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通海沟》

主要角色
石彩珠:旦
刘庆:净

情节
鄯善国双阳公主归顺宋朝后,宋王封狄青、双阳夫妇为左右元帅征西,兵至通海沟与罗王之女石彩珠遇,众将皆不敌石彩珠。适逢飞虎刘庆押粮回,讨令出战。石彩珠曾受师命,谓婚姻应在飞虎身上,故当面向刘庆求婚,刘庆不允,将刘庆打下马,刘庆佯允之,途中刘庆欲剌石彩珠,被看破,刘庆逃,终为石彩珠所擒,带回朝去,罗王命刘庆回营禀明元帅,再来迎娶石彩珠,刘庆欣然而去。

根据《京剧汇编》第八集:孙盛文藏本整理

录入:仲愚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472.03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季青、刘庆、张仁、李义同上,同起霸。)

季青   (念)     英雄志量谙略韬,

刘庆   (念)     将士腰挂雁翎刀,

张仁   (念)     冲锋对垒扬名姓,

李义   (念)     沙场效力汗马劳。

季青、
刘庆、
张仁、

李义   (同白)    俺——

季青   (白)     季青。

刘庆   (白)     刘庆。

张仁   (白)     张仁。

李义   (白)     李义。

季青   (白)     众位贤弟请了!

刘庆、
张仁、

李义   (同白)    请了。

季青   (白)     自从皇亲收了双阳公主,回复圣命;圣上见喜,封为顺天侯。

刘庆   (白)     圣上拜皇亲与双阳公主,为征西左右元帅。再去上乘、印唐二国,盗取日月骕骦马和珍珠烈火旗。命俺弟兄以为前站先行。各自准备起马。

李义   (白)     三位哥哥,想你我随皇亲屡战沙场,只为番邦二宝,也不知受了多少辛苦。

季青   (白)     不必多言。皇亲、公主升帐,小心伺候。请!

季青、
刘庆、
张仁、

李义   (同白)    请!

(四红文堂、四上手、四女兵引狄青、双阳公主同上。点绛唇牌。)
季青、
刘庆、
张仁、

李义   (同白)    参见元帅!

狄青   (白)     各位将军少礼。

     (念)     功勋荫袭得簪缨,忠君报国哪得宁。

双阳公主 (念)     虽然凌烟标名姓,依然还是旧门庭。

狄青   (白)

双阳公主 (白)     双阳公主。

狄青   (白)     公主,你我钦承皇命,带领精兵十万,前往上乘、印唐二国,复取日月骕骦马和珍珠烈火旗。今当黄道吉日,正好兴师。请公主发令!

双阳公主 (白)     如此,有僭了。

             众将官,站立两厢,听我号令!

众人   (同白)    啊!

双阳公主 (白)     刘庆听令!

刘庆   (白)     在。

双阳公主 (白)     命你星夜飞至延安,催齐粮草,十日之内,须要解到;若误了日期,提头来见!

刘庆   (白)     得令!

(刘庆下。)

双阳公主 (白)     季青听命!

季青   (白)     在。

双阳公主 (白)     命你为前站,逢山开路,遇水搭桥!

季青   (白)     得令!

(季青下。)

双阳公主 (白)     张仁、李义二将听令!

张仁、

李义   (同白)    在。

双阳公主 (白)     吩咐众将一路之上,不许骚扰百姓、马踏田苗,违令者斩!

张仁、

李义   (同白)    得令。

双阳公主 (白)     众将官!响炮拔营!

众人   (同白)    啊。

(牌子。众人同下。)

【第二场】

(二宫女引石彩珠同上。)

石彩珠  (引子)    玉琢粉妆,傲须眉,道法无双。

     (念)     仙乡学艺得师传,移山倒海道法全。虽然闺中裙钗女,威震印唐掌兵权。

     (白)     俺、石彩珠。父亲罗王,镇守通海沟,各国不敢藐视。奴家自幼曾蒙金刀圣母教成兵法武艺。下山之时,圣母言道,我的终身,应在南将飞虎之人。这且不言。今日父王母后寿诞之期。

             官娥!

二宫女  (同白)    有。

石彩珠  (白)     酒宴可曾齐备?

