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芦花记》

主要角色
闵父:老生
闵母:旦

情节
春秋时,贤士闵损,幼年丧母,父续娶,继母连生二子。其继母偏爱亲生而疏闵损。一日,闵损随父赴宴,在席前露寒栗状。及归,父责其故意造作出丑人前,以鞭笞之。不意衣破芦花飞出。其父乃悟系继母偏心,以芦花为絮,自难御寒。以故怒遣继母,并欲出之。闵损苦苦哀告其父,以“母在一子寒,母去三子单”语劝阻乃罢。其时继母甚愧悔,遂改过善视闵损。

根据《京剧汇编》第十四集:刑威明藏本整理

录入:小豆子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276.39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闵父   (内西皮导板) 数九隆冬腊月天,

(闵损执鞭御车、英哥、闵父同上。)

闵父   (西皮原板)  风雪交加透骨寒。

             父子们前村饮酒宴,

             闵损御车回家园。

             坐在车中抬头看,

             银龙世界似仙山。

             来在门首将车站,

     (白)     啊!

     (西皮原板)  见奴才抖战怒冲冠!

     (白)     哽!你这奴才,暖衣饱食,适才在前村饮酒中间,你在大众之前,浑身战抖,作身上无衣之状,大伤为父的体面。如今回到家来,为何还这样的战抖?

闵损   (白)     哎呀,爹爹呀!孩儿身上衣服不能遮寒,故而如此。

闵父   (白)     哦!你的衣裳不能遮寒,儿来看!你兄弟衣裳与你都是一样的,他身穿绸缎,内絮张棉。他比你年小,他倒不冷,怎么单单你冷?

闵损   (白)     爹爹!孩儿自幼身体软弱,故而寒冷。

闵父   (白)     奴才一派胡言!英哥,看皮鞭伺候!

     (西皮摇板)  奴才说话不中听,

             谁不知腊月是隆冬。

             手执皮鞭用力打!

(闵父打,闵损衣飞芦花。)

闵父   (白)     啊!

     (西皮摇板)  打出芦花飞当空!

     (白)     庭前拷打闵损,芦花飞出。哦,是了。想是他继母那个不贤之人,起下狠毒心肠,要将我这无娘的孩儿活活冻死!这样恶妇,岂能容她,不免将她休回娘家。

             英哥!

英哥   (白)     是。

闵父   (白)     请你外公、外婆来!

英哥   (白)     晓得了。

(英哥下。)

闵父   (叫头)    闵损!

闵损   (叫头)    爹爹!

闵父   (叫头)    我儿!

闵损   (白)     我父!

闵父   (白)     儿呀!

闵损   (白)     爹爹呀!

闵父   (二黄导板)  手拉姣儿心好惨!

     (回龙)    叫一声闵损儿件件桩桩、桩桩件件听为父细说根源:

     (二黄原板)  大不幸儿的母夭寿命短,

             为父我因姣儿填房续弦。

             实指望娶继母把儿怜念,

             想不到那泼妇为人不贤。

             我命她与孩儿把衣服来剪,

             又谁知儿的晚娘心太偏。

             亲生之子絮张棉,

             前房之子她絮芦花不絮张棉。

             适才间到前村去饮宴,

             偏遇着北风凛凛大雪纷飞,观只见我的儿战战抖抖,在席前叫为父实实不堪。

             盛馔不餐回家转,

             吾儿御车浑身战抖无衣一般。

             为父我见此情心火上,

             又用皮鞭打衣衫。

             打出芦花飞满天,

             才知道儿的继母心肠偏。

             一样儿子两样看,

             害的儿,无娘的儿太不堪!泪珠滚滚心似箭穿!

             我的儿呀!

             想当初是为父见识太浅,

             到如今后悔难,儿身冷,父心寒;儿心痛,父心酸;打在儿身,痛在父心,好不可怜!

             父子们只哭得肝肠寸断……

(外公、外婆、英哥同上。)

外公   (念)     忽听来请俺,

外婆   (念)     来到他家园。

外公、

外婆   (同白)    大姐夫!

闵父   (白)     哎呀!

     (二黄原板)  又听得岳父母站立面前。

外公、

外婆   (同白)    我二老有礼了!

闵父   (白)     你有理,难道我无有理?

外公、

外婆   (同白)    这是怎么讲话?

闵父   (白)     里面讲话!

外公、

外婆   (同白)    正要到里面坐坐。

(外公、外婆同坐。)
外公、

外婆   (同白)    请我二老前来,有何话讲?

闵父   (白)     小婿有一事不明,要在二位大人台前领教!

