享太平。

     (白)     孤、大汉刘邦。只因梁王彭越心怀叵测,是孤将他诓进咸阳,市曹斩首,尸身化作肉酱,分赐诸侯,教他等亦知孤的天威也。

(黄门官上。)

黄门官  (白)     臣、黄门官见驾,吾皇万岁!

刘邦   (白)     平身。

黄门官  (白)     万万岁!

刘邦   (白)     卿家上殿,有何本奏?

黄门官  (白)     臣启万岁:九江王英布将内侍钟进斩首,统领二十万精兵,杀奔咸阳来了。

刘邦   (白)     胆大英布,竟敢背叛孤王。孤要御驾亲征。

             内侍!

大太监  (白)     有!

刘邦   (白)     传旨三军:校场听点!

大太监  (白)     领旨!

刘邦   (白)     退班!

(刘邦下,四太监、大太监、陈平、曹参、张仓、蒯徹同随下。)

【第六场】

(王陵、周勃、灌英、樊哙同上,同起霸。)
王陵、
周勃、
灌英、

樊哙   (同白)    俺——

王陵   (白)     王陵。

周勃   (白)     周勃。

灌英   (白)     灌英。

樊哙   (白)     樊哙。

王陵   (白)     诸位将军请了!

周勃、
灌英、

樊哙   (同白)    请了!

王陵   (白)     今日天子御驾亲征,你我校场伺候!

周勃、
灌英、

樊哙   (同白)    请!

(四龙套、四大铠、陈平、曹参、张仓、蒯徹、四太监、大太监引刘邦同上。)
王陵、
周勃、
灌英、

樊哙   (同白)    参见万岁!

刘邦   (白)     诸位将军免礼。

王陵、
周勃、
灌英、

樊哙   (同白)    啊!

刘邦   (白)     诸位将军,人马可曾齐备?

王陵、
周勃、
灌英、

樊哙   (同白)    齐备多时。

刘邦   (白)     九江去者!

王陵、
周勃、
灌英、

樊哙   (同白)    啊!

(众人同下。)

【第七场】

(四龙套、四下手、费赫、栾布、吴芮、吴成引英布同上。)

英布   (唱)     心中只把刘邦恨,

             杀害忠良灭功勋。

             将身且坐宝帐等!

(报子上。)

报子   (白)     汉王兵马离此不远。

英布   (白)     再探!

报子   (白)     啊!

(报子下。)

英布   (白)     众将官!

费赫、
栾布、
吴芮、

吴成   (同白)    有!

英布   (白)     迎敌者!

费赫、
栾布、
吴芮、

吴成   (同白)    啊!

(四龙套、四上手、王陵、周勃、灌英、樊哙引刘邦同上,同会阵。)

刘邦   (白)     马前来的敢是英布?

英布   (白)     然!

刘邦   (白)     英布!孤王何曾亏负于你,为何兴兵作乱?

英布   (白)     刘邦!汝不念灭秦之功,妄杀韩信、彭越,孤特兴兵与二王报仇!

刘邦   (白)     一派胡言!杀!

(众人同开打。英布、四龙套、四下手、费赫、栾布、吴芮、吴成同败下,刘邦、四龙套、四上手、王陵、周勃、灌英、樊哙同追下。)

【第八场】

(四龙套、英布同上。)

英布   (白)     且住!汉王兵强将勇,一时难以取胜。且待天明,定与汉王决一胜负。天已不早,待我安歇了吧。

(四龙套同暗下。英布睡。〖起初更鼓〗。吴芮、吴成同上。)

吴芮   (白)     贤侄,想那汉王兵强将勇,英布乃一勇之夫,恐难取胜。

吴成   (白)     依叔父之见?

吴芮   (白)     依为叔之见,不如杀——

(吴芮、吴成同两望。)

吴成   (白)     杀什么?

吴芮   (白)     杀了英布,取了他的首级,献与汉王,你我不失封侯之位。

吴成   (白)     就此动手。

(吴芮、吴成同进帐,同杀英布。)

吴芮   (白)     你我逃走了吧!

(吴芮、吴成同下。)

【第九场】

(四龙套、四上手、王陵、周勃、灌英、樊哙引刘邦同上。)

刘邦(  唱)      英布可算英雄将,

             他的武艺果然强。

             将身且坐黄罗帐!

(探子上。)

探子   (白)     吴芮辕门候旨。

刘邦   (白)     宣他进帐!

探子   (白)     吴芮进帐!

(探子下。吴芮、吴成同上。)
吴芮、

吴芮   (同白)    臣、(吴芮)(吴成)见驾,汉王万岁!

刘邦   (白)     平身。

吴芮、

吴成   (同白)    万万岁!

刘邦   (白)     你二人到此何事?

吴芮、

吴成   (同白)    臣将英布首级砍下,特来献上。

刘邦   (白)     呈上来!

(吴芮献头,刘邦看。)

刘邦   (白)     黑面贼,你也丧命了?

             来!

四龙套  (同白)    有!

刘邦   (白)     号令辕门!

四龙套  (同白)    啊!

(龙套甲拿头下。)

刘邦   (白)     你二人献头有功,回朝另有封赠。

吴芮、

吴成   (同白)    谢主龙恩!

刘邦   (白)     内侍!

大太监  (白)     有!

刘邦   (白)     班师还朝!

大太监  (白)     众将官,班师还朝!

四上手、
王陵、
周勃、
灌英、

樊哙   (同白)    啊!

(众人同下。)

【第十场】

(四龙套引萧何同上。)

萧何   (引子)    言重压群臣,威武镇朝中。

     (念)     吾主起义在沛丰,灭却西楚又复东。圣上御驾征英布,但愿得胜建奇功。

     (白)     老夫、萧何。汉主驾前为臣,官拜首相。只因梁王彭越心怀异志,是汉王听信吕后之言,将彭越在市曹斩首,尸身作为肉酱,分赠各路诸侯。那九江王英布斩了内侍钟进,兴兵作乱。如今汉王御驾亲征,但愿旗开得胜,马到成功。正是:

     (念)     英布若能生悔意,免得威名一旦休。

(萧燦上。)

萧燦   (念)     万岁回朝事,奏与相爷知。

     (白)     启禀相爷:万岁得胜还朝。

萧何   (白)     既是万岁回朝,左右!

四龙套  (同白)    有!

萧何   (白)     迎接圣驾去者!

四龙套  (同白)    啊!

(众人同下。)

【第十一场】

(〖牌子〗。四龙套、四上手、王陵、周勃、灌英、樊哙、四太监、大太监引刘邦同上。四龙套、萧燦、萧何同上,同迎接。刘邦下,王陵、周勃、灌英、樊哙、萧何、萧燦、八龙套、四上手、四太监、大太监同随下。)

【第十二场】

(四龙套、四太监、萧何、大太监引刘邦同上。)

萧何   (白)     臣、萧何见驾,吾皇万岁!

刘邦   (白)     相国平身。

萧何   (白)     万万岁!

刘邦   (白)     赐坐。

萧何   (白)     谢坐!万岁征战英布,鞍马多有劳苦!

刘邦   (白)     孤久经战阵,英布小儿,何足道哉!啊相国,孤自斩蛇起义,看那黎民百姓,遭受暴秦之苦。孤王入关之后,约法三章,杀人者死。如今天下大定,若无律条,百姓何从遵守?相国可能造此律条,安定天下?

萧何   (白)     臣启万岁:国家律条,臣能缔造。

刘邦   (白)     相国既能缔造,此乃国家之福。行文天下,晓谕各郡县,保荐有才之人,任凭相国选拔,以便帮同造律。

萧何   (白)     臣领旨。请驾回宫!

(四太监、大太监、刘邦同下。)

萧何   (白)     顺轿回府!

四龙套  (同白)    啊!

(萧何、四龙套同走圆场。萧燦上。)

萧燦   (白)     迎接相爷!

萧何   (白)     行文各郡县,晓谕百官,保荐有才之人,齐来相府选拔任用。

萧燦   (白)     遵命!

萧何   (白)     掩门!

(众人同下。)

【第十三场】

(兰秋生上。)

兰秋生  (引子)    世宦名儒,何日里,独占鳌头!

