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南天门》(一名:《走雪山》)

主要角色
曹福:老生
曹玉莲:旦
店家甲:老生
店家乙:丑
驴夫:丑

《南天门》王瑶卿饰曹玉莲、谭鑫培饰曹福
《南天门》王瑶卿饰曹玉莲、谭鑫培饰曹福
情节
曹福保护曹玉莲逃出官庄堡后,山川跋涉,备历艰苦。行至广花山,时值隆冬,大雪纷飞。曹福解衣与曹玉莲御寒,因致冻死。适大同总镇蔡同善遣人来迎,曹玉莲得救,始抵大同。

注释
这个剧本是陈德霖先生生前演出本,经安舒元先生协助校正。

根据《京剧汇编》第四集:陈少霖藏本整理

录入:枯石瘦木


相关剧本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390.41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曹玉莲  (内唱)    急急忙忙走得慌,

(曹玉莲、曹福同上。)

曹福   (唱)     点点珠泪洒胸膛。

曹玉莲  (唱)     鱼儿闯过千层网,

曹福   (唱)     虎口内逃出了两只羊。

     (白)     小姐,且喜你我主仆,逃出虎口。老奴搀扶你慢慢行走。

曹玉莲  (白)     搀扶了!

     (唱)     恼恨那魏忠贤奸贼佞党,

曹福   (唱)     我朝中出谗臣搅乱家邦。

曹玉莲  (唱)     天启爷坐早朝东方未亮,

曹福   (唱)     狗奸贼上金殿不等天光。

曹玉莲  (唱)     我的父修下了辞王表本,

曹福   (唱)     不容奏将老爷绑赴法场。

曹玉莲  (唱)     多亏了程伯父把本奏上,

曹福   (唱)     丢了官罢了职谪贬回乡。

曹玉莲  (唱)     耳边厢又听得人声喧嚷,

曹福   (唱)     刘司羽带人马暗地埋藏。

曹玉莲  (唱)     夜晚间宿至在官庄堡上,

曹福   (唱)     官庄堡围了个铁壁铜墙。

曹玉莲  (唱)     遭不幸我的父剑下命丧。

             老爹爹……

曹福   (唱)     太老爷呀……

曹玉莲、

曹福   (同唱)    呵,呵,呵……

曹福   (唱)     太老爷呀!

             可怜我太老爷一命身亡。

曹玉莲  (唱)     我的母跳花井把命来丧,

             老娘亲……

曹福   (唱)     太夫人哪!

曹玉莲、

曹福   (同唱)    呵,呵,呵……

曹玉莲  (唱)     我的娘啊!

曹福   (唱)     实可叹太夫人花井埋藏。

曹玉莲  (唱)     多亏了老曹福能言会讲,

曹福   (唱)     也是你小姑娘福大命长。

曹玉莲  (唱)     这一时走得我腿酸足胀,

             腹儿内无有食饥饿难当。

             将身儿坐至在土台之上,

             思想起二爹娘好不惨伤。

曹福   (白)     小姐为何不走?

曹玉莲  (白)     腹内饥饿难以行走。

曹福   (白)     这个……老奴身旁分文无有,如何是好?

曹玉莲  (白)     我这里有金耳环一对,拿去换些银钱使用。

             转来!问这里,可有大米饭食无有?

曹福   (白)     老奴遵命。

             啊掌柜的哪里?

店家乙  (内白)    啊哈!

(店家乙上。)

店家乙  (念)     说我富来不算富,开了七十二座典当铺。

     (白)     老头儿做什么?

曹福   (白)     我这里有金耳环一对,换些银钱使用。

店家乙  (白)     拿来我看。

曹福   (白)     请看。

店家乙  (白)     我问你,金子是什么颜色?

曹福   (白)     金子是黄的。

店家乙  (白)     你们那里金子是黄的;我们这是绿的。去你的罢,别拿风磨铜,在这搅我了!

(店家乙下。)

曹福   (白)     哎!这人不在时中,金子都变成铜了!那厢去换。

             啊,掌柜的有么?

(店家甲上。)

店家甲  (念)     买卖兴隆通四海,财源茂盛达三江。

     (白)     老头儿当什么?

