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陵母伏剑》

主要角色
王母:老旦

情节
楚汉相争,刘邦大将王陵大败项羽于成皋。项羽回江东,重整军马,伺韩信出兵燕赵,直取东虢;并差人解获陵母,以离其心。王陵率众迎敌,皆获大胜。项羽用季布计,先劝陵母不果,复绑陵母于阵前,逼王陵降。王陵见母,苦痛难当,欲拼一死。陵母大怒,斥其不该以母子私情有误国家大事。王陵吐血回营,差部将叔孙通探母。陵母复以利害直陈;犹恐累王陵,遂伏剑自刎。项羽为收王陵计,以厚礼葬之。

根据《京剧汇编》第三十四集:赵鸿林藏本整理

录入:小豆子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408.28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项庄上,起霸。)

项庄   (念)     楚汉分兵灭秦邦,

(季布上,起霸。)

季布   (念)     文韬武略腹内藏。

(钟离昧上,起霸。)

钟离昧  (念)     威风凛凛英雄将,

(龙且上,起霸。)

龙且   (念)     一战成功定咸阳。

项庄、
季布、
钟离昧、

龙且   (同白)    俺,(项庄)(季布)(钟离昧)(龙且)。

项庄   (白)     众位将军请了!

季布、
钟离昧、

龙且   (同白)    请了!

项庄   (白)     大王发兵,两厢伺候!

季布、
钟离昧、

龙且   (同白)    请!

(大开门。四文堂、四下手、二马童引项羽同上,项羽上高台。)

项羽   (点绛唇牌)  嬴秦驾崩,楚汉争锋,刀兵动,眼阔天空,山河归一统。

项庄、
季布、
钟离昧、

龙且   (同白)    参见大王!

项羽   (白)     站立两厢。

项庄、
季布、
钟离昧、

龙且   (同白)    啊!

项羽   (念)     匹马冲锋敌万人,纵横南北灭三秦。拔山举鼎威名振,统领雄兵扫烟尘。

     (白)     孤,项籍,字羽,尊号霸王。自江淮起义以来,百战百胜,殄灭嬴秦,平定关中。可恨刘邦屡次与孤争夺基业。身经数十余战,未分胜负。只因前番与刘邦在成皋交战,被他帐下王陵损伤孤的兵将,孤只得回转江东,重整人马;一面派人去至沛郡捉拿王母,以离其心。孤今日发兵拟报成皋之恨。决先夺东虢,以振军威。

             众将官!

项庄、
季布、
钟离昧、

龙且   (同白)    有!

项羽   (白)     人马可齐?

项庄、
季布、
钟离昧、

龙且   (同白)    俱已齐备。

项羽   (白)     兵发东虢去者!

项庄、
季布、
钟离昧、

龙且   (同白)    啊!

(五马江儿水牌。项羽下位上马,领众人同下。)

【第二场】

(四文堂、中军引王陵同上。)

王陵   (引子)    幼习兵机,学忠孝,礼仪为先。

     (念)     志气凌云贯斗牛,南征北战几时休!男儿须展擎天手,他年名刊五凤楼。

     (白)     本帅,王陵。汉王驾前为臣,官拜右将军之职。奉命镇守东虢一带等处。可恨重瞳刺杀义帝,独霸关中;吾主特起义兵与霸王大小数十余战。多亏韩元帅深谋远略,两下互有胜负。今我主又命元帅兵发燕赵去了,令俺代理军务。惟恐霸王乘虚兴兵,因此日夜操兵防守。

             来!

中军   (白)     有!

王陵   (白)     伺候了!

中军   (白)     啊!

陈平   (内白)    陈大人到!

中军   (白)     陈大人到。

王陵   (白)     有请!

中军   (白)     有请陈大人!

(陈平上。)

陈平   (白)     啊元帅!

王陵   (白)     先生请坐!

陈平   (白)     有坐。

王陵   (白)     不知先生驾到,有失远迎,当面恕罪!

陈平   (白)     岂敢!下官来得卤莽,元帅海涵!

王陵   (白)     岂敢!先生到此必有所为?

陈平   (白)     下官奉了大王之命,前来伺候元帅。

王陵   (白)     先生说哪里话来,俺王陵碌碌庸才,唯恐难胜其任,还望先生不时指教。

陈平   (白)     不敢!元帅调度有方,运筹帷幄,下官倾心佩服。

王陵   (白)     先生夸奖了。

报子   (内白)    报!

