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胭脂虎》

主要角色
石中玉:花旦
李景让:老生
李母:老旦
王珩玉:小生

情节
唐时,李景让为浙西节度使,性放逸,致军纪懈弛。会庞勋攻犯会稽,李景让乃谋抵御。点将时,察知牙将王珩玉冶游未归,李景让立捕王珩玉与妓女石中玉,欲置斩刑,致激起全营哗变。李母闻变出堂,责子处置不当;赦回王珩玉、石中玉,始平众怒。李母继遣将抵御,均难胜敌;石中玉乃自请出城灭敌,卒诱擒庞勋以归。李母誉之为胭脂虎,使与王珩玉成婚。。

根据《京剧汇编》第四集:萧连芳藏本整理

录入:豫让桥


相关剧本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599.85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四文堂、四武士、庞勋同上。)

庞勋   (点绛唇牌)  威风浩荡,将勇兵强,谁敢挡,灭却唐王,江山归我掌。

     (念)     丈夫生来胆气粗,好比重瞳盖世无。我今统领人和马,杀却唐王立帝都。

     (白)     某,庞勋。浙江人氏,武进士出身。可恨朝中奸多忠少,是俺心怀不平,带领人马从绍兴起义,抢掠州县,任意纵横。看看杀到会稽,正好屯兵养马。

             众将官,起兵前往!

(牌子。众人同下。)

【第二场】

(王珩玉、李茂贞、韩剑同上。)

王珩玉  (念)     统领貔貅将士雄,武将当思汗马功。

李茂贞  (念)     春长闲来无事议,

韩剑   (念)     太平景象各西东。

王珩玉、
李茂贞、

韩剑   (同白)    俺——

王珩玉  (白)     中军牙将王珩玉。

李茂贞  (白)     左军牙将李茂贞。

韩剑右  (白)     军牙将韩剑。

王珩玉、
李茂贞、

韩剑   (同白)    请坐。

王珩玉  (白)     二位将军,如今唐室一统,国库丰盈,君民安乐,真乃太平景象也。

李茂贞  (白)     虽然天下安静,不能尽赖主上洪福;为将者还须将军卒精练,以防不虞。

韩剑   (白)     将军之言极是。

王珩玉  (白)     哎!如今四方宁靖,操练士卒固所当然;想大人又不升堂,日长无有事做,你我出营闲游一回,我看有何不可。

韩剑   (白)     将军既要外出闲游,我二人在衙中听差,若有军情事务,也好差人与将军送信如何?

王珩玉  (白)     甚好,二位将军偏劳!

李茂贞、

韩剑   (同白)    请!

王珩玉、
李茂贞、

韩剑   (同白)    正是:

王珩玉  (念)     闲来出放风流债,

李茂贞、

韩剑   (念)     你我担待义气人。

(李茂贞、韩剑同下。)

王珩玉  (白)     旗牌哪里?

二旗牌  (内同白)   来啦!

(二旗牌同上。)

旗牌甲  (念)     忽听高声叫,

旗牌乙  (念)     急忙就来到。

二旗牌  (同白)    参见将军。有何吩咐?

王珩玉  (白)     只因日长无事,唤你们随俺外出游玩一回。

二旗牌  (同白)    遵命。将军须要换了便服方可前往。

王珩玉  (白)     那个自然,看衣更换。

(王珩玉、二旗牌同换褶巾。)

王珩玉  (白)     啊,二位,我们一路之上必须改换名姓才好。

二旗牌  (同白)    那是一定的。

王珩玉  (白)     带路。

     (唱)     日日闲暇无军政,

(二旗牌同下。)

王珩玉  (唱)     改换衣装散淡行。

(王珩玉下。)

【第三场】

(李景让上。)

李景让  (引子)    为官多年,遵母训,谨慎勤俭。

     (念)     书读无妨多,名成又如何。几番谈今古,宦海尽风波。

     (白)     下官李景让,大唐为臣,官拜浙西节度使。到任以来,军民安泰。只有老母郑太夫人,年高随任,时有桑榆之忧。只为日长无事,不免请母亲出来闲谈片时,为母亲解闷。

             有请母亲!

(李母、丫鬟同上。)

李母   (引子)    安贫对青天,教子孙,学成名显。

李景让  (白)     孩儿拜揖。

李母   (白)     不消。坐下。

李景让  (白)     谢坐。

李母   (白)     儿啊,请为娘出来何事?

李景让  (白)     只因此地太平,长日无事可做,特请母亲出来谈些闲话。

李母   (白)     哽!我儿之言差矣!曾子曰:吾日三省吾身。何言长日无事可做?

李景让  (白)     母亲之言孩儿思不及此。

李母   (白)     况且,人无远虑必有近忧,是以君子安居思过,多福难享,何言无事?

李景让  (白)     是。

李母   (白)     此种情理并非你不知道,怎奈你被利禄所迷。你且听为娘教训!

     (唱)     通古今儿读过三坟五典,

             为人身必须要习学圣贤。

             见几个自暴弃自己偃蹇,

             见几个贪与酷身首不全。

             叹光阴去不归日月似箭,

             也不知耽误了多少青年。

             从今后你休提太平消遣,

             朝于斯夕于斯圣人之言。

(院子暗上。)

李景让  (白)     孩儿遵命。

(内击点。)

李景让  (白)     何事击点?

院子   (白)     何事击点?

中军   (内白)    有紧急军情回禀!

院子   (白)     候着。

             启大人:中军有紧急军情回禀。

李景让  (白)     如此母亲请至后面。

李母   (白)     凡事须要小心。

(李母下。)

李景让  (白)     遵命。

             来!

