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打刀》

主要角色
吴衍能:丑
吴妻:花旦
赵匡胤:老生

情节
《打刀》是一个小型闹剧。故事是赵匡胤流浪之时,行为无赖,在铁匠吴衍能家定制钢刀;吴衍能夫妻忙碌一夜将刀打成。赵匡胤因无钱付价,反将吴衍能夫妻杀害逸去。

根据《京剧汇编》第二集:萧连芳藏本整理

录入:痴菊叟


相关剧本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39.68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赵匡胤  (内白)    走哇!

(赵匡胤上。)

赵匡胤  (念)     量小非君子,无毒不丈夫。

     (白)     我赵匡胤。自从杀了玉叶全家,有心海走天涯,只是手中缺少兵刃。不免去到吴衍能那里打把钢刀,也好防身。就此前往。行行去去,去去行行,来此已是。

             吴衍能开门来!

吴衍能  (内白)    啊哈!

(吴衍能上。)

吴衍能  (念)     掇弄穷,掇弄穷,腰里系根耍钱绳。有人问我名和姓,我就是铁匠吴衍能。

赵匡胤  (白)     开门来!

吴衍能  (白)     为人不做亏心事,半夜不怕鬼叫门。谁呀?

赵匡胤  (白)     我是你大爷。

吴衍能  (白)     巧啦,我有叔叔,没大爷。

赵匡胤  (白)     我是你赵大爷。

吴衍能  (白)     卖菜的赵瘸子?

赵匡胤  (白)     不是。

吴衍能  (白)     挑水的赵秃子?

赵匡胤  (白)     不是。

吴衍能  (白)     你是谁?

赵匡胤  (白)     赵匡胤赵大爷。

吴衍能  (白)     哎呀,打鬼,打鬼!

赵匡胤  (白)     何言打鬼?

吴衍能  (白)     闻听人说你死啦,怎么跑到我这显魂来啦?

赵匡胤  (白)     江湖之上,仇人甚多,咒骂于我。

吴衍能  (白)     会没把你骂死。别忙!赵大爷,有个试验,他的胡子赛钢锥。你打门缝递进几根来,我一摸就知道啦。

赵匡胤  (白)     你且摸来。

吴衍能  (白)     不错,是的。进来。

赵匡胤  (白)     你还未曾开门。

吴衍能  (白)     我差点忘啦。等着我开门。稀啦哗啦,吱吱吜吜,瓜哒本儿!您请进!你就坐在这门攒上吧。

赵匡胤  (白)     怎么讲话?

吴衍能  (白)     你干什么来啦?

赵匡胤  (白)     打刀来了。

吴衍能  (白)     哎呀慢着。上三年在我这里打了把钢刀,一个子儿没给;今儿个又来打刀来啦。有啦!拿话把他支走得啦。

             赵大爷!实不瞒您说,现如今年头萧索,地皮紧,买卖我一个人做不了啦,我又搭了伙计啦。

赵匡胤  (白)     哦!你搭了伙计了?哈哈哈……

吴衍能  (白)     别处打吧!

赵匡胤  (白)     叫你那伙计来见我。

吴衍能  (白)     得!我只望拿话把他支走,没想到他犯死心眼。这三更半夜的,我上哪儿给他找伙计去哪?这可坏啦!有了,把我们家里的叫出来,叫她先给我当伙计。我就是这个主意。

             家里的!

吴妻   (内白)    当家的!

吴衍能  (白)     干什么?

吴妻   (内白)    我的裤子哪?

吴衍能  (白)     裤子没啦,也问我?你找啊!

吴妻   (内白)    有啦。

吴衍能  (白)     在哪儿哪?

吴妻   (内白)    在帽盒里哪。

吴衍能  (白)     有的,裤子会跑到帽盒里去啦!穿上没有?出来吧!

吴妻   (内白)    当家的!

吴衍能  (白)     又干什么?

吴妻   (内白)    我的小鞋子哪?

吴衍能  (白)     有的,小鞋子没啦也问我?你找哇!

吴妻   (内白)    有啦。

吴衍能  (白)     在哪儿哪?

吴妻   (内白)    在灶王板上哪。

吴衍能  (白)     有的,小鞋子会跑灶王板上去啦!穿上没有?你给我出来吧。

吴妻   (内白)    啊哈!

(吴妻上。)

吴妻   (数板)    奴家生来命儿穷,嫁了个铁匠吴衍能。白天打刀还好受,到了晚上哼哼哼……

吴衍能  (白)     你哪儿那么爱哼哼?

吴妻   (白)     啊!你怎么不叫我哼哼?白天打刀,跟你抡了一天大锤;到了晚上,躺在冰凉的炕上,可怜呕!

吴衍能  (白)     可怜什么?

吴妻   (白)     连炕席都没有。

吴衍能  (白)     瞧我这穷啊。

吴妻   (白)     硌的我这骨头节就这么一骨节……

吴衍能  (白)     一骨节?

吴妻   (白)     一骨节又一骨节……

吴衍能  (白)     前后三骨节。

吴妻   (白)     硌得我这骨头节是又酸又疼,你怎么不叫我哼哼啊?偏哼哼!我爱哼哼!我哼哼哼,哼嘚儿定啦。

吴衍能  (白)     你哼哼吧,哼哼出乱儿来啦!

