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打窦瑶》(一名:《斩红袍》)

主要角色
赵匡胤:红生
郑子明:净
柴世荣:老生
苗光义:老生

《打窦瑶》张宝华饰郑子明、梁益鸣饰柴世荣
《打窦瑶》张宝华饰郑子明、梁益鸣饰柴世荣
情节
五代时,南唐窦瑶投后周,以女献周主柴世荣。柴世荣纳为西宫,赐窦瑶平章公爵,命其夸官游街三日;造府不及,任其挑选王公府第暂居。事为二千岁赵匡胤得知,甚为愤慨,并约集功臣相议,欲除窦瑶。适窦瑶鸣锣经过赵府,干犯禁条。赵匡胤出府责窦瑶非礼,窦瑶出言不逊,赵匡胤怒打窦瑶。周主命将赵匡胤处斩。功臣高怀德弟兄保本未准,愤而辞官。周主反命窦瑶抄高全家赴斩。北平王郑子明闻讯赶至,阻打窦瑶,并以械逼周主赦赵匡胤。周主避入后宫不出。郑子明急赴法场护赵匡胤。时,苗光义以死力保,周主见众叛亲离,始允赦赵匡胤。赵匡胤、郑子明从此衔恨离朝。

根据《京剧汇编》第十三集:苏连汉藏本整理

录入:老道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437.05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四大纛、二旗牌、郑子明、苗光义、高怀德、高怀亮同上。)

郑子明  (念)     雌雄眼能观天下,

苗光义  (念)     断阴阳分毫无差。

高怀德  (念)     白龙马足踏金蹬,

高怀亮  (念)     梅花枪保定邦家。

郑子明  (白)     本爵、北平王郑子明。

苗光义  (白)     老夫、护国军师苗光义。

高怀德  (白)     本爵、万里侯高怀德。

高怀亮  (白)     本帅、还乡侯高怀亮。

郑子明  (白)     列位请了!

苗光义、
高怀德、

高怀亮  (同白)    请了。

郑子明  (白)     二哥有帖相邀,不知所为何事?

苗光义、
高怀德、

高怀亮  (同白)    你我大家同到南宋府,便知明白。

郑子明  (白)     来呀!打道南宋府。

二旗牌  (同白)    啊。

(牌子。众人同下。)

【第二场】

(四龙套、门官引赵匡胤同上。)

赵匡胤  (引子)    玉兔霞光,保定大哥锦家邦。

     (念)     忆昔当年创帝邦,天牢苦坏二高堂。刺杀刘皇保柴主,官封一字南宋王。

     (白)     本爵、赵匡胤。在柴主驾前为臣。只因南唐窦瑶进来一女,名曰文姬。圣上见喜,将她封为西宫伴驾。封窦瑶为平章公。造府不及,命他游街三日。不论哪家王府,任他挑选,暂住几月。想本爵怎容此事,也曾邀请众位王侯,议论此事,灭却此贼,以振朝纲。

             门官!

门官   (白)     有。

赵匡胤  (白)     众家王爷到此,即来通报。

门官   (白)     啊。

郑子明、
苗光义、
高怀德、

高怀亮  (内同白)   众位王爷到!

门官   (白)     众位王爷到!

赵匡胤  (白)     有请!

(牌子。郑子明、苗光义、高怀德、高怀亮同上。吹打。)

赵匡胤  (白)     众位王爷驾到,未曾远迎,面前恕罪。

郑子明、
苗光义、
高怀德、

高怀亮  (同白)    岂敢。我等来得鲁莽,二千岁海涵。

苗光义  (白)     相邀我等到此,所为何事?

赵匡胤  (白)     众家王爷有所不知。只因南唐窦瑶老贼,进来一女,名曰文姬。圣上见喜,将她封为西宫伴驾。封窦瑶老贼以为平章公。造府不及,命他游街三日。不论哪家王府,任他挑选,暂住几月。想本爵怎能容得!相邀众位王爷到此议论此事,灭却老贼,以振朝纲。

郑子明  (白)     哈!这个狗娘养的有这等事情!

