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下河东》

主要角色
呼延寿廷:老生
欧阳方:净
赵匡胤:红生
白龙:副净
呼延凤英:武旦
呼延妻:旦

情节
宋初,权臣欧阳方思谋帝位,暗结河东刘崇唆使反朝。刘崇遣其子白龙领兵入寇。宋主赵匡胤欲亲征,苦无良将为辅。欧阳方自请为帅,并力荐呼延寿廷为先行。实则欧阳方与呼延寿廷旧有嫌隙,既欲拥兵自厚,复欲借机杀害呼延寿廷以报旧恨。既抵军中,对呼延寿廷寻隙凌辱,竟诬呼延寿廷谋反,于宋主前杀之。更欲谋弑宋君,终以宋主英武未逞。

注释
《下河东》故事出于《飞龙传》。

根据《京剧汇编》第十六集:苏连汉藏本整理

录入:合意


相关剧本
《下河东》(根据《戏考》第十七册整理)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311.44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四太监、大太监引赵匡胤同上。)

赵匡胤  (引子)    凤阁龙楼,万古千秋。

     (念)     少打关东闯关西,刺杀刘王费心机。陈桥多亏郑三弟,孤王才得立帝基。

     (白)     孤,赵匡胤。自登基以来,风调雨顺,国泰民安。今当早朝。

             内侍,开放龙门!

(欧阳方上。)

欧阳方  (念)     河东打战表,上殿奏当朝。

     (白)     臣,欧阳方见驾,吾皇万岁!

赵匡胤  (白)     欧阳丞相平身。

欧阳方  (白)     万万岁!

赵匡胤  (白)     上殿有何本奏?

欧阳方  (白)     臣启万岁:今有河东刘崇,打来连环战表。我主龙目御览!

赵匡胤  (白)     待孤看来。

(牌子。赵匡胤看。)

赵匡胤  (白)     呜呼呀,原来刘崇打来战表,叫孤御驾亲征。

             欧阳丞相,但不知命何人挂帅?

欧阳方  (白)     老臣愿挂帅印。

赵匡胤  (白)     卿家乃是文职官员,怎挂得武将帅印?

欧阳方  (白)     臣启万岁:臣幼年习文,中年习武,习就文共武,扶保帝王都。

赵匡胤  (白)     既然如此,就命卿家挂帅。但不知何人为前部先锋?

欧阳方  (白)     今有呼延寿廷武艺超群,可以做得前部先锋。

赵匡胤  (白)     如此,就命卿家宣他上殿。

欧阳方  (白)     领旨。

             万岁有旨:宣呼延寿廷上殿!

(呼延寿廷上。)

呼延寿廷 (念)     忽听皇王宣,撩袍上金銮。

     (白)     臣,呼延寿廷见驾,吾皇万岁!

赵匡胤  (白)     平身。

呼延寿廷 (白)     万万岁!宣臣上殿,有何国事议论?

赵匡胤  (白)     今有河东刘崇打来战表,孤王御驾亲征。已令欧阳方挂帅,欲命卿以为前部先锋。

呼延寿廷 (白)     想那欧阳丞相乃是文职官员,焉能挂得武将帅印?

赵匡胤  (白)     寡人也是那样想。欧阳丞相奏道,少年习文,中年习武,习就文和武,扶保帝王都。

呼延寿廷 (白)     臣启万岁:臣与欧阳方有打牙仇恨,此番到了河东,恐怕他以公报私!

欧阳方  (白)     臣启万岁:为主江山,哪有以公报私的道理?

赵匡胤  (白)     是啊!为孤江山,哪有以公报私的道理?待等平复河东回来,孤与你两家解和此事。

欧阳方  (白)     有道明君!朝事已毕,请驾回宫!

赵匡胤  (白)     退班!

(四太监、大太监、赵匡胤同下。)

呼延寿廷 (白)     参见元帅!

欧阳方  (白)     先行,你可知军中号令?