吴妻   (白)     哟!我在家里哼哼,又没在外头哼哼,怎么会哼哼出乱儿来啦?

吴衍能  (白)     你把大爷哼哼出来啦。

吴妻   (白)     巧啦!我有叔叔,没大爷。

吴衍能  (白)     赵大爷。

吴妻   (白)     哦,卖菜的赵瘸子?

吴衍能  (白)     不是。

吴妻   (白)     挑水的赵秃子?

吴衍能  (白)     不是。

吴妻   (白)     那么是谁呀?

吴衍能  (白)     赵匡胤赵大爷。

吴妻   (白)     哎呀我的妈呀!

(吴妻下。)

吴衍能  (白)     有的。老河漂子,一冒儿又回去啦。

(吴妻幕内探头。)

吴妻   (白)     当家的。

吴衍能  (白)     怎么着,我的赶车的!

吴妻   (白)     你进来呀!

吴衍能  (白)     你进来呀!

吴妻   (白)     你进来呀,你进来呀!

吴衍能  (白)     你这么进来进去,拦门的受热啦!

(吴妻进前。)

吴妻   (白)     哎呀能儿呀!

吴衍能  (白)     瞧这嫩手子。

吴妻   (白)     你呀,丧气!

吴衍能  (白)     我丧气?

吴妻   (白)     你晦气。

吴衍能  (白)     晦气?

吴妻   (白)     啊噗!

吴衍能  (白)     你冒气哪?

吴妻   (白)     你冒气!

吴衍能  (白)     我成周瑜啦,先干了三气。

吴妻   (白)     你可快死啦。

吴衍能  (白)     你瞧我这丧!

吴妻   (白)     活人见鬼啦。

吴衍能  (白)     怎么哪?

吴妻   (白)     闻听人说,赵匡胤他死啦,怎么跑到咱们家显魂来啦?

吴衍能  (白)     他说江湖之上,仇人甚多,咒骂于他。

吴妻   (白)     会没骂死?

吴衍能  (白)     你瞧,长的结实嘛。

吴妻   (白)     他干什么来啦?

吴衍能  (白)     打刀来啦。

吴妻   (白)     他打刀来啦?当家的,你还记得不记得?

吴衍能  (白)     怎么不记得。

吴妻、

吴衍能  (同白)    上三年打了把钢刀……

吴妻   (白)     你叫我说。

吴衍能  (白)     你叫我说。

吴妻、

吴衍能  (同白)    上三年打了把钢刀……

吴妻   (白)     你要再说,你是狗。

吴衍能  (白)     我不说,叫你说。

吴妻、

吴衍能  (同白)    上三年……

吴妻   (白)     你又来啦!

吴衍能  (白)     算我应誓。你说!

吴妻   (白)     上三年他打了把钢刀,一个子儿没给,今儿个又来打刀来啦,他们这种人没有好良心哪。

吴衍能  (白)     是啊,我也这么说呀。只望拿话把他支走啦……

吴妻   (白)     他走啦吗?

吴衍能  (白)     他还没走哪。

吴妻   (白)     没走怎么着?

吴衍能  (白)     我就说现如今年头萧索,买卖不是一个人的了,我又搭了伙计啦。

吴妻   (白)     好哇!怪不得你不着家呢,敢情你又搭了伙计啦!你伙计在哪儿哪?我瞧瞧去。

吴衍能  (白)     你真是贼人心多。只望拿这话的把他支走啦,没想到他犯死心眼儿,他这么一溜拉胡的……

吴妻   (白)     飞啦?

吴衍能  (白)     叫你伙计来见我。

吴妻   (白)     得!这可坏啦。这三更半夜的,你上哪儿给他找伙计去呀?

吴衍能  (白)     是呀!所以想起你来啦。

吴妻   (白)     想我干什么?

吴衍能  (白)     没什么说的,你先给我当伙计吧。

吴妻   (白)     哎!咱们是夫妻呀,怎么是伙计呀?

吴衍能  (白)     你瞧!夫妻夫妻,如同伙计。

吴妻   (白)     伙计伙计呢?

吴衍能  (白)     如同夫妻呀。咱们两个是夫妻,你给我当当伙计。

吴妻   (白)     我是伙计,你就是掌柜的啦?

吴衍能  (白)     哎!我就是掌柜的。

吴妻   (白)     我见他怎么着?

吴衍能  (白)     你见他顺着我杆爬。

吴妻   (白)     你这等着。

吴衍能  (白)     你干什么去?

吴妻   (白)     我拿杆儿去。

吴衍能  (白)     拿杆儿干什么?

吴妻   (白)     我好爬呀!

吴衍能  (白)     猴儿日的!你顺着我的话头爬。

吴妻   (白)     哦!顺着你的话头爬呀?

吴衍能  (白)     对啦。

吴妻   (白)     他在哪儿啦?

吴衍能  (白)     他在门攒上坐着哪。

吴妻   (白)     我瞧瞧,就是那一堆呀?

吴衍能  (白)     人不论堆。

吴妻   (白)     那一块?

吴衍能  (白)     人也不论块。那一位。

吴妻   (白)     浑身上下都是赵大爷?