院子   (白)     有。

李景让  (白)     传中军进见!

院子   (白)     是。

             中军进见!

(中军上。)

中军   (念)     有事忙来报,无事不乱言。

     (白)     参见大人。大事不好了!

李景让  (白)     何事惊慌?

中军   (白)     今有庞勋在绍兴起兵造反,一路之上抢夺州县,看看杀到会稽城。特来禀明大人得知!

李景让  (白)     有这等事?即传三营伺候!

中军   (白)     这,王珩玉宿娼饮酒未回。

李景让  (白)     啊!王珩玉乃中营大将,竟敢宿娼饮酒!

             来,拿我令箭将王珩玉同娼妓,一并带到法堂问罪!

中军   (白)     得令!

(众人同下。)

【第四场】

(李茂贞、韩剑同上。)

李茂贞  (白)     请了。

韩剑   (白)     请了!

李茂贞  (白)     今有庞勋谋反朝廷,大人传叫我等。唯有王将军宿娼未回,大人若问,你我担待担待。

韩剑   (白)     言之有理。你我到辕门候令。

李茂贞  (白)     请。

(李茂贞、韩剑同下。)

【第五场】

(石玉珠上。)

石玉珠  (白)     啊哈!

     (念)     自幼生来能耐乏,好吃好喝又好花。真是太平无一事,烟花柳巷多繁华。

     (白)     在下石玉珠。妹子石中玉,扬州人氏,开设妓院为生。只因唐王选我妹子进宫,是我命小福薄,兄妹二人逃出在外,来在这会稽城,举目无亲。干什么的还得干什么,采了一块地方,开了九间门面的清吟小班,买卖倒也不错。今日天已不早啦,我不免到门口瞧瞧,恐有人来游逛,门口瞧瞧。

(王珩玉、二旗牌同上。)

王珩玉  (念)     为访西施美,

二旗牌  (同念)    要花东家钱。

王珩玉  (白)     啊,二位。

二旗牌  (同白)    好说,一位。

王珩玉  (白)     但不知哪是石中玉的妓所?

旗牌乙  (白)     这地方儿我没来过。

旗牌甲  (白)     这个地方我来过。

王珩玉  (白)     向前问来。

旗牌甲  (白)     来倒是来过,我这是初次,我来瞧瞧,大概是这儿。那边站着那个腥气难闻的,许是这个。

石玉珠  (白)     这个吃两个炒肉。

旗牌甲  (白)     那小子!

石玉珠  (白)     说话罢,那小子!

旗牌甲  (白)     你们这是窑子?

石玉珠  (白)     是窑子。里头有亲戚?

旗牌甲  (白)     什么有亲戚!大爷有俩钱,到你们这找乐来啦。

石玉珠  (白)     我说你这小子出来,你们家里人放心哪?

旗牌甲  (白)     谁不放心哪?

石玉珠  (白)     就教你这小子这么说话吗?

旗牌甲  (白)     这么说话还对不起你吗?

石玉珠  (白)     啊,你说的那不像人话!

旗牌甲  (白)     我就是这么说啦!

石玉珠  (白)     这么说啦,不成!

旗牌甲  (白)     不成该当怎么着?

石玉珠  (白)     什么怎么着,我要打你!

旗牌甲  (白)     腥气烘烘,也配打人!

石玉珠  (白)     我就要打你!

旗牌甲  (白)     好小子,咱们爷俩打打罢。

王珩玉  (白)     慢来,慢来。

             请问此处可是石中玉的妓所?

石玉珠  (白)     不错,正是。

王珩玉  (白)     烦老兄通禀,说我三人慕名前来拜访。

石玉珠  (白)     好说,好说。那小子,你听见没有,这才是人说的话哪。

旗牌甲  (白)     有一个就对得起你。

石玉珠  (白)     你这小子真明白。您请进!

王珩玉  (白)     随我进来。

石玉珠  (白)     一位,两位,一哨。

旗牌甲  (白)     别哨啦,留神揪尾巴!

石玉珠  (白)     有的,刺儿头,您请坐。

旗牌乙  (白)     那小子,有人儿没有?叫出来,我们见见哪。

石玉珠  (白)     有人哪,还不定起来没起来哪。

旗牌乙  (白)     什么时候还不起来?

石玉珠  (白)     我瞧瞧,这可得碰你们三位的造化。

旗牌乙  (白)     这还得看我们家祖上的阴功,父母的德行。

石玉珠  (白)     那是。

             妹子起来没起来?出来见客啦!

(石中玉上。)

石中玉  (白)     啊哈!

     (念)     饮酒莫叫醉,看花休上头。为人若知趣,到处总风流。

     (白)     老二什么事?

石玉珠  (白)     来了三位客,你去见见呀!

石中玉  (白)     在哪儿呢?

石玉珠  (白)     在厅上坐着哪。

石中玉  (白)     我瞧瞧去。

石玉珠  (白)     啊,咱们妹子来啦。

石中玉  (白)     三位客官在哪儿呢?

旗牌乙  (白)     就是她!哟,我的妈!

石玉珠  (白)     您起来,我说您怎么啦?

旗牌乙  (白)     我瞧见她,有点犯黑头晕。

石中玉  (白)     三位客官请坐。

王珩玉  (白)     有坐。

石中玉  (白)     请问三位客官贵姓?

王珩玉  (白)     这!学生姓杨。

旗牌乙  (白)     晚生姓朱。

旗牌甲  (白)     晚生姓马。

石中玉  (白)     原来是朱、杨、马三位。

石玉珠  (白)     好三个畜类!

