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风雪夺昆仑》

主要角色
狄青:武生
杨宗保:老生
狄太后:老旦

情节
宋仁宗时,国丈庞文曾陷害狄太后之弟狄世荣。后狄世荣之子狄青因在御河斩蛟,授指挥职。庞文与其婿韩天化不服,御前比武;狄青因将韩天化杀死获罪。经包拯与狄太后设计营救免死。宋王复与庞妃定计,命狄青押送征衣,故使误限。经八贤王赵德芳函告边帅杨宗保,又得免罪。时西羌攻占昆仑,狄青乘风雪之夜,奋勇夺回,建立奇功。

注释
这个剧本是将传统节目《京遇缘》增益首尾,使故事较为完整。

根据《京剧汇编》第八集:李万春藏本整理

录入:仲愚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545.04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四番兵、四番将同上,同站门。哈里元龙上。)

哈里元龙 (引子)    兵多将广,镇西羌,尊我为王。

四番将  (同白)    参见大王!

哈里元龙 (白)     免。

     (念)     威镇西羌智勇全,四十八洞我为先。手下雄兵有百万,号称天险昆仑关。

     (白)     俺、西羌番王哈里元龙。今日早朝,众酋长都督有本早奏。

番将甲  (白)     臣启千岁:如今大宋天子在位,宠信国丈庞文。那庞文久有篡位之心,曾遣人与我国相约,教我国进兵,推倒大宋,平分疆土。请旨定夺!

哈里元龙 (白)     本王意欲进兵中原,怎奈大宋朝天下都招讨兵马大元帅乃是杨宗保。他乃能征惯战、颇知兵法的上将。倘若冒然进兵,不能取胜,岂不是耗费钱粮、损伤人马、劳而无功,反教天下耻笑么?

番将甲  (白)     臣启大王:如今那杨宗保已然老迈。我国出兵,只在边关一带驻扎,他必然领兵前来。这是我国边界,一来地理熟悉,二来气候不同。一年之内,四季寒冷,宋兵至此不利作战。杨宗保若领兵前来,不难将他擒住,然后再进兵中原,岂不是好?

哈里元龙 (白)     你所奏甚好。来,宣二位太子上殿!

番将甲  (白)     大王有旨:宣二位太子上殿!

哈里亚金、

哈里亚银 (内同白)   领旨!

(哈里亚金、哈里亚银同上。)

哈里亚金 (念)     父王一声宣,

哈里亚银 (念)     迈步上金殿。

哈里亚金、

哈里亚银 (同白)    儿臣见驾,父王千岁,

哈里元龙 (白)     为父要兴兵夺取宋室天下,命你二人为正副元帅,带领都督、酋长、兵丁十万,即日兵发昆仑关,不得有误!领旨下殿去罢!

哈里亚金、

哈里亚银 (同白)    领旨。

哈里亚金 (念)     校场点兵将,

哈里亚银 (念)     得胜报父王。

(哈里亚金、哈里亚银同下。)

哈里元龙 (白)     退班!

(众人同下。)

【第二场】

(水底鱼牌。报子上。)

报子   (念)     饥餐复渴饮,每日探军情。

     (白)     我乃宋朝昆仑关远探是也。今有西羌国王派两个太子挂帅,带领都督酋长,发动十万人马,杀奔昆仑关来了。不免报与昆仑总镇知道,就此走走!

(报子下。)

【第三场】

(四文堂同上,同站门。李仁杰上。)

李仁杰  (引子)    镇守昆仑关,昼夜不得安。

     (白)     本帅、昆仑关总镇李仁杰。只因此处与西羌番邦搭界,要时刻提防西羌入寇。本帅也曾派出远探,只是尚未见到来。

             左右,伺候了!

报子   (内白)    报!

(报子上。)

报子   (念)     探听边关事,报与主帅知。

     (白)     参见元帅!

李仁杰  (白)     你探听西羌军情,怎么样了?

报子   (白)     小人探听得西羌国王,派他两个太子哈里亚金、哈里亚银挂帅,带领都督、酋长,发动十万人马,杀奔昆仑关来了!

李仁杰  (白)     再探!

(报子下。)

李仁杰  (白)     唔呼呀!不想西羌发动十万人马,杀奔昆仑关来了。想我这昆仑关,兵不满三千,将不过几员,如何抵挡!不免修下告急文书,搬请救兵便了。

(牌子。李仁杰修书。)

李仁杰  (白)     旗牌走上!

(旗牌上。)

旗牌   (白)     参见元帅!有何差遣?

李仁杰  (白)     这有告急文书一封,命你连夜赶到汴粱,递在黄门官那里,不得有误!

旗牌   (白)     得令!

(旗牌下。)

李仁杰  (白)     众将宫!多备灰瓶炮子,滚木擂石。番兵若来,加紧防守;但等救兵到来,再行交战。掩门!

(众人同下。)

【第四场】

(黄门官上。)

黄门宫  (念)     昆仑递来告急本,急速进宫奏当今。

(黄门官走圆场。)

黄门官  (白)     来此已是宫门,不免前去扣环。

(黄门官扣。陈琳上。)

陈琳   (念)     宫门金环响,出门问端详。

(陈琳开门。)

陈琳   (白)     什么人来在宫门扣环?

黄门官  (白)     烦劳公公启奏:今有昆仑关总镇李仁杰告急文书,烦劳公公转奏万岁。

陈琳   (白)     交给咱家,你不用管啦!

黄门官  (白)     如此多谢公公!

(黄门官下。)

陈琳   (白)     有请万岁!

(宋王上。)

宋王   (念)     陈琳来请驾,且听说根芽。

     (白)     何事?

陈琳   (白)     现有昆仑关总镇李仁杰告急文书在此,万岁请看。

宋王   (白)     啊!原来西羌回发动十万人马,攻取昆仑关。故尔李仁杰来书告急,搬取救兵。

             来!宣杨宗保进宫!

陈琳   (白)     万岁有旨:宣杨宗保进宫!

杨宗保  (内白)    领旨!

(杨宗保上。)

杨宗保  (念)     统领貔貅百万,三军整肃威严。忽听万岁召宣,急忙来到驾前。

陈琳   (白)     杨元帅,万岁在宫里等候于你。

杨宗保  (白)     臣杨宗保见驾,吾皇万岁!

宋王   (白)     平身。赐坐。

杨宗保  (白)     万万岁!

(杨宗保坐。)

杨宗保  (白)     万岁宣臣进宫,有何军务议论?

宋王   (白)     只因西羌国发动十万人马,杀奔昆仑关。那昆仑关总镇因兵微将寡,不能取胜。修下告急本章,前来搬取救兵。就命卿家带兵十万,急速够奔昆仑关,对敌征战,杀退番兵,以免朕心忧虑。

杨宗保  (白)     万岁有旨,臣当谨遵;只是西羌一带,地境寒冷,眼看就到立冬,军士远征,缺少御塞之衣,怎去交战?待臣将御寒衣服造齐,再向昆仑进兵,不知万岁意下如何?

宋王   (白)     常言道,救兵如同救火。若等寒衣备齐,倘若昆仑有失,那还了得?如今你只管去,朕随后派人赶造寒衣。待等造成之后,急速与军中送去应用,也就是了。

杨宗保  (白)     谢万岁!

宋王   (白)     你快快点齐人马,急速发兵,不必再来见我。领旨出宫去罢!