(报子上。)

报子   (白)     今有霸王带领大兵三十万,直奔关前而来。

王陵   (白)     再探!

报子   (白)     啊!

(报子下。)

王陵   (白)     来!传令下去,大小三军,全身披挂,辕门听点,不得有误!

四文堂  (同白)    啊!

王陵   (白)     先生请!

陈平   (白)     元帅请!

(众人同下。)

【第三场】

(出队子牌。四文堂、周勃、周昌、纪信、随何同上。)
周勃、
周昌、
纪信、

随何   (同白)    俺,(周勃)(周昌)(纪信)(随何)。

周勃   (白)     众位将军请了!

周昌、
纪信、

随何   (同白)    请了!

周勃   (白)     元帅升帐,你我去至辕门伺候!

周昌、
纪信、

随何   (同白)    请!

周勃   (白)     众将官,打道辕门!

四文堂  (同白)    啊!

(合头。众人同下。)

【第四场】

(四文堂、四上手引王陵同上。)

王陵   (粉蝶儿牌)  杀气腾空,

             奉圣命,统领雄兵。

             众英雄,共灭重瞳!

(陈平、叔孙通、周勃、周昌、纪信、随何自两边分上。)
陈平、
叔孙通、
周勃、
周昌、
纪信、

随何   (同白)    参见元帅!

王陵   (白)     站立两厢。

陈平、
叔孙通、
周勃、
周昌、
纪信、

随何   (同白)    啊!

王陵   (念)     忆昔当年宴鸿门,楚汉分兵灭嬴秦。重瞳违约图霸业,干戈何日得安宁!

     (白)     本帅,王陵。只因重瞳与我主自定咸阳以来,不守怀王之约,强霸为尊。前在成皋被某一战,人马伤其大半。今又兴兵前来,夺取东虢,岂肯容他猖狂?

             周勃、周昌听令!

周勃、

周昌   (同白)    在!

王陵   (白)     命你二人带领本部人马,今晚三更时分,前去偷营劫寨!

周勃、

周昌   (同白)    得令!

(周勃、周昌同下。)

王陵   (白)     纪信、随何听令!

纪信、

随何   (同白)    在!

王陵   (白)     二路截杀,本帅大兵随后。

纪信、

随何   (同白)    得令!

(纪信、随何同下。)

王陵   (白)     二位先生听令!

陈平、

叔孙通  (同白)    在!

王陵   (白)     看守城池,不得有误!

陈平、

叔孙通  (同白)    得令!

(陈平、叔孙通同下。)

王陵   (白)     众将官!

四上手  (同白)    有!

王陵   (白)     抬枪带马!

四上手  (同白)    啊!

(王陵上马,出城,领四上手、四文堂同下。)

【第五场】

(起三更鼓。四文堂、周勃、周昌同上。)
周勃、

周昌   (同白)    放起火来!

四文堂  (同白)    啊!

(四文堂同放火。项庄、季布、钟离昧、龙且同上,起打。纪信、随何同上,同打。项庄、季布、钟离昧、龙且同败下,周勃、周昌、纪信、随何、四文堂同追下。)

【第六场】

(四文堂引项羽同上。)

项羽   (念)     旌旗遮日月,威名镇诸侯。

报子   (内白)    报!

(报子上。)

报子   (白)     左营起火!

项羽   (白)     再探!

报子   (白)     啊!

(报子下。)

项羽   (白)     抬枪带马!

四文堂  (同白)    啊!

(项羽上马,领四文堂同下。)

【第七场】

(项庄、季布、钟离昧、龙且同败上,周勃、周昌、纪信、随何同追上,开打。项庄、季布、钟离昧、龙且同败下。项羽上,开打,周勃、周昌、纪信、随何同败下,项羽追下。)

【第八场】

(四上手、王陵同上,过场,同下。)

【第九场】

(周勃、周昌、纪信、随何同上,项羽上,开打。王陵上,打快枪,项羽败下。项庄、季布、钟离昧、龙且同上,单对打。项庄、季布、钟离昧、龙且同败下。)

王陵   (白)     败兵不可追赶。人马回关!

周勃、
周昌、
纪信、

随何   (同白)    啊!

(众人同下。)

【第十场】

(项羽领项庄、季布、钟离昧、龙且、四文堂同上。)

项羽   (白)     嗐!

