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漂母饭信》

主要角色
漂母:老旦
韩信:武生

情节
韩信微时,曾受胯下之辱,垂钓于淮阴城下。有吴姓漂母者,见韩信饥,饭韩信竟漂数十日。韩信曰:“吾必有一日重报母”。漂母怒曰:“大丈夫不能自食,吾哀王孙而进食,岂望报乎!”复劝韩信投戎。韩信从之,终成大器。

根据《京剧汇编》第三十四集:孙甫亭藏本整理

录入:小豆子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21.15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贾勇   (内白)    啊哈!

(贾勇上。)

贾勇   (数板)    爱练拳棍,爱练拳棍,武艺不算精;欺软怕硬,每日街头混,街头混。

     (白)     我,贾勇。就是这淮阴人氏。好武不精,本领平常,无非是充好汉,创光棍,欺软怕硬,在好汉堆儿里充数儿就是啦。这时候又该往练武场去啦,就此走走。

(四少年同上。)

四少年  (同白)    贾勇,你上哪儿去?

贾勇   (白)     我到练武场用功去。你们没事儿,何不瞧瞧去哪?

四少年  (同白)    好,我们一块儿走吧!

(众人同下。)

【第二场】

韩信   (内白)    走哇!

(韩信上。)

韩信   (唱)     英雄落魄不逢时,

             满腹经纶有谁知!

             大丈夫不受爵待等何日,

             在穷途也只得佯装呆痴。

     (白)     俺,韩信。淮阴人氏。只因暴秦无道,使我国破家亡,因而一家至此。寄食南昌亭长家中。亭长虽然仗义,怎奈他妻浅见,不识豪杰,屡有逐客之意。因此离了他家。韩信哪韩信,只恐你今生已矣!

     (唱)     寄食岂是长久策,

             无计谋食受饥饿。

             迈步且把街市过,

(四少年内同笑。)

韩信   (唱)     见一群少年笑呵呵!

(贾勇、四少年同上。)

贾勇   (白)     众位,你们瞧韩信这小子,身跨宝剑,倒仿佛是个武术家似的,待我赶罗赶罗他。

             韩信,你身带宝剑,敢给我一下子吗?

韩信   (白)     你我素无仇恨,何能如此!

贾勇   (白)     你要不干的话,那就从我这儿——

(贾勇指胯下。)

贾勇   (白)     钻过去。

韩信   (白)     啊!

(韩信寻思。)

韩信   (白)     好,我就钻了过去。

(韩信钻。四少年同笑。)

四少年  (同白)    得了,咱们走吧!

(贾勇、四少年同下。)

韩信   (白)     咳!

     (念)     蛟龙失水遭虾戏,虎落平阳被犬欺。燕雀怎晓鸿鹄志,暂且忍耐待来时。

(韩信下。)

【第三场】

(漂母上。)

漂母   (引子)    孤苦伶仃,食己力,且度残生。

     (念)     生来命不幸,半世守清贫。儿夫早丧命,抛下未亡人。

     (白)     老身吴氏。久以漂洗为生,故人皆称我“漂母”。真名实姓反无人知晓。膝下无有儿女,丈夫去世,抛下老身一人。上无片瓦,下午立锥。且喜身体粗健,每日在这淮阴城外洗衣为生,倒也清闲自在。每日清晨,同村中贫苦夫人,结伴前去漂洗。看今日天气晴和,不免收拾衣衫,前去洗濯一番便了。

     (唱)     叹孤身苦奔忙无依无靠,

             可怜我终日里漂洗在城壕。

             都只为淮阴地连年旱涝,

             寸草不生少禾苗。

             怕的是百年后大限来到,

             那时节有何人葬埋在荒郊!

(二村妇同上。)

村妇甲  (念)     每日苦勤劳,

村妇乙  (念)     漂洗在城壕。

村妇甲  (白)     大嫂,今儿个漂母怎么没找咱们去呀?

村妇乙  (白)     也许她不洗啦,咱们找找她去。走着走着。到啦。

二村妇  (同白)    漂母在家吗?

漂母   (白)     来了。

(漂母开门。)

漂母   (白)     原来是二位娘子,请到里面。

二村妇  (同白)    您今儿个怎么没找我们去呀?

漂母   (白)     收拾已毕,就要前去,你们倒先来了。

二村妇  (同白)    我们只当您不去洗了哪!

漂母   (白)     二位说哪里话来,想你二人有公婆照顾,有丈夫倚靠,挣来漂洗之钱,自己零用;老身孤苦伶仃,无倚无靠,每日用度,全仗自己劳力,哪有无故不去漂洗之理?

村妇甲  (白)     大娘,你说什么,我们有公婆照顾?依我说,还是您一个人无拘无束好。想我那公婆年已老迈,早晚还要服侍他们,若不是往家里挣钱,我拿婆婆早就不叫我去洗啦。

村妇乙  (白)     要说有丈夫有倚靠,我拿丈夫喝两盅儿酒,动不动就发脾气,开口骂,举手打,说什么:振作夫纲。耐心忍受,还则罢了;稍一反抗,乡里中就落个“不贤”之名。就是我挣的钱,也大半供他喝酒啦。

漂母   (白)     娘子啊!

     (唱)     你二人说此话情理固顺,

             怎奈这尘世中礼数约人。

     (白)     天色不早,我们去吧!

(漂母、二村妇同下。)

【第四场】

(韩信持钓竿上。)

韩信   (唱)     英雄困顿负壮志,

             垂钓充饥且耐时。

     (白)     天哪,天!想俺韩信乃堂堂男子,落落丈夫,只落得这般光景,咳,困煞英雄也!

