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黑风帕》(一名:《牧虎关》)

主要角色
高旺:净
高来:丑
张兰英:老旦
杨八妹:旦
张保:小生
达婆:旦

《黑风帕》尚长荣饰高旺
《黑风帕》尚长荣饰高旺
情节
北宋时,杨府将官高旺擅使黑风法术,被贬雅志府为民。后军中需将,经杨八姐来召高旺回朝。行经牧虎关,关将张保夫妇施用黑风帕阻其过关。高旺击败张保;阵前见张妻貌美,加以戏谑。张母上关略阵,始识高旺为失散多年之丈夫,遂迎接进关。高旺问知阵前戏谑之人为自己儿媳,倍感羞愧。

注释
这个剧本是依据一般舞台演出本,并经苏连汉先生协助校正。

根据《京剧汇编》第三集整理

录入:DYH


相关剧本
《黑风帕》(根据《戏考》第二册整理)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146.4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高旺上。)

高旺   (引子)    扶保王家,倒作了,野草闲花。

     (念)     二十年前挂铁衣,曾与宋王扶社稷。一心要学姜吕望,渭水河边把钓垂。

             老夫姓高名旺,字道腾。昔年宋室为臣。可恨宋王,听信谗言,将我谪贬雅志府为民。永不再用。今日闲暇无事,不免庄前庄后游玩一番便了。

     (唱)     忆昔当年保宋君,

             东西征南北剿立下功勋。

             恨宋王听信谗臣本,

             贬至在雅志府身为庶民。

             闲来无事观山景,

             闷来时到庄后游玩散心。

             出庄来偶遇着怪风一阵,

(风旗、杨八妹同上,过场,同下。)

高旺   (白)     啊!

     (唱)     让风头抓风尾细算分明。

     (白)     且住。适才出庄游玩,忽见怪风一阵。待俺让过风头,抓着风尾,算上一算。呜呼呀!原来是天堂六州,反了觉通和尚;杨贤妹奉了旨前来搬兵。想老夫当年发下宏誓大愿,永不与宋王出力报效,这便怎么处?有了。府下有一高来,生得聪明伶俐;不免唤他出来,想个躲避之计。

             高来哪里!

高来   (内白)    啊哈!

(高来上。)

高来   (念)     忽听叫高来,眉毛往前栽。高来是我,我是高来。

     (白)     爷爷在上,高来丢揖!

高旺   (白)     何谓丢揖?

高来   (白)     我给别人作揖,别人还我一揖,那叫作揖;我给您作揖,好有一比……

高旺   (白)     比作何来?

高来   (白)     长蛇吃扁担——

高旺   (白)     此话怎讲?

高来   (白)     直棍一条。岂不是丢揖吗?

高旺   (白)     不好,还是作揖。

高来   (白)     作揖就作揖。叫我出来,有何屁放?

高旺   (白)     呃!有何话讲!

高来   (白)     不错,有何话讲?

高旺   (白)     适才你爷爷出庄游玩,只见怪风一阵。让过风头,抓住风尾,屈指一算,原来是你杨姑母前来搬兵。唤你出来,想一个不发兵之计。

高来   (白)     计倒没有,屁股上有一个瘊子。

高旺   (白)     呃!计策之计。

高来   (白)     待我想来。有了!

高旺   (白)     有何妙计?

高来   (白)     你剃得光光头,抬上一篓油,拉过一匹牛,您把您的头往油篓里一沾,望牛后头一钻。

高旺   (白)     这叫什么计?

高来   (白)     这叫钻头不顾尾。

高旺   (白)     不好。

高来   (白)     不好?我没主意啦。

高旺   (白)     爷爷倒有一计在此。

高来   (白)     有何妙计?

高旺   (白)     少时你杨姑母到此,就说你爷爷赴牛羊大会去了。

高来   (白)     什么时候去的?

高旺   (白)     说去就去。

高来   (白)     什么时候回来?

高旺   (白)     说来就来。

高来   (白)     到底在哪儿?

高旺   (白)     书房里面藏躲。

高来   (白)     知道了。

高旺   (念)     我今吩咐你,

高来   (念)     怎敢稍延迟。

(高旺下。高来睡。杨八妹上。)

杨八妹  (唱)     天波府奉了太君命,

             来到雅志搬救兵。

     (白)     来此已是。看那旁好象高来。

             啊,高来,高来!

             睡着了。待我骗他一骗。

             这地下二百铜钱,是哪一个的?

高来   (白)     是我的,是我的!

杨八妹  (白)     看剑!