     (念)     终日勤勤度光阴,奈何风霜奈何人!文章有用终无用,难解饥寒目下贫。

     (白)     卑人、姓兰名亭字秋生。乃兰邱人氏。我父在世曾官居郡守,不幸去世。母亲杨氏,教我成人。娶妻赵氏美容,所生一子,名唤兰绪。我适才行至县衙门前,观见挂有榜文,乃是萧丞相奉了万岁旨意,在各郡县拔选才德之士任用。想我困居家乡,何日是了,不免去到京城,投奔盟叔蒯徹。倘蒙圣上任用,岂不有了出头之日。不免请出娘子商议商议。

             有请娘子!

赵美容  (内白)    来了!

(赵美容上。)

赵美容  (念)     奉亲助夫劳家计,课子余闲理桑麻。

     (白)     官人!

兰秋生  (白)     娘子请坐?

赵美容  (白)     有坐。啊官人,将为妻唤来,有何话讲?

兰秋生  (白)     娘子有所不知,如今圣上招取天下贤士,张挂榜文。为丈夫有心去到京城,投奔盟叔蒯徹。倘若录用,也好有出头之日。不知娘子意下如何?

赵美容  (白)     官人所言,确是正理,怎奈母亲年迈,官人远去,恐母亲放心不下。

兰秋生  (白)     娘子不必多虑。母亲虽然年迈,却也康健。一路之上,我自会料理。何不将母亲请出,一同商议!

赵美容  (白)     就依官人。

兰秋生、

赵美容  (同白)    有请母亲!

(杨氏、兰绪同上。)

杨氏   (念)     桑榆晚景少薄田,乐守清平课子孙。

兰秋生、

赵美容  (同白)    参见母亲!

杨氏   (白)     罢了。一旁坐下。

兰秋生、

赵美容  (同白)    谢坐!

兰绪   (白)     参见爹爹、母亲!

兰秋生、

赵美容  (同白)    罢了!

杨氏   (白)     儿呀,你二人将为娘请了出来,有何话讲?

兰秋生  (白)     启禀母亲:如今汉王在各县张挂榜文,招贤纳士。儿有心进京投奔蒯徹,也好作一进身之计。

杨氏   (白)     儿呀,既是汉王招贤纳士,我儿正好前去。但不知何日启程?

兰秋生  (白)     今日就是良辰吉日,正好启程。

杨氏   (白)     既要启程,媳妇!

赵美容  (白)     婆母!

杨氏   (白)     将你丈夫随身衣服收拾收拾!

赵美容  (白)     遵命。

(赵美容取包裹。)

杨氏   (白)     儿啊,此番进京,为娘有言,儿要听了!

     (唱)     我儿此番把京上,

             为娘有语听端详!

             一路繁华休观望,

             盼你捷报到家乡。

兰秋生  (白)     母亲哪!

     (唱)     母亲且把宽心放,

             一路之上定无妨。

             回头再对娘子讲:

             家中之事你承当。

赵美容  (白)     官人哪!

     (唱)     官人此番把京上,

             家中之事奴承当。

             愿你名儿题金榜,

             免叫母亲挂心旁。

兰秋生  (白)     娘子!

     (唱)     娘子说话金石样,

             卑人一定记心旁。

             辞别了一家人忙把路上,

             披星戴月奔帝邦。

(兰秋生下。)

杨氏   (念)     一见我儿阳关往,

赵美容  (念)     千里迢迢奔咸阳。

杨氏   (念)     媳妇随我后堂上,

赵美容  (念)     但愿夫君衣锦还乡。

(杨氏、赵美容、兰绪同下。)

【第十四场】

(四举子同上。)

举子甲  (白)     请哪!

四举子  (同吹腔)   自从万岁贴黄榜,

             选拔天下有才郎。

举子甲  (白)     诸位请了!

三举子  (同白)    请了!

举子甲  (白)     此番你我一同去至京城,见了万岁,一定高官得作,骏马任骑。

三举子  (同白)    但愿如此。已离都城不远,你我趱行者!

四举子  (同吹腔)   博古通今才学广,

             显达门庭姓字香。

(四举子同下。)

【第十五场】

(兰秋生上。)

兰秋生  (西皮原板)  不分昼夜京城往,

             受尽奔波与风霜。

             抬头又见日西降,

             不如投宿到店房。

     (白)     来此已是招商客店。不如投宿,明日再行进城,也还不迟。

             店家!

(周信上。)

周信   (念)     孟尝君子店,千里客来投。

     (白)     客官,敢是住店吗?

兰秋生  (白)     正要投宿。

周信   (白)     请到里面。

(兰秋生、周信同进。)

周信   (白)     啊客官,用些什么?

兰秋生  (白)     茶饭在前途已然用过。将这行李包裹,暂寄店中,我还要到城内走走。

周信   (白)     请问官人尊姓大名,来到京城有何公干哪?

兰秋生  (白)     卑人姓兰名亭字秋生,兰邱县人氏。只因天子挂榜,选拔贤士,故此进京投奔叔父来了。

周信   (白)     原来如此,小店家失敬了!

兰秋生  (白)     岂敢!店主人,天色尚早,我要到城中走走!

     (唱)     辞别了店主人忙出客店,

(周信下。)

兰秋生  (唱)     到城内见叔父细说一番。

(兰秋生下。)

【第十六场】

(蒯徹上。)

蒯徹   (唱)     汉王有道干戈静,

             四海安宁庆升平。

             选拔良才都门进,

             但愿文士齐来临。

(院子上。)

院子   (白)     启禀家爷:今有兰邱县兰相公,在府门以外求见。

蒯徹   (白)     快快有请!

院子   (白)     有请兰相公!

(兰秋生上。)

兰秋生  (念)     胸怀鹏程志,何日上青云!

     (白)     叔父在上,小侄兰亭拜见!

蒯徹   (白)     贤侄免礼,请坐。

兰秋生  (白)     谢坐!

蒯徹   (白)     贤侄到此作甚?

兰秋生  (白)     启禀叔父:闻得天子挂榜招贤,小侄奉了母亲之命,特到京城投奔叔父来了。

蒯徹   (白)     原来如此。这有何难?今日天色已晚。明日为叔与你同往相府便了。

             家院!

院子   (白)     有!

蒯徹   (白)     后堂摆宴,与兰相公接风。

院子   (白)     遵命。

(院子下。)

蒯徹   (白)     贤侄请!

兰秋生  (白)     叔父请!

(蒯徹、兰秋生同下。)

【第十七场】

(四校尉引萧何同上。)

萧何   (念)     权势巍巍任纵横,文钦武畏压三公。

     (白)     老夫、萧何。只因圣上令各郡县张挂榜文,招聚天下名士,齐来京城,选拔能文之士,以便任用。如今各郡文人已到京城,定于今日来府。老夫亲自选拔之后,再奏明圣上。为何还不见到来?

(萧燦上。)

萧燦   (白)     启禀大人:众文士在府门以外,听候钧旨。

萧何   (白)     传他们进来!

萧燦   (白)     众文士进见!

(四举子同上。)

举子甲  (念)     作成安邦策,

三举子  (同念)    俯首见相国。

四举子  (同白)    丞相在上,学生等大礼参拜!

萧何   (白)     众位文士免礼,请坐。

四举子  (同白)    丞相在上,哪有学生等的座位?

萧何   (白)     坐下好来讲话。

四举子  (同白)    如此谢坐!

萧何   (白)     众位文士,有何高策妙论,拿来老夫观看!

四举子  (同白)    我等策论在此,丞相请看。

(四举子同呈书。)

萧何   (白)     待老夫观看。

(萧何看书。)

萧何   (白)     果然言辞佳妙。你等暂回馆驿,待老夫奏明圣上,听候旨下。

四举子  (同白)    遵命。学生等告退!

萧何   (白)     门官代送!

(四举子同下。)

萧何   (白)     看此文章,真乃佳妙。待我明日早朝,奏明圣上就是。

(蒯徹上。)

蒯徹   (白)     走哇!

     (唱)     迈步且把相府进,

             相爷台前问安宁。

     (白)     参见相爷!

萧何   (白)     大夫进府何事?