二旗牌  (同白)    好说,好说。

石中玉  (白)     失敬啦。

王珩玉  (白)     岂敢。

石中玉  (白)     老二倒茶。

石玉珠  (白)     啊,倒茶。

             茶到,请茶呀一碗。

旗牌甲  (白)     不是一大两碗吗?

石玉珠  (白)     那是普济良缘。

旗牌甲  (白)     一碗就一碗。

石玉珠  (白)     杨老爷请茶,朱老爷请茶。

旗牌乙  (白)     不用说我也是一碗。

石玉珠  (白)     那还用提。

             姑奶奶请茶。

石中玉  (白)     三位客人,请!

王珩玉  (白)     请。

石中玉  (白)     打盅。

石玉珠  (白)     打盅,嘿!拿出来。

旗牌甲  (白)     我跟你闹着玩哪。

石玉珠  (白)     我瞧见啦,跟我闹着玩哪;瞧不见啦,归你。有什么话说吧。

旗牌乙  (白)     我说您哪贵姓啊。

王珩玉  (白)     姓杨。

旗牌乙  (白)     姓杨啊,不成,没有我朱分量大。这个正座让给我。

王珩玉  (白)     请来上坐。

旗牌甲  (白)     有的,论分量。我说您哪贵姓?

旗牌乙  (白)     我还姓朱。

旗牌甲  (白)     你还姓朱哇,不成;他那个杨带你这朱,捆在一块也没我老马的分量大。躲开,这个正座得让给我。

旗牌乙  (白)     好,您请坐。

石玉珠  (白)     我说你们三位出来也没过过秤。

旗牌乙  (白)     我们过了秤来的。

石玉珠  (白)     那就是啦。

石中玉  (白)     请问三位客官从何处而来,因何至此?

王珩玉  (白)     我三人从城内而来。闻得姑娘善于酒令,我三人特来拜访。

石中玉  (白)     好说,好说。我们酒令虽有,只要三位客官赏饮,我们才敢奉敬哪。

王珩玉  (白)     岂敢。今日相逢真乃三生有幸,就请预备小酌。

旗牌乙  (白)     我们都会喝。

石中玉  (白)     老二,预备酒哇。

石玉珠  (白)     啊,预备酒。

             慢着,就这么一说,就预备酒。这三位进门一子儿没花,先费了四个子儿的茶叶,又预备酒。别忙,我得先把过来。中间坐着那位必是花钱的。

(石玉珠口出嗤嗤声叫旗牌甲。)

旗牌甲  (白)     二位请坐我告便。

             你哨我干什么?

石玉珠  (白)     请您哪,掏包。

旗牌甲  (白)     我打你!

石玉珠  (白)     怎么啦?

旗牌甲  (白)     怎么啦,你知道我姓马,你叫我掏包。1

石玉珠  (白)     您听错啦,我叫您哪掏钱包,跟您哪要钱哪。

旗牌甲  (白)     咦!要钱呢?

石玉珠  (白)     可不是嘛。

旗牌甲  (白)     我说你怎么瞧不出渗路来?

石玉珠  (白)     怎么啦?

旗牌甲  (白)     这二位还是我给你陪来的哪。什么,跟我要钱?咱们是一码事,怎么,跟我要钱呢?跟我要的着吗?你!

石玉珠  (白)     先生您别生气,我不知道。您请回罢。

旗牌甲  (白)     这都是哪的事情!

石玉珠  (白)     好!我说他这么气昂昂的,敢情是个陪将。这样人得罪不得,要是得罪他,以后就不往我们这陪啦,那就要往他们家陪啦。那边坐的那位许是花钱的。

(石玉珠口出嗤嗤声叫旗牌乙。)

旗牌乙  (白)     我也告便。

王珩玉  (白)     请便。

旗牌乙  (白)     唉,你哨我干什么事?

石玉珠  (白)     朱老爷您赏下信叫预备酒吗?

旗牌乙  (白)     预备好酒,给我来他两大瓶好白干儿。

石玉珠  (白)     您要什么有什么。那么……

旗牌乙  (白)     那么什么?

石玉珠  (白)     如今年头萧条,买什么东西都得用现钱,求您哪先赏下来,我们也好给您预备呀。

旗牌乙  (白)     咦!你干什么的?

石玉珠  (白)     我是做买卖的。

旗牌乙  (白)     做买卖的怎么不长眼珠儿?

石玉珠  (白)     长着哪,一对儿。

旗牌乙  (白)     欠挖出来踩泡儿!

石玉珠  (白)     哟,人眼球,踩泡儿!

旗牌乙  (白)     你怎么瞧不出渗路,这是杨老爷请马老爷我作陪呀,哪有我陪客花钱的。我要早知道你们这儿要钱,我怎么也不进来呀!

石玉珠  (白)     好,您请回吧。

旗牌乙  (白)     你也不打听打听。

石玉珠  (白)     这我打听什么?

旗牌乙  (白)     我多咱花过这项钱哪!

石玉珠  (白)     是是,我没说您花过。我说这么理直气壮,敢情您是跟嫖看赌的老爷,这也得罪不得,这是君子人,倒得好好待承他。大概那位是花钱的。

(石玉珠口出嗤嗤声叫王珩玉。)

王珩玉  (白)     做什么?

石玉珠  (白)     您刚才赏信不是叫预备酒吗?

王珩玉  (白)     正是。快去预备!

石玉珠  (白)     没您不圣明的,如今地皮紧,买什么东西都得用现钱。求您先赏下来,好给您预备。

王珩玉  (白)     你们敢是先要钱?