高来   (白)     哎呀、杨姑母!

杨八妹  (白)     你家爷爷可在府中?

高来   (白)     不在府中。

杨八妹  (白)     哪里去了?

高来   (白)     赴牛羊大会去了。

杨八妹  (白)     几时去的?

高来   (白)     说去就去。

杨八妹  (白)     几时回来?

高来   (白)     说来就来。

杨八妹  (白)     哎呀且住。看高来说话,颠三倒四,待我吓他一吓。

             高来,我与你带来了一双红绣花鞋。

高来   (白)     在哪儿?

杨八妹  (白)     马鞍桥下。

高来   (白)     待我拿去。

杨八妹  (白)     看剑!

高来   (白)     杨姑母饶命!

杨八妹  (白)     你爷爷到底哪里去了?

高来   (白)     待我来告诉你,在书房里头藏躲。

杨八妹  (白)     叫他出来。

高来   (白)     他知道你是搬兵来的,他不出来。

杨八妹  (白)     你代我想个计策。

高来   (白)     大家想来。有了主意啦。

杨八妹  (白)     你有什么妙计?

高来   (白)     我当看麦子的,你当放羊的。您的羊吃了我的麦子,我叫您轰开,您不轰开,我就骂您,您就打我。我爷爷一听见打我,他就跑出来啦。

杨八妹  (白)     好。我们来试演试演。

高来   (白)     唗!谁家的羊,吃了我的麦子了?

杨八妹  (白)     是我家的羊。

高来   (白)     你与我轰开!

杨八妹  (白)     我不轰开。

高来   (白)     我就要骂。

杨八妹  (白)     我就要打!

高来   (白)     哎!哎!哎!

高旺   (内白)    什么人打我的高来?

(高旺上。)

杨八妹  (白)     啊,兄长!

高旺   (白)     啊啊,贤妹。

             高来!杨姑母到此,为何不来通报?

高来   (白)     你不是不许我通报吗?

高旺   (白)     呃!

(高来下。)

贤妹   (白)     请!贤妹请坐。

杨八妹  (白)     有坐。

高旺   (白)     贤妹不在天波杨府,到此做甚?

杨八妹  (白)     奉了太君之命,前来搬兵。

高旺   (白)     兄有一言,贤妹听了!

     (唱)     杨贤妹打坐雅志厅,

(高来上。)

高来   (白)     报!

高旺   (白)     报什么?

高来   (白)     您的大钢鞭,在那兵器架上乱迸乱跳。

高旺   (白)     多加两道绳索。

高来   (白)     连我的裤腰带都系上去还不行。

高旺   (白)     却是为何?

高来   (白)     我倒明白了!

高旺   (白)     你明白何来?

高来   (白)     它要到两军阵前,打几员上将。

(高来下。)

高旺   (白)     呃!

     (唱)     细听愚兄说分明。

(高来上。)

高来   (白)     报!

高旺   (白)     又报什么?

高来   (白)     您那匹乌骓马在那槽头乱跳乱叫。

高旺   (白)     多加草料。

高来   (白)     连我的枕头都给它吃了还不行。

高旺   (白)     却是为何?

高来   (白)     我倒又明白了。

高旺   (白)     明白何来?

高来   (白)     要到两军阵前喝些个人血!

高旺   (白)     呃!

(高来下。)

高旺   (唱)     为江山跑坏了我的乌骓马,

(高来上。)

高来   (哭)     哎!哎!哎!

高旺   (白)     高来为何啼哭?

高来   (白)     我在前头扫地,丫头在那里烧火。她放了一个屁她赖我!

高旺   (白)     那是一桩小事。

高来   (白)     杨姑母搬兵乃是大事,您怎么不去!

高旺   (白)     放屁!

高来   (白)     不臭。

高旺   (白)     下去!

高来   (白)     水凉!

高旺   (白)     打嘴!

高来   (白)     鲇鱼!

高旺   (白)     呸,滚下去!

高来   (白)     得令!

(高旺下。)

高旺   (唱)     为社稷战断了我的宝雕弓。

             曾记得你国为上我国为下,

             两国不和屡动刀兵。

             头一阵会见了王怀女,

             她的武艺不算能。

             第二阵遇着杨贤妹,

             贤妹的花枪果然能。

             你爱愚兄黑风好,

             愚兄爱你花枪能。

             花枪好,好黑风,

             二人结拜进宋营。

             宋王一见龙心喜,

             封我后军督府在朝门。

             到后来听信谗言本,

             将愚兄贬职为庶民。

             天堂六州贼做反,

             要想发兵万不能。

杨八妹  (唱)     兄长不发人和马,

             不如把剑自刎头。

高旺   (唱)     贤妹做事无来由,

             不该把剑自刎头。

杨八妹  (唱)     兄长不发人和马,

             小妹只得自刎头。

高旺   (白)     贤妹不必如此,愚兄发兵就是。只是前面有一牧虎关,十分难过,必须想一计策才好。

杨八妹  (白)     大家想来。

高旺   (白)     愚兄倒有一计在此。

杨八妹  (白)     有何妙计?