苗光义  (白)     列位王爷!想那窦瑶老贼,若占老夫的府第……

     (唱)     忆自学法在仙山,

             陈抟老祖把道传。

             闲来山前观虎斗,

             闷来山后听鸟喧。

             无是无非全不管,

             落个自在与清闲。

高怀德  (唱)     大家忠心无二念,

             文臣武将保江山。

             来朝一本奏金殿,

             辞官不做回家园。

高怀亮  (唱)     抖抖精神枪一杆,

             一马杀进寿州关。

             灭却老贼除后患,

             那时仍回火塘前。

郑子明  (白)     好哇!

     (唱)     郑子明闻言心欢畅,

             想起了当年事一桩。

             弟兄们结拜把香上,

             胜似一母共同娘。

             直许下一在三在有福共享,

             一死三亡同无常,也落个青史名标万古流芳!

             同心协力把基业创,

             东挡西杀马蹄忙。

             咱大哥柴世荣帝王模样;

             咱二哥赵匡胤威震八方。

             走关东,关西闯,

             谁人不知赵玄郎!

             拳打五虎把命丧,

             董家桥前摆战场。

             鞭坠董龙、董虎丧,

             扶保俺大哥锦绣家邦。

             到如今出了个窦瑶狗奸党,

             依某想:他比赵高,似王莽,赛杨广,他就败坏纲常。勾引了俺大哥把江山大事付汪洋!

             越说越恼气上撞,

             尊一声列公细听端详:

             你们只管把宽心放,

             看某今日闹一场!

赵匡胤  (唱)     列位说话有胆量,

             大胆的老贼太猖狂。

             我若灭却狗奸党,

             大家同心保朝堂!

苗光义  (白)     列位王爷,你我大家上殿保奏便了!

赵匡胤、
郑子明、
高怀德、

高怀亮  (同白)    请!

苗光义  (唱)     辞别千岁出府往!

(苗光义下。)

高怀德  (唱)     同心协力奏君王!

(高怀德下。)

高怀亮  (唱)     吉凶二字人难量,

(高怀亮下。)

郑子明  (唱)     老郑心中有主张。

赵匡胤  (唱)     回营我对官儿讲,

郑子明  (白)     官儿!

赵匡胤  (唱)     那窦瑶到此报端详。

(赵匡胤、郑子明同下。)

【第三场】

(四校尉、四下手、窦龙、窦虎引窦瑶同上。)

窦瑶   (引子)    赤面雄心,须发银,秉忠心,扶保圣君。

     (念)     我本河北一窦瑶,须发美髯似银条。吾女西宫伴王驾,父子三人归天朝。

     (白)     老夫窦瑶。乃南唐人氏。所生二子:长子窦龙;次子窦虎。吾女文姬,进献当今。柴王见喜,封为西宫伴驾。将老夫封为平章公,命老夫游街三日。造府不及,不拘哪家王府,任老夫挑选,暂住几月。

             二孩儿!

窦龙、

窦虎   (同白)    在。

窦瑶   (白)     吩咐外厢开道!

窦龙、

窦虎   (同白)    外厢开道!

窦瑶   (唱)     这也是圣天子龙恩有道,

             挑王府命老夫游街三朝。

             皆因是我女儿颇有才貌,

             封西宫伴王驾随侍龙朝。

             从今后我就是当今国老,

             哪一个敢不尊一品当朝!

             顺吾者不过是升官荣耀,

             逆吾者奏一本项上加刀。

             教人来你与我前行开道,

             来至在南宋府用目观瞧。

四校尉  (同白)    来此南宋府!

窦瑶   (白)     住轿。来此南宋府,倒还清净,待老夫进去暂住几月,有何不可?哎呀且住。内有皇太在内,倒有些不便。

             来,开道过府!