呼延寿廷 (白)     身为武将,怎么不知军中号令!

欧阳方  (白)     一卯不到?

呼延寿廷 (白)     一捆四十。

欧阳方  (白)     二卯不到?

呼延寿廷 (白)     两捆八十。

欧阳方  (白)     这三卯?

呼延寿廷 (白)     这三卯!

欧阳方  (白)     嗯?

呼延寿廷 (白)     哼哼哼……不过是项上的人头。

欧阳方  (白)     哼,你也知项上的人头!此番到了河东,你要与我打点了!

(欧阳方下。)

呼延寿廷 (白)     贼呀,贼!

     (念)     但将冷眼观螃蟹,看尔横行到几时?

(呼延寿廷下。)

【第二场】

(丫鬟、呼延妻同上。)

呼延妻  (念)     夫受皇家爵,妻沾雨露恩。

呼延寿廷 (内白)    回府!

(四龙套、呼延寿廷同上。)

呼延妻  (白)     老爷!

呼延寿廷 (白)     夫人。可恼啊可恼!

呼延妻  (白)     老爷今日下朝,为何这等烦恼?

呼延寿廷 (白)     夫人哪里知道!只因河东刘崇,打来战表,要夺主上江山。万岁御驾亲征,欧阳方挂帅,命下官以为先行,你道恼是不恼?

呼延妻  (白)     想那欧阳方乃是文职官员,焉能挂得武将帅印?

呼延寿廷 (白)     下官也是这样讲。那奸贼奏道:幼年习文,中年习武,习就文共武,扶保帝王都。

呼延妻  (白)     况且他与老爷有打牙之仇,恐怕到了那里以公报私!

呼延寿廷 (白)     好一有道明君,是他言道,平复河东回来,与我两家解和此事。

呼延妻  (白)     既然如此,老爷请至后堂披挂,待妾身点动人马。

呼延寿廷 (白)     有劳夫人。正是:

     (念)     青龙背上屯青草,

(呼延寿廷下。家院暗上。)

呼延妻  (念)     白虎当头休扎营。

     (白)     家院过来!

家院   (白)     在。

呼延妻  (白)     传我将令,吩咐大小三军,二堂听点!

家院   (白)     是。

             下面听者:夫人有令,大小三军,二堂听点!

四龙套  (内同白)   啊!

呼延妻  (二黄导板)  在二堂替老爷忙传将令!

(四龙套同上。)

四龙套  (同白)    参见夫人!

呼延妻  (白)     站立两厢!

四龙套  (同白)    啊!

呼延妻  (回龙)    叫一声众三军细听分明:

     (二黄原板)  都只为刘崇贼打来战本,

             他要夺我主爷锦绣龙庭。

             欧阳方在金殿挂了帅印,

             我老爷倒做了马前先行。

             耳边下又听得盔甲响声,

             想必是我老爷披挂来临。

呼延寿廷 (内二黄导板) 这几载未出兵干戈宁静,

(呼延寿廷上,起霸。)

呼延寿廷 (二黄摇板)  身披铠甲亚似寒冰。

             迈虎步且把二堂进,

             有劳夫人点雄兵。

呼延妻  (白)     看酒!

     (二黄摇板)  家院看过酒一樽,

             我与老爷来饯行。

呼延寿廷 (二黄摇板)  接过夫人酒一樽,

             背转身来谢神灵。

             辞别夫人足踏镫,

             是好是歹走一程。

(四龙套、呼延寿廷同下。)

呼延妻  (二黄摇板)  一见老爷上能行,

             但愿此去早归程。

(呼延妻下。)

【第三场】

(四龙套引欧阳方同上。)

欧阳方  (念)     一朝权在手,便把令来行。

     (白)     来,先行可到?

四龙套  (同白)    先行未到。

欧阳方  (白)     传先行!

四龙套  (同白)    传先行!