曹福   (白)     我这里有金耳环一对,换些银钱使用。

店家甲  (白)     拿来我看。

曹福   (白)     请看。

店家甲  (白)     好赤金。

曹福   (白)     掌柜的眼力不差。

店家甲  (白)     要换多少。

曹福   (白)     按市价合来。

店家甲  (白)     伙计们,金耳环一对按市价合来!

伙计   (内白)    耳环三钱重,金子十四换。三得三,三四一两二;银子四两,下找铜钱二百。

店家甲  (白)     老头儿,耳环三钱重,金子十四换。三得三,三四一两二;银子四两,下找铜钱二百。

曹福   (白)     掌柜的,可有大米饭食无有?

店家甲  (白)     无有大米饭食,有面食馍馍。

曹福   (白)     面食亦可。

店家甲  (白)     等着。

(店家甲下,拿上。)

店家甲  (白)     面食馍馍拿去。

(店家甲下。)

曹福   (白)     少刻奉还。

             啊小姐,金耳环一对,三钱重,他们这里金子十四换。三得三,三四一两二,银子四两,下找铜钱二百,小姐收下。

曹玉莲  (白)     待我收下。

曹福   (白)     此处无有大米饭,现有面食馍馍小姐请用。

曹玉莲  (白)     拿来我用。

             哎呀爹娘啊!

曹福   (白)     小姐为何不用?

曹玉莲  (白)     思想爹娘,吞吃不下。曹福,你拿去吧!

曹福   (白)     是……

             太老爷、太夫人哪!

曹玉莲  (白)     曹福,为何不用?

曹福   (白)     老奴思想太老爷、太夫人,也是吞吃不下。

曹玉莲  (白)     这也难怪。将碗送还!

曹福   (白)     是。

曹玉莲  (白)     回来!问这里可有脚程无有。

曹福   (白)     是。

             啊掌柜的,面食未用,要多少钱文?

(店家甲上。)

店家甲  (白)     面食未用,钱不要了。

曹福   (白)     到处都有好人。借问一声,此处可有脚程无有?

店家甲  (白)     脚程那厢去问。

曹福   (白)     有劳了!

店家甲  (白)     好说。

(店家甲下。)

曹福   (白)     脚程哪里?

(驴夫上。)

驴夫   (念)     忽听唤脚程,两腿跑如风。脚程是我,我是脚程。

     (白)     啊老头儿,敢是雇脚程的?

曹福   (白)     正是。

驴夫   (白)     雇几头?

曹福   (白)     两头。

驴夫   (白)     上哪里去?

曹福   (白)     往大同而去。

驴夫   (白)     但不知走大路,走小路?

曹福   (白)     走大路怎说,小路怎讲?

驴夫   (白)     走大路远三天,小路近三天。

曹福   (白)     如此说,自然走近不走远。

驴夫   (白)     走小路路过四十里广花山,惯出狼虫虎豹,吃了你这个老头子,算不了什么;吃了我的驴,乃是一件大事。我不去了。

曹福   (白)     小哥,我多把钱文与你。

驴夫   (白)     留着你的钱,买棺材钉子罢。

(驴夫下。)

曹福   (白)     呀呀呸!好一个不会讲话的奴才,吃了我的人,倒是小事;吃了他的牲口,倒是大事。待我瞒过小姐,从小路而走。

             啊小姐,此处离大同不远,无有脚程,老奴搀扶你慢慢行走!

曹玉莲  (白)     曹福,搀扶了!

     (唱)     三家店前把饭用,

             心猿意马归旧踪。

             适才中途问路径,

             主仆双双奔大同。

(曹玉莲下。)

曹福   (唱)     恨贼子把我的牙咬坏,

             埋怨老爷太无才。

             忠良反被奸贼害,

             害得我一家大小好不悲哀。

             拿住了奸贼千刀宰,

             挖尔的心肝方趁称我的心怀。

曹玉莲  (内白)    曹福,来呀!

曹福   (白)     嗯,来了。

(曹福下。)

【第二场】

(四家将同上。)

四家将  (同唱)    大同领了大人命,

             迎接小姐转回程。

家将甲  (白)     列位请了!

三家将  (同白)    请了!

家将甲  (白)     你我奉了大人之命,迎接小姐。一同趲行!

家将乙  (白)     慢着,我问你们,咱们迎接小姐,是走大路,走小路?

