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舌辩封侯》(一名:《扑油鼎》;一名:《蒯彻装疯》)

主要角色
蒯彻:老生
刘邦:老生

情节
汉高祖即位后,杀害功臣韩信,并诬蒯彻同谋作反。蒯彻乃佯装疯狂,希图避祸。及被陆贾寻获,往见刘邦。蒯彻历数杀戮功臣之非,刘邦以油鼎威胁,蒯彻不为所屈。刘邦恐失众心,乃赦蒯彻罪复封侯爵,并为韩信立祠享祀。

根据《京剧汇编》第七集:马连良藏本整理

录入:合意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29.15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四校尉同上,站门,陆贾骑马上。)

陆贾   (念)     堪叹忠良不到头,枉争功绩觅封侯。将军战马今何在,帅印高悬五凤楼。

     (白)     下官姓陆名贾。汉王驾下为臣,官居大夫。主听谗言,道韩信谋反叛上;萧何设计将他诓进京来,在未央宫中,被吕后斩首。又言蒯彻主谋,汉王命我拿他上殿问罪。

             校尉们!

众校尉  (同白)    有。

陆贾   (白)     蒯文通乃是忠义之臣;若是相遇,不可造次。

众校尉  (同白)    是。

陆贾   (白)     觅访去者。

     (唱)     秦始皇行无道惹动兵火,

             南五岭北长城贪心太多。

             东巡海西阿房民兵封锁,

             愿子孙万万代独掌山河。

             焚书籍坑儒生损德致祸,

             巡视到沙丘地命如飞蛾。

             楚怀王有仁德国安民乐,

             将江山付刘项社稷重托。

             灭嬴秦楚汉争军中有我,

             说诸侯齐归汉俺同随何。

             大乾坤归一统锦添花朵,

             眼见得忠良臣如雪消磨。

             未央宫杀韩信萧何起祸,

             道他要兴人马杀进朝阁。

             攀出了蒯文通与信结伙,

             今拿他见天子休想命活。

             奉君诏我不敢一时闲坐,

             紧加鞭催坐马急快如梭。

(众人同下。)

【第二场】

二乞丐  (内同白)   打疯子,打疯子!

(蒯彻上。)

蒯彻   (笑)     哈哈哈……

     (唱)     都道我是疯魔谁能猜得,

             倒落得无烦恼嬉笑呵呵。

     (白)     我姓蒯名彻字文通。曾与韩元帅兴汉灭楚,可恨萧何设计,道韩信欲谋天下,攀出我与他同心叛逆。可怜三齐王命丧未央;又来拿我。是我假装疯魔,暂避眼前之祸。韩元帅,三齐王!我累次劝你:留得霸王在,三齐王位在;勒逼霸王死,三齐王位止。今果应我文通之言。身为统兵元帅,丧于妇人之手啊!

     (唱)     叹只叹韩元帅诬遭其祸,

             他执意不听劝自入网罗。

             楚霸王在一日你心安乐,

             霸王死三齐王骤起风波。

             汉刘王得了地礼疏情刻,

             心疑你起反意将广兵多。

             恨萧何设奸计诓虎离座,

             你身丧未央宫一命南柯。

             彭越死英布亡三侯瞑目,

             连累我蒯文通也难逃脱。

             随机变装疯魔沿街避祸,

             严父骨慈母肉难以舍却。

             小胆人怎舍得高官厚爵,

             光阴过马加鞭日月如梭。

             去愁眉开笑脸在此坐卧!

(二乞丐同上。)

二乞丐  (同白)    疯子!疯子!

蒯彻   (笑)     哈哈……

     (唱)     深施礼尊一声我儿……

二乞丐  (同白)    不要玩笑。

蒯彻   (唱)     我儿的哥哥。

二乞丐  (白)     胡说!

蒯彻   (白)     哈哈……快哉,乐哉!

二乞丐  (同白)    你为什么这等快哉、乐哉?

蒯彻   (白)     你二人问我的快乐呀?听了!

     (唱)     今日里请宾客花厅欢乐,

二乞丐  (同白)    为了什么事情?

蒯彻   (白)     听了!

     (唱)     为匹配美佳人晏开东阁。

二乞丐  (同白)    你连饭都没有吃的,还有银子娶老婆么?我问你丈人是谁呀?

蒯彻   (白)     听了!

     (唱)     我丈人是土地身受香火,

二乞丐  (同白)    你丈母娘呢?

蒯彻   (白)     听了!

     (唱)     我丈母娘是庙内土地婆婆。

二乞丐  (同白)    谁给你作的媒人?

蒯彻   (唱)     问媒人你两个惹他不过,

二乞丐  (同白)    难道是皇帝么?

蒯彻   (唱)     论爵位比皇帝还大许多。

二乞丐  (同白)    还大呢!他是谁呢?