项庄、
季布、
钟离昧、

龙且   (同白)    参见大王!死罪呀死罪!

项羽   (白)     哎!是孤一时大意,与尔等无干。

项庄、
季布、
钟离昧、

龙且   (同白)    谢大王!

项羽   (白)     适才阵上与孤交战,那一将官可是王陵?

项庄、
季布、
钟离昧、

龙且   (同白)    正是王陵。

项羽   (白)     怪不得成皋一战,损兵折将。此时不除,后必为患。

             来,退守外黄!

项庄、
季布、
钟离昧、

龙且   (同白)    啊!

(众人同走圆场。项羽归座。)

报子   (内白)    报!

(报子上。)

报子   (白)     夏将军将王母拿到。

项羽   (白)     再探!

报子   (白)     啊!

(报子下。)

项羽   (白)     来!推出斩了!

季布   (白)     且慢!

项羽   (白)     为何阻拦?

季布   (白)     大王若将王母斩首,恐与大事不利。

项羽   (白)     依你之见?

季布   (白)     大王就将王母囚入后营,末将明日带王母去至关前,请王陵答话。那时令王母召子归降。他若不降,仍将王母囚禁别营,臣敢保王陵决无战斗之意。

项羽   (白)     好!就将王母交付于你,明日阵前便宜行事。

季布   (白)     得令!

项羽   (白)     众将官!暂在此地安营扎寨。掩门!

项庄、
季布、
钟离昧、

龙且   (同白)    啊!

(众人同下。)

【第十一场】

王母   (内白)    嗐,天哪!

     (内二黄导板) 遭被绑不由人对天长恨,

(二军卒押王母同上。)

王母   (回龙)    为姣儿只落得囚禁贼营。

     (二黄原板)  都只为秦始皇不行仁政,

             修五岭筑长城不恤民情。

             伐洛阳迁九鼎六国吞并,

             传二世至胡亥国破身倾。

             楚项羽起江东人马强盛,

             除残暴定咸阳火焚都城。

             最可叹国未稳义帝丧命,

             汉刘王恤民灾西蜀存身。

             儿王陵扶汉主三生有幸,

             恨重瞳他不该累及妇人。

             但愿得死他乡免受囚禁,

             我的儿亦免得胸藏二心。

     (白)     老身,范氏。配夫王文敬,不幸早年丧命,留下一个孩儿,名唤王陵。可怜他自幼奋志攻书,受尽万般的苦处,习就全身武艺,倒也十分孝顺。如今我那孩儿得遇汉主,真乃是三生有幸。哎!谁知那日老身正与我儿修书,忽然来了一伙强人,将我掠进楚营来了。每日虽无刑讯,怎奈生死难求。正是:

     (念)     欲儿身得地,为娘受熬煎!

(起初更鼓。)

王母   (白)     啊,军爷们,这四面是什么响亮?

二军卒  (同白)    是军校传更。

王母   (白)     哦,原来是军校们巡更。嗐!不知不觉又是一天。好不闷煞人也!

     (二黄原板)  听梆铃传罢了初更时分,

             耳闻得金鼓声好不惊人。

             实指望养姣儿膝前孝顺,

             又谁知无故地囚禁楚营。

             可叹我年衰迈有谁怜悯,

             自凄凉看月影盼等天明。

     (白)     哎,王陵啊!姣生!只要你专心扶保汉主,为娘虽死九泉,亦甘心瞑目也!

(起二更鼓。)

王母   (二黄原板)  耳边厢又听得二更时分,

             想起了当年事箭刺我心。

             叹儿夫遭不幸早年丧命,

             我母子度光阴受尽苦情。

             但愿得我的儿荣归乡井,

             也免得年迈人日夜忧心。

     (白)     哎呀天哪!不想老身年逾七旬,又受缧绁之苦。嗐!但愿我儿功成名就,再替为娘报仇雪恨也!

(起三更鼓。)

王母   (二黄原板)  耳听得打罢了三更时分,

             我好比釜中鱼心似火焚。

             我的儿扶汉主精忠效命,

             有道是食君禄当报君恩。

             有千言和万语诉说不尽,

             心绪乱眼朦胧闷对孤灯。

     (白)     项羽呀贼子!漫说将老身囚禁大营,你纵然将我碎尸万段,亦难服天下之人也!