石玉珠  (白)     真怪寒碜的。求您先赏下来吧,好预备。

王珩玉  (白)     可以。

石玉珠  (白)     开通的老爷们个别另样,听说要钱立刻掏靴掖拿银子,您瞧够多大方。

王珩玉  (白)     哎呀,我们出门未曾带着,你们只管预备,票不了你们就是。

石玉珠  (白)     得,出来三位倒有对半没带钱的,八成许是忘了吧?唉,不对呀,银钱是养命的根源,有忘了的吗?您像我吧,忘了八个字。

旗牌乙  (白)     哪八个字?

石玉珠  (白)     “孝悌忠信、礼义廉耻”。故此我才当了王老八。这三位比我还多忘一样,我们得拜把子,王老七,王老九,王老十。

二旗牌  (同白)    好小子,胡说八道,打他!

石玉珠  (白)     有的。不给钱还打人!

二旗牌  (同白)    就要打你!

王珩玉  (白)     慢来,慢来,你二人回去取纹银二百两。我在此等你二人。

二旗牌  (同白)    是啦。

             那小子回头见!

(二旗牌同下。)

石玉珠  (白)     回头见我也不怕!

石中玉  (白)     老二,怎么啦?

石玉珠  (白)     怎么啦,不给钱还要打人找便宜,那是我到他们家找便宜去!

石中玉  (白)     你别这么着。

石玉珠  (白)     别这么着,遇见这样人就得这么待承。

石中玉  (白)     别这么着,我瞧这位杨老爷不像在外头耍虚子的,你自管预备。

石玉珠  (白)     什么,预备?跟谁要钱哪?

石中玉  (白)     不要紧,写在你妹妹的账上。

石玉珠  (白)     有的。又写您账上,您倒是爱交朋友。

             我说伙计们预备酒哇!写在咱们妹子的账上。

(石玉珠下。)

王珩玉  (白)     惭愧!

石中玉  (白)     这个杨老爷,您别怪罪他们,他们都是叫人家赚怕了的啦。

王珩玉  (白)     我自己惭愧。

石中玉  (白)     这个杨老爷,我看您哪必是一位现任的官员,既来赏光何必隐瞒呢?

王珩玉  (白)     啊,你怎么知道我是现任的官员呢?

石中玉  (白)     我看您哪——

     (念)     遍体凌云气,额高貌超群。双眉斜入鬓,阃外大将军。

     (白)     似这样相貌怎么不是位现任的官员哪!

王珩玉  (白)     实不相瞒,俺乃中军牙将王珩玉是也。

石中玉  (白)     果然是位贵人。失敬啦!

王珩玉  (白)     岂敢。啊姑娘,我看你不但美貌,而且还善于风鉴,犹如明珠落水,宝剑埋尘。我意与姑娘赎身,不知你意下如何?

石中玉  (白)     风尘之女得配贵人,实为万幸。但是一件……

王珩玉  (白)     哪一件?

石中玉  (白)     你外相虽好,内有不全,恐其后来呀……我们实是不敢从命。

王珩玉  (白)     啊,你怎知我内有不全哪?

石中玉  (白)     这……您要不怪罪,我们可就要说出来啦。

王珩玉  (白)     总是实言的好。

石中玉  (白)     我看您哪——

     (念)     体格虽然贵,心肝未必真。反骨在脑后,终久必分身。

     (白)     我们可失言啦。

王珩玉  (白)     哎呀且住。听她之言,说得我毛骨悚然,果然如是。

             啊,姑娘!从今以后改恶向善,自当转祸为福的了!

石中玉  (白)     你若改恶向善,我便候你迎娶就是啦。

王珩玉  (白)     你看此处无人,你我望空一拜如何?

石中玉  (白)     怎么着,还要拜吗?

王珩玉  (白)     总要拜呀。

石中玉  (白)     如此将军请。

王珩玉  (白)     请。

     (唱)     姻缘本是前生定,

石中玉  (唱)     五百年前结下婚。

王珩玉  (唱)     对天一拜为媒证,

     (白)     仙姑!

石中玉  (白)     将军!

王珩玉  (白)     贤妹!

石中玉  (白)     哥哥!

王珩玉  (笑)     啊哈哈哈……

石中玉  (唱)     同偕到老不离分。

(四文堂、中军、二旗牌同上。)

中军   (白)     打进去!

             呔!王珩玉,我等奉了大人之命前来拿你!

王珩玉  (白)     哎呀!这、这、这便如何是好!

石中玉  (白)     事情已经到了这儿啦,怕也不成啦,只好跟他们走就得啦!

王珩玉  (白)     唉!

     (念)     风流成画饼,

石中玉  (念)     画饼也风流!

中军   (白)     走!

二旗牌  (同白)    那小子哪去啦,便宜他!

(众人同下。)

【第六场】

(四文堂、李景让同上。军政司随上。)

李景让  (点绛唇牌)  今奉圣命,提调三军,秉忠心,扶保朝廷,贼兵离城近。

     (念)     贼兵来争斗,将士去风流。营务尚如此,国家岂无忧。

     (白)     本帅李景让。可恨王珩玉宿娼饮酒,为此,今日升堂。

             来!

四文堂  (同白)    有。

李景让  (白)     传众将上堂!

四文堂  (同白)    众将上堂!

(李茂贞、韩剑同上。)
李茂贞、

韩剑   (同白)    来也!

             参见大人。

李景让  (白)     罢了。王珩玉宿娼饮酒你等可知?

李茂贞、

韩剑   (同白)    我等不知。

李景让  (白)     既然不知,站过一旁。

             军政司!

军政司  (白)     有。

李景让  (白)     王珩玉宿娼该当何罪?

军政司  (白)     论律当斩。

李茂贞、

韩剑   (同白)    嘿!

军政司  (白)     哎哟!

(军政司下。)

李景让  (白)     哦!当斩。

             来!