吴衍能  (白)     一点也没假的。

吴妻   (白)     我见他怎么着?

吴衍能  (白)     见他问好吧!

吴妻   (白)     交给我啦。

             赵大爷在哪儿哪?

吴衍能  (白)     赵大爷,咱们伙计来啦。

吴妻   (白)     赵大爷老没见啦,您倒发福啦,见胖啦,您好哇?好长的胡子,我给你捋捋胡子吧!

吴衍能  (白)     我揍你啦!

吴妻   (白)     怎么啦?

吴衍能  (白)     怎么啦,你也不打听打听?

吴妻   (白)     打听什么呀?

吴衍能  (白)     哪有铺子里的伙计给主顾捋胡子的昵?你这不是给买卖人现眼吗?

吴妻   (白)     你浑蛋!

吴衍能  (白)     好说,浑蛋出尖。

吴妻   (白)     咱们是买卖人,总要和气,和气生财呀。

吴衍能  (白)     我说我不发财哪,敢情我忘了和气啦。我也来和气和气吧。

             哟!赵大爷,您好哇?老没见啦!你倒发福啦,见胖啦,好长的胡子,我给你捋捋吧!

赵匡胤  (白)     啊!做什么来了?

吴衍能  (白)     我和气来啦。

赵匡胤  (白)     她能和气生财,你这一和气……

吴衍能  (白)     要发财啦?

赵匡胤  (白)     要生灾了。

吴衍能  (白)     这丧不丧!

吴妻   (白)     赵大爷!您干什么来啦?

赵匡胤  (白)     打刀来了。

吴衍能  (白)     赵大爷!你这刀打不成啦。

赵匡胤  (白)     怎么?

吴衍能  (白)     没有铁啦。

赵匡胤  (白)     无有铁也是大事,待我到别家去打。

吴衍能  (白)     对啦,别处打吧。

吴妻   (白)     赵大爷您回来!

吴衍能  (白)     干什么回来呀?

吴妻   (白)     他是巧媳妇做不出没米的粥来。

吴衍能  (白)     是啊。

吴妻   (白)     我们掌柜的说不是没有铁啦吗,我们门后头还有两把刀坯子哪。

赵匡胤  (白)     吴衍能,刀坯子就可以将就哇!

吴衍能  (白)     谁说的?

赵匡胤  (白)     你的伙计讲的。

吴衍能  (白)     我问问她。

             你这儿来。

吴妻   (白)     干什么?

吴衍能  (白)     我问你刀坯子使得吗?

吴妻   (白)     怎么使不得?还省两道火呢。

吴衍能  (白)     我知道。

吴妻   (白)     知道嘛你问!什么东西!

吴衍能  (白)     赵大爷!

赵匡胤  (白)     怎么讲话?

吴衍能  (白)     这刀您还是打不成啦。

赵匡胤  (白)     怎么?

吴衍能  (白)     没有砟子啦。

赵匡胤  (白)     无有砟子也是大事,待我到别家去打。

吴衍能  (白)     对啦!别处打去吧!

吴妻   (白)     我说赵大爷您回来!

赵匡胤  (白)     怎么又叫我回来呀?

吴妻   (白)     他是巧媳妇做不出没米的粥来。

吴衍能  (白)     是呀。

吴妻   (白)     我们掌柜的不是说没有砟子啦吗?我们后院还有两筐水火炭哪。

赵匡胤  (白)     吴衍能,水火炭可以将就。

吴衍能  (白)     谁说的?

赵匡胤  (白)     你那伙计讲的。

吴衍能  (白)     我问问她去。

             我说你这来。

吴妻   (白)     干什么?

吴衍能  (白)     那水火炭使得吗?

吴妻   (白)     怎么使不得?升起火来,火苗子硬着啦。

吴衍能  (白)     我知道。

吴妻   (白)     知道嘛你问!什么东西哪!

吴衍能  (白)     赵大爷!

赵匡胤  (白)     你是什么东西!

吴衍能  (白)     这刀还是打不成啦。

赵匡胤  (白)     怎么?

吴衍能  (白)     没有火啦。

赵匡胤  (白)     无有火也是大事,待我往别家去打。

吴衍能  (白)     您别处打去吧。

吴妻   (白)     我说赵大爷您回来吧!

吴衍能  (白)     怎么又叫他回来啦?

吴妻   (白)     他是巧媳妇做不出没米的粥来。

吴衍能  (白)     得!买卖还没讲好哪,先干我三锅粥啦。

吴妻   (白)     我们掌柜的不是说没有火啦吗,我们佛前还有一盏长命灯哪。

赵匡胤  (白)     啊,能儿!

吴衍能  (白)     怎么着?

赵匡胤  (白)     你佛前还有一盏长命灯哪。

吴衍能  (白)     你也走这条道啊,谁说的?

赵匡胤  (白)     你那伙计讲的。

吴衍能  (白)     我问她去。

             你这来!

吴妻   (白)     干什么?

吴衍能  (白)     那灯是火么?

吴妻   (白)     灯不是火是什么?

吴衍能  (白)     我当是寒哪。

吴妻   (白)     又寒啦,又!

吴衍能  (白)     全知道。

吴妻   (白)     知道嘛你问!

吴衍能、

吴妻   (同白)    什么东西!