(起四更鼓。)

王母   (二黄原板)  猛听得大营内四更鼓震,

             人喧哗马咆哮炮响连声。

             奇男子创基业上承天命,

             拯民灾行仁政下顺舆情。

             贼项羽多残暴杀戮太盛,

             到后来亦难免刀斧临身。

(起五更鼓。)

王母   (二黄散板)  满营中梆铃响五更已尽,

             金鸡叫四野闻红日东升。

             思家乡想故土难以逃命,

             我好似宾鸿雁无处投奔。

             望苍天哭姣儿泪流不尽,

             要相逢除非是等到来生。

(四下手引季布同上。)

季布   (白)     参见太夫人!

王母   (白)     啊!将军免礼。你今前来作甚?

季布   (白)     有紧要之事,与太夫人商议。

王母   (白)     将军有话,请速讲来。

季布   (白)     只因王陵将军屡次与我等交战,我家大王爱他智勇双全,欲命太夫人修书一封,令王将军归降我主。我家大王愿与他结为昆仲,不知太夫人意下如何?

王母   (白)     将军此言差矣!想我儿王陵,辅佐汉王,可谓身遇明主。若令老身修书,劝他归降楚王,老身万难从命!

季布   (白)     啊太夫人,如今身在楚营,若不依末将之言,我家大王性如烈火,只恐你凶多吉少!

王母   (白)     老身既被囚禁,有死而已。将军请勿多言!

季布   (白)     某以好言相劝,执意不听。

             来呀!与我绑了!

四下手  (同白)    啊!

(四下手同绑王母。)

王母   (笑)     哈哈哈……

季布   (白)     太夫人暂受一时之苦,少时自有定夺。

             来呀,押至前营!

四下手  (同白)    啊!

王母   (白)     苍天哪,天!这也是老身养儿子的结果呀啊……

(季布下。四下手押王母同下。)

【第十二场】

(长锤。四白文堂同上,站门。王陵上。)

王陵   (西皮散板)  我主兴兵承天运,

             平定咸阳救万民。

             将身且把宝帐进,

             且听探马报佳音。

报子   (内白)    报!

(报子上。)

报子   (白)     楚营季布,请元帅敌楼答话。

王陵   (白)     再探!

报子   (白)     啊!

(报子下。)

王陵   (白)     啊!前日一战,楚兵并未退去。今季布请某答话,不知为了何事?

             来,带马!

四白文堂 (同白)    啊!

王陵   (西皮散板)  楚汉连年动刀兵,

             将士何日享太平!

             下得马来敌楼进,

(王陵上城。)

王陵   (西皮散板)  且待来人说分明。

(四下手引季布同上。)

季布   (西皮散板)  儿郎带路朝前进,

             敌楼只见王将军。

王陵   (白)     啊,季将军别来无恙?

季布   (白)     王将军请了!

王陵   (白)     请了!啊季将军,约俺王陵敌楼答话,不知足下有何金言,请速言讲!

季布   (白)     只因我家大王久慕元帅忠孝双全,勇冠三军,今命季布前来,欲请元帅归顺我主,我家大王情愿与元帅结为昆仲。功成之日,平分疆土,不知元帅意下如何?

王陵   (白)     季将军,你此言差矣!岂不知食君之禄,当报君恩。想那霸王生来残暴,枉杀无辜,怎及我主上承天运,下顺人心,未定咸阳,先约三法,虽古之汤武,不过如是。就烦足下回复霸王,务于即日决战。

季布   (白)     啊王元帅,我家大王,自江东起义以来,大小百十余战,可谓兵强将勇。今凭将军独守孤城,内无粮草,外无救兵,惟恐大兵久困,那时玉石不分,你悔之晚矣!

王陵   (白)     某有城则战,大丈夫视死如归。季将军请勿再讲!

季布   (白)     来呀!将王母押了过来!

四下手  (同白)    啊!

(四下手同下,押王母同上。)

王母   (西皮摇板)  号炮连天山摇震,

             吓得我三魂少二魂。

             咬定牙关朝前进,

季布   (白)     王元帅你可认识此人么?

王陵   (白)     哎呀!

(王陵泣。)

王母   (白)     啊!

     (西皮摇板)  敌楼上站定小姣生。

             走上前来把话论,

             为娘眼来听分明:

             项羽要报成皋恨,

             因此将我囚楚营。

             纵然我一死何足论,

             你休要中贼巧计生!

王陵   (白)     哎呀!