四文堂  (同白)    有。

李景让  (白)     将王珩玉同娼妓押上堂来!

四文堂  (同白)    押上堂来!

(四文堂、二旗牌、王珩玉、石中玉同上。)

王珩玉  (唱)     指望夫妻花上锦,

石中玉  (唱)     谁知今日风波生。

二旗牌  (同白)    来到辕门。

王珩玉  (白)     容我更衣。

二旗牌  (同白)    更衣不及,上了刑具。

             报,王珩玉告进!王珩玉当面,当堂有刑。

李景让  (白)     松刑!

二旗牌  (同白)    松刑了!

李景让  (白)     王珩玉!

王珩玉  (白)     有。

李景让  (白)     为何这样打扮?

王珩玉  (白)     这,小将出城访事,不料大人传唤,更衣不及。大人开恩!

李景让  (白)     你待怎讲?

王珩玉  (白)     大人开恩。

李景让  (白)     唗!

     (唱)     中军大将为首领,

             统领貔貅百万兵。

             改装闲游不要紧,

             违误军机罪非轻。

             以身试法犯军令,

王珩玉  (白)     大人!

     (唱)     还望大人多谅情。

李景让  (白)     唗!

     (唱)     自作自受休怨恨,

             自古军法难容情。

     (白)     刀斧手!

     (唱)     绑去枭首莫迟顿,

李茂贞、

韩剑   (同白)    且慢!

     (同唱)    左右牙将求大人。

     (同白)    启禀大人:王珩玉宿娼饮酒罪不至死,望求大人开恩饶恕。

李景让  (白)     尔等敢是与王珩玉讲情?

李茂贞、

韩剑   (同白)    不敢,大人开恩。

李景让  (白)     倘若我营将士人人如此,个个效尤,成何营务也!

     (唱)     珩玉犯法斩当应,

             何用结党来求情。

             叉了下去免责问!

李茂贞、

韩剑   (同唱)    后面激发众三军。

(李茂贞、韩剑同下。)

李景让  (白)     刀斧手!

     (唱)     快将珩玉上了捆!

石中玉  (白)     慢着!

     (唱)     钢刀不杀无罪人!

     (白)     我说这个大人,您真要杀他吗?只怕他没犯什么死罪吧!

李景让  (白)     啊!何处有人讲话呀?

石中玉  (白)     哟,我这么大个人跪在地下半天,他会没瞧见,我看阁下的眼睛可是不小啊。

李景让  (白)     你是个什么东西?

石中玉  (白)     人嘛,什么东西!我就是扬州妓女石中玉,皇上宣我进宫我都懒得去,今日送来给你瞧瞧。这怎么着,你假装的瞧不见,我看阁下的眼可是真真嘚儿不小啊!

李景让  (白)     呃!你就是扬州妓女石中玉吗?

石中玉  (白)     嗯!

李景让  (白)     你引诱我的将官,难道你不知我的厉害?

石中玉  (白)     什么厉害?提起厉害我倒要站起来说啦。

(石中玉立起。)

石中玉  (白)     我就知道礼治君子,法治小人,才为民之父母。我却不晓得什么叫做厉害不厉害!

李景让  (白)     你知道礼治君子,法治小人,我今所属地方不能容留娼妓!

             来,绑了!

石中玉  (白)     慢着!要绑容易,要杀可也不难。请问李大人,你知道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想我们娼妓就不是人了吗?难道说是从今日才有的吗?

李景让  (白)     这个,烟花之辈出于何时?

石中玉  (白)     呦!你不知道啊,待我来告诉你说!

李景让  (白)     讲!

石中玉  (白)     听着!有天地便有人欲,自夏商周秦以来,有多少客妻路妓。齐桓公霸诸侯一匡天下,开着有三百个窑子接客,得钱钞以济军民。从列国就有妓女当差。自汉室以来,有多少官员子弟开心取乐,缠头似锦,历代有之。今日之事何为犯法哪!

李景让  (白)     有何凭证,谁曾见来?

石中玉  (白)     你又不知道,听我再告诉你。

李景让  (白)     讲!

石中玉  (白)     谢安身为宰相,携妓游山;杨素身为元帅,教妓歌舞;关盼盼燕子楼,郭子仪肉屏风。这不是历代的故事吗?

李景让  (白)     古人放纵你们,我今执法森严,所属地方还是不能容留娼妓。

             来!绑了!

石中玉  (白)     慢着!王道本乎人情,国法岂有不教而诛的道理哪!请问李大人,你既为官长,不许娼妓可也使得,你该在未到任以前,出下告示晓谕军民禁止烟花。想我们要知道这个犯法,可也就不做这行生意啦。如今吃了这碗饭啦,可也就没有法子啦。大唐天子尚且不能禁止,还要挑选进宫;你忽然要断绝我们这行的性命,刻薄寡情,恐怕你后代儿孙难免循环报应啊!

李景让  (白)     唗!

     (唱)     言语如刀似剑刃,

             法堂公然渎大臣。

             快将娼妓一齐捆,

王珩玉、

石中玉  (同唱)    为做夫妻对丧身。

(王珩玉、石中玉同下。中军上。)

中军   (白)     启禀大人:刀炸两断!

李景让  (白)     刀炸两断!

中军   (白)     正是。

李景让  (白)     换刀再斩!

(中军下。四文堂自两边分下。)

李景让  (白)     哎呀!

     (唱)     辕门以外甲胄影,

             耳听惊天鼓噪声。

(中军上。)

中军   (白)     启禀大人:换刀再斩,众将不服,俱在辕门鼓噪!

李景让  (白)     哦!众将鼓噪了?