蒯徹   (白)     启禀相爷:今有兰邱县名士兰亭字秋生,文章盖世,学问出奇。现有文章在此。卑职斗胆举荐。

(蒯徹呈书。)

萧何   (白)     此人今在何处?

蒯徹   (白)     现在府门伺候。

萧何   (白)     大夫请回。

蒯徹   (白)     卑职告退。

(蒯徹下。)

萧何   (白)     待我看来。

(萧何看书。)

萧何   (白)     呜呼呀!看此人文章玄论,真乃篇篇锦绣,字字珠玑。若容此人在朝,将来定与老夫不利。况他父曾为项王麾下郡守,尤其不妙。我不免寻他一个差错,轰出府去就是。

             来!

萧燦   (白)     有。

萧何   (白)     传兰亭进见!

萧燦   (白)     有请兰相公!

兰秋生  (内白)    来也!

(兰秋生上。)

兰秋生  (唱)     听得相爷唤一声,

             府门来了兰秋生。

             站在阶前用目瞬,

             金碧辉煌照眼明。

             深施一礼忙拜定,

             问声相爷可安宁?

     (白)     相爷在上,兰生有礼!

萧何   (白)     罢了。你可是项王驾前郡守兰英之子?

兰秋生  (白)     正是。

萧何   (白)     看你文章虽然锦绣,怎奈你妄论国家兴衰,两朝成败,真乃无知!若不看在蒯大夫之面,定交狱司治罪。

             左右!

四校尉  (同白)    有!

萧何   (白)     扠出府去!

兰秋生  (白)     且慢!俺兰秋生今有一言,欲在丞相台前敬禀。言罢之后,虽将俺项加斧钺,置身油锅,也死而无怨!

萧何   (白)     你且讲来!

兰秋生  (唱)     相国说话欠思量,

             学生有语细听端详:

             嬴秦不听苏秦讲,

             险被六国灭秦邦;

             项羽兵强将又广,

             落得乌江一命亡。

             非是秋生夸口讲,

             治国安邦在我的腹内藏。

萧何   (白)     狂生大胆!

     (唱)     双眉紧皱气昂昂,

             秋生大胆敢张狂!

             国家大事胡言讲,

             难道忘了国法与王章?

兰秋生  (唱)     微微冷笑气满腔,

             你枉在朝中理阴阳!

             见贤不举矇君上,

             说什么国法与王章?

萧何   (白)     大胆!

     (唱)     朝纲之事我执掌,

             竟敢满口任雌黄?

             扯下去重责二十简!

(四校尉扯兰秋生同下。)

萧何   (唱)     看你张狂不张狂?

     (白)     押上来!

(四校尉押兰秋生同上。)

兰秋生  (唱)     二十手简痛难当,

             大骂萧何似豺狼。

             怒冲冲且把那阶石来上,

             你闭塞贤门坏纲常!

萧何   (唱)     你道老夫坏纲常,

             枉读诗书与文章。

             不看蒯徹颜面上,

     (白)     轰了出去!

(萧何下。四校尉同随下。)

兰秋生  (白)     好贼!

     (唱)     你难逃秋生笔下亡!

(兰秋生下。)

【第十八场】

(周信上。)

周信   (念)     交结有道惟和气,近悦远来似春风。

     (白)     在下周信。在京城外开了一座招商客店。前两天来了一个客人,是兰邱县人氏,姓兰名亭字秋生。他投奔上大夫蒯徹去了。是我看他仪表非俗,此番前去,见了萧丞相,定然高官得做。天色不早,待我出门看上一看。

(兰秋生上。)

兰秋生  (唱)     含辛忍痛店房转,

             不除老贼心不甘。

     (白)     咳!

周信   (白)     相公,为何这样着恼?

兰秋生  (白)     咳!店主人有所不知,只因萧何老贼嫉贤妒能,不但不用;反将小生责打二十手简。待小生上朝见了天子,说明原因,我是死而无怨!

周信   (白)     哎呀兰相公!你是气糊涂了?想你乃是一个书生,焉能见得了天子哪?老汉我有一言,你且听了!

     (数板)    尊声兰相公,息气听我讲:萧何老丞相,势力压朝堂;

             你说见天子,实在是妄想!怪你时运低,忍耐又何妨?

             你把气压下,另把法子想。朝廷信宠臣,无人不屈仰;

             你要碰倒他,头不想着长!小人天不容,自无好下场。

             发达有早晚,何必一时忙?等他时限到,定然会遭殃。

             有位古人名,听我对你讲!时衰姜子牙,后来为帅将。

             此时若找他,只怕祸难搪!他要见天子,捏造一篇谎,

             好比蛾投火,自己取灭亡、自己取灭亡!

兰秋生  (白)     店主人所言不差,真乃金石之言。如此我要回乡去了!

     (唱)     店主说话金石样,

             好言相劝诉衷肠。

             辞别了店主人忙把路上,

             若到京都再拜门墙。

(兰秋生下。)

周信   (白)     兰相公听了我一片言语,他竟回乡去了。正是:

     (念)     运衰黄金皆失色,时来废铁也生光。

(周信下。)

【第十九场】

(杨氏上。)

杨氏   (唱)     我的儿奔京都无有音信,

             好叫我一家人时刻挂心。

             但愿他此一去功名有份,

             那时节衣锦绣夸耀乡邻。

             说什么奉高堂妻封子荫,

             也不枉老身我教子成名。

             将身儿我且把草堂来进,

             又只见那雀鸟头上飞鸣。

(赵美容上。)

赵美容  (唱)     婆媳们在家乡儿夫盼定,

             但愿他衣锦绣早转家门。

             我这里捧甘旨草堂来进,

             走上前笑盈盈问候娘亲。

     (白)     婆母请来用饭!

杨氏   (白)     放下。待为娘用来。

(兰秋生上。)

兰秋生  (白)     走哇!

     (唱)     强打精神家门进,

             有何脸面见娘亲!

     (白)     母亲在上,孩儿有礼!

杨氏   (白)     我儿你回家来了?

兰秋生  (白)     儿回家来了。

赵美容  (白)     官人!

兰秋生  (白)     娘子!

杨氏   (白)     儿呀,此番进京,想是未曾得意?

兰秋生  (白)     母亲哪!

     (唱)     未曾开言珠泪滚,

             老娘不知听儿云:

             可恨萧何心不正,

             责打孩儿赶出门。

杨氏   (白)     好贼呀!

     (唱)     手指京城来骂定,

             仗势欺人为何情?

             险害我儿丧了命,

             枉作首相在朝门!

兰秋生  (白)     母亲哪!孩儿此番进京,指望耀祖光宗,不想萧何老儿与我作对。不除老贼,实难出这口恶气!

杨氏   (白)     儿呀,这也是时运未至。等你时来运转,再行进京,也还不迟。

兰秋生  (白)     母亲所言,敢不遵命。怎奈孩儿恶气难消!

赵美容  (白)     官人哪!如今那萧何位列三台,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不用说你是一介书生;就是那三齐王韩信、梁王彭越、九江王英布,尚且被那老儿用计害死。你若复仇,岂不是难、难、难喏!

     (唱)     官人把话错来论,

             三王尚且丧残生。

             劝你暂把心放稳,

     (白)     官人哪!

     (唱)     将来不愁把冤伸。

兰秋生  (唱)     娘子说话是正经,

             为丈夫岂是懵懂人?

             杀他的妙计早打定,

(兰秋生、赵美容、杨氏同两望。)
杨氏、

赵美容  (同白)    (儿呀)(夫啊),你有何妙计?

兰秋生  (白)     母亲哪!

     (唱)     要造律条百日成。

     (白)     母亲哪!儿想汉王自入关以来,只约法三章。今天下平定,百端皆待整理。国家所急需者为律例也。儿要以百日之功,造成国家律例。只是一件!

杨氏、

赵美容  (同白)    哪一件?

兰秋生  (白)     在这百日之内,不能侍奉母亲。

杨氏   (白)     这有何妨!等你百日之后,再来侍奉为娘。

兰秋生  (白)     啊娘子呀!想我家本来一贫如洗,度日艰难。母亲早晚需要侍奉。如今还要与丈夫前去送饭。但是千万不可与我交谈。我家既然贫困,恐怕无力购买柴米。你若成全为丈夫之志,你纵然挨门乞讨,也要侍奉我那母亲哪!