     (唱)     人来鸣锣忙开道,

             炫赫过府乐逍遥。

(众人同下。)

【第四场】

(门官上。)

门官   (白)     这窦瑶老贼,这是什么地方,竟敢鸣锣开道!千岁知道,我吃罪不起。不免报与千岁知道。

             有请千岁!

(赵匡胤上。)

赵匡胤  (唱)     独坐书斋心烦闷,

             恼恨奸贼太不情。

             开言来便把门官问,

             想是老贼到来临。

门官   (白)     窦瑶老贼,府前经过,不曾下马,鸣锣过府。您瞧可恼不可恼?

赵匡胤  (白)     看金锏伺候!

     (唱)     胆大老贼不自省,

             是他自己惹祸根。

             人来带路府门等,

(赵匡胤走圆场。门官下。)

赵匡胤  (唱)     我看老贼哪里行?

(四校尉、四下手、窦龙、窦虎引窦瑶同上。)

窦瑶   (唱)     金瓜钺斧朝天蹬,

             黄罗伞罩定御皇亲。

四校尉  (同白)    来此府门。

窦瑶   (白)     住轿。

赵匡胤  (西皮导板)  坐在金阶用目瞧,

     (唱)     那边厢来了老窦瑶。

             眉横一字须白了,

             看来是一个老儿曹。

             虽然他白发苍苍年纪老,

             亚赛过秦国老赵高。

             倚仗他女容颜好,

             西宫伴驾乱当朝。

             他好比三国奸曹操,

             上欺天子下压群僚。

             越思越想心头恼,

             定除奸贼去祸苗。

             回言便把官儿叫,

             本爵言来你听着:

             报与三千岁得知晓,

             你就说千岁爷要打窦瑶。

窦瑶   (唱)     站立金阶心惊跳,

             那旁坐定赵英豪。

             老夫一见事不好,

             今日必定要糟糕!

     (白)     二千岁请了!

赵匡胤  (白)     请了!

窦瑶   (白)     怒气不息,为着谁来?

赵匡胤  (白)     就为你来!

窦瑶   (白)     为老夫何来?

赵匡胤  (白)     我且问你,圣上钦赐本爵三尺禁地,九根挡柱;文官下轿,武将离鞍。你是甚等样人,敢鸣锣过府?

窦瑶   (白)     还是老王亲封,还是见功敕赐?

赵匡胤  (白)     乃是我主见功敕赐!

窦瑶   (白)     既是我主见功敕赐,老夫不才,官封平章公,所以行走得。

赵匡胤  (白)     你待怎么讲?

窦瑶   (白)     行走得。

赵匡胤  (白)     呀呸!

     (唱)     听一言来怒气生,

             骂声大胆狗奸臣!

             我只当你三弓两箭挣,

             裙边带的狗皇亲。

             暗用胭粉乱朝政,

             搅乱我朝不安宁。

             狼心狗肺非人品,

             天下的国贼头一名。

             披毛带掌非人类,

             摇摇摆摆算不得人。

             站立府门骂奸佞,

             我朝哪有你这样人!

窦瑶   (白)     哎呀骂得狠。

             哎呀二千岁!老夫开口二千岁,闭口也是二千岁。你骂得老夫,难道老夫就骂不得你!

赵匡胤  (白)     谅你也不敢!

窦瑶   (白)     哈哈,我得罪了!

     (唱)     不才皇亲一国丈,

             出言就把老夫伤!

             窦龙、窦虎齐动手!

窦龙、

窦虎   (同白)    打出事来呢?

窦瑶   (唱)     打出事来父承当。

赵匡胤  (唱)     金阶上闷坏了赵匡胤,

(郑子明上。)

郑子明  (唱)     北平府来了郑子明。

(郑子明打窦瑶。窦瑶逃下,四校尉、四下手、窦龙、窦虎同随下。)

赵匡胤  (白)     三弟那老贼跑了!

郑子明  (白)     追!

(赵匡胤、郑子明同下。)

【第五场】

(四校尉、四下手、窦龙、窦虎引窦瑶同上。)

窦瑶   (白)     想老夫奉旨游街,被二千岁打得这般光景,难道老夫罢了不成?