中军   (白)     正是。

李景让  (白)     传我将令,将王珩玉同娼妓暂且停刑。传众将上堂回话。

中军   (白)     众将上堂回话!

李茂贞、
韩剑、

众将   (内同白)   来也!

(李茂贞、韩剑、众将同上。)

众将   (同白)    嘿!

李景让  (白)     尔等为何聚众鼓噪?

众将   (同白)    大人,王珩玉宿娼饮酒罪不至死。换刀再斩,我等不服,故在辕门鼓噪!

李景让  (白)     啊!尔等聚众鼓噪,敢是谋反朝廷!

众将   (同白)    我等焉敢谋反朝廷,反的是大人你!

李景让  (白)     唗!

     (唱)     我非贪滥行得正,

             职守封疆受皇恩。

             今日谁敢夺帅印?

众将   (同白)    我就抢!

李景让  (唱)     欺我犹如欺圣君。

             珩玉犯法理应斩,

             尔等何敢起反心。

             待我奏本俱拿问!

李茂贞、

韩剑   (同唱)    留下印信早逃生!

     (同白)    大人留下印信,你逃命去罢!

(院子上。)

院子   (白)     太夫人出堂!

(李母、丫鬟同上。)

李母   (唱)     耳听堂上声鼓噪!

李景让  (白)     母亲!

李母   (白)     哽!嘿!

     (唱)     为官无能祸自招。

     (白)     众将不必鼓噪,老身自有裁处。

众将   (同白)    是。

李母   (白)     景让!

李景让  (白)     母亲!

李母   (白)     为娘要借儿法堂一坐。

李景让  (白)     母亲请上坐。

李母   (白)     升堂!

李景让  (白)     升堂!

李母   (白)     还不与我跪下!

众将   (同白)    叫你跪下!

李景让  (白)     是。孩儿跪下了!

李母   (白)     天子命儿以为方面大臣,国家法度,岂可任意施行?牙将乃左右之臂,王珩玉宿娼饮酒罪不至死,为何定要斩首?倘若激变三军,以致一方不宁,岂不辜负朝廷重恩,又累白发萱堂?儿上不能报效朝廷,下不能平服将校。为娘含羞入地,何以见你那去世先人?我今借朝廷之法堂,替祖先之教训。

             左右!将他的衣冠剥了!

众将   (同白)    衣冠剥了!

李母   (白)     看皮鞭伺候!

     (唱)     自从你父亡故早,

             为娘守节受煎熬。

             读书明理常训教,

             方得成名立当朝。

             兵将宿娼事本小,

             何必斩首定不饶?

             轻重大体全不晓,

             激变三军怎开交?

             连累老母为不孝,

             忠孝二字哪晓分毫?

             今借法堂行家教,

             我代祖宗教儿曹。

             吩咐左右众将校,

             不打奴才我的气难消!

李景让  (白)     母亲!

     (唱)     身为大臣皇恩浩,

             当堂责打人笑嘲。

             望乞老娘息烦恼,

(李景让哭。)

李景让  (哭头)    儿的老娘啊!

     (唱)     不顾羞辱求年高。

李母   (白)     嗯!

     (唱)     这场羞辱儿自找,

             为娘警诫免笑嘲。

             众将与我皮鞭拷!

众将   (同白)    且慢!

     (同唱)    左右牙将求年高。

     (同白)    启禀太夫人:我家大人一时糊涂,望乞太夫人开恩饶恕。

李母   (白)     尔等敢是与你家大人求情?

众将   (同白)    不敢。太夫人开恩!

李母   (白)     这奴才能悔其面,难悔其心,此情不准。站过一旁!

     (唱)     众将求情不恕饶,

             年迈之人气难消。

             亲自下位行家教!

(王珩玉、石中玉同上。)

王珩玉  (唱)     太夫人饶恕这一遭。

李母   (白)     你是何人哪?

王珩玉  (白)     小将王珩玉。

李母   (白)     你就是中军牙将王珩玉么?

王珩玉  (白)     正是。

李母   (白)     吃了苦了。起来!

王珩玉  (白)     多谢太夫人。

石中玉  (白)     老太太,我们这还跪着一个哪!

李母   (白)     啊!你是何人哪?

石中玉  (白)     我就是扬州妓女石中玉,起祸的根苗。我的老太太!

李母   (白)     你就是扬州妓女石中玉么?

石中玉  (白)     可不是嘛!

李母   (白)     天子宣诏怎么不去?又因何至此呢?

石中玉  (白)     太夫人容禀!

     (唱)     只因天子来选召,

             隐姓埋名四处逃。

             得遇小将姻缘好,

             这是痴心祸自招。

李母   (白)     唔!

     (唱)     看她生得实美貌,

             莫怪天子宣入朝。

     (白)     嘿!你这奴才,我想石中玉配嫁中军大将乃是一件喜事。你这奴才不识轻重,可谓任意胡为!

             啊,石姑娘,他既要将你等斩首,不怨恨于他,反来求情,是何意也?

石中玉  (白)     太夫人,人非草木,皆有良心。李大人虽则暴戾,太夫人这等仁慈,我等焉敢怨恨哪。

李母   (白)     可是实情?

石中玉  (白)     句句实情。

李母   (白)     哈哈哈……起来,起来,站在我的跟前。

             哼!我看你羞是不羞!

石中玉  (白)     我说这太夫人,满营将官都在这儿站着,唯有李大人一个人在那跪着,也于理不合吧。求您赏我个脸儿,叫他起来吧。

李母   (白)     敢是与他求情?

石中玉  (白)     不敢。太夫人开恩吧!

李母   (白)     看在你的面上叫他起来。

石中玉  (白)     我这儿谢谢您啦。

             嘿!起来!