二宫女  (同白)    俱已齐备。

石彩珠  (白)     伺候了。

             有请父王、母后!

(二太监引罗王、罗妃同上。)

罗王   (念)     天上长圆月,

罗妃   (念)     人如月长圆。

石彩珠  (白)     父王、母后千岁!

罗王、

罗妃   (同白)    我儿少礼,平身。

石彩珠  (白)     千千岁!

罗王、

罗妃   (同白)    坐下。

石彩珠  (白)     谢坐。

罗王、

罗妃   (同白)    儿啊,请我二老出来,莫非为了庆寿?

石彩珠  (白)     正是。孩儿备得筵席,与父王、母后上寿。

罗王、

罗妃   (同白)    承受我儿。

石彩珠  (白)     父王、母后请上,待儿拜寿。

罗王、

罗妃   (同白)    罢了。

(牌子。安席。)

石彩珠  (白)     看酒!

罗妃   (白)     大王请!

罗王   (白)     请。

石彩珠  (白)     父王、母后请!

罗王   (唱)     银烛光辉对金樽,

             画阁雕梁高入云。

             山川常有月常在,

             但愿人寿天地同。

罗妃   (白)     大王!

     (唱)     珠帘半卷晚香送,

             可叹人生如梦中。

             富贵荣华终无用,

             愿夫寿比东王公。

石彩珠  (唱)     白玉堂上笙歌动,

             双亲寿比北斗翁。

             旭日当空星月拱,

             瑶台宫阙种青松;

             青松翠柏年年绿,

             爹娘寿与松柏同。

罗王   (白)     儿呀!

     (唱)     畅饮中间心酸痛,

             堪叹无子能送终。

罗妃、

石彩珠  (同白)    停杯不饮为了何事?

罗王   (白)     儿啊!为父年过花甲,无有子嗣,就是我儿一人,还终身未定;所以为父忧闷在心。

石彩珠  (白)     孩儿终身,自有天定,何须忧虑!

罗妃   (白)     儿啊!言虽如此,我二老只有儿一人,何言不虑!

石彩珠  (白)     爹娘啊!

     (唱)     自古道姻缘有前定,

             父王母后放宽心。

             待儿敬酒请畅饮,

             多福多寿永康宁。

罗王   (白)     好哇!

     (唱)     我儿贤孝情意重,

罗妃   (唱)     展去愁眉换笑容。

(太监上。)

太监   (念)     忙将边关事,报与大王知。

     (白)     启奏大王:守关将士来报,南蛮狄青领兵前来,复取二宝;守关将士不敢迎敌?请大王定夺!

罗王   (白)     呕,有这等事!我儿有何良计?

石彩珠  (白)     既是南兵直抵我关,岂能容他猖厥!待孩儿出马,管教他片甲不回!

罗王   (白)     好,须要小心。

石彩珠  (白)     是。

罗王   (念)     屡次取宝战不休,

石彩珠、

罗妃   (同念)    防守关口费计谋。

(罗王、罗妃、石彩珠同下。)

【第三场】

(四红文堂、四上手、季青、张仁、李义、狄青、四女兵、双阳公主同上。)

狄青   (白)     前道为何不行?

众人   (同白)    来此交界之地。

狄青   (白)     人马列开!

众人   (同白)    啊!

狄青   (白)     公主,来此交界之地,须要安营,也好稍息众军之力。

双阳公主 (白)     且慢。我兵到此,想番营必来讨战,还须占先才是。

狄青   (白)     全仗公主调遣。

双阳公主 (白)     遵命。

             三位将军听令!

张仁、
李义、

季青   (同白)    在。

双阳公主 (白)     命你三人攻破此关,立一头功。

张仁、
李义、

季青   (同白)    得令!

(季青、张仁、李义同下。)

双阳公主 (白)     众将官!虚张声势,坚营固守,退兵二十里,安营扎寨!

众人   (同白)    啊!