     (西皮快板)  一见老娘泪满襟,

             好似钢刀刺在心。

             讲什么为国把忠尽,

             儿拚一死救娘亲!

王母   (西皮摇板)  听一言来气难忍,

             大骂王陵不孝人!

             你若背主违娘命,

     (白)     我的儿呀!

     (西皮摇板)  我纵死九泉不甘心!

王陵   (白)     哎呀!

     (西皮散板)  老娘教训儿遵命,

             王陵怎作不孝人!

             左思右想心不定,

     (白)     儿的娘呀!

(王陵三吐,下。四白文堂同下。)

季布   (笑)     哈哈哈……

     (白)     来,押回营去!

(季布、王母、四下手同下。)

【第十三场】

(四白文堂、王陵同上,王陵坐。)

王陵   (白)     来,有请二位先生!

文堂   (白)     有请二位先生。

(陈平、叔孙通同上。)

陈平   (念)     楚汉刀兵动,

叔孙通  (念)     何日得太平!

陈平、

叔孙通  (同白)    参见元帅!

王陵   (白)     二位先生少礼,请坐。

陈平、

叔孙通  (同白)    谢坐。将(下官)(卑人)唤进帐来,有何军情议论?

王陵   (白)     二位先生,想俺王陵自沛郡兴兵以来,蒙主公知遇之重,杀身难报。可恨重瞳怀记成皋之恨,暗地将我老母擒至楚营。适才季布请本帅敌楼答话,只见我母身带重刑。本帅一见,肝肠寸断,心如刀剜,吐血不止。今烦二位先生暂时护理军中帅印;俟本帅贱体稍痊,再为后图。二位先生万勿推却!

陈平   (白)     哎呀元帅呀!想下官乃是沟渠之才,万不敢担此重任。

叔孙通  (白)     是呀!元帅智勇双全,运筹决胜,前日一战,可使重瞳丧胆。元帅必须从长计议,万勿伤劳过度,仍当以军国为重。若因此事交出兵权,倘若霸王闻知,那还了得?

王陵   (白)     哎!本帅既受大王重托,理应沙场效命。虽肝脑涂地,不足以报万一。实因老母被楚囚禁,九死一生。如今痛母情切,心绪已乱,实不能与主公争夺江山社稷了啊啊啊……

(王陵泣。)

叔孙通  (白)     啊元帅,既受大王知遇,万勿舍近求远。伯母虽然在楚囚禁,他不过要离元帅之心,就中取事。大丈夫当以身许国,忠孝不能全顾。愚之拙言,元帅要再思呀再想!

王陵   (白)     谨依先生之言,还当设法为是。

叔孙通  (白)     据卑人看来,那霸王虽然性如烈火,是非自有曲直。元帅何不差一心腹之将,去往楚营探听虚实,不知元帅意下如何?

陈平   (白)     元帅以为如何?

王陵   (白)     这个!

陈平   (白)     事不宜迟,迟恐生变。

王陵   (白)     二位先生言得极是。哎!就烦叔孙先生前去,料无推却?

叔孙通  (白)     当效徼劳。

王母   (白)     来,与先生带马!

叔孙通  (白)     不敢。哎,元帅呀!

     (西皮摇板)  元帅请把宽心放,

             过营之事我承当。

             即忙驰驱朝前往,

             管叫他忠心扶汉王。

(叔孙通下。)

陈平   (西皮摇板)  叔孙先生智谋广,

             敢在虎口去寻羊!

王陵   (白)     先生哪!

     (西皮摇板)  多蒙先生美言讲,

             咬牙切齿恨项王。

             但愿老母身无恙,

             再与重瞳论短长。

     (白)     哎呀!

     (西皮摇板)  霎时间腹内痛心血上撞,

(王陵三吐。)

陈平   (白)     元帅要保重了!

(陈平搀王陵同下。四白文堂同下。)

【第十四场】

(长锤。四文堂引项羽同上。)

项羽   (西皮散板)  孤自江淮发兵将,

             一战成功定家邦。

             将身且坐黄罗帐,

             且听探马报端详。

报子   (内白)    报!

(报子上。)

报子   (白)     启大王:今有汉营叔孙通求见大王。

项羽   (白)     再探!

报子   (白)     啊!

(报子下。)

项羽   (白)     噢叔孙通!我想此人足智多谋,必然前来作说客耳。

             来,吩咐众将,击鼓升帐!

四文堂  (同白)    击鼓升帐!

