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叔宝表功》

主要角色
秦琼:生
李渊:生

《秦琼表功》周龙饰秦琼、王平饰李渊
《秦琼表功》周龙饰秦琼、王平饰李渊
情节
隋末,秦琼为历城马快,押送粮草至杨林大营,因在辕门发笑犯规,被发交唐公李渊审讯。秦琼在问对之间,夸耀自己本领,叙述当年在临潼山杀退杨广,救护李渊的故事;李渊知秦琼即是自己的恩人,遂留秦琼在营为将。

根据《京剧汇编》第六集:马连良藏本整理

录入:小豆子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287.77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四龙套、李渊同上。)

李渊   (引子)    只为打牙恨,时刻挂在心。

     (念)     大战江南一十一,刀兵滚滚乱华夷。不是琼五来救驾,本藩焉能回故里。

     (白)     本藩唐国公李渊。只因解粮汉子辕门发笑,怒恼老大王,问他个惊驾之罪,推出斩首。是我将他保留下来,发在慎法司命俺审问。

             左右,打道慎法司!

(牌子。众人同走圆场。)

李渊   (白)     来!

四龙套  (同白)    有。

李渊   (白)     将那解粮汉子带上堂来!

秦琼   (内西皮导板) 喝令一声要斩首!

(秦琼上。)

秦琼   (白)     苍天哪,苍天!想俺秦琼来在边廷,怎比公衙行事。只为辕门发笑一声,老大王问俺个惊驾之罪,推出斩首。也不知哪位令公王侯保留下来。此番进帐谢过救命之恩,回至家中高堂奉母也。

     (唱)     险些去了项上头。

             自从三皇五帝后,

             汗马功劳不到头。

             命中若有终须有,

             命中无有莫强求。

             是非只为多开口,

             烦恼言语惹祸由。

             八旬老母家等候,

             本官差我下登州。

             只因辕门发笑吼,

             大王一怒要斩人头。

             多亏恩官来保奏,

             因此才把活命留。

             叔宝撩衣大帐走,

             见了千岁把恩酬。

     (白)     小人秦琼,叩谢千岁救命之恩。

李渊   (白)     秦琼!辕门发笑,莫非笑老大王用兵不当么?

秦琼   (白)     小人怎敢。

李渊   (白)     笑从何来?

秦琼   (白)     小人笑瓦岗罗成,不知进退。

李渊   (白)     想那罗成乃将门之子,公卿之后,难道他不如你?

秦琼   (白)     小人看来,他实实不如小人。

李渊   (白)     你是甚等出身?

秦琼   (白)     小人在历城县,当了一名捕盗快手。

李渊   (白)     住了!既当快手,出身不高,赶出帐去!

秦琼   (白)     哎呀!

     (唱)     喝令一声赶出帐!

             羞的豪杰脸无光。

             低下头来心思想,

     (白)     有了!

     (唱)     想起当年事两桩。

     (白)     且住!适才千岁说我出身不高,想我虽当快手,也见过大小战场。不免进帐把话言明,纵死九泉,瞑目甘心也!

     (唱)     鹦鹉架上凤难招,

             沙滩无水怎藏蛟?

             猫儿食怎喂金钱豹?

             玉麒麟岂与犬同槽?

             叔宝二次宝帐到,

             见了千岁说根苗。

     (白)     秦琼二次叩见千岁!

李渊   (白)     你二次进帐莫非不怕死么?

秦琼   (白)     启千岁:蝼蚁尚且贪生,为人岂不惜命!

李渊   (白)     有何话讲?

秦琼   (白)     小人方才说了捕盗快手,千岁说小人出身不高;小人虽当快手,也见过大小战场。

李渊   (白)     好,本藩最喜的战场。将你大战场压下,小战场讲来。

秦琼   (白)     回禀千岁:小人乃是行伍出身,说到热闹中间有些比手划脚,又恐惊驾不便,求千岁松了小人的堂规。

李渊   (白)     本藩也是行伍出身。

             来,松了他的堂规。

秦琼   (白)     谢千岁!

     (念)     年小英雄志,习武并习文。文武俱习会,货与帝王君。

             一心想摘天边月,只恨足下不生云。男儿不遇空抱恨,

     (白)     千岁!

     (念)     掌中无刀怎杀人?

     (唱)     打罢春夏又交秋,

             扭项回头观王侯。

             时运不至当快手,

             流落公衙有数秋。

     (白)     启千岁:想我历城县乃是九省要道,那年有位皇甫大人,去往天堂潞州荣任,路过历城,彼时我家太爷带领人役等接进公馆。酒席筵前,皇甫大人问到我家太爷,此去天堂潞州,一路之上可有阻隔无有?我家太爷言道,一路上有两座凶山难过。

李渊   (白)     哪两座?这一?