(四龙套、呼延寿廷同上。)

呼延寿廷 (白)     参见元帅!

欧阳方  (白)     我且问你:自盘古以来,还是元帅伺候先行,还是先行伺候元帅?

呼延寿廷 (白)     自然是先行伺候元帅,哪有反理而行的道理!

欧阳方  (白)     你既知先行伺候元帅,本帅到此多时,你往哪里去了?

呼延寿廷 (白)     这个……末将披挂来迟,望乞元帅恕罪!

欧阳方  (白)     哼!哪里是披挂来迟?分明见俺挂了武将的帅印,你那心中不服!

呼延寿廷 (白)     末将不敢!

欧阳方  (白)     谅你也不敢。记过一次!

呼延寿廷 (白)     是。

欧阳方  (白)     圣驾到此,速报我知。

四武士  (内同白)   圣驾到!

欧阳方  (白)     一同接驾!

(四武士、四太监、大太监、伞夫、赵匡胤同上。)
呼延寿廷、

欧阳方  (同白)    参见万岁!

赵匡胤  (白)     二卿少礼。人马可曾齐备?

欧阳方  (白)     俱已齐备。

赵匡胤  (白)     传旨下去:文武百官一概免送;人马打从得胜门而出,就此响炮离京!

欧阳方  (白)     领旨。

             先行!

呼延寿廷 (白)     在。

欧阳方  (白)     万岁有旨,本帅有令,文武百官一概免送;人马打从得胜门而出,就此响炮离京!

呼延寿廷 (白)     下面听者:圣上有旨,元帅有令,文武百官一概免送;人马打得胜门而出,就此响炮离京!

八龙套  (同白)    啊!

(牌子。众人同下。)

【第四场】

(四上手、呼延凤英同上。)

呼延凤英 (白)     俺,呼延凤英。奉了嫂嫂之命,暗地保护兄长。

             军士们,河东去者!

四上手  (同白)    啊!

(众人同下。)

【第五场】

(赵匡胤、欧阳方、呼延寿廷、八龙套、四武士、四太监、大太监、伞夫、赵匡胤同上。牌子。骨牌对。)
呼延寿廷、

欧阳方  (同白)    前导为何不行?

八龙套  (同白)    来此河东地界。

呼延寿廷 (白)     来此河东地界,大兵不敢前进。请令定夺!

欧阳方  (白)     候着!

             臣启万岁:来此河东地界,大兵不敢前进。请旨定夺!

赵匡胤  (白)     传孤旨意:选一平阳之地,靠山近水,安营扎寨,歇兵三日,再与胡儿鏖战!

欧阳方  (白)     领旨。

             先行听令!

呼延寿廷 (白)     在。

欧阳方  (白)     圣上有旨,本帅有令,选一平阳之地,靠山近水,安营扎寨,歇兵三日,再与胡儿鏖战!

呼延寿廷 (白)     得令。

             令出,下面听者:圣上有旨,元帅有令,选一平阳之地,靠山近水,安营扎寨,歇兵三日,再与胡儿鏖战。

八龙套  (同白)    啊!

(牌子。众人同下。)

【第六场】

(四上手、呼延凤英同上。)

呼延凤英 (白)     前导为何不行?

四上手  (同白)    来到河东地界。

呼延凤英 (白)     靠一大营,扎一小寨者!

四上手  (同白)    啊!

(众人同下。)

【第七场】

(四番兵、四下手、白龙同上。)

白龙   (白)     俺,白龙三太子刘裕。奉命夺取宋室天下。

             巴图鲁,杀!

(四龙套、欧阳方同上,会阵。)

欧阳方  (白)     呜呼呀,我道是谁?原来是小千岁!恕老臣甲胄在身,不能全礼。请了!

白龙   (白)     欧阳丞相免礼。我命你将昏王诳下河东,可曾诳到?

欧阳方  (白)     诳得河东来了!

白龙   (白)     你全身披挂,哪里征讨?