(合头。众人同下。)

【第四场】

(四蓝文堂、四下手同上,同站门。石彩珠上,起霸。)

石彩珠  (念)     剑气撗山岫,旌旗鬼神愁。黎山学道法,英名贯九州。

     (白)     俺、石彩珠。因南将兵临关下,十分猖獗。为此我全身披挂,与他鏖战。倘若见飞虎之人,也好不负圣母之言。

             众番兵迎敌去者!

(季青、张仁、李义、四上手同上。会阵。)

石彩珠  (白)     住了。南将少催战马,通名受死!

张仁、
李义、

季青   (同白)    俺——

季青   (白)     季青。

张仁   (白)     张仁。

李义   (白)     李义。

石彩珠  (白)     原来不是主将。着枪!

(石彩珠杀。季青、张仁、李义同败下。石彩珠率众人同追下。)

【第五场】

(四红文堂引狄青同上。)

狄青   (唱)     坐镇牙纛统貔貅,

             决胜千里用计谋。

             扫净狼烟凯歌奏,

             卸甲归朝拜凤楼。

(季青、张仁、李义同上。)
张仁、
李义、

季青   (同白)    末将交令。

狄青   (白)     胜负如何?

张仁   (白)     末将等出马,遇一女将,十分厉害,我等败下阵来。

狄青   (白)     军家胜败,古之常事,站过―边。速请公主上帐!

季青、
张仁、

李义   (同白)    请公主上帐!

(四女兵引双阳公主同上。)

双阳公主 (念)     仗剑行千里,要取二宝回。

     (白)     驸马!

狄青   (白)     请坐。

双阳公主 (白)     请问驸马,那贼兵势如何?

狄青   (白)     众将出马,败阵而回。特请公主商议,怎能破之。

双阳公主 (白)     既是番邦有此勇将,待我会他一阵。

狄青   (白)     公主须要小心。

(狄青下。)

双阳公主 (白)     众将官,杀上前去!

(石彩珠领四蓝文堂、四下手同上。会阵。)

双阳公主 (白)     番女通名受死!

石彩珠  (白)     俺乃罗王之女,姑娘石彩珠是也。女将通名受死!

双阳公主 (白)     听者!俺乃鄯善国双阳公主是也。

石彩珠  (白)     呸!双阳!你既归降宋朝,就当护保邻国!为何领兵到此,杀害军民?可知姑娘宝剑厉害!

双阳公主 (白)     休得胡言。放马过来!

(双阳公主、石彩珠同打。石彩珠败下。双阳公主追下。石彩珠领四蓝文堂、四下手同败上。)

石彩珠  (白)     双阳作战,倒有几分厉害。待她追来,神镖伤她便了。

双阳公主 (内白)    哪里走?

(双阳公主领四女兵同上,会阵,同杀。石彩珠用神镖打双阳公主,双阳公主败下。)

石彩珠  (白)     不必追赶,收兵回营!

(众人同下。)

【第六场】

(四红文堂引狄青同上。)

狄青   (念)     剑气冲霄汉,刀光照旌旗。

(四上手、季青、张仁、李义引双阳公主同上。)

狄青   (白)     啊,公主,为何这般光景?

双阳公主 (白)     中了丫头金镖,吩咐免战高悬!

狄青   (白)     将免战牌挂在营门!

众人   (同白)    啊!

狄青   (白)     公主请至后帐养息。掩门!

(众人同下。)

【第七场】

(四青袍推粮车同上。刘庆上,起霸。)

刘庆   (唱)     英雄重义投宋王,

             三关路口遇刘、张。

             背生双翅飞腾远,

             要建奇功在疆场。

     (白)     俺、刘庆。只因狄大哥招了双阳公主,圣上见喜,封他顺天侯。今又奉旨封他夫妻为左右元帅,领兵前来,夺取通海沟。命俺四路催趱粮草,大营听用。且喜已经齐备,就此回营交令。

             车夫们,趱行者!

四青袍  (同白)    啊。

刘庆   (唱)     自幼生来性情刚,

             喜爱棍棒与刀抢。

             弟兄威名声势广,

             五湖四海尽传扬。

             催马加鞭朝前闯,

             要立奇功在番邦。

             来到辕门用目望,

     (白)     啊!

     (唱)     免战牌高悬为哪桩?

     (白)     来到辕门。啊!怎么免战牌高悬,这是为何?