高旺   (白)     贤妹扮作押表的官长,愚兄扮作马夫模样,混过此关,再作道理。

杨八妹  (白)     正是:

     (念)     二人定计二人知,

高旺   (念)     千万莫漏这消息。

(杨八妹下。)

高旺   (白)     高来,备爷的乌骓马。

(高旺下。高来上,洗马,备马。)

高来   (白)     有请杨姑母!

(杨八妹上,上马,下。)

高来   (白)     有请爷爷!

(高旺上。)

高旺   (白)     高来!你爷爷此去,将家中之事,付与你一人掌管。你爷爷得胜回来,与你带一个花丢丢的婆娘。

     (三笑)    哈哈!哈哈!哈哈哈……

(高旺下。)

高来   (白)     你看我爷爷,人高马大,好像宝塔一座。待我学他一学。

             高来!你爷爷此去,将家中之事,付与你一人掌管,你爷爷得胜回来,与你带一个花刁刁的婆娘。

     (三笑)    哈哈!哈哈!哈哈哈……

     (白)     正是:

     (念)     闭门家中坐,净等媳妇哥!

(高来下。)

【第二场】

(四青袍引张保同上。)

张保   (念)     少年英雄将,男儿当自强。

     (白)     俺、张保。奉了母亲之命,把守关口。番儿带路上关!

     (唱)     番儿带路把关上,

             有人过关问端详。

(杨八妹、高旺同上。)

杨八妹  (唱)     雅志府搬来了泰山一座,

高旺   (唱)     雄纠纠气昂昂赛似阎罗。

     (白)     贤妹,来此已是牧虎关,贤妹拉马松林等候,待愚兄向前叫关。

杨八妹  (白)     须要小心。

(杨八妹下。)

高旺   (白)     大家小心。

             呔,开关!

张保   (白)     哪道而来?

高旺   (白)     来道而来。

张保   (白)     哪道而去?

高旺   (白)     去道而去。

张保   (白)     姓甚名谁?

高旺   (白)     姓马名夫字钢鞭,人称甩手甩手。

张保   (白)     松林里面,她是何人?

高旺   (白)     押表的官长。

张保   (白)     为何不进前来答话?

高旺   (白)     要俺马夫何用?

张保   (白)     你可能言?

高旺   (白)     俺能言。

张保   (白)     你可会语?

高旺   (白)     道得几句。

张保   (白)     身背何物?

高旺   (白)     太平表章。

张保   (白)     呈上来,驸马爷观看。

高旺   (白)     娃娃,我国狼主,不会写字。写出字来结里结巴、疙里疙瘩,不看也罢。

张保   (白)     我一定要看。

高旺   (白)     尔当真要看?

张保   (白)     当真要看。

高旺   (白)     果然要看?

张保   (白)     果然要看。

高旺   (白)     如此你就看看看!

     (唱)     高旺爷来在牧虎关,

             遇见了娃娃把我盘。

             松林内她本是杨贤妹,

             娃娃当作了押表官。

             哪里来的太平表,

             分明是叽里叽疙里疙叽里叽里疙里疙疸打将鞭。

             不要儿看儿要看,

             不要儿观儿要观。

             哗啦啦打开咱们大家看。

     (白)     娃娃!

     (唱)     这就是你老爷打将的钢鞭要过关!

张保   (唱)     番儿将关忙开定,

             要想过关万不能。

高旺   (唱)     劝你早早来归顺,

             高老爷收你做螟蛉。

(高旺打。张保下。)

高旺   (白)     哪里走!

(高旺下。)

【第三场】

(张保上。)

张保   (白)     且住。黑汉杀法厉害,不免使起黑风,擒他便了。

     (唱)     忙将黑风来驾定,

             看看黑汉哪里行!

(高旺上。)

高旺   (唱)     杀得娃娃影无踪,

     (白)     咦!

     (唱)     这娃娃也会使黑风!

             当年看过了黑风谱,

             哪里儿走漏这么一点风?