秦琼   (白)     金顶太行山

李渊   (白)     二?

秦琼   (白)     铁角束阻山。

李渊   (白)     出的什么?

秦琼   (白)     惯出响马贼寇,打劫来往客商。彼时皇甫大人要保镖护送。我家太爷,回得衙来打鼓升堂,点了二十名人役。

李渊   (白)     你可在内?

秦琼   (白)     小人也在其内,保定皇甫大人过了金顶太行山安然无事。来在铁角束阻山,耳边只听哗啦哗啦,人马呐喊。小人抬头一看,只见半山有旗,旗上写得分明。

李渊   (白)     上写什么?

秦琼   (白)     上写混天大王,惯打来往客商,过路官员。彼时皇甫大人,下了驼轿,扫地一躬,口称历城县的好汉弟兄,哪一个保我举家过得此山安然无事,有如重生父母,再世爹娘,恩有重报,义不敢忘。只见众人役一个一个低头不语。那时小人走上前去,双膝跪下。口称大人在上,小人有心保定大人举家无事;手中虽有兵刃,坐下无有马匹。彼时皇甫大人在驼轿之后牵出一匹马来,那马项上有牌,牌上有字。

李渊   (白)     上写什么?

秦琼   (白)     上写“此马似黄骠,四蹄无杂毛,好似南山豹,如同浪里蛟。”千岁!好啊!

李渊   (白)     好什么?

秦琼   (白)     好一匹黄骠马!

     (唱)     黄骠马儿世间稀,

             四蹄一纵如云飞。

             一马儿来在山凹里,

             要与强贼比高低。

     (白)     小人与那贼战了数十余合,不分胜败。小人心生一计,圈马就走。那贼不解其意,催马赶上。小人回头一看,马头相连马尾;撒手一锏,实指望将他打死;不料他乃行伍出身,滚鞍法滚下马来,双手抱住锏头。口称好汉身为天下英雄,何不锏下留情?俺与他无冤无仇,岂肯伤他性命。将锏高高举起,轻轻落下。他解开其意,催马就走。小人一见加鞭赶上。呀呔,山贼好生无礼,俺锏下留情,饶你性命。谢字不答,名姓不通,是何理也?那人通上名来!乃河北渑池县人氏,姓单名通字雄信,说来说去,这个……

李渊   (白)     怎么样?

秦琼   (白)     八拜为交。

李渊   (白)     既为英雄,与强盗结交也就不高了。

秦琼   (白)     千岁!小人当了差役,此等人不得不交。他被小人相劝,如今不当响马了。

李渊   (白)     作什么?

秦琼   (白)     在天堂潞州开了一座马场,小人时常来往,多亏此人周济。保定皇甫大人天堂荣任,无以为谢,愿将此马为赠,以为终身之报也。

     (唱)     皇甫爷路过束阻山,

             秦琼单人保家眷。

             高高举起劈棱锏,

             锏打雄信拜马前。

     (白)     这就是小战场。

李渊   (白)     将小战场压下,大战场讲来。

秦琼   (白)     启千岁:那年历城县出了一十八名江洋大盗,我家太爷,命小人原拿原解,解往潞州,在兵部大堂挂号了。

     (唱)     兵部大堂挂号文,

             离了西地美良城。

             一马儿来至在临潼郡,

             黄骠马不走发嘶声!

     (白)     千岁,小人到了……

李渊   (白)     到了何处?

秦琼   (白)     临潼山!

李渊   (白)     怎么,你也到过临潼山?本藩最喜的临潼山。讲来!

秦琼   (白)     小人行至临潼山,天气炎热,牵马下涧饮水,只见二怪争斗:

     (念)     秦琼离山东,风俗大不同。山东龙戏珠,山西珠戏龙。

             手执顽石往下打,只见二怪腾了空。满满搭上朱红扣,箭射红珠救青龙。

     (唱)     秦琼生来力猛勇,

             两膀能开百石弓。

             满满搭上朱红扣,

             箭射红珠救青龙。

     (白)     小人射了红珠一箭,助了青龙一膀之力。耳边又听哗啦啦,人马呐喊,小人站立高坡一看,见一黄袍将官,与一绿袍将官交战。

李渊   (白)     绿袍将官他是何人?

秦琼   (白)     这个小人不敢讲。

李渊   (白)     却是为何?

秦琼   (白)     与千岁重名。

李渊   (白)     天下重名甚多。

秦琼   (白)     也是庆国公李渊、李千岁!

李渊   (白)     那黄袍的将官?

秦琼   (白)     这个……

李渊   (白)     为何不讲?

秦琼   (白)     耳目甚重。

李渊   (白)     左右退下。

             讲来!