             来!打道上朝。

(水底鱼牌。众人同下。)

【第六场】

(赵匡胤、郑子明同上。)

赵匡胤  (白)     三弟,老贼哪里去了?

郑子明  (白)     上殿奏本去了。

赵匡胤  (白)     你我一同上殿启奏。

郑子明  (白)     请啊!

赵匡胤  (唱)     弟兄双双齐顶本,

郑子明  (唱)     那窦瑶错打定盘星。

(赵匡胤、郑子明同下。)

【第七场】

(四武士手、四太监引柴世荣同上。)

柴世荣  (引子)    凤阁龙楼,万古千秋!

     (念)     平顶金冠放紫霞,九州万户第一家。弟兄同把南唐下,才得一统锦中华。

     (白)     寡人柴世荣在位。自登基以来,风调雨顺,国泰民安,乃寡人之洪福也。只因南唐窦瑶,进来一女,寡人见喜,封在西宫伴驾。也曾命窦瑶游街三日,挑选王府,未见回宫。

             内侍!

大太监  (白)     奴婢在。

柴世荣  (白)     展放龙门!

大太监  (白)     展放龙门!

(窦瑶上。)

窦瑶   (念)     恼恨匡胤、郑子明,不该御街打皇亲!

     (白)     臣窦瑶见驾,愿吾皇万岁!

柴世荣  (白)     平身。命你游街三日,为何这等模样?

窦瑶   (白)     老臣奉了万岁旨意,游街三日,被二千岁将臣打得这般光景。

柴世荣  (白)     内侍,宣南宋王上殿!

大太监  (白)     宣南宋王上殿哪!

(赵匡胤、郑子明同上。)

赵匡胤  (念)     听得万岁一声宣,

郑子明  (念)     弟兄双双到君前。

赵匡胤  (白)     三弟,大哥宣召,上殿启奏。

郑子明  (白)     二哥小心了。

(郑子明下。)

赵匡胤  (唱)     撩袍且把龙廷上,

             白玉阶前见君王。

     (白)     赵匡胤见驾,愿吾皇万岁!

柴世荣  (白)     你可知罪?

赵匡胤  (白)     但不知罪犯哪条?

柴世荣  (白)     南宋王御街之上,擅打大臣,即如欺君。不忠不孝之臣,要你何用!

             武士手!

(四武士手同允。)

柴世荣  (白)     推出午门去斩!

赵匡胤  (唱)     金殿上昏迷了柴主君,

             无故出旨斩忠臣。

             含悲忍泪下龙廷,

             把话说与三弟听。

(郑子明上。)

郑子明  (白)     二哥,这是为何?

赵匡胤  (白)     三弟,圣上见愚兄打了窦瑶,就要将我问斩。

郑子明  (白)     二哥不要惊慌。

             刀斧手过来,将二千岁交付尔等,俺老郑上殿保本,无旨不许擅动,倘有差池,要尔等的狗命!

(四武士手押赵匡胤同下。)

郑子明  (唱)     站立午门高声叫,

             文臣武将听根苗:

             有人将俺二哥保,

             老郑保他坐九朝。

(高怀德、高怀亮同上。)

高怀德  (唱)     迈步如飞午门到,

高怀亮  (唱)     千岁惊慌为哪条?

     (白)     为何这等模样?

郑子明  (白)     二位贤弟有所不知。二千岁打了窦瑶老贼,圣上就要将二千岁问斩。

高怀德、

高怀亮  (同白)    千岁不要惊慌,待俺弟兄二人上殿保奏。

郑子明  (白)     小心了。

(郑子明下。)

高怀德  (唱)     撩袍端带上龙廷,

高怀亮  (唱)     白玉阶前臣见君。

高怀德、

高怀亮  (同白)    臣等见驾,吾皇万岁!

柴世荣  (白)     上殿有何本奏?