             就地画一个双十字,

             将身跳在十字当中。

             东南风,西北风,四面八方黑风起,

     (白)     娃娃!

     (唱)     我是会使黑风的一个人儿的老先生!

(高旺打。张保下。)

高旺   (唱)     井边打水河边卖,

             孔夫子面前卖的什么文?

(高旺下。)

【第四场】

(达婆上。)

达婆   (念)     头打三股瓣,两耳坠金环。

(四青袍、张保同上。)

张保   (白)     杀败了!

达婆   (白)     为何这等模样?

张保   (白)     城下来了一个黑汉,将我杀得大败。

达婆   (白)     就该使起黑风,擒他才是。

张保   (白)     他的黑风,比我还高三尺。

达婆   (白)     且至后面,待我会他。

张保   (白)     小心了。

(张保下。)

达婆   (白)     番儿带路上关!

     (唱)     番儿带路把关上,

             有人过关问端详。

(达婆上城。高旺上。)

高旺   (唱)     杀了一个又一个,

     (白)     咦!

     (唱)     城楼上站定小达婆。

             杏黄旗,写大字,

             宋君到此脱也脱不脱。

             说着说着我的心头火,

     (白)     唗,丫头!

     (唱)     快快开城咱们战几合。

达婆   (唱)     番儿将关忙开定,

             要想过关万不能。

高旺   (唱)     一见达婆出了城,

             不顾得打仗我就看佳人。

             抬头看,看了一个真,

             嘿!这个模样儿动了我的心。

             头上青丝打成了髻,

             八宝金环坠在耳根。

             雪白宫粉擦满了面,

             大红胭脂她就点朱唇。

达婆   (白)     看枪!

高旺   (白)     慢着!

     (唱)     眉毛湾湾亚赛过得儿龙得儿龙得儿龙戏水,

             一双杏眼她就水淋淋。

             身穿一件达婆袄,

             也不长,又不短,不长不短正可她的身。

达婆   (白)     看枪!

高旺   (白)     慢着!

     (唱)     她走道好似那风摆柳,

             她扭扭捏,捏捏扭,扭扭捏捏动了我的心。

达婆   (白)     看枪!

高旺   (白)     慢着!

     (唱)     手执钢鞭朝下打,

达婆   (白)     你倒是打呀!

高旺   (唱)     啊!啊!啊……啊!

达婆   (白)     你倒是打呀!

高旺   (唱)     嗯!嗯!嗯!

     (白)     我舍不得打你,我扛起来罢!

     (唱)     打在你身痛在我的心。

     (白)     呔,丫头!

     (唱)     你若快快来归顺,

             老爷收你做个二夫人。

(高旺打。达婆下。)

高旺   (白)     哪里走!

(高旺下。)

【第五场】

(达婆上。)

达婆   (白)     且住。黑汉杀法厉害,不免使起黑风擒他便了。

     (唱)     忙将黑风来驾定,

(四青袍、高旺同上。)

高旺   (白)     啊呀,贤妹呀,今日也搬兵,明日也搬兵,搬来搬去,将愚兄搬到枉死城中来了。番邦女子多奸多诈,听她讲些什么?

达婆   (白)     番儿们可认识此阵?

四青袍  (同白)    不认识此阵。

达婆   (白)     你且听了!

     (念)     哜哜哜,喳喳喳!师父教我道法佳。不怕刀枪并斧砍,只怕南方丙丁发。

四青袍  (同白)    可有破法?

达婆   (白)     东南角有一个大洞,变猫变犬,方可逃生。

四青袍  (同白)    倘若不变?

达婆   (白)     一时三刻,化为脓血而亡!

高旺   (白)     哎呀,师父啊,弟子当年发下洪誓大愿,永不变猫变犬。今日不变,性命休矣。一变两变,黄犬出现。

(高旺变黄犬出。)

高旺   (白)     哎呀呀,我道是铜墙铁壁,原来是纸糊灵堂。若不将它损坏,宋兵到此,必受阻挡。

     (念)     奉请南方一丙丁,金魁金甲放光明。逢山开出千条路,遇水连城一块冰。

(达婆、四青袍同下。)

高旺   (白)     哪里走!

(高旺追下。)

【第六场】

(张兰英上。)

张兰英  (念)     丈夫去求官,不见转回还。

(四青袍、张保、达婆同上。)
张保、

达婆   (同白)    参见母亲。

张兰英  (白)     你二人为何这等模样?