(四龙套同下。)

秦琼   (白)     乃是东宫太子杨广。

李渊   (白)     他君臣因何交战?

秦琼   (白)     只因李千岁,大下江南一十一载,得胜回朝,文帝老王摆宴,与李千岁庆功。杨广、宇文化及陪宴。酒席筵前提起谋朝篡位,怒恼李千岁,手执紫金杯,隔席打去。只望打死宇文化及,不料失手打落奸王门牙。李千岁心中害怕,连夜辞表,告职归里。千岁想,那奸王打牙仇恨,难道说罢了不成?

李渊   (白)     是呀!后来?

秦琼   (白)     杨广在他父王前面,讨下精兵,行围射猎。哪里是行围射猎,分明兵扎临潼山,捉拿李千岁满门家眷。只杀得李千岁披头散发,甲叶乱飞。小人一见,打了个抱不平。谁料败下阵来,小人抬头一看,只见半山有杆,杆上有斗,斗内有人。手内执旗,旗往东倒,人马东杀;旗往西倒,人马西杀。那旗何日得倒,人马何日得散。小人黄骠马有纵山之力,人借马力,马借人力,纵上山去,将旗打倒。

     (唱)     秦琼生来世无比,

             两膀生就千斤力。

             一马闯上山坡里,

             金锏打倒杏黄旗。

     (白)     小人将旗打倒,人马散去大半。奸王与小人交战,战了数十回合,不分胜败。小人催马败走,奸王加鞭赶上。马头相连马尾,小人撒手一锏,直说将奸王打死;不料他有一朝大王之分,打伤左膀,败进关去。东门上锁,西门上闩,捉拿李千岁满门家眷,捎带小人。自古道杀人……

李渊   (白)     杀死!

秦琼   (白)     救人?

李渊   (白)     救活!

秦琼   (白)     着,着,着!小人将关门打开,也不知放走多少客商行人。李千岁满门家眷,也混过关去,小人一见加鞭赶上。呀呔!你这败将好生无礼也,想俺在两军阵上,舍死忘生救了你全家性命,谢也不答,名姓不通,是何道理?彼时李千岁,通名上来,俺庆国公李渊,来谢恩公,不知贵姓高名?那时小人本当说出真名实姓,怎奈,关前关后俱是奸王耳目。想小人锏上原有“秦琼”二字,小人按住“秦”字,露出“琼”字,将军请看。李千岁言道,敢是“琼”?小人把手一摆,他言道原来“琼五”大将军。本藩回至太原,恩有重报,义不敢当。小人只是救了李千岁之后,奔波劳碌,直到如今也!

     (唱)     三大二小共一秦,

             临潼山下解配军。

             千岁如若不肯信,

             双锏黄骠作证凭。

李渊   (白)     锏、马现在何处?

秦琼   (白)     现在帐外。

李渊   (白)     取来我看。

秦琼   (唱)     听说一声要锏、马,

             倒把秦琼活吓杀。

             要黄骠似将我双足剁下,

             要劈棱犹如同把膀臂拿。

             无奈何我只得宝帐来下,

             不由人回转身仔细盘查。

李渊   (白)     还不下去?

秦琼   (唱)     这千岁在哪里会过大驾?

     (白)     一时想他不起!

     (唱)     莫非是临潼山救的是他?

             是他是他真是他!

             不该大帐盘问咱。

             大丈夫生在三光下,

             生死二字怕甚么?

             用手儿带过黄骠马,

             劈棱双锏手中拿。

             走上前来忙跪下,

             这就是救驾的锏共马;二九一十八一点也不差。

李渊   (唱)     本藩下位观黄骠,

             回身又观锏二条。

             为你盖下琼五庙,

             举家大小把香烧。

             只说恩人亡故了,

             不料相会在今朝。

             走上前来忙跪倒,

秦琼   (白)     小人不敢!

李渊   (唱)     我本是庆国公李渊两保隋朝。

秦琼   (白)     你是何人?

李渊   (白)     庆国公李渊。

秦琼   (白)     你,庆国公李千岁?

李渊   (白)     正是。

秦琼   (笑)     哈哈哈!

     (唱)     怪不得时衰这几年,

             青龙拜的我颠倒颠。

             临潼山下一场战,

             可胜罗成小少年?

     (白)     小人临潼山一阵,可能胜得罗成?

李渊   (白)     胜得罗成!本藩有大令一支,令你会战罗成。得胜回来,保你披蟒腰玉。

(李渊下。四龙套同下。)

秦琼   (白)     得令!

     (唱)     大帐领了一支令,

             广武山前战罗成。

             翻身上了马能行,

             姑表弟兄大交兵。

     (笑)     哈哈哈!

(秦琼下。)
(完)


浏览次数:4581 ┊ 字数:4483 ┊ 最后更新:2013年09月06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