     (唱)     双膝跪在地埃尘,

             卑人虽死感大恩。

             辞别母亲出房门,

             百日定把大冤伸。

(兰秋生下。)

杨氏   (白)     哎,媳妇哇!

     (唱)     我儿要把大冤伸,

赵美容  (唱)     百日之间律造成。

杨氏   (唱)     媳妇搀我后堂进,

赵美容  (唱)     纵然乞讨奉娘亲。

(杨氏、赵美容同下。)

【第二十场】

(王公甫上。)

王公甫  (念)     万般皆是命,半点不由人。

(家院上。)

王公甫  (白)     老汉、王公甫。陈留人氏。田园虽有,只是缺少儿女。闻听得兰邱县连年荒旱,立了一个卖人市。我不免多带银两,去到兰邱县买一个少妇,倘或生下一男半女,也好接续我那后代香烟。

             家院!

家院   (白)     有!

王公甫  (白)     带上银两,兰邱县走走!

家院   (白)     遵命。

王公甫  (唱)     只因年迈香烟断,

             为了儿女走一番。

(王公甫、家院同下。)

【第二十一场】

(赵美容上。)

赵美容  (念)     泪添九曲黄河溢,恨压三峰华岳低。

     (白)     奴家、赵美容。儿夫兰秋生。只因进京求取功名,被老贼萧何责打之后,赶出不用。是他回得家来,心生一计,要在这百日之内,造成国家律例,要置萧何一死。是他这几日只在地窖之内,一人独坐,编造律例。看天气不早,不免前去送饭便了。

     (唱)     恨萧何掌大权蒙蔽君上,

             将儿夫安邦论不献朝堂。

             责打后赶出府险把命丧,

             回家后造律例惩治强梁。

             提筐篮送茶饭地窖前往,

             百日后要萧何命丧无常。

(赵美容下。)

【第二十二场】

兰秋生  (内西皮导板) 羞辱之仇心未甘,

(兰秋生上。)

兰秋生  (西皮原板)  赶出府门为哪般?

             先造君臣父子款,

             夫妻叔伯服制全,

             公伯王侯州府县,

             士农工商与生员,

             奸淫邪盗分界限,

             犯罪轻重不一般,

             笞杖徙流与当斩,

             样样批点尽周全。

             将身且坐地窖里面,

             再写后部律多端。

(兰秋生沉思。)

兰秋生  (白)     咳!

     (西皮原板)  偷棺掘墓头一款,

             立斩不容罪难宽;

             胞弟若剜兄一眼,

             杖责八十徙一年;

             恶言恶语伤父母,

             自己碰死命不全。

(赵美容上。)

赵美容  (唱)     每日房中来送饭,

             说什么困苦与艰难!

             走上前来用目看,

(赵美容看兰秋生,兰秋生怒。)

兰秋生  (白)     哼!

赵美容  (唱)     我只得回房去不敢多言。

(赵美容下。)

兰秋生  (唱)     手不停挥心意乱,

             纵死九泉也造全。

(兰秋生下。)

【第二十三场】

(杨氏携兰绪同上。)

杨氏   (唱)     自从我儿归家转,

             要造律例报仇冤。

             将身且坐前堂院,

             媳妇到来问根源。

(赵美容上。)

赵美容  (唱)     适才间与儿夫前去送饭,

             只见他面憔悴令人可怜。

             但不知造律例何日得满,

             怕的是仇未报命染九泉。

     (白)     啊,婆母哇!适才媳妇去到地窖送饭,只见你儿形容憔悴,面目枯瘦。恐怕他冤仇未报,就要命归地府了哇!

(赵美容泣。)

杨氏   (白)     既然如此,你我婆媳带领孙儿,去到地窖里面相劝于他就是。

赵美容  (白)     婆婆所言极是。

杨氏   (白)     如此媳妇前面带路,同去观看。

     (唱)     媳妇对我讲一遍,

             眼见娇儿命难全,

             媳妇带路去观看,

赵美容  (唱)     劝他回心意转还。

(杨氏、赵美容、兰绪同下。)

【第二十四场】

(兰秋生上。)

兰秋生  (唱)     不觉过了一百天,

             报仇律例已造完。

     (白)     哎呀天哪!想我兰亭用百日之功,已将律例造完,共分上、下两部。报俺秋生的冤仇,就在这律例也!

(杨氏、赵美容携兰绪同上。)

杨氏   (唱)     来在门前用目看,

赵美容  (唱)     急忙上前把话言。

     (白)     啊婆母,是你儿言道,送饭之时,不可对他讲话。婆母你要小心些!

杨氏   (白)     为娘晓得。

(杨氏对兰秋生。)

杨氏   (白)     你要用饭哪!

兰秋生  (白)     咳!放下!

(杨氏倒地。)

杨氏   (白)     哎呀!

兰秋生  (白)     哎呀!

     (唱)     一见老娘倒埃尘,

             不由秋生吃一惊。

             走上前来忙相问,

             孩儿此事罪非轻。

杨氏   (唱)     我儿到了这光景,

             不要伤害命残生。

兰秋生  (唱)     搀定老娘卧房进!

(兰秋生搀杨氏同走圆场。)

兰秋生  (唱)     孩儿一死赴幽冥。

     (白)     母亲哪!孩儿今日要碰头一死!

(杨氏、赵美容同惊。)

杨氏   (白)     儿呀,何出此言?

兰秋生  (白)     母亲哪!孩儿只为造成律例,以报大仇。今律例已然造好,谁知母亲前来送饭,孩儿自以为是你那媳妇前来,故此恶言出口,将母亲惊倒尘埃。孩儿这律例上面第二款:若恶言恶语,伤及父母,就当碰死。孩儿惊倒母亲,就该一死!

兰绪   (白)     爹爹呀,你这是初犯;况且无人知晓。

兰秋生  (白)     儿呀,父若不死,律例焉能遍行天下?

杨氏   (白)     儿呀!

(杨氏哭。)

赵美容  (白)     夫呀!

(赵美容哭。)

兰秋生  (白)     母亲哪!休得如此。儿这律例共分上、下两部。上部可到京城,卖与那萧何老儿。

杨氏   (白)     这下部呢?

兰秋生  (白)     这下部么,待儿死后,用木匣盛好,用漆封固,枕在儿的头下也就是了。

杨氏   (白)     儿呀,你这岂不是糊涂了么?你死后,还报的什么仇恨哪?

兰秋生  (白)     母亲所言,孩儿岂不知晓?事已至此,万难挽回。贤妻呀,为丈夫死后,老母要你侍奉;我那娇儿,你也要小心抚养。我死在九泉,也感你的大恩大德呀!

     (唱)     未曾开言两泪涟,

             孩儿有话听根源:

             剜兄一眼八十板,

             傲言父母命不全。

             孩儿不孝犯律款,

     (白)     母亲哪!

     (唱)     我若不死律怎传?

杨氏   (唱)     娇儿说话理忒偏!

赵美容  (唱)     哪有一死报仇冤?

杨氏   (唱)     我儿快把心回转,

兰秋生  (唱)     纵死九泉也心甘。

             将心一横把命断!

(兰秋生碰死。杨氏、赵美容、兰绪同哭。)
杨氏、

赵美容  (同白)    哎呀!

     (同唱)    见他碰死在阶前。

(众邻居同上。)

众邻居  (同白)    老太太,这是怎么啦?

杨氏   (白)     众位乡邻有所不知,是我那儿子因为家计艰难,他、他、他碰死了!

众邻居  (同白)    原来如此!老伯母不必着急,待我们帮着你埋葬也就是啦。

杨氏   (白)     如此有劳众位!

(众邻居抬兰秋生同下,杨氏、赵美容、兰绪同哭下。)

【第二十五场】

(王寿春上。)

王寿春  (念)     连年遭旱涝,何处过残年!