张保、

达婆   (同白)    城下来了一个黑汉,将我二人杀得大败。

张兰英  (白)     就该使起黑风擒他。

张保、

达婆   (同白)    他的黑风,比我二人还高三尺。

张兰英  (白)     待为娘前去会他,你二人退下。

(张保、达婆同下。)

张兰英  (白)     番儿带路上关!

     (唱)     番儿带路把关进,

(张兰英上城。)

张兰英  (唱)     看看来的是何人。

(四青袍同下。高旺上。)

高旺   (唱)     战了一合又一合,

     (白)     呃!

     (唱)     城楼上换了一个老达婆。

     (白)     唗,开关!

张兰英  (白)     哪道而来?

高旺   (白)     来道而来。

张兰英  (白)     哪道而去?

高旺   (白)     去道而去。

张兰英  (白)     姓甚名谁?

高旺   (白)     姓马名夫字钢鞭,绰号甩手甩手。

张兰英  (白)     莫非你姓高?

高旺   (白)     呀!

     (唱)     达婆说话真奇巧,

             怎知老夫我姓高?

     (白)     我越杀越高。

张兰英  (白)     有高必有旺,莫非你叫高旺?

高旺   (白)     咦!

     (唱)     达婆会看麻衣相,

             怎知老爷叫高旺?

张兰英  (白)     夫啊!

     (唱)     老爷不必心不定,

             我是你妻张兰英。

高旺   (唱)     既是我妻张兰英,

             有何宝物做证凭?

张兰英  (唱)     用手取出黑风帕,

             老爷拿去看分明。

高旺   (唱)     一见此宝果是真,

             不由高旺喜在心。

             夫人你把城开定,

(高旺进城。)

高旺   (唱)     夫妻们相逢在牧虎城。

张兰英  (白)     适在城楼,为何不将妾身认下?

高旺   (白)     离别日久,不敢相认。

张兰英  (白)     这也难怪。

高旺   (白)     适才头关上有一娃娃,他是何人?

张兰英  (白)     乃是你我的儿子。

高旺   (白)     好,叫他前来。

张兰英  (白)     是。张保哪里!

(张保上。)

张保   (白)     何事?

张兰英  (白)     爹爹来了,上前见过。

张保   (白)     参见爹爹。

高旺   (白)     罢了。他叫什么名字?

张兰英  (白)     他叫张保。

高旺   (白)     唉!

     (唱)     夫人把话讲错了,

             高旺的儿子怎么叫张保?这个名儿起错了!

张兰英  (白)     随他娘舅之姓。

高旺   (白)     不好,我要与他改过。儿啊,往上跪。

     (唱)     张保改名高洪保,

             老道腾生下一个小道腾。

张兰英  (白)     什么老道腾生一个小道腾?

高旺   (白)     为丈夫会使黑风,你我的儿子也会使黑风,岂不是老道腾生下一个小道腾?

张兰英  (白)     取笑了。

高旺   (白)     儿啊,拿为父钢鞭,去到松林,迎接杨姑母进关来。

张保   (白)     遵命。

(张保下。)

高旺   (白)     夫人,二关之上,有一个小达婆,她是何人?

张兰英  (白)     是你我儿媳。

高旺   (白)     是你我的什么?

张兰英  (白)     儿媳。

高旺   (白)     你是她的什么?

张兰英  (白)     我是她的婆婆,

高旺   (白)     那么我哪?

张兰英  (白)     你是她的公公啊。

高旺   (白)     嘿!哎呦!哎呦!好孱头的公公呕!

     (唱)     夫人有所不知情,

             为丈夫言来听分明:

             我二人关前来会阵,

张兰英  (白)     你打了她?

高旺   (白)     不曾。

张兰英  (白)     你骂了她?

高旺   (白)     也不曾。

张兰英  (白)     不打不骂,你便怎样?

高旺   (唱)     呦呦!呦呦!哎哎哎哎哟!妈妈娘唉,你好糊塗呦!

             为丈夫年迈苍苍起了一个幼年的心。

张兰英  (白)     取笑了。待我唤她前来。

高旺   (白)     不要唤她。

张兰英  (白)     儿媳哪里?

(达婆上。)

达婆   (白)     婆婆何事?

张兰英  (白)     你公公来了,上前见过。

达婆   (白)     公公在哪里,公公在哪里?

高旺   (白)     哞儿!

(达婆下。)

张保   (内白)    杨姑母到。

(张保、杨八妹同上。)

高旺   (白)     夫人见过杨贤妹,此乃你张氏嫂嫂。后堂摆宴,与贤妹接风。

(众人同下。)
(完)


浏览次数:4354 ┊ 字数:7267 ┊ 最后更新:2009年09月13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