蒯彻   (唱)     天皇氏为媒证婚姻定妥,

二乞丐  (同白)    说大话。你妻子好不好哇?

蒯彻   (白)     好的好的。

     (唱)     我娇妻是广寒月里嫦娥。

二乞丐  (同白)    可有人与你道喜?

蒯彻   (白)     有的有的!

     (唱)     老寿星与王母同来庆贺,

二乞丐  (同白)    吃的什么?

蒯彻   (白)     有的有的!

     (唱)     吃珍馐和美味人参燕窝。

二乞丐  (同白)    你头上没有戴的怎么拜堂成亲?

蒯彻   (白)     我有呀!

     (唱)     头戴着有新郎帽金花两朵,

二乞丐  (同白)    你穿的什么?

蒯彻   (白)     有有!

     (唱)     腰系有白玉带身穿紫罗。

二乞丐  (同白)    可有人与你送亲?

蒯彻   (白)     有的!

     (唱)     送亲的二舅子你们两个,

二乞丐  (同白)    胡说!我二人是你舅子么?

蒯彻   (白)     咳!

     (唱)     你与我作舅子胜念弥陀。

二乞丐  (同白)    又胡说!

蒯彻   (白)     哎哟!

     (唱)     话重烦说得我腹中饥饿,

     (白)     啊,有了!

     (唱)     在怀内取出了面食馍馍。

     (白)     你吃,你吃!

二乞丐  (同白)    不吃脏东西!

蒯彻   (白)     咳!小人无福呀!

     (唱)     此乃是瑶池内仙食仙果,

             暗中有八宝丹五味调和。

众校尉  (内同白)   拿疯子!

二乞丐  (同白)    哎哟!有人拿你,我们快走。

(二乞丐同下。蒯彻呆望。)

蒯彻   (白)     哎呀!

     (唱)     耳边厢只听得人声吆喝,

             休放走疯魔汉暗中逃脱。

             火燃眉已近身无处藏躲,

     (白)     哎呀!罢!

     (唱)     学孙膑卧羊圈足不敢挪。

(四校尉引陆贾同上。)

陆贾   (唱)     军民报蒯文通羊圈独卧,

             下雕鞍静听他可是疯魔。

蒯彻   (唱)     我哭声韩元帅,

             尊声三齐王啊!

             挣得江山刘家坐,

             你的功劳一旦抛却。

             我文通命似风前烛,

             如雪见日水流成河。

     (白)     哎呀!屈死的韩元帅!

众校尉  (同白)    拿疯子。

蒯彻   (白)     哎呀!

     (唱)     军士们闹轰轰指名叫我,

             不出这羊圈门看他们如何。

陆贾   (白)     文通先生,是我陆贾在此,不必装疯,只管出来。

蒯彻   (白)     呀,是陆大夫么?

陆贾   (白)     正是。

蒯彻   (白)     我出来了!

     (唱)     魏庞涓斗孙膑身惹重祸,

             去双膝伏朱亥暗地相和。

             孟尝君茶车计庞涓错过,

             到后来马陵道涓入网罗。

             是忠良见侯士何须藏躲,

             常言道丑媳妇怕见公婆。

     (白)     呀!大夫!

陆贾   (白)     先生装的好疯呀!

蒯彻   (白)     哎!吾是被奸臣萧何气疯的。

陆贾   (白)     不必装疯。

蒯彻   (白)     大夫敢是请旨拿我?

陆贾   (白)     我非请旨拿你。只因萧何又在圣驾台前奏道,你是假疯,命我寻你上殿。依我之见,先生急速逃走,我上殿见君,只说寻你不着,谅萧何再不追究了。

蒯彻   (白)     呀,为人在世性命由天,我岂肯连累大夫。既是萧何说我假疯,我就疯个样儿与他看看。呈刑具来!

陆贾   (白)     到了午门再上吧。

蒯彻   (白)     朝廷王法岂可不遵!拿上来。

(众校尉同上刑具。)

蒯彻   (唱)     在大街上刑具甘心加锁,

             见汉王自有个情顺理和。

             纵摆下尖刀山舍命闯过,

             既要到阴曹府何惧阎罗。

     (白)     走!走!走!

(众人同拥下。)

【第二场】

(四值殿、六太监、王陵、樊哙、萧何、陈平、刘邦同上。)

刘邦   (唱)     朕设朝龙耳听净鞭三响,

             自三皇至炎帝多少帝王。

             尧传舜舜传禹天地恩养,

             至商纣宠妲己淫乱朝堂。

             姜子牙奉师命肩背神榜,

             周武王始诛纣社稷久长。

             恨幽王得天下无福受享,

             在骊山放烽火自讨灭亡。

             周辙东王纲坠诸侯结党,

             逞干戈尚游说俱怀不良。

             始春秋终战国兵多将广,

             五霸强七雄出兵火难藏。

             嬴秦氏始兼并贪心妄想,

             传二世朕与项接战咸阳。

             汉江山归一统朕已执掌,

             恨韩信谋大位倚势癫狂。

             斩首在未央宫谅无冤枉,

             今诛却蒯文通方快心肠。

(陆贾上。)

陆贾   (唱)     但愿得君恩厚文通赦放,

             再若听萧何言文武慌忙。

     (白)     启万岁:臣将蒯文通拿到。

刘邦   (白)     啊,拿到了?