杨宗保  (白)     臣遵旨!

(杨宗保下。)

宋王   (白)     杨宗保此去,朕无忧矣!

     (唱)     杨宗保发兵西羌地,

             边关之上去迎敌。

             陈琳引路后宫去,

             见了娘娘把话提。

(陈琳引宋王同下。)

【第五场】

(康氏上。)

康氏   (引子)    丈夫身亡,我母子,苦度时光。

     (念)     可叹忠臣逢佞党,被屈含冤一命亡。怀抱孤儿他乡往,母子终日受凄凉。

     (白)     老身康氏。配夫狄世荣,所生一子,名唤狄青。夫君胞妹乃是当今太后。只是太后一向仁慈忠厚,反不如皇后庞妃有权有势。夫君在世之时,素与国丈庞文不睦,因此,那庞文捏造一本,欲将我夫君问成死罪,然后抄家,是我夫君—气身亡了。可怜老身怀抱两岁孤儿,逃在异乡。至今已是一十九载光阴。幸喜狄青孩儿,已然长大成人,并且他生来膂力过人,又精通刀马弓箭。只是我母子家无隔宿之粮,一贫如洗。全仗我儿狄青,每日入山打猎,打来飞禽野兽,卖些银钱,母子将就度日。正是:

     (念)     家贫无升斗,打猎度光阴。

狄青   (内白)    走哇!

(狄青执兵器带猎物上。)

狄青   (唱)     每日里去打猎把山来进,

             打来了禽和兽好度光阴。

             独今日禽鸟稀十分扫兴,

             回家中见母亲细说分明。

(狄青入。)

狄青   (白)     母亲在上,孩儿拜见!

康氏   (白)     罢了。一旁坐下。

狄青   (白)     谢坐。

康氏   (白)     你今日打了多少禽鸟?

狄青   (白)     嗐!母亲再休提起,孩儿每日进山打猎,打来的不是飞禽,便是走兽;唯独今日进山,不但未遇虎豹豺狼,就是那野鸭山鸡,也是无有。孩儿只在山中东游西走,只打得一只鸮鸟。母亲请看!

康氏   (白)     这鸮鸟羽毛无用,其肉难食,你打他何用?

狄青   (白)     母亲有所不知,孩儿岂不知鸮鸟羽毛无用,其肉难食!

康氏   (白)     那你打他作甚哪?

狄青   (白)     孩儿闻之,禽中之鸮、兽中之獍,生性至为不孝。孩儿发过宏誓大愿,若遇鸮獍这两种禽兽,决不放它逃难,一定将它打死,以警世上不孝之人。

康氏   (白)     原来如此。这禽兽中不孝的鸮獍,你可以将它打死;倘遇不孝之人,你便如何?

狄青   (白)     孩儿不才,倘遇不孝之人,孩儿也决不能将他轻轻饶恕。但不知母亲可知谁是不孝之人?母亲指示于我,孩儿将他找着,定不与他甘休!

康氏   (白)     听儿如此讲话,似乎你也晓得什么叫作孝道。

狄青   (白)     孩儿不才,也略知一二。

康氏   (笑)     嗯……

狄青   (白)     母亲为何冷笑?

康氏   (白)     我笑你父仇还未曾报,大冤还未曾伸,还去管那禽兽中的鸮獍,岂不令人可笑!

狄青   (叫头)    母亲哪!

     (白)     孩儿至今痴长二十一岁,从来未听母亲说过有何冤仇。请母亲教训明白,孩儿立时前去报仇雪恨也!

(狄青跪。)

狄青   (唱)     母亲讲话有隐情,

             必有冤仇未得伸。

             小狄青跪草堂珠泪滚,

     (哭头)    母亲哪!

     (唱)     杀父冤仇是何人?

康氏   (白)     你且起来!

狄青   (白)     母亲请将杀父冤仇,讲说明白,孩儿在这里跪听。母亲若不实说,孩儿我就跪死在这里,也不起来了哇……

(狄青泣。)

康氏   (白)     想当初你姑母本是东宫皇后。你父身为国舅,只知一秉忠心。不想得罪当今皇后庞妃之父国丈庞文。他将你父捏奏一本,问成死罪。那时我儿年方二岁,是为娘怀抱我儿,逃奔他乡,才得保全性命。前些年皆因我儿尚在年幼无知,我未肯将此事告诉于你,如今儿已长大成人,膂力过人,武艺精通,难道杀父冤仇就罢了不成?话已说明,这仇报与不报,但凭于你!

狄青   (白)     呕!原来如此!

     (唱)     母亲从头对我论,

             血海冤仇得分明。

             拜别母亲出家门,

(狄青拜,欲出。)

康氏   (白)     我儿哪里去?

狄青   (唱)     儿要进京杀庞文。

康氏   (白)     回来!

狄青   (白)     却是为何?

康氏   (白)     想那庞文,身为国丈,左右校尉兵丁甚多。我儿此去报仇,万一不成,岂不白白的送了性命!

狄青   (白)     难道杀父冤仇,就罢了不成?

康氏   (白)     老身既对你说明此事,必有报仇之计。

狄青   (白)     母亲有何妙计?

康氏   (白)     你那姑母,现为当今皇太后。你此去到了京都,先要设法见着你姑母,大小得个一官半职,供职京都,慢慢再打听庞贼的消息,设法报仇便了。

狄青   (白)     孩儿谨遵母命,见机而作,今日天色虽晚,孩儿去心似箭,拜别母亲,就此赶奔都城,去见我那姑母要紧。

康氏   (白)     你既然要去,为娘也不拦阻于你。

(康氏取剑。)

康氏   (白)     这里有龙泉宝剑一口,乃是当年你父亲随身佩带之物;若有盗贼灾难之事,这剑自然声响。你带在身旁,一路之上,也好防身。这里有散碎纹银二十余雨,乃是为娘积攒下来的,你就作为一路盘费。

狄青   (白)     孩儿此去缺了孝养,此银留在家中,母亲早晚零用了罢。

康氏   (白)     咱家还有你平日打猎得来的兽皮不少,将他卖去,足够为娘半载用度。你只管去罢!

狄青   (唱)     拜别高堂寻姑母,

             但愿此去报冤仇。

     (三叫头)   母亲!老娘!娘啊……

     (哭)     哎!

(狄青下。康氏望。)

康氏   (哭头)    啊,啊,啊……我的儿呀!

(康氏泣下。)

【第六场】

(四鬼卒引狄世荣同上。点绛唇牌。)

狄世荣  (念)     当年镇守在边关,威名赫赫震西番。可恨庞贼妄奏本,含冤结恨到重泉。

     (白)     吾乃狄世荣鬼魂是也。生前镇守边关,略著功勋。不想庞文老贼,参奏一本,道我糜费钱粮,欲将我问成死罪;是我一怒,竟自气闭身亡。今因我儿狄青,不久御河斩蛟。不免去到宫中,与我妹狄太后,托上一兆,使他姑侄相会,也好与我报仇。

             众鬼卒!

(四鬼卒同允。)

狄世荣  (白)     驾起阴风,宫廷去者!

     (唱)     心中只把庞贼恨,

             苦害狄家为何情!