李景让  (白)     什么?

石中玉  (白)     你起来。

李景让  (白)     哪个叫我起来?

石中玉  (白)     我的主意叫你起来!

李景让  (白)     你是个什么东西!

石中玉  (白)     给脸不知情。

             太夫人,他可不起来。

李母   (白)     哼!还不起去!

李景让  (白)     儿遵命。

             劳您驾!

石中玉  (白)     好说您哪。

众将   (同白)    请大人更衣。

(报子上。)

报子   (白)     庞勋讨战!

李景让  (白)     再探!

(报子下。)

李景让  (白)     啊,母亲,庞勋讨战,母亲请到后面,儿要升堂理事。

李母   (白)     哼!又来多事!

石中玉  (白)     你那么多的事!

李景让  (白)     呃,是是是!

李母   (白)     众位将军,我儿虽然暴戾,乃是朝廷命官,法令亦当严整。尔等总有委屈,只可好言相求,何敢聚众鼓噪逼勒官长?朝廷得知,尔等自问该当何罪?

众将   (同白)    这,末将等一时糊涂,望求太夫人开恩以救众生!

李母   (白)     也罢。如今别无计较,现在贼寇兵临城下,尔等若能奋勇杀贼,不但赎罪,而且功成之后还有赏赠。尔等可敢前去?

众将   (同白)    这个……

王珩玉  (白)     小将愿往!

李母   (白)     好,得胜回来另有重赏。去吧!

王珩玉  (白)     得令!

石中玉  (白)     哎,你等着我,我这就来!

王珩玉  (白)     你可快去,我可了不了啦。

(王珩玉、众将同下。)

石中玉  (白)     我说这个太夫人,我看满营将官出城,未必胜得过那庞勋吧?

李母   (白)     啊!你怎见得我营将士就胜不得那庞勋?

李景让  (白)     啊,母亲,想是那庞勋与她熟识。

石中玉  (白)     你哪儿那么些说的。

李母   (白)     依你之见?

石中玉  (白)     依我之见,我要是出城,管保手到儿擒来。

李母   (白)     好,你且披挂起来我看。

石中玉  (白)     披挂不披挂,那倒是小事。您给我根结结实实的麻绳,管保给您擒个活的来。

李母   (白)     好,你且随我上城观看;众将若不能取胜,那时你再出马也还不迟。

石中玉  (白)     是啦。

李母   (白)     吩咐带马。

李景让  (白)     是。带马!

李母   (唱)     为臣尽忠子尽孝,

             不枉人间走一遭。

             我儿吩咐马带到,

             观看众将见低高。

(李母、石中玉、李景让同下。)

【第七场】

(四文堂、庞勋同上。牌子。)

庞勋   (白)     某,庞勋。自从绍兴起义以来,逢州夺州,遇县抢县。看前面已是会稽城,正好夺取。

             众将官!

四文堂  (同白)    有!

庞勋   (白)     杀!

(王珩玉、四文堂同上,与庞勋会阵。)

王珩玉  (白)     呔!来的敢是庞勋?

庞勋   (白)     然。小将留名!

王珩玉  (白)     听者,俺乃中军牙将王珩玉是也。

庞勋   (白)     无名之辈,放马过来!

(王珩玉、庞勋同起打。王珩玉败下,庞勋追下。)

【第八场】

李母   (内西皮导板) 耳听龙吟与虎啸,

(四文堂引李景让、石中玉、李母同上。)

石中玉  (白)     嘿,你留神我的马脑袋!

李景让  (白)     唉!

李母   (唱)     干戈耀日旌旗飘。

             人享太平福不小,

             作恶多端犯天条。

             循环报应杀运到,

             遭劫在数在数遭劫也难逃。

             不信且看眼前报,

             战鼓咚咚血染袍。

             也有那孤独鳏寡年纪老,

             也有那娇妻爱妾女多姣。

             劝人行善休奸狡,

             盗息民安祸自消。

             母上城楼子引道,

(李景让、石中玉、李母同上城。)

李母   (唱)     人头滚滚满荒郊。

             滚油烧心泪珠掉,

             尸积如山血流如潮。

(李茂贞、韩剑同上。庞勋上,李茂贞、韩剑、庞勋同打下。)

李景让  (白)     哎呀!

     (唱)     众将不能胜贼盗,

             看来会稽难保牢。

     (白)     哎呀,母亲哪!我营将士果然不能取胜,如何是好?

李母   (白)     果应她言。

             啊,石姑娘!我营将士不能取胜,如何是好?

石中玉  (白)     哟,到这时候您问我,我哪儿有主意呀!

李景让  (白)     咦!她倒拿起乔来了。

李母   (白)     也罢。你若胜得过那庞勋,老身认你为义女,配嫁王珩玉。你意如何?

石中玉  (白)     真的吗?

李母   (白)     哪个哄你不成!

石中玉  (白)     如此母亲但放宽心,待女儿出城走走。

李母   (白)     这便才是。

石中玉  (白)     哥哥!

李母   (白)     你答应。

石中玉  (白)     哥哥!

李景让  (白)     哎!

石中玉  (白)     与你妹子带马。

李景让  (白)     得令!

(李景让、石中玉同出城。)

石中玉  (唱)     庞勋英勇如虎豹,

             杀得我军四下逃。

             众将俱都杀败了,

             看来难算将英豪。

             哥哥带马出城道,

             生擒庞勋我要立功劳!

     (白)     哥哥,你妹子要打仗去喽!

(石中玉下。)

李景让  (白)     哎!