             军士们!将车辆暂放帐外。

四青袍  (同白)    啊。

(四青袍推车同下。)

刘庆   (白)     辕门哪位在?

(中军上。)

中军   (念)     指日得双宝,齐唱凯歌还。

     (白)     是哪个?

刘庆   (白)     是我。

中军   (白)     原来是刘将军。

刘庆   (白)     岂敢。

中军   (白)     将军粮草可曾催齐?

刘庆   (白)     俱已齐备。烦劳禀知元帅。

中军   (白)     请少待。

刘庆   (白)     请。

中军   (白)     有请元帅!

(四红文堂引狄青同上。)

狄青   (念)     防敌强壁垒,斩关须添兵。

中军   (白)     启元帅:刘将军解粮已到,辕门候令。

狄青   (白)     有请!

中军   (白)     有请刘将军!

刘庆   (白)     元帅在上,粮草催齐,末将交令。

狄青   (白)     好,贤弟之功也。后营歇息!

刘庆   (白)     谢元帅。元帅免战高悬,却是为何?

狄青   (白)     只因罗王之女十分厉害,故此免战高悬。

刘庆   (白)     元帅传下将令,待末将出马生擒女将进帐。

狄青   (白)     番女武艺高强,你去焉能胜她?

刘庆   (叫头)    哎呀,元帅!

     (白)     你好小量人也!

     (唱)     元帅休把某小看,

             长她威风灭了咱。

             刘庆情愿去会战,

             败阵将人头挂高杆。

狄青   (唱)     贤弟休逞情性刚,

             女将武艺比你强。

             若是阵前打败仗,

             失却军机罪难当。

刘庆   (白)     元帅!末将若不生擒丫头进帐,愿赌项上入头!

狄青   (白)     如此,刘庆听令!

刘庆   (白)     在。

狄青   (白)     命你带领本部人马,大战番女。若取胜回来,先锋大印付你执掌;倘若败阵,按军法从事!

刘庆   (白)     得令!

     (笑)     哈哈哈……

     (唱)     宝帐请令喜满面,

             成功受赏有何难。

             众将带马莫迟慢,

     (白)     马来!

     (唱)     管教丫头归顺咱。

(刘庆下。)

狄青   (唱)     刘庆夸口领兵将,

             专等探马报端详。

(众人同下。)

【第八场】

(四上手引石彩珠同上。四下手引刘庆双同冲上。会阵。)

石彩珠  (白)     马前南将通名受死!

刘庆   (白)     俺乃天朝大将飞虎刘……

石彩珠  (白)     刘什么?

刘庆   (白)     刘庆!

石彩珠  (白)     呀!

     (唱)     坐定雕鞍用目望,

             阵前勇将世无双。

             背生双翅天神降,

     (白)     将军!

     (唱)     劝你归顺到我邦。

刘庆   (白)     呔!

     (唱)     番邦女子无羞惭,

             各为其主争江山。

             劝你马前归顺咱,

             老爷收你回营盘。

石彩珠  (唱)     劝你休要性情犟,

             只因师命不敢忘。

     (白)     将军哪!

     (唱)     朱陈配合百年唱,

             银河巧渡又何妨!

刘庆   (唱)     女子说的不成话,

石彩珠  (唱)     将军休把事做差。

刘庆   (白)     呸!

     (唱)     两国相争分上下,

石彩珠  (唱)     假意败阵再擒他。

(刘庆、石彩珠同杀。石彩珠下,刘庆追下。石彩珠上。)

石彩珠  (白)     哎哟且住。南将好不知礼义;待他追来,不免用神镖打他下马,再订良缘便了。

刘庆   (内白)    哪里走?

(刘庆上。石彩珠打刘庆下马。)

石彩珠  (白)     你这飞虎大将,怎么掉下马来?看枪!

刘庆   (白)     呔!俺既被你所擒,为何不杀?

石彩珠  (白)     要杀你,有何难哉!我有话与你商量。

刘庆   (白)     你有什么话讲?

石彩珠  (白)     听了!

     (念)     连理双呈瑞,比翼两心同。月圆花更好,偕老沐春风。

     (白)     这两句话,你懂不憧?