             鬼卒引路皇宫进,

             见了我妹说分明。

(四鬼卒、狄世荣同下。)

【第七场】

(狄青上。)

狄青   (念)     宗慤乘风破海浪,班超投笔去从戎。

     (白)     俺、狄青。自从我父去世之后,母子苦度光阴。今幸长大成人,是我母对我言讲,我父系被奸贼庞文所害,必须去往京都皇城之内,哀求姑母狄太后,方能得报此仇。是俺一闻此言,拜别母亲,来到汴梁。在途中收了张仁、李义两个拜弟,—同到此。将他二人安置店房之中,独自出来打听。怎奈宫禁森严,无法进入。看前面乃是御河,闻得有一蛟怪,不免前去看个明白。倘能得遇宫中内侍,也好设法进宫,就此前往。

     (唱)     眼望宫墙难得进,

             要报冤仇枉费心。

             迈开大步御河奔,

             斩除蛟怪显奇能。

(狄青下。)

【第八场】

(陈琳、李福同上。)

陈琳   (念)     金殿传御旨,

李福   (念)     龙楼近天颜。

陈琳   (白)     咱家奉宸宫尚衣监陈琳。

李福   (白)     咱家司礼监李福。

陈琳   (白)     请了!奉了太后懿旨,巡察御河。我想这御河,自有外官看守,何用你我代劳哪?

李福   (白)     这是太后的懿旨,怎敢违背!

陈琳   (白)     言之有理,一同走走!

(陈琳、李福同走圆场。)

陈丽娜  (白)     你看御河风景,颇为美观,真乃胜地也。

(狄青上。)

狄青   (唱)     满怀心事难书讲,

             来到御河看端详。

(二水旗、蛟形同上。)
陈琳、

李福   (同白)    哎呀不好!蛟怪出现了!

(陈琳、李福分开。)

狄青   (白)     二位公公休要惊慌,我来也!此蛟为害,待我将他除了就是。

陈琳、

李福   (同白)    此蛟厉害,你年纪轻轻,不可白送性命!

狭青   (白)     昔日汉皇斩蛇起义,周处斩蛟,为民除害,乃大丈夫所为。俺今日也要学上—学!

     (唱)     龙泉宝剑握在掌,

             飞身跳入水中央。

(狄青斗蛟形,斩蛟形。)

狄青   (白)     公公请看!

陈琳   (白)     哎呀!看你小小年纪,有此本领,斩除蛟怪。不但救了我二人性命,还与这一方除了大患,真乃罕见的英雄。

             李公公,我有意带他去见太后和王爷。尊意以为如何?

李福   (白)     咱家也有此意,只是天色不早。须叫他明日再来。陈公公意下如何?

陈琳   (白)     言之有理。

             那一汉子,明日仍旧来此,咱家带你进宫见驾。

狄青   (白)     多谢公公!哈哈哈……请!

(狄青、陈琳、李福自两边分下。)

【第九场】

狄太后  (内二黄导板) 听宫中玉漏催初更时分,

(狄太后上,四宫女同随上。)

狄太后  (唱)     思想起当年事好不伤情。

             叹兄长狄世荣无端丧命,

             但不知为何故亡故边廷。

             每日里在深宫心神不定,

             最可叹我狄家绝了后根。

             叫宫娥掌银灯后宫来进,

             身困倦入罗帏瞌睡沉沉。

(四宫女同下。)

狄世荣  (内二黄导板) 听宫漏已三更人声寂静,

(四鬼卒、狄世荣同上。起三更鼓。)

狄世荣  (唱)     半空中来了我世荣鬼魂。

             叫鬼卒驾阴风后官来进,

             又只见同胞妹睏睡沉沉。

             我这里把言语对你来论,

             我狄家现有了报仇之人。

             昨日里误走入御河禁境,

             望贤妹见了他另眼看承。

             我本当与贤妹多谈多论,

             怕的是鸡报晓难回天廷。

(狄世荣、四鬼卒同下。四宫女同上。)

四宫女  (同白)    太后醒来!

狄太后  (唱)     适才间梦兄长托兆来临,

             醍来时倒叫我难解其情。

     (白)     宫娥们,宣八王爷进宫!

四宫女  (同白)    太后有旨:八王爷进宫!

(赵德芳上。)

赵德芳  (念)     受爵封藩僚,随班贺圣朝。

     (白)     儿臣参见母后千岁!

狄太后  (白)     平身。

赵德芳  (白)     千千岁!

狄太后  (白)     赐坐。

赵德芳  (白)     告坐。将儿臣宣进宫来,有何训教?

狄太后  (白)     皇儿可知你舅父世荣,为了何事亡故边关?

赵德芳  (白)     母后还不知么?只因老贼庞文参奏一本,言道舅父妄开边衅,糜费国帑。皇兄不信,正要查问,不料舅父去世,反成死无对证了。

狄太后  (白)     有这等事!昨晚三更时分,你舅父托兆与我。言说现有一子误入御河,叫为娘另眼看待,好作狄家报仇之人。为娘醒来,又惊、又喜、又恨!

赵德芳  (白)     却是为何?

狄太后  (白)     儿啊!

     (唱)     可恨庞贼起不良,

             害我狄家遭祸殃;

             可喜梦中得佳象,

             狄家还有好儿郎。

(陈琳、李福同上。)
陈琳、

李福   (同念)    忙将稀奇事,奏与太后知。

     (同白)    替奏太后、殿下得知:昨日奴婢等巡查御河,忽然河中蛟精作怪,正要吞吃奴蜱;幸有一青年好汉,拔剑入水,将蛟杀死,其乃千古罕有的英雄。特来奏与老佛爷、殿下知道。

狄太后  (白)     此人今在何处?

陈琳   (白)     现在宫外。

狄太后  (白)     皇儿细细讯问;为娘在帘内观看。

赵德芳  (白)     儿臣遵旨。

             内侍,将那人带进宫来!

陈琳、

李福   (同白)    领旨。

             那一汉子快来!

(狄青上。)

狄青   (念)     昨夕探水府,今日到龙门。

陈琳   (白)     随我来。与王爷叩头!

狄青   (白)     叩见王爷千岁!

赵德芳  (白)     你这汉子家住哪里,姓字名谁,一一讲来!

狄青   (白)     王爷容禀!

     (唱)     家居冀北娄巢境,

             狄青本是我的名。

             祥符县内伤人命,

             清官搭救出牢笼。

赵德芳  (白)     你父何名?

狄青   (唱)     世荣名字人人晓,

赵德芳  (白)     现在哪里?

狄青   (唱)     被屈含冤赴阴曹。

赵德芳  (白)     你可有亲属在此么?

狄青   (唱)     小人曾听母亲讲,

             有一姑母在汴梁。

赵德芳  (白)     可知居住哪里?

狄青   (唱)     听说现在皇宫院,

陈琳   (白)     哽!不要胡讲!

狄青   (白)     是。

赵德芳  (白)     容他讲来!

陈琳   (白)     有王爷的话你就说吧!

狄青   (唱)     鱼沉雁杳说不全。

狄太后  (白)     哎呀!

     (唱)     闻此言不由我珠泪满面,

             不料想姑侄们今日团圆。

             我只说狄门中香烟早断,

             天保佑我的儿来到此间。

狄青   (唱)     听此言倒叫我神魂不定,

             今日里才得见姑母至亲。

赵德芳  (唱)     谢上苍多慈悲实有感应,

             果然是狄门中留有后人。

     (白)     御表弟!这就是我的母后,你的皇姑。

狄青   (白)     姑母!