吴衍能  (白)     赵大爷!

赵匡胤  (白)     什么?

吴衍能  (白)     您什么时候要?

赵匡胤  (白)     三更时分。

吴衍能  (白)     二更半管保得。

赵匡胤  (白)     好!等你二更半。

(赵匡胤伸赖腰。)

吴妻   (白)     赵大爷睏啦,您上我那屋里歇着去吧。

吴衍能  (白)     您上我屋里睡去。

(吴衍能、吴妻对拉赵匡胤。)

赵匡胤  (白)     哎!你一拉,他一拉,扯散了你们赔得起吗?我到她屋里睡去吧。

吴衍能  (白)     你倒犯死心眼儿。睡在什么地方,二更半也得起来。

(赵匡胤下。)

吴衍能  (白)     我揍你啦。

吴妻   (白)     怎么啦?

吴衍能  (白)     怎么啦!我叫你顺着我的杆儿爬啦。

吴妻   (白)     闹得我两手剌。

吴衍能  (白)     又两手剌啦!怎么我说没有什么,你说有什么,是怎么回事呀?

吴妻   (白)     我说有什么啦?

吴衍能  (白)     我说没有铁啦。

吴妻   (白)     我也没说有铁呀。

吴衍能  (白)     什么刀坯子?

吴妻   (白)     啊,刀坯子是刀坯子,铁是铁呀。

吴衍能  (白)     嗳,可以。那么我说没了砟子啦,你又说什么来着?

吴妻   (白)     我也没说有砟子。

吴衍能  (白)     什么水火炭哪?

吴妻   (白)     水火炭是水火炭,砟子是砟子呀!

吴衍能  (白)     嗳,也可以。那么我说没有火啦,你又说什么来着?

吴妻   (白)     我也没说有火呀。

吴衍能  (白)     什么长命灯啊!

吴衍能、

吴妻   (同白)    啊,灯是灯,火是火呀!

吴衍能  (白)     你也会啦?

吴衍能  (白)     你说了好几句啦。我告诉你,那赵匡胤杀人不眨眼,三更时分有了刀便罢,要是没有刀哇,杀了你,剐了你,没有太爷我什么事,我睡觉去啦。

吴妻   (白)     哎哟是呀!我说你回来。

吴衍能  (白)     讲的是一送,不管来回。

吴妻   (白)     怎么着,你真不回来吗?

吴衍能  (白)     不回来怎么样?

吴妻   (白)     你连胳膊带腿给嘚儿太太滚回来。

吴衍能  (白)     什么?你敢叫太爷滚回去?

吴妻   (白)     啊,滚回来!

吴衍能  (白)     这个娘们说得通情理,我倒得回去。回来啦,怎么样?

吴妻   (白)     我问问你,赵匡胤叫门是谁开的?

吴衍能  (白)     是我给开的。

吴妻   (白)     谁把他给让进来的?

吴衍能  (白)     我把他让进来的。

吴妻   (白)     买卖是谁应的?

吴衍能  (白)     是我应的。

吴妻   (白)     还是的。赵匡胤叫门是你开的,人是你让进来的,买卖又是你应的,怎么着?你倒不打刀啦!太太还是不打刀啦。三更时分有了钢刀便罢,要是没有钢刀哇,杀了你,剐了你,没有太太什么事,我呀睡觉去啦!

吴衍能  (白)     哎呀是啊!我说你回来。

吴妻   (白)     讲下一送,不管来回。

吴衍能  (白)     你真不回来吗?

吴妻   (白)     不回来,怎么着?

吴衍能  (白)     你也给太爷滚回来!

吴妻   (白)     什么?你敢叫太太滚回去?

吴衍能  (白)     啊,滚回来!

吴妻   (白)     这小子说话通情理,倒得回去。回来了,怎么样?

吴衍能  (白)     我们两口子是一块骨头。我问问你,敢说三声不打刀?

吴妻   (白)     太太的嘴随便说,慢说三声,就是三百声,三千声我也敢说。

吴衍能  (白)     那么你说。

吴妻   (白)     你听着:太太一个不打刀!

吴衍能  (白)     啊!

吴妻   (白)     两个不打刀!

吴衍能  (白)     哟!

吴妻   (白)     不打刀,不打刀,不打刀定啦。

吴衍能  (白)     哈哈!我把你个乏娘们呀!你这个人真是三天不打,要上房揭瓦。今日我要是不管教管教你,你也不认得我吴衍能是谁!

吴妻   (白)     我早就瞧透了你啦。

吴衍能  (白)     我非教训教训你不可。

吴妻   (白)     你要怎么着?

吴衍能  (白)     我要你还得帮帮我这个苦哈哈么!

吴妻   (白)     嗐……

吴衍能  (白)     这口怨气。

吴妻   (白)     谁不是养儿女的?

吴衍能  (白)     啊,你是儿女养的?

吴妻   (白)     起来吧,我帮了你啦。

吴衍能  (白)     我这谢谢你啦!诸位倒别见笑,我们买卖人有三分纳气。搭炉子去!慢点,别摔喽。

吴妻   (白)     摔喽再买新的。

吴衍能  (白)     瞧,这土呕!

吴妻   (白)     老没做买卖了嘛。

吴衍能  (白)     我吹吹。

吴妻   (白)     我拉拉。

吴衍能  (白)     哎哟!