陆贾   (白)     午门候旨。

刘邦   (白)     将油锅设在殿下!

四值殿  (同白)    领旨。

(四值殿同将油锅放在下场台口。)

刘邦   (白)     陆贾替朕传旨,将叛逆文通押上殿来!

陆贾   (白)     领旨。

             武士听者:万岁传旨,将文通押上殿来!

(众校尉押蒯彻同上。)

蒯彻   (唱)     手戴有铁链扭如同上绑,

             屈死鬼入地狱不惧阎王。

             站立在殿角下偷眼观望,

             文武臣执象笏摆列两旁。

             贼萧何竟敢称汉大丞相,

             陈平计办金垒救了汉王。

             左朝臣名王陵事母至孝,

             将樊哙在鸿门独逞刚强。

             汉刘王福分大帝星明朗,

             听谗言斩功臣自心不良。

             俺到这森罗殿活命不想,

             要学那殷比干剖心而亡。

             再不作假疯魔大胆上闯,

             生和死在顷刻万代名扬。

萧何   (白)     启万岁:叛逆蒯彻当面。

蒯彻   (白)     这就是害人的萧何!

刘邦   (白)     唗!蒯彻见朕为何不跪?

蒯彻   (白)     啊!我那韩元帅不在此,教我去跪何人?

刘邦   (白)     岂不知韩信是孤之臣么?

蒯彻   (白)     吾闻桀犬吠尧,各为其主。我受韩信推食之恩,只知有韩信,不知有陛下。

刘邦   (白)     这等说来,无怪你与韩信同谋造反!

蒯彻   (白)     啊!这话是何人说的?

萧何   (白)     韩信言道:若听蒯文通之言,免遭其冤。

蒯彻   (白)     既有这话,叫他出来与我质对。

刘邦   (白)     叛逆韩信,早被寡人斩了。

蒯彻   (白)     啊,韩元帅被你斩了?

刘邦   (白)     叛逆之贼,什么元帅!

蒯彻   (白)     哎呀!陛下身为一朝天子,怎么这样糊涂!

刘邦   (白)     唗!怎见寡人糊涂?

蒯彻   (白)     既是韩信道我同谋造反,就该拿我质对。为何听了谗言,将忠良斩首?可怜他的功劳,化为灰烬,人人落泪,个个悲哀。哎呀万岁!太平原是将军定,哪见将军享太平!

     (唱)     国荒乱待韩信明珠在掌,

             太平年主受福斩尽忠良。

             在咸阳楚汉争刀兵交攘,

             屡次见假龙现真龙隐藏。

             都亏你在月下将韩信追访,

             道他有韬略法能灭霸王。

             学文王拜姜尚圣贤榜样,

             为元戎掌生杀谁敢癫狂!

             九里山摆一阵将士尊仰,

             韩元帅用兵法鬼伏神忙。

             只杀得天地昏日月不旺,

             只杀得众儿郎呼父唤娘;

             只杀得年老人寸步难往,

             只杀得闺门女躲避闺房;

             只杀得楚战将东逃西散,

             只杀得尸堆山血染长江;

             只杀得逼虞姬先把命丧,

             只杀得、楚霸王、抛盔弃甲、匹马单枪、力尽才自刎乌江。

             韩信有盖世功龙心自想,

             道他反几员将多少儿郎?

             兴萧何败萧何奸谋多广,

             你是个人面貌禽兽心肠。

             万岁爷今不把韩信旌奖,

             天下人都道主是无道昏王。

刘邦   (唱)     都道你舌辩徒言不虚谎,

     (白)     值殿官!

     (唱)     将蒯彻下油锅禁止言狂。

萧何   (白)     将他扠下油锅。

蒯彻   (白)     且慢!油锅在哪里?

值殿官  (白)     这是油锅!

蒯彻   (白)     是煮我的?哈哈哈……

刘邦   (白)     蒯彻,寡人传旨,将你扠下油锅,你为何发笑?

蒯彻   (白)     韩生阻谏霸王不要迁都,霸王大怒,将韩生用油锅烹死;吾主今日学了霸王之见,烹我文通。

             韩元帅!三齐王!你在阴曹相等,俺即来也!

             萧何呀,贼子!