高怀德、

高怀亮  (同白)    二千岁身犯何罪,押在午门问斩?

柴世荣  (白)     他在御街擅打大臣,打臣即如欺君,理应问斩!

高怀亮  (白)     裙边带来的官儿打死无罪。

窦瑶   (白)     臣启万岁:他二人哪里是在此保奏,分明是扰乱我主朝政,这等臣子理应问斩!

柴世荣  (白)     唗!你二人哪里是在此保奏,分明扰乱孤的朝政。

             武士手!将他二人推出问斩!

高怀德、

高怀亮  (同白)    唗!

高怀德  (唱)     动不动传旨将臣斩,

高怀亮  (唱)     怒恼豪杰站金銮。

高怀德  (唱)     弟兄双双下金殿,

高怀亮  (唱)     情愿为民不做官。

(高怀德、高怀亮同下。)

柴世荣  (唱)     他高家与我有仇恨,

             又在金殿乱胡行。

             寡人出下一道本,

             捉拿高家一满门。

窦瑶   (唱)     金殿之上领圣命,

(窦瑶下殿。郑子明上。)

郑子明  (唱)     适才官儿报一声。

             将身来在午门等,

             我看老贼哪里行。

(窦瑶过,郑子明打窦瑶。窦瑶回殿内,郑子明站殿外。)

窦瑶   (白)     启万岁:为臣领了圣旨,捉拿高家满门,偶遇三千岁,将臣打得这等光景。望万岁作主!

柴世荣  (白)     下殿,寡人自有主张!

窦瑶   (白)     领旨。

     (唱)     看看窦瑶运不通,

             偏偏遇见郑子明。

             一言未发把眼睛瞪,

             这一边打了个乌眼青。

(窦瑶下。)

柴世荣  (白)     内侍!

大太监  (白)     奴婢在。

柴世荣  (白)     宣北平王上殿!

大太监  (白)     北平王上殿!

郑子明  (白)     领旨!

     (唱)     忽听万岁传旨召,

             心中恼恨老窦瑶。

             他女生来容颜好,

             献与当今惹祸苗。

             贪淫好色君无道,

             他把那手足弟兄一旦抛。

             此一番上殿把本保,

             不准人情我打窦瑶。

             他纵然将我的头割掉,

             拼着我命不要,我把银牙咬;打窦瑶,如削草,我定要斩草除根恨方消!

             低头不语把我金殿到,

             看他把我怎开消。

柴世荣  (唱)     寡人明知故意问,

             下面来的哪部臣?

郑子明  (唱)     骂声昏王行不正,

             不认得北平王郑子明!

柴世荣  (唱)     寡人有道天心顺,

             你怒气不息为何情?

郑子明  (唱)     咱二哥犯了何条罪?

柴世荣  (唱)     他不该金阶打大臣。

郑子明  (唱)     打了窦瑶有什么罪?

柴世荣  (唱)     打臣即如欺了君。

郑子明  (唱)     劝你早早赦了好,

             老郑是你对头人!

柴世荣  (唱)     怀德、怀亮实可恨,

             你无义来他无情。

     (白)     郑三弟!

郑子明  (白)     柴大哥!

柴世荣  (白)     郑子明!

郑子明  (白)     柴子耀!

柴世荣  (白)     黑村夫!

郑子明  (白)     我把你个卖雨伞的!

柴世荣  (白)     你可知君要臣死,臣若不死为不忠;父要子亡,子若不亡即为不孝!

郑子明  (白)     可不知君不正臣投外邦;父不正子奔他乡。你还是赦与不赦?

柴世荣  (白)     要寡人赦,万万的不能。

郑子明  (白)     得罪了!

     (唱)     郑子明开言怒满膛,

             枣阳槊一举我打昏王。

柴世荣  (白)     退班!