三家将  (同白)    走大路怎样,走小路怎样?

家将乙  (白)     走大路远三天,走小路近三天。

三家将  (白)     自然走近不走远。

家将乙  (白)     走小路路过四十里广花山,山中惯出狼虫虎豹,吃了你们这年青的小伙儿,不要紧;吃了我这老头子,你们赔得起吗?

三家将  (同白)    腰里带着什么呢?

家将乙  (白)     刀。

三家将  (同白)    着啊,有刀怕什么?走啊!

家将甲  (唱)     打罢春来又交秋,

家将乙  (唱)     夕阳西下水东流。

家将丙  (唱)     扬鞭打马朝前走,

家将丁  (唱)     野花闲草遍地愁。

(四家将同下。)

【第三场】

(曹玉莲、曹福同上。)

曹玉莲  (唱)     我的父过府把寿拜,

             贼将珠宝往上抬。

             邀买忠良心一块,

             谋取万岁九龙台。

             这旁有一大石块,

             坐在上面不起来。

曹福   (白)     小姐为何又不行走?

曹玉莲  (白)     两足疼痛,难以行走。

曹福   (白)     哎呀!

     (唱)     小姑娘啼哭坐土台,

             珠泪滚滚洒下来。

             自幼未出闺门外,

             鞋弓袜小步难挨。

             思父想娘俱不在,

             头上取下金钗来。

             缠足带忙松解,

             轻轻刺破红绣花鞋,好把路挨。

曹玉莲  (唱)     老哥哥你把脸朝外,

             头上取下金钗来。

             缠足带忙松解,

             轻轻刺破红绣花鞋。

             老哥哥与我把路带,

             一步一步往前挨。

(下雪。)

曹福   (唱)     霎时天气变得快,

             大雪鹅毛洒下来。

             荒郊俱被雪来盖,

             处处楼阁似银台。

(曹福冻颤。曹玉莲坐。)

曹福   (白)     小姐为何又不行走?

曹玉莲  (白)     身上寒冷,难以行走。

曹福   (白)     哎呀!

     (唱)     小姑娘啼哭坐道边,

             点点珠泪洒胸前。

             难道你冷我不冷,

             哪个多穿几件棉?

             不辞小姐走了罢!

曹玉莲  (唱)     曹玉姐上前忙遮拦。

             你要走你把奴来带,

             老哥哥!

曹福   (唱)     小姑娘只哭的我心痛酸。

             无奈何脱下了衣一件,

(曹福脱衣与曹玉莲穿。)

曹福   (唱)     我与小姑娘来遮寒。

曹玉莲  (唱)     难道我冷你不冷,

             老哥哥就是铁打的人。

曹福   (唱)     男儿头上有三把火,

(曹福掷帽。)

曹福   (唱)     我比你小姑娘胜强十分。

曹玉莲  (唱)     此一去到大同将奴送下,

             那时节管教你受享荣华。

曹福   (唱)     送姑娘到大同与公子配下,

             我不过吃一碗闲饭闲茶。

曹玉莲  (唱)     老哥哥百年后身归泉下,

             曹玉姐愿与你带孝披麻。

曹福   (唱)     我死后四块板将我埋下,

             胜似你与老奴带孝披麻。

曹玉莲  (唱)     你救我活命还恩比天大,

             你与我生身父半点不差。

曹福   (唱)     小姑娘说的是一派疯话,

             说什么生身父半点不差。

             奴欺主就应该千刀万剐,

             怕的是五阎君差鬼来拿。

             搀扶小姐走了罢,

     (白)     哎呀!

     (唱)     见一座独木桥把我吓煞!

     (白)     小姐,前面有一独木小桥,待老奴将小桥垫稳,搀扶你过去!

曹玉莲  (白)     要小心了!

(曹福垫桥、过桥。)

曹玉莲  (唱)     过小桥不由人心中害怕,

             树枝儿刮乱了青丝头发。

曹福   (唱)     似这样寒冷天难以招架,

             四下里风不顺飘落雪花。

曹玉莲  (唱)     老哥哥行走不方便,

             怕的是老性命不能保全。

曹福   (唱)     你说我行走不方便,

             紧走几步小姐观。

             三步当作两步走,

             两步当作一步颠。

             正走中间抬头看,

             不觉来在广花山。

(曹福僵尸。)

曹玉莲  (白)     曹福醒来!