狄太后  (白)     侄儿!

狄青   (白)     姑母!

     (唱)     尊姑母请上受儿拜定,

             千拜万拜也是该应。

             都只为老爹尊含冤丧命,

             抛下了母子们孤苦飘零。

             闻听得有姑母身居宫禁,

             因此上访踪迹来到汁京。

             多亏了斩蛟怪皇宫来进,

             姑侄们喜相逢畅叙衷情。

狄太后  (白)     陈琳过来。此乃哀家内侄狄青,今日相认。吩咐宫人,不准走漏消息。

陈琳   (白)     领旨。

(陈琳下。)

狄太后  (白)     皇儿,明日带领狄青,上殿叩见兄王,须要封他官职。

赵德芳  (白)     儿臣遵旨。

狄太后  (白)     我儿后面更衣。正是:

     (念)     且喜昨宵梦不虚,姑侄相逢在宫闱。

赵德芳  (念)     明晨金殿封宫职,

狄青   (念)     不负昂藏七尺躯。

(众人同下。)

【第十场】

(四校尉引韩天化同上。)

韩天化  (念)     量小非君子,无毒不丈夫。

     (白)     俺、韩天化。官居指挥之职。昨晚后宫庞娘娘有密旨前来,言道,太后认下侄儿狄青,就是狄世荣之子,乃是我岳父的仇人。闻得八王爷保他宫职,为此急急上朝,与岳父商议,在圣驾前力阻便了。

庞文   (内白)    嗯哼!

韩天化  (白)     说话之间,岳父来也。

(庞文上。)

庞文   (念)     斩草不除根,萌芽依旧生。

韩天化  (白)     岳父大人!

庞文   (白)     贤婿,为何来早?

韩天化  (白)     小婿今来只为那狄……

庞文   (白)     唔呀!

(庞文望。)

庞文   (白)     狄什么?

韩天化  (白)     那狄青乃是狄世荣之子,八贤王欲保官职,必须力阻方好。

庞文   (白)     贤婿所言,甚合我意,少时面圣启奏便了。正是:

     (念)     欲除心头病,

韩天化  (念)     先拔眼中钉。

(众人同下。)

【第十一场】

(四龙套引包拯同上。)

包拯   (念)     趋跄朝金阙,执笏拜丹墀。

     (白)     老夫包拯。闻得太后认下侄儿,乃是狄国舅之子,名唤狄青。为此急急上朝与八王爷商议,保奏官职便了。

     (唱)     太后宫中将侄认,

             本是忠良后代根。

             耳旁又听人声震,

(四太监引赵德芳同上。)

赵德芳  (唱)     来了金枝玉叶人。

包拯   (白)     包拯见驾,王爷千岁!

赵德芳  (白)     包相平身。

包拯   (白)     谢千岁!

赵德芳  (白)     包卿今日上朝甚早!

包拯   (白)     闻得太后认下侄儿,狄青乃是国舅之子。为此上朝与王爷商议,保他官职才好。

赵德芳  (白)     本爵正为此事而来。少时圣驾临朝,一同保奏便了。

包拯   (白)     请!

(众人同下。)

【第十二场】

(四太监、宋王同上。)

宋王   (引子)    海宴河清,共庆升平。

     (念)     御炉香烟起,金阙肃朝仪。景阳镜声滴,文武列丹墀。

     (白)     寡人大宋天子致和在位。登基以来,风调雨顺,国泰民安。今当设立早朝,众卿有本早奏,无本退班。

(赵德芳、包拯同上。)

赵德芳  (白)     臣有本启奏。

宋王   (白)     当殿奏来!

赵德芳  (白)     容奏:只因御河恶蛟作怪,被一少年斩除。问起姓名,方知是狄国舅之子、母后内侄,名唤狄青。今奉懿旨,奏明皇兄,念他先人汗马功劳,赐他封号。

宋王   (白)     御弟平身。

赵德芳  (白)     万万岁!

宋王   (白)     内侍,宣狄青上殿!

大太监  (白)     万岁有旨:狄青上殿!

狄青   (内白)    领旨!

(狄青上。)

狄青   (念)     朝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

     (白)     臣狄青见驾,吾皇万岁!

宋王   (白)     抬起头来。

狄青   (白)     万岁!

宋王   (白)     好哇!卿相貌英武,乃将门之后。钦封殿前指挥之职。下殿去吧!

狄青   (白)     万万岁!正是:

     (念)     将相本无种,男儿当自强!

(狄青下。庞文、韩天化同急上。)

庞文   (白)     臣启万岁:狄世荣作恶多端,逆子狄青,乃罪臣之子。圣上不加诛戮,反赐官职,只怕赏罚不公。

宋王   (白)     国丈平身。

庞文   (白)     万万岁!

赵德芳  (白)     太师此言差矣!想国舅在边廷之上,立有功劳,有什么罪过?

庞文   (白)     他妄开边衅,糜费钱粮,不是罪过么!

赵德芳  (白)     唔!这是奸党捕风捉影,谗害忠良,慢说无罪,就是有些小过犯,也不累及妻子。怎么他儿子就作不得官么?

庞文   (白)     这,这……是!是!

韩天化  (白)     王爷说得虽是;只是指挥之职,必须战场上跑得马,阵前杀过贼,才能受职。想那狄青乃黄口孺子,一介村夫;身无汗马功劳,手无缚鸡之力。无功受职,只恐军民不服。

包拯   (白)     住了!你翁婿二人,朋比为奸,屡害忠良。那狄青也是皇亲国戚,难道不如你等么?你看他双手能举千斤鼎,两膀能开百石弓。据老夫看来,胜你百倍!

韩天化  (白)     包老先生,那狄青焉能比俺,真真岂有此理!

庞文   (白)     包老先生你量得就?

包拯   (白)     量得就!

韩天化  (白)     量不就!

宋王   (白)     哽!众卿休得争论,寡人自有道理。明日齐集校场,就命狄青、韩天化比试武艺。待等定了胜负,再行封赏。退班。

(宋王、四太监同下。)

韩天化  (白)     可恼!圣上好无分晓,叫俺天朝大将与无名小子比武,真真可恼!正是:

     (念)     金殿领圣命,校场杀仇人。

(韩天化下。)

包拯   (白)     王爷在此,他别也不别,竟自去了!

庞文   (白)     小婿粗鲁,望王爷、包老先生耽待一二。

赵德劳  (白)     令婿忒以眼中无人了!

庞文   (白)     不敢。

赵德芳  (白)     正是:

     (念)     睁开两眼观蟹走,

(赵德芳下。)

包拯   (念)     看你横行到几时?

(包拯下。)

庞文   (白)     今日之事,倒被他先占一着。但等明日比武再作计较便了!

(庞文下。)

【第十三场】

(四羽林军、四太监、四侍卫、伞夫、大太监、宋王同上。牌子。包拯、庞文、赵德芳同上。)

宋王   (白)     内侍!宣狄、韩二将见驾!

大太监  (白)     圣上有旨:狄、韩二将见驾!

(狄青、韩天化同上,同抄过。)

宋王   (白)     二卿且莫动手,下马听寡人吩咐!

狄青、

韩天化  (同白)    遵旨。

(狄青、韩天化同下马。)
狄青、

韩天化  (同白)    万岁!

宋王   (白)     狄将军!