欧阳方  (白)     奉王旨意,攻打头阵。

白龙   (白)     看枪!

欧阳方  (白)     慢着!小千岁,想老臣乃是文职官员,挂了武将的帅印,必须让老臣一阵,也好与小千岁暗地办事。

白龙   (白)     孤家枪尖利快,你须要仔细了,打点了!

欧阳方  (白)     喳,喳!

(白龙、欧阳方同起打,白龙佯败下,欧阳方下。)

【第八场】

(呼延寿廷上。)

呼延寿廷 (念)     来在河东地,昼夜费心机。

(报子上。)

报子   (白)     元帅看看落马!

呼延寿廷 (白)     抬枪带马!

(四龙套同上,呼延寿廷上马,呼延寿廷、四龙套同下。)

【第九场】

(白龙上。)

白龙   (白)     且住!欧阳方不知进退,再若来时,将他挑下马来!

欧阳方  (内白)    哪里走?

(欧阳方上,两过合,欧阳方落马,下。呼延寿廷上,起打,白龙败下,呼延寿廷追下。)

【第十场】

(四龙套、欧阳方同上。)

欧阳方  (白)     且住!适才与白龙交战,看看落马。多亏先行,一马当先,将本帅救回营来,真乃难得呀难得!哎呀,说什么难得不难得,难道这打牙之仇,就罢了不成?

             来,转至大营!

(四龙套、欧阳方同走圆场。)

欧阳方  (白)     传先行!

四龙套  (同白)    传先行!

(呼延寿廷上。)

呼延寿廷 (白)     元帅受惊了!

欧阳方  (白)     我受的什么惊?我受的什么惊?

呼延寿廷 (白)     你与白龙交战,看看落马;多亏末将一马当先,救回营来。来,来,来,请上功劳簿!

欧阳方  (白)     我且问你:你此番出兵,可有圣上旨意?

呼延寿廷 (白)     无有。

欧阳方  (白)     可有本帅的将令?

呼延寿廷 (白)     也无有。

欧阳方  (白)     唗!一无圣上旨意,二无本帅将令,私自出兵,就该论斩。

             来,推出斩了!

(四龙套同跪。)

四龙套  (同白)    请元帅宽恩!

欧阳方  (白)     也罢!本当将你斩首,念在众人苦苦哀求,死罪已免,活罪难逃。

             来呀,与我重打四十!

(二龙套推呼延寿廷同下。内打四十棍声。二龙套扶呼延寿廷同上。)

欧阳方  (白)     方解我心头之恨!

呼延寿廷 (白)     谢元帅的责!

欧阳方  (白)     我来问你,本帅打的你可公?

呼延寿廷 (白)     打的公。

欧阳方  (白)     打的你可是?

呼延寿廷 (白)     是。

欧阳方  (白)     既公既是,为何不抬起头来?

呼延寿廷 (白)     有罪不敢抬头。

欧阳方  (白)     恕你无罪!

呼延寿廷 (白)     谢元帅!

欧阳方  (白)     唗!先行,从今以后,有了圣上旨意、本帅将令,方准你出兵;无有圣上旨意、本帅将令,不准你出兵。你要与我仔细了,与我打点了!掩门!

(欧阳方下。二上手同上,同搀呼延寿廷。)

呼延寿廷 (白)     好贼呀!

     (二黄摇板)  奸贼做事太欺心,

             有功不赏反受刑。

             人来搀爷后营进,

             快请姑娘说分明!

(呼延风英上。)

呼延凤英 (二黄摇板)  忽听兄长一声唤,

             急忙向前问根源。

     (白)     参见兄长!为何这等模样?

呼延寿廷 (白)     哎呀贤妹,那奸贼与白龙交战,看看落马,多亏愚兄,一马当先。将他救回。有功不赏,反将愚兄责打了四十。

呼延凤英 (白)     好奸贼!兄长受屈了。那奸贼讲些什么?