     (唱)     这烟花女将古来少,

             我元帅带马也是头一遭。

             回头我把老娘叫,

             孩儿言来听根苗:

             此女出城她的命难保,

李母   (唱)     我看她武艺比儿高。

             有才有勇世间少,

李景让  (唱)     可叹我领兵的大元帅就不算英豪哇!

(王珩玉上。庞勋打王珩玉败。石中玉上,接打。)

庞勋   (白)     呦!杀来杀去,怎么杀出一个娘儿们来!

石中玉  (白)     呦,娘儿们!你许不认得我了吧?

庞勋   (白)     仿佛是这么着。

石中玉  (白)     我就是扬州妓女石中玉。咱们两个人在一块喝过酒,你都忘了?你们这种东西真没有良心哪!

庞勋   (白)     咦,你就是扬州妓女石中玉,那个玉儿?

石中玉  (白)     可不是嘛!

庞勋   (白)     皇上宣你进宫,你怎么不去?

石中玉  (白)     我就为你嘛!

庞勋   (白)     你为我什么呢?

石中玉  (白)     我听人家说,你做了大王啦。

庞勋   (白)     不错,咱们这会儿是大王爷啦。

石中玉  (白)     我跟我哥哥投奔于你。

庞勋   (白)     啊!找我来啦。

石中玉  (白)     不想又被官府看破。

庞勋   (白)     怎么着?

石中玉  (白)     囚禁监牢。

庞勋   (白)     这都是哪儿的事!

石中玉  (白)     叫我出城劝你归降。我说,嗐!你倒是降啊,是不降啊?

庞勋   (白)     你叫孤家归降吗?

石中玉  (白)     啊!

庞勋   (白)     除非是日从西起。我不降!我不降!

石中玉  (白)     我知道你不降啊,我来了可回不去啦,你得给我拿个主意。

庞勋   (白)     怎么着,你跟我要个主意呀?有哇!

石中玉  (白)     什么主意?

庞勋   (白)     等孤家得了唐室天下,我封你大大的一个妃子儿。

石中玉  (白)     呦!我给你当妃子?

庞勋   (白)     唉,咱们飞到哪儿吃到哪儿。

石中玉  (白)     那敢情好啦。你可知道我的脾气吗?

庞勋   (白)     你又长了什么脾气啦?

石中玉  (白)     咱们两个得下马比武,讲究讲究那话儿。

庞勋   (白)     哪话儿?

石中玉  (白)     你要是胜得过我,我就给你当妃子;你要是胜不过我,你得乖乖地给我归降。

庞勋   (白)     怎么着,这还得比武?

石中玉  (白)     哎。下马!

庞勋   (白)     怎么着,下马?

石中玉  (白)     哎。下马!

庞勋   (白)     干!下马了。着打!

石中玉  (白)     你要干什么?

庞勋   (白)     你不是要比武吗?

石中玉  (白)     比武哇,那是假招子。

庞勋   (白)     你看又假招子啦!

石中玉  (白)     你瞧我这个小鸡子似的,哪搁得住你打呀!

庞勋   (白)     怎么着呢?

石中玉  (白)     就许我打你,不准你打我。

庞勋   (白)     呦!就许你打我,不准我打你。

石中玉  (白)     啊。

庞勋   (白)     我怎么那么贱骨头哪!

石中玉  (白)     你要是不急,我就给你当妃子。

庞勋   (白)     你就打,我不急得了嘛!

石中玉  (白)     我不放心,你是狗脸说急就急。

庞勋   (白)     那么还得给你起誓?

石中玉  (白)     那是什么话哪!

庞勋   (白)     这么办,我要急呀,我是你的儿子。

石中玉  (白)     怎么着,你要急,可就是我的儿子啦。

庞勋   (白)     别玩笑,你打东村!

石中玉  (白)     着打!

庞勋   (白)     你打!

石中玉  (白)     哎哟,我倒舍不得打你啦。

庞勋   (白)     这劲儿!谁受得了呀?

石中玉  (白)     我真舍不得打你呀。

庞勋   (白)     你呀,这米汤灌别人去吧!我没什么啦。

石中玉  (白)     你真不急?

庞勋   (白)     我不急得啦!

石中玉  (白)     你站住了。

庞勋   (白)     你打吧。

(石中玉暗叫四文堂、王珩玉同上,同绑庞勋。)

庞勋   (白)     啊?我上了你的当啦!

石中玉  (白)     有请哥哥!

李景让  (白)     何事?

石中玉  (白)     庞勋叫我给擒住啦。

李景让  (白)     看庞勋如此英勇,你是怎么擒住的?

石中玉  (白)     戏法儿人人会变,各有巧妙不同。

李景让  (白)     好,我妹子会变戏法儿。

庞勋   (白)     有的,我叫变戏法的给拿住啦。

李景让  (白)     有请母亲!

李母   (白)     何事?

李景让  (白)     庞勋叫我妹子擒住了。

李母   (白)     看庞勋如此英勇,你是怎么擒住的?

石中玉  (白)     这叫做神仙一把抓。

李母   (白)     你不要胡抓乱抓的。那一大汉怎么叫我女儿擒住了?

庞勋   (白)     老太太,她把我给赚啦!

李景让  (白)     押了下去!

(四文堂押庞勋同下。)

李母   (白)     庞勋被你擒住,我儿可称得起是胭脂虎也。

石中玉  (白)     母亲夸奖了。

李母   (白)     后堂摆宴,与我儿贺功。

李景让、
王珩玉、

石中玉  (同白)    请。

(尾声。众人同下。)
(完)

——————————
1兽医给马治胃病,取出胃来动手术叫做“掏包”。


浏览次数:1710 ┊ 字数:14495 ┊ 最后更新:2014年01月23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