狄青   (白)     臣。

宋王   (白)     你与寡人姑表之亲,二卿俱是寡人股肱。今日二虎相争,不可自相残害!

狄青、

韩天化  (同白)    臣不敢。

宋王   (白)     空言无凭,各立保状上来!

狄青、

韩天化  (同白)    遵旨。

(狄青、韩天化各立状。)
狄青、

韩天化  (同白)    万岁御览!

宋王   (白)     比试上来。

狄青、

韩天化  (同白)    领旨。

(狄青、韩天化同比武,双收下。)

宋王   (白)     看二将面带煞气,必有一伤。

             内侍!吩咐二将住手。

大太监  (白)     圣上有旨:二将住手。

(狄青上。)

狄青   (白)     且住!这贼紧紧逼迫,俺若不先下手,难逃贼子暗算。

(韩天化上。)

韩天化  (白)     看刀!

(狄青、韩天化同对刀,韩天化死,下。)

四侍卫  (同白)    启万岁:狄青将韩天化杀死了!

宋王   (白)     将狄青绑上来!

(四侍卫同绑狄青跪。)

宋王   (白)     唗!大胆狄青!寡人怎样嘱咐于你,不准自相残杀,况且各立保状,如今擅杀大将,王法难饶。

             内侍,将狄青绑至午门斩了!

(四侍卫绑狄青同下。)

宋王   (白)     何人监斩?

庞文   (白)     臣愿监斩。

宋王   (白)     速到法场,斩讫回奏。

庞文   (白)     领旨。

(庞文下。)

宋王   (白)     何人催斩?

包拯   (白)     臣愿催斩。

宋王   (白)     速到午门催斩。若过午时三刻,将监斩官与狄青一体治罪。

包拯   (白)     领旨。

(包拯下。)

宋王   (白)     摆驾回宫。

(宋王、四太监、四羽林军、四侍卫、大太监同下。)

赵德芳  (白)     哎呀!看此时尚早,不免奏知母后,设法保全狄青性命便了。

(赵德芳下。)

【第十四场】

(狄太后上,李福上。)

狄太后  (念)     事不关心,关心则乱。

     (白)     只因皇儿封了狄青官职,不料贼子韩天化不服。皇儿无奈命他二人校场比武,未知胜负如何,倒教哀家放心不下。

赵德芳  (内白)    走哇!

(赵德芳上。)

赵德芳  (念)     忙将狄青事,报与母后知。

     (白)     母后大事不好!

狄太后  (白)     何事惊慌!

赵德芳  (白)     今日校场比武,不想狄青一时失手,将韩天化杀死。皇兄大怒,已将狄青绑在午门,就要问斩了!

狄太后  (白)     哎呀!

     (唱)     听一言来痛心怀,

             点点珠泪洒下来。

             狄家今日绝后代,

     (哭头)    狄青儿啊,

     (唱)     这时教我怎安排!

(陈琳上。)

陈琳   (白)     陈琳见驾,国太千岁!

狄太后  (白)     你可知狄青之事,怎么样了?

陈琳   (白)     圣上命庞文监斩,包老先生催斩。

狄太后  (白)     啊!难道包相也帮了老贼不成!

越德劳  (白)     母后有所不知,此乃包相之计。请母后去到法场见机而行;狄青就有了救了!

狄太后  (白)     如此,急速前去!

陈琳   (白)     摆驾呀!

四龙套  (内同白)   啊!

(众人同下。)

【第十五场】

狄青   (内二黄导板) 叹时衰命运低身遭陷阱,

(四龙套、四刀斧手、二侍卫绑狄青同上。)

狄青   (唱)     不料想冤家相遇、怒从心生,一时失计斩仇人、只落得身正典刑。

             都只为斩蛟精姑侄相认,

             蒙贤王来保奏一殿为臣。

             二奸贼心不服参奏一本,

             传圣旨比武艺胜负未分。

             韩天化记前仇心毒意狠,

             我只得先发制人送他残生。

             大英雄见仇人消除宿恨,

             此一死重比那泰山之尊。

             迈虎步我且把法扬来进,

             望苍天想老娘刀刺我心。

(四龙套引庞文同上。)

庞文   (白)     狄青啊,小奴才!你将我家女婿杀死,罪恶滔天,也有今日么!

狄青   (白)     哼,庞老贼!杀父之仇,不共戴天。恨俺一时失计,未能手刃你这老贼。俺纵死九泉,也要追你魂魄也。

(牌子。)

庞文   (白)     死在临头,还敢如此逞强,叫我好笑哇!哈哈哈……

             刀斧手!

(四刀斧手同允。)

庞文   (白)     将狄青绑好了!

包拯   (内白)    圣旨下!

庞文   (白)     准备香案按旨。

(四文套引包拯同上。)

包拯   (白)     圣旨下,跪听宣读。诏曰:狄青犯罪,按午时三刻开斩。若过时辰,将监斩官一同治罪。旨意读罢,望诏谢恩!

庞文   (白)     万万岁!

包拯   (白)     老太师,圣意严正须要小心。弟在朝房等侯复旨。

包拯、

庞文   (同白)    请!

(包拯带领四龙套同下。)

庞文   (白)     这道旨意来得奇怪呀……不去管他。

             刀斧手!准备钢刀!

(四刀斧手同允。陈琳上。)

陈琳   (白)     太后驾到!

庞文   (白)     哎呀!这便如何是好?

(四宫女、李福、赵德芳、狄太后同上。)

狄太后  (唱)     来在午门下车辇,

     (哭)     哎呀侄儿呀!

     (唱)     蓬头垢面好伤惨。

     (哭头)    哭一声狄青儿我的侄儿,

     (唱)     倒教我年迈人五内如煎。

(包拯上。)

包拯   (白)     臣包拯见驾,国太千岁!

狄太后  (白)     平身。

包拯   (白)     参见王爷千岁,

赵德芳  (白)     平身。

包拯   (白)     千千岁!

狄太后  (白)     包相,哀家特来祭奠狄青,卿家歇息去吧!

包拯   (白)     领旨!

(包拯下。)

庞文   (白)     臣庞文见驾,国太,王爷千岁!

狄太后  (白)     咦!你就是庞老太师么!

庞文   (白)     臣不敢。

狄太后  (白)     庞老国丈么?

庞文   (白)     臣该万死。

狄太后  (白)     唗!我把你这万恶的老贼,我狄家与你何仇何恨,被你斩尽杀绝?少不得哀家拼着这条老命,与你庞家作个对头!

庞文   (白)     太后容情。

狄太后  (白)     还不下去么!

庞文   (白)     是。嗐!

(庞文下。)

狄太后  (白)     看酒!

陈琳、

李福   (同白)    喳!

(陈琳、李福同递酒。)

赵德芳  (白)     儿臣代祭。

狄太后  (叫头)    狄青!

狄青   (叫头)    国太!

狄太后  (叫头)    我儿!

狄青   (叫头)    姑母!

狄太后、

狄青   (同叫头)   (侄儿)(姑母)哇……

(狄太后、狄青同哭。)

狄太后  (唱)     在午门不由人大放悲声,

             叫一声狄青儿细听分明:

             你的父在边关丧了性命,

             我只说狄门中绝了后裉。

             不料想斩蛟精姑侄相认,

             封官职实指望显耀门庭;

             又谁知韩天化比武丧命,

             我的儿受典刑好不伤情!