外公   (白)     如此,吾就赐教。

外婆   (白)     说领教、领教,别说赐教。

外公   (白)     不错,不错,请教。他姐夫有话请讲当面,何言领教?

闵父   (白)     请问二老大人:数九寒天,小孩衣裳之中,当絮何物取暖?

外公、

外婆   (同白)    当用张棉。

闵父   (白)     哦,原来是用张棉。你来看!

             吾这英哥孩儿身穿绸缎,内絮张棉;我那大孩儿身穿绸缎,内絮芦花,你女儿她、她、她、她……为何如此的心偏哪?

外公、

外婆   (同白)    棉花里边飞上一星半点芦花,也是有的。

闵父   (白)     你来看,这是一星半点的么?

外公、

外婆   (同白)    这是我们姑娘的错了!

闵父   (白)     拿把刀来!

外公、

外婆   (同白)    要刀何用?

闵父   (白)     将我这无娘的孩儿杀了,也是你女儿错了!

外公、

外婆   (同白)    我女儿未曾杀人。

闵父   (白)     杀了就晚了!

外公、

外婆   (同白)    活着是你家人,死了是你家鬼,嫁出来的女,泼出门的水,我们管不着。走了!

闵父   (白)     英哥!

英哥   (白)     在。

闵父   (白)     前门上锁,后门上闩。看你二人哪里走!

英哥   (白)     前门上锁,后门上闩,连沟眼也堵上。你们谁也别打算出去!

闵父   (白)     英哥,文房四宝伺候!

英哥   (白)     晓得。

闵父   (西皮摇板)  未曾提笔心意乱,

             一旦拆散了恶姻缘。

             恨贱人作事太阴险,

             苦害我无娘的孩儿理不端。

             她虽然未犯那“七出”条款,

             我与你伯劳飞燕分离在两边。

             写完了休弃书放下了笔砚,

             快带你女儿回你们家园。

     (白)     二老请过来!

(外婆笑。)

外公   (白)     笑什么?

外婆   (白)     给咱们面票子,叫咱们吃面。

外公   (白)     这是休书。你养的女儿被人休了!

外婆   (白)     女儿快来吧!

(闵母上。)

闵母   (西皮散板)  忽听堂上唤一声,

             怀抱姣儿出门庭。

             爹娘到此来做甚?

外公   (白)     可气死我了!

闵母   (白)     呀!

     (西皮散板)  这样光景闷煞人。

     (白)     爹爹在上,女儿有礼!

(外公不理。)

闵母   (白)     母亲在上,女儿有礼!

外婆   (白)     你有理,为娘无有理!

闵母   (白)     你二人为了何事,如此烦恼?

外公   (白)     我也不知道。这有一张字纸,拿去看来!

闵母   (白)     原来是一张休书!

外婆   (白)     那是你的贞节牌!

闵母   (白)     可知为了何事?

外公   (白)     我也不知,你自己想来!

闵母   (白)     啊,员外!要休为妻,不知为了何事?

闵父   (白)     你自己作的事,反来问我!

闵母   (白)     怒气不息,为着何来?

闵父   (白)     就为你来!

闵母   (白)     为妾身何来?

闵父   (白)     我且问你:二孩儿身穿绸缎,内絮何物?

闵母   (白)     内絮张棉。

闵父   (白)     大孩儿身穿绸缎,内絮何物?

闵母   (白)     内絮……这个……

闵父   (白)     哪个?

闵母   (白)     也是张棉。

闵父   (白)     你来看!

             芦花!芦花!

闵母   (白)     一星半点,也是有的。

闵父   (白)     这是一星半点?

闵母   (白)     我只道芦花比张棉还暖,谁知反成了歹意!

闵父   (白)     芦花既是发暖之物,为何不絮在你养的孩儿身上?

闵母   (白)     絮在吾儿身上岂不寒冷?

闵父   (白)     难道絮在我那无娘的孩儿身上,他就不冷么?

闵母   (白)     他冷,与我什么相干?

闵父   (白)     二位大人可曾听见?

外公、

外婆   (同白)    没听见。

闵父   (白)     英哥,将衣服脱下来!

闵母   (白)     且慢!脱下衣服,我儿岂不寒冷?

闵父   (白)     你的孩儿寒冷,与我什么相干?

闵母   (白)     他冷我心疼。

闵父   (白)     难道说,把芦花絮在我那无娘的孩儿身上,他冷我就不心疼么?

闵母   (白)     你疼你的,我疼我的。

闵父   (白)     二位大人,可曾听见?

外公、

外婆   (同白)    我们耳朵聋。

闵父   (白)     似你这等狠毒妇人,拿了休书,下堂去罢!

闵母   (白)     呀!