     (唱)     你不该在君前虚言毁谤,

             把一个有功臣屈死未央。

             大梁王名彭越何事犯上,

             你设计将他斩人人恓惶。

             将他的死尸首作成肉酱,

             送与那九江王诈言糕糖。

             下咽喉霎时间腹内不爽,

             吐江心变螃蟹英布身亡。

             俱是你贼萧何奸谋计广,

             我既到深山内何惧豺狼!

             脱去了破衣衫油锅火葬,

     (白)     唉!

     (唱)     学梅伯抱红柱一死何妨!

刘邦   (白)     住了!蒯彻愿下油锅,难道你不怕死?

蒯彻   (白)     唉!俺到此地,谅难活命,岂望生乎!

刘邦   (白)     韩信谋反,可是真情?

蒯彻   (白)     万岁道韩信谋反是真,他在九里山,大摆三十六营,小埋伏七十二处,统领雄兵百十余万,战将千百余员。天下斩杀之权,在他掌握之中,那时不反,岂到此时才反?列位大人思想,万岁龙心参详。

刘邦   (白)     啊,啊,啊,萧丞相。

萧何   (白)     臣、臣、臣。

蒯彻   (白)     你沉下水要淹死的!哎呀万岁,韩信死得冤枉啊!

     (唱)     论运筹帷幄中张良名望,

             临阵上败又胜韩信计强。

             张子房出奇计箫声响亮,

             吹散了子弟兵离了咸阳。

             见吾主斩功臣他也胆丧,

             因此上弃官职学道游方。

     (白)     唉!

     (唱)     活百岁也难免黄泉不往,

             伴君王谅无有善终下场。

(蒯彻扑油锅,拦。)

刘邦   (白)     住了!将油锅搭了下去!

(四值殿同将油锅抬下。)

刘邦   (唱)     蒯文通诉出了韩信冤枉!

蒯彻   (白)     韩信是开国忠良啊……

(蒯彻哭。)

刘邦   (白)     唉!

     (唱)     朕心中细思量大失主张。

     (白)     内侍!

     (唱)     领文通即穿戴一品冠蟒,

蒯彻   (白)     臣不作官。

众臣   (同白)    君旨难违。

蒯彻   (白)     是。

(蒯彻随大太监同下。)

刘邦   (唱)     朕只为秦无道国乱民荒。

             亏众卿灭项羽烟尘扫荡,

             汉江山归一统帝道遐昌。

             三齐王威权大兵多将广,

             心疑他起反意夺朕家邦,故斩忠良。

陈平   (唱)     喜孜孜尊一声萧老丞相,

             俺陈平才学浅腹少文章。

             你与君不远邻也是乡党,

             还需要秉忠心治国安邦。

王陵   (唱)     臣慈母为君国舍身命丧,

             在战场知有君不知有娘。

             吾主爷洪福大刀藏马放,

             我王陵要仗你量如海江。

樊哙   (白)     丞相!

     (唱)     俺樊哙心直爽临阵冲撞,

             鸿门宴保吾主匹马单枪。

             你害我我害你看谁上当,

             不学那三齐王被你计诓。

萧何   (白)     咳!

     (唱)     文武臣俱道我君前毁谤,

             只羞得话难言脸上无光。

             我本待在金殿直言奏上,

             怕的是君惭愧我罪难当。

             宰相量如沧海息气忍让,

(大太监领蒯彻同上。)

蒯彻   (唱)     滚油锅提出了三九冰霜。

     (白)     为臣死罪。

刘邦   (白)     卿家忠义之言,寡人如梦初醒。朕发饷银,与韩信、彭越、英布建造忠臣庙,春秋二祭。

蒯彻   (白)     谢吾皇万岁,万万岁!

刘邦   (白)     封卿为“舌辩侯”。

蒯彻   (白)     臣不敢奉君。

刘邦   (白)     为何?

蒯彻   (白)     要学范蠡,舟泛五湖,不作文种受戮。

刘邦   (白)     卿家呀!

     (唱)     父子亲君臣义朝思暮想,

             非是那越勾践败国之王。

             范大夫泛五湖心有志量,

             那文种贪富贵哪知不良。

             汉江山仗众卿洪福朕享,

             君治国民有家不敢荒唐。

             携卿手同见过萧何丞相,

             一殿臣休争论你弱我强,辅朕尊良。

蒯彻   (白)     领旨。

             啊,丞相!

萧何   (白)     君侯。

蒯彻   (唱)     俺是个直心肠快言清爽,

             老丞相沧海量恕某癫狂。

萧何   (白)     不敢。

刘邦   (白)     众卿随朕进宫与舌辩侯压惊,卿等陪宴。

众臣   (同白)    领旨。

(尾声。众人同下。)
(完)


浏览次数:4743 ┊ 字数:5669 ┊ 最后更新:2007年05月07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