吴妻   (白)     怎么啦?

吴衍能  (白)     迷了我眼睛啦。

吴妻   (白)     哪只?

吴衍能  (白)     这只。

吴妻   (白)     哪只?

吴衍能  (白)     这只。

吴妻   (白)     我给你吹吹。

吴衍能  (白)     好啦。

吴妻   (白)     贱骨头嘛。

吴衍能  (白)     哦哈,着了!

     (西皮原板)  铁匠本是老君留,

             留在世上度春秋。

             上打文王三尺剑,

             下打太公钓鱼钩。

     (白)     打!

吴妻   (白)     打!

吴衍能  (白)     得啦!别打啦!别打啦!你瞧,直告诉你别打啦。瞧!干了一个口子。

(吴衍能扑刀。)

吴妻   (白)     烫!

吴衍能  (白)     哎哟!

吴妻   (白)     怎么啦?

吴衍能  (白)     烫了我啦。

吴妻   (白)     我要是不说呢?

吴衍能  (白)     那我就忘啦。

吴妻   (白)     我问问你,你这打刀跟谁学的?

吴衍能  (白)     我这打刀哇,太爷是祖传三辈。

吴妻   (白)     这头一辈是谁呀?

吴衍能  (白)     这头一辈是爷爷。

吴妻   (白)     呕!

吴衍能  (白)     这小儿子,嘴尖叼了去啦。

吴妻   (白)     第二辈呢?

吴衍能  (白)     第二辈是你的……

吴妻   (白)     哎!

吴衍能  (白)     公公。

吴妻   (白)     呕,公公!工工四尺上,你们家里有四个和尚。

吴衍能  (白)     你们家里才有四个和尚哪。

吴妻   (白)     我们没有。

吴衍能  (白)     不能没有。

吴妻   (白)     还是有哇。

吴衍能  (白)     也犯不上有和尚啊!

吴妻   (白)     那么到底是谁呢?

吴衍能  (白)     就是娶你的时候,头一个受双礼的那个。

吴妻   (白)     什么长像?

吴衍能  (白)     胖胖的,两撇黑胡子。

吴妻   (白)     有胡子?

吴衍能  (白)     对啦。

吴妻   (白)     你管他叫什么?

吴衍能  (白)     我叫他……

吴妻   (白)     啊。

吴衍能  (白)     啊,我别说啦。

吴妻   (白)     怎么又不说啦?

吴衍能  (白)     我这儿还没说哪,你那儿就啊,不说啦。

吴妻   (白)     你怕我占你的便宜。

吴衍能  (白)     那是什么话?

吴妻   (白)     我占你便宜,是狗。

吴衍能  (白)     怎么,是狗?

吴妻   (白)     我不占你便宜,你说吧。

吴衍能  (白)     我要说啦,是我的爹。

吴妻   (白)     我没占你的便宜吧?

吴衍能  (白)     没有。

吴妻   (白)     我咽啦。

吴衍能  (白)     啊,你怎么咽爹?

吴妻   (白)     啊。

吴衍能  (白)     这更凿实!

吴妻   (白)     第三辈又是谁呀?

吴衍能  (白)     不才就是我。

吴妻   (白)     你是跟谁学的?

吴衍能  (白)     我是跟我爹学的。

吴妻   (白)     你爹呀?

吴衍能  (白)     啊。

吴妻   (白)     他就不是东西。

吴衍能  (白)     哎,你又骂爹。

吴妻   (白)     他教给别人还可以,教给亲手做的儿子……

吴衍能  (白)     儿子往哪儿拍哪?

吴妻   (白)     他还留一手嘛!

吴衍能  (白)     哪一手?

吴妻   (白)     别说啦,打刀吧。

吴衍能  (白)     你说说我听。

吴妻   (白)     我就这么告诉你啦。

吴衍能  (白)     怎么哪?

吴妻   (白)     艺不轻传。

吴衍能  (白)     得怎么着呢?

吴妻   (白)     我得叩头尊师。

吴衍能  (白)     谁是我的师傅?

吴妻   (白)     我就是你的师傅啊。

吴衍能  (白)     这可是年头赶的,又出来个母师傅。没法子,为学能耐,这么就拜吧。师傅在上,弟子这里有礼了。

吴妻   (白)     罢啦。

吴衍能  (白)     有得!求您指教吧。

吴妻   (白)     听我告诉你,这打刀要打出点儿来。

吴衍能  (白)     打出什么点儿来?

吴妻   (白)     要打个叮叮,叮光叮,叮光,叮光,叮光叮。

吴衍能  (白)     要打定定,定光定,脱了裤子露着腚。

吴妻   (白)     啊!定光,定光,定光定。

吴衍能  (白)     呕!定光定,光定,光定。

吴妻   (白)     临完了,大锤子往上一举,领着小锤子往砧子上一落,要打个哚儿……叭!

吴衍能  (白)     要打个嘚儿……叭!

吴妻   (白)     哚儿……叭!

吴衍能  (白)     嘚儿……叭!

吴妻   (白)     舌头往上卷。

吴衍能  (白)     西叭。

吴妻   (白)     说不上来你是狗。

吴衍能  (白)     哚儿。

吴妻   (白)     这你怎么说上来啦?