刘庆   (白)     我糊涂!

石彩珠  (白)     唉!吿诉你罢:我奉师命下山,说我终身应在飞虎身上;今日你正是飞虎将,所以与你面结良缘,你可愿意?

刘庆   (白)     咱不愿意。

石彩珠  (白)     此乃天定良缘,你执意不允。呸,就这一镖,杀死了你!

刘庆   (白)     慢来,慢来!容我思忖回话。

石彩珠  (白)     好哇,还是死的妙,从的好?

刘庆   (白)     哎呀且住。蝼蚁尚且贫生,为人岂不惜命?也罢,不免假意允从,脱出重围,再做道理。

             啊,小姐,我愿从。

石彩珠  (白)     你既愿从,将军,你可得跟着我走!

刘庆   (白)     啊!走?着打!

石彩珠  (白)     哟!你瞧啊,好不要脸。你再若如此,漫说你是飞虎,管教你变成蝎虎!

刘庆   (白)     什么话!

石彩珠  (白)     好好随我走罢!

刘庆   (白)     是,是,跟你去就是了。

石彩珠  (白)     哎呀,站着。想你们南方人是没有良心的,必须要对天盟誓,我才放心。

刘庆   (白)     盟誓我不会。

石彩珠  (白)     你不会?看枪!

刘庆   (白)     慢着,慢着,我与你盟誓。

石彩珠  (白)     过来,跪下。你说吧!

刘庆   (白)     老天在上,弟子刘庆,若不跟随小狙回去,将这通海沟化成四座髙山,把我吊在半空中,手脚不能沾地。

石彩珠  (白)     呸!你这叫做什么誓?

刘庆   (白)     小姐难道不知昔日薛丁山在樊江关招亲之故耳!

石彩珠  (白)     啊,原来如此。我必教你心服口服,这才对得起你。跟着走吧。

刘庆   (白)     是,着打!

(刘庆下。)

石彩珠  (白)     好个刘庆不知进退。不免遣动山神,将这座山谷化作汪洋大海,教他应了誓。

             山神何在?

山神   (内白)    来了。

(山神上。)

山神   (念)     白云本是无心物,又被清风引出来。

     (白)     仙姑在上,小神参见!

石彩珠  (白)     罢了。

山神   (白)     唤小神到此有何吩咐?

石彩珠  (白)     我与刘庆有姻缘之分,烦尊神将此地化作汪洋与高山,将他吊至在空中,手脚不能沾地。不得有误!

(石彩珠下。)

山神   (白)     领法旨!

(山神疑。)

山神   (白)     啊,作山神只管人间祸福,哪管婚姻之事。慢着,我若不管这件事,她又是天宫的星斗,降下罪来,那还了得。嗐!

     (念)     神仙不管姻缘事,世上哪有说媒人。

     (白)     小鬼们,快来!

(四小鬼同上。)

四小鬼  (同白)    有何吩咐?

山神   (白)     今有南将刘庆与石彩珠有姻缘之分,你们将各处山头移动,化作四面峻岭,一片汪洋,好生伺候。我在山顶等他,速去办来!

四小鬼  (同白)    是。

(四小鬼同下。)

山神   (白)     看他们已去,我不免变作樵夫模样,等他便了。正是:

     (念)     变做樵夫谁知晓,且看英雄配多姣。

(山神下。)

【第九场】

(刘庆、石彩珠双冲杀上。石彩珠下。)

刘庆   (唱)     杀得丫头满山跑,

             霎时不见为哪条?

             前面是山又无道,

             后边是水浪滔滔。

             交战不觉力乏了,

     (白)     哎!

     (唱)     歇息歇息把兵交。

(山神上。)

山神   (唱)     身担板斧山顶上。

             四处波涛好凄凉。

     (白)     看四下峻岭高山,倒也有趣。刘庆睡在山谷,不免唱歌指引。

     (唱)     二月杨花轻复微,

             春风摇荡沾人衣。

             杨花本是无情物,

             一任东西南北飞。

     (白)     砍樵啊!