狄青   (唱)     尊姑母且莫要忒以伤情,

             这也是冤仇报理所该应。

             望姑母保玉体且免悲痛,

             望姑母把侄儿莫放在心。

狄太后、

狄青   (同唱)    姑侄们只哭得咽喉气硬,

             (侄儿)(姑母)哇……

狄太后  (唱)     再与侄儿说衷情。

     (白)     儿啊,你还有何话讲么?

狄青   (白)     侄儿别无牵挂,只有母亲现居晋阳,不知生死存亡。

狄太后  (白)     我儿休要挂怀,哀家自当代为照料。

(庞文上。看天,作焦急状下。)

赵德芳  (白)     兄弟还有话说么?

狄青   (白)     兄王啊!小弟有结义弟兄张仁、李义二人,现在店房之中。弟死之后,兄王将他二人提拔任用,小弟死在九泉,也感德匪浅。

赵德芳  (白)     贤弟但放宽心,此事担在小兄身上。

狄青   (白)     多谢兄王。

(庞文、包拯自两边分上。)

包拯   (白)     天已过午,怎么还不开刀?

庞文   (白)     是啊,天已过午,请太后回銮,臣好执法。

狄太后  (白)     住了!我姑侄顷刻分离,难道话也不容说么?

包拯   (白)     庞太师,日已过午,还不行刑,莫非与狄家有私情么?

庞文   (白)     请国太回銮,圣上见罪,老臣担待不起!

(包拯推庞文跌,碰倒狄太后。)

狄太后  (白)     住了!大胆老贼,竟敢无里擅打哀家!

             内侍!

(四太监同允。)

狄太后  (白)     与我打这老贼!

(四太监同打庞文。)

庞文   (白)     哎呀!打坏了!

包拯   (白)     老太师,快回去面君吧!

(庞文下。)

包拯   (白)     国太千岁被殴,国法何在!若不奏知圣上,何以治理天下?

赵德芳  (白)     着哇!

狄太后  (白)     老贼哪里去了?

陈琳   (白)     逃往后宫去了。

狄太后  (白)     起驾后宫!

四宫女  (同白)    咦!

狄太后  (唱)     内侍摆驾后宫进,

     (白)     包相!

     (唱)     法场之上且停刑。

(狄太后、赵德芳、陈琳、李福、四宫女同下。)

包拯   (白)     刀斧手!

(四刀斧手同允。)

包拯   (白)     将狄青松绑!

(四刀斧手同松绑。)

狄青   (白)     多谢老大人活命之恩!

包拯   (白)     岂敢。将军受惊了!请至朝房候旨便了。请!正是:

     (念)     任凭奸贼智谋远,

狄青   (念)     毕竟吾身得保全。

(众人同下。)

【第十六场】

(四宫女、四太监引宋王、庞后同上。)

宋王   (念)     烦恼满胸怀,怎把龙颜解!

庞后   (念)     无端起飞灾,此事怎安排!

     (白)     万岁传旨斩狄青,怎么不见回奏?

宋王   (白)     汝父监斩,料无差错。梓童何必多虑!

(庞文急上。)

庞文   (白)     万岁、娘娘救命啊!

宋王、

庞后   (同白)    (国丈)(爹爹)为何这等模样?平身。赐坐。

庞文   (白)     万万岁!老臣奉旨监斩狄青;不料太后驾到,祭了又祭,哭了又哭。臣看日已过午,恐误圣旨。不想手慌脚乱,误推国太。竟将老臣打得这般模样。望求万岁娘娘,救救老臣性命吧!

宋王   (白)     这个……

庞后   (白)     爹爹你也忒性急了!

陈琳   (内白)    太后驾到!

宋王   (白)     哎呀!太后驾到如何是好?

庞文   (白)     哪里躱避躱避才好!

庞后   (白)     外面去不得,只好藏在龙床底下吧。

(庞文藏,下。陈琳、李福、狄太后同上。)
宋王、

庞后   (同白)    母后!

狄太后  (白)     罢了。气死我也!

宋王   (白)     母后为何发怒?

狄太后  (白)     你还不知吗?为娘去到法场祭奠狄青,不过是念在你舅父一点骨血。不想庞文老贼不容祭奠,竟将为娘打倒尘埃,并将为娘龙衣扯碎。快快叫老贼出来,将他碎尸万段,方解我恨!

宋王   (白)     国丈未进宫来。

庞后   (白)     着哇!

狄太后  (白)     明明见他进来,怎说无有?

陈琳   (白)     太后,国丈在龙床底下藏着哪!

狄太后  (白)     有这等事?将老贼与我捉来!

(庞文出,在庞后掩护中急下。)

狄太后  (白)     罢了哇,罢了!为娘被打,你们还护庇他么?

宋王   (白)     庞后国丈误伤母后,罪该万死。望求母后看在孩儿儿媳面上,饶恕了吧!

狄太后  (白)     庞文是你岳父,就该饶恕;狄青是我侄儿,就不该饶恕么?要我饶恕老贼,除非恕了狄青方可!

宋王   (白)     是,孩儿遵旨!

庞后   (白)     且慢!太师之罪,情有可原;狄青之罪么?哼!是断难饶恕的。

狄太后  (白)     却是为何?

庞后   (白)     国丈误伤太后,乃是恐误圣旨,事出急迫,情有可原;那狄青违抗圣旨,擅杀大将,若不斩首号令,将来乱臣贼子,人人效尤,要国法何用?故而断难饶恕!

(宋王暗拍掌。)

宋王   (白)     着哇!

狄太后  (白)     说来说去,无非为了误杀韩天化,你竟公报私仇么?

庞后   (白)     当今皇帝杀一无名小卒,怎叫公报私仇?

宋王   (白)     梓童,你少说些吧!

狄太后  (白)     难道你不晓得狄青是我侄儿么?

庞后   (白)     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

宋王   (白)     母后息怒。

             梓童不要多说了!

狄太后  (白)     哼!王子大臣见我尚且唯唯听命,你不过初进宫廷的贱人,敢来顶撞我么?

(宋王急。)

庞后   (白)     宫中一体,太后不要破口啊!

狄太后  (白)     你说我破不得口,我就打你,又有何妨!

庞后   (白)     罪不加尊,法不加长。我乃一朝国母、正宫娘娘,谁敢打我?真乃可笑!哼哼……

(庞后冷笑。)

狄太后  (白)     你说打不得么?

             陈琳看锏!

陈琳   (白)     领旨!

(陈琳递锏。宋王焦急。庞后不睬。)

狄太后  (白)     太祖留下金锏,付我执掌,上打三十六宫,下打七十二院贱婢!

宋王   (白)     不好!梓童跪下!

庞后   (白)     不跪!

宋王   (白)     母后息怒。你跪下吧!

庞后   (白)     要跪就跪。

狄太后  (白)     你受我三百金锏,再来抗旨。我且问你:狄青该赦不该赦?

庞后   (白)     就打死我,狄青也是不赦!

狄太后  (白)     不赦,着!

(狄太后打庞后,宋王抱住庞后。)

宋王   (白)     母后息怒。

             梓童,狄青赦了吧!

庞后   (白)     要赦就赦。

宋王   (白)     母后,赦了!

狄太后  (白)     赦了么?

宋王   (白)     赦了!

狄太后  (白)     起来!