吴衍能  (白)     你骂人嘛。

吴妻   (白)     贱骨头!

吴衍能  (白)     喝,又着了!

吴妻   (西皮原板)  恼恨爹娘做事差,

             大不该将奴许配他。

             但愿冤家死了吧,

             另行改嫁享荣华。

吴衍能  (白)     打呀!

吴妻   (哭)     我的妈呀!

吴衍能  (白)     躲钉。

吴妻   (白)     我的娘啊!

吴衍能  (白)     我揍你啦。

吴妻   (白)     为什么你打我?

吴衍能  (白)     为什么打你?没有买卖,你盼买卖;有了买卖,你嚎丧,你嚎丧什么呀?

吴妻   (白)     你瞧,我委屈嘛!

吴衍能  (白)     委屈什么?

吴妻   (白)     我这会儿天不怨,地不怨。

吴衍能  (白)     你怨谁呀?

吴妻   (白)     我就怨媒婆子那个老不是东西的。

吴衍能  (白)     你骂人家干什么?

吴妻   (白)     我妈最叫她给赚啦。

吴衍能  (白)     她有多大手,会把你妈给攒啦。

吴妻   (白)     说话把我妈给赚啦。

吴衍能  (白)     怎么?

吴妻   (白)     当初一说的时候,喝!好大一个铁铺子哇!

吴衍能  (白)     这不小嘛!有刀坯子、有水火炭、有长命灯,还对不起你?

吴妻   (白)     过得门来,敢情是四个旯旮空,要什么没什么。

吴衍能  (白)     要什么没什么吗?没有炕吗?

吴妻   (白)     有炕,连炕席都没有。

吴衍能  (白)     瞧我这穷劲的。别的都不提,太爷娶你的时候,管保是三套新的吧?

吴妻   (白)     什么呀?

吴衍能  (白)     砂锅呀!

吴妻   (白)     哟!砂锅呀,留着你抱吧。

吴衍能  (白)     你知道哪儿的?

吴妻   (白)     那是哪儿的?

吴衍能  (白)     那是里窑的。

吴妻   (白)     又里窑的啦,又!

吴衍能  (白)     里窑砂锅。你们这样人真是顶着福不知福。叫人家瞧,一个铁匠媳妇还要多么好看,一脑袋珠花,身上穿着还错吗?还怕你不利落,脚底下还给你绑着两块木头。太爷哪点儿对不起你?

吴妻   (白)     这是太太嫁妆。

吴衍能  (白)     嫁妆?我一顿吃两份。

吴妻   (白)     那是鸡架装。

吴衍能  (白)     我也没说是鸭子架装啊。太爷娶你的时候,穿了红裤子、红袄没有?

吴妻   (白)     穿啦。

吴衍能  (白)     穿了,就短了手镯脚镣啦。

吴妻   (白)     干什么?

吴衍能  (白)     把你解到保定府。

吴妻   (白)     你还提那红裤子红袄哪!刚下轿子,屁股还没坐稳哪,就过来一个老太太,说姑娘你脱下来吧!

吴衍能  (白)     天热,怕你受了暑。

吴妻   (白)     我细这么一打听,敢情是借的。

吴衍能  (白)     什么借的,一天好几吊钱哪。

吴妻   (白)     那是赁的。

吴衍能  (白)     太爷倒赁得起呀,你们家里又陪送你什么来啦?

吴妻   (白)     哟,我们家没陪送我二亩人参地吗?

吴衍能  (白)     得啦,你别提啦,那天我赶集去,碰见我们大舅子啦。

吴妻   (白)     碰见我哥哥啦?

吴衍能  (白)     在那卖人参哪。

吴妻   (白)     他最好喜做那样买卖。

吴衍能  (白)     吆喝的热闹着哪。

吴妻   (白)     怎么吆喝?

吴衍能  (白)     好热烘的烤白薯呃!

吴妻   (白)     你瞧,那就是伏地人参。

吴衍能  (白)     到山东还叫地瓜哪。

吴妻   (白)     到天津还叫山芋哪。

吴衍能  (白)     虾米小鱼子。

吴妻   (白)     柴火扎你眼珠子。

吴衍能  (白)     没我的便宜。

吴妻   (白)     你别提啦,这倒勾起我的陈烦来啦。

吴衍能  (白)     怎么勾起你的陈烦哪?

吴妻   (白)     那天你赶集去,我在门口卖呆儿……

吴衍能  (白)     给我摆门市。

吴妻   (白)     打那边来了两个老婆儿。

吴衍能  (白)     老婆儿怎么喳?

吴妻   (白)     一个认识我的;一个不认识我的。

吴衍能  (白)     那认识你的怎么样;不认识你的又说什么哪?

吴妻   (白)     那不认识我的可就说啦。

吴衍能  (白)     说什么?

吴妻   (白)     哪来的这么一个俏皮小媳妇哇?

吴衍能  (白)     本来不错。

吴妻   (白)     那认识我的就说啦,你连她都不认得,她就是铁匠吴衍能的媳妇嘛。

吴衍能  (白)     你瞧,吴太爷的媳妇。

吴妻   (白)     真是好手。

吴衍能  (白)     好手。

吴妻   (白)     过日子人,一清早起来炕上一把……

吴衍能  (白)     什么?