呼延寿廷 (白)     那奸贼言道:从今以后,有了奸贼的将令,方准愚兄出马;无有奸贼的将令,不准愚兄出马。

呼延凤英 (白)     兵权落在奸贼之手,兄长忍耐些吧!

呼延寿廷 (白)     贤妹言得极是。正是:

     (念)     既在矮檐下,怎敢不低头!

(众人同下。)

【第十一场】

(欧阳方上。)

欧阳方  (二黄摇板)  听谯楼打罢了二更时分,

             打牙之仇要报清。

             催马加鞭高坡进,

             对着番营射雕翎。

(欧阳方射箭,下。二更夫同上。)

更夫甲  (念)     为人莫打更,

更夫乙  (念)     打更受苦情。

更夫甲  (念)     风里也要去,

更夫乙  (念)     雨里也要行。

更夫甲  (白)     伙计请了!

更夫乙  (白)     请了!

更夫甲  (白)     你我巡更守夜,多加小心!

更夫乙  (白)     请!

(二更夫同走圆场。)

更夫甲  (白)     呦!这是什么东西?乃是箭书。待我禀知千岁。

             有请千岁!

(四番兵、四下手、白龙同上。)

白龙   (念)     谯楼鼓打三更尽,夜宿貔貅百万兵。

     (白)     何事?

二更夫  (同白)    我等巡营,拾来书箭。千岁请看!

白龙   (白)     掌灯!待某看来。

(牌子。)

白龙   (白)     原来是欧阳方叫我今晚前去偷营劫寨。

             巴图鲁,偷营去者!

(四番兵、四下手、白龙同走圆场。欧阳方上。)

欧阳方  (白)     原来是小千岁!可曾见着老臣的箭书?

白龙   (白)     特为箭书而来。昏王黄罗宝帐,今在何处?

欧阳方  (白)     随我来!

(欧阳方、四番兵、四下手、白龙同走圆场。)

欧阳方  (白)     前面就是。

白龙   (白)     待某杀!

欧阳方  (白)     慢着!小千岁,那昏王帐下,有一将官,名唤呼延寿廷,此人有万夫不当之勇。小千岁吩咐三军大喊三声:呼延寿廷造反!那时老臣在里面抓他过错,将他斩首。这宋室江山,岂不是唾手而得!

白龙   (白)     此计甚好,照计而行。请!

欧阳方  (白)     请!

(欧阳方下。)

白龙   (白)     巴图鲁!大喊三声呼延寿廷造反!

(白龙下。)
四番兵、

四下手  (同白)    呼延寿廷造反!呼延寿廷造反!呼延寿廷造反!

(四番兵、四下手同下。)

【第十二场】

(呼延寿廷上,一望门,两望门,开门。呼延凤英上,揪呼延寿廷亮相,同下。众番将同上,抄过,同下。呼延寿廷上,望门,开门。呼延凤英上,揪呼延寿廷。呼延寿廷推呼延凤英,上马,下。四上手自两边分上。)

呼延凤英 (白)     带马!

(呼延凤英上马,呼延凤英、四上手同下。)

【第十三场】

(大太监、赵匡胤上,一望门,赵匡胤上马,大太监下。白龙上,打赵匡胤下,呼延寿廷上,开打。白龙下。呼延凤英上,扎脖。)

呼延寿廷 (白)     什么人?

呼延凤英 (白)     小妹在此。

呼延寿廷 (白)     贤妹,与我杀!

(一抄。呼延凤英换刀,砍番兵萝卜头。呼延兄妹里盖、外盖。呼延凤英跪,呼延寿廷拉下。)

【第十四场】

(白龙、番将甲上。)

白龙   (白)     来,查查还有多少人马!

(番将甲一望、两望。)

番将甲  (白)     只剩下花椒、大料。

白龙   (白)     什么叫花椒、大料?

番将甲  (白)     你我二味。

白龙   (白)     收兵!