     (白)     我、兰邱县地方王寿春。只因兰邱县荒旱三载,寸草不生,年轻的投奔了外方,剩下老幼的只好等死。如今落得吃树皮。这里立了一个人市,每逢三、六、九日,卖人的全上我这儿来。要有外县买人的哪,也会上这儿来买。我的花销是跟拉房纤一样——成三破二。今日正是九日,卖人的,卖人来!

(乡人夫带乡人妻、乡人父甲带乡人女、乡人父乙带乡人子、乡人兄带乡人妹同上。)

王寿春  (白)     你们全是卖人的吗?

乡人夫、
乡人父甲、
乡人父乙、

乡人兄  (同白)    我们全是卖人的。

王寿春  (白)     在这儿等着吧。

(家院引王公甫同上。)

王公甫  (唱)     只因无子香烟断,

             兰邱县内走一番。

     (白)     已然到了兰邱县的人市。

             地方,你们这里可是人市呀?

王寿春  (白)     这正是人市。你买人吗?

王公甫  (白)     是的,老汉正要买人。

王寿春  (白)     你是买儿、买女、买老婆、买妾?

王公甫  (白)     我要买妾。

王寿春  (白)     买妾,这儿有与你年貌相当的。你看!

(王寿春看。)

王公甫  (白)     太老了。

王寿春  (白)     老了?这儿也有的。你再看看!

(王公甫看。)

王公甫  (白)     纹银多少?

王寿春  (白)     纹银多少?

乡人父甲 (白)     五两纹银。

王寿春  (白)     五两银子。

王公甫  (白)     给你五两。

(王公甫向王寿春。)

王公甫  (白)     外有一两与你就是。

(王公甫向乡人女。)

王公甫  (白)     随我来!

(乡人父甲、乡人女同哭介,王公甫拉乡人女同下,家院随下。四游人同上。三游人各拉乡人妻、乡人子、乡人妹同下。)

王寿春  (白)     得!你不用买啦!

游人甲  (白)     我没儿子,你给我当儿子去吧!

王寿春  (白)     当儿子不行,当祖宗行啦。

游人甲  (白)     别挨骂啦!

(众人同下。)

【第二十六场】

赵美容  (内西皮导板) 婆媳们出门来困苦难禁!

(赵美容、杨氏、兰绪同上。)

杨氏   (唱)     好叫我年迈人寸步难行。

赵美容  (唱)     搀起了老婆母来把话论,

杨氏   (唱)     叫儿媳老身我饥饿难行。

     (白)     哎呀媳妇哇!为娘走了这半日,两腿疼痛,腹中十分饥饿,这便如何是好?

赵美容  (白)     婆母哇,自从出得门来,实指望将这上部律例,卖与奸相,得来银两,也好度日。谁知行至此处,如今是分文皆无,母亲腹中饥饿,媳妇我也是无有主意的呀!

兰绪   (白)     妈,我也饿啦!

(杨氏哭。)

赵美容  (白)     婆母且莫如此,待为媳搀扶于你,到前面讨些饭食,与婆母充饥也就是了。

杨氏   (白)     如此搀扶了!

     (唱)     我的儿为冤仇丧了性命,

赵美容  (唱)     说什么造律例要报冤痕!

杨氏   (唱)     但愿得老天爷有了报应,

赵美容  (唱)     好与儿夫把冤伸。

杨氏   (唱)     叫儿媳搀扶我忙往前进,

赵美容  (唱)     不顾奔波往前行。

             手中银两全用尽,

             如今无有半毫分。

             只得老幼凭天命,

             沿途叫化奔京城。

             正走之间用目观定,

杨氏   (白)     哎呀!

     (唱)     两眼昏花倒埃尘。

     (白)     哎呀媳妇,为娘实实走不动了。

赵美容  (白)     婆母在此稍坐,待媳妇到这店房之中,要些残汤剩饭,与婆母充饥。

杨氏   (白)     媳妇快去快来!

赵美容  (白)     婆母请稍待。

             啊掌柜的,可有残汤剩饭,赏与我一碗半碗,积德非浅。

(周信上。)

周信   (念)     厨中有剩饭,路上有饥人。

     (白)     这一娘子,你是作什么的?

赵美容  (白)     掌柜的,我们是异乡人,前来京城投亲。中途盘费短少,如今尚未用饭。望求善人赏些残汤剩饭,我一家大小好来充饥。

周信   (白)     原来如此。大娘子稍待。

(周信下,拿饭上。)

周信   (白)     饭食在此,大娘子拿去用吧。

赵美容  (白)     多谢了!

             婆母请来用饭!

杨氏   (白)     快快拿来!

(杨氏吞食。)

赵美容  (白)     儿呀,你也用来!

兰绪   (白)     妈,你吃吧!

赵美容  (白)     儿呀,为娘不用,你吃了吧!

(兰绪吞食。周信看,同情地叹气。)

赵美容  (白)     掌柜的,我这里谢过了!

周信   (白)     大娘子,这是你什么人哪?

赵美容  (白)     这是我家婆母。

周信   (白)     这个顽童哪?

赵美容  (白)     这是我的儿子。

周信   (白)     哎呀,好一个孝道的妇人!这儿还有一碗大米饭,娘子你吃了吧!

赵美容  (白)     多谢店主人!

             婆母还用也不用?

杨氏   (白)     媳妇你就快快用了吧!

赵美容  (白)     是。

(赵美容食。)

周信   (白)     请问娘子哪里人氏,因何来到京城哪?

赵美容  (白)     店主人容禀!

     (唱)     未曾开言泪难忍,

             尊声恩人听分明:

             家住兰邱是县郡,

             秋生就是儿夫名。

             只为造律丧了命,

             特来卖律到京城。

周信   (白)     哎呀!

     (唱)     听一言来才知情,

             急忙开言把话云。

     (白)     原来是兰娘子与老夫人到此,小老儿失敬了!

杨氏   (白)     店主人为何这样称道?

周信   (白)     老夫人有所不知,那兰相公来到京城之时,曾住在小老儿店中。他临去的时节,身旁分文皆无,小老儿我还赠他五两银子哪。

杨氏   (白)     原来如此。我婆媳当面谢过!

周信   (白)     岂敢岂敢!你婆媳既然来到京城卖律,就住在小老儿店中,明日进城去卖。你婆媳意下如何?

杨氏、

赵美容  (同白)    如此感恩非浅!

周信   (白)     正是:

     (念)     披星戴月来卖律,

杨氏、

赵美容  (同念)    萍水相逢似故人。

(众人同下。)

【第二十七场】

萧何   (内西皮导板) 楚国灭亡狼烟尽,

(四龙套、四校尉、萧燦引萧何同上。)

萧何   (西皮原板)  项羽乌江一命倾。

             韩信无故违天命,

             未央宫中丧残生。

             梁王彭越扫蜀郡,

             巧遇吕后命归阴。

             九江英布心不顺,

             统领人马报冤痕。

             幸喜狼烟俱扫尽,

             万民乐业享太平。

             鸣锣开道威风凛,

(杨氏、赵美容、兰绪同上。)

萧何   (唱)     人役不走为何情?

萧何   (白)     左右,前导为何不行?

萧燦   (白)     启相爷:有一婆儿与一少妇拦住去路。

萧何   (白)     人马列开!叫那婆儿轿前回话!

萧燦   (白)     是。

             老婆子,相爷叫你轿前回话!

杨氏、

赵美容  (同白)    参见相爷!

萧何   (白)     这一婆儿,为何拦住老夫去路?

杨氏   (白)     今有律例一部,特来卖与丞相。

萧何   (白)     呈上来!

萧燦   (白)     是。

(萧燦取律例,呈。萧何看。)

萧何   (白)     “治国律例”。

             这一婆儿,随在轿后,一同回府!

杨氏、

赵美容  (同白)    遵命!

萧何   (白)     开道!

(众人同走圆场。)

萧何   (白)     来!

萧燦   (白)     有。

萧何   (白)     带那婆儿!

萧燦   (白)     是。

             这一婆儿,丞相唤你。

杨氏、

赵美容  (同白)    参见相爷!

萧何   (白)     罢了,起来。

杨氏、

赵美容  (同白)    多谢丞相!

萧何   (白)     我来问你:这律是何人所造?

杨氏   (白)     乃是我儿所造。

萧何   (白)     为何无有下部?