刘庆   (唱)     两膀无力身体倦,

             昏昏沉沉卧深山。

             猛然睁眼来覌看,

山神   (白)     砍樵啊!

刘庆   (唱)     山顶之上有人言。

     (白)     喂!山上的那位老者请了!

(山神不语。)

刘庆   (白)     山上的老兔子!

山神   (白)     不来敬重与我,反骂我老人家。你这是少礼,无礼,真正岂有此理!

刘庆   (白)     请教你,你听不见;骂你,你就听见了。

山神   (白)     山高风大,请教我听不见;你骂我,顺着风吹上山来,我知道你骂我老人家了。

刘庆   (白)     我借问一声,这是什么地方?怎么有入山路,没有出山路?

山神   (白)     此山地名换寒山,高有万丈,四面都是汪洋大海,并无道路。

刘庆   (白)     怎么上边有道?

山神   (白)     你不知道,老汉终朝砍柴,只有这条小道。

刘庆   (白)     有道俺就上来。

山神   (白)     不要忙。待我将绳子放下,系在腰上,方可上来。

刘庆   (白)     使得。可放将下来。

山神   (白)     接着。

刘庆   (白)     有劳了。道在哪里?

山神   (白)     在这里。

刘庆   (白)     哈哈……这也不难上来?

山神   (白)     这是万丈深涧,不可乱走。我是下山去了。大事已成,回复仙姑便了。

     (念)     道法仙机他怎晓,山神做媒头一遭。

(山神下。)

刘庆   (白)     上得山来樵夫怎么不见?呀!你看四面无路,待俺飞下山去!

     (唱)     刘庆展翅往东飞,

             南飞转北又西飞。

             连飞几次身不起,

             好似钢钉钉身躯。

             莫不是犯了盟咒誓,

             想是丫头闹玄虚。

             眼看不能回营去,

             刘庆今日命归西。

石彩珠  (内西皮导板) 春日晴和驾彩舟,

(石彩珠上。)

石彩珠  (唱)     清风徐来顺水流。

             近看秦岭关山外,

             东风绿柳开枝头,

             道法使起波浪走,

             潇洒真个胜遨游。

             都只为良缘他不就,

             巧用机关将他收。

             驾着彩莲水面走,

             看他怎生把奴求。

刘庆   (唱)     昏昏沉沉一梦中,

石彩珠  (白)     呸!

刘庆   (白)     啊!

     (唱)     耳边听得有人声。

             强打精神用目睁,

石彩珠  (唱)     只见刘郎发恨声。

             我今不把他来采,

刘庆   (白)     啊!

     (唱)     丫头驾舟采莲来散心。

             高言叫声石小姐,

     (白)     石姑娘!

石彩珠  (白)     哟!好甜甘!

刘庆   (白)     石小姐!

石彩珠  (白)     这是怎么了?

刘庆   (白)     哎呀!我的救命王菩萨!

     (唱)     你为何不救我难中人?

石彩珠  (唱)     你是何人在山岭?

             姓甚名谁不知情。

刘庆   (唱)     前者阵前打过仗,

             认不得刘庆吊山岗。

石彩珠  (唱)     你是天朝有名将,

             姑娘不管闲事情。

刘庆   (白)     小姐!

     (唱)     你若来救我的命,

             招亲事儿我愿从。

石彩珠  (白)     住了吧!你又愿从了!

刘庆   (白)     愿从了。

石彩珠  (白)     想这姻缘大事,乃是圣母吩咐。你这反反复复,我不敢信。必须还要对天盟誓。

刘庆   (白)     又教我盟誓。哎呀,我再也不敢盟誓了!

石彩珠  (白)     怎么……你不盟誓?我就少陪你了。

刘庆   (白)     回来,回来!

石彩珠  (白)     回来怎么样?

刘庆   (白)     石小姐我与你盟誓!

     (唱)     再有三心并二意,

             死在千军万马营。

石彩珠  (唱)     他今对天发盟誓,

             奴家才得放了心。

             念动诀咒山水退尽,

     (白)     啊,将军醒来!

刘庆   (唱)     三魂七魄归了身。

             强打精神睁双睛,

             一见丫头怒气生。

(刘庆打石彩珠。)

石彩珠  (白)     怎么你还不服?