吴妻   (白)     剪子。地下一把……

吴衍能  (白)     什么?

吴妻   (白)     铲子。倒是过日子的好手,就是一个人把她带累坏了。

吴衍能  (白)     是谁把你带累坏啦?

吴妻   (白)     别说啦,打刀吧!

吴衍能  (白)     别介,你总得说。

吴妻   (白)     总得说,就是你把我带累坏啦!

吴衍能  (白)     我怎么把你带累坏呢?

吴妻   (白)     不单把我带累坏,还把你比作个物件。

吴衍能  (白)     不用说,比作哪庙里这么位罗汉。

吴妻   (白)     你呀,捋汗吧!

吴衍能  (白)     我这就够捋汗的啦。

吴妻   (白)     把你比作这么长,这么粗……

吴衍能  (白)     金条?

吴妻   (白)     你呀?炉条吧!把你比作一根枣木橛。

吴衍能  (白)     瞧!我还是角儿哪。

吴妻   (白)     你瞧,又橛啦,又!

吴衍能  (白)     得啦,得啦,你别说啦!这一说也勾起我的陈烦来啦。

吴妻   (白)     勾起你什么陈烦?

吴衍能  (白)     那天赶集出门,碰见两个老头儿。

吴妻   (白)     没有我这两个老婆儿,也没有你这两个老头儿。

吴衍能  (白)     我这两个老头儿还是你那两个老婆招出来的。

吴妻   (白)     又怎么着?

吴衍能  (白)     也是一个认识我的;一个不认识我的。

吴妻   (白)     那认识的说什么;不认识的又便怎么样?

吴衍能  (白)     那不认识我的可就说啦。

吴妻   (白)     说什么?

吴衍能  (白)     说哪儿来的这么一个俏皮小伙?

吴妻   (白)     你还俏皮哪?

吴衍能  (白)     那认识我的可就说啦。

吴妻   (白)     说什么?

吴衍能  (白)     说你连他还不认识?

吴妻   (白)     塔呀?还嘚儿和尚坟哪。

吴衍能  (白)     这就是铁匠吴衍能嘛。

吴妻   (白)     能儿啊!

吴衍能  (白)     真是好手,好本领,好汉子!

吴妻   (白)     好小儿子!

吴衍能  (白)     别玩笑。真是过日子的人,养家,连车辙的土都往家里拉。

吴妻   (白)     煤核客人嘛!

吴衍能  (白)     一清早起来,炕上也是一把……

吴妻   (白)     什么?

吴衍能  (白)     扫炕笤帚。地下一把……

吴妻   (白)     什么?

吴衍能  (白)     扫地笤帚。

吴妻   (白)     前后两把笤帚。

吴衍能  (白)     好手,就是让一个人把我带累坏啦。

吴妻   (白)     谁把你带累坏啦?

吴衍能  (白)     别说啦。

吴妻   (白)     你也得说。

吴衍能  (白)     就是你把我带累坏啦。

吴妻   (白)     我怎么带累坏你?

吴衍能  (白)     不单把我带累坏了,还把你比了一个物件。

吴妻   (白)     不用说,哪庙里这么一位娘娘!

吴衍能  (白)     有我这样穷罗汉,就有你这样破娘娘。把你比作上头有个尖,底下有个眼……

吴妻   (白)     不用说,是个寿桃。

吴衍能  (白)     烂桃吧!

吴妻   (白)     烂桃不烂味。

吴衍能  (白)     把你比作个枣窝窝。

吴妻   (白)     枣窝窝是吃的,你枣木橛没用。

吴衍能  (白)     没用?哪个饼铺里杆面杖又不是枣木橛做的?

吴妻   (白)     得啦张花。

吴衍能  (白)     李错。

吴妻   (白)     怪风。

吴衍能  (白)     一阵儿。

吴妻   (白)     枣木棒锤。

吴衍能  (白)     一对儿。哟喝!又着了!

     (唱)     六月里铁匠怕打铁,

             腊月渔翁怕钓鱼。

吴妻、

吴衍能  (同白)    打打,打打,哧!

吴妻   (白)     干什么哪?

吴衍能  (白)     蘸钢哪。

吴妻   (白)     有水吗?

吴衍能  (白)     自来水。把炉搭开,搬石头去!

吴妻   (白)     搬不动。

吴衍能  (白)     两个搭。

吴妻   (白)     那成啦。

吴衍能  (白)     远啦远啦,也没有这大块的磨刀石。

吴妻   (白)     咱们近点。

吴衍能  (白)     对,近点儿。

吴妻   (白)     你好哇?

吴衍能  (白)     太近啦。不长不短。

吴妻   (白)     离你那不远。

吴衍能  (白)     离你那不远。得,就这么大。

吴妻   (白)     放在哪儿?

吴衍能  (白)     这边,这边,得啦,你把石头都砸了。

吴妻   (白)     我不管啦。

吴衍能  (白)     不用你,瞧我一人的。

吴妻   (白)     喝!真搬起来啦。

吴衍能  (白)     搬起来啦。

吴妻   (白)     多少斤?