杨氏   (白)     这个!这下半部——

萧何   (白)     现在何处?

赵美容  (白)     现在家中,不曾带来。

萧何   (白)     不知你要卖纹银多少?

杨氏   (白)     纹银六千两。

萧何   (白)     这一婆儿,为何不照你儿的价钱来卖?

杨氏   (白)     我儿定价写在何处?

萧何   (白)     你来看,上面分明写着:此部价银三千两。

杨氏   (白)     丞相有所不知,是老身一家三口来到此地,一路奔波劳苦,故而要多卖上几个。

萧何   (白)     与你三千银子书价,以外赠你婆媳纹银百两,以作路费。

杨氏、

赵美容  (同白)    多谢相爷!

萧何   (白)     我来问你:你们是哪里人氏?

杨氏   (白)     老身杨氏,是兰邱县人氏。媳妇赵美容。

萧何   (白)     原来如此。这有纹银三千一百两,你婆媳归家去吧!

杨氏、

赵美容  (同白)    遵命!

(杨氏、赵美容、兰绪同下。)

萧何   (白)     哎呀且住!如今天下虽然平定,只是缺少律例。我若将此献与万岁,岂不是一件大大的功劳?

             左右!

萧燦   (白)     有!

萧何   (白)     顺轿进宫!

萧燦、

四校尉  (同白)    啊!

萧何   (唱)     律例果然造得精,

             条条款款写分明。

             万岁若要把我问,

             就说老夫我造成。

             人来顺轿宫门进,

             见万岁献律条、我是第一大功臣。

(众人同下。)

【第二十八场】

(四太监、大太监引刘邦同上。)

刘邦   (唱)     可叹三王无志量,

             阴谋兴兵反纲常。

             幸喜狼烟齐扫荡,

             从此天下永安康。

(萧何上。)

萧何   (唱)     手捧律例金殿上,

             跪拜丹墀见吾皇。

     (白)     臣、萧何见驾,吾皇万岁!

刘邦   (白)     丞相平身。

萧何   (白)     万万岁!

刘邦   (白)     丞相上殿,有何本奏?

萧何   (白)     臣启万岁:自我主灭了秦楚,入关以来,只约法三章,杀人者死。如今天下平静,万民安乐。若不速成律例,恐怕人民思乱。是老臣不分昼夜,不顾辛苦,造成一部律例,请我主龙目一览。

刘邦   (白)     丞相可算为国勤劳。呈上来!

萧何   (白)     是。

(萧何呈律例。)

萧何   (白)     万岁请看!

(刘邦看律例。)

刘邦   (白)     果然条条有款,句句分明。怎奈上面笔迹与丞相不同?

萧何   (白)     这个!臣启万岁:此律虽是为臣所造,造成之后,命人从头誊写,故尔笔迹不同。

刘邦   (白)     原来如此。啊丞相,孤看此例虽然甚好,不过只是上部。这下部呢?

萧何   (白)     这个!臣启万岁:老臣在百日之内造成上部,特请万岁御览。这下部尚未编造。

刘邦   (白)     既然如此,就请丞相不辞辛苦,将这下部速速造成,孤另有封赏。

萧何   (白)     老臣领旨。请驾还宫!

(刘邦、大太监、四太监同下。四龙套、萧燦同上。)

萧何   (白)     糟了!

     (唱)     只望献律邀封赏,

             求福反倒招了殃。

             律例不全分下上,

             缘何当初要两部装?

             白化纹银三千两,

     (白)     顺轿回府!

     (唱)     此事怎样奏君王?

     (白)     哎!

萧燦   (白)     丞相今日下得朝来,为何这样着恼哪?

萧何   (白)     你哪里知道,是我那日买了那婆儿律例,今日早朝献与万岁。万岁问我,是何人所造!老夫言道:是我所造。谁想那律条原分上、下两部。如今万岁命在百日之内造成下部。这便如何是好?

萧燦   (白)     启禀丞相:小人我倒有个主意。

萧何   (白)     你有何妙计?

萧燦   (白)     是那婆儿临行言道,她乃兰邱县人氏。丞相何不明日早朝在万岁驾前请假,就说在家造律。你老人家暗出京城,到兰邱县访问此人,再把那下部买来,不就行了吗?

萧何   (白)     兰邱县偌大地方,哪里寻找此人?

萧燦   (白)     相爷您真是聪明一世,懵懂一时。把知县叫来,让他就给您找啦。

萧何   (白)     言之有理。吩咐下面人役,明日随同老夫出京。启开文房!

萧燦   (白)     是。

(萧燦溶墨,萧何修奏折。〖牌子〗。)

萧何   (白)     这有请假折本,明晨着人递与黄门官。

萧燦   (白)     遵命。

(萧何、萧燦同下。)

【第二十九场】

(四青袍引刘山同上。)

刘山   (念)     虽食国家禄,施恩在万民。

     (白)     本县、刘山。汉王驾前为臣,官拜兰邱县令。今乃三、六、九日放告之期。

             左右!

四青袍  (同白)    有!

刘山   (白)     伺候了!

四青袍  (同白)    啊!

(王臣上。)

王臣   (白)     启禀太爷:萧何丞相离城不远。

刘山   (白)     左右!

四青袍  (同白)    有!

刘山   (白)     顺轿迎接丞相去者!

四青袍  (同白)    啊!

(众人同下。)

【第三十场】

(四龙套、四校尉、萧燦引萧何同上。四青袍、王臣引刘山同上,同迎。众人同下,同上。)

刘山   (白)     不知丞相驾临小县,未曾远迎,当面恕罪!

萧何   (白)     岂敢。贵县,你可晓得老夫的来意?

刘山   (白)     卑职不晓。

萧何   (白)     你县中可有一个杨氏婆儿,她儿媳名叫赵美容,可有此二人?

刘山   (白)     左右,可有此二人?

王臣   (白)     此二人就住在东乡。

萧何   (白)     快快唤她前来!

王臣   (白)     遵命。

(王臣下。)

刘山   (白)     后面备酒,与丞相接风。

萧何   (白)     请!

(众人同下。)

【第三十一场】

(王臣上。)

王臣   (念)     奉命差遣,概不由己。

     (白)     到啦。

             兰老太太开门来!

(兰绪上。)

兰绪   (念)     黄犬不住叫,何人叩柴扉?

     (白)     你找谁呀?

王臣   (白)     兰绪,你把你奶奶请出来!

兰绪   (白)     你等着。

             有请奶奶!

杨氏   (内白)    来了。

(杨氏上。)

杨氏   (唱)     穷困世间无人问,

             富贵深山有远亲。

     (白)     孙儿何事?

兰绪   (白)     门外有一官人找您。

杨氏   (白)     待我看来。

(杨氏出。)

王臣   (白)     老太太!

杨氏   (白)     啊公差,到此何事?

王臣   (白)     我说老太太,您带着您儿媳妇上京卖过律例吗?

杨氏   (白)     不错,有的。

王臣   (白)     您既是上京卖过律例,如今萧何丞相亲到此地,叫我来请您,有话说。

杨氏   (白)     怎么,萧何丞相他来了么?

王臣   (白)     不错,来啦。

杨氏   (白)     你且稍待。

(杨氏进。)

杨氏   (白)     媳妇哪里?

赵美容  (内白)    来了!

(赵美容上。)

赵美容  (唱)     儿夫造律把命尽,

             但愿保佑把冤伸。

     (白)     婆母何事?

杨氏   (白)     媳妇,这就好了!

赵美容  (白)     婆母,此话从何说起?

杨氏   (白)     媳妇哪里知道,如今萧何亲身来到县内,要传见你我婆媳。这岂不是好了么?

赵美容  (白)     原来如此。你我婆媳,见了那萧何之后,要见机行事。

杨氏   (白)     那个自然。

             孙儿带路!

     (唱)     这才是苍天睁了眼,

赵美容  (唱)     奸相中了巧机关。

(杨氏、赵美容、兰绪同出,杨氏、赵美容、兰绪、王臣同走圆场。)

王臣   (白)     您等一等。

             有请太爷!

(刘山上。)

刘山   (念)     既为民父母,存心不愧天。

     (白)     何事?