曹福   (西皮导板)  耳边厢又听得有人呼唤!

曹玉莲  (白)     曹福!

曹福   (白)     啊,小姐呀!

     (唱)     尊一声小姑娘细听我言:

             实指望保小姐脱离此难;

             又谁知行至在中途路上不能周全。

             但愿得早到那大同地面,

             似这等数九寒天大雪纷飞闪得你真是可怜。

             我的小姑娘啊!

(金母、八仙同上。)

曹福   (唱)     说话之间彩云现,

             猛抬头又只见八洞神仙。

曹玉莲  (白)     无有啊!

曹福   (唱)     汉钟离手摇着阴阳宝扇,

             吕洞宾二龙剑背在后肩,

             李铁拐手拿着月牙大铲,

             张果老捧渔鼓驴上摇肩,

             曹国舅手拿着阴阳二板,

             蓝采和抱横笛站在云端,

             何仙姑执莲花可喜可羡,

             韩湘子在一旁手提花篮,

             王母娘娘在莲台坐,

             左金童右玉女手持宝旛。

             东南角上观一眼,

     (白)     来了!

曹玉莲  (白)     来了甚么?

曹福   (唱)     又来了白发苍苍一老仙。

             手拿鲜花哈哈笑,

             他笑我曹福不周全。

             他也笑来我也笑,

     (三笑)    哈哈,哈哈,啊,哈哈……

     (唱)     一霎时无常到命赴阴间。

(虎形上,抓曹福衣。曹玉莲下。虎行扔衣下。)

金母   (白)     将他唤醒!

八仙   (同白)    曹福醒来!

曹福   (白)     参见圣母。

金母   (白)     念其是一义仆,封你南天门都土地。

             众位大仙,送他归位去者!

曹福   (白)     圣寿无疆!

(金母、八仙、曹福同下。牌子。虎行引曹玉莲同上。虎行下。八仙引曹福同上,同过南天门。)

曹福   (白)     小姐,此处离大同不远,自有人前来接你。老奴不能远送了。

             且住。想我曹福身登仙界,乃是一桩喜事,须要大笑三声。

     (三笑)    哈哈,哈哈,啊……

     (白)     哎,小姐啊……

(曹福下。四家将同上。)

家将甲  (白)     请了!

三家将  (同白)    请了。

家将甲  (白)     你我迎接小姐,大雪漫天,走到哪里是一站!

曹玉莲  (白)     喂呀!

(曹玉莲哭。)

四家将  (白)     哪里有人哭?这边有一女子。

             啊,那一女子是人哪,是鬼?

曹玉莲  (白)     列位容禀!

     (唱)     未曾开言泪涟涟,

             尊声列位听我言:

             我父本是曹天官,

             被贼陷害丧黄泉。

             我与曹福来逃难,

             天寒冻死广花山。

家将甲  (白)     原来是小姐。我们这里见礼了!

曹玉莲  (白)     罢了。你们是哪里来的?

四家将  (同白)    我们是大同来的,迎接小姐上任。曹福哪里去了?

曹玉莲  (白)     曹福冻死雪地。

四家将  (同白)    可惜一个义仆,冻死雪地。我们刨个坑,把他埋了吧。这边有一棵树,题首诗、留个记号。

家将甲  (念)     曹福死的苦,

家将乙  (念)     冻死广花府。

家将丙  (念)     明年春三月,

家将丁  (念)     搬尸转故土。

四家将  (同白)    得了,请小姐趱路吧!

曹玉莲  (白)     身上寒冷,难以行走。

三家将  (同白)    穿我的。

家将乙  (白)     得了,你们年轻的,没有我这老头禁冻,穿我的吧。

三家将  (同白)    小姐趱路啊!

曹玉莲  (白)     两足疼痛难以行走。

三家将  (同白)    骑我的马。

家将乙  (白)     等等儿吧,一不作二不休,衣衫穿了我的,马也骑我的就结了。请小姐上马。

曹玉莲  (白)     带马!曹福,掌家,喂呀!

(众人同下。)
(完)


浏览次数:1617 ┊ 字数:5273 ┊ 最后更新:2016年10月25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