庞后   (白)     喂呀……

狄太后  (白)     空口无凭,须要写下赦诏,我才放心。

宋王   (白)     待孩儿去写。

(庞后哭,摇头,阻止宋王。)

宋王   (白)     啊?

狄太后  (白)     哽!

宋王   (白)     是。看笔墨过来!

     (唱)     手提御笔心辗转,

(庞后摇手。)

宋王   (白)     啊?

狄太后  (白)     快快写来!

宋王   (白)     唉!写呀!

庞后   (哭)     喂呀……

宋王   (唱)     赦免狄青死罪还。

     (白)     母后,赦诏在此!

(狄太后接招。)

狄太后  (白)     陈琳过来!

陈琳   (白)     是。

狄太后  (白)     速到法场赦了狄青。将赦诏遍挂通衢,行文各衙门知晓。

陈琳   (白)     领旨。

(陈琳捧诏下。)

狄太后  (白)     儿啊!非是为娘逼迫,只因你母舅只有这点骨血。

             摆驾回宫!

(李福允。)

狄太后  (白)     正是:

     (念)     只因一点旧骨血,惹得两宫珠泪垂。

宋王   (白)     送母后!

(狄太后、李福同下。)

庞后   (白)     且住。想我本是一朝国母,竟被太后这般羞辱,有何面目再见众宫妃子;不如撞死了吧!

(庞后撞。宋王拦。)

宋王   (白)     梓童不可如此。母后发怒只可忍耐,怎么竟要寻死?

庞后   (白)     要我不死,除非杀了狄青方可。

宋王   (白)     要杀狄青却也不难。

庞后   (白)     方才已颁赦诏,如何能再杀他?

宋王   (白)     这有何难。待寡人降旨,命狄青戴罪立功去往边关解送征衣。限期两月,到关交纳。想边关离此万里之遥,两月如何能到,自然违了限期。那杨元帅执法甚严,定然将他斩首,此乃借刀杀入之计。梓童,你就不要生气了!

庞后   (白)     多谢万岁!

宋王   (白)     梓童,随孤御花园中散闷来呀!哈哈哈……

(宋王扯庞后,众人同下。)

【第十七场】

陈琳   (内白)    狄将军随我来!

(陈琳、狄青同上。)

狄青   (念)     千层浪里得活命,百尺竿头又复生。

陈琳   (白)     狄将军在此稍候。

狄青   (白)     有劳公公。

陈琳   (白)     有请太后!

(四宫女引狄太后同上。)

狄太后  (白)     何事?

陈琳   (白)     奴婢奉诏赦免狄将军回来,现在宫门不敢擅入。

狄太后  (白)     快快宣他进宫!

陈琳   (白)     领旨。

             太后有旨:宣狄青进宫啊!

狄青   (白)     领旨。

(狄青入,拜。)

狄青   (白)     多谢姑母救命之恩!

狄太后  (白)     哎呀侄儿啊!你、你、你吃了苦了哇……

狄青   (白)     若非姑母保奏,侄儿早作刀头之鬼。侄儿有意回到晋阳,迎接母亲来京,以免心悬两地。姑母意下如何?

狄太后  (白)     此乃侄儿孝心,哀家自无不允。

太监   (内白)    圣旨下!

狄太后  (白)     这是何意呀?

陈琳   (白)     请太后回避!

(狄太后、四宫女同下。太监捧圣旨上。)

太监   (白)     狄青听旨!

狄青   (白)     万岁!

太监   (白)     跪听宣读。诏日:今因边关天气寒冷,特命狄青戴罪立功,解送征衣十万件,去到边关送与杨元帅收纳,俾使三军同沐皇恩,限期两月,不得违限,即速起程。旨意读罢,望诏谢恩!

狄青   (白)     万万岁!

太监   (白)     咱家复旨去了。

狄青   (白)     送公公。

(太监下。狄太后、四宫女同上。)

狄太后  (白)     适才圣旨到来,为了何事?

狄青   (白)     圣上命侄儿戴罪立功,解送征衣十万件,边关交纳,限期两月,即刻起程,不知何意?

狄太后  (白)     哎呀侄儿啊!边关离此,万里之遥,两月期限,焉能达到,误了限期杨元帅定然将你斩首。此乃借刀杀人,又是庞贼父女的毒计。哀家再去与昏王辩理。

狄青   (白)     这个……

(赵德芳上。)

赵德芳  (唱)     适才宫中得一信,

             母后驾前说详情。

     (白)     儿臣见驾,母后千岁!

狄太后  (白)     皇儿平身赐坐。

狄青   (白)     兄王!

赵德芳  (白)     贤弟!

(赵德芳坐。)

赵德芳  (白)     母后,适才可有圣旨到来?

狄太后  (白)     正为此事,在此发愁呢。

赵德芳  (白)     此乃借刀杀人之计,儿臣早已料到。狄贤弟即刻遵旨前往,儿臣特与杨元帅修书一封,说明前因后果。想那杨元帅为人忠直,绝不加罪。待等狄贤弟立下功劳,庞贼父女自然无计可施了。书信在此,贤弟收起。

狄太后  (白)     皇儿若是晚来一步,为娘又要问那昏君去了。

狄青   (白)     多谢兄王!

狄太后  (白)     后宫摆宴,与侄儿饯行。

狄青   (白)     多谢姑母!

(众人同下。)

【第十八场】

(四番兵、四番将引哈里亚金、哈里亚银同上。)

哈里亚金 (唱)     北风吹面刁斗响,

             雪地冰天布战场。

     (白)     贤弟,你看杨南蛮闭关不战,相持日久,何日成功。今日北风大起,不如趁此黑夜,悄悄出关,去劫宋营,杀他个措手不及。

哈里亚银 (白)     此计甚好,就请传令!

哈里亚金 (白)     巴图鲁!饱餐战饭,人衔枚,马摘铃,三更时分出关劫营!

(四番将同允。)

哈里亚金 (白)     掩门!

(众人同下。)

【第十九场】

(孟强、焦玉、呼延绪、穆兆雄同上,同起霸。)

孟强   (念)     功勋家世在朝堂,

焦玉   (念)     手执干戈卫边疆。

呼延绪  (念)     历代威名为上将,

穆兆雄  (念)     忠心耿耿保家邦。

孟强   (白)     俺孟强。

焦玉   (白)     俺焦玉。

呼延绪  (白)     俺呼延绪。

穆兆雄  (白)     俺穆兆雄。

孟强   (白)     众位将军请了!元帅升帐,两厢伺候!

(牌子。四龙套、四大铠引杨宗保同上。)

杨宗保  (引子)    効忠宋室,承节旄,虎略龙韬。

(杨宗保进大帐归座。)
孟强、
焦玉、
呼延绪、

穆兆雄  (同白)    元帅在上,末将参见。

杨宗保  (白)     列位将军少礼。

孟强、
焦玉、
呼延绪、

穆兆雄  (同白)    啊。

杨宗保  (念)     丹心如皓月,正气贯长空。一秉忠贞性,保主锦江洪。

     (白)     本帅杨宗保。奉了宋王之命,镇守边关。可恨西羌国兴兵犯境,夺了昆仑关。本帅整顿人马,紧守不战。每日操演兵将,单等征衣送到,以期一战成功。今日朔风大起,必须堤防一二。

             众将官!今晚各守营地,多加准备,以防番兵劫营!