(柴世荣领四太监同下。)

郑子明  (白)     且住。昏王退入后宫去了,这便怎么处?哦,有了。老郑去到法场看看监斩官是谁,来一个打一个。我就是这个主意,我就是这个主意。

     (唱)     君王无道臣不正,

             看看监斩是何人。

(郑子明下。)

【第八场】

(苗光义上。)

苗光义  (唱)     八卦阴阳如反掌,

             赤须火龙命遭殃。

             迈步来在金殿上,

大太监  (内白)    万岁驾转后宫!

(大太监上。)

苗光义  (白)     啊!

     (唱)     见了公公说端详。

     (白)     公公,老夫这里有道本章,烦劳公公启奏!

大太监  (白)     待咱家与你转奏。

(大太监向内。)

大太监  (白)     苗先生有本,保定二千岁无事!

太监甲  (内白)    万岁酒醉,娘娘将他本章压下了!

大太监  (白)     苗先生万岁酒醉,娘娘将你本章压下了。

苗光义  (白)     呕!娘娘将我的本章压下了。待老夫修成二道本章启奏!

大太监  (白)     你快快写!

苗光义  (唱)     匡胤本是忠勇将,

             单人独马朝刘王。

             高平关上找首级,

             才得保主作帝王。

     (白)     公公启奏!

(大太监向内。)

大太监  (白)     苗先生有二道本章保奏!

太监甲  (内白)    将二道本章压下了!

大太监  (白)     哎呀,娘娘将你二道本章压下了。

苗光义  (白)     哎呀,娘娘将俺二道本章压下了。这便怎么处?待老夫修三道本章启奏。

大太监  (白)     你写!

苗光义  (唱)     将身来在公案上,

             手提羊毫无主张!

     (白)     这三道本章教我从何处而写?

大太监  (白)     先生,他们当初在哪里结拜,就从哪里写起!

苗光义  (白)     着啊!

     (唱)     他弟兄结拜黄土岗,

             三人庙内一柱香。

             许定一在三人在,

             许了一死三人亡。

             今日不赦赵匡胤,

             怕的江山不久长。

     (白)     三道本章启奏!

大太监  (白)     是。

(大太监下。)

苗光义  (白)     三道本章再若不准,拼了老命撞死宫门!

(大太监上。)

大太监  (白)     圣旨下:有南宋王御街打臣即如欺君,理应斩首,念先生保奏,发在河南归德府为民。郑恩欺压朝廷,理应正法,念先生保奏,发在桃源口为民。叩头谢恩哪!

苗光义  (白)     万万岁!

(大太监下。)

苗光义  (唱)     宫中领了万岁旨,

             去到法场走一程。

(苗光义下。)

【第九场】

(四刽子手押赵匡胤同上。)

赵匡胤  (唱)     昔日有个商纣君,

             宠爱妲姬害忠臣。

             比干丞相把命尽,

             黄家父子反朝廷。

             柴王无道宠奸佞,

             只恐江山不太平。

             含悲忍泪法场进,

             咬定牙关等时辰。

(郑子明上。)

郑子明  (唱)     来在法场用目睁,

             只见二哥捆绑刑。

             开言叫声刽子手,

             将俺二哥快松刑。

(苗光义上。)

苗光义  (白)     圣旨下:今有南宋王御街打臣即如欺君,理应斩首,念先生保奏,发在河南归德府为民。郑恩欺压朝廷,理应正法,念先生保奏,发在桃源口为民。叩头谢恩!

郑子明  (白)     高,高,高!

(四刽子手同松刑,同下。)

赵匡胤  (白)     万岁,万万岁!

苗光义  (白)     三千岁,保本也不是那样保法!

郑子明  (白)     不是那样保法,咱二哥头早落地了!

苗光义  (白)     笑谈。告辞了。

赵匡胤  (白)     送过。

(苗光义下。)

赵匡胤  (白)     三弟一同辞过皇太,即日起程。

郑子明  (白)     有理。请!

赵匡胤  (白)     请哪!

(尾声。赵匡胤、郑子明同下。)
(完)


浏览次数:763 ┊ 字数:7364 ┊ 最后更新:2016年09月30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