项庄、
季布、
钟离昧、

龙且   (内同白)   啊!

(项羽归大帐。项庄、季布、钟离昧、龙且同上。)

项羽   (白)     来,传叔孙通进帐!

文堂   (白)     大王有旨:叔孙通进帐!

叔孙通  (内白)    来也!

(叔孙通上。)

叔孙通  (西皮散板)  谋深何惧入罗网,

             打探贤母见楚王。

             将身来至中军帐,

             两旁站立众儿郎。

     (白)     客臣叔孙通参见大王!

项羽   (白)     平身。

叔孙通  (白)     谢大王!

项羽   (白)     叔孙通你敢是与那王陵作说客么?

叔孙通  (白)     客臣不敢。只因王母被大王囚禁,奉王元帅之命,今到帐下与王母问安来了。

项羽   (白)     那王陵因何不来呢?

叔孙通  (白)     那王陵身为元帅,统领三军,焉能擅离重任?况客臣与王陵乃是生死之交,故斗胆前来。还望大王开恩容见!

项羽   (白)     容你一见。

             来,将王母押进帐来!

叔孙通  (白)     谢大王!

(四下手内同允,押王母戴手肘、剑枷同上。)

王母   (西皮摇板)  昨日阵前把话论,

             不由老身痛在心。

             怒气不息贼帐进,

             看他把我怎样行。

四下手  (同白)    王母押到。

(叔孙通望。)

叔孙通  (白)     哎呀伯母,侄男这厢有礼!

王母   (白)     啊!足下何人?

叔孙通  (白)     小侄叔孙通前来问候。

王母   (白)     哦!你就是叔孙通先生?

叔孙通  (白)     不敢!正是小侄。

王母   (白)     先生到此何事?

叔孙通  (白)     只因我家元帅昨日在敌楼与季将军讲话,见伯母身带重刑,险些跌落城下,口吐鲜血不止。意欲舍却汉主,以全母子恩义,因此命小侄前来与伯母商议。

王母   (白)     这奴才此话从何而起?哎,王陵啊!小奴才!你真是王门不肖之子!

叔孙通  (白)     伯母不必动怒,还须从长计议。

王母   (白)     唉!老身有几句言语,先生可容我一讲?

叔孙通  (白)     伯母有何金言,请讲当面。

王母   (白)     好,先生听了:想我母子出身草莽之间,不晓什么纲常礼仪。老身闻得汉王,敬老尊贤,宽仁大度。自沛郡起义以来,复天国先立楚后,定咸阳约法三章。我儿辅助于他,须要有始有终,勿萌二意,方不负老身教子之劳。就烦先生回去晓谕我儿王陵,命他善事汉主,为汉家之名将,休为老身一人,贻误国家大事。他日功成,名垂竹帛,我虽死九泉,亦当瞑目含笑。先生前程远大,切勿在此久留。但能如愿,虽衘环结草,亦难报先生于万一也!

     (西皮摇板)  生死二字何足论,

             母子相逢万不能。

             眼望苍天空自恨,

             怕的是后来遗臭名。

             眼望着姣儿珠泪滚!

(王母以剑枷自抹死。)

叔孙通  (白)     哎呀!

(叔孙通泣。)

项羽   (白)     叔孙通你今前来,分明探听孤的消息;反间之言激死王母。哪里容得?

             来呀,与孤拿下!

季布   (白)     且慢!臣启大王:两国相争,不斩来使。望大王思之。

项羽   (白)     噢!只是便宜了这厮!

叔孙通  (白)     啊大王,臣此次前来,不过念在朋友之交哇!

项羽   (白)     休得多言!

             来,将王母首级割下,号令辕门!

项庄、

季布   (同白)    臣启主公:那王母已死,请勿罪及尸身。大王何不差人将王母葬回原郡,那王陵闻知,虽然辅助刘邦,必然感激大王的盛德。

项羽   (白)     哦!来,将王母尸首搭下去!

四下手  (同白)    啊!

(四下手搭王母同下。)

项羽   (白)     叔孙通!孤今饶尔一死,命你回去晓谕那王陵,命他速整人马,与孤一战,再定胜负。不然孤带兵夺取东虢,哪怕尔等飞上天去!

叔孙通  (白)     谢大王!

(叔孙通下。)

季布   (白)     臣启主公:那叔孙通此番回去,定要述说王母伏剑之事,那王陵乃是有名的孝子,必报杀母之仇。大王作一准备才是!