(报子上。)

报子   (白)     启禀元帅:番营传下令号,今夜三更,前来偷营!

杨宗保  (白)     再探!

(报子下。)

杨宗保  (白)     如何?果不出本帅所料。孟强、焦玉听令!

孟强、

焦玉   (同白)    在。

杨宗保  (白)     带领一千兵卒埋伏帐外,等候番兵进寨,两旁杀出!

孟强、

焦玉   (同白)    得令!

(孟强、焦玉同下。)

杨宗保  (白)     呼延绪、穆兆雄听令!

呼延绪、

穆兆雄  (同白)    在。

杨宗保  (白)     你二人虚设空营,诱敌进寨,与孟焦二将共退番兵,只可驱逐,不可追赶!

呼延绪、

穆兆雄  (同白)    得令!

(呼延绪、穆兆雄同下。)

杨宗保  (白)     众将官!将人马暂退四十里,秘密扎营便了。

(众人同允,同下。)

【第二十场】

(哈里亚金、哈里亚银率番兵、番将同上,袭营。呼延绪、穆兆雄率众人同上。开打。呼延绪、穆兆雄同收下。哈里亚金、哈里亚银率番兵同追下,同追上。中计。孟强,焦玉同冲出,杀。哈里亚金、哈里亚银率番兵同败下。)

【第二十一场】

(哈里亚金、哈里亚银率四番兵、四番将同上。)

哈里亚金 (白)     哎呀且住!误中杨蛮之计,损伤人马。巴图鲁,回关!

(众人同下。)

【第二十二场】

(孟强、焦玉同上。)

孟强   (白)     且住!番兵果中元帅之计,大败而归。

焦玉   (白)     不免乘胜追赶!

呼延绪、

穆兆雄  (内同白)   二位将军慢走!

(呼延绪、穆兆雄同上。)
呼延绪、

穆兆雄  (同白)    二位将军意欲何往?

孟强   (白)     趁此机会杀入番营,建立奇功,将军助我等一臂之力!

呼延绪  (白)     元帅有令,不准追赶,二位将军不可违令,一同回营庆功便了。

孟强   (白)     有劳二位将军。一同回营交令去者!

(众人同下。)

【第二十三场】

(四上手推车同上。张仁、李义、狄青同上。)

狄青   (白)     众兵丁,趱行者!

(牌子。众人同走圆场。)

狄青   (白)     俺狄青。只因圣上限期两月,命俺解送征衣,边关交纳。多蒙八王爷赐俺书信一封,到时可免性命之忧。又将张、李二贤弟营救出监,随俺同往。一路行来,已然三月有余。且喜离边关不远,伹觉朔风吹面,坚冰在须,就此急急趱路便了!

(牌子。众人同下。)

【第二十四场】

(四龙套引杨宗保同上。)

杨宗保  (唱)     心中只把番奴恨,

             屡犯边境为何情?

             将身坐在宝帐等,

(中军上。)

中军   (白)     启禀元帅:狄青将军解送征衣十万件,辕门候令。

杨宗保  (白)     狄青来了么?

中军   (白)     正是。

杨宗保  (白)     吩咐众将升帐!

中军   (白)     升帐!

(孟强、焦玉、呼延绪、穆兆雄、四大铠自两边分上。)

杨宗保  (白)     中军!

中军   (白)     在。

杨宗保  (白)     狄青到来,叫他报门而进!

中军   (白)     遵命。

             狄青进帐!

狄青   (内白)    来也!

(狄青上。)

狄青   (唱)     号令一出山岳动,

             杨家将令鬼神惊。

             迈步且把营门进,

中军   (白)     狄将军,教你报门而进!

狄青   (白)     呀!

     (唱)     送衣误期罪不轻。

     (白)     报!奉旨解送征衣、殿前指挥使狄青告进!狄青与元帅叩头。

杨宗保  (白)     下跪可是狄青?

狄青   (白)     正是末将。

杨宗保  (白)     为何不抬起头来?

狄青   (白)     有罪不敢抬头。

杨宗保  (白)     恕你无罪。

狄青   (白)     谢元帅!

杨宗保  (白)     唗!大胆狄青!前者圣旨到来,言道限期两月,命你将征衣送到。如今三月有余,违抗圣旨,贻误军机,哪里容得!

             众将官!将狄青推出斩了!

四龙套  (同白)    啊。

狄青   (白)     且慢!元帅请想,京都到此万里之遥,一路山川阻隔,两月期限,焉能得到?这里有八王爷书信一封,元帅请看。

杨宗保  (白)     呈上来。

(狄青递信。)

杨宗保  (白)     八王爷有书信前来,定有缘故,待我拆书一观。

(杨宗保观信。牌子。)

杨宗保  (白)     呕!

     (唱)     一见书信方知情,

             险些误杀忠良人。

             大小三军要肃静,

(四龙套、四大铠、孟强、焦玉、呼延绪、穆兆雄、中军同下。杨宗保下位扶狄青起,让坐。)

杨宗保  (唱)     再与将军叙寒温。

     (白)     将军,你原来是狄国舅之子,本帅不知,失敬了。

狄青   (白)     岂敢。

杨宗保  (白)     适才观看八王爷书信,方知狄将军被庞贼陷害。恕本帅不知,多有得罪,将军休要见怪。

狄青   (白)     元帅执法严正,理当如此。若非垂怜末将,焉能宽免?末将这里谢过。

杨宗保  (白)     狄将军忒谦了!

狄青   (白)     末将此次误了期限,元帅虽然饶恕,只恐圣上闻知,未必能赦。末将意欲带领结义弟兄二人,元帅再赐精兵五百名,今晚杀入敌营,夺取昆仑关。若能成功,将功折罪;徜若丧命,为国捐躯,也无遗憾。就请元帅传令!

杨宗保  (白)     将军如此英勇,不愧将门之后。

(杨宗保归座。)

杨宗保  (白)     狄青听令!

狄青   (白)     在。

杨宗保  (白)     命你带领五百名兵卒,夺取昆仑关,不得违误!

狄青   (白)     得令!

杨宗保  (白)     正是:

     (念)     且看将军施神勇,

狄青   (念)     夺取昆仑建奇功!

(杨宗保、狄青同下。)

【第二十五场】

(起鼓,下雪。张仁、李义同上。八兵卒同上,同走边,狄青上,走边,唱沽美酒等类牌子。)

狄青   (白)     是俺狄青讨得将令,今晚夺取昆仑关。看大雪纷飞,烂银铺地,此乃天助俺成功也。

(众人同下。)

【第二十六场】

(哈里亚金率番兵、番将同上。)

哈里亚金 (唱)     将身且坐牛皮帐,

(报子上。)

报子   (白)     狄青踏营!

咍里亚金 (白)     迎敌者!

(狄青、张仁、李义、八兵卒同上,会阵。)

哈里亚金 (白)     来将通名!

狄青   (白)     御前指挥使狄青!

哈里亚金 (白)     无名小辈,看刀!

(开打。大开打。哈里亚金、番兵、番将同下。狄青三笑,率张仁、李义、八兵卒同进昆仑关,同下。场宗保、孟强、焦玉、呼延绪、穆兆雄同上。番将同上。开打。哈里亚金逃下,哈里亚银被杀。杨宗保、众人同下。牌子。)
(完)


浏览次数:3041 ┊ 字数:18910 ┊ 最后更新:2013年09月06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