王臣   (白)     回禀太爷:杨氏婆媳传到。

刘山   (白)     唤她们进来!

王臣   (白)     老太太,我们太爷叫你们进去。

杨氏   (白)     是是是!

(杨氏、赵美容、兰绪同进。)
杨氏、

赵美容  (同白)    参见太爷!

刘山   (白)     老夫人免礼,请坐!

杨氏   (白)     太爷在此,焉有民妇的座位?

刘山   (白)     坐下也好讲话。

杨氏、

赵美容  (同白)    如此告坐。不知太爷差人唤来民妇,为了何事?

刘山   (白)     老夫人有所不知,今日萧何丞相亲临本县,言道你婆媳曾到京城卖过律例,不知可有此事?

杨氏、

赵美容  (同白)    确有此事!

刘山   (白)     既然曾有其事,丞相言道,你婆媳前次所卖乃是上部,如今他特来买你的下部。不知老夫人可肯卖否?

杨氏   (白)     啊太爷,不提此律还则罢了;提起此律,叫老身好恨也!

     (唱)     太爷在上听我禀,

             老身言来听分明:

             只因我儿把京进,

             萧何老儿起妒心;

             这才回家律造定,

             家贫无奈奔京城。

             如今提起心头恨,

             他要下部万不能。

刘山   (白)     老夫人此言差矣!如今萧丞相既然前来买你那下部律例,老夫人记恨前仇,若是不卖,他若以势力压人,那时本县也难以作主。依本县之见,老夫人大大地要上一个价钱。丞相若是还价,你婆媳且莫应允,只看本县眼色行事,你婆媳落上个大大的富贵也就是了。

赵美容  (白)     婆母,就依太爷之见,应允了吧!

杨氏   (白)     如此,太爷,老身应允就是。

刘山   (白)     如此你婆媳且随轿后,馆驿去者!

(众人同走圆场。)

刘山   (白)     有请相爷!

(四龙套、四校尉、萧燦引萧何同上。)

萧何   (念)     亲来兰邱境,只为律难成。

刘山   (白)     门上哪位在?

萧燦   (白)     何事?

刘山   (白)     下官来拜。

萧燦   (白)     候着!

             启丞相,兰邱县令要见。

萧何   (白)     唤他进来。

萧燦   (白)     相爷有请!

(刘山进。)

刘山   (白)     参见丞相!

萧何   (白)     贵县免礼,请坐。

刘山   (白)     谢坐!

萧何   (白)     贵县,命你去寻卖律之人,可曾寻到?

刘山   (白)     现在门外伺候。

萧何   (白)     唤他们进来。

刘山   (白)     遵命。

(刘山出。)

刘山   (白)     啊老夫人,丞相唤你,要看本县的眼色行事。

杨氏、

赵美容  (同白)    我婆媳记下就是。

刘山   (白)     如此随我来!

(刘山、杨氏、赵美容、兰绪同进。)
杨氏、

赵美容  (同白)    丞相在上,民妇叩头!

萧何   (白)     免礼。起来讲话。

杨氏、

赵美容  (同白)    多谢丞相!不知丞相将我婆媳唤来,有何话讲?

萧何   (白)     这一老夫人,我且问你:你前番到京城卖律,怎么只是上部呢?

杨氏、

赵美容  (同白)    本来只卖的是上部哇!

萧何   (白)     既然你前番卖的是上部,必然仍有下部。你可拿来卖与老夫,决不亏负于你。

杨氏   (白)     既然如此,老身留在家中,也是无用,卖与丞相就是。

萧何   (白)     但不知老夫人要卖多少银两,你们要上一个价钱才是。

赵美容  (白)     丞相既然要买此律,民妇何敢言价?

萧何   (白)     应该要一个价钱。

刘山   (白)     还是丞相说上一个价钱才是。

萧何   (白)     也罢!前番买你上部,本是三千两纹银;如今多与你一千就是。

刘山   (白)     如此丞相多与你一千两纹银,你婆媳意下如何?

(刘山作手势。)
杨氏、

赵美容  (同白)    四千两银子,我们是不卖的。

刘山   (白)     何妨再添上几个!

萧何   (白)     也罢!

     (唱)     四千纹银你不愿,

             老夫与你银八千。

(刘山作手势。)

刘山   (白)     八千两?

赵美容  (白)     丞相!

     (唱)     此书若献万岁看,

             与我儿换一个头品官。

刘山   (白)     丞相,你来看,她婆媳倒拿起来了。可是呀,有钱难买一个“不卖”呀!有道是:钱能通神。相爷再与她添上几个就是。丞相,你就不必留添头了。

萧何   (白)     呀!

     (唱)     不买难以回朝转,

             汉王驾前怎回言?

             她要将书放当面,

             五万白银即刻还。

刘山   (白)     不卖,他就添钱。

             老夫人,你可卖呀?

杨氏   (白)     丞相啊!

     (唱)     虽然不能成百万,

             也要落个千顷田。

萧何   (白)     也罢!

     (唱)     听罢言来心暗转,

             与你黄金一万银五千。

刘山   (白)     老夫人,你卖了吧!

杨氏、

赵美容  (同白)    如此我婆媳卖了就是。

刘山   (白)     丞相,她婆媳卖了。

萧何   (白)     不知这书现在何处?

赵美容  (白)     启禀丞相:我那儿夫临死的时节,将这下部律例就放在棺木之中,一同埋在地下了。

萧何   (白)     既是坟墓之中,你婆媳先行归家就是。

杨氏、

赵美容  (同白)    谢相爷!

杨氏   (唱)     谢罢相爷出驿馆,

赵美容  (唱)     黄金万两银五千。

(杨氏、赵美容、兰绪同下。)

萧何   (白)     贵县,你也回衙理事去吧!

刘山   (白)     遵命!

(刘山、四青袍同下。萧何背供。)

萧何   (白)     哎呀且住!适才她婆媳言道:那下部律例埋在她儿棺木之中。老夫何不去到坟前,刨将出来,何必花用这些金银?

(萧何向王臣。)

萧何   (白)     我来问你:他的坟茔现在何处?

王臣   (白)     小人不知他的坟茔现在何处。一问地保便知。

萧何   (白)     唤他前来!

王臣   (白)     遵命!

(王臣下。)

萧何   (白)     等地保到来,今夜一同前去,开坟搜取。到了京城,献与万岁,一来老夫之功,二来又省下黄金万两。

(王臣、地保同上。)

王臣   (白)     启相爷:地保传到。

地保   (白)     参见相爷!

萧何   (白)     秋生之墓今在何处?

地保   (白)     在东乡地界。

萧何   (白)     起过一旁。今晚三更时分,你等随同老夫,秋生坟茔去者。

四校尉、

四龙套  (同白)    啊!

(众人同下。)

【第三十二场】

(地保、王臣、四龙套、四校尉、萧燦引萧何同上。)

地保   (白)     来此已是兰家坟茔。

萧何   (白)     人马列开。上前刨来!

四龙套、

四校尉  (同白)    啊!

(四龙套、四校尉同掘墓。)

萧燦   (白)     启相爷:律例在此,相爷请看!

(萧燦呈律例。萧何看。)

萧何   (白)     律例到手。校尉的!

四校尉  (同白)    有!

萧何   (白)     人马连夜还朝!

四龙套、

四校尉  (同白)    啊!

(四龙套、四校尉、萧燦、萧何同下,地保下。)

王臣   (白)     好哇!坟也刨啦,他也走啦。我得给她们家报个信去。

(王臣走圆场。)

王臣   (白)     兰老太太在家吗?

(兰绪上。)

兰绪   (白)     你又来啦?

王臣   (白)     我又来啦。把你奶奶请出来!

兰绪   (白)     有请奶奶!

(杨氏上。)

杨氏   (白)     孙儿何事?

兰绪   (白)     那一个官人又来啦。

杨氏   (白)     待我看来。

(杨氏出。)

杨氏   (白)     啊公差,你又来为了何事呀?

王臣   (白)     老太太,萧丞相把您儿子的坟刨啦,由坟里头拿走律例一部。因为在我的地面,因此特地来给您送个信儿。

杨氏   (白)     这还了得!