项羽   (白)     孤自江东兴兵以来,纵横天下,何惧王陵小儿?众将官,听孤令下!

     (西皮摇板)  纵横宇宙无人挡,

             各路诸侯踏平阳。

             九败章邯智谋广,

             不该任意放刘邦。

             小王陵虽是英雄将,

             怎敢与孤论弱强?

             吩咐三军退宝帐,

             哪怕韩信与张良!

(众人同下。)

【第十五场】

(四文堂引王陵同上。)

王陵   (西皮摇板)  奉命征讨督兵将,

             心中恼恨楚霸王。

             闷恹恹且坐宝帐上,

             心惊肉跳为哪桩?

(叔孙通上。)

叔孙通  (西皮散板)  适才楚营把话讲,

             见了元帅说端详。

     (白)     参见元帅!

王陵   (白)     啊先生回来了?一旁请坐。

叔孙通  (白)     告坐。

王陵   (白)     先生过营,可曾见过霸王?

叔孙通  (白)     元帅,卑人过得营去,那霸王击鼓升帐,不准言及两家军务之事。卑人陈说元帅身负重任,命臣前来问候王母。

王陵   (白)     先生你可曾见过我母?

叔孙通  (白)     见过伯母。

王陵   (白)     我母有何训谕?

叔孙通  (白)     伯母言道:命元帅善事汉主,建功立业,不可有始无终;老身虽死之日,犹生之年。说罢之后,就自刎在霸王帐下。

王陵   (白)     怎么讲?

叔孙通  (白)     命丧楚营了。

王陵   (白)     母亲!老娘!哎呀!

(王陵气椅。)

叔孙通  (白)     元帅醒来!

王陵   (西皮导板)  听说是老母把命丧,

     (三叫头)   母亲!老娘!娘啊!

     (西皮摇板)  好似钢刀刺胸膛。

             儿不能膝下承欢将娘奉养,

             儿的娘啊!

             反累老娘剑下亡。

叔孙通  (白)     元帅不必悲泪,人死不能复生。何不唤齐众将,与霸王再决胜负,以报此仇,亦不为晚。

王陵   (白)     有道是:父母之仇,不共戴天。某与重瞳势不两立!先生传令下去:满营将官全身披挂,辕门候令,不得有误!

(四文堂、王陵同下。)

叔孙通  (白)     下面听者!元帅有令:满营将官,全身披挂,辕门候令,不得有误!

四文堂  (内同白)   啊!

(叔孙通下。)

【第十六场】

(急急风牌。四文堂、四上手、周勃、周昌、纪信、随何引王陵同上。)

王陵   (念)     老母冤仇恨,时刻记在心。

周勃、
周昌、
纪信、

随何   (同白)    参见元帅!

王陵   (白)     众位将军少礼。

周勃、
周昌、
纪信、

随何   (同白)    啊!

王陵   (白)     列位将军,只为重瞳残暴不仁,先与主公争夺基业,又将我母逼死楚营。本帅与他势不两立,为了上报主公知遇之恩,下拯黎民涂炭之苦。愿众位将军协力同心,助俺王陵成功,以全我“忠孝”二字。

周勃、
周昌、
纪信、

随何   (同白)    我等愿听指挥。

王陵   (白)     好哇!此乃天灭重瞳也!

报子   (内白)    报!

(报子上。)

报子   (白)     霸王讨战。

王陵   (白)     再探!

报子   (白)     啊!

(报子下。)

王陵   (白)     来,带马!杀!

周勃、
周昌、
纪信、

随何   (同白)    啊!

(王陵、周勃、周昌、纪信、随何同上马,同出城。项羽、项庄、季布、钟离昧、龙且同上,会阵。)

王陵   (白)     看枪!

(众人钻烟筒同下,同起打,王陵败下。周勃、周昌、纪信、随何继打,败下,项羽追下。)

【第十七场】

(乱锤。王陵、周勃、周昌、纪信、随何同上,入城同下。项羽、项庄、季布、钟离昧、龙且同追上。项羽三笑。)

项羽   (白)     众将官!将东虢团团围住。随孤攻打樊阳去者!

项庄、
季布、
钟离昧、

龙且   (同白)    啊!

(众人同下。)
(完)


浏览次数:4122 ┊ 字数:10053 ┊ 最后更新:2013年09月09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