(白龙、番将甲同下。)

【第十五场】

(赵匡胤上。欧阳方上,欲刺赵匡胤。)

赵匡胤  (白)     孤王在此。

欧阳方  (白)     老臣我杀昏了!

赵匡胤  (白)     转至龙棚!

(赵匡胤、欧阳方同走圆场。)

欧阳方  (白)     老臣见驾,吾皇万岁!

赵匡胤  (白)     平身。赐坐。

欧阳方  (白)     谢坐。

赵匡胤  (白)     欧阳丞相,胡儿三更时分偷营劫寨,先行哪里去了?

欧阳方  (白)     万岁,胡儿三更时分偷营劫寨,也不知先行他、他、他,死在何处!

赵匡胤  (白)     传先行!

欧阳方  (白)     传先行!

(呼延寿廷提人头上。)

欧阳方  (白)     唗!先行!万岁宣你,你要与我仔细了,你要与我打点了!

(呼延寿廷弃人头。)

呼延寿廷 (白)     报:先行告进!叩见万岁!

赵匡胤  (白)     唗!胡儿三更时分偷营劫寨,你往哪里去了?

欧阳方  (白)     唗!先行,万岁在此,当讲则讲,不当讲不要胡言乱语。你要小心了!

呼延寿廷 (白)     万岁,胡儿三更时分偷营劫寨,臣也在暗地保驾。

赵匡胤  (白)     是啊,他也在暗地保驾。

欧阳方  (白)     万岁,胡儿三更时分偷营劫寨,万岁的旨意来不及,为臣的将令也来不及,他哪里是暗地保驾?分明贪生怕死。似这样的臣子,也就该斩!

赵匡胤  (白)     唗!你哪里是暗地保驾,分明是贪生怕死。看起来也就该——

欧阳方  (白)     斩!

(欧阳方杀死呼延寿廷。)

赵匡胤  (白)     孤家并未传旨,你为何将他斩首?

欧阳方  (白)     似这等贪生怕死、卖国的奸臣,难道老臣我斩的不公?

赵匡胤  (白)     公。

欧阳方  (白)     斩得不是?

赵匡胤  (白)     斩的是。

欧阳方  (白)     既公既是也就罢了!

赵匡胤  (白)     从今以后,有了孤王旨意,方许你进龙棚;无有旨意,不许你进龙棚。

欧阳方  (白)     从今以后,有了万岁旨意,臣要到龙棚走走;无有万岁旨意,臣也要到龙棚走走。我走,我走,我走啊!

赵匡胤  (白)     你在此做甚?

欧阳方  (白)     在此保驾。

赵匡胤  (白)     不用你保驾,出龙棚去吧!

欧阳方  (白)     领旨。

(欧阳方拔剑,比相,出门,望,回。)

赵匡胤  (白)     你三番两次,敢要行刺寡人么?

欧阳方  (白)     不敢。抬头观看!

(赵匡胤看,欧阳方拔剑。)

赵匡胤  (白)     无非是小小的河东。

欧阳方  (白)     既知小小河东,你也要仔细了,打点了!

赵匡胤  (白)     欧阳方,你可记得孤王单人独骑下燕京之故事?

欧阳方  (白)     这个……

(欧阳方咬牙。)

欧阳方  (白)     嘿!老臣尽知。

赵匡胤  (白)     既然知晓,在此做甚?

欧阳方  (白)     在此保驾。

赵匡胤  (白)     不用保驾,出龙棚去吧!

欧阳方  (白)     臣领旨。

(欧阳方比相,出门,回。)

欧阳方  (三笑)    哈哈,哈哈,啊哈哈……

(四击头。欧阳方下。)

赵匡胤  (白)     卿家呀!

(赵匡胤哭。尾声。赵匡胤下。)
(完)


浏览次数:5264 ┊ 字数:7304 ┊ 最后更新:2013年09月09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