吴衍能  (白)     八百多斤。

吴妻   (白)     你瞧,憋得紫茄子似的。

吴衍能  (白)     哎哟!泄了气啦。

吴妻   (白)     把刀压底下了。

吴衍能  (白)     抽出来。你猜我叫你干什么?

吴妻   (白)     舀水去?

吴衍能  (白)     那算你猜着啦。

吴妻   (白)     倒在哪儿?

吴衍能  (白)     倒在头上。

吴妻   (白)     啊,头上。

吴衍能  (白)     你怎么倒我脑袋上?

吴妻   (白)     你不说头上吗?

吴衍能  (白)     什么呀,刀头上。

吴妻   (白)     你不说明白啦。再舀去,又倒哪儿啊?

吴衍能  (白)     面上。

吴妻   (白)     面上?

吴衍能  (白)     你怎么倒我脸上啦?

吴妻   (白)     你不说面上?

吴衍能  (白)     刀面上。

吴妻   (白)     我再舀去。

吴衍能  (白)     别舀啦,滴答滴答吧。

吴妻   (白)     这像个什么呀?

吴衍能  (白)     这像脑袋。

吴妻   (白)     这小子学什么像什么。

吴衍能  (白)     把板凳搭开!

吴妻   (白)     是啦。

吴衍能  (白)     那上头有石头。

吴妻   (白)     哎哟!

吴衍能  (白)     怎么啦?

吴妻   (白)     闪了我的腰啦。

吴衍能  (白)     我要不说呢?

吴妻   (白)     我也忘啦。

吴衍能  (白)     你瞧怎么样?

吴妻   (白)     不错呀。

吴衍能  (白)     敢情!

(吴妻背供。)

吴妻   (白)     这小子净给我气受。有啦!我吓唬吓唬他。

             谁的钱哪?

吴衍能  (白)     钱是我的。

吴妻   (白)     给你!

吴衍能  (白)     拿来。

吴妻   (白)     我杀了你,我杀了你!

吴衍能  (白)     你饶了我吧。

吴妻   (白)     饶你不难,你得叫我。

吴衍能  (白)     叫你什么?

吴妻   (白)     叫我亲亲热热的小妈。

吴衍能  (白)     老妈?

吴妻   (白)     不成,小妈。

吴衍能  (白)     不叫。

吴妻   (白)     杀了你。

吴衍能  (白)     我叫。

吴妻   (白)     你叫!

吴衍能  (白)     亲亲热热的小妈!

吴妻   (白)     哎,儿子!

吴衍能  (白)     我可不能答应。

吴妻   (白)     杀你!

吴衍能  (白)     我答应。

吴妻   (白)     儿子!

吴衍能  (白)     哎。

吴妻   (白)     给你刀,你爱怎么着就怎么着吧。

吴衍能  (白)     有啦,我也吓唬吓唬她。

             谁的花儿呀?

吴妻   (白)     我的。

吴衍能  (白)     给你。

吴妻   (白)     拿来。

吴衍能  (白)     我宰了你!

赵匡胤  (内白)    嗯哼!

吴妻   (白)     他出来啦。

吴衍能  (白)     早不出来,晚不出来,单这会出来!真是孝母不孝父。

(赵匡胤上。)

赵匡胤  (白)     吴衍能,刀可曾打得?

吴衍能  (白)     打得啦。给您瞧瞧。

赵匡胤  (白)     不轻不重,刚刚称手。

吴妻   (白)     想着跟他要钱!

吴衍能  (白)     我知道。

赵匡胤  (白)     哎呀且住。听他二人要钱,不免将他二人祭了刀吧。

吴衍能  (白)     好良心!

赵匡胤  (白)     啊,吴衍能!你大爷靴筒里有五两一包,十两一包,你二人摸个福大福小。

吴衍能  (白)     我摸这个。

吴妻   (白)     我摸这个。

赵匡胤  (白)     看刀!

吴衍能、

吴妻   (同白)    哎哟!

赵匡胤  (白)     看他二人已死,不免逃走了吧。正是:

     (念)     用手拨开生死路,将身跳出是非墙。

(赵匡胤下。)

吴衍能  (白)     哎!赵匡胤你回来,你讲理不讲理?拿刀就走,不给钱!

吴妻   (白)     我说谁不讲理呀?

吴衍能  (白)     赵匡胤不讲理。

吴妻   (白)     你才不讲理哪!

吴衍能  (白)     我怎么不讲理?

吴妻   (白)     赵匡胤拿刀把咱们给杀了,咱们是死鬼啦,怎么你还说话?

吴衍能  (白)     哟!这么一说,咱们是死鬼啦?

吴妻   (白)     可不是吗!

吴衍能  (白)     那么咱们得出殃呀。

吴妻   (白)     是得出殃。

吴衍能  (白)     让谁先出?

吴妻   (白)     我先出。

吴衍能  (白)     我先出。

吴妻   (白)     还是我先出。

吴衍能  (白)     让你先出。

吴妻   (白)     呕!

吴衍能  (白)     呕!

吴妻   (白)     怎么我后走,你先走哪?

吴衍能  (白)     你不知道公殃追母殃吗?

吴妻   (白)     你别挨骂啦!

(吴衍能、吴妻同下。)
(完)


浏览次数:6299 ┊ 字数:12569 ┊ 最后更新:2007年10月13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