刘庆   (白)     这个……

石彩珠  (白)     什么这个、那个?好好跟着我走吧!

刘庆   (白)     着……

(刘庆欲打石彩珠。)

石彩珠  (白)     你还要动动手儿么?

刘庆   (白)     再也不敢了,我跟着你。

石彩珠  (白)     啊!你总得跟着我。

刘庆   (白)     好哇!我就跟着你。

石彩珠  (白)     不要害羞,走吧。

刘床   (白)     走哇!

石彩珠  (白)     不要教人家生气了。快快走!

刘庆   (白)     哎。走就是了!

     (唱)     刘庆使尽千般计,

石彩珠  (白)     走吧!

     (唱)     相偕到老永不离。

     (白)     将军请!

刘庆   (白)     走哇!

石彩珠  (白)     看你这个样儿,还是要逃走吧?

刘庆   (白)     这个……不逃走就是了。

(石彩珠、刘庆同下。)

【第十场】

(四蓝文堂引罗王同上。)

罗王   (念)     倚仗姣儿威风凛,未知胜负挂在心。

(番官上。)

番官   (念)     声势已镇通海郡,得胜还朝报军情。

     (白)     启大王:公主得胜回来。

罗王   (白)     公主得胜回来,快请!

(牌子。四上手引石彩珠同上。)

石彩珠  (白)     父王。

罗王   (白)     罢。坐下!

石彩珠  (白)     谢坐。

罗王   (白)     儿啊,可将征战之事,说与为父知道。

石彩珠  (白)     孩儿出马伤了鄯善国公主,谁想南将又来讨战。问起名姓,乃是飞虎刘庆,被孩儿我擒来,请父王发落。

罗王   (白)     此乃我儿威武,后营歇息。

石彩珠  (白)     启父王:孩儿下山的时节,圣母吩咐,说儿终身,应在天朝飞虎刘庆身上。今日之事,求父王做主。

罗王   (白)     为父岂有不知。且回避后宫,禀过尔母。

石彩珠  (白)     是。

     (念)     一番疏雨过,媚上海棠枝。

(石彩珠下。)

罗王   (白)     来,将南将带上来!

四上手  (同白)    南将带上来!

(四下手引刘庆同上。)

罗王   (白)     见孤为何不跪?

刘庆   (白)     要杀就杀,为何这等烦絮?

罗王   (白)     请问将军上姓尊名?

刘庆   (白)     在下刘庆。

罗王   (白)     哎呀,原来是刘将军。孤王不知,望乞恕罪!

刘庆   (白)     岂敢。

罗王   (白)     请坐。

刘庆   (白)     谢坐。

罗王   (白)     这,孤家有一言,可能讲否?

刘庆   (白)     大王有何金言,当面盼咐。

罗王   (白)     孤王花甲已过,并无子嗣;只生一女,名唤彩珠。意欲招将军为婿,量无推辞的了。

刘庆   (白)     大王,俺刘庆蒙小姐不斩,承大王错爱,只是一件,临阵招亲,有一行大罪,使不得!

罗王   (白)     这个……

番官   (白)     容臣相劝。

(番官向刘庆。)

番官   (白)     啊刘将军,我家大王将公主许配与你,乃是桩好事。况公主文武双全,也是女中之魁首。你若执意不允,将你一刀两段,岂不可惜!为大将者,必须通权达变,方是栋梁之才,而且临阵招亲,古之常有,将军你要自去想来。

刘庆   (白)     哎呀且住。倒是这官儿说得有理,此时若是不允亲,谅也难逃罗网。罢!

             啊,承蒙大王厚恩,末将焉敢不从亲事。只是要先禀明无帅,然后完姻。

罗王   (白)     既已允将军回营禀过主帅,择选良辰,完成花烛之喜。

刘庆   (白)     多谢大王!吿别。

(刘庆下。)

罗王   (白)     妙啊!我儿终身已定,完却了二老一桩心事。

             来!后营摆宴,与公主贺功!

(众人同下。)
(完)


浏览次数:2457 ┊ 字数:9248 ┊ 最后更新:2011年12月30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