     (唱)     恨天公作事无分晓,

             说什么贫和富命里相招?

             它将那人间事任意颠倒,

             我好似风中絮浪里萍飘。

             昔日里老姜尚渭滨垂钓,

             到老来竟落得万载名标。

             我今日困风尘淮阴垂钓,

             到何日遇明主才放光豪?

(韩信下。)

漂母   (内唱)    家中贫寒当勤俭,

(二村妇、漂母同上。)

漂母   (唱)     年迈身衰靠苍天。

             眼望河边离不远,

             沉沉碧水养红莲。

村妇甲  (白)     您在这儿,我们到那边儿洗去啦。

漂母   (白)     请便。

(二村妇同下。韩信上。)

韩信   (白)     唉!

     (唱)     饥饿难忍心志迷,

             抬头不辨路东西。

             可叹茫茫无人济,

             填于沟壑有谁知!

     (白)     咳!只望钓得几尾鱼儿,换取饭食也好充饥;怎奈天寒水浅,鱼不上钩,好生晦气。一路行来,腹饥难忍,叫我哪里去讨?

(韩信看。)

韩信   (白)     唔呼呀!那旁有一老妈妈,待俺上前哀告于她,倘若肯赐一饭,也未可知。

             老妈妈在上,小生有礼!

漂母   (白)     相公少礼。有何见教?

韩信   (白)     小生流落无依,腹中饥饿;老妈妈如有残羹剩饭,望求方便方便!

漂母   (白)     噢!原来是饥寒之人。

韩信   (白)     惭愧!

漂母   (白)     这是老身带来的冷饭,相公如不嫌弃,请用了吧。

韩信   (白)     多谢妈妈!

漂母   (白)     请用。

韩信   (白)     正是:

     (念)     富庶黄金何足贵,饥寒一饭最难求。

漂母   (白)     唉,你就请用吧!

     (唱)     一碗饭不过是随时方便,

             我看他不像个无为少年。

             昔日里伍子胥沿街讨饭,

             大丈夫不逢时难免今天。

韩信   (白)     多谢妈妈活命之恩!

漂母   (白)     些许小事,何足挂齿。你且少待。

             哎呀且住!看这相公,相貌不凡,为何落在乞讨之中?待我仔细问他一番便了!

     (唱)     大相公进前来我有话论,

             你听我把言语细说分明:

             我看你相貌非凡品,

             我看你不似讨饭人。

韩信   (白)     妈妈容禀!

     (唱)     说什么相貌非凡品,

             讲什么不似讨饭人。

             我本是名人后性情明正,

             到如今似飘萍流转无根。

漂母   (白)     呀!

     (唱)     听他言果然是名门之后,

             再问你名和姓家住何村?

韩信   (唱)     我本姓韩单名信,

             家门不远住淮阴。

漂母   (唱)     既有家该回转父母孝敬,

             为什么常在外流落飘零?

韩信   (唱)     可怜我父和母早年丧命,

             并无有妻和子独自一人。

漂母   (唱)     看起来你就该读书上进,

             不读书去从军也好安身。

韩信   (唱)     文章好武艺精难疗贫困,

             我只得暂忍耐再奔前程。

漂母   (白)     原来如此。老身虽然贫寒,一饭尚能周济,我每日在此漂洗,你饥饿之时,只管前来一饱。

韩信   (白)     多谢妈妈!

     (唱)     多蒙妈妈救孤贫,

             周济一餐值千金。

             小生日后鹏程奋,

             答报今日再造恩。

漂母   (白)     相公此言差矣!想人生在世,必须要轰轰烈烈作些惊天动地之事,落得美名,流传后世,不枉生男儿七尺之躯。想你堂堂男子,青年丈夫,每日三餐,不能自给,甘受这饥寒之苦,岂不令人可怜?是我见你青年落魄,故以饭食相赠。相公你来看,老身花甲之年,还能活上几载?岂望汝报?老身还有一言相劝,你且听了!

     (唱)     相公听我说一遍,

             有辈古人听根源:

             甘罗秦朝为官宦,

             十二岁陪伴在君前。

             你要学周朝姜吕望,

             每日垂钓在河边。

             他耐等文王把贤访,

             八十二岁运转时来奠定周朝八百年。

             你在河边来垂钓,

             盼望明主来访你只怕是难上又加难。

             这是老身良言劝,

             你若是不听也枉然。

韩信   (白)     老妈妈之言,小生牢牢紧记。倘日后得志,不敢辜负妈妈之教。

漂母   (白)     相公你还是前去从军,也好替国家出力报效。

韩信   (白)     若是从军,在阵前有失,岂不白白地送了性命?

漂母   (白)     此言差矣!你乃堂堂男子,青年丈夫,倘若从军战死沙场,也落得个名标青史,万古流芳。有道是:

     (念)     天下纷纷刀兵乱,称王霸业为江山。阵前敌人俱杀散,留得美名万古传。

韩信   (白)     好哇!

     (唱)     多谢妈妈良言劝,

             韩信自愿到军前。

             扬名军戎再回转,

             一饭之恩记心间。

(韩信下。)

漂母   (唱)     小韩信去从戎未能轻看,

             不枉我费尽了许多语言。

             他今日听了我良言相劝,

             为国家保黎民去到军前。

(漂母下。)
(完)


浏览次数:5464 ┊ 字数:3472 ┊ 最后更新:2006年06月16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