     (西皮摇板)  员外一言出了唇,

             羞得我低头难见人。

             怀抱姣儿出门庭——

闵父   (白)     且慢哪!

     (西皮摇板)  留下闵氏后代根。

     (白)     这是我闵家之后,焉能叫你带去,留下。快快与我走!

闵母   (白)     哎呀!

     (西皮导板)  在怀中夺去了亲生子,

     (西皮原板)  不由人一阵阵泪湿衣襟。

             他闵损就是父母养,

             难道说我的儿不是娘生。

             我怀儿十个月——

     (西皮二六板) 痛苦受尽,

             又谁知到如今落了个离分。

             为姣儿累得我精疲力尽,

             为姣儿日夜哺乳费多少辛勤。

             絮张棉絮芦花太不公正,

             因此事将奴家休出门庭。

             左思右想泪难忍!

闵父   (白)     哎呀!再三留恋,好无羞耻!

闵母   (白)     呀!

     (西皮散板)  员外催促不绝声。

             无奈何带休书娘家去奔,

(闵损跪。)

闵损   (白)     娘呀!

     (西皮散板)  闵损上前拉衣襟。

             娘把休书交儿手,

             转回哀告老天伦。

     (叫头)    爹爹呀!

     (白)     想我母亲,乃是女流,怜小不疼大。今日爹爹将儿母亲休了,抛下我这两个小兄弟,又是无人抚养,爹爹仍然续弦另娶,岂不是又一番劳心。正所谓:

     (念)     母在一子寒,母去三子单。母在尚如此,母去更可怜。

     (白)     爹爹开恩,宽恕我母亲罢……

闵父   (白)     呀!

     (二黄摇板)  听一言来心好惨,

             好一个贤孝孩儿闵子骞。

             儿将休书顶头上,

             端端正正跪堂前。

     (叫头)    贤妻!啊,儿的慈母大贤人!

     (白)     想你虐待我那无娘的孩儿,身絮芦花,你实指望将他冻死。因此,我将你休弃。你来看!

(闵父指。)

闵父   (白)     我这贤孝孩儿,跪在我面前,苦苦哀求。他言道:母在一子寒,母去三子单。看在我儿的份上,休弃之事,作为罢论。因此教他头顶休书,跪在你面前,望你发一点慈爱之心。从今以后,不要虐待我那无娘的孩儿,留他一条小命。漫说是卑人感激于你,就是他死去的亲娘,也感你大恩大德呀!

     (二黄原板)  躬身施礼把话论,

             叫一声大慈大悲大仁大义的大贤人。

             遭不幸我前妻早年丧命,

             都只为扶养孩儿才娶你来临。

             指望你将姣儿用心照应,

             谁想你丧天良下狠心虐待姣生。

             你的儿他能够披麻戴孝,

             我的姣生他也能顶丧驾灵。

             你的儿他能够光祖耀宗,

             我的儿他也能改换门庭。

             你的儿他是那父生母养,

             难道说我的儿不是娘生?

             自古道梅花树南枝暖来北枝冷,

             一样的孩儿你两样心。

             从今后为人母存心公正,

             时时刻刻感你恩。

             发天良改变了偏心任性,

             就是他去世的娘亲在阴曹地府也感你的大恩。

             我那不聪敏的妻呀!

             你若是一味地阴毒凶狠,

             明有天地暗有鬼神。

             千言万语说不尽,

     (白)     你来看!

     (二黄原板)  我的儿头顶休书端端正正跪在埃尘,口口声声叫娘亲,大贤人你可动心?

闵母   (白)     哦!

     (二黄摇板)  员外言语是正论,

             自恨从前太偏心。

             忙将姣儿来扶起,

             从今拿你当亲生。

闵父   (白)     夫人哪!

     (二黄摇板)  你今说话难凭信,

             快对苍天把誓盟。

闵母   (白)     呀!

     (二黄摇板)  听一言来跪埃尘,

             过往神灵听分明:

             今后再起不良意,

             黄沙盖脸赴幽冥。

闵父   (白)     谢夫人!

     (二黄摇板)  一见我妻把誓盟,

             为丈夫才得放宽心。

             忙将姣儿交你手,

             休书扯个碎纷纷。

     (白)     二位大人,请来上席!

外公、

外婆   (同白)    好难吃的酒哇!

闵父   (白)     贤妻请来上席!

闵母   (白)     你休了我吧!

闵父   (笑)     哈哈哈……

     (白)     不要如此,随我来呀!

     (笑)     哈哈哈……

(众人同下。)
(完)


浏览次数:5134 ┊ 字数:4384 ┊ 最后更新:2013年09月09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