             媳妇哪里?

(赵美容上。)

赵美容  (唱)     自从婆媳回家门,

             不知萧何怎样行?

     (白)     婆母,唤媳妇何事?

杨氏   (白)     哎呀媳妇哇!如今萧何老儿将坟墓掘开,把律例盗走,这、这、这便如何是好?

赵美容  (白)     哎呀婆母哇!如今奸相既将律例盗走,你我婆媳见了县太爷再作道理。

杨氏   (白)     我儿将门带好。

             公差带路!

王臣   (白)     随我来!

(杨氏、赵美容、兰绪、王臣同走圆场。)

王臣   (白)     有请太爷!

(刘山上。)

刘山   (白)     何事?

王臣   (白)     杨氏婆媳求见。

刘山   (白)     唤她等进来!

王臣   (白)     太爷叫你们哪!

(杨氏、赵美容、兰绪同进。)
杨氏、

赵美容  (同白)    参见太爷!

刘山   (白)     老夫人免礼。到此何事?

杨氏   (白)     启禀太爷:萧丞相将我儿秋生的坟墓掘毁,盗走律例。请太爷作主!

刘山   (白)     好奸贼!

     (唱)     听一言来才知情,

             掘人坟墓转回京。

             开言我把婆媳问,

             此事应当怎样行?

     (白)     啊老夫人,怪不得驿官前来报道:萧丞相连夜回朝去了。此事依老夫人之见?

杨氏   (白)     依我婆媳之见,我们要去到京城,央求蒯徹奏本,我婆媳要与奸相金殿辩理。

刘山   (白)     既然如此,待本县修书一封,以作见证。

杨氏、

赵美容  (同白)    多谢太爷!

刘山   (白)     启开文房!

(王臣溶墨,刘山修书。〖牌子〗。)

刘山   (白)     书信在此,老夫人好好收起。

杨氏   (白)     告辞了!

     (唱)     多谢太爷好恩情,

赵美容  (唱)     去到京城见主君。

(杨氏、赵美容、兰绪同下。)

刘山   (白)     咳!

     (唱)     奸相把事做错了,

             掘人坟墓为哪条?

             此番婆媳京城到,

             看你金殿怎开销!

(众人同下。)

【第三十三场】

(蒯徹上。)

蒯徹   (唱)     万岁爷选才能行文各郡,

             秋生离乡也到都门。

             可恨奸相生嫉恨,

             见才不用羞辱人。

             将身且把二堂进,

             心神不定为何情?

(蒯徹坐。家院上。)

家院   (白)     启爷:今有秋生之母,在府门求见。

蒯徹   (白)     快快有请!

家院   (白)     有请老夫人!

(杨氏、赵美容、兰绪同上。)

杨氏   (唱)     不分昼夜到都门,

赵美容  (唱)     含冤之事要诉明。

杨氏   (白)     贤弟!

蒯徹   (白)     嫂嫂到了,请坐!

杨氏   (白)     有坐。

赵美容  (白)     参见叔父!

蒯徹   (白)     少礼,请坐!

赵美容  (白)     谢坐!

蒯徹   (白)     嫂嫂来到京城何事?我那秋生侄儿回家可好?

杨氏   (白)     贤弟呀!

     (唱)     我儿回家把命尽,

             奸相掘坟甚苦情。

             婆媳要报冤仇恨,

             烦劳修本奏当今。

蒯徹   (白)     好奸相啊!

     (唱)     奸相作事不思忖,

             枉作国家一大臣。

             挖坟盗律冤仇恨,

             定要修本奏当今!

     (白)     嫂嫂,你婆媳暂且住在小弟府中,待弟连夜修本,明日早朝,启奏万岁,定与老贼金殿辩理。正是:

     (念)     萧何矇君似欺天,此时才报血海冤!

(众人同下。)

【第三十四场】

(四太监、大太监引刘邦同上。)

刘邦   (唱)     驾坐咸阳称有道,

             四海升平乐逍遥。

             内侍摆驾金殿道,

             等候百官贺当朝。

(萧何上。)

萧何   (唱)     得了律例心欢畅,

             金殿之上见君王。

     (白)     臣、萧何见驾,吾皇万岁!

刘邦   (白)     萧相平身。

萧何   (白)     万万岁!

刘邦   (白)     赐绣墩!

萧何   (白)     谢坐!

刘邦   (白)     啊萧相,这些日期,可将下部律例造好?

萧何   (白)     为臣现已造齐,请我主龙目一观。

刘邦   (白)     呈上来!

萧何   (白)     是。

(萧何呈律例。刘邦看。)

刘邦   (白)     丞相真乃大才!从今天下万民可无忧矣。

             内侍!

大太监  (白)     有!

刘邦   (白)     御花园摆宴,孤与丞相同饮。

蒯徹   (内白)    且慢!

(蒯徹上。)

蒯徹   (唱)     萧何老儿多奸佞,

             竟敢掘墓蒙主君。

             此番金殿来奏本,

             要把冤枉金殿伸。

             可叹秋生丧了命,

             母老妻单靠何人?

             怒气不息金殿进,

             跪在丹墀臣见君。

     (白)     臣、蒯徹见驾,吾皇万岁!

刘邦   (白)     大夫平身。

蒯徹   (白)     万万岁!

刘邦   (白)     大夫上殿,有何本奏?

蒯徹   (白)     臣启万岁:御花园摆宴,不知为了何事?

刘邦   (白)     今有萧丞相造了律例,于民于国,受益非浅。故尔孤要设宴庆功。

蒯徹   (白)     臣有本不敢冒奏。

刘邦   (白)     大夫有本,只管上奏!

蒯徹   (白)     这国家律例,并非萧何所造!

刘邦   (白)     何人所造?

蒯徹   (白)     万岁容奏:兰邱县有一士子,姓兰名亭字秋生。闻得大王招纳贤士,不远千里来到京师。只望报效皇家,光大门庭,不想萧何丞相嫉贤妒能,不但不用;反将秋生重责二十手简。那秋生回得家去,暗造此律,以进大王。不料律成之后,呕血而亡。谁知萧丞相将这律例买到手中,进呈万岁,冒称自己所造。不想万岁还要下部,那萧丞相万般无奈,他带领人役,暗奔兰邱县,逼迫秋生之母,索取下部律例。不想那下部律例随秋生埋葬九泉。那萧丞相又生一计,等到三更时分,将秋生坟墓掘开,将律例偷盗手内,今日献与万岁。如今秋生之母,现在午门候旨。

刘邦   (白)     有这等事。宣她上殿!

蒯徹   (白)     大王有旨:宣杨氏婆媳上殿!

杨氏、

赵美容  (内同白)   领旨!

(杨氏、赵美容、兰绪同上。)

杨氏   (唱)     迈步且上金殿道,

赵美容  (唱)     不知万岁怎开销?

杨氏、

赵美容  (同白)    民妇与万岁叩头!

刘邦   (白)     这一民妇,你儿秋生怎样造律?从实奏来!

杨氏   (白)     启万岁:今有本县太爷,与民妇写了一张御状,请大王一览!

(杨氏呈状。)

刘邦   (白)     呈上来!

(刘邦看状。〖牌子〗。)

刘邦   (白)     唗!胆大萧何,竟敢如此,孤若不将你斩首,此律难行天下。

             众武士!

(四武士同上。)

四武士  (同白)    有!

刘邦   (白)     推出斩了!

四武士  (同白)    啊!

(四武士推萧何同下。四武士同上。)

四武士  (同白)    斩首已毕。

刘邦   (白)     兰秋生造律有功,为国尽忠除奸,忠孝双全,封为上大夫;敕建坟茔,勒碑刻铭,以垂千古。其母杨氏封为一品夫人。其妻封为夫人。其子成人之后,赠为大夫。领旨下殿!

杨氏、
赵美容、

兰绪   (同白)    谢万岁!

刘邦   (白)     正是:

     (念)     秋生造成国家律,

杨氏、
赵美容、

蒯徹   (同念)    不斩萧何律不成。

(〖尾声〗。众人同下。)
(完)


浏览次数:65 ┊ 字数:23636 ┊ 最后更新:2019-09-11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